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男女(又名離婚男女or落葉) 1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我對此篇小說評價非常高,卓越和亞馬遜已經都斷貨了,我果斷在其他網站在線購買了全網絡最后的兩本作爲收藏。

編者的話:

真人親自上傳,非轉載!

真人已將這長篇小說全部連載完成,歡迎大家友情回複!感謝D版支持加分,Happying!

第一章節沒有H內容,后面章節是有很多的。這類寫實的成人小說更耐人尋味。願君喜歡!

我對此篇小說評價非常高,卓越和亞馬遜已經都斷貨了,我果斷在其他網站在線購買了全網絡最后的兩本作爲收藏。

小說中所提到的很多理論能夠幫助各位狼友來嘴你的老婆,當你的老婆再撒嬌不做家務活的時候你可以吧這篇小說中的某些原文拿出來好好給你媳婦上上課!獻給各位狼友!

內容提要——

李守傑是一位事業小有所成的中年人,但婚姻生活卻一敗塗地。十年婚姻帶給他很多痛苦的回憶,也讓他獲得了一些人生經驗。

 
 
欲建立安甯家庭、找到真正愛情的想法,促使李守傑在離婚后再入花叢。走馬觀花中,他依次遇到了A、B、C、D……乃至H女。

 
 
這些女人,有曾經的模特,有白領麗人,有純情女生,有賢妻良母……李守傑一次次試水,與這些女人演繹了很多故事,卻一次次遭受失敗的打擊……

到底什麽是真愛,什麽是婚姻?曾經滄海,蓦然回首,誰家燈火爲我點亮?

寫在前面
“每一次曆史的災難,都是以曆史的進步爲補償的。”
——恩格斯

這部小說,我寫了四個月,但準備了整整四年。

我一直把家庭當做人生第一目標,爲之投入了巨大的心血和精力。然而最終,我的婚姻卻失敗了,而且一敗塗地。

幸福的家庭幾乎都一樣,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耗盡了全部的精力,熄滅了所有的激情,品嘗了難言的痛楚,經曆了無數傷害。

終於離了。

不管是對是錯,選了,人就松了口氣,總算擺脫了進退兩難的處境。

我離開圍城,走馬觀花。

這是個視婚姻爲兒戲的時代,離異男離異女成群結隊,一波波來,又一波波去。每人都有段不堪回首的經曆,掩飾著自己的痛苦,在寂寞的角落里舔舐心靈的傷口。

遇到這麽多在苦海里掙紮的人,不由得令我心生感歎。

我漸漸平靜下來,不再像當年那樣激憤了。我開始反思:愛情究竟是什麽?婚姻又是什麽?

中國民政部2008年5月發布的《2007年民政事業發展統計報告》顯示,2007全國辦理結婚991.4萬對,辦理離婚209.8萬對。也就是說,當代中國的顯性離結率已經高達21%;如果加上那種同居多年后又分手的隱性離婚,估計會達到30%。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2個百分點的速度遞增。北京、上海等經濟發達城市,離結率已高達50%以上。

每兩對夫妻,就有一對過不到頭。

未破碎的婚姻也不一定意味著美滿——同床異夢的、形同陌路的、互相防備的、虛情假意的、冷戰熱戰的、有苦難言的……有多少人因爲憚於離婚成本和對子女的傷害,而被不得不留在圍城內,被低質量的婚姻所傷害?

婚姻本該是溫馨的港灣和安全的堡壘,可如今它卻意味著風險。

那麽,西方呢?歐美的結離婚率已經高達50%。外國的月亮也不比中國的圓。

愛情是個經久不衰的話題,人人對它無限向往;可得到它以后,往往才發現它如此脆弱,不堪一擊。所以弗洛姆說:“再也找不出一種行爲或一項行動像愛情那樣,以如此巨大的希望開始,又以如此高比例的失敗而告終。”

我想弄清楚,究竟是什麽原因,使得當年海誓山盟要白頭偕老的男女,最終互相厭倦、鄙視、甚至憎恨?

我不想天下的男女,像我們當初那樣彼此傷害。雖然我不認識他們,但我不想看到悲劇的簡單重複。

總結出我們悲劇的根源,或許能警示那些尚未走到我們這一步的人。我希望,它能給讀者帶來啓發。

有句俗話,“願有情人終成眷屬。”可我覺得這還不夠,我想說的是:願終成眷屬的人們,學會彼此珍惜。

倘若真能做到這一點,那麽我們所承受的一切,就算獲得了補償。


 
  
