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騷貨媽媽】(第一章 二蛟龍探險桃花洞 武曉雨首睹母淫蕩)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媽媽。
 
 
言歸正傳過多的我就不介紹了各位看官自己慢慢想像,現在就給各位說說我
是怎麼發現媽媽是個騷貨的吧。
***********************************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作者:戀冰狐

前言
 
 
我媽媽名叫趙雪,現在是一個單身的母親,在我五歲那年,父親因為開公司搶
了一個公子哥的財路,沒想到的是這個公子哥不僅很有勢力的還很記仇,在一連
串的陰謀之下爸爸被陷害了,法院判了無期,小時候媽媽還經常帶我去看爸爸,
等長大了去的次數漸漸地少了,直到現在已經好幾年沒去過監獄看過爸爸了,現
在我對爸爸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當年肯定掙了很多錢,因為從來沒看見過媽媽去上
班,我們的花銷也一直很大,偶爾我缺錢去媽媽的錢包偷偷拿的時候,那裡總是
有不薄的一摞。對了,忘說一句我媽媽今年三十六歲。
 
 
我叫武曉雨,今年十七了,在省重點高中讀高一,平時的愛好很廣泛,電腦,
足球,鋼琴,滑冰。。。。小的時候我就很喜歡學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媽媽也
很鼓勵我學,到現在弄得什麼都會但是都不是最厲害的,杯具啊!最令媽媽省心
的一點就是我的學習一直很出色,初中都是前三,到了高中更是沒掉過年部前五
十。
 
 
各位看官看了我的年齡和我媽媽的的年齡可能會有疑問,不錯,媽媽就是在十
九歲的時候生的我,當時的爸爸就已經是身價上百萬的老闆了,媽媽更是她們高
中的校花人物,聽媽媽說,她和爸爸實在初中認識和相愛的,不過爸爸選擇了創
業,媽媽繼續上學,直到高三的下半年媽媽發現有了我,這才不得不中止了學業
和爸爸結婚了,媽媽常逗我說:「要是沒有你啊,媽媽就該是什麼什麼博士啦。」
 
 
我的媽媽那很漂漂滴,前文提到了,以前是校花嘛,一米七零的身高配上秀
氣的瓜子臉,白皙的皮膚在烏黑的長髮下顯得很是誘人,因為經常做護理所以媽

媽的皮膚總是水嫩水嫩的,歲月的痕跡在媽媽的身上好像體現不出,胸前的一對

大奶裹在緊緊地衣服中,走路時總是一顫一顫的,很多時候我做春夢的對象就是

媽媽。
 
 
言歸正傳過多的我就不介紹了各位看官自己慢慢想像,現在就給各位說說我
是怎麼發現媽媽是個騷貨的吧。
***********************************

第一章
蛟龍探險桃花洞
武曉雨首睹母淫蕩
 
   今天是星期日,變態的學校一周就給放這麼一天,早上七點多鍾我就起來了,
去參加游泳隊,穿好衣服,走到媽媽的屋子「媽媽我去游泳管啦,你自己在家吧」
 
 
「好的,注意安全,別和隊友鬧,帶錢沒有?別太晚回來!」媽媽回答我
 
 
「知道了,每次都這麼說,你這麼墨跡啊」我邊拿出泳衣泳鏡邊抱怨媽媽
 
 
「這孩子,晚回來不給你飯吃。」媽媽說
 
 
「好了啦,知道了,我走了」說著我看了靠在床上看著電視的媽媽一眼,被
子只蓋到小腹。
 
 
很奇怪,最近媽媽的睡衣怎麼這麼性感呢,粉色的連衣裙,低胸的領子帶著
白色的蕾絲花邊,大奶子在裡面若隱若現的,兩個凸起出現在睡衣的前襟上,
不由得我看的眼睛有點直了。
 
 
媽媽可能是看我沒有動靜了,往門口看了一眼:
"看什麼那,眼睛都直了!」
 
 
我頓時大窘「啊,沒看什麼,就是發現媽媽今天穿的睡衣真性感!」
 
 
「小屁孩知道什麼性感!快去吧」
 
 
我回頭又看了一眼媽媽「那我走了」
 
 
說完出門直奔游泳館而去,明媚的陽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將耳塞放進耳
朵開到最大,高高興興的往前走,「哎呀,什麼玩意」
 
