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生涯第十三章 初到舅家有艷遇 多情丫頭自獻身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了?」「嫂子,你就別取笑我了,這只能怪你生下個這麼招人愛的兒子,不光我愛

第十三章初到舅家有艷遇多情丫頭自獻身

我和姑姑又再溫存了一會,媽進來喊我起床,因為今天我要去舅媽家「走親

戚」,媽怕我起來晚了。一進來,看到姑姑在我房中,就笑道︰「怎麼,妹子,

你就這麼忍不住呀?都快要生了,還敢和他來嗎?不怕他那大玩意兒把你弄流產

了?」

「嫂子,你就別取笑我了,這只能怪你生下個這麼招人愛的兒子,不光我愛

他愛得要死,就連他親媽不是也愛他愛得不行,也上了他的床嗎?」姑姑柔聲細

語,反而又取笑起媽媽來。

「是呀,我們都愛他,他是我的親兒子,我是最愛他的,你愛他我高興還來

不及,嫂子不是取笑你,是真的關心你,你沒有經驗,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產

前一個月是絕對不能行房的,要不然,是真的會流產的,更何況他有一個與眾不

同的大雞巴,那麼長,插進去肯定碰著子宮,那還不要了你肚裡的小孩子的命?

這是死去的妹夫留下的遺腹子,你捨得嗎?」

媽媽真的關心姑姑,怕她有什麼意外,又轉而罵我︰「你就那麼沒良心,想

要你姑姑的命嗎?她是那麼愛你!你要是想玩,家裡這麼多女人,還不能滿足你

嗎?昨晚上不是讓你去和翠萍、艷萍、麗萍她們玩嗎?三個人都沒讓你過癮?又

來弄你姑姑,你就那麼大的癮?不為你姑姑著想,也為她肚裡的孩子著想,你怎

麼這麼沒心肝呀?」媽不由分說,對我大發雷霆。

「嫂子,你錯怪寶貝兒了,是我來這兒等他的。而且,我們也沒有怎麼厲害

地弄,他也知道愛惜我,只是把龜頭弄進陰道一點兒,小心翼翼地玩了一次,最

後,還是……」說到這兒,姑姑有點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

媽說︰「嗨,這有啥不好意思的!快告訴嫂子,最後怎麼樣?」

姑姑紅著臉說︰「我說了你可不要笑我,最後,還是我用嘴幫他洩身的。」

「這有什麼好笑的?不就是吮吮他的雞巴、吃吃他的精液嗎?他那玩意兒嫂

子也沒少吮,比你吮得多多了,他在我嘴裡也沒少洩,我比你吃的也多多了。這

就對了,應該知道點輕重,要不然,會有生命危險的。怎麼樣,我這兒子在床上

的功夫怎麼樣?玩起來弄得你爽不爽?那根大雞巴過癮吧?放在嘴裡吮著別有一

番風味吧?他的陽精吃起來味道十分鮮美吧?嫂子不是不讓他和你玩,能多有一

個美女陪我兒子,我怎麼不高興?何況這美女是我的小姑子你呢?」

「謝謝你嫂子,你真好。我真怕你會嫌棄我,怕我這個不祥的女人害了你兒

子,不讓我和他好。」

