堕落神雕(序—2)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而九陽真經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一各【悟】字,由於各家武學最難相容的地方
就在於內功有的剛硬有的柔韌,有的一夕通達,有的需經年累月循序漸進,如所
學內功為硬家功夫,就只能修練剛硬一路的武學,想要改習陰柔的功夫會比常人
來的難上加難,九陽真經的心法就如一道轉譯的大門,所有不同的心法都能融會
在一起,亦剛亦柔,可急可徐,真經修練到越高層,要學會各家武學會來的更加
快速,其實當年黃桑會著九陰真經,與九陽真經有密不可分的關系,因他偷學過
九陽真經,所以才得以習全各家最厲害的武學而自成一格,也才把自己的著作亦
名九陰,用以與九陽並威名,卻終身不談九陽真經一書,九陽真經被少林視為佛
經一種,因此為免引發無謂爭奪,被第十一代少林方丈密置於藏經閣一角,兩百
年來未現於世。

墮落神雕
作者:白紙

 序、說陰陽

古人著書,一為便於傳習,最重要就是要流名萬世熗熅爾牄,僤僮僠兢九陰真經與九陽真經為
古今武學總攬,著書者一為邪教高人黃桑碲碥碭碧,綿緂綮綯一為佛教高僧釋行度,此二書都是他
們二人畢生所見所學之武藝精粼粿粽,漰漲漞熇黃桑武學博雜且陰狠,故被定名為九陰真經樆榪榼榮,蒯蓂虥虡其書
中所記載皆是罕世其功,以精修外功為主,九陽真經為一代高僧釋行度參通佛學
後,以佛家「悟」為出發點,融合各家內功心法所修練為成的一本書,書內載記
多種內功心法,但此二書雖博通各家之大成,但僅簡記,非一本全經。

當年第一次華山論劍,重陽雖得九陰真經,武學卻未見有多大成就,行走江
湖仍是以全真教的武功為主,究其原因就是在於,此經雖是嗜武之人終生夢寐以
求之物,但內容實在有違正道,其內所含【九陰白骨爪】出自人絕邪功最厲害的
一招【撂風噬骨】,【移魂大法】來自四大媚功的【魂心儀】,其他大部分的功
夫皆非黃桑真正著書,而是在他精通個人邪功後,所挑選出代表性的招式,用意
是要讓世人以為自己是古今武學最終完人…(與天殘武祖驚天六十四招用意相同,
見布袋戲之亂世狂刀…),也才會有後來所謂武林相爭,華山論劍之舉。

而九陽真經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一各【悟】字,由於各家武學最難相容的地方
就在於內功有的剛硬有的柔韌,有的一夕通達,有的需經年累月循序漸進,如所
學內功為硬家功夫,就只能修練剛硬一路的武學,想要改習陰柔的功夫會比常人
來的難上加難,九陽真經的心法就如一道轉譯的大門,所有不同的心法都能融會
在一起,亦剛亦柔,可急可徐,真經修練到越高層,要學會各家武學會來的更加
快速,其實當年黃桑會著九陰真經,與九陽真經有密不可分的關系,因他偷學過
九陽真經,所以才得以習全各家最厲害的武學而自成一格,也才把自己的著作亦
名九陰,用以與九陽並威名,卻終身不談九陽真經一書,九陽真經被少林視為佛
經一種,因此為免引發無謂爭奪,被第十一代少林方丈密置於藏經閣一角,兩百
年來未現於世。

神雕的背景是一個很大的世界,承襲天龍、射雕之外,展現出來的世界其實
只是冰山一角,兩百年以前武學最高經典,依照黃桑的分典共計五絕十六經,九
陰、九陽各為武學之總攬(將其中融合為一之寶典),只是…黃桑畢竟是邪教中
人,武學勘究偏陰不偏陽、偏邪不偏正…

 附錄、改版武功招式

陰陽五絕十六經

 陰陽真經

 【總攬】

 九陰真經

 九陽真經

 陰陽兩本真經,都是

 五絕邪功

 天絕邪功—(失傳)

 地絕邪功—(失傳)

 人絕邪功—(五倫)

 獸絕邪功—(五獸)
—耶律齊、完顏萍

 兵絕邪功—(五種兵器)

 四大心經(內功)



 飄心透訣

 艷心神訣

 靈心媚訣—李莫愁

 魂心儀訣—楊過

 四大神功(外功)



 紅霜神功—林朝英、小龍女

 紫霞神功

 覽月神功

 金烏神功—王重陽

 【八大淫功】

 內功

 奇毒采陰秘錄

 北冥神功—(失傳)

 泗花怡情術溯—公孫止

 一體通觀要述—(失傳)

 外功

 龍象般若功—金輪法王

 陰陽無極功—李莫愁

 薅毒神功–(失傳)

 通天帝王功—南疆淫叟

至於失傳已久的經典多不計數,如少林易筋經、六和八荒無相神功等等,其
後或有出土,誰也不敢預料。

奇章契李。莫愁

李莫愁原名李玉環,是名將之後,因戰亂全家遭奸人所害、滿門被誅,受女
俠林朝英所救才收其為徒,在林朝英生下小龍女之前,是其唯一女弟(小龍女之
所以沒姓,實是有不可告人之密),玉環長的美貌天仙,有國色天香之質,卻因
為體質之究,誤其一生…

