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聞之秘之小龍女曾在片場承我胯下之歡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縣里的小夥子們都知道,想要看美女,這個機會是不可錯過的,做群衆演員
不但可以飽眼福,還有錢拿,特別是對于我這種無業遊民來說,能賺一點是一點,
盡管群衆演員一天只有40塊錢酬勞,好歹也攢點煙錢。

作者:不詳
字數:10854字

2006年初,半年前高中畢業的我,一直待業在家,成天無所事事,日子
過得都快悶出屎來。二月末的時候,縣里紛紛傳言,張繼中大導演帶領的《神雕
俠侶》劇組,要來縣里的影視城拍攝。

拍戲的劇組在我們象山縣不算什麽新鮮事,但是這一次來的導演比較大牌,
而且據說劇組里美女如云,所以縣里像我一樣的閑人們,都蠢蠢欲動,打算去片
場探探班,飽覽一下美女們的婀娜身姿,順帶見識一下張繼中的大胡子。

三月初,大胡子張繼中果然帶著《神雕俠侶》劇組的一班人馬,浩浩湯湯進
駐了象山影視城。沒過兩天,劇組便按照常規動作,在當地開始招募臨時演員。

縣里的小夥子們都知道,想要看美女,這個機會是不可錯過的,做群衆演員
不但可以飽眼福,還有錢拿,特別是對于我這種無業遊民來說,能賺一點是一點,
盡管群衆演員一天只有40塊錢酬勞,好歹也攢點煙錢。

于是,當天上午我就興沖沖地去片場報名了。不出所料,負責面試的幾個劇
組工作人員,隨意瞟了我一眼,當即就通過了。像我這種人高馬大,面相凶狠的
家夥,大概天生就適合演古裝武俠劇吧。

中午在片場吃了個盒飯,等著下午拍戲。這一次招的群衆演員特別多,大部
分是男性,縣里的老中青三代估計都來齊全了。

整個片場全是群衆演員,看不到一個所謂的明星,別以爲到了片場就能夠看
到那些俊男靓女,其實明星演員們哪怕級別再低,不拍戲的時候都是躲在賓館旅
社里休息的,從不會跑到外面來挨凍。沿海三月份的天氣還是冷得夠戗,我穿得
比較厚實,仍然忍不住一個勁兒搓手跺腳。

正在人們抱怨怎麽還不拍戲的時候,有個年紀青青的自稱是副導演的家夥,
跳出來給我們講戲。他說下午這場戲拍的是《神雕俠侶》里面楊過和小龍女重逢,
然后跟金輪法王打一場,最后由我們這些群衆演員,把楊過和小龍女抛起來歡呼。

「你們知不知道楊過和小龍女?嗯?」那個所謂的副導演像看白癡似的看著
我們,大剌剌地問道,好象我們這些群衆演員都是剛出土的秦兵馬傭,不知有漢,
無論魏晉。

「誰不知道啊!查良镛寫的《神雕》嘛!小龍女是楊過他師傅,楊過要娶小
龍女的!」我邊上有個群衆演員氣不過大喊了一句。

頓時有許多人都一塊起哄:「唬誰喔!《神雕》又不是第一次拍,看老了都!」

副導演被說的臉上紅一陣青一陣的,然后很沒風度地大吼:「行了行了!還
想不想拍戲了!」等群衆演員安靜下來,他又一遍遍給我們講一會要怎麽怎麽走,
從哪兒走到哪兒,在哪兒停下別走過了,到哪兒哪兒要把楊過和小龍女抛起來云
云。

然后群衆演員都發到了拍戲的服裝,一件件灰不溜秋的破爛長衫,要我們套
在衣服外邊扮演丐幫弟子。

就在副導演給我們群衆演員講戲的過程中,劇組的人終于陸陸續續出現了,
最先的是工作人員,他們忙忙碌碌安放好攝影機、話筒、燈光、道具什麽的。

不一會兒,大胡子張繼中來了,他一進片場就一屁股坐到攝影機旁邊的小馬
扎上,那小馬扎還不夠他屁股三分之一大。

老張同志一手端個大茶缸,一手舉個高音喇叭,「各就各位,快點快點」什
麽的,烏拉烏拉一通瞎喊。然后那些大大小小的演員明星,也紛紛到場。

出演「小龍女」的劉亦菲出現的時候,我們這些大老爺們都不自禁發出「唔……」
的一聲贊歎,這個小丫頭當時名氣還不算太紅,但是長相的確水嫩出衆。

她到片場的時候雖然還沒換戲服,但是妝已經畫上了,一張粉嫩的瓜子臉,
翹翹可愛的鼻子,水靈靈的大眼睛,烏亮的長睫毛,紅潤的櫻桃小嘴,腦后云發
盤鬓,脖子雪白好似天鵝,真如畫里走出來的小仙女一般。