「怎麼會呢?我巴不得你和他上床呢。以後你就不要回婆家了,就在這裡長

住下去,這裡就是你的家!那樣你不就能和寶貝兒長相廝守了嗎?」媽媽真心實

意地說。

「真的?你和大嫂真的能讓我在這裡長住下去嗎?不趕我這個已經出門的閏

女嗎?那就太謝謝你們了!」姑姑高興極了。

「這兒永遠是你的家,咱們永遠在一起,一起侍候這個小男人,好不好?好

了,不要再多說了,寶貝兒,你該走了,昨天已經給你舅媽那裡捎過信了,別讓

她們等急了。」

告別了一大群依依惜別的女人,我坐上豪華馬車,向舅媽家裡出發,開始了

我的新的「征程」。

我家住在昆明的西市區,而舅媽她們住在昆明的東郊,在穿越整個昆明市區

後,又走了一段路,顛波了半天,才到達了位於郊外的舅家的別墅──逸園。

給我開門的是個徐娘半老的女傭陳媽,由於我是這裡的常客,所以她也認得

我,恭敬地問候著︰「表少爺,您來了?一路辛苦了,快進來吧,太太們都等急

了。」說著,殷勤地把我迎了進去。

一進門,三個舅媽就圍了上來,一個個都格外親熱。因為我是我家和舅家這

兩個家族唯一的根苗,所以她們對我從小就非常喜愛,寵愛有加,待我非常好。

大家噓寒問暖、互相問候,她們問我媽媽、姨媽和姐妹們的近況,我一一說

明,又代媽媽、姨媽和姐妹們向她們問好,就這樣囉哩囉嗦地亂了好半天,已經

到了晚飯時分,舅媽才說︰「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說了,寶貝兒趕了半天路,大

概也累了,趕快開飯吧,早點吃了飯,讓他早點休息吧!」

吃過豐盛的晚宴,舅媽說︰「小杏,你帶表少爺去休息吧。這些天還是和從

前一樣,你就專門伺候表少爺,我那兒就不用你了,讓陳媽伺候幾天,你可要照

顧好表少爺,要不然你可小心我處罰你。」

我向舅媽、二舅媽、三舅媽道過晚安,就跟著小杏到了客房。

小杏是服侍舅媽的貼身丫鬟,年近雙十,是個嫵媚俊俏的姑娘,平時總是微

笑待人,一笑倆酒窩,細眉彎彎,大眼烏黑,說話的聲音悅耳動聽,全身線條優

美,也算得上是個小美人。

由於我每年都要到舅媽這裡問候、玩耍好多次,所以和這些下人們都還算互

相熟悉,而這個小杏,就更熟了,因為她是舅媽的貼身丫鬟,每次來和她的接觸

最多,加上每次舅媽都安排她照顧我的起居,充當我的臨時丫鬟,所以和她的關

系就更熟了。

我們兩個因為年齡相當,又不是真正的主僕關係,所以,建立了很不錯的朋

友關係,每次來她對我的照顧都很周到,而我也總是在舅媽面前誇獎她,並在私

下裡給過她不少的好處,如小禮物、零花錢什麼的,所以,她對風流倜儻、待她

又溫柔體貼的我早已芳心暗許,多次在我面前暗露愛意,而我卻因為那時和媽媽

的十年之約心願未完,心沒有在她身上,所以故作不知,對她的暗示裝作不懂,

但也沒有明確拒絕她。

這次在路上我就打好了主意,決定從小杏身上下手,因為她年輕漂亮,討人

喜愛,又對我早生愛意,並且她又正是春心大動的花季,一經挑逗,絕對到手;