   引子

一、 
 
新世界

二、 
 
A女

三、 
 
欲海狂潮

四、 
 
心漸漸冷

五、 
 
幻滅

六、 
 
誰讓愛走遠

七、 
 
上海故事

八、 
 
B女

九、 
 
C女

十、 
 
純真年代

十一、  花樣年華

十二、  D女

十三、  思陵

十四.  一仆二主

十五、  前妻

十六、  不堪回首

十七、  愛斷情傷

十八、  兩個女人的戰爭

十九、  牽起你的手

二十、  似乎塵埃落定

二十一、樹欲靜而風不止

二十二、我如果愛你

二十三、假如你愛你的家

二十四、剪不斷,理還亂

二十五、琴瑟之鳴

二十六、雨巷

二十七、十二月黨人的妻子們

二十八、在銀河下面

二十九、愛琴海的珍珠

三  十、天妒紅顔

三十一、永失我愛

三十二、不再孤寂

三十三、F女

三十四、MyAll

三十五、冷藏

三十六、走馬觀花

三十七、E女

三十八、瘋狂世界

三十九、落葉

四  十、大白兔

四十一、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

四十二、歌聲沒有歸宿

四十三、原諒,是爲了告別

四十四、燈火闌珊

四十五、Perhaps
Love

四十六、尋找

尾聲
Besame
mucho
(大結局)


我一直奇怪,爲什麽結婚證是紅色,而離婚證卻是綠色。待到2005年情人節那一天,我從婚姻登記員手中拿到了一個綠色小本本,而看著她在那個紅色小本本蓋上“注銷”方塊章的一刹那,我恍然大悟:大概紅色的結婚證意味著給你亮起了紅燈,剝奪了你的豔遇權;而綠色的離婚證則意味著又給你打了綠燈,你又可以開始新的情感旅行了。

盡管十年前,我與前妻張佳麗牽手走入這座圍城時,曾憧憬過:與她白頭偕老,等到白發蒼蒼、兒孫滿堂時,慶祝兩人的金婚鑽石婚。但很遺憾,這樁婚姻只在痛苦和折磨中煎熬了十年,耗盡了所有的活力與激情,然后就像一枚風中的枯葉,飄落了。

錢鍾書先生把婚姻比作圍城,說外邊的人想進去,里邊的人想出來。在拿到那本綠色的離婚證以后,我就像一名服了十年大刑,剛從監獄里被放出來的犯人一樣:貪婪地呼吸了幾口自由的空氣,返身看看監獄大門,既感到輕松,又感到迷惘;既有憧憬,也有留戀。

十年婚姻,對於一對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恩愛鴛鴦,那還只是個美好生活的開始;而對於兩個互相折磨、彼此傷害的男女,那就是一場漫長的噩夢。

這夢太長了,長到讓你完全適應了那夢里的環境,那里的人,那里的生活方式。就像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里邊,監獄中那個善良的黑人圖書管理員老布,面對自由,他不是去擁抱,而是深深地恐懼,想盡一切辦法來延長坐牢的時間。最終,在獲得假釋之后,他選擇以自殺的方式抗拒自由。

在不幸福的婚姻中掙紮著的人們,又何嘗不是如此。盡管每過一天都意味著多一分傷害,但依舊深深地畏懼外面的世界。於是,人們給自己找出種種繼續忍受痛苦的理由:孩子,年齡,老人,離婚成本……只是爲了延續這熟悉的痛苦,因爲你早已變成了這痛苦的一部分,它同時也成爲你生命中的一部分。

但夢終究會醒。

等你從夢中醒來,你發現自己就像被風吹落的一枚秋葉,既失去了青春的翠綠,又失去了大樹的依托。你不知道自己該干什麽,也不知道自己會被風兒吹向何方。

人生的過程,是用已經擁有的一切去換取自己所沒有的,誰也看不到當時決定的對與否。

人海,如浩瀚碧波。浪與浪交彙,再分開。

牽手之后是分手。

但生活還是要繼續。你不得不斬斷一些記憶,去一個未知的前方。帶了酸楚與孤獨,甚至淒涼。

當然,也有希望。

那是一個新世界。

連載如下,各位笑看,謝了!

一、新世界

婚姻,若非天堂,即是地獄。

——德國諺語 

 

人生就是這樣,操什麽心才會遇到什麽事。

在以前的十幾年里,我這個人似乎特別缺乏女人緣,沒有機會結識任何一個令我動心的女人。說到這里,諸位看官肯定認爲,我,文中的男主人公李守傑,一定是個謝頂凸肚、獐頭鼠目的男性恐龍,以至於醜得驚動了黨中央,專門下發1號文件讓美眉們見了咱就躲著走。

其實不然。本人2005年離婚時雖已三十有四,算是人到中年,但由於一直注意體育鍛煉,腰間無贅肉,中部未崛起,腹部還有幾塊引以爲傲的腹肌。而相貌,雖談不上跟陳冠希一樣風流倜傥,但濃眉大眼,高鼻長臉,五官齊全,還長著一個東方男人里比較罕見的“W”形下巴,典型的電影里邊正面人物形象。

