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H版 第十四章 出洞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逍遙…”柔雅見逍遙沒反應,露出了頑皮的笑容,她湊到逍遙的身旁,在他的臉頰嘴唇上又親又舔。

“逍遙∼。”赤裸著身子,柔雅嬌聲呼喚道。

同樣赤裸著全身,逍遙像是失去意識一般,平躺在地面上,對於柔雅的聲音,完全的沒有反應…

四周一片漆黑,像是宇宙的空間一樣,寬廣而沒有止境…

這兒正是逍遙的內心,是一個與外界完全沒有關聯的空間,一個無法用言語解釋的地方。

“逍遙…”柔雅見逍遙沒反應,露出了頑皮的笑容,她湊到逍遙的身旁,在他的臉頰嘴唇上又親又舔。

“都是你啦…這麼笨,居然上這種當…”一面熱情的親吻著,柔雅還伸手到逍遙的兩腿之間,撫摸了起來。

“我還要替你收拾善後,結果害我也……”在逍遙的耳畔輕輕的呼氣,柔雅忍不住把手往自己的兩腿之間探去,這一摸,登時嬌叫了出來。

只見柔雅雙眼濕潤、兩頰泛紅,白嫩的乳房上,乳頭正充血勃起著,可愛到讓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吸吮它,粉紅的陰唇更是淫水氾濫,多到順著大腿滴下。

在經過那樣的翻雲覆雨,就算柔雅沒感覺,視覺及聽覺上的刺激早就足以讓一個人欲火焚身了。理所當然的,柔雅現在是焦慮難耐……

“逍遙∼∼。”柔雅輕輕的咬了咬逍遙的耳垂,在逍遙的耳邊用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語氣喚道。

“你再不起來,我又要亂來了哦…”柔雅一面說著,目光注視在那受到刺激而勃起的陰莖,還調皮的用手指去戳它。

雖然肉體經過了一陣“大戰”,但“心”的部分卻沒有,因此陰莖受到一點的刺激,很快就勃起了。

這對逍遙來說,不知是好是壞………

“還不起來…”雖然知道逍遙不可能會起來,但柔雅還是有點失望。

“不管你了,嘻嘻…”說著,柔雅跨坐到逍遙身上,調整位置讓陰莖對准在陰道入口前。炙熱的龜頭頂到濕潤的陰唇,讓柔雅身子登時一陣顫抖。

“逍遙,我要插了哦…”柔雅親了親逍遙的嘴唇,臀部一沉,坐了下去。

隨著柔雅的動作,巨大的陰莖一口氣插入了狹窄的陰道內,與淫水相互擠壓,似乎還聽的到滋的一聲。

堅硬的陰莖一路挺進,直接撞擊到子宮頸,這巨大的衝擊,讓柔雅的表情變得相當復雜,不知是痛楚、還是快感…

“啊啊…好棒……”不管是什麼感覺,此刻的柔雅只感受到一種久違的感動,待在逍遙的身體內這麼久,看著逍遙的風風雨雨,總算今天得到了那種真實的感受。

“逍遙啊…誰叫你這麼笨,會上這種當,所以我才給你懲罰的哦,決不是因為我吃醋的關系,真的哦……”趁著逍遙昏迷中,柔雅趕緊辯解道,不過至於她說的是不是真的,那就有待商量了……

“啊啊…好……好漲的感覺…天啊…嗯嗯嗯……”逕自小幅扭動著腰,柔雅發出了歡愉的呻吟。

“痛…!呃啊啊…唔……”柔雅皺起了眉頭,但仍然沒有停止扭腰的動作,快感與刺痛相互混合,想停也舍不得停。

隨著陰莖在柔軟的肉壁上來回摩擦,柔雅的喘息聲愈來愈急促,淫水也不斷的溢出,柔雅雙手按在逍遙的胸膛上,支撐著身體的重量,加強腰部擺動速度。

拋開了女性的矜持,柔雅的忘情的扭動著腰,淫蕩著呻吟著,到達腰部再上去三、四公分的長發隨著她的動作,垂在兩頰旁,發絲的末端搔弄著逍遙的乳頭和胸膛,給予難以形容的刺激感。

“哈…哈…好爽……逍遙…我…我變的好奇怪……”茫然的雙眼朦朧地望著逍遙,柔雅嬌聲呻吟著。

“呃啊……我…我變得好色……好丟人哦…嗯嗯……”一想到小鸝發浪的模樣,柔雅登時臉頰發燙,有些不依的淫叫著。

如此可愛又淫亂的模樣,若是讓逍遙看到,早就已經狠狠的撲上去,大力的抽插一番了,不過此刻的逍遙,依然沒有動作……

柔雅親吻著逍遙的嘴唇,用舌頭鑽入他的口中,熱情的舔舐著;兩手在那結實的胸膛上游移,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蠻腰猛烈的上下擺動,巨大的陰莖在濕潤的陰道內進進出出。

面對如此激烈的性愛,然而當事人卻還是昏迷不醒中,但是只見逍遙的眉頭似乎有微微一皺,陰莖更是有時候會有小小的顫動,顯示腦子沒了意識,身體還是有反應的。

“逍遙…人家…人家覺得好棒…啊啊…你…你覺得呢……”

“啊…咿啊啊……我……我好像快去了……”久久沒嘗過甜頭,加上之前的性愛場面的刺激,柔雅感到全身陣陣顫抖,似乎已經瀕臨高潮。

“逍遙…我快要…快要泄了……啊啊…陪我一起……一起……啊啊啊…!”

隨著體內似乎有團欲火即將爆發,柔雅飛快的擺著腰,陰莖不斷的在肉壁上來回摩蹭,加速高潮的來臨…

“我…我要泄了…啊啊啊啊∼!!”柔雅猛然地仰起頭,發出了高亢的淫叫,溫熱的淫水一口氣湧出,澆在龜頭上。

溫暖的陰道內快速的蠕動,陰莖在裡頭受到無比的強烈刺激。突然,陰莖一陣彈跳,滾燙的精液由龜頭前端一口氣噴出,直接噴灑在陰道內。

“好…好燙…!咿啊啊∼∼”受到精液的洗禮,柔雅一陣歡叫中,又再度泄身了……

迷蒙中,逍遙隱約的感受到,一個女子正騎在他身上,忘情的扭著腰部,逍遙很想睜開眼睛,但眼皮卻是如此的不聽使喚,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像是罷工了一樣,全部不理會逍遙的旨意。

一次又一次,女子在逍遙的身上達到了高潮,逍遙也興奮的射了精,一做再做,女子旁若無人的瘋狂地扭著腰,像是要把逍遙榨乾一樣。

唔…到底是誰……逍遙實在很想看看到底是誰,那溫暖的陰道,不論是緊縮度或是濕潤感,都是熟悉的感覺,但逍遙想不起是誰……

終於,在逍遙感到精疲力盡,似乎全身的細胞都要脫水了一樣時,女子整個人趴到了逍遙身上,似乎也無力了…

“逍遙……”女子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聲音……?逍遙愣了愣,非常熟悉的聲音,但腦筋正處於射完精後的秀逗狀態,一時想不起來…

“我好喜歡你哦…”女子嬌聲說道,那語氣上充滿了甜蜜感,令逍遙也是心頭一震。

“所以囉…你要原諒我哦…嘻嘻……”女子頑皮的笑著道。逍遙眼皮使勁的睜開一些,迷蒙中,逍遙看見了那女子的笑容,竟是如此的古怪…逍遙直覺的感到有種不好的預感……

“逍遙……”最後的一聲呼喚,充滿了柔情與不舍,逍遙霎時靈光一閃,他終於想起是誰了……!