 
回頭一看是一大塊石頭,泳鏡因為剛才一摔從手裡飛了出去,剛要去撿,
一輛摩托車在親愛的泳鏡上飛馳而過,望著漸漸遠去的摩托,心裡糾結啊,
「我靠了!不是吧,這麼倒霉啊!看來只好再去買一個了。」
 
 
走道了體育用品店,看著泳鏡。
  
 
 
「這個我要了,多少錢」我問道
 
 
「三百五十元,先生,要包上嗎」服務員問
 
 
我摸了摸兜,暈了差五十,「等會買,我錢沒帶夠,回家取點」
 
 
「好的,先生」
 
 
急忙的往家趕去,在快到家的拐角處,(在此介紹一下我家房子,這是一個

別墅小區)我看見了同學,井濱和小然在我家門口敲著門,是不是找我的?我

剛要叫他們,門開了,媽媽穿著睡衣就出來了,粉色的半透明睡衣根本就遮不

住媽媽的胴體,胸前的宏偉和上面的兩顆凸起十分明顯。
 
 
媽媽也太不小心了,怎麼不穿好衣服就出來了呢!我剛要叫他們的時候,發
現井濱竟然把手放在了媽媽的胸上,還揉捏了起來,媽媽笑著打掉他的手,把
他們迎進了屋裡。
 
 
當時我就傻在了那,「怎麼回事,什麼歌情況,他們……媽媽……這……為什
麼會這樣?一定是我看錯了!」
 
 
(下面用全視角)
 
 
媽媽把井濱和小然迎進屋子
 
 
「小雪啊,等的小淫穴是不是都癢死了,剛才堵車,我和小然都鬱悶死了。」
 
 
「可不是嘛,人家的小穴等二位哥哥等的水都出來了,對了,上回那個【狼
牙棒】帶了沒有啊,那個弄得人家好爽呢。」
 
 
「哈哈,這個騷貨等不及咱們操她了都,濱哥把新弄的那套情趣內衣給她,
咱倆給她拍一套寫真!」小然說
 
 
「來小騷貨看看這個」說著井濱在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圓柱裝的東西。
 
 
「這是什麼啊?」媽媽面帶疑惑的接過這個東西。
 
 
「從上面擰開就知道了,精心為你挑選的哦,賣家告訴我,這個是穿在最
淫蕩的騷貨身上的,你穿起來肯定很給力!」小然邊笑邊說。
 
 
「這個?」說著媽媽擰開了上面的蓋子,從裡面拿出了一團紫色的布團一
樣的東西「什麼啊」
 
 
「展開!快!」井濱的呼吸明顯加重了。
 
 
媽媽展開了這團布,這是?好像是內衣?V形的兩條三指寬的帶子,有著
蕾絲的花邊,到最下面用一根線連著,仔細看那線上還有還幾個繩結。
 
 
「這個是穿的?」媽媽驚訝的問。
 
 
「廢話!不是穿的難道是吃的?來快穿上,讓我們看看你這個小騷貨穿上
這個的樣子。」井濱興奮的說。
 
 
「哦,那我回屋去換。」說著拿起情趣內衣就要走。
 
 
「回什麼屋啊,就在這換,個騷貨,你身上什麼地方我們倆沒看過!快點
」小然說道
 
 
「啊,那怎麼好意思呢。」媽媽扭動著身子,嫵媚的說。
 
 
「哈哈,這個騷貨還是那麼喜歡暴力啊,來咱哥倆把她扒了!」說著井濱
就上手抓住了媽媽的領子。
 
 
「啊,不要嘛,壞哥哥,這個睡衣很貴的,可是人家專門為你們買的那,
別弄壞了。人家換還不行嗎」媽媽握住井濱的手說。
 
 
「那好,你自己換,哈哈」說完再媽媽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啊……斌哥哥打的小騷貨好疼嘛,可是人家喜歡,嘻嘻」說著解開了睡
衣肩上的兩個扣子,睡衣一順而下,媽媽美麗的身體一絲不掛的展現在井濱
和小然的眼前,挺拔的嫩乳,顫巍巍的。烏黑的芳草地,也是梳的毫不凌亂。
 
 
「每次看到你的身體我都懷疑你真不是曉雨的媽媽,我上過的小姑娘都沒你
皮膚好!」井濱感慨道。
 
 
「討厭啦,人家這麼努力地保養身體還不就是為了兩位哥哥嘛。」說著媽媽
拿起了井濱和小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哎呀,又發起騷來了,看來再過幾次咱哥倆是降不住她嘍。」說著井濱的
手在媽媽的奶子上用力的揉捏來人起來。
 
