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改編版(一)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嗯…」「還有,我們約定的…」「放心吧,誰賴皮誰就是小狗。」「逍遙哥哥……」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一章:余杭

「逍遙哥哥…」

「傻瓜,別哭啦,我一定會來找妳的。」

「一定哦!」

「嗯…」

「還有,我們約定的…」

「放心吧,誰賴皮誰就是小狗。」

「逍遙哥哥……」

…………………………….

咻--!

「哇…!」棉被被人大力一扯,逍遙一個失去重心,連忙身手亂抓。

「好險…疑?」好不容易抓到一物平衡了下來,不過,怎麼軟軟的…?

「呀!!」一聲女子驚叫,緊接著是一記重拳轟下,直灌腦門。

「痛、痛耶!姊姊!」逍遙抱著頭叫道。

「死逍遙!姊姊的胸部你也敢抓!!」

「對不起嘛,誰叫妳要把我拉下床…」

「嗯-!」一瞪,逍遙立刻閉上嘴。

「真是,趕快整理一下,出來幫忙啦!」

「阿,這麼早有客人?」

「嗯,快點阿。」說著,女子走了出去。

「又是個忙碌的一天…」搖頭嘆息著,逍遙開始整理服裝。

余杭…一個小小的村子,居民靠海維生。在這兒有一間小客棧,正是逍遙以及他的姊姊李筱筠所開;這個沒有血緣的姊姊,是逍遙父母所收養的棄女,大逍遙六歲。

在逍遙很小的時候,父母雙雙過世,身為姊姊的李筱筠獨立撐起這間客棧來照顧逍遙,對逍遙而言,這是他唯一的親人。

「來,這邊請…」眼前來了一群身穿黑色怪服裝的人。

「逍遙,好好招待他們阿。」說著,筱筠下樓去了。

(看這怪服裝,應該是苗人吧。)逍遙心道。

「店小二,這間客棧我們包啦!不許其他人來打擾我們,拿去!」一袋錢擲了過來。

(哇靠!這麼重,到底多少錢阿…)逍遙吃了一驚,連忙點頭答應。

「姊姊!!」衝進廚房,逍遙欣喜的叫著。

「干、干麻啦!?」筱筠嚇了一跳,菜刀差點切到手指。

「你看…」說著,逍遙將錢交給了她。

「哦?這麼多…」

「嗯嗯,這樣一來,我們就能關店幾天,然後一起出去旅游啦。」

「死逍遙!整天只知道玩。」

「哪有阿,難得有這麼多錢,這樣姊姊就可以休息幾天,不用這幾天都忙到很晚才睡啦。」

「你、你怎麼知道我…」筱筠有些訝異,這些日子她的確都是在熬夜。

「因為…我擔心姊姊嘛,這樣身體是會累壞的呢。」逍遙不好意思的道。

「……好啦,就聽你的,等這些客人走了我們就一起出去玩吧。」筱筠露出了笑容。

「嗯!!」看到筱筠的笑容,逍遙心情也好了起來。

出了廚房,逍遙開始准備整理客棧…

「嗯…?那是…」突然間,他注意到門口似乎躺了一人,他好奇的走上前去。

「哇…!」眼前所見,是一名美麗的女子。只見她倚靠在門邊睡著,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酒氣,混雜著一股花香,聞起來不但不難聞,反而還令人心醉。由外表看起來,似乎比筱筠還大了幾歲。

(真美…比香蘭和秀妹還美呢。)呆望了一會兒,逍遙小心的將她抱起,安置在一旁的椅凳上。

「唔…」不一會兒,女子睜開眼睛,疑惑的望著四周…

「阿…大姊姊,妳醒啦。」

「這裡…?」

「這裡是我家開的客棧,妳睡在我家門口,我只好把妳抱進來啦。」逍遙一面整理一面說著。

「哦…謝謝你啦,小弟弟,呵呵…」最後的那兩聲輕笑,竟有種說不出的嫵媚,逍遙心頭登時猛力一跳。

「嗯,我叫李逍遙,可以知道大姊姊的名字嗎…?」

「呵呵…我叫水芙蓉。」說著,女子起身,輕輕的一鞠躬。

「真是謝謝你啦,小弟弟。大姊姊我有事,要先走囉。」說著,人已走到了門邊。

「對了…這附近有個山坡,好像叫十裡坡吧,那兒這幾天別靠近,知道嗎…」話才說完,突然之間……

「!!!?」逍遙嚇了一大跳,因為那女子,就這樣不見了!簡直就像是化作空氣一般,她是鬼嗎…?

