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緣 (1~4)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恩啊?夫人要帶少主人外出?那還不得準備行李?」  「開春咯~ 開春咯~ 今年又有活幹咯……」

亂緣(一到四)

正值開春之季,夕陽也無法阻擋生機的力量,一所大宅子裡厚厚的積雪開始融化,爬牆虎的枝葉也探出了綠色的腦袋,五六個僕人在院子裡一邊忙活備年貨,一邊閒談著。

  「夫人還在教少主人寫字吶?」

  一個老僕人問道另一個老僕人。

  「恩啊?夫人要帶少主人外出?那還不得準備行李?」

  「開春咯~ 開春咯~ 今年又有活幹咯……」

  「就知道幹活,怪不得討不到老婆!」

  「說我?就知道討老婆,也不見你找個夫人那樣的!」

  「你個爛嘴巴,看掃把!」

  兩個年青的下人嬉戲著,打起了今年的最後一場雪仗。

  院子頓時顯得好不熱鬧,春的降臨,萬物都顯得如此生機。

  本是無風的季節,讓這燭光飄逸的便是書桌側邊不停顫動的木床。

  說完他騰出左手,輕扭過身下尤物的溱首,一唇吻了上去。

  「唔……唔……唔……」

  「玉兒……啊……這樣……啊~ 母子啊……我們是 。

  啊……」

  那香香軟軟的小豆子已經變得紅潤聳立,宛若這「豆子」

  「啊……不要……玉兒……要聽娘的話……啊……下面……不行……」

  「啊……唔……玉兒……」

  身體上卻像案板上的肥羊,只能任由身上那狂野的小野獸操控。

  「啊……玉兒……不要……不要這麼用力……會傷身體……恩……」

  陽物與陰物結合的地方,便隨著兩具胴體「啪啪」

  「娘……玉兒……快……快不行了……」

  有這等「逆子」,不知到底是福,還是禍,玉兒的娘親流下兩行淚水。

  可憐天下父母心,面對即是自己情人的兒子,矛盾從心頭擁上。

  「娘,我只要你一個!我只喜歡娘一個!」

  玉兒睜大眼睛看著母親,認真的說道。

  「娘,我不會,娘在我眼裡總是年輕的!」

  「玉兒,不要傻,你現在還小……」

  「古~ 瓜兒……古~ 瓜兒……古~ 瓜兒……」

  老人微駝的背影,被月光拉得老長老長。

  ……唔……」

  由於這小孩生的通身潔白如玉,就連出生時那「小牛牛」

  也是白淨無暇,叫人好是喜歡,便起名一「玉」

  「娘,小心著涼」

  說著一把溫柔的將包裹成一團小肉粽似的母親攔入了自己懷中。

  歐陽月香對視著兒子的雙眼,正色道。

  「娘……孩兒知道了,以後孩兒再也不提和娘成親之事了……」

  說著,含住母親阻擋的纖長美指,吮吸起來。

  「玉兒……松嘴……別……」

  「娘,現在是今天三更,今天的才開始喲~ 」

  說著報以少年特有的調皮笑容。

  司馬玉引導開了母親的雙腿,將那對濕潤的花瓣暴露在視野裡。

  「玉兒,別這樣弄……別這樣看著娘……」

  「玉兒,別……別再看了……」

  「玉兒,那裡不要用嘴……唔……啊……不要咬……別。

  不要使壞…………唔……啊……錒…………」

  「玉兒,嗯……唔……啊……。」

