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空姐 第二章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怎麼啊!今天心情如何?」從背後走來的保永很不要臉地將手搭在她的肩
上。

第二章 愛之穴

(壹)

亞矢香面向鏡子將頭髮攏起後戴上帽子,從她那深藍色制服的穿著上我們可
以看得出她是一個明朗而又可愛的國際線空姐。當她挺起自己的身子時讓人不自
覺地可以看到她的美,今天在準備要飛往舊金山的班機上服務。今天恐怕會有不
少的男客人會向她投以好色和讚美的眼神吧!

但當亞矢香對著鏡子在發呆時突然變得不開心起來,原來是有人闖了進來。

「怎麼啊!今天心情如何?」從背後走來的保永很不要臉地將手搭在她的肩
上。

「什麼事啊?」

「你不要這麼高高在上嘛!我給你帶來了禮物。」

保永從上衣口袋中拿出數張照片,亞矢香看了那些照片覺得震驚不已。那照
片中有兩個黑人正在親她的屁眼及嘴巴。

「我們也用攝影機拍得一清二楚。」

亞矢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無論如何也要挖出一些這矮男的秘密。

當她恢復知覺時,發現保永的手正從後面伸入她那深藍色的制服內,在搓她
的奶子。

「哇!你在做什麼?」她用手抓住保永的手。

「你把手放開,你想讓公司的人看這些照片嗎?」

亞矢香只好把手乖乖地放下,在這惡夢之中,保永正擔任主人的地位。

「你給我乖一點!」保永不分青紅皂白地用兩手蹂躪她的雙奶,並進而將她
的迷你裙拉了起來。

亞矢香不由地想拉下裙子。

「我不是叫你乖一點嗎?」

亞矢香咬著唇放棄了抵抗,但當她那裙子被拉起時,不由地將她那黑色褲襪
包住的大腿靠緊。那黑色絲襪緊緊地包住那水汪汪的大腿底部的中心點,保永好
像覺得那是理所當然似地用手搓揉著那個部位。亞矢香憤怒地握緊雙手,並皺著
眉。

「你忘了打招呼了,奴隸空姐!」保永變得相當自大並用手指搓她的陰戶和
奶子。

亞矢香跪了下來,想起了過去那些不愉快的經驗。忍著不叫出來,兩手扶著
地。

「早……早安,主人,我是性奴隸空姐,請多指教!」用發抖的聲音說著,
將她那長而華麗的睫毛向下看。

「你忘了該有的服務了嗎?」

雖然馬上把眼光看著保永,但又馬上把眼光往下看。

從她那深藍的迷你裙下露出了健康美和官能美的雙腿,保永交互地看著亞矢
香的臉和迷你裙的內部。

「對,就是這樣,在主人的面前就是要像這樣。」

「是,是!」

保永用腳踏在她那張開的大腿。

「啊!是的,主人!」兩腳的腳趾也在發抖著而說出了這樣的話。

「按照前不久的考試,你是屬於母豬奴隸的等級。如以前說的,奴隸分為四
種等級,由上而下是︰女奴隸、母狗奴隸、母馬奴隸和母豬奴隸。為了顯示其階
級,在她們的脖子上各戴有白、紅、綠、黑的煉子,如果有人是掛金煉子的話,
那麼他就是主人了。」

保永將他的鏈子露了出來。

「而你的煉子就是黑色的,你不但是對主人,而且是對那些階級在你之上的
奴隸都必須絕對服從,如果被得知有違反命令的事,那你那些錄影帶就會被四處
流傳。」說著,保永就將黑色的煉子繫在亞矢香的脖子上。

(貳)

當完成登機檢查之後,亞矢香往客座望去。今天亞矢香擔任頭等艙的服務。

「已經完成檢查了嗎?」在同一艙中的兩個空姐正在吸煙。

「你們在幹什麼?」

「你看了還不知道嗎?」那個開口說話的是身材短小肉黑的王由理小姐。

吸煙已經是很不得了了,而現在又用那種態度說話,真令亞矢香有點啞然,
雖然同是空姐,但畢業後還是有先進後到之分。如果只差個一兩期那還好,但是
像王由理小姐比自己低了四期,照理說應該以立正的態度面對先進才對。