“小柔!!”猛然的大叫了一聲,逍遙上半身像是彈簧般的跳了起來,身旁的女子登時被嚇了一跳,驚呼了出來。

“姑爺…”身旁的女子意外的並不是柔雅,而是雪涵。只見她以擔心又疑惑的眼神,注視著逍遙。

“雪、雪涵……”看到雪涵,逍遙也是一臉茫然不解,他看了看自己,又望了望四周…

熟悉的房間,正是那小鸝的主臥室;逍遙赤裸的著上半身,身上的傷口已經止血開始結疤,逍遙感到莫名其妙,他明明那時候正在…

“疑…!?”突然的,逍遙注意到了跪坐在身旁的小鸝,登時一驚,露出了警戒的神色。

“姑爺,不用怕,她已經不是敵人了。”雪涵見狀,趕緊答道。

“啊?這…為什麼?”逍遙愣了愣,什麼時候她不是敵人了…?

“因為…姑爺你…那時候你就……”雪涵被這一問,兩頰登時抹上緋紅,她想起了那時候的情形…

“恩公,還是讓我來說明吧…”小鸝微笑的說道。

“恩公?我?”逍遙又呆住了,怎麼好像在他昏迷的時候,發生了許多事。

不過當然了,柔雅出來的事,逍遙是完全的不知情的。

小鸝將柔雅出現的是說了出來,從她出現制服了她到替她將功力過濾,一一述說,不過至於是怎麼“制服”的,小鸝就沒有說明了……

在一旁的雪涵則是紅著臉,不敢言語。

原來,早在柔雅開始欺負小鸝時,雪涵便已經清醒了,對於逍遙的變化,雪涵是大惑不解,因此便默不吭聲,躺在哪裡偷窺柔雅的“惡作劇”。

但是那種激情的場面,任誰看了絕對是臉紅心跳,雪涵那有些急促的呼吸聲,當然是逃不過柔雅的耳朵了。

不過至於柔雅為什麼到結束後才說破,這就要看柔雅心裡在打什麼主意了…

“………”聽完小鸝的敘述,逍遙是呆了呆,腦中思緒飛快的轉動著…

原來是小柔…那這麼說,她救了我囉…

那麼…她為什麼不出來見我,干麻趁我動彈不得的時候才…對於柔雅的所作所為,逍遙茫然不解。

反正,這次她救了我一命,我們之間就算扯平囉。

小柔,謝謝你…逍遙心中暗暗感謝著。

“恩公。”突然地,小鸝低頭行了個禮。

“您的不殺之恩,加上還替我重整內力,讓我能早日修練成仙,在此感激不盡。”小鸝謝道。柔雅替她過濾過內力,這可以助她以後修練時,不會有走火入魔的情形,對於柔雅沒有除掉她,還幫她這樣,小鸝很是感謝。

“那…那個又不是我,你別這樣…”逍遙感到難為情的道。

“她在您的體內,這也算是您救的,所以向您感謝不為過吧。”小鸝微笑道。

“哦…”逍遙隨口應道,對於這個先前的“敵人”,突然的變成了友方,感覺還是怪怪的。

小鸝像是看出了逍遙的想法似的,又立刻低頭道歉。

“對不起…再怎麼說之前我也是想殺你的人,你要罵我或是懲罰我都可以,希望你能原諒我。”小鸝擺出了楚楚可憐的模樣,面對這種美人低頭向他道歉,逍遙哪承受的住呢…

“算、算啦…你別一直叫我恩公嘛,這樣我很不習慣。”逍遙一面說著,一面暗自嘆息,自己那種對女孩子沒有抵抗力的個性,逍遙也是無可奈何。

“謝謝你!!”小鸝喜悅不已,突然的抱住逍遙,又親又吻,嚇的逍遙登時愣在那裡動也不敢動。

“別、別這樣啦。”逍遙紅著臉,半推半就的說著,對於小鸝的這種親密動作,再加上之前與她的親密關系,逍遙原先的疙瘩也就都沒了。原本,逍遙就不是那麼記恨的人,尤其是對女孩子…

“噗……!”雪涵在一旁,突然的噗嗤一聲,像是想笑出來的模樣,但又連忙忍了下去。

“雪涵,你笑什麼?”逍遙疑惑的問道。

“呃…沒、沒什麼啦…”在逍遙旁邊的小鸝頻頻對她使眼色,雪涵忍著笑容,支支吾吾的說道。

“?”逍遙滿頭問號,見雪涵不說,也就罷了…

他哪裡知道,雪涵在笑的,正是逍遙的反應。

原來,小鸝適才的求情方式,正是柔雅教她這麼做的!柔雅對於逍遙的個性早已經摸清,她知道逍遙醒來後對於小鸝這原先的敵人一定有種疙瘩,便教她先可憐的模樣去求情,然後再與他一陣親密接觸,逍遙馬上就釋懷了。

想不到逍遙真如柔雅所說一模一樣的反應,雪涵當然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啦…

“對、對了!!”猛然間,逍遙赫然想起了一事,大叫了出來。

“月如妹子!她有沒有怎麼樣!?”逍遙慌張的問道。

“她?沒事的,那個女生有去看過……”小鸝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打斷了她……

“李大哥…”一聲再也熟悉不過的呼喚聲,逍遙心頭大震,連忙往入口處望去,只見月如正面帶微笑的站在那兒…

“月如妹子!!”逍遙驚喜交集,連忙躍起就想要衝上前去抱住她,但是身子才剛站起來,卻又重重的一隆咚跌坐了下去。

“李大哥!?”月如嚇了一跳,趕緊跑了過來,看看逍遙的狀況。

逍遙呆了呆,剛剛站起來的那一瞬間,逍遙好像感覺到體力好像是被“榨”

乾了一樣,完全失去站起來的力氣,因此又跌坐了下去。

“你…你怎麼樣了?”月如關心的問道。

“沒事啦,哈哈…”逍遙嘗試著想要移動身子,才稍微一動,腰部登時一陣劇痛,痛到逍遙不禁輕呼了出來。

“還說沒事!讓我看看…”說著,月如四處看看逍遙的身體,想知道哪裡受傷了。

“不是啦…這個……”逍遙感到一頭霧水,他知道這並不是受傷,反而是一種…運動過度的肌肉酸痛。

搞…搞什麼阿…逍遙感到百思不解,此刻的他,只覺得全身酸痛,腰部以下更是一陣空虛,這種感覺就好像……剛“做”了好幾場一樣。

(不可能阿…可是…這感覺怎麼這樣像……對了,就像跟姊姊做完那時候一樣,奇怪…)逍遙茫然不解的想道,此刻的感覺,的確有點類似和筱筠翻雲覆雨的那次,可是其空虛感甚至更勝於那時…

(可是…我記得以前有過例子,在心裡跟小柔她做,應該不會影響到外在的身體阿…)逍遙愈想愈糊塗…

逍遙那裡知道,他不動還好,這一動使他去注意到身體的改變,所有被柔雅那時“玩”出的後遺症,現在正全部爆發了出來…

“嗯…?”月如看了看,逍遙的身子並沒什麼嚴重的外傷。

“你…會不會是內力使用過度啦,身體才會稍微虛脫了一下。”月如猜測道。

“呃…大、大概吧…”逍遙含糊其詞的說道,一面望向了雪涵。

“喂!小柔…不…那個附在我身上的那女生到底做了什麼阿…!”逍遙小聲的問道,憑著逍遙的直覺,他猜想到這一定和柔雅有關,尤其,他想起了意識模糊中時,柔雅那古怪的笑容……