當然,缺點也有,咱皮膚比電視里的奶油小生黑了點,不過那是因爲咱經常打球啊,取一頭總得舍一頭。總體而言,咱這副尊容還不算特別影響市容。

但就是邪門,我這個人就是沒女人緣。

以前我曾郁悶地以爲,沒女人緣是因爲自己缺乏魅力。現在回想起來,不是,真正的原因是那時我心里只裝著一個前妻,想著婚姻的忠誠,肩負著那個家庭從掙錢養家買房買車裝修到柴米油鹽做飯洗衣服拖地抹桌子之類里里外外的重負,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根本無暇拈花惹草;再加上每天公司家里兩點一線,又開車上下班,連個地鐵奇緣、公交豔遇什麽的都碰不上,完全是自己畫地爲牢,自絕於廣大婦女同志們了。

我的前妻張佳麗,人長得還可以,就是顴骨高了點。俗話說:“女人顴骨高,殺夫不用刀。”現在想想,還真是那麽回事,起碼她妨礙了我交桃花運。沒離婚時她克了我的女人緣,一離婚,立刻時來運轉。這不,跟前妻辦了離婚手續十八天之后,我就在網上認識了A女,從此走進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跟A女在QQ上聊了幾句,雙方感覺不錯,對方就要求視頻聊天。

打開視頻,對方看到一個型男,我也看到一個潮女,兩人頓時四目放光,大有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之勢。又一聊,對方以前干過平面模特的,身材相貌一流;只是三十有三,青春只剩下一個尾巴了。不過,咱也三十四五的人了,只要女方年紀不比咱大,咱就能接受。繼續深入,得知對方也是離異女,單身五年,帶個一個男孩生活。

離異男遇到離異女,恰如蒼蠅遇到有縫的蛋,西門慶遇到了潘金蓮,一拍即合。

我剛剛離婚的時候,並不十分清楚離婚男女這趟水的深淺。所以,本著最單純的想法,我把尋找重點放在離異女身上。原因是,作爲一個三十多歲快奔四的男人,我並不希望女方年齡與我相差太懸殊,覺得那樣會有代溝存在,不太好處。當時認爲,年齡懸殊在五歲以內,我可以接受,再大就不行了。因此,時年34歲的我,基本上把選擇圈子劃定爲30∼34歲范圍。

但是,與我同時代的70后女人基本上都已婚了。剩下鳳毛麟角幾個未婚的,那多半不是眼光高的無人可攀,就是性格怪到無人敢碰。再說,自己也是離異的,離異男的找離異女,公平。所以啦,咱的選擇范圍只能劃定爲離異圈。

我自幼個性溫和,特別容易跟孩子相處。剛離婚時候的我,並沒考慮女方帶孩子是個很重的負擔,覺得只要新組成的家庭過得好,咱工作有精神,那養活個把孩子應該不成問題。所以,那時我也並不認爲女方帶孩子是什麽了不起的事情。

在這種思想指導下,我開始了和A女的交往。

當時我跟她聊天、接觸,是一五一十地本著尋找一個新的妻子的目的去的,絕無一夜情之類花花腸子。因爲彼此印象很好,也就互相留了電話。

下了線關掉電腦,我從電腦桌前站起來神了個懶腰,忍不住發自內心地“哦也”了一聲——跟這個A女聊天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男人麽,都是視覺動物,美女總是能吸引男人格外的目光,特別是對於我這類沒見過什麽世面的老男人。

正在刷牙時,突然手機響了。連忙跑過去一接,居然是A女。

“你干嘛呢?”電話里她問。

“我在刷牙呢。”我嘴里含著牙膏,口齒不清地回答道。

“哦。那你先去刷牙,我三分鍾后給你再打。”

“啊,好啊好啊。”我受寵若驚地表示同意,頭不住地點著,仿佛她就站在我面前似的。

放下手機,我慌忙跑到洗臉池那里草草刷了牙,漱口時看見鏡子里那個人,臉上都笑成一朵花了。

我吐出了最后一口漱口水,拿毛巾擦了擦嘴,然后朝著鏡子里的自己擠了擠眼睛:“你小子要走桃花運了!”

然后我返回臥室,懷著興奮而不安的心情,屏息等待著期許中的電話鈴聲。

片刻之后,鈴聲果然響起,是她!

“洗完了嗎?”她問。

“嗯,洗完了。”

“哦……接下來準備干嗎?”

“嗯……睡覺啊。”

“哦……”A女猶豫了一下,接著問道:“你……對我……印象怎麽樣?”