「已經完成檢查了吧?」亞矢香以嚴厲的表情看著兩人,臉上已露出不容她
們兩人摸魚的表情了。

「你如果不放心的話,可以自己去查啊!」

用這種冷冷的口氣回答的是比自己低二期的奧
玲子,她是一個身材苗條又
膚白的美人。

「你這是什麼態度?」亞矢香冷靜地回答她們。

「真是遲鈍死了,身為副座艙長居然連這個也沒看到。」王由理抽著煙說。

亞矢香突然說不出話來,那脖子上有條紅色的煉子,而在玲子的脖子上則有
綠色的煉子。

「你也把你的三角巾取下來讓我們看看好嗎?」王由理突然取下她脖子上的
三角巾,而亞矢香反射性地想去擋住她的手。

「啊!是黑色的,是條豬奴隸!」

「你還不快點行禮嗎?」

亞矢香突然覺得面紅耳赤,那是一種被同性的人所加予的第一次暴力,心中
覺得相當屈辱。亞矢香不自覺地跪了下來。

「難道你們也被襲擊了嗎?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集團?」由於有著同是被害
者的連帶意識,她以求救的眼神看著她們兩人。

「你少囉唆,快點行禮!」由理以一種很討厭的表情看著她,用鞋跟踹亞矢
香的肩。

亞矢香看到那兩人毫不留情的樣子,不由地俯首行禮。

由於保永的命令使她不得不屈服,但由於是同性又同為空姐,又都是自己的
後進,使得她感到格外屈辱。這實在不合情理,自己對這兩個人從來就沒有做過
欺侮她們的事,但現在居然遭受這樣的羞辱。

「你不會行禮嗎?」玲子用手指著她說。

「你再不做好我就要向主人報告了。」

聽到玲子著麼說,亞矢香臉色大變︰「拜託不要!」

「你的聲音怎麼變得這麼小啊?」王由理把一隻腳頂著她的頭。

額頭被壓在地上使得亞矢香發出呻吟的聲音。

「那麼,認真一點行禮吧!」那個鞋跟毫不留情地頂著她的腦門。

她壓抑住自己的哭聲︰「主人們,我是豬奴隸,今天一天之中請多指教。」

「把頭擡起來。」亞矢香擡起她那因屈辱而扭曲的臉︰「你那三角褲快被看
到了。」

亞矢香慌慌張張地整理一下迷你裙把大腿蓋住,突然又是一陣打。

「我沒有叫你把它藏好!」

覺得臉部有一點麻痺,亞矢香悄然地將手拿開。

臉又被打了兩三次後,亞矢香全然沒有感覺了,那雙穿著黑色絲襪的華麗大
腿被完完全全地呈現出來。

「不要裝淑女了,快把大腿張開。」

膝蓋被無情地踢開後,亞矢香依邊呻吟一邊張開她的大腿。

「再重來一次。」

她屈辱地反覆行禮。

「你到底是在對誰行禮呢?」

「我是在對王由理及奧
玲子小姐……」

「笨蛋,你要一個個來。」

王由理又再次用那黑色的鞋跟踢過來,雖然她的身材嬌小,但那奶子和屁股
卻相當豐滿。

「站起來。」

亞矢香帶著屈辱感站了起來。

「把制服脫掉!」

「但是……」

「你少廢話,身為一個奴隸,難道你還想穿著制服和我們平起平坐嗎?」

眼看著乘客就快要上來了,沒有辦法,亞矢香只好開始脫外套了,接著是上
衣、裙子和褲襪。

看到亞矢香只穿著一件黑乳罩、三角褲和高跟鞋,由理和玲子突然呆住了。
她們被那曲線迷住了,那不只是一種豐滿的肉感而已,而且全身呈現出一種均衡
的美感。對於男人不用說一定是會為其所迷的,即使是在嚴厲的同性眼中也是不
變的真理。

「我叫你全部都脫下!」

亞矢香很苦悶地脫下了乳罩,最後並褪下了三角褲。只穿著高跟鞋站在後進
的空姐面前,真令她羞愧不已。

「把手放在頭上。」

亞矢香只好把那雙掩住下體的手往上移。

「哼!果然是那種看了令人生厭的樣子!」王由理用手摸著她的陰毛,亞矢
香不由地扭動著腰。

「不要太放縱,你只是條豬奴隸而已。」她又用手拔了幾根陰毛,令亞矢香
痛得叫了出來。

「當我們還是新人的時候,可真是吃了你不少的苦頭呢!」

亞矢香倒是記得王由理第一次飛行的時候她倒是曾經幫了不少忙,也曾叫她
要多注意些,但那些都是身為一個老資格的空姐所應該做的。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啊!」

