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傷我最深的那個女人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而她往往也會很快發一條過來:「你才懶豬呢,我早起來了,已經在吃早飯咯!」

也許是因爲當時年輕氣盛,渴望有個女人,哪怕只是交流一下,過過嘴瘾。

而現實生活中實在找不到,于是就把她想做了我的女朋友,所以對她特上心。並且經常想象她會是一個什麽樣的女孩子呢,如若不幸真的是個漂亮的妞,那我豈不發了!

嗬嗬!一開始問她的名字,她還不肯告訴我——保險起見,于是我就自作主張叫她「丫頭」。

每天一大早我剛一睜眼,就立馬摸手機,給她發一條信息:「懶豬,起床咯,太陽公公曬屁屁咯!」

而她往往也會很快發一條過來:「你才懶豬呢,我早起來了,已經在吃早飯咯!」

到了中午,我又會發一條:「丫頭,吃飯了嗎?吃什麽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亦會發一條:「丫頭,睡了嗎?在干什麽呢?」

她一般睡得很早,九點多就上床,看看書,就休息了,早睡早起的習慣讓我這個夜貓子很是驚訝也羨慕。

其實我問的基本上也都是千篇一律的廢話,也不太關心她怎麽回答我,我的目的就是要她別把我給忘記了。就這樣,我堅持了一個月,讓我們之間的這種交流形成了一種習慣。一看時機成熟,那天,我故意沒有例行的問候,一次都沒有。

我想如果她心里有我,在意我,那麽她一定會主動給我發信息的。果然,那天晚上睡前收到了她的一條信息:「你今天怎麽了?沒事吧?」我很得意,我的計劃按預料中進行。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發短信的次數明顯增多,好多時候是她主動問候我的。不過我有點不滿足于用短信聊天了。我想聽聽她的聲音也好的吧(當時這就成了我一個短期的目標)!

能增加我遐想的空間不說,至少證明是個女人吧!

嗬嗬,別搞得,我聊了一個多月,最后是和一個變態男聊,那我豈不郁悶死。

一天晚上,我給她發信息,過了許久,她沒回。我就打過去,這是我第一次給她打電話,想了兩下,就挂了,心里七上八下的。

沒過多久,她電話打過來了,我趕緊做了兩個深呼吸,接通后,那邊是一個很吵的音樂聲,我喂喂了兩次,都沒人說話,有過了一會,那邊終于傳來一個美妙的女子的聲音:「剛才聽到了嗎?那是我們學校的晚會,能聽出來剛才那是首什麽歌曲嗎?」

(我想她當時也和我一樣緊張,沒話找話),我說聽不出,然后她告訴我是蒙娜麗莎的眼淚(后來因爲她喜歡上了這首歌),其實第一次聊什麽已經不記得了也不重要了,最關鍵的是,我們又像我的終極目標——和她見面跨進了一大步。

自然,有了第一次,接著就會有很多次,慢慢的我們就從低效率的短信聊天陣地轉向了電話聊天。她告訴我她叫周萌,在交大讀大二,是北京人。

有了第一次的通話后,我就開始蓄謀著,什麽時候該見她一面了。

那是一個周日的早晨,她說正在他們學校的自習室上自習,我說我想見你。她說有點不好意思還沒做好準備,而且下午還要和她朋友去聽什麽講座。

但是我執意今天一定要見她,問清楚了她的具體自習室后,我就直奔他們學校而去。畢竟當初是學生,那時連個網友都沒見過,感覺很新鮮,很刺激,也很緊張。

到了她自習的那個樓層,我還是不敢進去找她。

裝著路過她自習室的門口的學生,無意中向里邊瞥了一眼,看到了穿綠色短袖的那個女孩,就是她。

終究沒敢進去。

在走廊的盡頭給她打了個電話,說我在這層樓的走廊里了。

她拿著電話跑出來,偷看了我一眼就趕緊把頭縮回去了。

我這次真得很確定就是那個女孩子,于是也不顧她的勸阻,直接走了進去,直接坐在了她的旁邊。

第一眼看到她,我很失望阿。

她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美女,個子看上去不到160cm,還胖乎乎的,體重看上去有110多,就是那個胸部還挺突的。