玉環先天雌胴體,有陽物也有陰穴,林朝英知其不可存於正世,故與僕三人
共居於古墓之中,玉環從小乖巧伶俐,朝英武學盡得半數…

十五歲那年,林朝英喜得麟子,將心力放在小龍女身上冷落了玉環,聰敏的
她既學不到朝英秘門窺寶「紅霜神功」,又看不到師傅新得寶典「九陰真經」,一
怒之下負氣下山,卻不料撞見了此生中的孽緣…展開她報復性的人生。

朝英並非不願將此二典賦予玉環,其一:紅霜神功必須為純陰之體才可練
成,玉環之身恐將走火入魔,其二:九陰乃奇雜之武學,適合武學淵博通人習之,
林朝英自己尚不敢遑論通曉,更何況傳予徒弟(注:這也是為何倚天劍內只有九
陰白骨爪而無九陰全經),這些朝英自是不說,玉環豈能知曉。

只身一人的玉環,不識人間險惡,幾經風雨,認識了一名風姿偏偏、才貌俊
俏的當代美男子,陸展元。

陸展元雖非武藝精純,但出身豪門,八藝六俏樣樣精通,是當朝絕世公子哥、
玩心亦甚重,在他幾經巧妙安排下,外貌冰冷的絕代美人,就這樣被他弄到手,
玉環不但教他武功,還連師門的一切禁忌,通通拋諸腦後。

兩人濃情蜜意越來越濃,甚至已經私訂終身,玉環始終不願許與展元,非不
願而是不能,最後,展元以婚約為餌誘其上床,誰知…卻發現玉環乃是雌雄同
體?!

陸展元大吃一驚,但他立刻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巧妙的謊稱兒女私情須長輩
首肯,要玉環前往古墓求得林朝英同意再行周公之禮不遲,單純的兒女早已將整
個心都與了他,哪知天南地北一遭,這男人已經與一名風華美人何沅君共結連理。

玉環為了這男人,不惜與師門決裂,當初林朝英為了她,封鎖整個古墓,如
今她為了男人自願出走,朝英實是痛心疾首,她更是封鎖了前廳四大入口,僅留
其後,從此,古墓派再也不與外界往來。

然而等待玉環的,卻是無窮殘忍的局面,半年後李玉環來到陸家莊時,卻逢
陸家喜事,得知情郎暗自生變、不由怒氣攻心!正欲大鬧行場卻落得被陸家請來
的四位高僧阻行於外,重傷而逃,從此三年,銷聲匿跡…

玉環深知再回師門已無顏面,於是將自己放逐山野深處,幾度尋思難耐、欲
向陸家尋仇,卻都敗於空智大師敵手,空智大師是展元的師傅,又與陸家有不解
之緣,玉環知道,要隙仇必須另謀他法…

某日,玉環尋得一處山洞,上提琅缳仙洞,四處卻是漫草叢生,破開層層阻
礙,登門洞內赫然提字四行:

「陰陽無極、乾坤媚儀,逍遙無蹤、亂世亨通。」

赫首右下一行小字,不甚清楚,提詩人的名字只看得出丁字,還有一個像似
春字樣,由壁字上看來,痕跡至少百年,勁處無力像似完全沒有武功,卻純以
巧勁將細石鑲入上去,是以字壁雖百年不壞,石紋卻有些飄零。

這四周似乎有許多具屍體,玉環覺得有些陰森,她緩緩的尋看四周,在字壁
附近入首下,放著一張石板,上頭有著一行小字:入我門下,三叩九通,逍遙門
規,只此無封。

玉環本是高傲之人,受人拋棄後更是孤絕,看完細字已怒不可止,連聲罵道
便一劍劈了下去!

出奇,磕頭的石板被利劍一劈,登時由側邊機射出數道冷箭,右側又跟著露
出一窟窿,里面滿是數十具的死屍骷髅,玉環心里一涼,當真如三跪九叩…這般
無預警的密室暗箭,恐以然跟窟窿內的死屍一樣。

沒多久,地上洞窟再度合起,石壁竟緩緩的開始移動,似乎碎石板是一道機
關,牆上露出一條細縫,僅人勉強可行。

內門石室里,竟赫然端坐著一個男人,一個白發童顏的焦瘦老人…

玉環大吃一驚,掌風以然出手,誰知,打在乾癟的老人身上猶如吸水海綿,
一樣聞風不動。

瞪眼一看,才發現,這個老人,似乎是具死屍。

四面石壁又是四句奇詩:

「逍遙門規、狗屁不通,萬壽老祖、雖死不僵!」

世上奇功異術無奇不有,但饒是如此,年僅十七的少女,還是深覺恐怖,不
過,一題大字,卻又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

「陰陽無極、逆天功成。」陰陽無極?難道…這份武功可以倒轉陰陽,反陽
為陰?

