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虐俠傳 第三十一章 菊花宮爭奪戰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於是有了菊花宮。武林之大,何所不容,焉能沒有菊花哉?話說李逍遙在菊花宮門前站立良久,直到阿嬌推了推他,這才回過神來。兩
人合力將門推開,門內出現一條長長的走廊,很寬,上方吊著五盞燈火。火光搖
搖曳曳。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三十一章  菊花宮爭奪戰

 
 
神說:要有光。

於是有了光。

我說:要X菊花。

於是有了菊花宮。

武林之大,何所不容,焉能沒有菊花哉?

話說李逍遙在菊花宮門前站立良久,直到阿嬌推了推他,這才回過神來。兩
人合力將門推開,門內出現一條長長的走廊,很寬,上方吊著五盞燈火。火光搖
搖曳曳。

李逍遙與阿嬌對視一眼,當先走進廊內。阿嬌緊跟在後,行了幾步,李逍遙
突然聞到一股淫靡的氣息,還不等他跟阿嬌說話,衣服就被拉住,猛得後退一步。

只聽阿嬌輕聲說道:“主人,你看那燈。”聲音雖輕,但李逍遙還是能感覺
到微微的顫音。

他順著阿嬌所說的方向,凝目看去,也虧得李逍遙從小練氣,最近又得了十
年功力,凝神而視,到也可以短暫的夜間視物。

一望之下,李逍遙立刻頭皮發麻,這哪裡是什麼吊燈。分明是一具赤裸的女
體。女體被捆成四馬躦蹄的姿勢吊在半空中。裸背上綁著一盞油燈,可以想像,
那些燈油低落下來會給這女體帶來多大的痛苦。李逍遙玩過的女人多了,四馬躦
蹄的姿勢雖然用的少,可他酷愛繩藝,也研究過一陣子,如果僅僅是捆成這樣,
他說不定還會叫一聲好,找到負責捆綁的人一起研究研究。共同提高技術。

只見女體上面,密密麻麻的纏繞著七,八條小蛇,有的攀在玉峰上吸取乳汁。

有的環在腰間呼呼大睡。女體的嘴被堵的嚴實,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一條
稍大一點蛇繞在兩腿之間,黑黝黝尾巴伸到後庭腔道之內,正在快速的抽動著。

淫液沿著股間流下,在半空中拉出兩三條半透明的線痕,滴落在地面上。發
出滴噠,滴噠的聲音。李逍遙突然想到,在門外聽到的滴水聲原來就來自於這裡。
他吞了口唾沫,腳步不由得想往後退。可惜還不等他退到門口,大門就咣噹一聲
關上了。

一陣勁風吹得吊燈搖擺起來,幽暗的走廊更顯陰森詭異。

後路不通,阿嬌咬牙拽起李逍遙的衣角,拖著他往前走。兩人一路經過的燈
火都跟前面看到的一樣,李逍遙的腿越走越軟,如果不是阿嬌拖著,早就癱到地
上去了。其實也怪不得他,阿嬌生在苗疆,從小就流落江湖,毒蟲猛獸見得多了,
看到這種情景也嚇得夠嗆。這些蛇並非只是玩弄女體那麼簡單,這幾個人肉吊燈
各個臉色青白,可以斷定,這些蛇是在吸收其中的“生”氣,然後將維持生命的
養分返還過來,長時間的玩弄下,這些女體已經成為沒有思想的肉玩具。就算救
下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走過長廊。兩人進入了個石室之中,石室很大,上面懸掛著幾盞燈,所幸沒
有女體在上面,兩人正待松口氣時,陡然一道黑影嗖地橫過,李逍遙還不待反應,
就被纏住身體,拉到半空上。他還想掙扎,只覺全身麻軟,根本用不上力氣。定
神一看,只見一頭巨大的蟒蛇出現在石室之內,比水桶還粗的尾巴纏在自己身上。

李逍遙目光上仰,只見那巨蟒的上半身竟然是個男子,不但有精壯結實的胸
膛,還有雙臂,頭上的臉孔五官粗獷,一頭像是虯結成塊的黑發披垂在後,斜掠
而上的雙眼裡,帶著詭魅的妖氣。