連我邊上有個不認識劉亦菲的大叔也忍不住誇她:「這個小姑娘長得好標致!」

劉亦菲手挽著身邊一個美豔少婦走進片場,徑自進到化妝棚里去了,一盞茶
的工夫,她從化妝棚出來時,已經換了一身雪白的襲地古裝長裙,白色長裙和她
冰清玉潔的肌膚相映成輝,更加突顯出她的美麗高雅,不可方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劉亦菲吸引了過去,連張繼中這個老頭也不例外。那一刻,
我在心里暗暗跟自己說,呆會一定要沖到第一個,把小龍女抛起來!

有了這個念頭之后,我頓時激動不已。于是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待著副導演
作出群衆演員出場的指令。一切準備妥當,老張導演對著喇叭大吼一聲:「ac
tion!」

只見楊過(傻不楞登的黃曉明)和劉亦菲演的小龍女,跟披頭散發的金輪法
王唧唧歪歪說了幾句對白,然后金輪法王離開,小龍女含情脈脈地微笑著看著楊
過,這個時候,一旁的副導演使勁揮胳膊,示意群衆演員趕緊沖上去,由于片場
除演員外,其他人都要噤聲,副導演突然的動作沒幾個人注意到,把他急得眼淚
都快出來了。

幸虧我一直有盯著他,幾乎在第一時間,我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向亭亭玉立的
劉亦菲,只有少數幾個人跟上了我的反應,然后大家在一愣神之后,都反應了過
來,「嘩」地潮湧向楊過、小龍女。

短短不到兩秒鍾,搶得先機的我如願第一個沖到了劉亦菲身邊,我伸長了手,
眼見就要摸到她飛揚的裙擺,這時,其他幾個方位也伸出了幾只手,劉亦菲看到
人們搶錢一樣向她奔來,可愛的小鼻子翹了翹,微皺了一下眉頭,本能地雙手護
在了胸前。

我一把抱住了劉亦菲軟軟的腰身,感覺她的腰真的好細,幾乎在同一時間,
另外幾雙手也分別拉扯住了她的胳膊、肩膀,過分的是,有一只手居然直接按在
了她的屁股上,羨慕得我直流口水。

正當我們打算把劉亦菲舉起來的時候,身后的群衆演員一窩蜂擁了過來,一
股龐大的力量把我推向不知所措的劉亦菲,我們的身子頓時擠得緊緊貼在了一起,
我比她高出一個頭,她的臉埋在我的胸膛上,柔軟的小腹貼在了我的褲裆上,我
一低頭,鼻子里淨是她頭發的香氣,弄得我一陣意亂情迷。

推搡了幾下,外圍的人終于收住了腳步,我們把劉亦菲舉過頭頂,合力將她
抛起,然后伸長了雙手去接她。身邊的人一直不停推我,想把我擠開,好讓他們
接住劉亦菲,幸虧我憑著粗壯的體魄,高大的身軀,硬是保住了腳下的兩寸陣地。

劉亦菲被抛起來后,裙袂飛揚,下面的大老爺們兒群情激奮,「嘔——嘔—
—」的呼號不絕于耳,她剛一落下,無數「鹹豬手」爭先恐后搶向她身體的各個
部位,有的人甚至還跳了起來。

我本著憐香惜玉的心,張開雙手想要抱住她的肩膀,以擋住兩邊的魔爪,不
料手臂張開的寬度不夠,我的兩只大手直接從劉亦菲的腋下穿過,然后情急之下,
一把抓住了她胸前那兩只不大不小卻很飽滿的「饅頭」……

