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褲奇緣(7-9)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身旁。仔仔一轉頭,猛一見到母親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不由得臉紅心跳,乾媽將

第七章
母子情關

夏天進入了最炎熱的階段,人類似乎也感染了夏天的氣息,使心情一下子全都

浮動了起來。

深夜裡,仔仔利用沁涼的晚上在書桌前讀書。乾媽穿著一身輕薄的睡衣來到他

身旁。仔仔一轉頭,猛一見到母親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不由得臉紅心跳,乾媽將

雙手搭在仔仔肩上,溫柔的替他按摩,母親的貼心舉動,原本是一件溫馨的事,但

看在仔仔的眼中,一切都變成的調情的前奏,是的,母親在用身體挑逗他,那一身

透明的睡衣、和睡衣裡性感的胸罩和小內褲是最好的證明,仔仔幾乎可以斷定,母

親這回是有備而來的。難道是對上次自己的試探有了最具體的反應?

突然間,母親的雙手慢慢的滑下他的頸子,輕輕的將她抱個滿懷,仔仔的身體

就像受了電擊一般猛然的震了一下,然後,他感覺到母親柔軟的酥胸正緊緊的貼在

她的背上,輕輕的揉動與廝磨,他甚至可以聽見母親的心跳,和他一般的巨烈!

然後,房間裡是一陣死寂,母子倆像僵直的蠟像,動也不動。

仔仔像瞬間爆發的火山,猛一轉身將母親推倒在床上,他又像隻餓虎般撲向母

親,準備啃噬不請自來的獵物,但癱躺在床上的母親是如此的鎮定,似乎早已預見

了自己的不幸,或者說,這一切只是個陷阱,而母親是個令人垂涎的誘餌,令他一

頭往下栽。

仔仔用粗壯的臂膀壓住瘦弱的母親,乾媽嬌喘著、顫抖著、睜著一雙大眼看著

神情激動的兒子。

「仔仔….別亂來….快放開媽媽。」

仔仔似乎什麼也沒聽進去,反而猛吻著母親的粉頸與臉頰,同時,一雙手也安

份了起來,撩起了母親那件若有似無的睡衣,肆無忌憚的遊走在母親的雙峰與私處

儘管乾媽嘴邊不斷呢喃著要仔仔放手,但嬌羞的語氣聽在仔仔耳邊卻成了一句

句挑逗的話語,他反而變本加利的放肆著自己的慾望對母親盡情侵犯。

「媽….我愛妳….讓我來好好愛妳吧….。」

「仔仔….媽媽也愛你….但是….這樣做好嗎?」

「天知、地知、妳知、我知,只要我們不說,又有誰會知道呢?」

此刻,人類最原始的慾望正考驗著這對母子。仔仔說得一點也沒錯,只要兩個

人都能守口如瓶,誰會料想到這對身居寡出的母子會做出亂倫的行為?

仔仔的舉動越來越放肆,乾媽的睡衣早已被他扔得不知去向,胸罩也被解了開

來,兩顆豐腴的乳房,正落在仔仔的掌中把玩,一張調皮的嘴、一只淘氣的舌頭正

舔舐著她的乳頭,乾媽的乳頭已興奮的勃起,下體的淫水早已氾濫,連最後的一道

防線也已在不知不覺當中被仔仔褪至了膝蓋。

「這樣好嗎….我們是母子呀….。」

「母子就不能相愛嗎?」

「母子可以相愛,但….可以亂倫嗎?」

突然間,一股強烈的道德感湧上了乾媽的心頭,她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天地不

容的事情,一個引誘兒子走向亂倫之路的母親,她斷然的推開了仔仔,赤裸的奔出

房間,只留下了錯愕的仔仔,不知所措的坐在床上。

明明是出於自己的主動,但卻在最後敗給了自己的良知。道德,真的那麼的重

要嗎?母子的亂倫,古今中外皆有之,這難道不是人性的一種表現嗎?既然是人類

深層的慾望,又為何要強加什麼倫常來壓抑真情的表現呢?只因為她們是母子,面

對一個從己出的骨肉,又為何要阻止他再次進入自己的身體?