「你給我住口!」

「玲子,快把那些拿出來。」

玲子從櫃子中拿出一個玻璃瓶來。

「把腳打開!」兩個人用那薄茶色的黏液塗抹著亞矢香的奶子和大腿內側。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呢?」

「讓我們來教教你吧!我以前也曾經被塗了一滴,結果那夜和男人一直玩到
隔天早上,而且連續有三天身體一直覺得濕濕的。」

說著,由理用手去塗亞矢香全身各處,最後也塗了她的陰道口。

「嗯!時間快到了,把衣服穿上吧!」

當然,她們也不準她去擦掉。

亞矢香拾起衣服開始穿上。

「等等,你的鞋子是這雙。」

由理所拿出來的是十分高的高跟鞋,以前北東航空就以較其他航空公司為高
的高跟鞋來要求空姐們,但像現在這麼高的鞋子還不常見。

亞矢香穿上後不禁皺了皺眉頭,那雙鞋子實在是緊的可以,大概小了兩號,
而且在拇指和小指上還有尖的東西,甚至於鞋底都有凸出物,真是難過極了。

「回到日本後我們才讓你脫掉。」由理在鞋子上扣上了鎖。

「你穿這件裙子。」

那是一條和制服同色的超迷你裙,但上衣則是有四個大喇叭狀。

「這樣會違反規定的。」

「你將來不是要變成社長夫人的嗎?沒有人敢說話的。」

其實亞矢香比較擔心的是裙子的部份。被蓋住的只有屁股的一小部份而已,
其他的部份則完全地露了出來。

「對於大腿美好的你,真是太好不過了。」

「但這樣子的話是無法做事的。」

雖然是這麼說,但她們是絕對聽不進去的。

(參)

亞矢香有好幾次都用手拉直裙子想掩住,而在頭等艙及其他艙中陸續進來的
旅客都像蒼蠅一樣不斷地注視她那超迷你裙的裙子。

對於一個想利用迷你裙來增加業績的航空公司來說,男乘客們的期待當然是
相當大的。而大多數那一類的客人也都被亞矢香那超短的迷你裙所壓倒。當然,
要看穿超短迷你裙的女人的話,晚上隨便到六本木哪兒去都可以看到很多,但是
如果是穿在一個國際線空姐身上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在北東航空中腳長身長的空姐為數不少,但都沒有像亞矢香腳這麼美的。那
並不只是因為身高之中有一半的長度是屬於腳而已,那腳步的各個曲線也都相當
勻稱。那種樣子比起一個全裸的女人還更有挑逗性。

雖是超短迷你裙,但也是在屁股之下十公分左右而已,但今天亞矢香所穿的
則是在屁股之下三公分而已。因此如果從後面看的話,最不想讓人看到的那條線
也一覽無遺了。而當她從餐車上拿出食物遞到客人的手中而不得已彎下腰時,她
那圓滾滾的屁股,甚至是黑色內褲也不得不露出來了。

但比起那些恥辱感更令亞矢香難過的,則是全身上下那種火燒似的癢。說得
正確一點的話,就是奶子、陰戶以及口腔等被塗上液體的地方。如果不是因為有
人看的話,真想脫下衣服,揉著奶子、搓著花唇呢!

此外,那六寸的高跟鞋也讓她痛苦不已。而且她臉上還不能表現出痛苦的樣
子,還必須強做笑臉進行服務。

「麻煩一下,大姐!」

當作完食物服務後,忽然有中央的客人叫亞矢香,在當天頭等艙的三十二席
之中,有二十五席被X市的市議員所佔滿。

「是您叫我嗎?」亞矢香穿著那高跟鞋走上前去。

「抱歉,你能幫我拿上面的袋子嗎?」

那個客人因為喝酒而使得禿著的頭也紅紅的,用充滿血絲的細眼朝上看著亞
矢香。

「是的,是這個袋子嗎?」亞矢香打開箱子,拿出放在裡面的黑袋子。

制服雖然並非連身式的洋裝,但是當她往上擡動上半身時,裙子也會被捲上
幾公分的。那禿頭的客人和旁邊馬臉的男客人當然不會讓這個機會錯過。那馬臉
伸頭去探視她的底部,而那禿頭則伸出毛手去抓那有彈性的大腿。

