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男女(又名離婚男女or落葉) 3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幾天以后的周末,A女邀請我到她家做客。爲了約我到一個溫馨的二人世界,她特地把她兒子送到父母那里,還提前請假下班回家,做了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她很細心,臨到我下班前,還給我打了個電話,問我多久到,她好把菜下鍋。

三、欲海狂潮

人每違背一次理智,就會受到理智的一次懲罰。

  ——霍布斯

男女之事就是這樣,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順理成章了。

幾天以后的周末,A女邀請我到她家做客。爲了約我到一個溫馨的二人世界,她特地把她兒子送到父母那里,還提前請假下班回家,做了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她很細心,臨到我下班前,還給我打了個電話,問我多久到,她好把菜下鍋。

A女的家是八九十年代建成的那種一居室半的小房子,總面積不會超過六十平米。餐廳和客廳是共用的,有個主臥面積大概有十多平米的樣子,放了一張雙人床和一個大衣櫃后就滿了。還有一間小屋,放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小書桌,是她兒子的房間。房子只是經過了最簡單的裝修,但收拾得很干淨,顯得井井有條,一塵不染,看上去倒也讓人舒心。

會生活的主婦就是這樣,她們可以把有限的物質條件,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勞發揮到最優效果。我沒離婚時,雖然房子面積是A女家的三倍,但我前妻從來不收拾房子,打掃房間的重任就落到了我肩上。可我畢竟是個男人,工作也忙,再怎麽努力也做不到跟女人一樣細心。所以,我的那個家,總顯得不整潔。再到后來,夫妻感情惡化之后,我也不把那個家當家了,拒絕再做家務,那個家就越發的肮髒淩亂,用“狗窩”來形容,絲毫也不爲過。

A女見我來,先是熱情地吻了我一下,然后伺候我換了拖鞋,把我拉到桌子旁邊,讓我坐下。那一桌子菜還冒著熱氣,連酒都已經斟好了。

面對著一桌子豐盛的飯菜,我激動得說不出話,心里充滿了對她由衷的感激。是的,我感激她,在我十年婚姻里,我從未享受過這種待遇。我前妻不光是床上的死魚、商場里的貴婦,還懶得出奇,家里的鍋碗瓢盆都是我掂著,十年如一日心里別提多煩了。但是沒辦法啊,誰讓我老實呢?她不做,總得有人做,那只有我做。

A女舉起酒杯來,含情脈脈地看著我,說:“守傑,咱倆相識真不容易,你說這北京城這麽多男男女女,咱倆卻能偶然湊到一起,我喜歡你,你欣賞我,算是苦盡甘來了。今后,咱倆一定要好好處,好好過日子。來,爲明天干杯!”

“對,爲明天干杯!”我也端起了酒杯,碰了一下,杯中清冽的酒被我一飲而盡,感覺真是酣暢淋漓。放下杯子后,我注視著A女,她只抿了一小口。這無所謂,女人很少有喜歡喝酒的,而我也不喜歡粗魯地勸人下酒,只要盡興就成。

“來,嘗嘗我做的紅燒肉,我最拿手的就是這個,你嘗嘗,保準跟在別處吃的不一樣。”A女夾了幾塊紅燒肉放到我碗里,然后看著我。那眼神,充滿柔情蜜意。

我吃了一塊,果真香濃可口,味道好極了。忍不住連聲贊歎:“好吃好吃!”說完,又往嘴里塞了一塊。

A女笑吟吟地看著我那副貪吃的樣子,又給我斟滿了一杯酒,接著把自己的那杯添滿,站起身提議道:“守傑,咱們喝個交杯酒吧,喝了這一杯,咱倆就算彼此牽挂著的親人了。”

我趕忙把嘴里的肉塊囫囵著咽下去,端起酒杯站起身,看著她,跟她喝下了這一杯交杯酒。A女酒量不行,喝下去嗆著了,咳嗽了兩聲。我連忙心疼地給她喂了口菜壓酒,又幫她撫摸胸口。

突然,她擡起頭看著我,問:“守傑,你愛我嗎?”

“我愛你!”我不假思索地說了這句話。

剛剛走出圍城的我,並不善於在女人面前逢場作戲。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意味著我是認真的,沒有半點戲言。是的,和她一起感覺太幸福了,不是因爲她帶給我銷魂的性愛,而是因爲她讓我體會到了家庭生活的溫暖。

看著A女充滿期待的眼神,我心想:她不就是我要尋找的人嗎?一桌子的熱騰騰香噴噴的飯菜,她掐著點利利索索地搞上來了,還提前問我喜歡吃什麽——不過,我想了半天愣是沒想出來,因爲以往十年婚姻里從來沒人問過這個問題;我爲做飯的時候都是問她想吃什麽,從沒考慮過自己想吃什麽,以至於我都不記得我喜歡吃什麽了,只好告訴她“隨便”——這不就是家的感覺嗎?這不就是老婆的感覺嗎?我從那個魔窟里跳出來,不就是爲了奔這個嗎?