“這……”雪涵被這一問,登時感到滿臉尷尬,不知怎麼說才好。

“怎麼?”月如見逍遙似乎低聲在說些什麼,開口問道。

“沒、沒什麼啦…”逍遙趕緊搖頭道。

“看你這樣子,你一定打贏囉?”月如微笑的問道。

“阿…”月如這一問,逍遙直覺的望向小鸝,遲疑了一下,才緩緩的點點頭。

順著逍遙望去的地方,月如這才注意到小鸝…

“她是…?”月如疑惑的問道。

“呃…她……是只妖怪。”逍遙這一答,在場的三名女性同時一驚。

“恩公…”小鸝露出了害怕的神色,逍遙不會想…

“姑爺…!”雪涵雖不太相信逍遙會這麼做,但還是擔心的開口,只見逍遙對著雪涵和小鸝輕輕的搖頭,意示不用擔心。

“妖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就是蛇妖的同夥囉?”月如露出了警戒的表情問道。

“不是,她只是被蛇妖所抓來負責輕掃這裡的,她不會傷害人的,放心吧。”

逍遙緩緩的答道。

“哦?”月如聽了,仍是半信半疑的望著她。

“恩公!”在一旁的小鸝聽完之後感激不已,欣喜的一把摟住了逍遙。

逍遙嚇了一跳,連忙想要推開她,卻見小鸝一面摟住他,一面將嘴靠到逍遙的耳邊。

“等一下我去拿東西幫你`補’一下,你先別亂問哦,不然你很難跟這女生交代的。”小鸝輕聲的說道。

“哦…”這一說,逍遙登時會意,同時心頭的不安感又擴大了…柔雅她到底做了什麼阿?

“喂,李大哥的身體還很虛弱耶,別亂碰。”月如有點不高興的說道。

“哎呀,小情人吃醋囉…”小鸝嘻嘻的小聲說道,這才離開逍遙的身子,並給月如一個頑皮的笑容。

“真是…”見小鸝那樣的反應,似乎也不太像壞人的樣子,月如也就真的相信了,何況她還叫逍遙叫恩公,那應該不會錯的。

“…那麼,敵人呢?”月如問道。

“敵人哦…打了幾場後,被他逃掉了。”逍遙隨口掰道。

“多虧了雪涵哦,沒有她,我還真贏不了…”逍遙還不忘加上了一句。

“哦…雪涵,謝謝你啦。”月如望向雪涵,感激的說道。

“沒、沒有啦……”雪涵臉一紅,不知道該怎麼說。

就這樣說了許多,月如突然沉靜下來,她想和逍遙單獨說說話,望了望雪涵,突然的對她使了使眼色。

畢竟是一起長大的兩人,雪涵一下子就會意了,她拉拉小鸝的衣角,意示她離開現場。

小鸝點點頭,向逍遙眨了眨眼,與雪涵一同悄悄的離去……

突然的變成兩人獨處,逍遙感覺到一股曖昧的氣氛,有些不知怎麼開口。

看看月如,只見她全身有著一股淡淡的汗味及血腥味,身上的衣服處處可見刀子劃破的痕跡,有的甚至還有血跡,可見得那場決戰有多驚險。

只是,觀察仔細的逍遙,也注意到了一些事,那就是月如那美麗的臉龐上,正抹上一股異樣的情緒;另外還有月如胸前的衣服上,有幾處破裂,很明顯的是經過外力撕過一般;以及胸前的鈕扣,其中居然有幾個已經不知去向,似乎被扯斷了……

“李大哥…”月如首先開口道。

“我進來的時候,聽見你大聲的叫著我…”月如緩緩的說著。

“啊…”逍遙怔了一下,原來月如的進來的時間,正好是逍遙大叫她名字的時候。

“你…這麼擔心我?”月如微紅著臉,輕輕的問道。

“這、這是當然的啦…”逍遙不好意思的搔著頭說道。

“其實,那時候我聽到小…呃…敵人說你被蛇妖打敗了,還真的是嚇到了,當然會很擔心你啦…”逍遙說道,適才差點講出了小鸝的名字,只有支支吾吾的順勢帶了過去。

豈知這一說,月如的身子登時顫抖了一下,表情閃過了一絲哀傷,眼尖的逍遙馬上就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立刻轉為嚴肅。

“你…發生什麼事了嗎?”逍遙輕聲問道。

“…我可以不說嗎?”月如望著逍遙,表情上充滿了哀傷與懇求。逍遙雖然感到不太忍心,但他知道,有些事情要是憋在心裡,絕對是愈傷愈深的…

“月如妹子…有些事情還是要說出來的好,不然它會成為你一輩子的陰影的。”逍遙緩緩的說道。

“不…!”月如拼命的搖著頭。

“我、我不想讓你知道…”月如哀傷的說道。

“難道,它對你怎麼樣了?”逍遙直覺的想到最壞的答案。

月如身子陡然一陣劇顫,只見她低下頭,眼淚滾滾而出,嗚噎的哭了出來。

“月、月如妹子…!?”逍遙嚇了一跳,想不到月如居然哭了!?

個性像男孩子一樣堅強的月如,居然哭了出來,逍遙心一痛,腦中浮出了最壞的答案,該不會……

但逍遙也很快的就回復鎮靜,他二話不說,先將月如擁入了懷中,要先安撫她再說。

被逍遙摟入懷中,淚水沾濕了他赤裸的胸膛,熟悉的男子氣息傳來,月如不禁又大哭了起來。

哭了好一陣,月如逐漸緩和下來,這才察覺到自己居然在喜歡的對像面前露出如此糗樣,紅著臉掙脫了逍遙的懷抱。

那哭紅的丹鳳眼,淚水浸濕的臉龐,竟然是如此的性感,逍遙怔了一下,險些看呆了…

“對、對不起…讓你看笑話了…”月如紅著臉說道。

“怎麼會,女人在男人的懷裡哭泣,有誰會笑你呢?”逍遙微笑道。

“謝謝…”見逍遙一點也沒有看不起她的樣子,月如才安心下來。

“現在可以說了吧?”逍遙輕聲問道。

“我…我真的不想讓你知道,因為…你…你…”月如再也說不下去了,只因為逍遙是她喜歡的人,所以她不想讓他知道。

“不管如何,我絕對不會看不起你或是什麼的,我只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已。”逍遙柔聲說道。

“…好吧。”月如低頭說道。

帶著半絕望的心情,月如緩緩的述說,因為她知道,就算此時不說,以後他還是有可能知道的,到時候逍遙的反應是什麼,她也不敢想像了…與其這樣,那倒不如現在說了,早點覺悟來的好。