 
「行了,快讓她穿吧,一會還拍照呢,我可是借了一個專業的相機呢,」說著
小然把手抽了回來「騷貨,快穿,就知道一天天勾引爺們!」
 
 
「嘻嘻,好的」說著媽媽扭動著身子,邁起一條腿伸進了內衣中,下面帶繩結
的細帶正好卡在了騷穴的位置,上面的兩條帶子卻只到胸的位置,「這……怎麼
辦啊」
 
 
「來,我們幫你!」井濱說完便和小然一人跟帶子,用力的往上一拽,卡在肩
部。
 
 
「啊……前面那個繩結卡在陰蒂上了,怎麼這麼緊啊!」媽媽皺著眉頭說道。
 
 
「哈哈,要是不緊就該露出來了。」井濱邊說邊將媽媽奶子上的兩點收進了V
型帶中,並用力的抻了一下。
 
 
「啪」的一聲打在了媽媽的身上。
 
 
「好了,現在我們來拍照,我可是專業業餘的拍客!」小然拿起相機比量一下
說。
 
 
「咱們怎麼取景呢?就去騷貨的那張大床吧,上回干她的時候我差點沒掉下
去。」井濱捏著媽媽的大屁股對小然說。
 
 
「好,走,趙雪啊你現在尋思幾個淫蕩的姿勢,要是擺不好,今天就別想下
地!」小然拿起相機向裡屋走去。
 
 
「小然哥哥,你準備給小騷貨拍多少啊?」媽媽用手摸著小然的下面問道。
 
 
「拍多少?拍到干你為止唄,哈哈哈」井濱和小然笑道。
 
 
「每次都欺負人家,我不管這次我要在上面,上回都快被你們騎的喘不過氣
來了。」媽媽嗲嗲的說。
 
 
「想做觀音啊,行啊,要死一會伺候的好,就讓你在上面!」井濱捏著媽媽
的屁股說。
 
 
「來你躺那,把腿成M型,對就這樣,濱哥你去把她腿掰開」
 
 
井濱過去兩手扶在媽媽的膝蓋處向下一用力,一個平面的M型就出來了,情
趣內衣下面的帶子緊緊勒在媽媽粉嫩的陰戶上,第一個繩結正好在陰蒂上前有
摩擦,陰道口出流出一絲亮晶晶的液體,井濱用手在陰道用力一捅,拿出來的
時候和陰戶連出了一道水晶線。
 
 
「對就這樣,別動!成啦,來騷貨撅起來,腦袋貼著床,屁股撅好,不是!
把腿往前收,好,別動,哦了,井濱啊來一張淫婦紅臀。」小然笑著跟井濱說。
 
 
「你們輕點啊。」媽媽聽了感覺不妙,柔柔的說。
 
 
「輕點?輕點怎麼能成紅臀那?」說完左右開弓打在了媽媽的肥臀上。
 
 
「……啊……啊……斌哥哥輕一點……啊……好痛……啊」一個個掌印浮現在媽
媽的屁股上,漸漸地媽媽由痛苦的叫聲轉變為呻吟聲「啊……用力……用力……
打……的小騷……好爽……啊」
 
 
小然無奈的看著媽媽說,「這也太騷了吧,我也來」
 
 
「哦……然哥哥……啊……打的……好用力啊……人家……的小屁股……好爽……
啊……啊……」
 
 
打了一會媽媽的屁股就變得紅彤彤的一片了。
 
 
「不行了,我先上了,硬的都難受了」井濱說完就掏出大雞巴塞進了我媽媽
的嘴裡「操你媽的騷貨,快給大爺吹吹,一天就知道勾引男人,欠操的婊子!」
 
 
井濱在我媽媽的嘴裡深深地插了幾下之後便拔了出啦,用大雞巴抽打這媽媽
的臉頰說,「騷貨插得你喉嚨爽不爽,天生挨干騷比。」
 
 
「人家才不是騷比呢,人家只是兩位哥哥性奴隸嗎,剛才打的人家好爽嗎,
求哥哥在打幾下」媽媽媚眼如絲的看著井濱,淫蕩的說。
 
 
「來趙雪,爬過來。」就在井濱插我媽媽的嘴的時候小然也把衣服脫掉了,
站在床邊上。
 
 
「好的主人,奴家這就爬過去」媽媽說完就低著頭一扭一扭的想小然爬去,
後面的井濱還啪啪的打著媽媽的屁股。好一副淫蕩的,騷女求雞圖啊!
 