“嗯……好極了。”聽她這麽一問,我既有些突然,又感到高興。因爲她肯這麽問我的話,說明我給她留下的印象也不錯。否則,如果她看我不順眼的話,才不會在意我對她感覺怎麽樣。看樣子,這孤男寡女的,都想得到對方的垂青。

“真的?”她又確認了一句。

“嗯,真的,好極了。我剛才……刷牙時想起跟你的結識,還忍不住高興呢。”我老老實實地說出了我的感受。

“嗯,我對你感覺也挺好的,覺得你這人吧,看上去就是個好人,特實在。”A女先是給了我一個好評價,接著又發出了一個邀請:“要是你覺得合適,咱倆安排個時間,見個面咋樣?”

“啊?見面?”我禁不住一怔。雖然我對A女感覺不錯,但突然接到她的邀請還是讓我感到有些意外。盡管我也是二手男,但好歹革命曆史清白,對婚姻大事看的也很慎重,總覺得這事兒從認識到好感到拍拖到結婚,總會有個漫長的過程,起碼得一年才能完成。再說了,除了前妻,我這人平時幾乎沒和別的女人打過什麽交道,一說要和陌生女人見面,而且是聊結婚這種事情,我心里多少有點發怵。所以,我原本是打算再聊一段時間,等雙方都很熟悉了,找到了共同語言,再見面。否則,要是萬一到時候話不投機,那多尴尬啊。

於是我哼哼唧唧地婉拒道:“我覺得,現在還沒到見面的時候吧……咱倆這……才剛認識啊,是不是還得再互相了解一下?”

本來以爲女人會矜持一些,但萬萬沒有料到,A女聽了我的回答竟勃然大怒,氣哼哼地說覺得自己很沒面子,女人首先提出約會這本身就夠給面子了,卻竟然遭到拒絕,我這種行爲簡直就是屬於大逆不道罪不可赦死有余辜狗咬巴屎人不識擡舉!算了,以后不跟我這不識擡舉的賤男人來往了,拜拜。

說完,A女自顧挂了手機。

靠,話居然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哪料到自己一不留神就傷了人家的自尊心?只得立馬把電話回撥過去,賠禮道歉。

第一次,她沒接。我接著打。

第二次,她還是沒接。我還是接著打。

第三次,她接了。

“你什麽意思啊?干嗎老來煩我?”A女余怒未消。

“我……我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感到……感到……有點突然。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其實想見面的,可是,我有點怕……”我誠惶誠恐,支支吾吾地解釋道。

“你一個大男人你怕什麽啊?看不起我你就直說。”A女繼續對我發泄怨氣。

“我……不是看不起你,我錯了還不行嗎?我真的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我以前沒跟女人打過什麽交道……我對不起了行不?”我繼續笨嘴笨舌地解釋和道歉,頭上冷汗直冒。

“嗯……看你老實,就不跟你計較了。”A女聽我說了對不起,這才算消了消怒火,然后說:“那我剛才的建議你考慮了嗎?”

“考慮了!考慮了!”我松了口氣,連忙表示贊同:“你說啥時候見面,就啥時候見面。”

“哦。這還差不多。”A女語氣里流露出了一種滿足:“那……你看這個周末怎麽樣?咱們一起吃個飯。”

“行,行!沒問題!”我連忙點頭應允。

接下來,兩人又確定了地點,接頭方式,A女這才滿意地收了線。

接下來的幾天,我繼續通過QQ跟A女聊天,以加深熟悉程度。幾乎每天一下班回到家里,我就打開電腦登錄,而她也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上線。兩人聊的昏天黑地,廢寢忘食,似乎有說不完的話似的,往往到淩晨一兩點了才戀戀不舍地道別下線。

我的前妻是個物欲很強的女人,那些年讓我吃了不少苦,生了不少氣,受了不少累。所以我鄭重決定:以后找老婆決不在這個上面栽跟頭,物質女一概免談。故而跟A女勾勾搭搭時,也重點打探A女的物欲。A女倒也爽快,回答說自己半輩子勤儉節約,任勞任怨。

看到這里,我心想:靠,真是當今世界罕見的好女人。

又打探A女爲何離婚,A女說是其前夫出軌,咽不下這口氣,一怒之下離了。

我一聽,連忙感歎:這個前夫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這麽賢惠溫柔漂亮的老婆,竟然還出去偷人,簡直是腦子進水了。又感歎自己,老婆又醜又橫,卻老老實實地守身如玉。感歎老天不公,好男沒好妻,好女也沒好夫。好在現在好男又進入了二手婚姻市場,遇到了好的二手女,這下子算是珠聯璧合了。

從此與A女進入熱戀階段。說是熱戀,也名不副實,因爲畢竟連面都沒見一個。但要說不是熱戀也不對,因爲每天我與A女都要QQ神聊一個晚上,上了床睡覺都還你來我往的發幾十條短信。越聊越來勁,越聊感覺共同點越多,越聊越有相見恨晚的感覺。於是,我倒不是怕見面了,而是在盼著見面。