我腦子里「轟」的一下懵了,下身的那根命根子直楞楞豎了起來,頂到邊上
人的大腿上,疼得我腦門直冒冷汗。

奶奶的,這倆乳房手感那叫一個好啊!由于我抱住了劉亦菲的上半身,她掉
下來后,半個身子都在我的懷里,我趁機用力捏了兩把她的乳房,可能是被捏疼
了,她不禁「啊」的驚叫了一聲,左手也不由自主伸過來想要護住胸,我趕緊縮
回手,跟大家一起使勁,再一次把她高高地抛上了半空。

幾番下來,我堅持一次又一次地抱住她的胸脯,我知道一旦我不抱那里,立
即便會有其他人來搶占這塊肥美的聖地,便宜別人倒不如便宜自己,不管怎麽樣,
劉亦菲的胸只有我一個人摸到了,這也是很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我看到其他人有抱腦袋的,有抱腰的,有抱屁股的,有抱大腿的……無不是
努力占便宜。最大膽的一個家夥,居然還把手伸進了她的裙子里!不過只是很短
的一瞬間,也不知道他摸到了什麽。

被衆人一番淩辱下來,劉亦菲的頭發散了,衣服也有被撕裂的地方,小臉上
酡紅一片,嬌喘連連。好不容易等到大胡子張繼中喊「cut!」,劉亦菲掙扎
落到地上,大概是被抛久了,步伐有點搖晃,她一邊推開衆人往外擠,一邊帶著
哭腔輕聲說:「你們是壞人。」

不想這句話更加激起了衆人的欲望,反正都已經被定性爲「壞人」了,那麽
就連一些沒占便宜的人,也順便在她身上狠摸了幾把。當她跌跌撞撞從人堆里擠
出來時,估計身上已經沒有一處地方是不被摸過的了。

后來《神雕》在全國各地熱播,「小龍女」劉亦菲的名氣也越來越響,我也
成爲了菲迷的一員。沒想到的是,我那次趁亂抓了劉亦菲乳房的鏡頭,還真被大
胡子導演看上,放在電視劇里播了出來。以至于后來聽到許多人紛紛談論劉亦菲
片場被「襲胸」事件,我著實得意了好一陣子。

但是,其實那天除了「襲胸」之外,在片場還發生了另外一些不爲人知的事
情。我也是考慮了很久,才決定把它講出來,不過大家看了不要亂傳,以免斷了
可愛的劉亦菲的星路。

劉亦菲被我們占了便宜,從人堆里擠出來之后,氣呼呼地噘著小嘴,徑直走
到了陪她一同到片場來的美豔少婦身旁。我們群衆演員被副導演連連誇贊,直呼:
「演得不錯!演得不錯!」然后過來一個工作人員,自稱是劇務,帶著我們去片
場的一個臨時搭建的人工影棚里結算今天的報酬。

我們進了影棚后,把戲服一脫,就排著隊領酬勞。我也不急著領錢,走到影
棚一角,點上支煙慢慢抽著。這個時候,我聽到一個細細的聲音說:「他們太壞
了,我的胸被捏得好疼,內褲都差點扯下來了……」

我暈,這不是劉亦菲的聲音麽?我仔細一聽,原來影棚隔壁就是演員的化妝
棚,下一場戲里劉亦菲沒有戲份,估計是進化妝棚里卸妝的,兩個棚子的木板隔
牆很薄,所以說話聲很容易就傳了過來。我裝作靠牆抽煙,把耳朵貼在木板隔牆
上,小心地聽隔壁的對話。

有個比較成熟一點的女聲說:「阿菲,沒事就好。一會我要跟張導談一談,
讓他以后少安排這樣的場景給你拍。」

劉亦菲似乎心有余悸道:「嗯。媽媽,你一定要跟張叔好好說一說,讓他扣
那些壞人的錢!」

原來和劉亦菲說話的竟是她的母親。可惡的是這個小丫頭居然想叫張大胡子
扣我們的工錢,老子辛苦一下午,花大力氣把你抛上抛下的,就算占了你點便宜,
也不至于把老子這點辛苦費給扣回去吧?她不高興我能理解,但是要在工錢上報
複我們,這就讓我很有點生氣了。沒想到看上去漂漂亮亮,天使一樣的一個人,
卻是那麽小肚雞腸。

「算了算了。他們群衆演員本來就素質低,阿菲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劉
媽媽繼續勸慰道。

