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借種經曆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其實妻子手上的力度並不大。當然,深深愛著我的妻子也不可能狠下心來使勁地掐了。我知道她不舍得。可是我還是誇張的叫了一聲“哎呦”,然后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她說:“疼死了,疼死了。謀殺親夫啊。”

幸福借種經

(一)

  “老公,,我已經洗好了,換了,快去洗洗吧。”我懶散地躺在床上,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剛從浴室里出來的妻子。

  “哎呀,又在床頭抽煙。”妻子看見我手上的煙頭,趕緊的跑過來一把將煙躲過來。還順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

  其實妻子手上的力度並不大。當然,深深愛著我的妻子也不可能狠下心來使勁地掐了。我知道她不舍得。可是我還是誇張的叫了一聲“哎呦”,然后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她說:“疼死了,疼死了。謀殺親夫啊。”

  妻子被我誇張的表情逗地“咯咯”地笑著,一邊笑,一邊又使勁的把我床床上拖下來。“快去洗吧,小懶豬,看你一身臭汗的。再不洗,就變成小臭豬了。”

  聽見妻子這麽說我,我一下子從地毯上蹦起來,一把按住妻子,然后在她胳肢窩里假意的撓著。“說什麽呢?敢說你老公是臭豬,看我怎麽懲罰你。”一邊說,一邊就開始加大力道的在她掖下使勁的撓著。

  其實妻子最怕癢癢了。所以一般我都是用這種方式來懲罰她的。在我身子底下的妻子被我弄的“咯咯”地笑著。有些抵擋不住的把身體都绻成了一團。

  我們在床上翻滾了半天,漸漸的,妻子身上的浴巾被她一下下地掙拖開了。

  她光滑細膩的肌膚開始一下下無意識的在我身上蹭來蹭去。

  慢慢的,我被妻子那溫暖柔軟的身體給蹭的開始有些心猿意馬了。撓在她胳肢窩里的手也變的輕柔了許多。開始漸漸的順著她的腋窩就滑到了她的胸前。

  手一觸到妻子那綿軟的乳房上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麽的,心跳得好厲害。連呼吸聲都開始變的急促而時斷時續的。妻子也覺察都我的異常了。她將臉緊緊的埋在床上,開始一聲不吭的。只是,從她那有些微微顫抖的身體中能發現,其實她多少也別我的侵襲而開始有些情動了。

  輕輕的,我把妻子的頭溫柔地掰了過來,發現她的臉上已經開始有些微微的泛著紅暈,好象在顴骨上塗上一層胭脂一樣顯得整個臉都那麽的嬌俏而豔麗。

  我捧著妻子的臉蛋,低下頭深情地凝視著她。可能因爲秋天有些干燥的原因,妻子那有些厚而性感的嘴唇塗了一層晶瑩的亮彩唇油,使整個嘴唇都顯得豐滿而立體,嬌豔欲滴的似乎會滴出水來。

  我的目光順著妻子的臉看下去,因爲妻子是在農村長大的,所以,她的膚色有些微微的泛黑。可是卻在上面透出一股油亮的光澤。那是一種很健康的膚色。

  由于小時候經過長期的勞動。妻子的身材很修長而豐韻,因爲被我在她身上鬧了半天,原本她圍著的浴巾已經被我們折騰的扭成了一團,把她凹凸玲珑的身材緊緊包裹在一起,連她露在外面的大半渾圓而飽滿的乳房也被浴巾勒深深地擠出來一道乳溝。

  我們已經結婚一年多了。可是我還是會在無意間被妻子那誘人的侗體所深深的吸引住。望著妻子那充滿誘惑力的身體和她嬌豔的臉龐,我輕輕的有些難以自制的說:“老婆,你……你真漂亮。”

  隨著我話語剛剛降落,就明顯的能感到身下的妻子的心跳的很厲害,她的呼吸也跟我一樣開始變的急促起來,被我壓在身下的豐乳也頻頻高低起伏,頂的我的上半身都跟著她呼吸的節奏也上下升降著。

  此時的妻子顯得是那麽的嬌羞,只整個俏臉都通紅通紅的,微閉的媚眼半開半合的顯得那麽迷離,她看了看我,然后小嘴半張半閉的,輕柔地嬌聲說:“討厭拉,就知道揀人家愛聽的說。”

  隨著妻子在我嘴邊輕輕地話語,一股清新的“佳潔士”的味道就緩緩地噴到我鼻子里。我再也沒辦法忍受住這種折磨人的誘惑了,低下頭,用滾燙的雙唇吻她的小嘴上。

  剛把嘴唇貼上去,妻子那潤滑細膩的舌頭就湊了過來。和我的舌頭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就像一條小蛇一樣靈活而濕滑。我深情的吮吸著她的香舌,在上面用力的咂吸著。就好象能從里面吸出來蜜糖一樣。