想到這里,我禁不住有些感動得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一個男人十多年被忽視,忽然有一天,一個美麗的女人出來尊重他,你說,我能不感動嗎?這就好比,極夜過去之后,地平線射來的第一縷曙光。我經曆了太漫長的嚴冬寒夜,以至於看到這曙光,就禁不住熱淚盈眶。

酒足飯飽之后,這對孤男寡女就急不可耐地上了床。大家都抱著“鼓足干勁,力爭上遊,大干快上”的想法,轉眼間就脫了一個溜光。

第二次上床,我就沒第一次那麽矜持膽小了。小弟弟出奇地興奮,早就硬的像個鐵棍。
 
 
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A女又開始爲我口交。這一次,她的技術更加娴熟—-不是進步了,而是第一次搞時她還有所保留,這次完全放開了。
 
 
她濕熱的舌尖,在我全身上下遊走,忽輕忽重,忽快忽慢,撩撥得本人欲火中燒,小弟弟跟跳勁舞一樣上下左右搖擺,卻始終屹立不倒!
 
 
正可謂:熟女舔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有多硬,待到進入時。

A女繼續投入地爲我舔遍全身,不僅是JJ,蛋蛋,甚至連腳趾、腳心甚至P眼都被她吮了又吮。
 
 
WK,咱哪里受過這種待遇?簡直是皇上的感覺!特別是那舔P眼,簡直舒服得跟受刑一樣,讓俺一邊受用一邊發出快樂的慘叫。一邊慘叫一邊想,真是風水輪流轉啊,現在終於輪到俺當死魚了,哈哈!

不過,興奮之余,俺又不禁起了點懷疑:這麽熟練的技術,那得千錘百煉多少回啊?就像俺,A片三級片也沒少看,但那只是看看打打飛機而已,一到真槍實干,想都沒敢想過那些高難度動作。
 
 
這麽好的口活,到底是怎麽練出來的?行房事最怕分心,一分心想到這些事情,小弟弟竟然就立刻軟了下來。
 
 
A女本來已經做好準備往我身上坐了,一看小弟弟成了阮(軟)小二,不得不換了個調教方式,蹲在俺的身上,用小妹妹輕輕地摩擦;似有似無,時輕時重。小弟弟天生就喜歡小妹妹,這麽相親相愛一陣子,又重振雄風了。
 
 
這一次就厲害了,俺不知爲什麽持續的時間很長,大概有三十多分鍾吧,期間俺在她的指導下換了很多姿勢;柳樹盤根,側捅蓮花,百合花開,觀音打坐,老漢推車……試了一圈,小弟弟竟然始終不射,都成了萬里長城永不倒了。

我滿身大汗淋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而A女在小弟弟的猛烈攻擊下,接二連三地達到高潮。
 
 
其中她第一次達到高潮時,俺習慣性地把小弟弟抽出來了—-因爲以前跟那條死魚搞的時候,只要她一“啊啊”我就得出局,不管我到了沒有。因此俺跟那個俄國科學家巴甫洛夫養的狗一樣,都養成了條件反射了,見到女人“啊啊”就屁滾尿流準備撤。
 
 
不料,A女卻立刻翻身下跪,撅起屁股迎了上來!

這個提醒讓俺想起,哦耶!現在是解放了,碰到毛主席了,咱農奴翻身做主人了!於是,“撲哧”一聲來了個二進龍宮。
 
 
一邊搞,心里一邊唱:

驅散烏云見太陽

革命道路多寬廣
 
 
翻身農奴把歌唱

幸福歌聲傳四方……

半個多小時的翻江倒海、龍飛鳳舞,讓A女數度“啊啊”。

半個小時里,兩人可謂翻江倒海、酣暢淋漓,連床單被褥都被汗水浸濕。

折騰完了以后,我和A女都精疲力竭了。我點了一支事后煙,得意洋洋地看著她,很爲自己的出色表現沾沾自喜。
 
 
而A女躺在我身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心滿意足地對我說:“守傑,沒想到你這麽厲害!剛才真是太舒服了!”

我倒不爲自己的持久戰能力感到震驚。我這人平時就是個耐力型選手,不光做事耐心,運動起來也耐力十足:遊泳時能一口氣不休息連遊七八千米,跑步時也能輕松地搞定半個馬拉松。
 
 
所以,出現這麽持久的情況我並不意外,我本該有這個能力。只是,以前跟前妻一起,根本就沒什麽機會發揮自己的戰斗力。

“你剛才到了幾次?”我想核實一下自己究竟有多強,平靜地反問她:“我剛才覺得你連著叫了好幾次床,是不是High了好幾回?”

A女滿臉通紅,連忙點頭回答我說:“是!五次!你讓我到了五次!”說完,她抱著我狠狠地親了幾口,欣喜若狂地說:“守傑,你真是上天賜給我的完美禮物!”

雖然我對自己的戰斗力滿意,但聽她說竟然達到了五次,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問:“怎麽這麽多?這怎麽可能呢?我有那麽強啊?”

A女意猶未盡,回答道:“是,守傑,你太強了,你都不知道你有多棒!你的硬度和時間長度都是出奇的啊,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弄得我大高潮過去就來小高潮,一陣陣的,真舒服,我從來都沒這麽舒服過!”