「怎麼啦…?」筱筠走了過來,一臉疑惑的望著那呆立的逍遙。

「姊姊…!剛剛…」逍遙趕緊將剛剛的事說了出來。

「嗯……」聽完之後,筱筠陷入了沉思…。

「水芙蓉…阿!她是『醉仙子』水芙蓉!」

「姊姊知道她阿…?」逍遙趕緊問道。

「嗯…也只是聽說而已啦,說她是酒中美人,又是個正義使者,專門斬妖除魔呢。」筱筠回憶的道。

「哇…真棒……」聽著她的敘述,逍遙不禁十分的羨慕,成為一代大俠正是逍遙一生的夢想。

「呵呵,別說這些啦,今天就先忙到這裡吧,你可以出去走走了。」筱筠微笑道。

「真的!?」逍遙喜道。

「記得中午前回來阿…」話剛說完,逍遙已一溜煙的跑出去了。

「真是…」望著他的背影,筱筠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走出客棧,只見太陽正從東方爬起不久,逍遙很少如此早起的,不由得覺的十分滴清爽,早晨的空氣原來這麼好阿。

「逍遙哥!」迎面走來一名女子,原來是秀蘭。

「早安∼秀妹。」逍遙笑著道。

「早阿…真沒想到你會這麼早起呢。」

「哈哈…還不是因為姊姊把我給打醒啦。」

「原來阿,嘻嘻…」兩人說笑著,逍遙陪同秀蘭一起走。

「妳都這麼早起阿…?」

「嗯…要幫爸爸分擔一些事情阿,不然他年紀這麼大了,身子是會累壞的呢…」秀蘭答道。

「…秀蘭越來越賢慧了哦。」逍遙望著她,微笑道。

「哪、哪有…我才比不上姊姊呢。」秀蘭兩頰微紅道。

「不會阿…香蘭她廚藝很好,而妳的手很巧阿,一個會煮飯一個會織衣,兩個都是賢妻良母哦。」

「討、討厭…」秀蘭滿臉紅通,低頭不知如何是好。逍遙的這一番話令她心撲通撲通的亂跳…

到了市場,只見人數稀少,似乎沒什麼人在買,與平常大不相同。

「怪了…平常大家都會趕來采購新鮮的魚肉阿。」秀蘭疑惑道。

「嗯…」望著四周,逍遙已知道原因了。

「這是因為沒新鮮的魚阿,妳看這裡的魚肉顏色不鮮,是昨天的啦…」逍遙說道。

「真奇怪,我們去港邊問問那些漁夫吧。」說著,秀蘭及逍遙一同到港口那兒去。

到了那兒,只見一人也沒有,但船只都在,似乎今天漁夫不出海。望著那藍藍的海洋,逍遙只覺的神清氣爽,說不出的暢快。

「逍遙哥…」

「嗯?」只見秀蘭低著頭,似有話想說。

「你…你也十九歲啦,怎麼還每天游手好閑的,你都已經到了…成家立業的年齡了耶…」

「嗯…?妳怎麼會突然這麼問呢?」逍遙反問道。

「我…我…呃…」突然一問,竟令秀蘭羞紅了臉,不知道說什麼。

「妳也到了十六歲啦,一樣都到了該嫁的年紀嚕,妳又有何打算呢…?」不知何時,兩人已四目相接,互相凝視著…

「逍遙哥…我…我…」平時十分開朗的秀蘭,此時竟是如此的結巴害羞。

「嘻嘻,平時這麼開放的秀妹也會害羞呢…」

「討厭!!你欺負我∼。」秀蘭撲到逍遙懷中,舉拳亂打,逍遙一笑,緊緊的摟住她。

「阿…」突然的舉動,秀蘭先是吃了一驚,隨後又是滿臉紅韻。那強烈的男子氣息,令秀蘭更是心亂如麻。

「逍遙哥…我…我始終對你…我……」深情的望著逍遙,那句話雖沒說完,但也十分明顯了。

望著她那深情的雙眼,逍遙再也忍不住,緩緩的貼近她的臉龐,終於,兩人的兩唇相接,緊貼在一起了。