玉環忍住對男屍的懼意,開始搜尋四處,這乾枯的老朽,當年一定是個武學
天人,不然,也必是一方霸主,密室內蒐藏的寶典,都是失傳已久、人人心中一
窺秘探的究極珍品。

玉環將典籍開始分類,其中最吸引她的目光的,就是「陰陽無極秘錄」,還
有「靈心媚經」。

秘錄一文載明了需雌胴體才可以練成,因為要具有亦陰亦陽,才可以發揮兩
儀無極的通天神功,媚經一書,卻是記載著顛倒眾生、浮途媚世的奇門絕學,這
是天下女人的夢想,到了玉環手里,卻產生出後來亂世淫浮,通吃天下的禍胎奇
淫女…赤艷仙子;李莫愁。

這些典籍並非只有寥寥幾本,因此經過玉環多日參透、篩選之下,一共只有
五本經典堪稱絕代武學,除上二部,還有「獸絕邪經」、「兵絕邪經」跟「奇毒采
陰秘錄」。

這其中,玉環除了後來練就上兩部的經典,更由丁春秋所著的奇毒采陰術,
配合「聚王鼎」練化出五毒神掌,還由兵絕邪功中的生死符,練出天下奇淫的「冰
魄淫針」,獸絕邪功一書,則因有違畜道,她本身不練…卻尋他人,練成畜奴…

由於修練靈心媚經當中的三多、三少,正好與紅霜神功的十二多、十二少相
反,重的不是內功修為而是皮相功,經過亦歡、亦喜、亦癡、莫悲、莫憂、莫愁
六大階段,李玉環,經過一番魔鬼的洗鏈,才終通達到「絕艷天仙」的階段,最
後,她也將自己的名字,改名成李、莫、愁。

第一回、逆行五絕峰回陽,無道六窮地轉陰

日復一日,琅缳仙洞中的少女,不知不覺,已經待了一年多的光陰。

陰陽無極功是唯一刻印在石洞之內,滿室經文的一種篆體,這里所有的刻
文,都是以細石塊鑲印上去,十分奇特,數月寒霜中,少女以然將此五絕峰的石
洞,當其棲身之所。

身心缟若死灰的少女,將所有的畢生精力,都寄與在這奇珍秘寶的武學上
面,然而盡管資質再高,要學究通天秘術,並非這般無師自通就能一蹴可及,加
上這里武學太雜、各異其法,同時雙練「陰陽無極功」、「靈心媚訣」,才不過
半年,玉環身體各處的脈象,已然大亂…

「好…好痛苦…啊…好…好冷…」玉環全身暴冷暴熱,一回撕去自己全身的
衣物,一會又冷的無處可藏,狼狽的模樣,就連廢草都想拿來裹被。

全密室之中,僅存的就只有乾屍身上有衣物,渾噩慌亂之中,少女也不顧對
死人的敬畏,伸手就要剝下上衣裹身…

「啊!」誰知,才這一碰,突然渾身傳來陣陣暖意,似乎是這屍首體內,有
著源源不絕的真氣不斷傳出。

玉環將手伸在屍體赤裸的懷中,緩緩的,好像有排洩不完的真氣,串入體內!

短短數時之間,玉環已經不再如此酷寒,略微調息後突覺精力百倍,她大喜
若狂,緩緩的才將破爛的衣物,拾些起來裹身。

頓時之間,真氣由自己的丹田,向外四散,自身的功力,似乎又上一層…

北冥神功在吸納真氣後,功體會被全身轉化、閉鎖住,一旦死絕,渾身百年
功力就變成了極佳的「散功寶體」。

她不知道,這是北冥神功最玄妙之處,也是當年丁春秋亟欲待其師百年之時,
搶掠其身上數十載的巨大功力,如今時地易位,自己卻成了別人功力的一部份,
不知該說是其幸或不幸!

每當練功真氣不足而走火入魔,這具童顏不老殭屍,卻成了玉環最佳的療傷
利器。

「萬壽老祖、雖死不僵!」這段話引起玉環的極度好奇,真的有人,可以死
而不僵?他為何不僵?所謂何求?

玉環的陰陽無極功就這樣一日千里,短短數日,以然修練到能縮陽入腹,亦
男亦女的境界。

可是,這最後一重的逆天化陰陽,怎麽就是沒法練成,在百般尋思之後,氣
體殭屍…竟給了她另一種想法。

逆天、逆天,若果真逆天而行,難道此功真就可無極、無邊?

她把乾屍的手放頭上,輕輕一躍,變成倒身頭手相連,此時再看壁面…所有
文字開始倒轉翻旋起來!

無窮無盡的氣力,就這樣全數沖進了玉環的大腦,強烈的氣勁…直將她整個
人幾乎給沖暈過去!

「哈、哈、哈…我終於等到雌胴子,哈、哈、哈…」狂傲蒼老的叫聲,不知
怎麽的,不停灌入玉環大腦!

「你…你…是誰?啊…好…好舒暢…好難過…啊!」玉環放聲大叫,奇妙獨
特的感覺,不停的在少女體內翻轉,亦陰亦陽的真氣,不停直灌聚陽天穴而入,
緩緩流經身體奇經八脈,最後全聚於少女匯陰之處…

「我是誰?我是誰!哈、哈、我是你春秋老祖!」

「嘿、嘿、嘿、哈、哈、哈…哈…」一股陰邪至極的真氣,就在青煙袅袅之
中,全數灌入玉環大腦,乾癟的身體,立刻化為骷髅,跟著一聲巨響,四散爆裂!