聽了她發自內心的贊美,我心里也是喜滋滋的,深深吸了口煙,滿意地吐出來,心想:唉,都是同一個李守傑,同樣的戰斗力,結果到了我前妻那里成了我見不得人的缺點,是我沒脫離動物性的表現;到了A女這里卻成了她欣喜若狂的理由,是“雞雞”中的戰斗“雞”。人跟人真是不一樣啊,早知道這樣,五年前A女離婚時我就該離婚來找她的,五年前的她,二十七八歲年紀,那該有多迷人啊!
 
 
想到這里,我側身到床頭櫃上抽了一張面巾紙,想擦拭一下下身的體液。A女卻一下攔住我的手,說:“不用你擦,我給你舔。”說完,她起身趴到我的小弟弟上,認真地把炮身上殘留的體液舔了一個干干淨淨。靠,真是個極品尤物,跟她一起太他媽的爽了。 

那天晚上我沒走,兩人休息了一會兒又來了一次,這才相擁睡去。半夜,我忽然又被下半身的一陣舒爽弄醒,睜眼一看,她正在吮吸我的小弟弟。於是,我在半夢半醒之間又來了一次。整個晚上我們不知搞了多少次,每次都持續二三十分鍾。到公雞開始打鳴時,方才精疲力盡地睡著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從睡夢中醒來,一看表都快11點了。A女已經起床了,我叫了幾聲沒人答應,一摸身上,黎明前那次兩人流出的體液還糊在身上,黏糊糊的。於是我赤裸著上身,到衛生間里洗了一個熱水澡。
 
 
洗的時候,覺得下面完全囊中無物了,似乎有種空蕩蕩的痛;而俺的那個金剛鑽,也因爲頭天晚上數次鑽井,也磨得有點火辣辣的感覺。
 
 
我心想:嗯,偶爾瘋狂這麽一次還可以,老這麽整的話,那我這金剛鑽非得提前報廢了不可。

洗完后,我回臥室穿好衣服來到客廳,這才注意到早點已經準備好了,放在餐桌上。一碗榨菜肉絲面,里邊放了一個煎好的荷包蛋;還有一杯牛奶,一模,尚有余溫。頓時,我心中再次湧起一陣溫暖,再次想起了以往暗無天日的生活——十年里,從沒人爲我準備過一頓早點!

吃完早點,我把碗洗了,又抽了一枝煙。片刻,她回來了,手里拎著倆塑料袋,里邊有一條魚,一些青菜,還有一只鹵鴨子,外加幾罐易拉罐的啤酒。

注視著她進門的倩影,我忽然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也是最美的女人,忽然有了一種想抱住她痛哭一場的沖動。

我站起身來,抱住她,深吻很久。然后,我捧起她秀麗的鵝蛋臉,眼含淚花對她說:“老婆,我的老婆,我覺得我們倆,遇見得太晚了……怎麽會這麽晚才遇到呢?我真恨自己,爲什麽在五年前不找到你,甚至……爲什麽不在十年前找到你,那樣我們會有多幸福?”

我不像有些人那樣,可以隨隨便便地稱呼任何一個人“老公”、“老婆”的。我一旦稱呼A女是“老婆”,就意味著我已經從心里完全接受了她,她就是我暫時還沒拿證的老婆,她就是我的唯一,我的至愛。

我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接著說道:“老婆,你知道嗎,要是十年前我們能夠遇到一起,無論你還是我,就不會受那麽多的苦,承擔那麽多的不幸,忍受那麽多的折磨和委屈……”

說到這里,我再也忍不住,大顆的淚珠終於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A女此時反倒像個大姐姐,她聽了我這番痛切的表白,雖然自己也忍不住直抹眼淚,但還是安慰我說:“瞧,守傑,咱們現在遇到的還不晚,不是嗎?咱倆才三十出點頭,還算年輕呢,以后一起得過半個世紀呢,對不對啊?以前咱們遭的那些罪,就算咱們償還前輩子的欠債吧,現在債還完了,咱們就幸福了,是不是啊?你得往好處想,是不是?”

“嗯,是,是!”這話說得我更感動了,除了點頭贊同,再也說不出什麽了。然后,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互相用體溫,溫暖著對方的軀體。我撫摸著她微卷的長發,暗自發誓,今后一定要對她好,給她幸福,給她呵護。

不知抱了多久,她輕輕推了一下我,說:“好了守傑,我還得做飯呢。”

我連忙松開她,擦擦臉上的淚痕,自覺地跟她到廚房一起弄菜。誰知她卻把我推到一邊,對我說:“廚房太小,我自己弄就行了,守傑你去看電視吧。”

我坐在沙發上,拿個遙控器無意識地亂摁一陣,根本就無心看節目。看到她在廚房里忙碌的身影,在幸福和感動之余,我心想以前真是錯怪她了,她或許有點物欲,但她對我真的很好,真的是個適合做老婆、值得我心疼的女人。雖然窮點,有個孩子,但就沖著她對我這種關心,我這個大男人就應該給她、還有她兒子一個幸福美滿的生活不是?