「啊!客人……」亞矢香將袋子放下,雖然有點愕然,但仍用嚴峻的眼光看
著那禿子︰「請不要惡作劇!」

由於平常也會有些客人伸手去摸,所以多多少少也會有些經驗,但公然地伸
手撫摸大腿還是會令人狼狽不堪,因為平常也只是碰碰屁股而已。

而且在旁邊的乘客也都目不轉睛地看,當然,存著看戲心理的人也不少。

「惡作劇嗎?我們是看你搖搖晃晃地才想要伸手去扶你的!」那禿子竟然大
言不慚地大聲回答,亞矢香也被那態度嚇了一跳。

「抱歉,是我弄錯了,但我已經習慣了,不用您的幫忙也可以拿的。」如此
地強顏歡笑。

「喔!真是好心被人誤會了!」

亞矢香迅速地將袋子拿給那禿子︰「抱歉了!」

(肆)

當日本人集體行動時就會變得毫無分寸,但此時大家也不敢對亞矢香這種果
決的態度有任何的意見。

「要到哪裡去呢?」

賣完了免稅品在放電影時,由理將正想上廁所的亞矢香叫住。

「你怎能隨隨便便地上廁所呢?你該不會是因為被客人一碰就忍不住想上廁
所去自慰吧?」

「……」亞矢香被看穿似地無言以答;「不,沒有!」

「不要裝了,客人又再叫了,快去!」

看到客人招呼處在亮紅燈,亞矢香只好去了。

但從喉嚨深處傳來苦悶的聲音,果然如由理所說的,被客人這麼一碰已經使
身體有點耐不住了。想必對方一定是個好色男,普通被碰一下時頂多會起雞皮疙
瘩而已,但這次似乎有所不同。如果現在沒有人的話,真想握住自己的奶子,手
伸入下方去。

「是您在叫我嗎,客人?」

在頭等艙最後面的窗子旁坐著一位金髮男子。

「請在這裡坐下。」那男子大約三十五歲左右,有著紅色的胸毛,用手指著
座位。

「請問有何貴幹?」亞矢香以流利的英語詢問。

「你的超迷你裙下的腿實在太美了,讓我忍不住了!」

亞矢香皺皺眉︰「我們不提供這項服務!」她冷冷地說。

那男人看起來是個運動健將型的人物,而且也有端莊容貌,但聽了他這番話
令亞矢香失望不已,真是太沒有人格了。

但那男人好像一點也不在乎,「你有讓我滿足的義務。」說著就把他脖子上
的煉子拿出來給她看。

幸好第十排只有左側的位子,而前面市議會的人並不懂英文。

「主人先生,我是豬奴隸,請多指教。」

「我叫傑克生。你現在的打招呼並不能滿足我,你好像還忘了什麼重要的東
西?」

亞矢香江身體靠近傑克生並拉起裙子,進行行禮,還照著傑克生所說的那樣
坐在他身邊的位子上。

「真是美好的腿!」傑克生又用他毛毛的手把她的裙子翻起。(啊!)亞矢
香忍住那將要發出的聲音。當她的大腿被撫摸時,又再度湧起那甜美的感覺,而
且這次更為激烈。而摸的方式也和剛剛那禿子不同,是種輕輕的方式,是一種能
博得女人歡欣的方式。

「主人,請不要在這裡。」

「你在命令我嗎?你只有照著我的命令去做的份!」

傑克生抱住她,並親了她的耳,並不是用很激烈的方式,而是在她的耳根輕
吐氣息,並用舌頭舔。雖然是種輕柔的方式,但卻很黏人。

亞矢香突然皺起了眉,露出很陶然的表情,傑克生的技術太好了。而傑克生
的舌頭又伸進耳朵的入口處,從喉嚨、口腔、全身還有舌尖都好像被火焰包住了
似的,有一種猛烈的感覺。

剛開始令人覺得屈辱的那些愛撫,不知何時已經變得有點癢的感覺。

「把兩腳打開!」

雖然有點猶豫,但因為不能違抗主人的命令,只好把腿打開,他的手伸到頂
點的地方開始撫摸起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激烈感覺,他的手指開始撫摸小穴的上
部,令亞矢香忍不住自己的叫聲。