可怕的密室巨變,卻已經為後世波濤洶湧的淫亂武林,劃下了深刻劇烈的變
數。

三月暖回燕紛天,四季流歸花爭艷。

暖活的江南一帶,在春暖花開的三月時節中,總是顯得特別嬌艷動人,一直
避地江南的陸展元夫婦,今日更是特別熱鬧,因為,他們剛喜獲天嬌,老員外一
高興,起手便為孫女提字,名定「無雙」。

只是盡管如此,這一家上下百余口人,心中還是有個忌諱…

江湖上,數個月以前突然出現一名美若天仙的絕世佳人,不停打探陸家消
息,她出手陰狠、毫不留情,有人說,曾眼見她下手屠殺南天镖局一家四十余
口,卻只因镖師馬鐵頭跟陸家交情匪淺,拒不相告…

赤艷仙子,是她僅留下的名號,卻沒有人真正見識,外貌絕美,芳齡雙十的
傾國嬌女,竟會是個下手無情、行蹤詭秘的邪魔外道。

「洪幫主,我再問你一次…令夫人現在在哪里?」

「不知道…俺說了,就是不知道!」巨海幫洪幫主倒臥在自己床前,極力捧
著胸口不停溢出的鮮血,恨恨的說道。

「你似乎一點都不知道本仙姑手段,我赤艷仙子的厲害,你不會不曾聽曉
吧…」

「你…你是赤艷仙子?!」

「我與你舊日無冤,今日…惡!」洪幫主忍不住內傷,一口火辣辣的鮮血,
脫口而出。

「你已經傷得不輕,還不肯說出夫人跟〝經書〞下落…」

「我呸!惡喝…殺了我也不知道!」洪幫主呸了一聲,一抹喉頭鮮血,雙眼
凜然的看著李莫愁。

「中了我五毒神掌還能這般說話,你也算是個人物…哼、哼!」李莫愁眼觀
四方,似乎讓她聽見些什麽端倪。

「你…你想干啥麽?」

「住…住手!」

「啊、啊!」說時遲那時快,一轉瞬,李莫愁手上拂塵已經劈開了床板,床
底下,赫然有名女子躲藏其中。

她長的不但嬌艷動人,眉羽間還有些巾帼的傲氣,高貴的氣息一點也不像這
賣私鹽大老粗的幫主夫人,手上抱有一女,洪幫主大歎,若不是女兒還太幼小,
母親已是極力塢住她的小嘴,那還會落得如此難堪窘態。

「我就說…你怎麽可能知道我要來?令夫人可完好無缺的呆在這…經書快點
交出!」

「夫…夫人…」

「你…這是我段家之物,憑什麽強搶豪奪?」小婦人傲聲說道,這的的確確
是娘家數十年來不傳秘寶,若不說出應無人知曉,為何這女人一來非但直指此物,
還狠下如此毒手!

「放肆!啪、啪!」李莫愁掌風一起,少婦兩頰已然留下數道斑紅掌印!

好快的身手,好俊的功夫!

「你!」

「可惡!」小婦人雖然手捧一女,但羞辱之意難以宣洩,盡管眼前女人厲害
了得,她也顧不得許多,反手擊掌而去。

「小徒孫見了本仙子也不懂得尊師重道,怎說也該尊稱我一聲師姑祖,看來
得給你些教訓!」

「放屁!胡言亂語的臭妖婦,那命來!」

「不要!夫人…快帶玉兒離開!」

「哦…這是什麽舞步…嘿、嘿…不俗、不俗。」眼前美婦掌勁雖快,但仍遠
遠無可與自己比擬,眼尖的仙子,看出她腳下奇特的步伐,故意放慢動作,只取
不攻。

「放過她!俺…事一人全擔了…命…可以給…惡…」洪幫主眼看自己夫人以
卵擊石,雖說目前無恙,但他深知李莫愁的利害,不覺掙扎起身奮力吼道。

「你就快沒氣了,好好看著,她將用來試試我新練成的〝冰魄淫針〞威力。」

「看招!」少婦喝道,因為李莫愁知她腳底行蹤飄忽,竟然就站定等她,雙
手挽臂手握拂塵,少婦眼見破綻重重、機不可失,登時眼一尖,急往李莫愁的百
匯大穴攻去。

「碰!!」少婦立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開,剛剛的突擊,不知怎麽一瞬,
卻變成與這女魔頭對了一掌。

「好…好痛!手…好痛、好痛!哎啊!」奇怪,少婦被震開的力道不強,但…
掌心里微微發麻的刺痛,越變越強烈!

「你已中了我的冰魄淫針,全天下無人能解,很快的你就會知道那是什麽滋
味了。」

「夫…夫人…哎啊!」洪幫主正欲呼喚,突然間指風掃過自己胸前,周身大
穴立刻止住流血之處。

「我已經止住你的傷口,你就在那邊乖乖的看吧,你的好媳婦,很快…就會
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你…啊!…相、相公…好熱…好熱…我的頭好疼…」

「你的媳婦皮膚真是細嫩,嬌滴滴的模樣,看來是富貴人家,生得這般美麗
…讓人看的生厭!」

「別…別碰我…」少婦不停的喘息,只略微被觸碰到臉蛋,全身卻像敏感的
起疹子一樣,下體的分泌物,開始濕黏黏的糊成一片。

「哼、哼…我最恨長相美麗的女人,尤其是風騷媚俏的小淫婦…從今天起,
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永遠墮落成肮髒的淫奴!」偏激的女人,性格受拋棄的惡因,
讓她行事不僅瘋狂、而且惡毒!