  一邊惬意的吮吸著妻子的舌頭,我一邊還開始用雙手撫摸起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妻子被我的熱情也深深地感染了,她也緊緊的抱著我,在我身下不住地扭動身體,蹭的我渾身都好象要燃燒起來一樣。

  慢慢的,我的手開始鑽過浴巾的纏繞開始在她胸前揉搓起她豐滿的乳房,妻子的乳房既圓潤又富有彈性,就好象是兩個沖氣的皮球一樣,讓我的整個手心都被這種彈性所沈迷著。

  妻子隨著我的一下下地撫摸而開始一陣下意識地抖動。不一會兒,我就能明顯的感她的兩個乳頭都已經硬了起來,我忍不住兩個指頭輕輕在上面捏了捏。這叫妻子更加難以承受了。她隨著我搓弄她乳頭的手指又開始了幾下不由自主的顫抖,嘴里也微微地發出“嗯……嗯……”的呻吟。

  揉搓了一會妻子的乳房。我覺得身體里的欲火開始越燒越烈了。我的嘴離開了妻子那嬌豔的雙唇,開始順著她的頸項往下滑。隨著我嘴唇的離開,妻子的唇邊被拖出來一絲半透明的唾液線,跟著我嘴唇的下移,慢慢地粘貼在她的下颌上。

  我彎著腰伏下身子,先在妻子的脖子輕輕舔著,也許是妻子不堪承受這種刺激。在她脖子周圍開始慢慢地滲出一些雞皮疙瘩,小小的顆粒讓我的舌頭舔的更有觸感。

  我的舌頭繼續順著脖子往下滑。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隨著我的手緩緩地將浴巾帶到一邊,妻子那渾圓豐滿的乳房就一下子都暴露在我眼前。

  妻子的乳房和她的皮膚一樣顯得有些黑。但那種黑是一種健康的黑棕色。整個乳房都亮的透出一股誘人的光澤。上面紅暈鮮嫩的乳頭已經完全的鼓起來了,脹脹的好象是一將要爆裂開的紅豆一樣。

  雖然妻子的身體對于我來說已經算是很熟悉的了。可是不知道怎麽的,每次我一看到她的那一對晶瑩剔透,結實肥嫩的大乳房就會讓我忍不住的一陣心神蕩漾。她的一對兒大乳總能給我一種新鮮的感覺。

  就這麽赤身裸體的我的目光貪婪的注視著,讓妻子的呼吸開始越來越急促了。

  妻子被我這種貪婪的目光看的渾身都有些不自在了。雖然她在眯著眼睛。可是仍然能感覺到我的目光就像一把無形的大手在她乳房上面揉捏,甚至能讓她感覺有一股酥麻從乳頭處竄起來。那種直沖頭皮的刺激感覺叫她渾身都開始輕顫不已。好象覺得乳頭都越發的腫大起來了。

  眼前靡麗的場景讓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我一只手撐住身體,以免上半身的體重會重壓在妻子的身體。然后就輕輕地貼在妻子那全身有些滾燙的,身子剛伏在妻子身上,另一只手就迫不急待的在妻子那綿薄滑溜的乳房上揉摸起來。

  隨著我的手色而不急地揉捏著,就從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觸感,這種美妙的滋味讓我禁不住手上加大了一些力氣。頓時,隨著我手上的揉搓,妻子也跟著我的力道也發出一聲聲低沈的呻吟。

  我越摸就越覺著過瘾。手上也開始不滿足于僅僅只揉捏肉球了,我分開中指和食指,用叉開的指縫輕輕地夾住妻子那已經硬的發脹的乳頭,那乳頭擠在指縫之間開始上下的摩擦著,我的動作溫柔而有技巧,既恰倒好處的不能讓妻子覺得疼痛。又能最大限度的保證我手上捏揉的快感。

  隨著我既又技巧,又有力度的搓弄,妻子就覺得從她那敏感的乳尖處傳來陣陣異樣的感覺。弄得她渾身都象是被電擊中了一樣,不停的打著哆嗦。臉上更是呈現出一種有些痛苦,又有些幸福的奇怪表情。她的眉頭蹙的緊緊的,柔媚的眼神迷也開始迷離起來。蕩漾的眼波好象能滴出水來一樣。隨著我又一次用力的用指縫捏擠她的乳頭,妻子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張開已經性感的嘴唇,從里面發出一聲令我銷魂入骨地呻吟:“啊…………”

  妻子嬌滴滴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我的手開始慢慢繼續加大夾捏乳頭的力度,然后低下頭,一口就把妻子那早就膨脹的如同櫻桃一樣的另一只乳頭含在嘴里。

  我剛把妻子的乳頭含住,還沒有來得及吮吸的時候,妻子就已經開始承受不住這種刺激了。她的身體幾乎是下意識地向上一下子拱起來。整個上半身就像是一根弓一樣開始呈半圓型彎曲著。讓我完全的促不急防,整個臉都幾乎被妻子頂上來的乳房給埋住了。