時間大約發生在逍遙與小鸝正在做愛的時候……

“呃……”一聲呻吟,睜開沉重的雙眼,月如緩緩的醒了過來,只覺得腦袋劇痛,有些迷迷糊糊。

“嘿!你可醒來啦…”一聲低沉的男性聲音,月如一驚,整個人頓時清醒了,她連忙抬頭一望,只見蛇妖盤坐在月如的前方不遠處,拿著酒壺仰頭直灌。

“你…!”月如正要移動,這才發現雙手已經給捆住了。

觀望四周,此處並不是當初的戰鬥地點,而是一間房間;砌成白色的牆壁,一張大型的木床,大約六人寬的大小,還有一張大型的長條桌子,桌子上擺了一堆奇形怪狀的玩意兒…

其中一面牆上掛著一個個的鎖鏈,每個鎖鏈都銀光閃閃,絲毫沒有生鏽的痕跡,而月如就是被束縛在其中之一上。

見到蛇妖那惡心的得意笑容,月如這才想起來,她輸掉了……

原本蛇妖的實力就很強,連林天南帶來的壯丁團都幾乎全軍覆沒,豈是月如打的贏的對手。而且加上手中的劍沒了,這戰更是難打,靠著鞭子,蛇妖那堅硬的鱗片根本就傷不了。

直到雪涵出現,若是二打一或許還有勝算,但偏偏月如太過擔心逍遙,硬要雪涵去幫逍遙,雪涵熬不過,也只有前去尋找逍遙,臨走前交給了月如一把劍。

但是就算有了拿手武器,月如還是敵不過,最後,就被蛇妖用鐮刀所擊昏了……

“嘿嘿…”蛇妖發出了惡心的笑聲,將酒壺放到一旁。

“這兒是間刑房,用來烤打犯人用的…”蛇妖解釋道。

“那又怎麼樣,你想烤打我?”月如冷冷的道。

“呵,事到臨頭還是這麼倔強,不過我喜歡。”見月如一點也不怕的樣子,蛇妖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我不會烤打你的,相對的,我還會好好的`疼’你,哈哈哈…”蛇妖這一說,月如才真的愣住了。

“你、你想做什麼!?”月如大聲叫道,語氣中竟帶有著一絲恐懼。

“嘿!你總算怕了吧,到底也是個女孩子,呵呵呵…”蛇妖得意的笑著。

到底也是女孩子,就算個性再怎麼像男孩子也沒用,遇到這種事,任誰都會害怕的,月如心頭愈來愈慌,明知道這時候更要冷靜下來,卻一點也做不到。

只見蛇妖拖著它那笨重的尾巴,緩緩的“爬”來,到了月如的面前,上下打量著她。

被那色咪咪的眼神注視,月如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她別過頭去,不敢望向它。

蛇妖嘿嘿兩聲,突然間,它伸手抓住了月如胸前的衣物,用力一扯,衣服順著鈕扣處啪的一聲左右分開來。

“啊啊!!”月如吃了一驚,大聲的尖叫了出來。

“盡管叫吧,這間房間是在烤打犯人用的,隔音效果很好的呢。”蛇妖在一旁興災樂禍的說道。

“你、你再亂來我就殺了你!”月如怒道,雙手拼命的掙扎,然而手銬只發出了鐺鐺聲響,絲毫沒啥改變。

“別掙扎啦,這可是用一種特殊了合金做成的,既不會生鏽,連寶刀都砍不壞的。”一面說著,蛇妖還一面扯下月如的衣裳。

“不、不要!!”月如驚叫著做著無謂的抵抗,然而蛇妖卻像在看戲一般,還一面慢斯條理的剝去月如的衣服。

不一會兒,月如的衣服褲子已然除去,身上僅剩一件貼身內衣及褻褲。

月如眼眶已經浮現了淚水,一想到要被這怪物給…她差點就要哭了出來。

“哦…看不出來一副男人婆的模樣,脫下衣服也是這般誘人啊。”蛇妖色咪咪的盯著,喃喃的說道。

“你…你…!”月如又驚又慌,要她開口求饒那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就算求饒了,也不可能會放過她的。這樣一來,豈不無計可施…

蛇妖得意的笑了笑,只見它的臉貼近月如,竟然想要接吻!?月如立刻別過頭去,不要讓它碰到。蛇妖伸手硬抓住月如的下巴,強硬的將她轉了過來,一把吻了下去。

被喜歡的男人以外的人親到,月如整個人呆住了,只見蛇妖逕自強吻著,還伸舌頭想鑽入月如的口腔。

“嗚啊!”一聲驚叫,蛇妖猛然的抽離身子,只見它嘴角流出血液,又驚又怒的看著月如。

月如往地上猛吐,將那妖怪惡心的唾液和一小塊舌頭吐掉,濕紅的雙眼,充滿怨恨的表情瞪著蛇妖,被親到就已經夠污辱了,還想將舌頭鑽入,月如當然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下。

“哼…好傢伙,你有種!”蛇妖冷冷的瞪著月如。

“看來,要讓你乖乖聽話,也只有找你的朋友下手了…”蛇妖緩緩的說道。

“什、什麼!?”這一說,月如征了一下,急忙問道。

“哼哼…你那兩個好朋友,已經被我妻子打敗啦。真是自不量力,我妻子的實力可比我強多了。”蛇妖說道。

“不、不可能…”月如彷彿如雷劈般的震住了,逍遙和雪涵都輸了…?

“看你這麼不乖,還害我受傷,我看我先把你兩個朋友各砍一只手指算了…”

蛇妖冷笑的說著,轉身就要走去。

“等、等等…”月如開口叫住了它。

蛇妖回頭一看,見到月如那絕望的模樣,登時得意的笑了出來。

“總算乖了點了吧,哈哈哈…”蛇妖笑道。

“你一定會不得好死!!”月如用著怨毒的眼神瞪著它。

蛇妖嘿嘿幾聲,又走到月如的面前,吻了下去。這次月如沒有閃躲,只是任由它隨意亂吻。

吸了吸月如的嘴唇,蛇妖還將舌頭伸了進去,月如身子一抖,還是決定放棄抵抗,只見蛇妖在月如的口中亂舔,品嘗著她的味道。

月如那美麗的雙眸緩緩的滴落淚水,對於蛇妖流過來的唾液,月如一滴也不吞,全部任由它從嘴角流下。

親了一陣,蛇妖還伸手在月如的身上游移,毛手毛腳的亂摸一通,隔著內衣撫摸著月如的乳房。

蛇妖的力道出乎意料的大,捏著月如疼痛不已,乳房好像要給它捏壞了一般,皺著眉頭,月如就是不吭一聲。

(李大哥…)想到逍遙,月如只覺得心頭陣陣刺痛,就算要被侵犯,她也祇想給逍遙而已,如今卻就要被……

(我該怎麼辦…)

爹爹…很直接的,她第一個就想到了林天南。

突然的,她陡然想起林天南說過的話…

“千萬不可放棄希望,因為一旦放棄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越是處在危險邊緣,就越要冷靜,靜下來觀察四周,找尋對自己有利的條件或事物,這樣才能突破險境。”林天南以往的指導,一一浮現在月如腦中…

(對阿…我不能放棄,李大哥一定也會這麼想的,他一定可以化險為夷…我不能放棄!)下定決心,月如冷靜的看了看四周…

“你這小妮子,都不開口呢…”蛇妖感到無趣的說著,它伸手就要除去月如的內衣。

“等、等一下…!”月如突然叫道,蛇妖一征,停下動作。

“我…如果我幫你服務,你肯放過我嗎?”月如用著懇求的語氣說著,蛇妖征了一下,大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到手的魚肉不吃就太可惜啦,但我可以給你選擇,你是要我脫光你的衣服呢,還是要替我服務一下?”蛇妖笑道。

“……替你服務。”月如緩緩的開口道。蛇妖一征,它沒想到月如竟然會選這答案。

“隨便你,反正也只是遲早的阿。”說著,蛇妖伸手快速的在月如的身上點了幾處穴道,月如身子一陣酸麻,已然全身無力。

“嘿嘿,你以為我會大意的說放你下來讓你取旁邊的武器嗎,夠笨的!我還沒有自信到就這樣白白的放了你的。”蛇妖笑道,原來它早就注意到月如的眼神飄到了一旁的長劍。

月如瞪了蛇妖一眼,表情閃過一絲失望,蛇妖嘿嘿幾聲,知道自己猜對了。

只見蛇妖將尾巴伸過來,那粗大的尾巴末端突然像花朵一樣分開,一根巨大的物體從裡頭冒了出來。

月如嚇了一大跳,但見那深紅色的醜陋物體,居然有逍遙那根的兩倍大,這個要是插下去,豈不是把人給撕裂了。

“快啊,你不是說要替我服務的?”蛇妖見月如嚇到的模樣,很是得意。

“…你一定會不得好死。”同樣的話,月如又再說了一次,她狠狠的瞪著蛇妖,像是要把它千刀萬剮一樣。

“嘿,我倒想看看我怎麼個不得好死,別忘了,你朋友的性命掌握在我手中的…”蛇妖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說道。

