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 16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不想吵醒宜靜,於是出來到樓梯抽根菸,坐在階梯上,靜靜的吸著。  樓梯下去剛好正對著下一層的護理站,深夜的護理站也沒看到幾個護士,幾乎都是

出差

=======================================

(16)

  剛剛進入夏天,天氣已經頗熱,醫院中的冷氣空調也不太強,因此半夜就熱醒了,

不想吵醒宜靜,於是出來到樓梯抽根菸,坐在階梯上,靜靜的吸著。

  樓梯下去剛好正對著下一層的護理站,深夜的護理站也沒看到幾個護士,幾乎都是

空蕩蕩的,不可能看到啥養眼的鏡頭。

  抽著菸,享受著這一晚的清靜悠閒。

  說真的,等宜靜沒事出院了我才真的是悠閒了。現在呢,只能算鬆一口氣了吧。

  宜靜,一個我從來都沒想過的女孩,竟然在這短短的幾個月,由從前的鄰家醜小鴨

,轉變成為我可愛溫柔的女友,想來還真是不可思異。但是,另一個不可思異的女人-

--楊英呢?我又該如何面對楊英跟宜靜還有我的未來呢?

  這樣想真是對不起宜靜,才剛剛跟她定下關係,但是心中卻想著另一個女人,甚至

還幻想著有沒有可能大想齊人之福,有沒有可能既擁有宜靜,也擁有神秘而又充滿驚奇

與魅力的楊英。

  男人的劣根性,在我此時的腦海中大掀波瀾,雖然有了宜靜,還是捨不得楊英。仔

細想想我還真是賤!其實從頭到尾,我幾乎都是被楊英牽著鼻子走,被她玩弄擺佈,但

是她就是那麼的吸引人,那麼的有魅力。

  得隴望蜀,我真是不應該呀!

  樓上有幾人從樓梯走下來,我靠在樓梯轉角下方一點,要是擡頭看看也許可以看到

春光,不過那腳步聲擺明了是男人的皮鞋聲,所以我連頭都懶得擡了。

  突然間,後腦一疼眼前一黑,我就昏過去了!

**************************************

  『好痛!』醒來後的第一個感覺,當然是痛,不然之前的那一下子是敲假的嗎。不

過小說嘛,不這樣起頭,又怎麼告訴讀者我醒了,接著展開故事。

  總不能說我醒了,感覺好舒服吧!除非我死了,不然痛是一定的啦!

  「英哥,他醒了。」剛睜開眼就有一個男人的聲音說。

  「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們是誰?」我已經看清楚,旁邊有好幾個男人。我微一縮手,可是卻發現了我

是被綁在一張床上,成大字形,身體幾乎無法轉動。

  「你們要幹麼?」我急喊。

  「小聲點,吵死了。」一個男人拿出一把水果刀,在我的臉前揮舞著。我當然乖乖

的噤聲了。

  我迅速的左瞄右瞄,發現在我的右手邊有一張病床,床上一個男人要死不活的樣子

,身上插了不少管子。這是一間單人病房!我正躺在家屬陪伴用的床上,旁邊有大約五

六個男人,其中有一人個坐在旁邊的唯一的一張椅子上,那個人居然就是在餐廳猛看我

的那個死玻璃。這些人一看就是混混流氓之流。

  「你們抓我來幹什麼?」我小心地問。

  「你看看那邊,你認識他嗎?」那個死玻璃問我。

  「不認識。」我剛剛看過那個半死不活的傢夥,我並不認識他。「你們是不是抓錯

人了?」我懷抱著一絲的希望問道。

  「不會錯吧,我們盯你好久了。你再看一看,你認不認識他?」

  「我真的不認識你們,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我又說。

  「不認識是吧?」那死玻璃說「可是你卻上了他老婆!」同時他的臉靠了上來。

  「啊!」我瞬間冷汗直冒。原來是....

  「才兩天沒盯你,你居然自己跑來了。」「來得正好,省得我們下去抓你上來。」

  「你們是?」我已經猜到了,但是還是不死心的一問。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是誰。那邊那位是我們的黑龍老大,也就是李英揚的先生

,你這樣應該夠清楚了吧。」

  「我...」沒想到楊英的老公出事了,躺在那邊半死不活的。

  「所以嘍,我們沒抓錯人,是吧。」

  我有點意外於他的談吐真不太像黑社會的。

  「你說••••我們該怎麼處置你呢?」他突然冒出這句話,讓我神經立刻緊繃起

來。

  「處置我?」

  「是啊,你跟我們大嫂似乎有點••••不用我說吧。」

  「我沒••」我剛剛開口想否認,這是黃大教授大一時就教過我,遇到這種事千萬

千萬不能認!就算抓姦在床都要設法轉,說是神明附身幫她治病都可以掰,反正就是兩

個字:「否認」

  「別否認!你知道我沒有冤枉你!你不要把我當白癡!我最討厭人家把我們這些道

上的人當白癡了」一邊說一邊拿著把刀子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把剛剛要說出口的否認字眼全都吞回去了,教授啊!您的教誨無用啊!因為我不

敢跟刀子作對啊!