這個老女人的話更讓我生氣,要說劉亦菲對群衆演員小肚雞腸,她媽媽更是
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里。

「媽媽,我的頭有點暈暈的。」劉亦菲說。

「要不你卸完妝,躺那張床上休息一下吧?媽媽去跟張導談一談,一會兒就
帶你回賓館。」

那邊傳來劉亦菲應諾的聲音,我快速走到影棚門口,往隔壁化妝棚的門口看
去。我倒要見識見識,這個老女人長什麽模樣。只見化妝棚的門被打開,出來一
個美豔的女人,乍一看,年紀還不到三十,身材也很不錯。她輕輕掩上化妝棚的
門,扭著腰往坐在片場另一頭的張繼中走去。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先前陪劉亦菲
一同來片場的那個少婦,就是她媽媽。

大概因爲一會要回來,免得把休息的女兒叫醒開門,所以劉媽媽走的時候,
並沒有鎖上化妝棚的門。我望著她的背影漸漸走遠,突然産生一個大膽的念頭—
—進化妝棚里看一看!

片場上演員和工作人員正在忙碌,誰也不曾注意這邊,而影棚里的群衆演員
們,也正忙著領酬勞。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我迅速閃到化妝棚的門邊,四周環
顧一圈,輕推開門,一低腦袋鑽了進去,反身將門鎖上。

我對進門后劉亦菲的尖叫作足了心理準備,沒想進去后,化妝棚里居然靜悄
悄的,連個人影都沒有。見了鬼了?正在我納悶的時候,耳邊傳來細微的呼吸聲。
我蹑手蹑腳往里走,發現化妝棚被一張大屏風隔出了一個小間,我悄悄看向屏風
后,一個不足十平米的空間里,擺著一張單人床,大概是專門給演員休息用的,
床上,劉亦菲窩在羽絨被子里,安靜地睡著,呼吸均勻。

我很小心地靠近她,俯下身子,劉亦菲那張精致的臉龐離我近在咫尺,她閉
著眼,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微微顫動,輕巧的鼻翼一張一張的,小嘴抿著,一張
粉臉繃得緊緊的,好象還在爲剛才的事情生氣。

一瞬間我就把她的小肚雞腸抛到了九霄云外,多可愛的一張臉啊,誰見了不
想親一親?也不知哪來的膽子,我低下頭,嘴唇輕輕地點過她的鼻尖,點過她的
芳澤,點過她的下巴……太迷人了,一股淡淡的體香,從羽絨被里散發出來,我
不禁伸出舌尖,在她粉嫩的脖頸上留下了一個濕吻。大約是感覺有點癢,劉亦菲
在睡夢中嘤咛了一聲。

這一聲嘤咛在我聽來卻不谛炸雷,老天爺,這個小美人對我的吻有反應!一
時間我興奮地手足無措,下身爆脹,犯罪的欲望在我的身體里一分分積累。「要
是能和劉亦菲上一次床,就算把我拖出去槍斃也值了!」我的腦子里空蕩蕩的,
惟獨剩下這麽一個念頭。原始的欲望令我無法再把持,鬼使神差般,我把手伸進
了羽絨被子。

被子里很溫暖,一股熱氣沿著手掌蔓延到全身,被子里誘人的胴體,凹凸起
伏,我寬大的手掌一寸一寸輕滑過劉亦菲的身體,能摸出來,她上身還穿著一件
小背心,背心里戴著一件布料柔軟的文胸,隨著呼吸,她的乳房和小腹一起一伏,
我把手掌貼在她的下腹部,感受著柔軟的小肚皮……

下身的雞巴快要漲爆了,一陣陣強烈的快感襲來,差點沒讓我直接就這樣射
在褲子里。就在這個時候,劉亦菲輕輕扭動了一下身子,被窩里的兩只小手,突
然抓住了我的手掌!靠,我被嚇得一個激靈,額頭上的冷汗嗖嗖就冒出來了,想
要射精的欲望也被嚇了回去。

所幸這個小美女並沒有醒,她大概還以爲自己抱著個布娃娃什麽的呢,小舌
頭舔了舔嘴唇,睡得更香了。

我就這麽靜靜地呆了兩分鍾,一動也不敢動,期間甚至産生打退堂鼓的念頭,
但是最終還是欲望占了上風。待到確定她依然熟睡后,我的手掌被她抓著不能再
動,于是繼續低下頭親她,這回我直奔嘴唇而去,當我的嘴唇和劉亦菲的嘴唇貼
在一起的時候,她居然還習慣性地伸出小舌頭舔了舔……