加上她是舅媽的貼身丫鬟,在這個家中處於一個十分有利的地位,如果把她弄到

手,那對我此次來的目的,將是很方便的,至少可以幫我先把舅媽「擺平」,那

麼二舅媽、三舅媽就更好對付,更不在話下了。

小杏把我的床舖好,柔聲對我說︰「表少爺,一路上累壞了吧,趕快休息

吧,今天晚上我就住在隔壁,您如需要什麼就喊我一聲。現在您要沒什麼事兒的

話,我就出去了,您歇著吧。」

小杏說完,對我拋了個媚眼,就要出去,我一把拉住了她,一邊輕輕地撫摸

著她的手,一邊對她說︰「小杏,這麼長時間不見,你就不想我嗎?怎麼也不陪

我說會兒話就要走?」

這下子弄得她受寵若驚,喜出望外地說︰「怎麼不想?人家想死您了,可您

這大少爺想不著我這下人,不來找我,我有什麼辦法?我總不能跑到您那裡找您

吧!何況我也不知道您家在哪兒,怎麼去找?」

「我也想你呀,好小杏,好妹妹。」我進一步討好她。

「誰是你的好妹妹呀?!」小杏嬌嗔著,可分明喜歡聽到我的這種稱呼,要

不怎麼會喜形於色?她接著說︰「我想你那是牽腸掛肚,深入心髓的,你想我那

是膚淺表面的,過一會就煙消雲散了。」

「怎麼會呢?你這麼討人喜愛,我怎麼會不想你呢?我每天都想你,特別是

到了晚上,就更想你了。」我開始挑逗她。

「你說什麼呀,怎麼到晚上就更想我?聽不懂,大概又不是什麼好話。」小

杏撅著小嘴,白了我一眼,那神態又天真、又可愛。

「你怎會聽不懂?聽不懂怎麼知道不是好話?真的不知道嗎?那本少爺就告

訴你吧,每到晚上,我一個人睡不著覺,那時就會想起你這個可愛的好姑娘。」

「真的嗎?誰相信!你到晚上睡不著覺時還少得了漂亮的姑娘陪?那時會想

起我這個醜丫頭?」

「你怎麼知道有姑娘陪我睡覺?怎麼陪呀?」

「去你的,我怎麼知道那些女人怎麼陪你?」小杏羞紅了臉。

「要不要我告訴你呀?」

「不要,我才不聽你和別的女人的那些齷齪事。」她摀住了耳朵。

我拉開了她的手,對她說︰「我騙你呢,我怎麼會和別的女人有什麼事呢?

要做愛我也會找我的杏妹妹呀!」我這並不是騙她,因為和我有過那種事的女人

真的不是「別的女人」,她們是我最愛的人,是我的媽媽、姨媽和姐妹們,是我

的自己人。

「羞羞羞,誰是你的杏妹妹呀?誰要和你做什麼愛呀?」小杏伸出手指,刮

著她自己的臉皮,羞著我。

「和我做什麼愛?就是做那種愛呀!難道你不會嗎?」我的話越來越露骨。

「你說什麼呀,我聽都聽不懂,當然不會呀!」小杏一臉茫然。

「那我就告訴你吧,這麼大的姑娘連這個都不懂,真可憐。」我拉著她的手

坐在床沿上,她也順從地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你說你不會,這個不用人教,一到時候你自己就會了。至於你說你不懂,

那是沒人對你說過這個詞,我一說你就明白了,你可不能生氣,『做愛』就是

。」我乾脆直言相對,看她怎麼辦?

「去你的,真下流,我不聽了。」小杏嬌羞地摀住了臉。

「怎麼下流了?這是人間的樂事,哪一對夫妻不做這種事?你說他們都是下

流嗎?告訴你,這不但不下流,而且是一件很高尚的事,只有這樣,人類才會延

續,才能發展。要是你的父母不做這事,怎麼會有你?我們都一樣是因為父母做

愛才生下我們的。」我細聲細語地給她解釋著,以去掉她的羞澀。

「那也沒有你說的那麼難聽,什麼呀?!真不要臉。」

「你說什麼?嘛!我怎麼不要臉了?是你說不懂,我才給你講的嘛。

現在你還說你不會不說了?」

「不會,還是不會,我又沒有做過,怎麼會會呢?」

「真的嗎?那麼說,你都這麼大了,還沒有嘗過那種美妙無比的箇中滋味?