濕潤又柔軟的雙唇,逍遙一吻再吻,舍不得分開。

「唔…嗯…」秀蘭發出了甜美了氣息,她抱緊了逍遙。

深吻了一陣子,逍遙嘗試的探出舌頭,想要品嘗秀蘭嘴裡的味道。

「嗯呃…!唔……」毫無反抗的,逍遙的舌頭鑽進了秀蘭的口腔裡,挑動著她的舌頭。

舔舐著她的舌尖,從秀蘭口中流來的甜美唾液,逍遙一飲而盡,兩人已是渾然忘我。

就在這時……

「疑…這不是李逍遙嗎?」背後傳來一聲男的聲音,逍遙及秀蘭嚇了一大跳,趕緊分開,兩唇分開之夕還牽了一絲銀線…

「阿…!原、原來是張大哥和李大哥阿…。」逍遙尷尬的笑笑,剛剛的情形他們不會看光了吧。

「秀蘭也在,你們在這兒聊天阿…?」張四說道。

消遙聽了,心中松了一口氣,好險剛剛似乎是因為逍遙背對著他們,所以沒看到剛剛那一幕。

「我、我先回去了……」霞紅未退,秀蘭紅著臉,快步跑開了…

「……」望著這兩位不速之客,逍遙心中著實滴不爽。

「喂!跟你說哦,今天一大早起了一陣莫名風,所以今天我們大家就沒去捕魚啦。」李三說道。

(原來是這樣阿,怪不得沒有新鮮的。)逍遙恍然大悟。

「我跟他打賭,看誰的勇氣大,所以我們兩個就一齊出航,到仙靈島去。」張四說道。

「仙靈島?那兒不是傳說有仙人嗎…?」只要住在余杭的都聽過仙靈島,逍遙當然也是。

「對阿,結果哦…我真的見到仙女了哦!實在是美的難以想像耶,那個臉蛋、身材,天阿…!」張四興奮滴說著。

「胡說八道!什麼仙女,我明明就看到一個老妖婆,長的真的是…!阿娘喂…,今天一定會做惡夢的。」李三反駁道。

「胡說!」

「你才胡說勒!」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對峙了起來,逍遙嘆口氣,心中仍想著適才的唇香。

(去找秀蘭看看吧…)想著,逍遙悄悄的離開現場……

走到了秀蘭的家,只見門口正出來一男一女,原來是丁伯伯和秀蘭的姊姊:丁香蘭。

「…你這小子來干麻…?」丁伯伯盯著逍遙,一臉懷疑。

「呃…我出來逛逛阿。」逍遙緊張的說道。從以前丁伯伯就不太喜歡逍遙跟他的兩個女兒在一起。

「……你哦,整天只知道玩,都已經不小了,你這樣怎麼對個起你姊姊阿,真是…」說著,嘮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

「我可警告你阿,可別打我這兩個女兒的主意!」丟下這句話,丁伯伯往他農田的方向去了。

「逍遙哥,對不起。」站在一旁的香蘭突然道歉。

「哎呀,沒什麼啦,只是被他嚇了一跳而已。」這是真的,逍遙今天頭一次聽到丁伯伯這麼警告他。

「…進來坐坐吧。」於是,逍遙隨著香蘭進了屋子。

「對了,我熬了一鍋腊八粥,讓你跟筱筠姊姊午餐吃哦。」

「哇!謝謝妳啦,香蘭,妳煮的東西都好吃的不得了,連姊姊都稱贊呢。」逍遙笑道。

「嗯……」

「…?香蘭,妳怎麼了…?」逍遙察覺到香蘭表情不對。

「…逍遙哥,你會不會在意剛剛爸爸所說的…?」

「阿,怎麼會…我不會在意的啦。」

「……」香蘭低著頭,並不言語。

「香蘭…?」

「逍遙哥,我…不管爸爸說什麼,我對你是始終不變的!」

突然這麼說,令逍遙嚇了一大跳,平時相當羞卻內向的香蘭居然如此大膽的表白了…!