令人望眼欲穿的那一天終於來到了!其實在這天之前,我就有過提前見到A女的沖動。但是,我有言在先,一個星期以后才見。君子一言,驷馬難追,我不想這麽快就失去信用。所以,我甯可忍受著相思的煎熬,把A女幻想成自慰片里的女主角,也要磨叽到預定見面的一天。沒辦法,我從小就是個磨叽性格,改不了的。

當時是三月中旬。北京的早春時節往往風沙肆虐,但那天卻風和日麗,明媚的陽光照在身上,還微微有些暖意。那天下午,我和A女按照約定在北海團城見面。由於此前雙方天天視頻聊天,記熟了對方的相貌,所以見面時也不用對什麽“天龍蓋地虎”、“寶塔鎮河妖”之類的接頭暗號,遠遠地打眼一看就互相認出彼此了。

A女那天穿著一件棗紅色的中長外套,足蹬一雙后跟極高的黑色麂皮絨長靴。她身材高挑,五官俊俏,卷發飄逸,步態優雅。看到她微笑著款款向我走來,我的心禁不住一陣狂跳:以前視頻時只看到她的五官,卻沒有注意到她的身材。沒想到人近中年的她,身材還這麽棒,簡直跟青春少女沒什麽兩樣,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只是,等她走到我面前認真一看,她的臉色比我想象中的更憔悴一些。

這也難怪,一個帶孩子的離婚中年女人,那日子能滋潤到哪里去?所以,這份憔悴非但沒讓我感到失望,反而生出很多哀憐來。

一見面,A女就笑吟吟地著看著我,目光里帶著些許滿意,些許期盼,令我很有些感動,心想:或許這就是緣分天注定,一個很好的倒黴女人遇到了我,我要好好珍惜才是。

兩人聊了很久,話題無所不至,談理想,談人生,談愛情,談未來,談事業,談孩子,就差沒談國際國內的大好形勢了,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也真奇怪,我這人以前沒離婚時,見了女人都自覺躲著走,跟女同事說話也吞吞吐吐半天擠不出一個整屁來,怎麽見了A女就這麽談笑風生了呢?大概我和A女確實有緣。

不知不覺,已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在滔滔不絕興致勃勃之余,我感覺肚子有點餓,於是建議A女去吃西餐,A女欣然答應。因爲感覺好嘛,咱也玩玩情調,就帶她來到位於后海附近的一家西餐廳。那里我以前去過幾次,環境、格調和食物都不錯,比較適合談情說愛。

兩人邊吃邊聊,依舊口若懸河。

吃飯時我發現一件有意思的事情:A女的飯量似乎比我這個大男人還大,我都吃完抽了好幾支煙了,A女卻還在狼吞虎咽地暴撮基圍蝦。

吃完飯,我開車送A女回家。臨上樓,A女還含著微笑扭身看了我一眼。不是咱自作多情,我覺得這一眼還真有那麽點意思。

本以爲A女對我看上眼了(實話實說,我也對A女看上眼了),樂滋滋地回去琢磨以后進展時,第二天,A女卻給了我當頭一棒。

那天我上QQ跟她聊天,她突然告訴我,她已經心有所屬了,很對不起我喔。

我靠,這是玩的哪一出啊?哦,合著你是個蹭飯吃的?那也不對啊,就爲了蹭那麽一百塊錢一頓的自助餐,也沒必要費這麽大勁聊那麽久啊不是?聽了A女對我的死刑判決,我頓時覺得云山霧罩,既不好接受,也難以理解。

我實在不甘心就這麽莫名其妙地死翹翹了,這簡直就是六月飄雪,比窦娥還冤。不行,我得向包青天申冤去。

見我連著打出了幾個“?”號,A女耐心地解釋道:在我之前,她還遇到一個大老板。多大的老板?開奔馳,跟外國人做生意,住頂級豪宅的那種。這種大老板跟我這個開威馳,跟中國人做生意,住單元樓的小職員一比,條件在天上地下。

我靠,你早有大老板跟我忽悠個啥呀?眼見著煮熟的鴨子就這麽飛了,我不禁悲痛欲絕,欲哭無淚。

A女倒不急,她又說啦:她看重的是人品,大老板雖大,但人品不一定最佳;再說,追她的大老板成群結隊的,簡直都能開個CEO俱樂部了,這個老板也不算個球。所以,她還是想跟我這個貌似忠厚的老實人接觸一下。

A女這麽一說,咱還真有了被芭比公主看上的皮鞋匠那種感覺。操,人家有那麽多大老板在屁股后面跟著,都還在挑人品,看來我是碰上極品女人啦。當然,這個極品不是貶義的,是人品中的上上品,是褒義的。

於是,我懷著一顆破碎加企盼的心問道:“那以后還跟我來往嗎?”