“你就是蛇妖?把主人放下。”阿嬌舉起鬼頭杖喝道。

蛇妖尾巴一甩,將李逍遙藏到身後,怪笑道:“既然被我抓住,那就是我的。
語氣說不出的曖昧。

李逍遙聽到這話,臉色發綠,只覺得菊花一緊,聯想到在門外”菊花宮”三
字,頓時魂飛魄散,拼命掙扎起來。

阿嬌冷哼一聲,只見她高舉杖頭,口中念念有詞,鬼頭發出一陣紅光,凝聚
出一團火球直奔蛇妖胸膛而去。

蛇妖識得厲害,連忙飛身一閃,險而又險的避過要害,被擦到的右臂已經焦
黑一片。不禁高聲疼叫起來。它見阿嬌又要舉杖,連忙叫道:“等等,你若再有
動作,我就把這男的勒死。”言畢,尾巴一緊,李逍遙立刻就呼吸困難,臉色發
青,己欲暈去。

“卑鄙。”阿嬌緩緩垂下鬼頭杖,不敢再功。蛇妖這才放緩力氣,它那雙燈
泡似的眼睛一轉,口中絲絲有聲,幾條紅色的小蛇聽到召喚,從暗處爬了出來,
纏到阿嬌的身上。

阿嬌還待反抗。瞥見李逍遙青黑的臉色,一聲嘆息,抬手將鬼頭杖扔到一邊。

幾條小蛇立刻爬上這具香噴噴的身體,一條將她的雙手拉到身後緊勒起來,
一條爬到胸前勒出一個五花。一條纏住大腿。一條纏住腳踝,配合默契,很快就
將阿嬌捆成一個粽子。

蛇妖怪笑兩身,爬到阿嬌面前,左手將鬼頭杖撿了起來。正待享受眼前的美
肉,突然感到鬼頭杖一陣抖動,杖身好像通紅的烙鐵似的,那鬼頭再次發出紅光,
深紅色的火球飛射而去,正打在他的胸口上。原來阿嬌見形勢不利,故意賣個破
綻,其實她只要默念口訣就可以操縱鬼頭杖。蛇妖不知道其中奧妙,以為捆住她
就萬事大吉,一個大意,勝負立判。

蛇妖的胸口被開了個大洞,尾巴軟了下來,李逍遙順利掙脫,提起長劍,左
劈右挑,將蛇妖的尾巴切斷。又引得它一陣怪叫。為了保衛菊花,李逍遙狠下心
來,長劍挽出一個劍訣,一劍將蛇妖的大腦袋削掉。蛇頭滾落到地上,那雙紅色
的眼睛陰森森地盯著李逍遙良久,這才慢慢暗淡下來。

召喚者一死,那些小蛇立刻四散爬開,阿嬌恢復自由,將落在地上的鬼頭杖
拿起,見那無頭蛇身還在流血不止,斷肢在地上毛骨悚然地扭動著,讓人觸目驚
心。兩人全神防備了一會兒,蛇身才不再扭動。李逍遙呼出一口氣,回想自己殺
死蛇妖,只覺膽氣壯了許多,當先邁步,先內洞行去。

內洞越見開闊,兩人沿著通道一路前行,燈光漸明,隱約可以聽到女子的哭
叫聲。這聲音似乎還有些熟悉。

莫非這靈婊子當真被關在這裡,早知如此,我當初就不跟主人提起這事,讓
她在這裡好好享受。阿嬌聽到哭叫,暗自想道。

李逍遙可沒有阿嬌那麼多心思,他只想趕緊尋回自己的鼎爐,繼續吸收功力,
早日成為天下第一高手。至於鼎爐有沒有被別人干過,他是無所謂的。

兩人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快步奔跑,又進入另一間大石室,空氣中有一股怪異
的膻味,室內陳設華麗,處處是錦榻雕飾,中央的繡床之上,兩個全身赤裸的女
子正在那裡顛龍倒鳳。其中一個身材高挑女子的雙手被向上舉起,分別捆到床沿
上。兩條修長的美腿被另一個美艷女子扛在肩上,還在不停的顫抖著。高挑女子
的雪臀處被墊上一個軟墊,弄成屁股抬高的姿勢,鮮嫩的菊蕾正承受著美艷女子
的衝擊。口中不斷哭叫著。