「香蘭,妳…妳怎麼突然…」

「對不起…我…因為我看到秀蘭她怪怪的,一直摸著嘴唇,表情也怪怪的。你、你跟她…接吻了吧。」

「阿…」逍遙臉一紅,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我…我不像秀蘭她這麼開朗,也不像她手這麼巧,我…我知道我比不上她,但…我…」說著,香蘭的眼框浮出淚珠。逍遙心頭一熱,伸手將她摟到懷中,身為男生豈能讓女孩子哭。

「別這麼說,妳怎麼會比不上秀妹呢,妳體貼又賢慧、又會做飯,將來可是個不輸她的好妻子呢…」

「逍遙哥……」香蘭抬起頭,望著逍遙。突然間,香蘭一踮腳,抱住逍遙就這樣吻下去。

「…!?」逍遙一呆,一個沒站好,兩人就這樣倒在地上。

主動的深吻,令逍遙反而不知所措,甜甜的女子香氣,不斷的刺激著逍遙;逍遙再也按耐不住,反摟住他回吻。

「嗯唔……」溫暖的舌頭鑽進香蘭的口腔,挑逗著她的軟舌,兩人的舌頭登時纏在一塊。

「嗯嗯…呃…嗚嗯……」兩人的唾液溶在一起,彼此舔舐著對方的口腔,比之秀蘭那時更是激烈。

「阿…!」香蘭嚇了一跳,因為逍遙的手已逐漸上移,停在那上下起伏的雙峰。

「不、不行…!啊阿…」無力的掙扎,逍遙隔著衣服不斷的撫弄那豐滿的乳房,或揉或捏。

「啊啊啊…逍、逍遙哥,呃啊…。」

「嗚啊…呃呃……」不斷的扭動身子,只覺的快感不斷的傳來,不能自己…。

誘人的呻吟聲,逍遙慾火難熄,他緩緩移向衣衫,將之褪去,露出了淡藍的肚兜;薄薄的肚兜,遮著那相當豐碩的乳房,那勃起的乳頭,正隔著肚兜高高挺起,逍遙低下頭,隔著衣物吸吮乳頭。

「啊啊!」一陣觸電般的感覺,香蘭驚叫了起來。

一邊吸著,一邊用手指輕捏另一邊的乳頭,肚兜被唾液沾濕了。

「逍遙哥,啊啊…不…嗚啊……」

「呃啊啊…咿阿…嗚…。」呻吟著,快感不斷的衝擊腦部。

喀啷--!

「!?」不知何時,秀蘭出現在這兒…,手上的藍子應聲落下。

「秀蘭…!?」香蘭吃了一驚,連忙與逍遙分開,整理衣物。

「逍遙哥大笨蛋!!」秀蘭大叫道,掩面衝進自己的房間,房門發出砰的一聲。

「秀妹!」逍遙叫道,心中十分緊張。

「…逍遙哥,你先回去吧,這兒我來就行了…」香蘭突然說道。

「可是…」

「沒關系的,我有些事得跟秀蘭說清楚才是,剩下交給我吧。」說著。她半強迫的將逍遙推出門外,啪的一聲,門關上了。逍遙無可奈何,只好靜靜的離去……

(秀妹她…)走在路上,逍遙回想起剛剛秀蘭轉身前的那流淚的面容,心中自責不已。

「嗨…」突然的打招呼,逍遙一愣。一看,迎面走來三名女性,是身穿白衣的苗人。

「小哥哥,請問一下哦,這裡就是余杭嗎…?」其中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苗女問道。