  「你知道嗎,在我們的規矩裡,你會被如何處置嗎?」

  我噤若寒蟬,不敢出聲接口。天啊!我這次完蛋了!我要嘛被殺,要嘛被閹,絕對

不是什麼好下場的。當初知道了楊英的背景之後就一值擔心著,哪天會不會東窗事發,

面對這樣的場面,可是怎麼都沒想到是來得這麼快。

  上帝啊!我這輩子也才嘿修了沒幾次,你不應該這麼狠,這麼快就要把我的傢俬回

收了吧!我••••不甘心啊!

  『咖啦!』門口猛的被打了開來。

  有救了!要是來的是護士還是醫生的話,那我就有救了。

  「英哥!抓到了。」

  我一看,完蛋了!居然是Jack!

  「Jack!」我叫道。

  「大雄!你怎麼也被抓來了!」Jack說。

  「哼哼,你們果然是認識的啊。」

  「認識又怎樣?」Jack說。

  「沒怎樣,姦夫淫婦,你們還真可以湊成一對哩。」

  「哼,胡說八道,你們老大怎麼了?還沒死嗎?」Jack說。

  「託您的福哪,還死不了。」病床上的那個老大居然開口了。

  「黑龍大仔!」

  「別叫那麼大聲,••我還沒死哪。」聲音虛弱,有氣無力,斷斷續續的,倒真是

快死了的樣子。

  「人家說禍害千萬年,你這老不死的還真不容易死。」Jack毒辣的說。

  「哼哼,承您貴言,死不了倒要謝謝你了。」

  「哼哼」Jack冷冷的哼兩聲。

  「你們兩個••膽子不小啊!•••我的女人•••你們都敢玩。」

  這話真是有點詭異,通常這種話都是只對一個人說,不會是兩人,而且還是一男一

女,想想還真是有趣,但是,身為其中一個被指責的主角,我就很難笑得出來了。雖然

他說話時一副有氣無力要死不活的樣子,但是話語間的威脅還是相當強烈。

  「是又怎樣!」Jack說「她的心從頭到尾根本都沒有向過你一秒。」

  「唉∼∼是啊∼∼」黑龍老大居然會如此說。

  「你這個死恐龍,只會用威勢硬逼,搶取民女,簡直不是人!」Jack繼續罵。

  『啪!』

  「住口!你敢罵我們老大!」旁邊想拍馬屁的小嘍嘍一巴掌打了下去,Jack的臉頰

馬上出現五條火紅的指印。

  「罵又怎樣,我就是要罵他,死恐龍,醜恐龍,沒種的爛恐龍••」Jack繼續罵。

  「唉∼∼算了吧!」黑龍說。

  「你....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黑龍又說。

  「你可知道,••我是多麼喜歡英揚嗎?•••當初她說願意嫁給我時•••,我

是多麼的高興啊,•••但是,...唉...後來才知道,••那是她爸爸••逼她

嫁給我的。」

  「當年,她爸爸知道••我喜歡她,••而他當時••在幫中地位不穩,••同時

得罪了許多人,••因此想依附我••幫他鞏固地位,••於是就騙英揚,說我••逼

她嫁給我,••不然我要殺了她爸爸。」

  「英揚不得以•••才嫁給了我,••但是當時我••一點都不知道,••於是,

看起來就是••我搶逼她嫁給我了,是吧。」

  「你這麼說,只是想推卸責任。」Jack說。

  「推卸責任?••你說我有什麼••好推卸的?我怕你嗎?嘿嘿嘿..況且,我都

快死了..」

  「老大!」

  黑龍微微搖搖頭說:「是快死了啊!我這病好不了了。」

  「你是?」Jack問。

  「肝癌末期。」黑龍說。

  「老大!你不會死的,你...」

  黑龍微笑,閉目說:「別騙我了,我可也是唸過書的人。」他轉頭望向我「你不知

道我也是個博士吧!」

  「博士!」我詫異極了。

  「可是,我即使是博士,•••即使是強逼英揚••嫁我,但是••那不表示,•

我就可以忍受你們•••跟英揚的關係!」

  他雖然一副快死的樣子,但是這話說出來仍是魄力驚人。

  「哼」Jack不在乎的用鼻子冷冷的哼一聲。

  「老大,我們砍了他們吧!」

  「哼哼,不用急,••直接砍死了,太沒趣味了,••我要他們受盡屈辱再死!」

  「你敢!」

  「我不敢?嘿嘿嘿•••你們••先扒了他們兩的衣服,••我倒要看看這兩個人

••有啥好,讓我的英楊••這麼癡迷。」

  「走開!放開我!你不要亂摸我!」Jack驚叫頻頻,但是還是被扒光了,而我早被

綁在床上,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況且他們拿的是刀,用刀割開我的衣服,我那敢亂動