我汗啊,差點沒把人爽死。趁著她舌頭縮回去的時候,我也伸出舌頭,一路
跟著順利進入了她的小嘴,我的舌頭纏上她的舌尖,輕輕地舔,感覺軟軟的,她
的唾液也有一絲甜甜的味道。

劉亦菲微張著嘴,任我的舌頭在她的嘴里進出。漸漸的,她居然開始有了反
應,小舌頭主動輕動了起來,時不時隨著我的舌尖一塊打轉纏繞,我小心翼翼引
著她的舌尖進了我的嘴里,然后用嘴唇吸吮著她的舌頭,「啧啧」有聲。

「嗯……」她開始發出呻吟,下身輕微扭擺,似乎有些動情了。

我當然要把握住機會,貼在她肚皮上的手掌趁機使了幾分力,脫開她的兩只
小手,一路滑向她的下身。可惜的是,她換完戲服后,睡覺時竟然沒脫褲子,我
不得不極其小心的解開她褲子上的紐扣,幸虧沒有腰帶,要不然除非弄醒她,否
則無論如何也解不開了。

褲子上的扣子順利被我解開,還在夢里的小美女似乎有些性急,不斷扭擺下
身,這也給我帶來了方便,我順著她扭擺的動作,不僅順利解開紐扣,還順勢拉
開了拉鏈,然后食指與中指一並,擠入了她的胯間,隔著薄薄的內褲,輕輕按壓
她的陰部。

「嗚……嗚嗯……」劉亦菲的呻吟聲漸大,下身夾住我的兩根手指,小腹有
規律地微顫。看她這副樣子,難不成做起春夢來了?

我的手指加了兩分力氣,按住她的穴口,揉動了起來,她的小內褲已經濕了
一大片,動情的很厲害。在我手指按揉之下,劉亦菲突然咬緊了嘴唇,雙腿緊繃,
下身挺起,我的手指能感覺到穴口有節奏地收縮了五、六下,然后一股濕滑的液
體從她的小穴里湧了出來。看來是高潮了。

短暫的高潮過后,劉亦菲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幽幽睜開了雙眼。

「你……」她一瞬間的驚恐,從眼神中表露無疑。

我不知道她從高潮的夢中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卻是我這麽個大老爺們時,心
里是什麽感受,恐懼?驚訝?從她眼神看來,似乎兩者兼有。

幾乎條件反射,我一掌捂住了她的嘴,把尖叫聲擋在了「唔唔」之中。

「不許叫!被別人發現的話,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你還想不想繼續做你的明
星?」我急中生智,惡狠狠地威脅她說。

「唔唔!」她的嘴還被我捂著,不能說話,但是一個勁點頭。

我繼續凶她:「你要是再叫,我一把掐死你就跟掐死一只小雞似的!你還叫
不叫?」

幸虧我長得夠粗夠凶,她被嚇得眼淚都出來了,又一個勁搖頭。

我悶哼了一聲,放開手。劉亦菲果然不敢再叫,流著眼淚,一吸溜一吸溜,
可憐兮兮地望著我。說實話,像她這麽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梨花帶雨地看著你,
還真是特別可憐。我差點就心軟了。

「你……你想干什麽?我給你錢,你快點走,我媽媽馬上就回來的。」她試
圖想辦法勸走我,看來腦子還不算笨。

「哼!別說這些廢話,跟放屁沒什麽兩樣!」我直接打消她的念頭。

「那,那你,你,你……」她一時間也「你」不出什麽東西來。

我想了想,呆在這里的確是夜長夢多,如果要把這小丫頭弄上床,就得抓緊
點。于是很嚴肅地對她說:「劉亦菲你聽好了!我直說,來這里就是要和你打一
炮,你要是不讓我干,我就掐死你,然后跑路。你要是乖乖配合,讓老子弄高興
了,以后就什麽事也沒有!今天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決不讓第三個人知道。
看你是個聰明人,給你十秒鍾時間作決定。」