聽到腳步聲,美艷女子轉過頭來,看到李逍遙跟阿嬌兩人,猛得一驚,可她
反應極快,美目流轉,從李逍遙沾滿鮮血的長劍上掃過,這裡是洞府最深處,這
兩個人進到此地,身上無傷劍上滴血,而蛇妖卻消失無蹤,不用說,自然是被干
掉了。美艷女子心中已有計較。不等李逍遙發問,她先在高挑女子身上輕輕一點,
然後從床上爬下來,恭恭敬敬的跪到兩人面前。

阿嬌鼻翼翕動,舉起鬼頭杖道:“你與那蛇妖是一伙的?”

美艷女子低垂著頭答了聲是,然後說道:“賤婢雖然跟那蛇妖,可賤婢是被
脅迫的。”

“你是狐狸精吧,不要否認,這氣味瞞不過我。”阿嬌冷哼一聲道。

“是是,女俠目光如炬,目光如炬……”

“看你還算老實,我來問你,最近你可抓到過一個叫靈兒的姑娘。”阿嬌問
道。

“什……什麼靈兒……”狐女疑惑的問道。

“若不老實,我就一劍殺了你。”在一旁的李逍遙長劍一刺,正抵在狐女的
胸口上。

“別,別殺我,別殺我!我真的不知道……什麼靈兒啊……

“狐女連忙說道。

她見李逍遙臉色陰沉,而阿嬌卻面色平靜,還道是這男人為尋美色而來,就
道:“這位大俠,我這裡雖然沒有什麼靈兒,可漂亮女子還有不少,而且都是黃
花處子,大俠可以隨意品嘗。”

李逍遙一聽有處女,臉上多了幾分笑意。狐女察言觀色,知道自己拍對了馬
屁,指著床上捆著的女子道:“大俠,這個也是最近抓進洞府來的,未開封的處
女,如大俠有意,現在就可以品嘗。”

“胡說八道,我們進來之時,這女子明明正被你壓在身上玩弄,而且在洞裡
這麼久,怎麼還會是處女。分明是欺騙主人。”阿嬌喝道。

“不敢。不敢。賤婢不敢欺騙女俠,這事說起來就長了……”狐女跪在地上,
將蛇男的怪異癖好緩緩道來,她口才出色,又添油加醋,把死掉的蛇妖刻畫的醜
陋無比,邪惡萬分,而自己卻是楚楚可憐,十分的無辜。不知道蛇男九泉之下聽
到此言,會不會氣活過來。

李逍遙對故事沒什麼興趣,好不容易等狐女說完,這才問道:“照你所說,
這洞府裡的女子,全都是處女了?”

“是……是的。”

“你也是處女嗎?”

“不……不是……主人贖罪,婢子在跟隨那條死蛇之前,還跟過幾個妖怪,
所以……”見李逍遙沒有什麼不滿,狐女低聲繼續說道:“婢子法力低微,身不
由己,為了生存下去,只能跟隨強者。那條死蛇也修煉多年,在附近橫行無忌,
今日卻被主人一劍斬殺,主人是當世強者,婢子願意跟隨主人。”

“這狐狸到也聰明,直接就叫上主人了。雖然說的勢力,可也是實情。只好
實力在她之上,相信她也不敢有什麼歪心思,而且聽她所講,這洞府裡的女子全
部都是她調教出來的,這樣的人,奴隸島上十分需要。”李逍遙心中暗想。不由
得抬起眼睛,看了阿嬌一眼。

阿嬌跟李逍遙最久,又是奴隸島的主管,兩人的心思幾乎一樣,對視一眼,
一起點了點頭。為了保險起見,阿嬌在狐女身上下了禁制,這才讓她起身。李逍
遙放下心事,目光就轉到床上那被捆綁著的女子身上了,只見她身材高挑,玲瓏
有致,兩條美腿極其的誘人。胸部雖然不算很大,可十分的堅挺,光滑如鏡的小
腹隨著女子的呼吸一伸一縮,高翹的臀部好似多汁的水蜜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這女子的長發披散下來,掩住了臉,看不清長像。