亂叫。只是他們還真大膽,Jack尖叫頻頻,居然也沒人進房來看看,大概他們在門口也

派了不少人吧。

  上次見過Jack時就知道,她的身材實在是很好,修長的腿更是迷人,可是現在她被

扒光光,才發現他的身材不只是好,簡直就是超等級的好!尤其是那白皙的皮膚,吹彈

可破簡直就是專門用來形容她的形容詞。

  她被扒光之後倒似乎是看開了,甩開抓住她的小混混的手之後說:「別抓我,我自

己站好。」甚至還走到黑龍床前,大聲的說:「你愛看就給你看吧!」

  「嗯,嘖嘖•••果然是好身材!•••要是我還沒病倒,••我一定上了你,•

•可惜了,現在••我那邊也不管用了。」

  「不過,那位的東西••好像還挺管用的樣子。」黑龍瞄著我的胯下,我的老二早

早就因為眼前Jack的關係自動立正站好了。

  「啊!」旁邊一個小嘍嘍居然抽出他的皮帶,抽打我的老二!靠!你給我記住!

  「你們幫我把它給割下來吧!」黑龍說。

  「我來!」旁邊那個死混混居然拿出一把手槍「老大,我先把它給打爛,再割下來

,你說好不好。」

  「好!好!別急啊,一次敲一顆!」死黑龍居然精神變好了。

  「停手!」那死玻璃說道「黑龍大仔,我有一個好主意•••嘿嘿嘿•••」

  「什麼主意?」黑龍說

  「你叫Jack」死玻璃對Jack說「妳是同性戀沒錯吧!」

  「哼,明知故問。」

  「如果要你跟男人上床,妳會不會爽啊?嘿嘿」死玻璃不懷好意的笑。

  「你!」

  「喔∼你是要她•••」黑龍老大說。

  「老大!我們就讓她作她最討厭的事!這臭小子的爛屌隨時可以割,可是這女人就

難了,我就是要她作這輩子最討厭的事,讓她對不起英揚,讓她們以後都沒辦法在一起

,讓她難過一輩子!」

  「嘿嘿•••阿英啊!你真聰明!•••嘿嘿•••好極了•••」

  「不過•••嗯•••嗯•••好••」

  死玻璃附耳跟黑龍說了一些話,黑龍聽得頻頻點頭。

  「我要妳跟他,現在就表演給我看!」黑龍轉頭說。

  「妳先給我吸他的老二!」黑龍說。

  「啊!老大,這太便宜這小子了啦!我來好了。」旁邊的小混混好幾個都說。

  「是啊!老大,你這樣便宜了這個臭小子了。」

  「你白癡喔!你敢讓她吸?不怕她把你的老二給咬下來!」

  「啊!對喔!你說得對。」

  「不急!我就是要看看•••英揚的兩個姘頭••互幹!嘿嘿嘿•••我就是要他

們幹了,•••以後••看她們怎麼••面對英揚,還有英揚••怎麼面對她們倆!•

•哈哈哈•••」黑龍說。

  「等她們幹過了,••你們再一個一個••輪流幹她,然後••把那小子割了,•

•剁碎了叫她••吃下去,哈哈...你們說好不好啊?哈哈...」

  「嘿嘿嘿,老大高見,讓她們以後沒臉見英揚,沒屌可以幹。」那個死玻璃說。

  「你們!••••我不吸,我死也不吸。」

  「喔,妳不吸喔,那簡單,我們立刻割了他,然後我們一個一個輪流幹妳,妳說如

何啊?」

  「況且,妳現在只不過是吸吸他的屌,又沒要妳真幹。說真的,妳拖的時間愈久,

愈有可能有人來救妳們,那妳就有機會不被我們幹,他也不會被我們割了。妳是聰明人

,妳應該知道這道理吧。」死玻璃不懷好意的笑著,當然這只是託辭,他根本不以為有

人會來救我們。

  「••••」Jack躊躇著。

  「不要傻了!他們是騙妳的。」我說,我明知道這麼一說我大概馬上要被割了,但

是我實在也不願意她受這樣的侮辱,尤其我又變成幫兇,侮辱她的工具。

  「可是你•••」Jack說。

  「不要緊!割就割吧!不能讓他們如意!」我說「況且,老子已經上過他老婆!這

時再來割,他也還是一頭綠。哈哈•••」我故作豪氣的笑。

  「你們聽聽看啊!這對狗男女好偉大耶!居然都肯為對方犧牲耶!你們可真對得起

英揚啊!」死玻璃又再說風涼話「唉∼好人都是這麼笨的啦!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可是

只要給他那麼一丁點的希望,要他們做什麼事都可以啦!哈哈哈•••」

  「沒錯!我知道你騙我,但是,就像你說的,時間愈久,愈有可能會有人來救我,

所以我願意。」

  「Jack不要!」我說,我抱著壯士斷鳥的決心說「你這死人妖,不男不女的,我要

是讓妳吸了,我以後也不舉了,妳吸了我也不會感激妳,妳敢吸,我就翻臉。」

  「阿英啊!你真是妙計啊!都如你所說的啊!嘿嘿•••」

  「是啊!兩個情敵居人可以為互相著想耶!真是奇蹟啊!誰說奇蹟要神才會創造的

呀!你看我們不是把死對頭湊成一對了嗎?哈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