說完,我就開始掰著手指倒計時:「十……九……八……」

劉亦菲的俏臉上陰晴不定,緊張地思考著,連眼淚也忘了流。這真是一個現
實的女孩,我有充足的信心相信她一定會答應配合。不出所料,就在我數到「一」
的時候,劉亦菲鄭重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說干就干,我可沒太多時間磨蹭。我指著她,只說了一個字:「脫!」

劉亦菲也真配合,二話不說,縮在被窩里把衣服脫了個精光。我脫下自己的
衣服后,掀開床上的羽絨被,一具美麗的胴體橫陳在我的面前,大約B罩杯的兩
個小巧飽滿的乳房,乳頭和乳暈是少女的淡粉色,小腹平滑,三角地的陰毛卻已
是相當茂盛,如一個草坡般高高壟起,兩條修長的腿,大腿的內側的肌膚一看就
嫩得能掐出水來。

就在我看得目瞪口呆的時候,被冰冷的室溫一刺激,劉亦菲渾身起了雞皮疙
瘩,乳頭被凍得立了起來。

「冷。你……進來。」她略帶羞澀地說。

靠,我不僅要進被窩,還要進你的身體呢!我縱身鑽進被窩里,蓋上羽絨被,
緊緊擁抱住劉亦菲溫暖柔軟的身子,被窩里的溫度漸漸升高。

我開始親吻她的臉蛋、嘴唇和脖頸,她緊閉著嘴,還不太願意順從。我只能
沿著她的脖頸一路親下去,當我一手捏住她的一個乳房,狠狠地嘬了一下她的乳
頭時,她吃痛地叫了出來。然后仿佛想到了什麽,問道:「剛才在片場,摸我胸
的是不是你?」

「是我,你怎麽知道?」我胡亂吃著她的乳頭,含糊不清地回答她。男子漢
大丈夫敢作敢當,連床都上了,摸摸奶子有什麽不敢承認的。

「你捏得我好痛,在片場和現在都是。」她皺了皺眉頭道,「能不能輕一些?」

「我靠,我是在強奸你哎,你竟然還嫌這嫌那的,你腦子進水啦?!」

「不是……我答應你了,就不算強奸。你輕一些,這樣我不舒服。」

真是服了,這些明星還真嬌貴,他媽的摸重一點都說三道四的。

「哎,你輕點嘛……剛才我在睡覺的時候,你是不是弄我了?那會弄得很舒
服的,就那樣弄。」劉亦菲又說道。

沒見過被強奸還這麽多要求的,搞得我好象跟個白癡什麽都不會似的,老子
好歹也跟好幾個女人上過床了,又不是菜鳥,要你這麽教!

「閉嘴!」我有點怒了,吼了她一聲。

這回她倒乖乖噤聲了。

「你他媽多大了,怎麽這麽懂?還這樣舒服那樣不舒服的!」我忿忿地問她。

「我十六啊!」劉亦菲猶豫了一下,說,「不過我也算早熟了,十三歲就自
己那個了,所以知道一點。」

「靠,沒想到你這麽騷,才十三歲就自己弄!」我被她說的有點興奮,要求
道,「這樣吧,我可以輕點,但是我親你的時候,你得自己弄下面。」

「不要!」她先是搖頭,被我瞪眼一嚇,又趕緊改口,「好吧……你輕些。」

于是我開始溫柔地撫摩她的身體,伸出舌頭舔她的脖子、乳房、小腹……她
自己伸了一根手指在下身輕輕揉弄著,技術似乎很娴熟。畢竟有三年的自慰史了。

不一會兒,劉亦菲開始發出嬌喘聲,她的胸脯泛上了一大片紅暈,很明顯是
動情了,下身揉弄的手指,節奏也有所加快,隱約還能聽到「啧啧」弄出淫水的
聲音。慢慢的,她另外一條胳膊也環上了我的背,嘴也不再緊閉著,接納了我的
舌頭。我們緊緊抱在一起,她的兩個乳房頂在我的胸膛上,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大
腿內側蹭來蹭去。我們激烈地舌吻一陣之后,她已經有點喘不上氣了。

「進……來。」她朦胧著眼,無限嬌媚地喃喃道。

我沒有搭理她,轉而進攻她的耳根,當我濕潤的舌頭舔過她小巧的耳垂,粗
重的鼻息噴在她的耳根上時,劉亦菲再也忍不住,發出「啊……啊……」的呻吟,
原本揉弄著自己下身的小手,探過來抓住了我的雞巴,害我差點忍不住又要繳槍。