極品女回答道:“那要看看你們倆誰的人品更好,誰的感情更真。”

得,人家網開一面給我判個死緩,想瞧龜兔賽跑,以觀后效。

既然是這樣,我心里又生出了一絲希望:沒準咱這笨頭笨腦的烏龜,還真的跑贏了兔子呢。所以,本烏龜舔淨了自己心靈小傷口的血迹,繼續跟A女投入地相處、聊天,繼續參加這場愛情馬拉松比賽。

奇怪的是,自打那以后,A女每天跟彙報工作進度一樣,把她跟大老板的進展告訴我,比如大老板承諾把她兒子送貴族學校啦,答應給她買跑車啦,答應給她以她的名義買一套房子啦,等等,都告知我。甚至,把大老板哪天強行吻了她,摸了她的胸也告訴我。

我靠,丫當我是什麽啊?在比賽中被兔八哥遠遠落在后面的我,越聽越失落,越聽越嫉妒,越聽越生氣,越聽越沒信心。某天,終於忍無可忍發火了,告訴她:以后要是再跟我提大老板,我就出局不參賽了,直接把她拉進黑名單。

A女見我真搓火兒了,趕緊安慰我說:她是看著我忠厚老實,一見如故,把我當成知心朋友了;這才耍了個偏心眼兒,跟我私下透露點賽況,好讓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嘿,瞧這話說的,真是讓人舒心。那咱還有啥脾氣呢,馬上振奮精神繼續乖乖參賽。

接下來的半個月依舊在網聊和手機短信來往中度過。A女不提再見面那碴,我也不好意思自討沒趣。

但是,A女漸漸地開始越來越多地給我打傾訴電話,說她感覺我這個烏龜很好,很本分,讓她覺得踏實;但又覺得那個兔八哥大老板能提供給她更好的生活,她左右爲難。經常講著講著就哭了,那哭聲讓人不由得不信,她的內心確實在受到煎熬。

見狀我只好趕緊好言安慰她說:不要哭,本烏龜不給你壓力;咱們只是剛剛認識,又沒啥感情基礎;你覺得烏龜好,就選烏龜;你覺得兔八哥好就選兔八哥,很輕松啊;不選我,我也沒什麽難過,畢竟人家是大老板嘛,人家能提供給你的東西比我多啊,咱不服可不行。

不過,A女老是這麽長時間地煲電話粥哭訴,弄得我也不由得情緒受到了感染。我遇到她,也看上了她,就懷著跟她過一輩子的夢想去投入的。誰知,半路殺出個兔八哥來,讓我的夢想幾乎化爲泡影,心里自然不是個滋味。特別是,對手還是一個巴黎紐約倫敦悉尼到處飛來飛去的奔馳兔八哥,張嘴就敢給我的夢中情人送房送車送貴族學校,這個本事我真的沒有。想想,覺得自己也混了十幾年了不過混個一兩萬月薪,真是窩囊。

懷著這種窩囊加失望又不甘心的焦慮心態,我找了一個搞房地産開發的發小兒,叫軍子,也是大老板,向他問計。我這半輩子,只見過前妻這一個女人,所以不了解別的女人的想法。而這哥們常在情場上混,見得女人多,應該知道女人的心態。所以,我要請他當我的愛情顧問,或者說,狗頭軍師。

一天晚上,我把軍子請出來吃朝鮮烤肉,一邊喝酒一邊抽煙一邊傾訴。聽完的我的陳述,看過A女的照片,軍子說話了:“守傑,我覺得這屄你肯定能泡上,你別擔心,不過我覺得你呢,最好別太投入。”

軍子這一番話,讓正憂心如焚的我感到非常意外。我瞪著金魚眼,問了一連串的爲什麽:“啊?爲什麽啊?爲什麽你覺得我一定能泡上啊?爲什麽讓我不投入啊?你這是什麽意思啊?”

“這個嘛,我看這屄呀,八成是個炮女,好上。說難聽點兒,你看這長相,這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個騷貨,那種閱人無數,常在男人堆里混的主。我敢說,這女的啊,起碼得有一打男人上過,所以你也就別太上心了。單身五年,我操,我說有一打男人上過還說少了,沒準是兩打。還有,我估麽著,那個大老板也是沒溜兒的事,即使真有這麽個大老板跟她起膩,怕也不是想和她結婚,玩玩她罷了。大老板追她?憑啥呀?丫長的是不醜,可是這世界上想麻雀變鳳凰的水靈大姑娘多得是,丫都三十好幾了,青春還有幾年啊?再等幾年都他媽該到更年期了,還拖個小油瓶。那大老板傻啊?還追她?丫這種人,要是真有個大老板追,那他媽夜里睡覺都能給笑醒喽,早就投懷送抱了,哪他媽還有空見天兒跟你耗啊。”軍子不緊不慢地對我表明了他的看法。