真是可憐,真白活了這十多年,爹媽白給了你這俊俏的臉蛋、迷人的身體。你不

知道,那種欲仙欲死、消魂蝕骨的快感,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你不知道當男人

壓在女人身上時,男人多麼快樂,女人又是多麼舒服……」為了引發起她的好奇

心,挑逗她的慾望,我開始大肆渲洩那種男女做愛的滋味。

「你騙人,那種見不得人的事有什麼好呀?我怎麼沒聽人說過有多好?」果

然,她被我挑起了好奇心。

「你知道什麼呀?小丫頭片子,沒事我騙你干什麼?你說你不知道,那是因

為你孤陋寡聞,既沒和男人嘗試過,也沒有知趣的女伴給你『傳道授業』,所以

你才會以為那沒有什麼好玩,也是一種見不得人的事。其實,這是人間最美妙的

事,最快樂的事……」

我滔滔不絕地開始給她講男女之事,什麼男人的雞巴有多長、插進去時有多

美、女人在下面怎麼呻吟、怎麼浪叫、男女到了高潮是什麼情景、女人洩了身後

有多麼爽快、有的男人強壯無比能弄得女人高潮叠起、有的男人面對女人卻無能

為力、而吃了春藥後卻又變成像猛虎一樣,能弄得女人死去活來、春藥是什麼東

西、吃了春藥後會怎樣……等等,等等。

「你不相信嗎?要怎麼才能讓你心服口服呢?我敢打賭,你要是嘗過那種滋

味,就會百份之百相信了。」

「去你的,誰要嘗那種滋味?存心佔我的便宜。」她滿面紅雲,口是心非地

說,其實她的慾望已經被我挑逗起來了,春心大動,心中已經開始嚮往那種美妙

的事了,要不然,我對她這麼挑逗,她要是不樂於聽,怎麼不一走了之呢?

「你真的不想嗎?我看你是不敢吧?!」我使起了激將法。

這一招果然奏效,她半是被激半是順水推舟地張口就說︰「誰說我不敢?」

「那咱們就試試吧?!本少爺會讓你得到天下第一的享受,到那時,你會美

上天的,你就會相信我說的了,你就會感激我了。」

「不害羞,誰說我要和你試試?我不會和別人試嗎?佔我的便宜還想讓我感

激你?沒門!」

小杏耍起了刁蠻,我正中下懷,乘機下手︰「好啊,敢給我耍刁,看我怎麼

樣對付你!」說著,我抱住了她,一用力,向後一壓,把她壓在了床上,我伏下

身,挨近她的臉蛋,不停地親吻著,手也開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撫摸起來。

她被我出其不意的攻擊弄了個措手不及,先是用力地掙扎了幾下,但那種掙

扎對我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我稍一堅持,她便放棄了反抗,柔順地任我親吻、撫

摸。

經過我溫柔地親吻、撫摸,她內心積蓄的春惜火再也按捺不住,開始忘情

地回吻著我,在我的面頰、額頭、脖子上胡亂地親吻著,柔嫩的小手,也抱住了

我,在我的後背上不住地來回撫摸著。

我繼續親吻著,手也由大面積撫摸轉而開始向她的性敏感區作專門的重點進

攻,先是撫摸她那雙豐滿的玉乳,接著又向下移動,隔著褲子在她的陰部來回揉

摸,弄得她刺激無比,開始呻吟起來︰「癢……癢……好表少爺……你真好……

我受不了啦……」

「那就脫了衣服吧?脫光了會好受點的。」我乘機提出了進一步的企圖。

「真的嗎?那你就隨便吧。」她氣喘籲籲地說。

於是,我伸手開始脫她身上的衣服,解開了粉紅小襖上的鈕扣,又拉開了她

小內衣上的繫帶,雙手一分,全部的上衣一下子敞開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對

粉嫩、光滑、高聳、豐滿的玉乳,褐紅的乳暈、猩紅的乳頭,支支愣愣地來回彈

跳著,彷彿在向我招手。

我一扎頭,伏在她的胸前,一隻手掬著她的左乳,使她那紅嫩的乳頭向上突

出,我伸口含住這只乳頭,拚命地吸吮著,另一隻手在她的右乳上不停地揉弄起

來,然後兩隻乳房交換,親右乳摸左乳。就這樣玩了一會兒,弄得她全身顫抖,

雙手不由自主地抱緊了我的頭,向她自己的胸前用力按,使我對她的雙乳的刺激

更加直接,口中嬌喘不已︰「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我不急不燥地繼續著,繼續挑逗著她的慾望。終於,她忍受不住這種強烈的