接下來的幾天,母子倆行同陌路,就連見面也故意將眼光避開,原本活潑的仔

仔也變得非常沈默,總是一個人將自己鎖在房裡。

乾媽雖然想盡辦法想要挽回濱臨絕裂的母子關係,但仔仔卻絲毫不為所動。乾

媽不停的在想,難道她真的做錯了嗎?為了滿足兒子性幻想,她寧可將自己裝扮得

像個蕩婦;為了提供他更方便的舒解管道,她買了一整個櫥櫃的性感衣褲;為了讓

她容易窺視,她甚至將自己的私處毫無保留的赤裸裸呈現在他眼前;只因為不願陷

兒子於亂倫的千古罪人,卻被他棄之如蔽屢,連正眼都懶得看上一眼,她真的做錯

了嗎?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乾媽與仔仔間的關係漸行惡劣,乾媽心中的苦悶也如無形

的枷鎖般每天折磨著她,原本亮麗的少婦一下子老了許多。

其實在乾媽心中,也不明白為何那一晚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只要她心一橫,

眼一閉,放任自己的身體與靈魂、將道德暫時擺在一旁,等一切都已成定局之後,

就無需煩惱這亂不亂倫的問題,或許這只是一時的決擇,而她仍然選擇了急流勇退

洗完澡之後,乾媽若有所思的在屋子裡到處閒走,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卻發

現自己正站在仔仔的房門外。房門是扣上的,但是從房裡透出一道淡淡的光,乾媽

知道仔仔還醒著,但卻不知道她正在做什麼?看書?發呆?亦或仍偶爾會拿出她的

性感內褲來自慰?仔仔已經對她失去了興趣嗎?或者說是因為上次的事件讓他失去

了愛她的信心?

她輕輕的扳開把手,推開了門。

仔仔似乎有些意外看見母親再次踏進自己房裡,但在明白母親今晚的來意之前

,他選擇沈默。

「仔仔,媽媽想跟你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仔仔背過身去,顯得有些不耐煩。

「上一次,媽媽並不是故意要推開你,而是….你知道我的困難。」

「妳有困難,難道我就沒有嗎?我們是母子,但那又怎樣?難道我不是男人,

而妳不是女人嗎?」

「話雖如此,但媽媽並不想陷你於亂倫的錯誤之中。」

仔仔轉身抓起了母親的雙手,激動的大叫道:「我不介意!也不管什麼亂倫不

亂倫,我只知道我愛妳!我要妳!」

乾媽側過頭去,兩行清淚滾滾流下,聽到兒子的真情告白,不禁一陣心酸,她

似乎在責備自己當初的拒絕是錯的。

「仔仔….,我的心肝….我的乖寶貝,媽也愛你….。」

「媽….妳知道我愛妳愛的多辛苦….自從回到妳身邊之後,我就只能在暗中

偷偷的戀著妳,難道妳從來沒有發覺我不曾交過任何女朋友?甚至連正眼都不曾看

過,為的是什麼?都是因為妳呀!因為我的心中全都是妳,所以根本容不下任何女

孩,難道妳絲毫沒有感覺嗎?」

仔仔越是大膽的告白,就讓乾媽越感歉疚,兒子是如此的深愛著自己,難道她

不能同樣的對待他嗎?

「媽不是不瞭解,媽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你呀!難道你沒發現媽媽最進幾

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為了滿足你喜好,媽媽甚至整日穿得像一個蕩婦,你敢說我

絲毫沒有感覺?」

此刻,母子倆就像對簿公堂的冤家,將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所承受的苦一五一十

的告知對方,在一陣相互真情的傾吐之後,母子倆也漸漸的瞭解到對方對自己所做

的犧牲,原來所有的問題,全出在兩個字「道德」。

「亂倫」,自古以來就為人所禁忌,但越是禁忌的東西,就對人越具有吸引力

,人們甘犯亂倫的天條,難道只為了一時的私慾嗎?這個問題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真

正明白。

乾媽與仔仔母子,正面臨著人生中最大的決擇,他們有亂倫的動機,也有支持

他們母子發生亂倫的充份理由,他們相愛,超越了年齡的限制,現在,更要超越倫

常、超越道德,因為他們堅信愛是最無可抗拒的理由,雖然他們是血脈相連的母子

,雖然他們深知這段感註定是要被詛咒的。

母子倆四手相執,對坐在床前,仔仔眼中汎著淚光,而乾媽則早已泣不成聲。

「媽媽,該說的我都說了,妳打算怎麼辦?」

第八章
錯誤的第一步

半夜一點鐘、乾媽全身赤裸的躺在兒子的床上,床邊是剛剛被兒子溫柔褪下的

內褲和胸罩,仔仔側臥在母親身旁,單腳斜胯在母親身上,一手則抓著母親的乳球

不停的把弄著….。

「仔仔….把燈熄了好嗎….媽媽會害羞….。」

「不不不….我喜歡看媽媽羞怯臉紅的樣子,像個小女孩似的。」

仔仔用膝蓋去頂母親的下體,乾媽在兒子不斷頑皮的把弄之下,身體也慢慢有

了反應。害羞、興奮、羞恥、愉悅、期待、擔心….一重重矛盾的情緒如海浪般襲

來,翻攪著乾媽的思緒….。

此刻,乾媽唯一能做的,就是任憑兒子擺佈….。

「媽….我要吻妳….可以嗎….?」

「….媽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連乾媽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會對兒子說出如此敗德的話,但聽在仔仔而中,卻

彷彿如同一張特赦令一般,前些日子還被母親狠狠的拒絕,沒想到才幾天的時間,

母親竟然將自己的身體毫不保留的獻給自己!