  司馬玉突然記起昨天從先生那學到一句詞「秀色可餐」。

  「娘,玉兒聽你的,玉兒以後都聽你的……」

  「啊……」

  「玉……玉兒,給娘……都給娘……」

  「玉兒……唔……唔……娘……娘好快樂……好快樂……恩……啊……」

  「玉兒~ 用力……用力澆灌娘吧。

  ~ 啊……啊……娘開花了……開花了…… 」

  「娘,玉兒只要你一個……」

  「唔……唔……」

  「哎……」

  司馬玉頓時精神來了,坐直道「嗯!」

  「娘,好疼~ 腫了,要看大夫……」

  司馬玉捂頭裝蒜。

  「趕緊練字,別打岔~ 」

  「莫向霜晨怨未開,白頭朝夕自相摧。

  斬新一朵含風露,恰似……」

  「恰似西廂待月來……娘~ 我剛才沒寫完的……」

  「娘,玉兒錯了,玉兒沒聽話……」

  司馬玉一看嬌美弱小的母親涕零的樣子不免心慌意亂。

  「玉兒,沒事,娘只是眼裡進雪花了。

  你趕緊把今天的字練完,娘出去有點事……」

  「莫向霜晨怨未開,白頭朝夕自相摧。

  斬新一朵含風露,恰似西廂待月來……」

  「娘,我知道你想爹爹了……」

  那身影走出雪影,漏出一張少年的臉龐。

  淚水從那柔美的眼眶裡泉湧而出,看得司馬玉好是心疼。

  「玉兒,你懂事了……」

  歐陽月香靠在兒子懷裡,淚中帶笑。

  他心裡亂想著。

  「只是娘能算淑女麼……」

  「姑娘……你是哪家女子,……唔……別這樣好麼……快鬆開。」

  「姑娘,這等事若傳出去……有損你清白……請姑娘停下來。

  ……」

  他感覺一股東西從他男根的馬眼裡流出,射入了女子的嘴裡。

  「喜歡麼……娘漂亮麼?」

  「喜歡的話,娘可以每天和玉兒一起做這壞壞的事情喲……」

  「娘……你的嘴,怎麼這麼冷……」

  司馬玉一頭霧水。

  「因為,這個只是個夢喲……」

  「娘~ 不要~ 不要走!……」

  掛在墊褲上。

  「這個就是先生所說的夢遺麼……」

  「啊~ 豪哥……豪哥……」

  「豪哥,你的,還是這麼厲害……豪哥……啊……」

  放在自己兩邊厚實的花瓣上摩挲著,淫水溢了出來,潤滑了「男根」。

  「啊……好……好厲害……」

  「我還要……夫君……請繼續,不要……啊……不要停下來……」

  「啊……啊……唔……嗯……啊……啊……」

  「呀~ 豪哥,妹子得先去了……去了……啊……」

  又是一天的開始,司馬玉一邊洗漱一邊還在亂想著昨日的夢境。

  洗漱完畢後,他悶著腦袋飛步走向私塾,「玉兒,怎麼去這麼早。」

  眼前正看見在院外踱步的母親,司馬玉看著母親,臉「唰」

  的一下就紅了。

  「額……早點去,好背書,先生也高興。」

  司馬玉搪塞著。

  「玉兒,你是不是闖什麼禍了?不敢給娘說?」

  見兒子心裡有鬼,沒預料到這「鬼」

  便是自己的月香追問著兒子。

  「娘,沒有,我好著呢……」

  母親那溫柔慈愛的雙唇,讓他感到一股莫名的衝動和幸福的眩暈。

  「聖……旨……到……」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不男不女的吆喝聲,打破了這幸福的片刻。