身心刺激,渾身扭曲著、呻吟著,再也控制不住了,將她的小手伸向她自己的腹

部,哆哆嗦嗦地去解開那大紅的絲綢腰帶,然後一把抓住了我正在揉弄她乳房的

右手,插入了她的內褲,然後微閉杏眼,等待著那既渴望又可怕的一瞬。

我並不急於行事,而是將她那青緞面長褲連同粉紅的小褲頭,從腰際一抹到

底,她自己也急切地雙腿互曲,褪出了褲筒,然後又一蹬腿,將褲子踢到一邊。

我伏身一看,恍然大悟,怪不得小杏這麼主動、這麼合作,原來她已是春潮

氾濫、浪水四溢了。只見那光閃閃、亮晶晶的淫液,已經將整個的三角地帶弄得

一片黏糊了,黃色而彎曲的陰毛上,閃爍著點點的露珠,高聳凸起的小丘上,好

像下了一場春雨,溫暖而潮濕。兩片肥大而外翻的陰唇,豐滿鮮嫩,陰蒂飽滿圓

實地整個地顯露在陰縫中。一股少女的體香夾雜著小穴的騷腥,絲絲縷縷地撲進

我的鼻孔中。還有那粉白的玉腿、豐腴的臀部,無一不在挑逗著我,勾引著我,

使我神魂顛倒,身不由己地伸出雙手,張開十指按住兩片陰唇,緩緩地向兩側掰

開,露出了裡面鮮紅的嫩肉,浸滿了汪汪的淫水。

我的衝動難以抑制,低頭伸出舌頭,輕輕地刮弄著那又凸又漲的陰蒂,每刮

一次,小杏的全身便抖動一下,隨著緩慢的動作,她的嬌軀不停地抽搐著︰「啊

……我的心……直打顫……渾身……癢得鑽心……」

「好少爺……求求您……別再折磨我了……又麻又癢……難受死了……您快

……快救救我吧……」

她扭動著肥白的屁股,小浪穴裡充滿了淫水,一股一股地湧出,順著穴溝、

肛門,不住地向下流淌著,把床單都弄濕了一大團。

我擡頭看她,只見她紅霞滿面,嬌喘籲籲,浪吟不已,腰臀亂舞,知道時機

已經成熟,於是快速地起身脫下了我的衣服,握住早已脹得紅中發紫的大雞巴,

在她的陰唇中上下滑動了幾下,使它蘸滿了淫水,充當潤滑劑,然後對準她的洞

口,全身向下一壓,隨著「滋」的一聲輕響,大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她的小穴中,

進去了三分之二。這下子弄得小杏「啊」地一聲慘呼,流出了眼淚。

我感覺肉棒插入後,她的小穴挾得很緊很緊,而且穴壁急劇收縮,好像一下

子要把雞巴擠壓出去,我知道這是劇烈的疼痛引起的肌肉收縮,只好停下,使她

的疼痛減輕,才能開始抽插。

「好些了嗎?別緊張,一會兒就過去了。」

「你要弄死我呀?這就是你說的那種美妙無比的滋味嗎?真上了你的當了,

你真壞!」小杏滿眼噙淚,恨恨地說。

「你不知道,每個處女第一次讓男人都是這樣,都要痛的。因為你們的小

穴口處長了一層薄膜,叫做處女膜,當男人的雞巴插進去時弄破這層膜,所以會

痛,不過只痛這一下,接下來你就會嘗到那種美妙的滋味的。」

說著,我開始了緩緩的抽送,同時用左手揉摸她的乳房,用右手摟住她的脖

子,不斷地親吻她,這一套同時進行的動作,從上中下三個方面攻擊她,不大一

會就平息了她的疼痛,她開始舒服了,臉上的痛苦表情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

淡淡的微笑。

我從她的表情上知道她的疼痛已經過去,便開始了猛烈的襲擊,在她的粉臉