那幾天我的心情出奇的好,不僅是每晚那令人意亂情迷的肉體交合,也不僅是她對我無微不至的體貼,更重要的是,她給我帶來了希望,巨大的希望,讓我對未來生活産生了甜蜜的憧憬。

希望啊,希望,十年沒有過的希望……

第三天,也就是星期天,我主動帶她金融街購物中心,爲她買了一套Ports的連衣裙,又買了一雙Aee的高跟鞋,花了三千多塊。

A女身高有1.70米,身段極好,細柳蠻腰,大腿修長,膚色很白,一頭大波浪深栗色長發,穿上漂亮的連衣裙,真是絕配!試衣服的時候,那些營業員和邊上的顧客,也都忍不住圍過來,看這個天生玉成的尤物,驕傲地向我展示柔美的身段。

看到旁人羨慕的眼神,我禁不住再次感到遇到她真是走運。買單時,不僅沒有絲毫吝惜,反而覺得非常舒心:我覺得她配得到這些。

晚上回到她家,A女依舊沒有從逛街購物的快感中解脫。洗完澡后,她又穿上新買的衣服,走貓步給我看。她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都帶著模特兒的職業素養,每一個轉身,每一個步態,甚至每一個停頓,都顯得完美無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美的氣息。

看到她的滿足和陶醉,我也非常開心,微笑就跟刻在臉上一樣,揮之不去。高興之余,忍不住想:她的那個前夫簡直是有病,家里放著如花似玉、溫柔賢淑的嬌妻不去疼,竟然去他媽的偷腥!這不是腦子進水了是什麽?不過又一想,要不是他有病,哪里能輪到著我來享受這仙女?想想,也就釋然了。

見我興致盎然,A女又把她的其他衣服拿出來,一套一套地秀給我看。我微笑地看著她,心想“士爲知己者死,女爲悅己者容”,這話說得一點都不錯。

小小的房間里,始終洋溢著快樂與甜蜜的空氣。

我們的私人服裝秀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亢奮狀態下的A女大概回想起了自己的青春歲月,拿出她以前的老影集給我翻。唉,十年前的她,簡直可以稱得上傾城傾國,而且目光清純、表情甜美。

看著她的這些照片,我心想:自己真是虧大了,怎麽不那時遇見她?這女人要貌有貌,要德有德,要情有情,身材一流,相貌一流,床上功夫一流,簡直是十全十美。要是我們年輕時就好上了,那我會多幸福?她會少受多少磨難?至少,我李守傑這個天生的宅男,守著個如花似玉的她,打死我都不會出去偷腥的。

然而,本來還沒什麽感覺,但一對比舊照,發現她畢竟是老了。雖然還風韻猶存,但目光有些複雜,眼袋也若隱若現。不過,我並不嫌她老,我也不再年輕了,現在能遇到她,即便是拂尾青春,那我也知足。

一邊翻看影集,她一邊跟我講述每一張照片后面的故事:哪張是參加比賽的,哪張是做第11屆亞運會禮儀小姐的,哪張則是上了報紙的,等等。而我不住評論著,感歎著,想象著她的青春,她的美麗,她的純真。

翻著翻著,突然有幾張裸照映入眼簾,我頓時吃驚得瞪大了眼睛。

A女一下子慌了神,把影集奪過去了。

我以往算個老實人,現在,雖然經過A女調教,不那麽老實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變得不老實的老實人,也比天生的滑頭們老實多了。咱那老實畢竟是骨子里帶著的,學會多少不老實才有多少不老實,剩下的,還是原裝的老實貨。當然,隨著歲月的磨砺,咱身上的原裝老實貨越來越少,不老實貨越來越多,但那畢竟是后話。

所以,當我看到那些裸照,霎時大吃一驚。雖然A女把它搶去了,但我已經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畢竟,我是準備跟她成家過一輩子的,而不是打算跟她肏一把再各奔東西。所以,這些東西當然要計較,忍不住追問下去。

而我的計較,也並非苛求。盡管我本人也是個二手男,但曆史是絕對清白的。我這輩子遇到的第一個女人就是前妻,20出頭就被她搞定了;然后一直在家里做宅男,沒有初戀老情人,沒搞過職場戀,沒玩過一夜情,沒嫖過雞,十多年如一日守身如玉,簡直都可以改名叫李守貞了。因此,雖然咱帶個二手男標簽,但我的異性交往史,恐怕比現在很多未婚男還清白。

所以,不是我小心眼,我可不想找一個閱人無數的浪女做老婆,更不想婚后這個來那個去的,來來往往都送咱一頂綠軍帽戴戴。我起碼得知道,對方在我以前經曆過什麽人,這些人還會不會糾纏不休,而她又打算怎樣處理這種糾纏。

A女經不住我再三追問,只得承認:“那是我以前的一個男朋友給我照的,我跟他分手很久了。”

“分手多久了?”我繼續追問。

“都好幾年了。”A女回答道:“早就不來往了。”

我又看了看照片,覺得她沒說實話。從照片上她的衰老程度來看,我推測這些照片不會超過一兩年。

但是轉念想想,畢竟也是過去的事情了,A女這麽漂亮,又是離婚長達五六年的獨身女人,中間肯定不會是一張白紙,交個把男朋友也是難免。現在遇到了我,如果我能提供給她安全和呵護,沒準她會肯死心塌地跟我。再說,她都這個年紀了,即便過去放蕩過,現在也肯定想收心了;否則,再過幾年,姿色徹底沒有了,那下半輩子可就慘了。爲什麽不給她一個機會呢?