月如遲疑了一下,還是緩緩的伸出右手,握住了蛇妖的陰莖。

似乎蛇妖的體溫較常人低,那陰莖比起逍遙的還要冷了些,那巨大的尺寸,居然連手都握不住。

右手緩緩的上下套弄,月如別過頭去,不願直視那惡心的物體。

“哦…爽啊。”蛇妖倒也不在意,反正它只要舒服就好。陰莖在月如溫暖的玉手上下套弄著,蛇妖閉上眼睛去享受著。

“喂,左手也一起上啊!”蛇妖說道。月如不理,只是持續著用右手去套弄。

“隨便你…”蛇妖也不去管她,只顧著自己享受。
受到月如的來回套弄,原本就很巨大的陰莖更是青筋暴現,更為粗大,蛇妖不時的發出嗯嗯的聲音,配合著快感的到來。

月如一臉面無表情,只是右手機械式的上下套弄著,到底她在想什麼,只怕也只有她知道了…

就這樣套弄了許久…

“喔…就快出啦…再用力一點,把我的寶貝弄暖和一些。”總算的,蛇妖快要射精了。

“哦……”聽到蛇妖這麼說,月如的臉部肌肉似乎微微一動,她還真的聽從蛇妖的話,加快了右手套弄的速度。

“哦哦…快了快了……”蛇妖興致愈來愈高昂,所有的血液全部聚集到那話兒,即將射出。

“是是是…我會幫你弄`暖和’些的…”月如說完一些奇怪的話,突然的伸出了左手,握住陰莖根部的地方。

蛇妖已經瀕臨射精,腦中思考有些短路,還以為月如是要用兩手幫它射出,閉上眼睛,等待射精的那一刻。

“我說過…你一定會不得好死的……”突然的,月如停下了動作,小聲的加上一句…

那一瞬間,月如突然抽離右手,蛇妖還沒反應過來時,突然的,月如左手處轟的一聲爆炸了…!

“呃啊啊啊啊──!!”慘烈的哀嚎,蛇妖的那根轟然炸開,鮮血狂噴而出,痛的在地上慘叫打滾。

月如一箭步的衝上前去,拾起地上的長劍,瞬間將內力注入,二話不說一口氣的斬出從未使過的絕招:七訣劍氣!

“七訣劍氣”乃是林家的絕學,一次發出七道劍氣,分斬七種不同方向,每道劍氣的內勁也都不同,有柔有剛、或是剛中帶柔、柔中帶剛,是一招難以格擋和閃躲的招式。

憑著月如的實力,當然發不出七道,不過這一砍使盡了全力,仍然是砍出了三道!

蛇妖早已經痛到滿地打滾,哪有可能在閃躲,等察覺時,已經來不及了,三道劍氣分別擊中了胸膛、腹部、尾巴,嗤的一聲,發出了惡心的聲響,蛇妖胸膛的劍氣砍入了七分,另外兩道則是分別砍入五分及砍斷,蛇妖登時斃命。

“哈…哈…”急促的喘著氣,月如一見敵人已死,登時像是泄了氣的汽球一般的坐了下去,長劍當啷落地,月如再也站不起來了。只見她左手一片血淋淋,也是受傷慘重,全身更是連一點力氣也使不出。

原來,這一切都在月如的計劃中,讓蛇妖誤會她的意圖,然後再從掉落在一旁的衣服上取出天師符,先假意順從,等到自身穴道衝開,蛇妖注意力分散時,一舉爆傷它。

這一舉動實在有夠危險,左手廢掉的可能性也是很高,但若不這樣,月如擔心蛇妖的鱗片太硬,直接丟天師符怕傷不了它。但如果爆炸在“那個”地方,就算它再強也受不了的。

可是怎麼會有天師符,月如也是不解,想必是逍遙臨走前用飛龍探雲手偷偷塞入的吧…

(李大哥這笨蛋……)月如苦笑的想著,如此一來,這一次會贏,逍遙也是有一點功勞的。

(我得去就李大哥才行…)雖然這麼想,但月如實在連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只覺得眼皮沉重,慢慢的躺了下去。

以月如的內力而言,使七訣劍氣實在太逞強了,這一用耗上了全身的力量,當然是一陣虛脫,直接昏倒了……

因此過了一陣子,當柔雅用逍遙的身子趕來時,看見了月如昏倒在那兒,見到現場那個模樣,柔雅也知道月如已經脫離險境,查看了一下知道月如沒什麼事,就悄悄地回到原處,然後讓逍遙回到肉體。當然,這些月如是不知道的…

“…之後,我一醒來,就趕過來了…”述說完畢,月如低著頭,不敢直視逍遙…

“…就這樣?”逍遙愣愣的問道。

“什、什麼就這樣?”看到逍遙的反應,月如也是一臉茫然不解。

“我、我還以為你被……只是親到摸到而已,就算讓它便宜啦,反正它已經死了咩…”逍遙說道。

“你說這什麼話!?那我是被親活該囉?”月如一聽,生氣的說道。

“哎呀,反正你這男人婆被親一下又不會死……唉呦!”最後唉呦的一聲,是月如狠狠的給逍遙一拳。

“你這渾蛋!!有種再給我說一次!”月如憤怒的往逍遙揍去,這一怒忘了左手有傷,還揮拳打去,登時痛的唉叫了出來。

“啊…我看看…”逍遙收起笑容,輕輕的扶住月如的左手循視。

解開左手的包扎物,逍遙輕啊了一聲,那血跡斑斑的模樣,真的是慘不忍睹。

逍遙越看越心疼,伸出手,對著傷口輕輕的按住,只見手掌發出了淡淡的光芒,傷口感到一陣清涼,疼痛登時減弱。

“呦…你還會這招呢。”月如訝異的說道。

“廢話,你以為我是誰啊,我可是人稱天才少年李逍遙呢!”逍遙得意的說著。那招正是水芙蓉所教的一種用內力治療的招式:氣療術。

“噗…”月如噗嗤一聲,險些笑了出來,她突然抽回左手,自己伸出右手按住傷口,只見一道光芒閃出,清涼的氣息使疼痛大減,威力更勝氣療術。

見到逍遙呆住的模樣,月如哈哈的笑了出來。

“笨蛋!我是在調侃你,這點招式也趕拿來炫,這叫`關公面前耍大刀’,自不量力啦。”月如嘲笑著逍遙道。

“去…”逍遙臉一紅,不屑的哼了一聲,但仍注意著月如的治療。

“那招叫什麼?”逍遙好奇的問道。

“`凝神歸元’,比起你那招氣療術可要強上許多呢…”月如說道。

“教我…”逍遙愈看愈羨慕,忍不住說道。

“少作夢了!”月如毫不留情的就拒絕了。

“哼…”逍遙失望的哼了一聲。

“…既然你會,為什麼不自己治療一下?”逍遙疑惑的問道。

“我…我聽說你被打倒了,就趕快跑過來看啦,也沒想那麼多……”月如紅著臉,低聲說道。逍遙聽了,感到十分感動,她竟然如此的在意他…

“…你很在意它親你嗎?”突然的,逍遙問道。

“廢…廢話,任誰都會在意的阿…”月如說道。

“比起這個,我更在意你知道後,會不會鄙視我…”她後面小聲的加了一句。

“怎麼可能,不過既然你這麼在意的話……”說著,逍遙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逐漸接近月如,月如怔了怔,不明白他想做什麼。