既然得到許可,仔仔不荒不忙的與母親吻了起來,四片濕唇相接,乾媽很自然

的張開了嘴,仔仔將舌頭送進母親嘴裡,胡亂的翻攪,乾媽也順著兒子,將舌頭申

進他口中,母子兩人彼此交換著唾液,吸吮著對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親越狂

野….。

「媽媽的口水….好甜….好香….。」

乾媽一手挽著仔仔的頸子,一手則抓著他的臀部,她自然而然的將自己的私處

往仔仔的下體挺進,用佈滿恥毛的恥丘去摩擦仔仔的陽具。

「媽….我好愛妳….我要….插妳的….小穴….。」

「我已經….完完全全….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媽….知道嗎….

千萬….不可以….辜負….我的一片….苦心….。」

仔仔的手,從母親的胸脯摸到了下體,身子也重重的壓在母親身上,面對兒子

強硬的攻勢,乾媽很自然的張開雙腿,期待著兒子的侵入….。

仔仔摸準了母親的穴門,先用手指插到穴內玩弄一翻,搞得乾媽淫水不斷滿溢

而出。乾媽穴中搔癢無比,仔仔粗大的陽物雖然以在穴門外待命已久,但卻遲遲不

肯插入,難以啟齒的乾媽忍不住扭動的下體,不斷的將陰門湊上兒子的肉棒….。

「媽媽下面好濕….。」

「好寶貝….別再整我了….快….快….。」

「快什麼?我要媽媽親口說出來。」

仔仔明知故問,目的無非是要讓母親感到更加羞恥與淫蕩。

「快….快插進媽的身體….媽媽需要你….要你的寶貝…。」

仔仔擺好了姿勢,臀部往下一沈,一根充滿淫慾的肉棒直末至底,為了掩飾高

潮的羞愧,儘管身體已經亢奮到了極點,但乾媽只能緊咬住棉被,不敢發出任何聲

音,但汗水早已掛滿了她的臉….。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仔仔不停的抽送著陽具,乾媽咬住棉被的嘴發出陣陣悶聲的呻吟。

第一回嚐到禁果的仔仔,面對自己摯愛的母親,一個偉大的女性,他已經忘了

什麼叫憐香惜玉,也不顧母親的身體是否挺得住,只管不停的抽送、抽送、再抽送

….只因為性交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仔仔….仔仔….。」

乾媽無盡的呢喃聲,激起了仔仔心底深處狂放的獸性,儘管房裡開著冷氣,但

母子倆仍搞得滿身大汗,淫水沾濕了床單,仔仔的陽具則塞滿了母親的陰道….。

十五….二十….二十五….。

仔仔心中默數著抽插母親的次數,儘管過去只有手淫經驗的仔仔,仍舊希望能

給母親留下美好的第一次回憶。

「媽….我快不行了….。」

「別….別射在….裡頭….。」

濃濃稠稠的精液噴灑而出,就在即將射精的那一刻,仔仔拔出了陽具,將滾熱

的精液射在母親肚皮上。

一陣狂野、放浪的插穴之後,乾媽早已痛快的昏厥過去,汗水和淚水,同時掛

在她的臉上,從今以後,她與仔仔,再也不能只是母子。

第九章
世事難料

「這麼說來,妳和妳兒子仔仔應該是十分相愛的才對,但是妳卻告訴我,妳之

所以搬到這裡來,是為了躲他,這我就越聽越糊塗了。」

提出這個問題,已經是幾天之後,但乾媽並不願多說,她也怪自己當天喝多了

,才把這不可告人對我說。但話已說出口,她希望我別在多問。倒是我自己,不知

怎麼搞的,乾媽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我的母親來。

「對了,那天送妳的生日禮物,不知道乾媽穿得合不合身?」

想不到乾媽竟然背過身去,翹起屁股,然後將裙擺慢慢的往上扯….。

果然,那件性感小內褲正穿在乾媽身上,看得我好感動。

「等你生日的時候,乾媽也會送個特別的禮物給你。」

「真的嗎?沒騙我?該不會也是乾媽的內褲吧?」

「你只猜對了一半。要我的內褲,你隨時到我房裡拿都有,何必要我送呢?」

「真期待,難道是妳到國外又買了什麼新款式的內褲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乾媽看看錶,問我下午有沒有其它事情,如果沒有,她要我陪她到東區去走走