想到這里,我也就稍稍寬心了一點,不再多問。

誰知A女卻以爲我不開心了,就又畫蛇添足地把自己跟那個男友交往的曆史主動坦白給我聽。從她口中我得知:原來,那男人比她小5歲,還未婚呢。

我一聽,忽然想起以前我在網上看到那篇,找了28歲陽光大老板的離婚女自述,心里暗自嘀咕:靠,那篇帖子該不是她寫的吧?

於是我馬上問道:“你那個前男朋友……是個大老板?”

“嗯,也不算大吧……反正做生意的,建材生意。”

“是……海歸?”

“什麽?海龜?”A女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明白過來:“什麽海龜呀,他不是讀書人,也就是一個生意人,溫州的,有點錢,文化不算高。”

“哦……”我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她不是那個女人,而且態度還算誠實,沒有吹到離譜。於是,我斷言道:“那丫根本就沒打算跟你結婚,一個二十多歲未婚男干嗎找個離婚帶孩子的大姐啊,你被人涮了。”

誰知,我這話傷了A女的自尊心,她馬上不假思索地反駁說:“哼,怎麽能說被他涮了呢?我也是有魅力的女人,他沒理由不迷戀我。再說了,他要真的抱著玩我的態度,那還指不定誰玩誰呢。他跟我在一起時,我不是沒懷疑過他的動機,所以我總是要他爲我買單。說到性,咱倆都是過來人,我也需要啊,所以這事怎麽說都算不上被涮了。”

“什麽?”A女這一席話,讓我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心想這女人怎麽這樣算賬?明知道成不了,卻還跟人家在一起,花人家的錢,爲性買單、買單給性,這不跟變相賣淫差不多嗎?

這番畫蛇添足的解釋,把我以前對她的好感一下子都打沒了,臉色立刻凝重起來,變得很難看。

A女注意到我的神態不對,馬上改口說:“當時,我雖然有些懷疑他,但還是想著,沒準兒自己努力吸引他,對他好,也許能感動他。所以我那時也很投入感情,一心一意奔著談婚論嫁去的。”

“那爲什麽最后分了呢?”我問道。

“唉,他家里反對,說他一個未婚青年,找我一個離婚帶孩子的虧了,我們也就分了。其實,他也很舍不得我,但沒辦法啊,他爸媽堅決不干。”說到這里,A女似乎感覺自己說走了嘴,有點自貶身價了,連忙補充了一句:“后來他又找過我好多回,想勸我回心轉意再和他重新開始,可是我不願意,傷心了,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

聽了她這句自擡身價的補充,我壓根兒就不信。男人越老越精,哪有越老越傻的?人家一個未婚男,如果不是自身條件特別差,那麽,留戀你的身體、想繼續跟你維持肉體關系倒有可能;要論到娶你做老婆,估計很難。

想到這里,我忽然覺得,女人要是見天兒自誇美麗是件挺可怕的事情,那意味著,她在潛意識里,已經把自己的美麗當成一種資本了,而且很可能會用這個資本,去交換某些東西。再聯想到與前妻的生活,我越發感覺這種自誇實際上是爲了謀求一種心理優勢,試圖讓男人自慚形穢,進而達到控制這個男人的目的。

見我依舊心事重重的樣子,A女連忙轉移了話題,先是把我這個“老實人”贊美了一通,然后說,給她介紹對象的人成群結隊,里邊有腰纏萬貫的大老板,有位高權重的大官員,還有不遠萬里慕名而來的國際友人,她就跟繡樓上的千金小姐一樣,看著樓下黑壓壓的膜拜者,但又哪個都看不上。唯獨遠遠地看到我就一見鍾情了,因爲,我這個人一看就能給人安全感。

嘿,您瞧,長得像正面人物就是有好處吧?咱竟然打眼一看就讓人有種安全感,以至於不費吹灰之力,就擺平了古今中外所有的兔八哥。我自從被前妻壟斷以來,整日被前妻數落得一無是處,十多年沒享受過女人的一句恭維。A女短短幾句話,讓我感覺好極了。她給我這麽良好的自我感覺,“豔照門”的事我也就不好意思再提了。

不過,A女這人心里不裝事,跟她相處得熟悉了,我倒漸漸搞清楚了她第一次婚姻失敗的原因。當初我們聊QQ時,她只籠統地說是前夫出軌,但后來隨著兩人交往日益親密,我發現她前夫出軌的過程,其實並不是當初她說的那麽簡單。

A女給我看過前夫的老照片,那絕對是一個風度翩翩、相貌堂堂的美男子,說是現代潘安也不爲過。別看我這人平時自我感覺還行,可要是跟他一比,那我簡直就要無地自容了。據A女說,她前夫身高有1.86米,儀表出衆;缺點就是家里窮了點,而他本人也不過是國有企業里的一個辦公室普通職員。