“不對,你說的不對。”我完全不能認同軍子的看法,又想起以前看過的一些關於情感自述的文章,就複述給他聽:“你這完全是輕視女性。我以前,跟前妻快離沒離那陣子,曾經到網上搜羅過一些情感婚姻帖子,想搞懂女人究竟在想什麽。有一篇帖子印象挺深刻的,有個女人自述,她自己脾氣不是太好,結婚8年,有個5歲兒子,因爲一件小事情跟老公爭吵,具體啥事兒沒說,反正她老公抽了丫一嘴巴子,離了。離婚后,她老公見天兒來找她忏悔,請求複婚。丫堅決不干,因爲她已經從內心鄙視打老婆的猥亵小男人。兩年后,她找了一個28歲的陽光男孩,人很帥,是個海歸,自己創業的未婚大老板。而且,這個男孩對她很珍惜,像個大哥哥一樣哄著她依著她,她發脾氣時,總是寬厚地承擔,不知道她有多幸福。對她兒子也很好。對比起她那個沒本事又小心眼的前夫,她覺得自己離婚真是個好的選擇,都快要結婚了。”

“哈,哈哈……”軍子聽完我講的故事,突然放聲大笑,然后問:“哈,守傑,這你也信?”

“怎麽啦?”我對軍子的反問感到莫名其妙:“這是情感自述啊,人家講述自己的情感經曆……”

“狗屁的情感經曆,那是YY,聽她拔塞子。”軍子鄙夷地撇了撇嘴,說道:“守傑,你要搞清楚,女人講情感,跟你搞計算機語言不一樣,你習慣於不是0就是1,她們不是。你別以爲她們講出來的事情,她們就真的經曆過;也別以爲她們言之鑿鑿的東西,就真的具有可信度。女人不是跟著現實走,而是跟著感覺走,或者說,是跟著幻覺走。”

“嗯?你這是什麽意思啊?”我被軍子幾句話繞糊塗了。

“咳,這麽說吧,我來跟你算筆賬。”軍子見我一副死活不開竅的樣子,就掰起指頭來,跟我換了個說法:“你算算,你說的那個女的,8年婚史,即使23歲結婚,到離婚也31歲,離婚兩年也33歲;卻找了個28歲陽光大老板,還集年輕英俊高大健壯多金學識修養耐心寬厚忠誠專一溫柔浪漫體貼勤勞聽話於一體,還會變著法子哄著這個大她5歲的大姐,又變著法子哄著她五六歲的兒子。瞧瞧,老板出馬,一個哄倆,哈哈,可能嗎?”

“爲什麽不可能?”我驚訝地看著軍子,反問道。

“那得看看她有什麽?歲數?小油瓶?二手貨?脾氣不好?”軍子繼續帶著鄙夷的口吻說了一連串的疑問,然后看了我一眼,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烤好的牛肉,邊嚼邊說:“就跟你剛才說你認識的那個A女一樣,青春還有幾年?這老白菜幫子以爲自己是誰啊?海歸年輕大老板看上她?哈哈,白日做夢吧?這麽大歲數,別說海龜看不上丫,就連我這沒留過學的土鼈也看不上丫。守傑,你也是,太把女人的話當成回事了。你得分清楚,女人嘴里說出的話,經常不是事實,而是幻想。這28歲的陽光多金完美男,是這幫怨婦們幻想出來的角色。這麽完美的男人,別說她們想上,靠,我要是個Gay,我都要把他上了,哈哈。”

“不過,也許他們之間真的有愛情?這種不愛江山愛美人的事情,也常有啊?再說了,那個男的留過學,也許不在乎女方有個孩子呢。”

“哈,33歲的美人?老白菜幫子還叫美人?”軍子撲哧一下樂了,說:“再說了,留過學怎麽了,留過學就不是人了?守傑,我最煩聽到有些傻屄怨婦罵中國男人這不行那不行,什麽心眼小啊,沒錢啊,不懂浪漫啊之類。你他媽自己就是一張黃臉,嘿,還他媽的瞧不起跟你一個品種的中國男人。外國男人怎麽啦,外國男人也是人不是?是人就分三六九等,外國男人一樣有好人和極品之分。那些傻屄們見天兒想著嫁老外,好像老外個個都是彌賽亞。這是什麽心理?這是自卑,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外國男人也比中國的棒。沒錯,金發碧眼的老外,是挺英俊潇灑,白種人麽,品種就那樣。可問題是你也是這個品種啊?你爹,你媽,你祖宗,都是這張黃臉,你他媽的還瞧不起了?這不是數典忘祖是啥?不過這幫傻屄知道,原版的外國彌賽亞其實不那麽好使,光語言關就他媽的難過,還有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也嚇人。跨國婚姻,有他媽幾個落著好的?所以,丫就玩中國特色了,幻想一個留過學、被外國彌賽亞調教出來的洋泾浜大老板,漢化版的彌賽亞,土洋結合,兼容並包,那豈不是更爽。問題是這幫傻屄在盼望彌撒亞摟著丫一步登天的同時,也不自己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麽德行,值不值得人家彌賽亞出手?那彌賽亞既不傻也不瞎,會分不出這樣的傻屄只是圖財而不是爲了愛情?人家不過把丫當玩物,可丫跟那玩她的人站在一起,還他媽的挺美。不過,也就美這一陣兒,過兩年,立馬變成苦大仇深怨婦,扮弱者四處找人哭訴丫的悲慘遭遇。媽的,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這號傻屄。”