。陪乾媽逛街是最近以來我最快樂的事情,因為每回上街,乾媽總免不了會要我陪

她去買幾件內衣褲,而這是我唯一能夠光明正的走進女性內衣店的機會。

乾媽帶我來到一家專門代理法國女性內衣的商店,內衣店的老闆娘和乾媽是舊

識,所以親切的招待我們入內,並且還將店內最新潮、最性感的內衣褲樣式一一拿

出來給乾媽適穿,倒是站在一旁的我,看著乾媽和老闆娘把玩著這些性感的內衣褲

,有說有笑的模樣,讓我感到十分不自在。

「對了,忘了跟妳介紹,這是我的兒子。」

「喔….妳就是仔仔吧,妳媽媽常向我提起你,你媽都叫我阿鳳,你就教我鳳

姨吧。」

乾媽向我眨了眨眼,要我別揭穿她的西洋鏡,我立刻意會乾媽的意思,頓時成

為「仔仔的化身」。這也讓我和乾媽出現在人前時能夠較為自在。

乾媽在店裡呆了好一會兒,挑了兩套用絲綢鑲蕾絲玫瑰花圖樣的紫色內衣,性

感火辣的樣式,是乾媽最喜歡的那種。臨走前,乾媽卻折會店內,又拎了一包東西

出來。

「乾媽真是個內衣狂,一點也不輸我。」

乾媽拿起手上的小包包,故意在我面前晃了晃。

「這是生日禮物!」

乾媽果真是要送我這迷人的內衣褲,但為何早上問她的時候,她卻說我只猜對

了一半,那另一半到底是什麼?難道….難道….難道是乾媽要親自為內衣褲開封

之後,才將帶有「媽媽的味道」的內衣褲送給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將用它來打

手槍一輩子!

其實,我也經常在乾媽的浴室內偷拿她換洗的髒內褲來自慰,沾有鵝黃色分泌

物的內褲散發著讓人銷魂的女性赫爾蒙氣息,再加上汗臭味、香水味、屎尿味,混

合成人間最美的味道,好幾次還因為用乾媽的內褲包裹著陰莖自慰時,將精液射在

內褲上而遭到乾媽的責備,但她卻似乎不以為意。

有一次,當我正陶醉在陰莖與內褲柔軟布料的緊密磨擦所產生的巨大快感中的

時候,乾媽突然闖進浴室內,被乾媽逮個正著的我,急忙向乾媽陪不是。

「你們男生就是喜歡玩這幼稚的遊戲!」

當時還不知道乾媽的兒子仔仔,也有拿她的內褲自慰的習慣,乾媽只罰我幫她

洗內衣褲,並沒有多說什麼,甚至日後也不禁止我在用它的內褲自慰,只告訴我,

用完之後記得將所有內衣褲洗乾淨。而我,真不知道這是懲罰還是獎勵,只是在聽

過乾媽所說的故事之後,我開始了解到乾媽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也知道乾媽的「

內衣情結」是如何產生的。

「除了我的內褲以外,你還用誰的內褲自慰?」

乾媽在我幫她清洗內衣褲的同時,突然問起我這個尷尬的問題。

「以前曾經偷過一些女學生的內褲….大部分都用過….。」

「你媽媽的內褲呢?」

「我媽?妳別開玩笑了,我媽的內褲又舊又保守,有些甚至穿到都破了動還在

穿,我怎麼會感興趣….。」

乾媽露出詭異的笑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既然你對自己媽媽的內褲不感興趣,怎麼又會知道你媽媽的內褲上有破洞?

還是從實招來吧。」

「….是有幾次啦….但那都是在認識乾媽以前的是了,自從有了乾媽的….

以後,我就在也沒用過我老媽的內褲自慰了。」

「你既然有了那麼多收藏,而且都是年輕小女生的新潮性感內褲,又怎麼會想

到要用媽媽又舊又土的內褲呢?」

「這….該怎麼說呢….有時候進浴室洗澡,恰巧看見媽媽剛換下的內褲,雖

然很不起眼,但….一想倒是剛從媽媽胯下脫下來的內褲,上面還沾有….媽媽的

陰毛,握在手中,甚至還可以感覺到媽媽的體溫,下體忍不住就衝動了起來….我

自己也覺得奇怪。」

乾媽聽完之後,並沒有責備我,反而給我一個擁抱,好像是在對我說「親愛的

,你的感受我了解」,然後默默的走出浴室。

現在想起來,乾媽自己的兒子也用她的內褲自慰,她自然一點也不奇怪,倒是

她一再問我對自己母親的感覺時,我才慢慢的發覺到,其時在乾媽出現以前,我也

曾經被母親的內褲所吸引過。在乾媽的追問之下,我甚至反省起我對母親的內褲,

有著一份特別的感受,因為母親的內褲以女性內褲的標準而言,並不吸引人,或許

,我對母親內褲的感覺,是來自我對母親的心情寄託。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