李逍遙嘿嘿淫笑兩聲,幾下將自己的衣服扯了下來,爬到床上,一手把玩起
堅挺的美乳,一手伸向女子嫀首。把黑色的長發撥到一邊,俏麗的鵝蛋臉,烏溜
明亮的鳳眼和斜飛入鬢的劍眉,嬌媚中帶著幾分的英氣。不是林月如是誰。

兩人在這種情況下相遇,真是命運的安排,一個是江湖小混混,另一個是林
家堡的大小姐,如果不是因為蘇州城郊的那次偶遇,就會如同兩條平行線一樣,
永遠沒有交集。

小混混把大小姐壓在身下肆意玩弄,這種心理的快感讓李逍遙興奮萬分。當
初他就有將這位大小姐收為玩物的想法,後來還跑回去尋找過,發現失蹤後還好
一陣兒失望。可正如古話所說: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伏。林月如轉了一圈,重
新落到了他的手中。最讓人高興的是,經過那麼長時間的調教,林月如居然還是
完壁。

林月如也同樣看到了李逍遙,可她的感覺要復雜的多。每一個少女都有類似
的夢想,遇險的時候,有個大英雄橫空出世挽救自己。她被蛇妖所擄劫。又被狐
女調教。在兩個妖怪各種手法的玩弄下,林月如的精神幾近崩潰。從這點上看,
李逍遙到也符合英雄的形像。可當初如果不是他將自己綁在樹下,也不會被小混
混侮辱,更不會落到妖怪的手裡,這段時間惡夢般的遭遇,都引李逍遙而起。聽
他剛才跟那狐妖的談話,李逍遙也是心術不正的人。罷了,又能如何呢。現在這
個樣子,難道還能回林家堡做原來的大小姐嗎?李逍遙畢竟是個人,跟他總比被
妖怪玩弄得好。可是。他真的能好好對待自己嗎?轉瞬之間,林月如心頭百味繁
雜,不知究竟是喜是悲。

“主人,這奴隸據說還是世家大小姐,知書達禮,姓林,叫什麼如兒來的。”
狐女在一旁介紹道。

知書達禮?乖乖,這個詞能用來形容這個刁蠻小妞嗎。李逍遙心頭好笑,嘴
中卻道:“這女子名叫林月如,是林家堡的大小姐,他父親林天南是南武林的盟
主。”

“對對對,就叫月如。主人真是博學多才,見識超凡。”狐女贊嘆道。其實
她比李逍遙知道的還要清楚,當初灌腸的時候,林月如把能說的都說了。可她觀
察神色,斷定李逍遙認識這個女子,所以故意說的含糊不清。給李逍遙表現的機
會。果然,李逍遙聽到狐女的誇獎,得意洋洋。雙手不停的在林月如的嬌軀上游
走。

林月如身材修長嬌美,纖腰盈盈細滑,肌膚雪嫩如玉,雙腿甚是修長,因為
長期練武的關系,雪白的乳房不僅豐滿堅挺,而且彈性十足,翹臀高聳渾圓,蚌
肉敏感多汁。可謂天生尤物。

李逍遙撫摸著林月如光滑柔嫩的大腿,手指在大腿內側上下滑動著。可以感
覺到上面傳來的驚人熱力。一想到馬上就要被這雙大腿夾在腰上,李逍遙幾乎爽
得要射出來。

狐女站在一邊,一字一句的將自己調教林月如的過程說了出來,還為李逍遙
介紹了林月如身體各部位的敏感程度,指出了她的興奮點,並用十分專業的口吻
論述了一個優秀女奴隸所需要的基本素質。雖然有的地方有些誇大,可還是讓李
逍遙大開眼界。

林月如被捆在床上聽著李逍遙跟狐女對自己的身體品頭論足,悲從心來,可
惜她被狐女點了啞穴發不出聲音,還要承受李逍遙那雙魔手的玩弄。因為剛剛被
狐女干過一輪的關系,下面很快就重新濕潤起來,身體不爭氣的表現讓林月如烏
溜明亮的鳳眼裡蓄滿了淚水。
大大的發文真是精彩  想像力豐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