   小然淫笑的看著媽媽巨大的奶子隨著爬行而晃動,當媽媽爬到小然跟前時抬
起頭時,一根巨大的肉棒彈到她臉上,井濱和小然哈哈大笑,井濱說,「咱倆
調教的不錯嘛。」
 
 
「謝謝兩位主人的誇獎。」媽媽笑著扶起小然的雞巴,將下面的蛋蛋含進嘴
裡,輕輕地咬著。
 
 
「啊,咬的爽,對再用力一點」小然閉著眼睛享受著我媽媽嘴的服務「從下
往上添,對,就這樣」
 
 
媽媽的舌頭在小然雞巴根部掃過,慢慢上移,最後含住龜頭,小然抱住媽媽
的腦袋向下一按,用力來了一個深喉,頓時媽媽的眼淚從眼角流出。
 
   井濱也跟了上來在我媽的後面用手指掐住我媽媽的陰唇,用力的向兩邊分開,

露出上下兩個粉紅色的肉洞,下面的那個似乎有一點白濁的粘液。井濱把右手中

指用力的插入我媽的陰道中,媽媽含著小然大雞巴的嘴,嗚嗚的叫著。
 
 
抽動幾下後,井濱抽出中指,換成食指和中指一起伸進我碼媽的陰道裡,並
用大拇指撥弄著陰蒂,聽見我媽又哼了一聲,肉洞蠕動,緊緊包夾著井濱的兩
根手指。過了一會兒井濱把手指抽出聞了聞,又放在嘴裡舔了一下,津津有味
的咂咂嘴,然後把嘴湊了過去。
 
 
井濱的嘴緊緊地貼著我媽媽的陰戶,用舌頭挑逗著媽媽的陰蒂,眼看著媽媽
的陰蒂在包皮中探出了腦袋,井濱將陰蒂吸在嘴裡,一咬。
 
 
「啊!」媽媽大叫,還沒等有媽媽說什麼,小然就將雞巴又塞進了媽媽口中,
「叫什麼叫,你個騷貨不就是喜歡被人干,被人虐待嗎!這屄嘴吸的太他媽爽
了!」
 
 
媽媽聽到小然的話,更加賣力的吸了起來。舌頭在馬眼上掃過,在龜頭上畫
著圈圈。
 
 
後面的井濱也沒閒著,用舌頭用力的挖著媽媽肉洞,左手的大拇指在肛門處
慢慢揉著,向下粘了一點肉洞流出來的淫水,插進了媽媽肛門中,似乎感覺媽
媽趴著他咬的不舒服,抬起頭,抱著媽媽的腰,用力的把媽媽翻了過來,用大
雞巴對準媽媽淫穴插了進去。
 
 
這時小然在我媽媽嘴裡抽動的速度明顯加快了,媽媽「嗚嗚」的叫著,好想
有什麼話要說是的,小然一下不動了,蛋蛋一下一下的收縮著,濃濃的精液射
進了媽媽的嘴裡。
 
 
當媽媽的嘴倒出空的時候,含著小然精液的嘴發出淫蕩的叫聲「啊……好
爽……用力……啊……啊……主人……干……的小騷……貨好……爽……啊……主
人……用力……啊……」
 
 
「騷貨干死你,干死你,草爛你的騷比."
 
 
「喔喔……這下……頂到我的小腹了……噯喲……要死了……噯……我好……
好舒服……快嘛……快點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
 
 
井濱的屁股並沒有忘記要上下的抽插,狂搗、猛干,兩手也不由自主的使
勁的揉捏著媽媽的大乳房來。

「……下面快點嘛,主人怎麼記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啊……啊……
主人用力……小……騷貨……要不……行了……啊……要飛了……"媽媽似奇養難
耐的說道。井濱聽媽媽這麼說,更加用力的頂了頂,在我媽媽精巢花蕊上磨
轉著。
 
 
這時媽媽的身體繃得直直的,看到這我知道了媽媽在我兩個同學的狂干之
下高潮了,井濱這時也低吼一聲在媽媽的體內射出滾燙的精液,燙的媽媽不
由得哆嗦起來。
 
 
「小騷貨有進步嗎呀」井濱笑著說。
 
 
媽媽一邊替小然和井濱清理著雞巴一邊說,「還不是兩位主人調教的好嘛,
主人啊,人家又想要了嘛。」
 
 
「果然是百操不厭的騷逼啊,來小然這回我在前面。」井濱說。
 
 
一番遊戲又開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