「嗯,各位姊姊們有事嗎…?」

「呵呵,小哥哥嘴真甜,我們哪有這麼年輕。」發出了吃吃的笑聲,甚是動聽。

這時,逍遙注意到,之中有一名相當年輕可愛的苗女,不停的盯著他看…。

「那…這兒有住的地方嗎?」

「有,就我家開的客棧,不過今天一早被別人全包了,全余杭也只有我家是客棧了。」

「啊…真是可惜呢…嗯?小妹子,妳怎麼了?」她們也注意到那小苗女的目光了。

「…喂!你叫什麼?」突然間,那小苗女毫不客氣的問道。逍遙登時一呆,他從沒聽過這麼粗魯的問話。

「…在下李逍遙,姑娘怎麼稱呼?」對像既然是個可愛的女生,逍遙也就不怎麼在意。

「……李逍遙?奇怪…」說著,那小苗女逕自低下頭思考,不理會逍遙的問話。

(…這小女生怎麼這麼沒禮貌啊。)雖覺的奇怪,但逍遙也不在意,誰叫她是女的呢。

「小妹子?」

「沒事…」小苗女答道,意示沒事情,不過,她依然一直盯著逍遙。

「既然這樣,我們就不打擾啦,小哥哥,有空再見啦…」眨眨眼,與逍遙告別了……

午飯,逍遙回到客棧與筱筠一同吃著香蘭送來的腊八粥,她還要筱筠轉告「已經沒事了」這句話,逍遙聽了,疑惑滿起。

「啊,對了…姊姊,我今天看到白衣的苗人耶。」

「嗯…那是白苗。」筱筠隨口說道。

「啊,那樓上的豈不就叫黑苗?」

「當然。今天真怪…遠在邊疆的苗族竟都同時來到余杭。」筱筠疑惑道…

「沒差啦,反正客人的事我們少管吧。」逍遙不在意的道。

便在此時……

「……」躲在樓上偷聽的黑苗頭領,神色十分凝重……

傍晚,逍遙一個人躺在房間的床上發呆著,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逍遙哥!!」突然間,香蘭衝了進來。

「香蘭…?」見到香蘭滿臉慌張,逍遙感到不太對勁。

「筱筠姊姊她暈倒了!」

「!!?」一箭步的跳下床,狂奔而出……

「大叔…!怎麼樣了?」請來了鄰近的大夫,只見他把著筱筠的脈,面色凝重。

「…我行醫這麼多年,從來就沒看過這等症狀,脈搏時強時弱,呃……」再測了一會兒,大夫搖搖頭,意示逍遙隨他到藥店抓藥。

「你姊姊…她活不過兩天。」

「什、什麼…!?」逍遙整個人都愣住了。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唉…我盡力了。枉費我是個大夫,想救的人卻救不了。」說著,他從暗櫃中取出一盒東西交給逍遙。

「這是千年靈芝,可以助她再拖幾天…」

「大夫,這、這真是謝謝你了…」此時,逍遙已然熱淚盈眶,他從沒想到,筱筠竟然突然就要離開他了。

「這算什麼,唉…你父親曾救過我,如今我卻連他的女兒也救不了。」

回到了房裡,香蘭去煎藥,逍遙一個人待在筱筠的身邊。

「姊姊,妳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我…」兩行淚不斷的滑落,這是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這麼傷心。

「妳答應…要陪我一起出去旅行的啊……」看著那閉著雙眼,蒼白的臉龐,逍遙越看越難過。

「…還有一個辦法能救她。」

逍遙一驚,連忙轉身,只見黑苗頭領就站在那兒。

「那就是到仙靈島去取得仙藥。」

「仙藥…?」

「嗯,仙靈島上由一群仙人所提煉的仙丹,不但藥到病除,說不定還能起死回生。」

「…好!我這就去取過來。」逍遙毫不猶豫的說道,只要有一絲希望,他豈會放過。

「慢點,靜靜聽我說完……」說著,黑苗頭領將仙靈島的走法,迷陣的破解等等給說了一遍。

「入那迷陣得要有輕功才行,我就教你吧。」黑苗頭領將輕功的要訣說仔細講解了一遍,逍遙悟性出乎意料之高,一聽就會了。

「真不錯,還有…這個藥吃了就能抵擋那兒的瘴氣,拿去吧。」自此,逍遙吃下了從此害他不淺的藥:忘憂散。當然,他是根本就不曉得的。

不斷的道謝,托付香蘭照顧筱筠後,逍遙急急的衝出客棧,火速滴往漁港前去。

「……」此時,黑苗頭領露出了邪惡的微笑,他那惡毒的計劃,已經快實現了……

天色已是晚上,晚上出海是相當的賭命的,逍遙不斷的哀求找人。終於,張四自告奮勇的出面了。

「張四哥,真的非常謝謝你。」

「別這麼說,你姊姊平時也很照顧我的,現在就是我報答她的時候啦。」說著,兩人頂著黑夜出航,踏上了這改變逍遙一生的旅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