A女年輕時,身邊也有過不少男人追求,其中不乏條件很好的。這點我完全相信,憑借她年輕時的貌美,身邊絕對不會缺乏男人追求。即使是我,假如當時我認識她,我也可能爲之傾倒。即使我個性不主動,但心中暗戀是肯定的。

面對條件很好的追求者,A女也曾左顧右盼了很久。但是認識了前夫之后,兩人一見鍾情,他被她的美麗吸引,她被他的魅力打動。真愛,在這對帥哥美女之間産生了。

而A女的娘家不同意這門婚事。A女的前夫雖然帥,但性格懦弱,工作很一般,家境也很差。和他比起來,有一些條件不錯的求婚者雖然長相稍遜於A女前夫,但也還算一表人才。其中有一個求婚者,年紀不到三十,就做了某機關處長,身高也有1.80米以上,儀表堂堂,父母都是廳局級干部。A女的父母,特別傾向於這個年輕人。

但愛情就是這樣,真正的愛情是不會被這些世俗條件所左右的。A女鐵了心要跟前夫,見娘家人反對,她就自作主張,先跟他同居了。

那是九十年代早期,中國人的性觀念還不是很開放,A女對前夫以身相許,意味著這事不再有反悔余地。對此,娘家人氣的捶胸頓足,但也無可奈何。

當初,她還認爲自己爲前夫頂住了世俗的眼光,算是爲真愛而犧牲了無數攀高枝的機會。而那位沒被A女看上的年輕處長,現在已經做到市政府某局的局長了,還是個正職。

講到這里,A女輕輕歎了口氣,臉上流露出一絲怅然。

我明白,她爲自己當時的勇敢,或者說輕率感到后悔。她后悔沒有選擇那位年輕的處長,那樣她的人生將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人生總是充滿了這樣那樣的遺憾,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在爲愛情作出犧牲時,我們往往並不知道,它會給我們帶來什麽樣的未來……

不過,一個超級帥哥,一個平面模特,兩人結合在一起,也算是王子公主般的童話。走在大街上,這一對小夫妻的回頭率超過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百分之一不回頭的,那估計就是盲人。

按理說,這對小夫妻算是門當戶對的夢幻組合。可惜,老天非要弄出點遺憾給他們:她前夫長的是帥,人也特別老實本分,可遇事沒魄力,工作態度懶散,也不敢下海掙錢創業。

九十年代中后期,正是市場經濟大潮波濤洶湧的時候。很多貌不起眼的男人下海成了大老板,很多醜的無人願意多看一眼的女人,也升格成了闊太太。身邊的人一個個生活發生了巨變,唯獨A女的前夫,卻依然安守著一個月千把塊工資當他的小職員。也是,搞市場經濟,並不意味著按照長相發錢不是?

恰在此時,A女懷孕生子。A女算是一個比較盡職的母親,光給孩子喂母乳就喂了兩年。身材變形,模特的職業干不成了。以前是兩人掙錢兩人花,現在成了一人掙錢養活三張嘴,而前夫依然守著他一個月一千出頭的工資,安貧樂道,家庭立即陷入貧困。

爲了貼補家用,A女就出去尋找工作。A女高中畢業后就出道做模特,文憑不高,所以,在九十年代那個講文憑的時代,稍微像樣的工作崗位都要求本科學曆。而她的高中學曆決定了,她找不來很好的工作。

當然,這也是個欲望時代,假如她肯用肉體去交換,或許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但她不願意。

后來,A女找到一家國營企業打工。這家公司,后來改制成了民營企業。可有一樣,無論是國營階段還是民營時代,這公司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薪水也少的可憐。

A女沒有被嚴酷的生活條件所壓垮,她也在努力趕上時代的步伐。於是,她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一邊通過成人自修拿到了大專、直到本科文憑。

可惜水漲船高,等她拿到本科文憑,又趕上大學擴招,畢業就失業的本科生滿大街都是。稍微像樣點的工作,都要求有研究生學曆了。

她不得不依舊守在這個半死不活的公司里,拿著一個月兩千多的微薄薪酬。

時間久了,A女開始心理不平衡了,她想:那些原本長得不怎麽樣的朋友同學鄰居,都能找有錢人,過上開大奔住別墅吃香喝辣的好日子,怎麽自己這麽漂亮,這麽賢惠,這麽努力,反而過得這麽窮?特別是,跟她一同出道的那些模特姐妹,一個個不是傍大款就是當二奶,成天穿金戴銀的,潇灑得不得了。跟她們一比,A女覺得自己太虧了。

漸漸地A女的怨言開始多了,總是拿著前夫跟這個比跟那個比,先是自己心里比,然后就在前夫面前比,比來比去得出一個結論:前夫是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自己當年沒有選擇那個機關處長選了前夫,那是選錯了。

女人一旦對某個男人産生了不滿和鄙夷,就沒耐心伺候他了,也不會有什麽好臉色看。而大部分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被老婆拿著比來比去,數落一身的不是,她前夫也郁悶,兩人的爭吵越來越多。