而且頭頂的頭發還有點稀。我還是努力控制住不讓自己顯現出失望之情。不過很顯然,她對我很滿意,沒想到我是一個這麽清爽白淨的大帥哥。

也許是基于當時確實饑渴,對于這麽一個走在大馬路上我平時都懶得多看一眼的女孩,我后來還是和她繼續來往了。

不久她過生日,叫我和她一起慶祝,在電話里我就問:「那我想牽你的手,可以嗎?」

她說不知道。

嗬嗬,我就覺得有戲,一般女孩子不好意思直接說可以,說不知道我就當她同意了。

看得出來她那天故意打扮了一下自己,低領的上衣,要是從上往下看,還能隱約看見她那深深的乳溝,下邊是一息長裙。

二話不說,一上去我就拉了她的手奔我們早已說好的火鍋店,她也沒反抗,軟綿綿的她的手。

吃完飯后天還早,沒什麽地方可去,我提議就到他們學校的草坪上去坐坐。她也同意了,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樹下草坪。

聊了很久,隨著天色漸暗,我也開始有點不老實,就說我有點累了,可不可以枕在她的腿上躺會。

還沒等她同意我就躺了下去,一開始她不讓我枕她的大腿,把我的頭推到她的小腿上,我就一邊枕著一邊撫摸著她的小腿光滑的皮膚,她說咯咯的笑說癢癢,說我壞,我就說那我就枕你的大腿吧!

隔著絲質的裙子我能感覺到她的大腿很軟,而且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這時候我的頭已經貼著她的肚子了。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我又說:「可以親親的小肚子嗎?」

她是個處女,第一次談戀愛,很是害羞。趕緊就笑著用手用力捂住上衣衣角,說不好意思。

我說沒關系,天已經黑了,沒人能看見咱,而且我發誓就只親親的小肚子和小肚臍,一邊說我的頭已經向他的衣服里伸去,她還是松手了,撩起了上衣,讓我的臉緊緊貼在了她的小腰上,我就兩手猛力的抱住了她的小腰,舌頭在她的腰上打轉,遊蕩,親吻。

忽然,她用兩手緊緊的抱住了我的頭,把我按在了她的腰間。看得出來,她很喜歡我的舌舔。

有了第一次的肌膚相親,這個女人就變得很開心,也許是她第一次談戀愛。

而我那時候還一直願意跟她保持交往原因就是自己年輕人生理心理都有需要,暫時沒有找著更好的女孩,這個就先將就著,說不定以后還能發掘出她的另外一些優點呢。

我們的約會地點通常都定在我們學校的草坪上,而且時間也大多是晚飯后,因爲那里或坐或臥,方便,而且有夜幕的掩護想做什麽也方便。

那次之后不久,她主動來我們學校找我,也許是因爲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中,也不用擔心會有她的同學或者熟悉的朋友看見她和一個男孩子在一起,所以這次她變得比上次在她們學校主動開放了許多,一見面我們就像很熟悉的那種戀人一樣牽起了手,邁步走向了那片綠油油的草地深處。

也許是月亮惹得禍,也許是我的荷爾蒙作怪,晚上看她好像也還挺好看的,特別是那挺拔的胸部,我早就想攀登了。等坐下來之后,我說可以吻你嗎?原以爲她還會像上次一樣拒絕或者至少說不知道或者羞澀不語。

可是不是,她竟然說:「可以,不過人家以前從來沒和男孩子接吻過,不會,你要教我。」我當然滿口答應,這樣的美事,就算我不收一分錢學費我也樂意干啊。

旋即,我就將兩片急切的嘴唇貼上了她的小嘴,她的小嘴本能的張開了大門,迎接我。

于是我使用了從第一個女朋友那里學到的,長驅直入,我的舌頭在她的小嘴里瘋狂的遊走,捕捉她的小舌頭,挑逗她的小舌頭,而她的小舌頭怯怯的躲閃著。這個時候,我用力的抱緊了她的身體,暗示她別想逃,我的手也伸進了她得衣服在她的背上和腰上撫摸著。

不過,當我收回我的小舌頭時親咬她的小嘴時,她的小舌頭也像我剛才進攻她那樣翹動我的齒門,我暗想,這個妮子學得好快哦。

當她的小紅舌伸進我的嘴里的時候,那是一種強有力的亂撞,好像是一個小偷闖入了一個房間,到處亂翻亂撞亂找,尋找她想要東西一樣。

這時候我深深的吮吸住了她的小滑舌頭,而且讓她的小滑舌在我的嘴里做活塞運動,就像我ML一樣,而我也意外的發現這個女孩的舌頭好長哦,吮吸起來好舒服哦。

很快就從她的喉嚨深處傳出了「恩——恩—」的呻吟聲。

繼而,當我再用舌頭向她進攻時,她馬上也就學會了緊緊地含住用里的吮吸,一時,吸得我渾身燥熱,手就從她的背后撫摸到了她的前胸,試探性的隔著胸罩摸她的大乳房,看她很投入,沒有反對,我就用力一推把她的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邊,兩個豐滿的饅頭就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我的掌心里。