“干麻……唔!?”猛然地,逍遙臉湊上前,突然的將雙唇覆蓋住月如的櫻桃小嘴,月如一個反應不過來,登時和逍遙親在一塊兒。

趁著月如沒動作時,逍遙順勢壓倒她,將她按倒在地面上,繼續親吻。

“唔唔…!”月如總算反應過來時,開始掙扎了起來,逍遙硬是按住不給她動,月如掙扎了一下,動作漸漸緩和。

溫暖濕潤的雙唇,臉上更是感覺到逍遙那炙熱的鼻息,月如的臉越來越紅,閉上眼,也跟著回吻著逍遙。

這次的接吻不同於上次,特別的持久,逍遙溫柔的親吻著,將舌頭悄悄的深入她的口中,舔舐著她的口腔。

感覺到那柔軟的小東西在口中亂竄,月如頑皮的笑了笑,用牙齒輕咬了一下逍遙的舌頭,意示她要跟蛇妖那時一樣咬下它。

逍遙怔了一下,也是笑了笑,順勢就舔起了月如的牙齒,兩人互相舔舐著對方的口腔。

兩人的舌頭一陣陣綿密的交纏,遲遲不願分開…

“啊……”好不容易結束了長達三分多鐘的親吻,月如已經是一臉迷茫。

“怎麼樣,我親的總能蓋過它親的吧?”逍遙微笑道。

“你這大色狼…”紅著臉,月如不依的說道。見到逍遙不但沒有怎麼樣,反而還肯親她,她當然是很高興的。

“你也真是的,只是親一下就哭成那樣,我真的好擔心,還以為你被…”逍遙伸手輕輕的將月如額前的瀏海撥開,微笑道。

“可是…被那種妖怪親到……”月如低頭說道。

“別想太多啦,別忘囉,你的初吻可是我奪去的,任何人也搶不到啦。”逍遙嘻嘻笑道。

“你還敢說…”這讓月如想到了第一次見面時,也是微微一笑。

“不過,那個天師符…”月如想起了一事。

“那個啊,當然是我偷偷塞給你的啦,可是沒想到你居然會這樣用…”逍遙說道。

“我不是指這個,我是指,為什麼它塞的位置,是在我胸前的衣服上?”月如懷疑的問道。

“呃…哈哈哈……”逍遙突然愣了一下,像是做壞事的小孩被抓到一樣,用著笑聲想打馬虎過去。

“好啊!原來你還趁機吃我豆腐!?”月如又氣又笑的叫道。

“別這樣嘛,又不是沒摸過,小小的一個也摸不到什麼啊……哇!”最後的一聲,當然是被月如狠狠的敲了腦袋一下。

“有種你再說說看!”月如瞪著他道。

“不敢了…”逍遙抱著腦袋,輕輕的苦笑著。這腦袋一拳讓他想起了筱筠…

跟姊姊比起來,她的力道算小囉。逍遙回憶著道,筱筠每次打上一拳,都一定會讓他腦袋腫個包。

不知到姊姊現在怎麼樣了…想到筱筠,逍遙感到有些不舍…

“不過…你把手弄成這樣,實在不太好…”不經意的望向月如的左手,逍遙疼惜的說道。

“開玩笑,把手弄成這樣換來貞操,有什麼不好…”月如沉著臉說道。

“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這一生我只給一個人,除了他,任何人都不准碰……”月如緩緩的說道。

“我知道…”逍遙點點頭。只是被親到就已經這樣了,逍遙確信,她是個專情忠貞的女孩子。

“不過,那個`他’是誰呢?”逍遙笑著故意問道。

“…你說呢?”月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哎呀…真替那個人悲哀哦…以後得要有天天被母老虎扁的覺悟嚕…”逍遙無奈的說道。

“那你就等著挨揍吧!”說著,月如右手連續猛捶,逍遙笑著格擋。

雖說如此,月如也沒用上很大的力道,她知道逍遙為了讓她不要想這麼多,才特意去激怒她,這麼關心她,月如心下是愈來愈欣喜,短短的一段時間,她已經漸漸地抓住逍遙的心了…

嬉鬧了一陣,月如注意到,逍遙的表情上有一點變化…

“怎麼,有心事阿……一定是在想趙姑娘了?”月如猜道。

“你少亂猜……”雖這麼說,但逍遙的表情已經寫著猜中了。

“放心吧,趙姑娘既然不在這兒,那至少可以安一份心啊,她一定沒事的…”

月如安慰著道,雖然心頭浮起了陣陣醋意,但她還不會這麼狠心,在這時候落井下石。

沒差,至少這表示說,李大哥也是個專情的好男人…月如安慰著自己道。

“希望如此…”雖說在這兒找不到靈兒也算件好事,但逍遙還是心頭一陣空虛,與靈兒相處了許久,突然就這樣分開實在很不習慣…

“況且,搞不好趙姑娘就是看透了你這個色狼本性,才偷偷的溜走的呢。”

月如還是不忘調侃一下。

“喂,你說誰是色狼啊。”逍遙瞪了她一眼。

“誰回應我說的話那就是誰囉。”月如嘻嘻笑道。

“你…!可惡,那我就`色’給你看!”說著,便要撲上,月如一笑,連忙閃開。但逍遙可忘記了此時他的身體可還沒復原,這一動登時牽動全身神經,痛的又跌了下去…

“喂!”月如微微嚇到,連忙走上前去看看。

“…瞧瞧你,還不是一樣弄得精疲力盡。”月如微笑道,她誤以為逍遙也是和她一樣,都是內力消耗過度…

“呃…哈哈…”逍遙也是一頭霧水,只有隨便打個哈哈。

“比起你的處境,我這還算小事情一個呢,早知道就和你交換對手了,不然你的`雷魂’也不該給我……對了!”講到雷魂,逍遙登時想起一事,他四處看了看,總算是找到了那插在地板上的雷魂。

“諾,我們約定好的,我可沒把它用不見哦,現在我把`雷魂’交還到你手中。”遞給月如雷魂,逍遙微笑著道,這也是他們戰前約定好的…

“`雷魂’還不還倒是其次,你平安無事才是最重要的…”講到這兒,月如低下頭,臉頰抹上緋紅。

“月如…”逍遙注視著月如,正好她這時也抬起頭來,四目相望,登時分不開了……

突然…

“嘻嘻,小倆口趁著我們不在的時候亂來哦…”小鸝的聲音傳來,逍遙和月如啊的一聲,連忙別過頭去。原來不知何時,小鸝和雪涵已經去而復返。

“雪、雪涵,我有話跟你說…”月如紅著臉,連忙拉著雪涵跑到一旁,試圖想解除尷尬。

“你哦…”逍遙有些困窘的看著小鸝,她出現的可真不是時候…

“嘻嘻,打擾到你們啦。諾,這個拿去…”說著,只見她把右手的東西拿到逍遙面前,逍遙登時大吃一驚。

只見一團血淋淋的肉塊拿在小鸝手中,把小鸝的手染成了鮮紅,好像是一塊剛取出的內髒一樣…

“這、這…”逍遙望著小鸝,不明所以。

“這是我老公的蛇膽啊,這可是它一身的功力精華所在呢,你精氣大損,吃這個最補啦…”小鸝解釋道。

“精氣大損?”逍遙趕緊問道。

“這個…好啦,就跟你說嘛……”說著,小鸝把柔雅那時的所作所為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聽完之後,逍遙已經是張大了嘴,呆在那裡不動了……