上用力地親吻著,左手捏著漲滿的乳頭,不停地拈動著,下邊的大陰莖更是用力

地快速抽動著,越插越猛、越插越快、越插越深,我知道,只要第一次一次性管

夠,她將永遠都不會忘記這消魂的一刻。

她被我這一陣的抽插,弄得慾火大增,扭動著屁股,用力向上迎合著我,又

用腿圈著我的屁股拚命向下壓,讓我的雞巴更深地弄進她的陰道深處,讓我的雞

巴和她的小穴緊緊地結合在一起,不留一點空隙,好止住她心頭的那高漲無比的

慾火。

「好少爺……你真好……美死了……」

「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舒服吧?過癮不過癮?」

「舒服……極了……過癮……極了……我真愛死你了……想不到這種事……

是這麼舒服……早知道……」

「早知道你就怎麼樣?是不是要早知道就早讓男人呀?那可不行,還是讓

你晚知道的好,這樣,我才能第一個你呀!」

「去你的……我是說早知道就早讓你了……啊……好爽喔……你的那個東

西……好長……好大……好硬……插得我舒服死了……唔……頂得好深啊……啊

……喔……唷……美死了……」

小杏的淫聲浪語不斷,她真浪,不停地叫著床。在這以前我在我家中的女人

身上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她這樣能叫床的,她的淫聲浪語刺激著我,令我更加用力

地干她。

她已經香汗淋淋,氣喘籲籲了,但仍不停地向上挺送著,仍不斷地呻吟著︰

「啊……好少爺……往裡面插點……裡面又癢了……對……就是那兒……好……

好準呀……我爽死了……」

我用力地、狠狠地抽插著,不停地向她發動著攻擊。就這樣不停地幹了幾百

下,她已經四肢無力、週身癱軟了,無力地躺在我身下,任由我在她身上肆意馳

騁、任意瘋狂,但口中的淫語仍不斷湧出︰「啊……我不行了……快斷氣了……

啊……啊……」

終於,她再也支持不住了,渾身抽搐了幾下,淫精如噴泉似的從子宮中洶湧

而出,迸濺在我的龜頭上,刺激得我也控制不住,猛烈地抽送了幾下,就也一洩

如注了……

高潮過後,我倆癱軟地交頭躺著,我吻著她,問道︰「怎麼樣,美不美?」

「美死了,真太美了,謝謝你,表少爺,讓我嘗到了這美妙無窮的滋味。」

她滿足地回吻著我,在我耳邊呢喃著。

「怎麼謝呀?別只會賣嘴,要有實際行動才行。」我乘機開始提出要求。

「你說怎麼謝呀?人家身子都給了你了,這還不是最好的實際行動嗎?」小

杏不解地問。

「那不算,你的身子給了我,我不是也給了你了嗎?那是互相的,不能算是

你謝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謝我?」

「當然是真的了,我騙你干什麼?那你說要我怎麼謝你?」

「我要你幫我把舅媽弄到手。」我乾脆直接了當地說出我的目的,我知道,

經過剛才的那番消魂,她現在對我的感激和愛戀正在最高峰,這時候,不管我讓

她干什麼,她都會答應的。最低限度,就是不答應,也不會出賣我的。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你在打太太的主意?她可是你的舅媽呀?」小杏驚