  公公一口氣慢慢的吆喝完了,捲起了聖旨。

  「歐陽氏接旨。」

  月香雙手接過金燦燦的聖旨,中心充滿疑惑,「公公,我夫君呢?」

  「這個我也不知,只是皇上還讓奴才轉達您一個東西,給~ 」

  「這個乃是皇上的密旨,一般人拿不到得!請夫人在無人之時開啟」

  這老公公的聲音又小的讓人差點聽不見了。

  「夫人,奴才宮中還有事要辦,先行告退!」

  說著吩咐下人放下了那幾擔黃金,屁股一拍,走了。

  院子裡,潔白的雪地光滑平整,除了剛才那公公留下的一串足跡。

  「玉兒,當今聖上竟然會下密旨給我們母子,到底有何事?」

  司馬玉坐在椅子上,雙手托著下巴,笑咪咪的看著月香焦急的身影。

  說著說著她氣若游絲,聲音變得嗚咽起來,眼角邊框閃起憂鬱的淚光。

  「你這壞小子!」

  月香頓時破涕為笑,拿起信封軟軟的往兒子頭上一磕。

  司馬玉催著月香,年少的衝動催使著他的好奇。

  「恩……」

  ;一張寫著「二」

  的小信封;還有一黑一白的一對太極圖狀的玉珮。

  「娘,先看這個。」

  司馬玉拿起寫著「一」

  的信封,說著同母親並起肩膀拆開。

  月香默念著。

  讀罷,月香翻過一頁,當她定睛一看第二時,只見幾個字出現在行頭。

  「只可惜大哥與前日遭遇不測,猝死於軍帳中……」

  說著留下了藥方,被司馬玉送出了門。

  司馬玉又吹涼了一勺藥湯,遞到月香唇邊。

  她張開櫻桃似的朱唇,又輕抿了一勺苦口的湯藥。

  「娘……孩兒會陪娘親一輩子的,孩兒不會離開娘。」

  司馬玉在月香床邊坐著,繼續為她吹著湯藥。

  「玉兒,把聖上的密旨給娘親讀完吧……」

  畢竟那是聖上密旨,即使天塌了,也得看完。

  「娘,是這個!」

  的盒子鑰匙孔裡一放,那盒子便「卡嚓” 一聲自動彈開。

  「娘,這是什麼?」

  司馬玉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物品。

  「娘也不知……」

  月香也是一樣,況且丈夫在世時,也從未給自己提起過。

  「咿?……」

  「夫君,你回來了,月兒好生想你……」

  說著閃著淚花,嬌軟的撲向了「豪哥」

  懷裡……「娘,你怎麼了?娘??」

  「娘,你醒醒,我是玉兒,不是爹爹!」

  「娘,你看著我,我是玉兒!」

  「難懂是剛才那藍色的小彈丸??

  ……」

  他想到那詭異的小藍色小球。

  「會不會是……」

  「唔~ 」

  「娘,快放開,玉兒和娘,不能有此舉動的……娘,快醒醒……」

  「這,只是在夢中才會有啊……」

  「和娘親做這等羞恥之事……天地難容……」

  司馬玉緊閉雙眼想著,思想在頭腦裡角逐起來。

  「唔……唔……」

  「啊……豪哥……你好壞……」

  又回來了。

  「……不要咬……月兒……啊……好舒服……」

  「呀……不要這樣看……夫君……你好壞……」

  「恩……啊……夫君……啊……別欺弄月兒了……啊……」

  司馬玉自言自語著。

  、 我要、 給我吧官人……」

  他心裡默念著,下身往月香的玉腿間小心溫柔的挺進。

  「啊……」

  隨著一聲滿足的呻吟,司馬玉進入了月香的身體。

  「玉兒……你在做什麼?」

  玉兒……快拔出來……我是你娘親……你怎麼能做這等大逆不道之事……」

  月香喊著,扭動起下肢,想中止這禁忌。

  「娘,我……我拔不出來……裡面……好緊……」

  「啊……玉兒……快拔出來……別動下身……」

  「啊……」

  「玉兒……你幹什麼……娘叫你快拔出來……拔出來呀…啊……玉兒……」

  「娘……這樣舒服麼……娘……」

  「啊……玉兒……你個……畜生。

  啊……啊……我是你娘親……快……快停止!啊……」

  「娘……剛才是您找著玉兒做的……」

  說著,司馬玉胡亂伸出一手綠山之爪,又開始玩味那對乳鴿。

  「……玉兒……閃手……啊……啊……」

  意亂情迷之中,她儼然記得剛才她到藍光裡和自己的「豪哥」

  啊……啊……」

  「啊!!

  ……啊……玉兒……不要……不要弄這麼深……啊……」

  司馬玉聲音開始渾濁,全身的抽動變得僵硬起來。

  「玉兒……不要弄在裡面……快……快拔出來……」

  「娘……你下面……好緊……唔。

  啊……」

  「玉兒,我們那天……到今天有多久了?」

  懷裡的嬌人兒又開始了母親的一面。

  「嗯……玉兒都聽娘的……後天去開箱子……」

  便隨著月香那纏綿的嘮叨與美妙的胴體,司馬玉進入了香香的夢境。

  第二個箱子,會是什麼呢,為什麼這陰箱裡,竟是一付春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