她的身體軟了,我把她輕輕放在草地上,開始貪婪的吞食著那對誘人的大白饅頭,而她除了不住的越來越急促的呻吟聲外,就是緊緊地把我的頭按在她的懷里,埋在她的「溝」里………

許久,我的小弟弟也漲得要命,但是要不能插,一來這是在學校草坪上,怕有人撞見,而來她還是處女肯定不會同意在這麽一個地方貢獻自己的第一次。但是我要真地想要,火山已經集聚許久,不讓他爆發時很難受的。

于是我就說:「寶貝,哥哥好像要,你親親哥哥的大JB。」

剛開始她當然不願意(光摸著就覺得怪嚇人的,怎麽會變得那麽大那麽粗,比映像中的小男孩的小JJ大多了,當然這是她后來告訴我的)。

但是又經不住我的一再懇求,她也不想我難受,就閉著眼睛把我的大JB含在了嘴里,一股暖流瞬時沿著那話兒流便我的全身,好暖和哦她的小嘴。

盡管很是小心翼翼的深怕咬到我弄疼我,但是我還是會不小心用牙齒碰到我的嫩嫩的G頭。

于是我就一邊嘴里教她怎麽用小舌頭先輕輕的舔G頭,舔棒棒,含在嘴里的時候用小舌頭給小弟弟按摩。

她都一一照著我說的做了。

我開始享受到了那種酥酥麻麻癢癢的感覺,于是自己又用手套弄著我的大JB,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火山終于爆發了,火熱的「溶岩」噴射而出,她可能是第一次不知道男人會射G沒有任何準備,都不知道該躲閃,全部射到了她的嘴里。

射完后,她趕緊頭一側,全部吐在了邊上的草地里,而且還干嘔了幾下,說好想吐,還怪我:怎麽會有那麽多,這就是你們男人的精Y吧,好惡心,我真想吐。

我心疼地把她抱到了懷里,說:寶貝你對我真好,哥哥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第一次被女孩子KJ的射掉,而且還是射在嘴里,好舒服哦。她看到我很舒服享受的樣子也就沒有再怪我。

我送她上了回學校的公交車。心想,今天可能真是太心急了,真不該射她嘴里,要是她從此厭惡上了KJ,那我以后不就再也享受不到這樣得性福了。

第二天給她打電話過去后,她說惡心的中午都吃不下去飯,一個勁的叫著我壞。下午放學后,意外接到她的電話說要過來現在。

我當下自然是滿心歡喜。

當我來到我們事先約好的那片草地時,我把我的床單帶來了(前幾次都是墊報紙),她高興得摟著我的脖子說:「哥哥,你帶來床單我好高興。」真是個很容易就滿足,很容易就讓她高興的女孩子。

我說:「寶貝,對不起,昨天晚上是我太沖動了。不過你吃得哥哥真的好舒服,哥哥還想要。」

「嗯,好吧!」哈哈,沒想到她這樣的爽快。從此我就開始了我的性福生涯。

后來她告訴我,一開始吃是有點不舒服,特別是射到嘴里的時候還惡心,不過看著我那麽享受,她也就忍了,后來慢慢越吃越喜歡,還覺得挺好吃的。

以后幾乎每次在一起她都要吃,從剛開始的我主要要求要她爲我服務,到后邊她主動想吃。

后來慢慢的發展到我們到外開房了。

不過我始終沒有進到她的身體里,因爲她說:「如果你以后不要我了怎麽辦?」

也許是爲了彌補我,所以后來她慢慢的開始親我的求求,那是另外一種舒服。

有時候,還會給我來個「毒龍轉」,反正基本上那些A片上看過得我能想出來的她都滿足我了。

到現在我給她在這方面的打分都是99分以上,她有一次也開玩笑的說她給我90分。

我們交往了有一年左右。

后來我真地愛上她了,可是她卻慢慢開始看不上我了。說我沒她想象中的那麽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