奇地問。

「是我舅媽又有什麼要緊?我舅舅已經死了,要有舅舅,她是我的舅媽,不

能動她的主意,現在舅舅死了,她和我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們本來就沒有血親關

系嘛!重要的是,舅舅死了,讓舅媽守了寡,三十多歲的女人正是虎狼之年,正

需要男人的安慰,這一年多來,沒有男人的生活一定讓她們受夠了苦。」

「這你倒說對了,太太也真可憐,白天忙忙碌碌一天,倒還沒什麼,一到晚

上,她就該難受了,我經常見她咬著被角望著天花板凝想,第二天枕頭就會濕一

大片,她心裡也夠苦的。」

「她一定是春心勃動了,人都有七情六慾,加上她正當虎狼之年,那是在所

難免的。小杏,太太對你那麼好,你忍心看著她受煎熬嗎?你就不能想辦法救她

出苦海嗎?再說,舅舅一死,我和她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親屬關係了,你不必

顧慮她是我的舅媽。」我動之以情,希望能打動她。

小杏被我說動了心︰「你說的倒也有理,可是我有什麼辦法讓你到手呢?我

總不能去勸她,讓她來讓你吧?!」

「好妹妹,幫幫忙,想想辦法嘛!你那麼聰明機靈,又是舅媽的貼身丫頭,

深得她的寵愛,怎麼會沒有辦法呢?」我對她大戴高帽。

小杏這小機靈鬼想了一會兒,就有了主意,故作神秘地說︰「主意我倒能想

到,就是不能告訴你。」

「好妹妹,快告訴我,怎麼不能告訴我?」我急急地問她。

「我才不那麼傻呢,你要把太太弄到手,又不要我小杏了。」

「那怎麼會呢?若是成功了,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誰相信你的話!我要睡了。」說完,她真的偎在我懷裡,一動不動地裝起

睡來。

「好,小妮子誠心拿我開玩笑,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我抓著她的一對

乳房又揉又摸,因為她剛大洩過,所以經不起我的挑逗,被弄得嬌笑連連,聲聲

討饒︰「好了,好少爺,我錯了,別揉了,我告訴你就是了。」

「快說,不然我還要揉,不但揉,還要再弄你一次。」

「好了,人家怕你了。我問你,你剛才對我說的那什麼『春藥』真的有那麼

厲害嗎?」

「好主意!我的小心肝,我真愛死你了!」我一聽,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要

用春藥來達到目的。我真佩服她這點鬼聰明,什麼事都讓人稱心如意,我不禁摟

緊了她,瘋狂地吻著她,以表達我對她的感激。

「別打岔嘛!把人家摟得喘不過氣來,奶奶擠得生痛!」

我輕輕撫摸著她的乳房,說︰「好,好,你再說下去。」

「你說的那春藥要真那麼神,那就有辦法了。太太每晚都要吃點宵夜,我給

她端時乘機在她碗中放一點,她吃了以後,當然會春心大動,痛苦難熬,非找男

覺地讓你達到目的。至於以後你們倆能否保持關係,那就要靠你的功夫與手段,

我幫忙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我給了她一個長吻︰「好妹妹,虧你想得出。」

「到那時,就把妹妹忘掉了。」

「怎麼會呢?我會時時想著你的,不過這事你可要快點進行。」

「急什麼?事情包在我身上,只要你明天能弄來春藥,明天就讓你得手。」

「好妹妹,我永遠忘不了你。」我翻身壓住她,在她頰上、嘴上、脖子上,

雨點似的吻個不停。

「看看,還沒吃春藥呢,就發起瘋來了。」說著,她也浪了起來,伸手去摸

我的大雞巴,我的大雞巴早已脹得像鐵石一樣堅硬了。

「你不會是真的吃了春藥了吧?怎麼剛洩過,就又硬得像鐵棒似的?」她感

到不可思議。

「你說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會吃春藥呢?我是天生的強壯無比,別說是你一

個,就是再來兩個,我都打發得了,還用得著吃春藥?我要敢吃春藥,非把你弄

死不可!」

「真的嗎?你有那麼厲害?我不信。」

「不信咱們就來試試!」說著,我下身一用力,將那碩大堅硬的陰莖送進了

她那迷人的小穴中,開始第二次的衝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