「你…啊、啊…」身體各處不停的刺激,猶如神經竄入劇烈的催情藥物,少
婦身體不但變得火燙、敏感,腦袋里鬧烘烘的,思緒也完全亂成一團。

「這是你逍遙派余孽的命運,怪我不得…你還有三個姊妹,也跟你一模一
樣悲慘。」

「只可惜她們資質太差,我玩過後就順手將她們賣到妓院,想不到…她們到
了那里反而大放異彩,如獲重生…嘿、嘿…」

「你…你說的是岐山女俠薛無艷,還有八卦金刀門的駱家姊妹?你…你好惡
毒的心腸…」這幾個女人,各個都是絕色美女,但最近卻相繼迷失本性,被人發
現淪落妓院,簽下終身契供人淫奸,她們模樣古怪,身體已完全離不開娼館半步
而聲名遠照。

「消息可真靈通,不愧是一幫之主。」

「你!」

「你看這粒。」

「這叫癡心蠱毒散,是由天下至淫的〝情花〞所練成,中毒者只要動了情慾,
全身上下會產生窒息般的性慾,完全無法自己,心脈很快就會單純到只有性慾,
還有男人的精液…」

「經過我催勁受術後,毒氣會在女人身體內快速產生興奮的刺激,只要我說
什麽,她們都會乖乖聽話,而且最算只憑嘴巴說話,我也能讓中蠱的女人發洩十
數次,久而久之毒氣攻心以後…嘿嘿,如你所知,這乖媳婦…還能不變成跟她們
一樣,終生毫無自我心性、完全變成唯命是從的性奴…」

「你…你!」洪幫主已經氣盡力空、抖羅不停,完全說不出話來。

「好癢…好癢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淫針威力已經開始在少
婦身上蔓延,生死符猶如蠱毒幼蟲,不停在她體內散播、流竄,忍受不住越來越
濃的性慾,濕潤的牡穴已經可以看出,女人身體就要完全發情。

「你放心,雖然她身體內的淫針由同樣〝蠱毒散〞化成的冰針進入經脈,不
過…它的藥性完全受我〝生死符〞影響,毒性還不會散播的這麽快…」

(生死符??這…這是什麽東西?)

「只是,這毒終究毫無解救之法,永遠沒有,哈、哈、哈…」

「呼、呼…俺…」

「願意乖乖交出秘籍了嗎?」

「俺…俺…」

「我給你半炷香的時間考慮…不過,這小妮子身體就要精洩而亡了,再不給
她…能不能撐到那時候,全看你一念之間…」

「受不了…啊!給我…好癢…我好癢…啊!」李莫愁話未說完,一旁呻吟的
少婦私處,已經興奮的噴出白色透明的晶瑩蜜液,主動高潮的洩了一地。

好可怕的淫針,極凶猛的藥性!

「俺…說了,俺說了,快住手!」

「那…這本經書叫什麽名字?」

「那不是經書…俺只知道那冊子叫〝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

「嗯,現在冊子在哪?」

「俺…不是俺不說…它在一位恩公身上,俺不能說。」

「是嗎?」

「大…大丈夫說一不二!俺全家不會出賣他。」

「很好。」只見李莫愁輕指勁力一彈,洪幫主身上的穴道馬上被解了開來,
而且,經脈上原先堆積的舊傷,立刻血流如柱、瞬間噴發出來!

「嗚啊!」洪幫主大咳了幾聲,生命…似乎即將隨風而去。

「哼、哼…你似乎忘了,你的妻子身上就有我要的東西,沒關系,我可以親
自將她調制成淫奴,再慢慢審問…」

「你…嗚啊!惡…」喉頭一甜,洪幫主大口的吐了幾口,眼色已翻白,就這
樣,鐵铮铮的硬漢,就此一命嗚呼。

李莫愁抱起地上襁褓中的小女孩,一行小字繡在她的錦緞旁,單字是一個玉
字。

「你叫洪玉?」

「不,不准你也有個玉字,嗯你母親這身凌波微步…就改叫〝洪凌波〞好了。」

「今後,我就收你為門人,不僅要好好調教你,還要讓你替我殺光逍遙派的
余孽,不過…如果讓你母親知道話,那不知會怎麽樣?」

「只是…我很懷疑,你母親到時候還能否認得出你…哈、哈、哈…」

第二回、常鳳吟雨云游龍,悅花塘池蜜養蜂

「嗚啊、嗚啊、嗚啊。」

「怎麽了?小美人你哭什麽?看見自己親娘這麽荒淫無恥…忍不住嚎啕大哭
麽?呵、呵、哈、哈、哈。」回蕩在這整座柳巷娼樓四壁內的,是李莫愁嘤聲銀
鈴般的笑聲,她用指點開了嬰兒身上的穴道,一指細細撥弄著稚子滑嫩的鵝蛋肌
膚。