「你真是濕透了,不愧是奴隸空姐。」看到那種反應,傑克生加快了速度。

哇!終於忍不住而幾乎要叫出來了,亞矢香掉進了官能快樂的泥沼中。

「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們獨處的?」

這句話對亞矢香來說真是等不及了︰「有為頭等艙旅客準備的休息室。」

亞矢香聽從命令而躺在床上,並用手環抱著傑克生的頭。傑克生抱著期待已
久的身體,並用手握著她的奶子,毫不猶豫地掀起她的超短迷你裙。

哇!從她火熱的喉中再次發出聲音來,對方是個初次見面的客人而已,居然
能和這樣的客人進行如戀人一樣的行為,真是連自己也無法相信。但大概因為對
方是個外國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背景,所以能夠和他玩起來。

把亞矢香的舌緊緊地含在口中,傑克生用舌頭挖著亞矢香的嘴。把制服脫掉
後果然是個美好的D杯,而那如野獸般的舌頭也鑽向她的下面去。

「接著請讓我來吧!」亞矢香讓跪著的傑克生站好,開始吸起他的雞巴來,
好像要把它吸出來似的,亞矢香口中滿是精液。

(伍)

傑克生把褲子的拉煉拉上後滿足地走出休息室,亞矢香也悄然地起身,整理
一下弄亂的制服,突然發覺有人進來。

「你在這裡做什麼?有客人在叫!」由理拍拍她的臉頰,將她帶了出去。

當她們走出客室時,有一個穿著茶色西裝的禿子向她們迎面走來,是那個剛
剛隨便偷摸亞矢香腳的傢夥,而那男人之後也跟了幾個市議員。

「我們好想睡。」

「那麼這邊請。」亞矢香又再度返回休息室。

把窗簾打開讓那禿子進去後,亞矢香為了說明也進去了,而後面那三個男人
也跟了進去,其中身材最矮小的男人用手趕緊把窗簾拉上。

「你們其他的客人請睡到其他的地方去吧!」

亞矢香催著他們三個人,但他們一動也不動,而且還把亞矢香圍了起來。

「怎麼了?」亞矢香覺得這氣氛有點可怕,但還是看了那些男人一眼。

「也給我們大家服務服務吧!跟那個外國人一樣!」那禿子說著說著抓起超
迷你裙,將它捲起。這瞬間也激起了那些男人的情慾。

「你到底在幹什麼?」

「把你的髒手拿開!」

那小個子從後面用手抱著她,那手腕的力量使得亞矢香難以呼吸。

「這位是市長向井光吉郎,他是現在運輸大臣的侄子,你居然對他做出這種
事,真是不可原諒!」

站在亞矢香前面的則是帶著黑眼鏡、身材高大的男人,而且在這三個人之中
是最年輕、而且也沒有鄉下佬的樣子。

「你如果要道歉就趁現在吧!」

「為什麼我要道歉呢?那是你們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

在平常的話應該更能夠應付他們,但由於剛剛被摸了大腿,所以有一點失去
自制力了,要不然對於那些狐假虎威的人她是不會假以顏色的。

「你能為那些洋鬼子服務,為什麼不能為我們服務呢?你是不是想把我們當
作鄉下人?」

「我沒有!但是你們這樣太不紳士了!」

「你說什麼?那麼我們把你和那洋鬼子的事告訴貴公司也可以吧?」

「……」

靜了幾秒鐘。

「那請便吧!反正也沒什麼證據!」

「真的?你會後悔的!」

「沒關係,把你的髒手拿開!」說著把那男人的手拿開,並整理了一下淩亂
的衣服。

當亞矢香在整理衣服時,看到那留著長鬢角的掛了一條金煉子,心想應該不
會是偶然有人掛這樣的煉子吧?