「啊……進,進……快點!啊……」她一邊催促道,一邊抓著我的雞巴往小
穴里塞。

「靠,老子給你,小騷貨!」我狠狠一挺身,又大又粗的雞巴「突」的一下
插進了劉亦菲的小穴里,小穴里十分潤滑,我的雞巴一下子沒根盡入,把整個陰
道撐得滿滿的。

「啊哈……」她發出滿足的叫聲,下意識地喊了一聲,「哥哥……」

「你喊我什麽?」我問她道。

「沒,沒有喊……」她矢口否認。

靠,不信你不開口。我大力抽插幾下,把她美得大呼小叫。然后我突然刹車,
停著不動,劉亦菲正在享受間,這一停可不得了,小穴里仿佛爬過億萬只螞蟻,
把她癢得渾身顫抖。

「動啊……別停下……動,動!」她焦急地雙手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身體
里推。

「你剛才喊我什麽?」我懷著看戲的心情,再一次問她。

「喊,我喊……喊你哥哥呀……」雖然聲音細不可聞,但是終歸她的廉恥還
是屈服在了欲望面前。

我獎勵性地開始抽插起來,第一聲「哥哥」已經出口,劉亦菲再也不顧面子,
在一陣陣快感中,「啊……啊……」的呻吟伴隨「哥哥,好哥哥,親哥哥」的昵
稱,響徹在化妝棚里。我被她叫得心里暖暖的,動作和語氣都不禁溫柔了起來。

我一邊干,一邊問她:「阿菲,你不是處女了呢?」

「嗯,嗯……我拍,拍電視,拍電影……圈子,啊……圈子亂,保不住處女
身,身,啊……好舒服喔!哥哥干,親哥哥……」劉亦菲邊淫叫邊回答我。

「那你是什麽時候破處的?」我還真有點好奇,雖說娛樂圈亂,但是居然連
一個十六歲的少女也不能幸免,不可思議。

「十,十,啊……十五歲……喔……十五歲生日。」她倒是一點也不隱瞞。

「倒也可憐。」我在心里歎息著,親了她一下,身下加快了節奏,「阿菲,
要不要哥哥好好疼疼你。」

「要……哥哥,哦……疼我,疼阿菲,使勁……干我……啊啊啊!」

我們兩人干得大汗淋漓,連被子也掀到一旁去了。我跪坐起身,讓她反轉過
身子,小穴對著我的大雞巴也跪坐下來。我抓住她的兩個胳膊,把她雙手反剪,
少女的腰柔韌性真不是一般的好,她的上半身簡直環成了弓型,小腰向前挺,屁
股翹起來,我從上往下都能看見小穴吞著我的大雞巴。

我開始開足馬力,以最快的頻率從后面干她。我們的身子把床壓得「嘎吱嘎
吱」響,下身交合發出急促的「啪啪」聲。

我稍微側身,看見劉亦菲眼睛緊閉,小嘴張開,高仰著下巴,一臉又痛苦又
滿足的表情,她胸前那對飽滿的乳房,隨著抽插的動作,如白兔般上躥下跳。

大約干了有幾百下,劉亦菲早已叫得有點聲嘶力竭,突然她全身繃緊,大腿
和臀部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嗚!啊……我要……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一連串疊著顫音的叫聲之后,她的陰道里有一股溫熱的液體往外湧出,
但是被我的大雞巴擋著,又不能暢快地排出來。

「親哥哥,受,受不了了……阿菲要死了……啊啊啊啊……親哥哥!」最后
一聲哥哥叫得特別響亮,叫完之后,劉亦菲渾身一軟,上半身往前趴了下去。我
也正在沖刺的最后關頭,于是毫無憐香惜玉之念,抱住她的大屁股就用狗仔式繼
續干她。她大概是高潮脫力了,仿佛連叫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只能趴在那里,發
出一連串「嗯嗯嗯嗯嗯嗯」的聲音。