原…原來……知道了事情原委,逍遙還真是哭笑不得…

我還一直以為你救了我呢…沒想到你……逍遙又氣又無奈,他真的不知該怎麼說才好,想不到柔雅竟然像小惡魔一樣,玩這種惡作劇…

死小柔!下次被我逮到我一定要讓你好看!逍遙對著心中的她大叫道。

是錯覺吧,逍遙似乎還感覺到柔雅正在她體內笑到喘不過氣來……

“就是這麼回事囉…”說完後,小鸝也是臉上一層紅韻。

“嗯…只是,那蛇妖不是你老公嗎,你…都不生氣?”居然還把它的膽給挖出來,逍遙感到很疑惑。

“還好吧…多多少少有些不舍,畢竟它是陪我許久的性伴侶…”小鸝說道。

“我會和它在一起,主要也是因為它的精力旺盛,畢竟我房中術學習已久,留下了不好好發泄就會很難過的後遺症…”小鸝答道。

事實上,小鸝的唾液上具有的淫藥作用,對小鸝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影響,日子久了,還是會造成她的性欲難耐,故經常需要發泄…

“那…你以後怎麼辦?”逍遙問道。

“……嘻嘻。”小鸝嘻嘻兩聲,用著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逍遙。

“不會吧…”看到小鸝那曖昧的笑容,逍遙浮上了不好的預感…

“就是這麼回事囉,恩公你自己答應我,以後若有需要,就找……你囉,嘻嘻…”小鸝嘻嘻的笑道。

“喂,我可沒答應啊,那又不是我!”逍遙慌張的說道。

“哦?可是恩公你還說,若是你突然反悔,就把我們的事情告訴你的…幾個`好’朋友耶。”小鸝這一說,逍遙整個人都呆住了。

“你、你…!唉………”逍遙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想不到柔雅這個小惡魔居然如此的壞心眼,逍遙也真的認了。

誰叫當初要她進入他體內的,正是他自己呢?逍遙心中暗暗決定,若被他逮到,一定要給柔雅好看!

囫圇吞棗的吃下那顆惡心的蛇膽,那恐怖的氣味加上那無法形容的味道,逍遙險些就吐了出來。

不過不愧是個修練許久的蛇妖,才剛入肚,逍遙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炙熱氣息,在腹中擴散開來。逍遙坐起身子開始運功,將那源源不絕的力量導入全身上下。

“李大哥?”與雪涵一同走來,月如見到逍遙正在運功,疑惑的看著他。

“哦,恩公他正在運功,等一下就會回復內力了…”小鸝替他解釋道。

“可惜沒第二顆蛇膽,不然你也應該補一下才對…”小鸝笑著道。

“開玩笑,那惡心的東西我絕對不吃…”月如搖頭道。

“嗯嗯…不過,你也很是拼命呢,光看我老…呃…那蛇妖的死法模樣,就知道他有多慘了…”小鸝說道。

“哼!對我毛手毛腳,這樣還不夠呢,我早就說過,會讓它不得好死的。”

月如哼的一聲說道。

就在兩人對話中,逍遙也運功完成了。

“好了,我們也該送那些女孩子們回去了…”月如說道。

“等一下。”小鸝連忙說道。

“我答應恩公的,這裡頭有一間密室,裡面放滿了各式寶物,有喜歡的就拿去吧…”小鸝說道。

於是,三人便跟著小鸝的腳步前去。

逍遙雖然精氣回復了一些,但全身仍是肌肉酸痛,走路有點蹣跚,月如想去扶他,但又不好意思,只有叫雪涵去扶他。

“謝謝你了,雪涵。”逍遙微笑道。

“不會啦,小姐顧及面子,不敢當面扶你,只有叫我來啦…”雪涵輕笑道。

“那個野蠻ㄚ頭,這時候裝什麼千金嘛。”逍遙在後頭偷偷數落著她。

走了一小段路,逍遙猛然想起了一事…

“對了,雪涵,我記得你不是怕蛇嗎,怎麼敢獨自一個人跑進來呢?”逍遙疑惑的問道。

“阿…我…我……”雪涵被這一問,登時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不知該怎麼回答。

“擔心月如才來的?”逍遙猜測道。

“對、對阿…”雪涵連忙用力點點頭。見她反應很是誇張,逍遙知道答案應該不是這個,她不願意說,當下也就不多問。

不久,四人到了密室裡頭……

果真是一間密室,若不是小鸝在牆壁上敲一敲,陡然出現這道門,根本就不會發現到。

剛一進去,三人的眼光登時被眼前的東西給吸引住了…

滿滿的黃金珠寶!多到簡直只有童話故事裡所描繪的寶藏能跟它相比,月如跟雪涵這種富裕人家還好,逍遙根本就看傻了眼了…

牆上還有著許許多多的寶劍利器,每個都是精致無比,光看它刀鋒閃亮的程度,就知道有多利。

哇塞…有這些東西,姊姊何必這麼辛苦的去經營客棧呢…我馬上就可以帶著姊姊和靈兒,一口氣給它環游世界一輩子。逍遙腦中已經是胡思亂想一通。

月如倒也沒這麼訝異,她走上前去,四處翻了翻…

“李大哥,你看看……”轉頭正要說話,便看見了逍遙那呆掉的模樣。

“喂!看傻啦,也對啦,像你這種鄉下來的小窮光蛋,會有這樣的反應是應該的阿。”月如嘲笑著逍遙說道。

“去!”逍遙臉一紅,這才暫時將腦中的胡思亂想給除去。

“你看,這兒有許多珍貴的東西跟武器呢…”月如指了指牆上掛的各式各樣的武器,又指了指一些閃亮亮的東西。

“這些都是你的?”月如轉頭問小鸝道。

“不是,這是蓋這地底宮殿的人留下的。”小鸝答道。

“果然是人為的,真不曉得是誰做的…”逍遙猜的果然不錯,能做出這龐大的工程,到底是何方神聖…

嗯…?逍遙注意到了一對非常精致的短劍,他第一個就想到了靈兒。

她應該會喜歡的…想著,逍遙也把它收到囊袋中。

逍遙等三人各自挑了挑自己喜歡的武器,逍遙還不忘將一些非常值錢的東西塞入懷中,想要留給筱筠…

月如倒沒逍遙這麼做,因為她家境關系,向來就不是很在意錢,她四處看看,一面把玩著一些珍貴的古董。

“嗯?”突然的,她注意到了一個小盒子。一打開,裡頭是二顆金色的丹丸。

“疑,這不是金蠶丹嗎?”月如驚訝的說道。

“金蠶?那不是傳說苗族的聖品:金蠶王嗎?”逍遙也知道那東西。那可是可以增加十年功力的寶物,難得一見的。

“嗯嗯,想不到這兒會有這麼好的東西…”月如說道。

“諾,一人一顆。”說著,她交給了逍遙一顆,自己也吞下一顆。

“謝啦…”逍遙倒沒有吃下去,他把它收入懷中,想留給靈兒。

隨意挑了挑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月如便拉著還有點不舍得出來的逍遙走出這密室……