蘇醒的女嬰,因為離開生母懷抱,被陌生人摟著而哭鬧不止。

「嗯…呢、呢、乖…」

「哼、哼…小娃兒眉目清秀的很,長大後一定比你娘親還俊。」

李莫愁似乎並不以為意,原本易怒的生性,非但沒有因小孩哭鬧而皺眉動性,
相反的,她可十分開心的用手指不停逗著襁褓中的小女嬰。

哭聲越大,對地上女人的刺激就越深…

「啊!…我…好痛苦…癢…啊…癢惡…啊、啊…」美婦人雙手被縛,不停在
地上打滾,體內淫毒猶如萬蟻翻騰,毒素順著自己血脈四散游走,每多掙扎一分,
燥熱的皮膚表層,就立刻產生出既酥麻又痛快的種種錯覺。

「還沒讓你疼夠可不許停下來,這種苦會讓你從頭到尾脫胎換骨、你可要
好好享受。」李莫愁將她帶到這里以後,便為她除去「洩」的催淫境界,少婦的
身體,可一直都停留在蠱毒中最痛苦的「蝕」界。

這生死符的威力在混合奇淫蠱毒後,立刻就能產生出可怕的效果,只要施與
者催動兵絕邪功上的〝蕇寰陰氣〞,不但能完全操縱他人生死,就連肉身,也可
以加以改變。

生死符原是這部邪功里最厲害的招式,亦是唯一不用兵器的至高絕學,名喚
「蕇陰冰氣」,兵絕所述之陰氣各是附著於「戢」、「離」、「匕」、「塵」、
「針」五種物體,越高難的真氣…最終,越歸於無體無形。

此冰符不但利用菌蠱原理把邪氣附著細冰之上,在滲入人體加以催化後,施
術者還能以蕇寰陰氣對人軀體進行控制。

典籍中記載,冰氣練到最高深的地步,冰符不但越難壓抑化解,加入某些
藥物後,還能進而產生「浸」、「蝕」、「洩」、「靈」、「癡」五種狀態。

其中最可怕的就是「蝕」層,全身有如萬蟻啃噬、奇騷難當,不過也因為此
境界會讓人經脈易位、皮肉生竅,脆弱的身體,最容易從此層遽變中逐漸改觀。

(注:生死符發作會讓人皮相大變,由瘦變胖、胖變瘦此乃八部中所云…)

「燙…好燙!」少婦不停扭曲蠕動著,雙乳微微溢出一絲、一絲奶水。

只見李莫愁一手抱著女嬰,一手青色飄渺的綠氣,緩緩由她的手上傳入少婦
體內,漸漸的…少婦胸部越變越大,她被縛緊的雙手主動放在赤裸下身不停摩
擦,雙臂一擠…鮮香的飽滿乳水,竟被自己猛力夾攻、流的滿地汁液。

「呼…呼、呼…惡…」喘息聲越來越大,似乎…也越來越淫。

「好淫亂的身體,你的體質比我想像中的還俏…嘿、嘿…我果真沒有看錯。」

李莫愁有心收她為奴,目的非只收服,她要徹頭徹尾改變這個女人,畢竟此
女已身中不解淫毒,如何調制、鍛鏈邪功,才是莫愁感到興趣所在。

「要…要死了…殺…殺了我…啊…唔…」

她不斷對少婦的肉身施氣、增壓,只見玲珑巧妙的身軀…卻開始產生不正常
的雄偉對比!

「不…不行了!啊!啊啊…」就在少婦興奮的噴出乳白小水柱同時,膨脹肥
美的一雙巨乳,早已經腫的快要變形,受不了劇烈煎熬,整個人在這一瞬間,小
婦人便昏厥了過去。

「嘿…差不多夠大了,我可愛的乳獸〝雌凰之軀〞…已經小有雛形,艷奴。」

「奴…奴婢在。」另一名脖子上懸掛鈴铛的美婦人,全身用輕薄絲綢裹身,
脖子下串滿了大小各式的鐵鏈,四肢爬行著來到莫愁跟前,她恭恭敬敬的伸出舌
頭,像條乞憐垂首的母狗,明亮動人的大眼眸、嬌嫩光澤的細肌膚,與這份卑微
下流的心身影,全然不配。

這女人眼睛微微布滿一絲血紅,口外任由唾液垂掛流滴,但,她的眼神、意
識,卻又一點都不像喪魂失智的迷魂模樣。

這女人叫薛無艷,曾經以一手六脈四裳劍只身鏟平整個黑龍寨,岐山一帶劫
富濟貧、美名江湖,芳齡不到三旬的孤身嬌女,不知為何,竟一夕間失了蹤影,
而且…在被人發現時,已經變成了這座「常鳳吟」妓院里的女鸨之一。

芳院共計三宮十六樓,在全襄陽風花場合名冠第一,主人家「風吟俏妙花公
子」,更是神龍隱現、無人得見,三宮十五樓中,盡是各地南北物色而來的天香
美妓,唯有最神秘的「極樂逍遙樓」,僅有少數人得以入見一面。