劉亦菲的小穴里不斷有一股一股濕熱的液體往外湧,我的雞巴往外抽的時候,
每一下都能帶出一些乳白色的液體來。隨著湧出的液體越來越多,整個小穴就好
象溫泉一樣,雞巴泡在里面越來越舒服,「唧唧啧啧」的水聲幾乎能掩蓋過她那
細微的「嗯嗯」聲。

我處在射精前的最后一刻,但是不知爲什麽,大概是小穴里液體太多,無處
著力,任憑我怎樣努力沖刺,竟然遲遲不能高潮。眼見著劉亦菲的小腹也開始抽
搐,大腿已經出現痙攣現象,我知道再干下去,也許這個少女會被干暈過去,甚
至大病一場。

正考慮著要不要停下,卻聽化妝棚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把我驚得精口一松,
一股憋蓄良久,濃濃的精液直射進劉亦菲的小穴里,根本來不及拔出。被精液一
刺激,她的小穴又是一陣蠕動,把我那股精液從雞巴里擠得干干淨淨。

「阿菲,我是媽媽啊!你開一下門。」門外傳來劉媽媽的叫門聲。

我全身疲軟地壓在劉亦菲身上,附在她耳邊輕聲說:「你媽來了……」

劉亦菲正沈浸在幾番高潮的余韻中,連敲門聲都沒注意,被我一提醒,一骨
碌睜開眼,瞧向門口處。

「如果你敢叫……」我心下雖驚,卻依然嘴硬地威脅道。

不料威脅的話還沒說完,卻被劉亦菲打斷:「哥哥……」

一句「哥哥」頓時消除了我所有的猜疑和顧忌,我知道,這個女孩不會出賣
我。

「怎麽辦?」顧忌一消除,我反而向她討教起辦法來。

「不要急,我來。」十六歲的劉亦菲卻是滿臉自信。

正說間,敲門聲又急了幾分。「阿菲……我是媽媽,你醒了沒有啊,給媽媽
開一下門呐!」劉媽媽繼續催道。

「嗯……媽……」劉亦菲不但裝出剛剛睡醒的庸懶聲音,連表情和動作也是
十成十地像,我真服了這些戲子了!

「阿菲,你醒了嗎?」劉媽媽敲半天門,終于聽到女兒的回答,放下心來,
語氣也緩了許多。

劉亦菲繼續裝道:「媽你等一下啊,我剛剛睡醒,等我穿一下衣服……」

門外沒了聲音。劉亦菲起身,用內褲擦了擦下身,「悉悉簌簌」地戴上文胸,
套上背心、毛衫和緊身牛仔褲,穿上襪子、靴子、女式風衣,然后把內褲放進挎
包里。收拾得當之后,小聲交代我道:「你躲在被窩里,不要出聲……」

我點了點頭,把自己的安全完全交到了她的手里。

她轉過屏風前,又回頭望了我一眼,眼神里懷著複雜的情感,我無法解讀。

「媽媽,我來了。」劉亦菲令自己的聲音聽上去輕松了許多,往門口走去。

化妝棚的門被打開,我在屏風后,清晰地聽見劉亦菲和她母親的對話。她母
親說已經跟張導演談好了,下周就在拍戲的和約里面再加上一條,詳細規定以后
劉亦菲和群衆演員搭戲時的種種保障措施。

劉亦菲說睡了一覺心情好多了,不想再計較這些小事情,她環住母親的脖子,
「啵」地親了一口母親的臉,說:「謝謝媽媽啦!我休息好了,咱們回賓館吧!」

「好,好,」劉媽媽語氣慈愛,「只要阿菲高興就好!」

然后,母女倆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我不敢再在這里久留,劉亦菲母女走后,我也迅速從化妝棚里出來,匆匆離
開了片場,連40塊錢的演戲酬勞也沒顧得上拿。

事情過去了兩年多,但是那個美麗可愛的劉亦菲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
特別是她最后幫我脫了困,更是讓我心懷感激。如今我有了穩定的工作,穩定的
女朋友,然而每次一想起當年和劉亦菲在片場的云雨之事,還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最近看到一個消息,據說劉亦菲目前所在的一個電視劇劇組,即將動身去西
北的一個影視城拍戲……我在想,我是不是該向單位請幾天假,跟女朋友撒個小
謊,然后買一張火車票,去西北的那個影視城看看可愛的「小龍女」劉亦菲呢?

 【全文完】
原PO是正妹!
我最愛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