“那沒準……人家真的遇到愛情了呢?”軍子這番話說得尖刻,我也想不出什麽反駁的話,只好遲疑地問道。

軍子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守傑,愛情當然不是理智的,但愛情也不是無端的。你必須有點什麽東西吸引別人,才會有愛情。這女人,有什麽吸引別人之處?28歲的男人跟18歲的傻小子不一樣,28歲男人考慮問題很實際,而且一天比一天實際。那女的,或許有幾分殘存的姿色能吸引他一下,跟她上床;但要天長地久,談婚論嫁,根本就不可能。爲啥,外在吧,拂尾青春了,一天不如一天;內在吧,脾氣又壞,這麽大年紀了還得男人哄,沒教養,也他媽太把老太太當嫩姑娘了吧?我看,這女人的下場最多是被大老板玩幾天,然后一腳踹了她。這類自以爲是的離婚老炮女,一般都會拿個以前玩過她的大老板來忽悠人,除了你這種傻子,沒人真信的。”

“你是說,A女跟我講的那個大老板是假的?給我下套?”聽了軍子這番話,我也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力,忍不住繼續刨根問底。

“當然是假的,那是這女的自擡身價幻想出來的人物,忽悠你呐。守傑,這女的,不值得你多投入。”

就這樣,軍子對A女口中的大老板做出了“純屬假冒”的專家鑒定,然后他又瞟了一眼照片,囑咐道:“嗯,長得還行,真想上了她也可以,只是到時候踹的時候果斷點,別磨磨叽叽的就行了。”

“你說得不對。”我喝了一口酒,搖了搖頭,試圖推翻軍子的鑒定結果。在我心目中,A女是一個聖潔的女神,簡直比聖女貞德還要聖潔,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能認同軍子的專家意見:

“你搞錯了,我覺得她不是那樣的人。她說過好多次,她最在意的是人品。她之所以有大老板的情況下,還跟我相處,說明她雖然也在意錢,但更在意的是人品。一個女人,在意物質條件我覺得能理解,畢竟女人是弱者,想找個靠;可她那麽在意人品,說明她自己人品就挺好。真正的物質女人,是根本不會在意對方人品好壞的。我覺得,我自己人品還過得去,我沒壞心眼,我從來不害人。但我的實力,確實不如那個大老板。可要是就這麽放棄了,我也心有不甘。唉,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她要是肯選擇我,我一定會對她好。”說到這里,我伸出一個指頭,在空中點著,表明我的堅定信念。

“守傑,你這些年做宅男被你前妻弄傻了。”軍子滿懷同情地望了我一眼,說道:“你他媽被那點家務事栓著,根本就不知道這世界是怎麽回事兒。其實,你我都處在一個淫蕩的世界里,我知道,你不知道。因爲你太他媽CJ(CJ,網絡語言,“純潔”之意,但帶有反諷意味)了,所以你用你的CJ心態去揣度別人,感覺別人也就跟你一樣CJ。就跟你以前看你前妻,你以爲你對她好,她肯定也會對你好,結果呢,是這麽個結果。人跟人差別大著呢,千萬別以己度人,那你會吃苦頭的。對了,你爸媽身體還好吧?好久沒看望二位老人家了,本來說今年過春節去的,結果一忙就沒去成。哪天有空,我跟你一起去回龍觀看看老人家。”

“嗯,行啊,看你啥時候有時間吧。”

“這事你爸媽知道不?”軍子又問。

“不知道,還沒跟他們說。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跟他們說啥呀?”

“對,別跟他們說。你爸媽呀,成天爲你小子操心,你可不能拿這個炮女當真,去刺激他們,會讓老人家覺得辱沒門庭的。”軍子囑咐道。

“你這叫什麽話。”

“咳,反正你現在剛離婚,我呢光跟你說你也不會信,你慢慢去悟吧,看多了,遇的多了,你就悟出來了。反正我還是那句話,你泡這屄肯定泡得到,但別太投入了,別面軟,該甩你就得甩。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