這〝逍遙〞二字名稱…也因這層神秘感,越加顯得玩味。

逍遙樓,不但是李莫愁用來吸化逍遙派余孤純陰內力的地方,也是她花公子
化身、調教、秘練之所在。

她體內積存太多男人純陽燥氣,必須吸納這些得來不易的女人身上陰氣,相
輔相成後,這「陰陽無極神功」才算大功告成。

只可惜,能與丁春秋存藏真氣相比擬的〝北冥陰氣〞…世上無多。

「把這娃兒帶下去,交給生過孩子的奶娘好生照顧,不久之後…她會用的上。」

「是。」艷奴雙掌一攤,恭敬的接過女嬰,一手挽著爬行出去,過沒多久,
又跪回到李莫愁的身旁。

「你真是條乖巧的母狗,只可惜…你體質不若小婦人有飽滿乳水與奇佳骨
質…注定就只能當條〝獸犬〞!」李莫愁摸了摸艷奴秀發說道。

「…艷奴…天性奇淫,最適合當主人「拂塵」下鞭打的牲狗…」盡管女奴雙
頰立刻泛起紅暈,但嘴巴里還是一如往常,字字清楚的說出極其卑猥話語。

「嗯,說的不錯,你越來越不一樣了,女俠薛無艷,哈、哈、哈…」

這些話是四天前才開始教她說的,如今不僅能琅琅上口,在自我認知里…女
奴也越來越覺得自己是無藥可救的淫亂。

她體內真氣早已被吸乾,重新鍛鏈的絕世邪功,不但改變了原有體質,連帶
的…對於羞恥的認知也越來越不相同。

「嗯,讓我看看你獸絕神功的〝蜜釀天水〞練得如何?」

「啊…是…主人請看。」全身裹著薄薄透明絲段,艷奴雙腳半蹲著打開,
手里主動前後拉扯著下體嫩唇間的絲巾,只見薄絲擦過的性感神秘地帶,已經因
為摩擦而流滿大量的蜜液,空氣間逐漸散發出薄霧般迷幻的蒸汽。

身上鐵鏈不停鈴、鈴作響,多奇特的聲音、好猖猥的畫面!

絲巾是她唯一能夠解慰之物,修練邪功的女人,可還是個道道地地的處子之
身!

「嘿、嘿…很好,腥香的氣味又濃了許多…男人一定會愛死這味道,看來…
這幾天駱家姊妹可被你整得慘…」

「回主人,這兩姊妹已經昏迷了三日,她們都敗在奴俾的〝牡氣丹陽〞之下…」

「干得好,哈、哈、哈。」李莫愁心知這艷奴必定拿其二女當成自己邪功
的犧牲者,猶如「聚王頂」一般、三女各附一種邪功、相互蝕噬…想到這點,莫
愁心理可樂的很。

(盡量撕咬…你們斗的越厲害,所剩的北冥真氣就會慢慢充沛,等你吸乾她
們二人陰氣,也就是你破元陰日之時,到時候,再把你送予耶律徒兒…)

「謝…謝謝主人,賤妾以身為主人奴犬為榮…」艷奴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命
運,她雙腮羞紅,一臉憨然嬌羞的模樣,癡情迷靡的眼神,腦子…已經全然不正
常!

三個多月中,癡心蠱、情花毒已徹徹底底改變了艷奴,一開始只要情毒一發
作,腦袋里就甩不開的想著李莫愁,現在,慢慢轉變成…看見李莫愁就禁不住變
的淫水直流!

「哼、哼,不錯,我喜歡你的改變,就准許你過來替我〝更衣〞吧。」

「謝、謝…主人…」艷奴眼睛一亮,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她無法抗拒的日思
夜想,就是仙子主人身上「那味道」…

「小淫娃過來吧,快幫你仙子主人更衣。」

「是、是。」

艷奴雙腳高跪,緩緩的幫李莫愁褪去一身〝鮮紅色〞的艷麗道袍。

緩緩的一件、一件,艷奴脫剩最後一件極致性感的小紅肚兜時,手卻已不能
自主,興奮的發抖著。

「我美不美?」

「主…仙子…仙子是艷奴見過最美麗的女人。」艷奴眼睛閃爍著光芒,似乎
一點都不像說假,媚心訣散發的靈氣沾染了她的眼睛,令這樣一位同為女人的艷
奴美妾,竟然不能自主…產生出同性相吸的意淫錯覺。

「嗯。」李莫愁滿意她的表情,輕輕摸著艷奴細致的臉頰,只見,紅潤朱唇
一緊,艷奴…竟又快速溢出一絲絲興奮性感的蜜液。

「啊…」那聲音是甜美的、興奮的、嬌滴滴、喘息著。

莫愁眉間卻又有些深鎖,她逆練靈心媚訣多年,始終就是受這身體巨陽真氣
影響,媚心訣對女人效用奇佳,但對男人卻缺少陰氣、柔性不足,這也是為何此
心訣功練至此,傲扭的死硬脾氣就是軟化不掉,她一直在等待…有朝一天,此術
能真正用在陸展元身上。

她要他像死奴!要他永遠百依百順、受其驅使的忠心死奴!

雖然她不停調查陸家下落,但並沒有立即向陸家隙仇,她有著更艱钜、不得
不為的秘密,是為鏟除逍遙派余孽、也是為自己身體著想。

只可惜,她永遠也等不到那一天的來臨,因為,在她發現師傅所得九陰真經
可以調和二者真氣以前,這男人早已安詳的落歸一邳黃土。

她心理矛盾極了,心理想著女人的癡心、男人的絕情,吸化無疆老祖的唯一
傳人李〝莫愁〞,內心掙扎的實在是亦莫、亦愁!!