女人們,如果你的老公在事業上進行得不是很順利時,最好不要譏諷他嘲笑他,更不要拿他跟成功人士去對比,那將是對他很大的侮辱。盡管他可能嘴上說不出什麽,但你的唠叨會疏遠他與你的距離,或者導致他自暴自棄。男人事業成功與否,不僅要看才能,要看性格,也要看機遇。在他不順心的時候,其實最渴望的就是你的關懷和鼓勵。抱怨、比較、譏諷,不但解決任何不了問題,反而會導致夫妻關系出現裂痕,不但壞了他的心態,也壞了你自己的心態。聰明女人與傻女人的區別就在這里,傻女人只會怨天尤人,聰明女人懂得如何走出陰霾。

當然啦,反過來說,是男人的話,你就得想辦法承擔養家糊口的重擔,自己多給自己點鞭策,雖然說不上一定要成爲百萬富翁,但起碼得盡心盡力,別讓老婆跟著你受窮。貧賤夫妻百事哀,這話一點兒也不假。

就在這個時候,A女的身材也漸漸恢複了。而且她這人很怪,身材居然恢複得一點看不出來生過孩子,就跟大姑娘一樣的清爽,腰部一絲贅肉都沒有。要說變化,只是胸更挺了,臀更翹了,女人味更足了。但即便如此,最青春的幾年已經過去了,再干模特已經無法與水靈的80后美女們競爭,她也就安心在公司里掙工資。

這個物欲社會就是這樣,充滿了欲望,也充滿了誘惑。雖然模特干不成了,但A女的姿色仍舊是一流的,在公司里無人能比。很快就有男人給她獻殷勤,起初是給她買些名牌衣服,化妝品,再后買戒指,買項鏈。其實,目的也很清楚,就是想搞她上床。

面對誘惑,A女也守了幾天矜持。但那些名牌衣服、化妝品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所以她最后還是接了。起初腦子還清醒,再三提醒自己說:只接東西,不上床。但是,俗話說“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一來二去的,漸漸跟人家還是拉拉扯扯上了:被人家抱著摸一摸,摟著親一親;雖然暫時還沒上床,但那只是尚未實現質變,量變一直在進行。

不過,到底真上床沒有,只有A女自己知道。反正我是聽衆,她說沒上床那就沒上床吧。

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是這種人們茶余飯后都津津樂道的風流韻事。A女跟老板們逛街吃飯K歌次數多了,消息很快傳到了前夫耳朵里。前夫起初還忍著,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被添油加醋的謠言越傳越凶。那些傳謠的人,一個個說的有鼻子有眼,活靈活現,仿佛他們親眼見過一樣。

我一直感覺,中國人的心態很怪異。這個國家有很多心地不良的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對好人好事不屑一顧,對烏龍八卦樂此不疲。同時,這些人,習慣於用最低的道德水準要求自己,卻用最高的道德標杆衡量別人。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構陷與爭斗,人人巴不得別人倒黴,看別人的笑話。

面對越來越凶的謠言,A女前夫終於忍無可忍,在家里玩起了《拷紅》,跟A女對質。

A女自忖沒跟別人上床,心底無私天地寬,態度很強硬,不但不承認自己錯了,反而又一次拿著她前夫,跟爲自己獻殷勤的老板比較,把他前夫數落得一錢不值。

人就是這樣,當你不欣賞一個人了,那他怎麽著都不對。此時A女嘴里,她前夫不僅沒錢,也沒能力,也沒品位,也沒德行。甚至,連他前夫長的帥也成了缺點,挖苦說這張漂亮皮囊披在你這個草包身上那真是白瞎了。

她前夫聽了這些話,也就越來越深信那些傳言,以爲自己真的戴了綠帽子,一氣之下狠狠打了A女一頓。打的時候因爲憤怒,連他自己的手指都骨折了,可見用力之狠。

當時兩人就鬧離婚,但因爲孩子還小,加上A女死不承認自己出軌,前夫又無實際證據,后來雙方父母出面,平息了這場風波。雙方各退了一步:A女承認接別人東西是錯誤的,前夫承認打人也是不對的。

風波表面上是平靜了,但內心的陰影卻落下了。她前夫無法再待在原單位了,一是戴了綠帽子的傳聞早就傳遍了全單位,二是那企業半死不活的實在是掙不了幾個錢,三是A女也鼓勵他出去闖闖,認爲前夫沒準多見見世面能鍛煉出來。

直到這一步,A女都沒有跟別人上過床。爲此,她多次跟前夫解釋,說自己只接了人家東西,真的沒做過背叛前夫的事情;如果真的想離棄前夫,那她就不會總是抱怨他,而是直接跟別人跑了。

可惜,這些話前夫又如何能信?

最后兩人商量好,A女在家帶孩子伺候老人,前夫去深圳尋找發展。

可惜,A女的前夫除了長得帥一無所長。連碰了幾次壁以后,到了一家公司求職。恰好,那家公司的老板是個三十多歲的喪偶女人,人長的很一般,但是太有錢了。來了這麽一位美男子求職,女老板一見鍾情,二話沒說就錄用了。

在那公司上班后,女老板對A女前夫有心,照顧得無微不至。又是提拔又是加薪,平日里還噓寒問暖。

A女前夫是背負著老婆給自己戴了綠帽子的極度懷疑走的,沒走的時候A女不是數落他無能就是給他白眼,他心里也憋著一口氣。現在,一個有錢的女人關心他體貼他,再加上孤身在外一人,寂寞空虛,他能不跟人家上床?