  妻子突如其來的拱起身子,讓她幾乎把大半個乳房都塞到我嘴里。妻子乳房上的那種奇妙口感實在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這叫的我的情欲更加激動。不但手上夾著乳頭的力道變的大起來,連嘴里的吮吸也開始更加的裹入,眼看著,妻子豐滿的乳房被我洗的越來越小,最后,幾乎整個肉球都快被我壓縮到口中了。

  進入口中的乳肉開始在嘴里劇烈的膨脹著,幾乎把我整個嘴里都塞的沒有一絲空隙。我的舌頭被充滿彈性的乳肉給死死地頂在颌下無法動彈,沒有了舌頭的阻擋,妻子那豐滿的乳房也能更加深入的向我嘴里最深處進發,最后,她硬硬的乳頭幾乎都抵在我的嗓子眼兒里了。

  這種對于乳房的深吃是我最喜歡的一種吃奶方式。每一次吮吸妻子的乳房幾乎我都會把它最大限度的吃到嘴里。因爲我覺得實在沒有任何方法比這種深吃乳房的方法更能代表我對妻子乳房的愛戀了。

  我又使了使勁兒,努力的把嘴繼續的擴張著,一直到我覺得嘴角幾乎要脹烈開才肯罷休。而妻子的乳房也在我一點一點的努力下,被強行壓縮著都進入到我嘴里。直到我實在吃不下去爲止。

  然后我開始使勁的抿起嘴唇來。讓妻子的乳房在我的嘴里開始被強行的擠壓著。很難想象,皮球一般大小的肉蛋竟然能在我嘴里被擠壓成鵝卵大小的程度。

  妻子每次都能被我這種近似于粗暴的吃乳方式給弄的神魂顛倒的。這一次也不例外。她地呻吟聲開始逐漸變的響亮起來。一聲一聲從鼻子哼出來的“哦,哦”

  的嬌呼讓人聽著是那麽的消魂噬骨。隨著她呻吟聲的節奏,她的身體也開始發出一陣一陣連續不停的顫抖。

  深吃了妻子的乳房好半天,一直到我覺得甚至都有些惡心和呼吸困難的時候,我才戀戀不舍地把妻子的乳房吐出來。隨著乳房被一點一點的從口中吐出,那個充滿彈性的乳房又開始恢複了原來的大小。

  這時候妻子的胸前全部都沾滿了我的口水。濕嗒嗒的唾液在臥室柔和的燈光下似乎都有些閃閃發光了。可能是被我口中的唾液浸泡的時間長了。原本有些黑棕色光澤的乳房都已經被泡的泛起了一層白色的黏膜。再映著上面那個猩紅色的乳頭,呈現出一種近似于妖異組合色彩。

  我一邊繼續的用手指搓弄著妻子的另一個乳頭,一邊把頭伸到妻子頭邊。這時候的妻子似乎已經有些不堪刺激地皺著眉頭,緊閉著雙眼。兩頰都泛出淡淡的紅暈。好象是在顴骨上吐沫上一層薄薄的胭脂似的。讓她本來已經秀麗的面容更顯得嬌媚動人。

  看著妻子那誘人的表情,我體內的欲火開始越燒越烈了。我把手從妻子的乳頭上拿下來。然后輕輕地抱著妻子的頭,溫柔的將她散在額邊的碎發給捋在腦后,然后把我火熱的嘴唇開始緩緩地蓋在她的唇上。

  妻子的反應是那麽的劇烈。我的嘴唇剛貼上去。她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把舌頭伸了過來。還沒等我有什麽舉動呢,她的舌頭就已經開始像蛇一樣靈活地糾纏在我的舌頭上。

  因爲剛才深吃乳房的原因。我的嘴里已經被動的分泌出很多的唾液了。剛和妻子的嘴唇相接,大量的口水就順著我們纏繞在一起的舌頭開始源源不斷地流到妻子的嘴里。而妻子就像是一個在沙漠里跋涉了很多天的旅人似的,開始貪婪而饑渴的吞咽著。絲毫沒有嫌棄那只不過是我的口水。隨著她吞咽的節奏,一下一下“咕噜,咕噜”的聲響從她的頸項中不斷的傳過來。

  這種異樣的感覺讓我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干脆也不主動的去吮吸妻子的舌頭,只是用肘部架著自己的身體,就這樣任由妻子用力地吮吸著我的舌頭。她一邊吸著,我還著意的筋著上下颌,努力的好多分泌出一些唾液好給妻子吃。

  仿佛我的唾液是蜜糖一樣,妻子越喝越覺得舒暢。她的吻變的愈發地激烈了,不但嘴張得越來越開,而且,那條濕滑靈巧的舌頭在我唇舌之間的糾纏也愈發的劇烈起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