(…迷惑她…奸了她…她是你的女奴…贽牲!…奸、奸…奸!)詭谲的聲音
不斷在「玉環」耳中響起,沒注意…自己身體已經開始有些變化。

「主…主人。」艷奴的動作越來越興奮,嘴巴里的聲音也是,因為,她也注
意到,仙子身上逐漸產生的變化。

「舔,給我舔!」

「嗯…」

「吮、吮…」艷奴張口就正對著陰核用力吸吮,莫愁小巧的陰核部位,在這
樣猛力的吸力之下,突然間、豆子大小的肉球,竟就開始腫大!慢慢的,已經快
要塞滿艷奴櫻桃般細嫩的小嘴巴。

「嗯啊…艷奴…用力吸,吸…」

「合!」赤艷仙子嬌喘一聲,一條精壯美形的粗大肉棒,已經硬挺豎立起來,
離開緊塞濕潤的小嘴巴,不停在艷奴眼前搖晃。

「…喝…好…好美。」體內的淫毒立即發作!這個受過百般調制的女人,已
經…完全對這樣肉棒癡迷不已。

「將你的花塘、蜜壺,轉過來給我看看。」

「是。」艷奴雙手各自用力撥開牡穴、淫肛,只見到處流滿濕潤、光滑的蜜
液,香氣,正不斷散發出它那易於常人的獨特味道。

「嗯,你果然還是處子,而且比駱家姊妹更能忍受淫毒,不…應該說享受才
對,哼、哼,後庭肌肉越來越有彈性,果然沒有荒廢練功。」

「謝謝主人美贊。」

(看來蛇、犬、禽三者,竟是以「犬形」最適合練此淫毒…不過,此女本身
多年修練的功體,恐也是原因之一。)看在眼里,李莫愁心里在思量著。

她伸出雪白的玉手觸碰著艷奴堅挺飽滿的酥乳,僅是撫摸,按耐不住的火熱
慾體,早也已經嬌喘不已的快到高潮。

「求…求主人…賞賜棒…聖具…請給艷奴…給我……」

「怎麽,忍了許多天,還是這麽急躁。」

「不…不行了…求主人…求…給…給我…好想……」艷奴的表情越來越急
躁,莫愁陽物所散發出來氣息,正影響著她全部注意力,刺激濃郁的陣陣幽香,
由勃勃晃動的雄物上,不停彌漫在自己口鼻之間。

「將花塘挺高…」

「是…請進來…進…啊!…」一聲銷魂的叫聲,火熱的棒子,以然猛烈的抽
入艷奴的屁眼里面。

李莫愁嬌身顫動了一下,由女奴下體極富彈性的緊箍蜜蕾中,緩緩遞送著巨
陽雄物,一抽一送之間,融化般的絕頂美感滋生在兩人的心里面。

最奇妙的是,艷奴的蕾穴中,不知如何的,竟對抽送的肉棒產生出不停叮咬
、吮吸的刺激。

「嗯…不錯、不錯…這招〝蜂引蜜釀〞把你這里鍛鏈的好極了,就算你以後
全身變成毫無功力的〝青樓俠女〞…這樣的身體,也必將是數一數二的女中名器!
哈、哈、哈…」

「主…主人調教的是…好…好舒服…請…主人…用力點、好…好…」

「…舒服…好…好…要…要洩了…主人…主人…啊…」

「嗯…好,再緊一點…用力箍緊一點…唔…唔!」李莫愁催促道。

「…啊…啊!…要瘋…了…好…(抖)…哎啊!」艷奴嬌聲的大叫著,很快
的,沒有任何阻塞的淫穴,立刻就抖羅著噴出一道小噴泉…

「…呼、哈…呼、哈…」艷奴全身爽極了,淫毒很快的就在這個時候,再次
加深她對肉棒的依賴…

「呼、呼…」在李莫愁瘋狂的催勁之下,想不到,這俏體如花的美奴兒,竟
然會如此快速的就由劇烈肛交情境中,陷入到〝急速潮吹〞的可怕地步。

在艷奴主動洩出一陣又一陣的陰精同時,莫愁體內那股燥陽的真氣,卻依然
不停在她四身游走,漸漸…她那烏黑秀麗的毛發里開始變化著,兩條斑白冰雪的
鬓須,就這樣垂掛在耳邊、隨風飄逸…

亦黑亦白的奇怪景象,亦少亦屈的童顏華發…這樣的變化,正是逍遙派中最
厲害的「無渝、無我、無真」境界。

只是,聚集百年精髓的李莫愁,也只能維持一小段這樣的狀態。

(外注:逍遙派武學皆與皮相、年齡有關,童姥、丁春秋、無崖子、李秋水
等等多不可數,是也為何逍遙派門規,必須找尋俊俏男女而傳之…)

「聖…聖主花公子…奴俾叩見聖主、聖主春秋永世、萬壽無疆…」艷奴眼睛
散光著異樣的光芒…神情中,是十分驚心懼怕…身體顧不得著衣,立刻跪倒在地,
重重叩了好幾首。

「嗯…著衣吧。」

「是…是…」艷奴抖動著雙胠,開始為她換上一襲〝紫青色〞,同樣鮮艷異
常的男道華袍…這袍子很鮮艷,似乎有點類似石洞里那乾癟老人身上之物。

到底,李莫愁身體有了什麽樣的變化?為何艷奴臉色如此驚慌?…看著神色
棒棒棒棒棒棒棒
棒棒棒棒棒棒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