於是,A女前夫理所當然地出軌了,跟女老板同居。女老板是本著找個男人過一輩子的態度跟她相處的,處處關心他體貼他。同居久了,前夫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爲什麽呢,男人最怕的是被自己的女人瞧不起,老婆越是數落,越是自暴自棄。現在,一個有錢女人每天把他當寶貝哄著,當心肝護著,當大爺捧著,當神仙供著,他能不感動嗎?再說,A女前夫跟女老板一處,馬上就從窮棒子搖身一變成了有錢人,他自己也留戀這種生活。

結果,半年之后,A女前夫在一次通電話時,提出想要離婚。在家含辛茹苦帶孩子養老人、做夢都盼望前夫衣錦還鄉的A女,接到前夫要離婚的電話,像是聽到晴天霹雳,簡直都要氣瘋了。

從A女的角度出發,她確實有一千個氣瘋的理由。當初A女做大姑娘時,長的可謂沈魚落雁、閉月羞花,多少富家少爺、缙紳公子排隊等待她的挑選。她一不看金錢,二不看權勢,選擇了這個帥氣老實的窮小子;然后跟著窮小子窮了好多年,又帶孩子又養老人,獨守空床大半年,爲的就是這窮小子能混出點出息。哦,現在這窮小子是混出息了,反倒要把她一腳給踹了。你說,她能不氣瘋嗎?

誘惑時刻都在A女身邊伺機而動。A女的一驚一怒一氣,生了報複心,那些早就對她垂涎三尺的男人,恰好乘虛而入。很快,A女就跟個老板搞上了,而且根本就不遮遮掩掩,直接請老板回家肏,樓道里都拉拉扯扯的。

人生報複心的時候,做事都不是很理智,特別是A女,這個處於心理極度不平衡狀態下的女人。

以前熟人鄰居只是傳言A女在外邊有人,誰也沒親眼見著。這下可好了,前夫明明不在家,可每天晚上A女跟別人搞的時候連窗戶都不關,叫床聲傳的一院子都知道,名聲很快臭了。而名聲一臭,A女面對著鄰居老大媽們的指指點點和男人們的一臉暧昧,反而逆反似的更瘋狂了。她開始頻頻換男人,同時跟兩三個男人來往,有時一天到她家去幾波人。

那陣子,那些男人爲A女買了不少好衣服好化妝品,還把她的消費層次給提了上去,上去了就下不來了。

雖然A女前夫首先提出了離婚要求,但實際上,他並沒有真的下決心離開這個和自己一起窮過來的糟糠之妻。他在猶豫,他在搖擺,更何況這個老婆既漂亮又賢惠,當初爲了愛情不顧一切,跟了他這個窮小子。她只是愛花錢,只是心理不平衡,只是恨自己太無能。他其實感激她,愛她,但又恨她。

人性是個很複雜的東西,有時心里邊明明想東,行動上卻偏偏往西,很怪的。A女的前夫提出離婚,只是在試探,只是在報複,心里大概還渴望A女有朝一日徹底向他悔悟。

其實類似的心理我也曾經有過,婚姻的最后兩年,我在一次次折磨她似的向前妻提出離婚時,其實也沒下決心立刻離開她,而是希望她能夠幡然悔悟,變得好一點,所以我才會磨叽那麽久。只是,可惜前妻這個人悟性太差,劣根性也太頑固,怎麽都不肯改她那些毛病,直到最后一切無可挽回。

如果不是這個心理,就不能解釋A女前夫在回來后爲什麽再度發瘋。這一次回來,那些謠言可就不再是謠言了。甚至前夫的父母,A女的父母都知道,全院子的人都知道。而且,A女也根本不隱瞞,直截了當地說,自己被別人肏了。A女前夫氣瘋了,把家里的一切砸了個稀巴爛,砸玻璃門、穿衣鏡時更是什麽都不顧,直接用手砸的,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可見內心有多痛苦。

事情到了這一步,再無可挽回了,離了。前夫淨身出戶,房子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直接回去跟女老板結婚。兩人后來還有了個孩子,在深圳安家落戶,再也不回北京了。

搞清楚了A女的離異史,我算是相信我那哥們說的話了,離異5、6年,說有一打男人上過她,那還真是說少了。她那娴熟的性愛技巧,大概就是身經百戰后曆練出來的。

不過,雖然對她的這些經曆多少有些膈應,但是又覺得,A女其實也挺可憐的。她20多歲時一定是個很單純很善良的女孩,就像當年的我一樣單純善良,要不怎麽能不看金錢權勢,卻看上那個兩手空空的窮小子呢?可惜她命不好,遇人不賢,就跟我遇人不淑一樣。只是,我受傷是因爲與前妻世界觀差異太大,而她受傷是因爲前夫太無能。

想到這里,我又感動了一次。唉,過去的那些就讓她過去吧。遇著我,也是受過傷的人,大家同命相憐,只要一起努力,以后肯定能改變我的命運,也能改變她的命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