“這兒以後就算是你們的了吧,想要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的。”小鸝微笑道。

“嗯?你要留在這兒?”逍遙問道。

“對阿,這兒很安靜的,是個修練的好地方,所以我還是決定在這兒修練,直到成仙。”說著,小鸝還走到逍遙面前。

“有空也要回來陪陪我哦…”小鸝細聲說道,弄得逍遙又是滿臉通紅。

“從這兒的門出去就到白河鎮了,鑰匙在這兒…”交給逍遙鑰匙的同時,還給了一樣奇怪的小瓶子。

“這是?”逍遙奇怪的問道。

“我唾液的萃取物。”小鸝這一說,逍遙登時一怔,連忙想要還給她。

“別這樣啦,這你會用的到。這不會傷身的,塗或喝都行,記得哦,給女生用,一滴滴就很強囉。”小鸝眨了眨眼,逍遙尷尬不已,無奈之下,還是只有收下了…

打開石門,便出了洞外,只見太陽升起,早已經天亮了,原來在洞裡已經待了一個晚上了…

“林大小姐,謝謝你!”眾女子紛紛致謝著。

“還有少俠,真的很謝謝你。”她們也不忘向逍遙道謝。

“不會,你們還是快走吧,家人在等你們呢!”月如微笑的說道。眾女子一再的謝謝,才紛紛離開…

“恩公…”還有一名少女仍未離開,原來是林玉婷。

“婷婷?有事嗎?”逍遙微笑問道。

“我家就在附近不遠的白河鎮,若有空的話,歡迎你來府上喝杯茶哦。”玉婷說道。

“當然!”逍遙點頭道,玉婷才緩緩離去。

“……”望著玉婷那嬌小的背影,逍遙不禁想起了靈兒來,這一想,好心情也就沉了下去了…

“別這樣,不如我們也去白河鎮看看,順便打聽消息吧。”月如看出逍遙的心思,在一旁安慰道。

“嗯…”逍遙點點頭,勉強的笑了笑。

“我們走吧。”說著,逍遙動身就要前進。豈知才剛往前踏一步,登時一陣踉蹌…

“李大哥!”月如嚇了一跳,一箭步的扶住了他。

“沒事沒事…”逍遙趕緊說道。

原來此刻他的身體仍然是感到陣陣酸痛,雖然有“補”了一下,但也只是彌補了“身”的空虛,而柔雅可是連他的“心”也都一並榨乾了,心裡的空虛感加上肌肉的酸痛,逍遙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動一下都有問題……

“唉…”一想到柔雅,逍遙還真的是哭笑不得,也只有無奈的嘆口氣…

啊……月如這才發現,適才一時緊急,她才衝上去扶住了他,此刻感受到逍遙靠在自己的身上,男子氣息令她一陣臉紅心跳,但又不好意思將他推開…

“笨蛋,才打了一場就累成這樣,你欠缺運動哦,真是…”試圖解除尷尬,月如嘮嘮叨叨的說著,將逍遙的手靠在自己的肩上,打算扶著他。

“什麼話嘛…”逍遙苦笑著,他又沒法子跟月如辯。

“本姑娘只好勉為其難的扶你啦,真是!”月如說著,臉上有著淡淡的紅韻。

“哦…讓這麼美麗高貴的小千金扶我,還真是愧不敢當。”逍遙不改個性,還是忍不住調侃道。

“你…你…!”這一說,月如雙頰登時又是紅了一片,羞愧之下,不禁惱羞成怒。

“你再胡說,看我不賞你兩鞭才怪!”月如紅著臉罵道。

“好好好…不說不說嘛…”逍遙趕緊說道,月如打人從來就不會控制力道的,那可是很痛的。

“去…才誇你幾句就羞成這樣,我都還沒說:就可惜個性差了點,粗暴的一點都不想女生呢……”逍遙小聲的嘀咕道,只是,扶著她的月如早就聽見了…

碰!

“哇!!”肚子猛然被一個強烈肘擊,逍遙痛的唉叫了出來。

“你這死小子!給我躺在那邊痛死算了,雪涵,我們走!”月如面如寒霜,狠狠的瞪了逍遙一眼,逕自離去。

“阿……月如妹子,我是說笑的啦,好啦,你其實很可愛、很善良……喂!

你別真的丟下我啦,我真的走不動耶!”望著逐漸走遠的背影,逍遙慌張的哀求道…

“嘻嘻……”從頭到尾在旁邊看戲的雪涵,忍不住發出了吃吃的笑聲…

兩個在路上演搞笑劇的歡喜冤家再加上一個ㄚ鬟,三人踏上了往白河鎮的路程……

同時間,在洞窟裡……

“阿……”小鸝突然的阿了出來。

“慘了,我居然忘了跟恩公說那件事了…”露出了糟糕的表情,小鸝開口道。

“…應該沒關系吧,算啦。”自言自語著,小鸝露出了頑皮的笑容……

而同時間,在余杭……

“歡迎光臨……嗯?”面對走進來的客人,筱筠先是禮貌的打招呼,但隨即就是一怔。只見有六名白苗的女子走進了客棧,其中一人正是那小苗女。

“…你就是李筱筠嗎?”其中一名中年苗女開口道。

“…是的。”警覺到不對勁,筱筠開始戒備。

“別怕,我們不是壞人,我只是想問,你可知道一個綁著馬尾、中分、帥氣的臉孔、穿著是一件土黃色的披肩、黑上衣、白褲子的年輕男子?”苗女問道。

“…知道,他是我弟。”筱筠更加戒備,對方所說的打扮,正是逍遙平時的裝扮,她們找逍遙…?

只見苗女們吱吱喳喳的討論著,最後還是由那名中年苗女開口。

“…是這樣的,令弟帶走了公主殿下,現在他是危險重重,黑苗族的人已經派出了石長老來帶走公主殿下了。”苗女說道。

“…那又如何?”筱筠感到懷疑的問道。

“我們找到了被你打敗的黑苗屍體,知道了你的一些底細,石長老相當厲害,我們不是對手,所以我們需要你的幫助…”苗女總算講出了重點。

“…你們要我幫忙,主要也是想抓走靈兒吧?”筱筠問道。

“不,我們和黑苗不同,她是我們的公主殿下,因此我們的責任是要保護她。”

苗女說道。

“李姑娘,我這樣說好了……”突然的,另一名約三十多歲的苗女開口道。

“石長老他的武功,你是知道的,他練的`火龍掌’已經有數十年的功力了,這樣你曉得了吧?”苗女開口道。

“什、什麼!?”筱筠大吃一驚。“火龍掌”這一名詞,對筱筠並不陌生…

“令弟就算很強,也應該不會是他的對手的,不管我們是不是壞人,我們的利益相同,你要去救你的弟弟,而我們則需要你打敗石長老,如何?”苗女說道。

“好吧!快帶我去!”筱筠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她立刻衝回房間,開始整理衣物……

“這樣好嗎…?”其中一名苗女忍不住問道。

“沒辦法,蓋羅嬌大姊趕不到那時候來的,現在得先借助她的力量…”另一名苗女答道。

正當她們在討論的時候,那名小苗女也是陷入了沉思…

奇怪…姊姊她們形容的那個人怎麼那麼像……不可能阿,他已經死了才對,我下毒又不可能失手…小苗女疑惑的想道,她很想問問她們他的名字,可是卻又不敢……

真是搞不懂…為什麼到現在還在想他……對於自己的心情,小苗女已經有些迷惘了…

逍遙…!將客棧關起來,筱筠跟著她們走去。

你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跟他交手,你會死的…!筱筠擔心不已,恨不得插翅飛到逍遙身旁…

但是,筱筠現在應該是沒有功力的,她到底有何打算……?

正當逍遙為了尋找靈兒在奔波時,各地的人也都為了自己的目的,紛紛的行動了起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