「你再聽一次,如果我們報告的話也沒關係?」

「啊!千萬不要那樣。」

「沒錯吧,你也算是一個優秀的空姐,如果仔細想一想利害關係的話,應該
可以瞭解的。」說著,那留鬢角的毫無顧忌地摸著她。

她忍著想要打他們的念頭,但抓住了那亂摸的手。

「你想幹什麼?你那樣像是在反省嗎?」

亞矢香趕緊把手放開,而另外三人也漸漸地露出好色的樣子。

那留鬢角的又再把裙子拉起,摸著那三角褲深處之物。

「啊!」

「看來好像已經有點瞭解到自己的處境了!」
(陸)

向井的手放在她的脖子上,並將她的三角褲拉了下來。此時亞矢香非但沒有
羞恥心和害怕,心中反而覺得有股期待,身子也一下子就熱了起來。而又被那馬
臉和小鬍子推到床上去,然後馬臉也躺上去,將背靠在壁上,並把嘴靠在她的耳
朵,而那小鬍子則在吸著她的奶子。兩人的手又同時放在她的腳上,用一種很討
厭的角度靠近她。

而一絲不掛的大腿深處也露出了被黑毛蓋住的水汪汪的花唇,而且也從那狹
窄的花唇深處流出了熱熱的液體。亞矢香全身被快樂所罩,穿著高跟鞋的腳也微
微地彎著。

亞矢香覺得自己目前的姿勢實在是再討厭不過了,但那其實也表現出自己的
情慾目前是到達了相當高的境界。而且被四個男人這樣看著,又更使得她源源不
斷地噴出愛液來。

而臉對著她花唇的向井也發出一種類似呻吟的聲音,拚命地吸著那濕淋淋的
花唇。向井發出聲音拚命地由下面開始吸吮,接著是四周,並把舌頭往那粉紅色
的巷口滑去。

「喔!喔……」

舌頭並挑起內側的花瓣,把它吸了出來,此時亞矢香體內的情慾以達到飽和
的狀態了,而那舌尖又向那最敏感的深處攻了去。

「嗚!啊……」全身已被那情慾迫到了山頂處。

「先生們,快來進行三明治攻勢吧!」

被那留鬢角的這麼一催促,向井迅速地脫下褲子,用他那直聳聳的龜頭刺向
亞矢香那毫無防備的小穴。

那灼熱的前端刺了進來的時候,亞矢香由於強烈的期待和情慾的作用使得腦
子一片空白。而隨著被插入的同時,那燃燒的身子表現出了強烈的反應。而那陰
莖愈深入,那感覺就愈芳香。

「啊!啊!啊……」已經沒有辦法去控制自己的叫聲了,而亞矢香的手也本
能地伸向那留鬢角的手上。

「嗚……」用唇將那陰莖包住,而且也發出類似悲鳴的叫聲。

口腔在此時當然也有股鮮美的感覺,而亞矢香又將那陰莖朝喉嚨深處送去。
那積壓的情緒使得亞矢香四肢發抖,並使得花心也燃燒不已。

口交其實是只能夠使男人高興的前戲而已。

本來性交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服務,對女人奉獻自己的身心以及名譽、財富
的一種方式。而亞矢香也認為自己有那種價值,事實上亞矢香也不得不承認自己
也很喜歡口交的。

「如何呢?先生,空姐的小穴滋味怎樣?」

被留鬢角的一問,向井又更加賣力地演出。

「鬆緊度真是恰好不過了,而那濕的程度也好像水龍頭決堤的樣子!」

說著,她的另一隻腳被擡了起來。隨著角度的變化,男性的尖端終於抵達了
子宮,亞矢香漸漸發出那嗚咽的聲音,雖然被興奮所侵襲,但是仍然沒有忘記她
保有的技巧。

「先生,接著我讓她更緊一點好嗎?」

留鬢角的把他的龜頭從亞矢香口中拿出,轉到她的背後,把龜頭抵在她的屁
眼上,而向井的龜頭則深深地打入亞矢香的花唇中。

「哇!」亞矢香突然從陶醉之中被拉回現實。

「接著我們要用力了,大概會痛吧!」留鬢角的說著,就把手指插了進去亞
矢香的小穴中。

由於太大的衝擊,使得亞矢香在數秒之中失了神,然而又重新燃起了她的喜
悅。而兩個男人也從前後兩個洞一起開攻了,此時已經分不清是誰的陰莖了。

向井最早發出叫聲,龜頭突然爆發開來,膣腔中流著濃濃的液體,而子宮也
被熱熱的精液所佔滿。

「嗚嗚……」

在亞矢香的性慾快燒完時,那小鬍子好像在追殺似地把精液射在她的臉上。

「哇!」

「太好了!」

亞矢香放棄了空姐特有的高品味,更加賣力地演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