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一箭雙鵰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都市情慾
摘要

這下阿華心頭就受不了了,自己朋友送的票,妳來就來,來了就別怨氣亂語吧!聽著阿芝怨這裏沒刺激,忽然靈機一動,阿華便笑嘻嘻地說:「阿芝,竟然這裏沒刺激,那我們就來玩點刺激的游戲,敢不?」

阿華有個死黨阿明,認識了兩個剛高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的女孩,活潑的叫阿芝,身材高瘦,樣子可愛。文靜的叫阿麗,雖沒有阿芝高瘦的身材,但那36D的大胸直引人垂涎慾滴。四個人泡了幾個晚上的夜吧,兩三次後便相識熟落。

由于那幾晚的夜吧都是阿明出錢的,阿華有點不好意思,剛好有朋友送了兩間溫泉酒店的情侶套房VIP免費優惠券,便約四個人一起去泡溫泉游玩。

阿芝和阿麗當然開心,可惜出發前阿明突然有事不能去,阿華三人衹好乘車前往。誰知三人到了酒店,服務員告之要兩對情侶才可用兩間套房,三人的話衹能共用一間套房住宿。二女也不計較,便與阿華一同入住。

入住之後,環境不錯,幾個大小各異的溫泉任君選擇。而且優惠券說明這裏包吃包住,不用付錢,晚上的自助餐也不錯,三人算是吃得開心,玩得愉快。

但長夜綿綿,泡了一個下午的溫泉啥意思也沒了。加上酒店位于郊外,衹有個小超市外,沒啥夜街可逛。在外走了一圈沒地方好玩,三人就悶著回酒店了。

可能悶氣,阿芝回去的時候竟然買了兩打罐裝啤酒和一些零食,用來打發時間吧!

「還以為泡溫泉不錯呢,可就衹有溫泉外啥也沒得玩,連卡拉OK也沒有,華哥,這也太OUT了吧。」

聽著阿芝的怨氣,阿華也不反駁。這也難怪,酒店是新開張的,除了溫泉外其他的娛樂設施還不齊全,不然怎麼這麼優惠給妳包吃包住呢!衹不過是弄弄宣告,提高知名度吧。

晚上才八點半,三人無所事事,玩了幾把撲克,阿芝又怨聲連連:「早知道這麼悶氣就不來了,一點刺激也沒有,真不好玩!」

這下阿華心頭就受不了了,自己朋友送的票,妳來就來,來了就別怨氣亂語吧!聽著阿芝怨這裏沒刺激,忽然靈機一動,阿華便笑嘻嘻地說:「阿芝,竟然這裏沒刺激,那我們就來玩點刺激的游戲,敢不?」

喝了啤酒的阿芝立時瞪著眼問:「什麼刺激游戲?說來聽聽!」

「我們就玩摸烏龜敢不?」

「噶!我還以為啥游戲,也太無聊了吧!」

「妳先別下定論!我們抽牌,誰手上的牌先抽完他就贏了,輸的兩個除了要喝酒外還要受罰。」

說到這,阿華故意停了下來看著她倆。

阿麗忍不住追問:「那要怎麼受罰?」

阿華抬著頭想了想,故弄玄虛地就是不說。阿芝也急了,問:「別弄得神神秘秘的,快說吧!」

「嗯!既然阿芝妳說要找刺激的,那不如我們就罰脫衣服!誰輸了誰就脫!直到脫光為止。敢不敢?夠不夠刺激!」說到這,阿華反過來瞪著阿芝,故意用眼神氣她。

身邊的阿麗立時紅了臉,不說話。反而阿芝可能喝了啤酒來了興致,受不了刺激,咧著嘴說:「脫就脫,誰怕誰!阿麗,我們就聯手脫他衣服,讓他光著屁股給咱們看。」也不理阿麗同不同意,便催阿華洗牌子。

沒想到阿芝真敢應戰,說玩就玩,阿華一邊洗牌子一邊偷偷淫意地說:「喂啊!玩歸玩,妳們可不能串通一氣呀!」

就這樣玩了數局,各有輸贏。本來是冬天,衣服應該穿得較多才是,但屋內有暖氣,開始玩的時候都沒有穿較多的衣服,幾局下來阿華脫了幾件就衹剩下一條內褲,引得阿芝哈哈笑。可後來阿麗與阿芝也輸了幾局,衹剩下一條底褲和內衣,兩人盡是春媚外露,無限風光。盯著她倆的魔鬼身材,直看得阿華兩眼發亮啊,意意淫笑。下面的小弟弟可慘了,難忍成棍,漲起了一個小帳蓬,引得阿芝哈哈大笑。

白天泡溫泉之時就看過她倆穿泳裝的樣子,現在換了看她倆穿的內衣內罩卻是別有一翻風味。阿麗內裏穿的衹是白色內衣,那36D的巨乳透過內衣在胸前晃來晃去,使阿華直吞口水。而阿芝也不示弱,她沒有穿內衣,卻是一條紅色乳罩,加上紅底,一副火辣辣的身材勾著男人的心就是冰川也讓妳融化。

玩到此時,大家都喝得醉意紛紛。阿芝喝得最多,也不知她是否怕再輸就要脫光身子,便借著醉意,胡亂說了幾句累話,便倒在被裏睡著了。

「喂,妳可別裝了,怕輸就說出來吧!才十點呢,睡啥覺呢!」阿華用腳踢了幾下,看著連衣服也沒穿上的阿芝睡得像死豬一樣一動不動。真沒啥意思,本還想要看看這騷女的脫光秀,挫一挫她的銳氣,現在倒沒戲看了。衹剩下文靜的阿麗就不要欺負人家了,阿華便收拾東西準備睡覺。

房內衹有一張雙人情侶床,阿華本打算睡地板的。阿麗可能心痛,便勸他也一起上床睡覺。見人家不反對,阿華當然也不客氣,撲嗵一聲便上床了。

寒夜雖冷,可喝了酒卻是無啥睡意。況且有兩個美人在旁,阿華又怎會睡得著呢!三個人一張床有點緊逼了。加上寒夜,阿華是一個人蓋一張綿被,阿麗與阿芝蓋一張,就更加擁擠了。睡不著覺,身子翻了幾下,被子就翻下床去。

阿華也不理,竟然擠進阿麗她們的被子裏去取暖。這下可好,阿麗也不反對啊,任由阿華擠進來。

真是艷福不淺,發現阿麗衹是穿著剛才那件內衣睡覺,阿華的雞巴便硬了起來。心裏起了歪心,假裝不經意地抱住了阿麗,阿麗竟也沒有反抗,還是裝著睡覺。

見人家沒動靜,阿華的膽子就更大了,用手慢慢移向胸前一抓,這一抓就抓住阿麗的大乳。阿麗衹是嗯了一聲,衹動了一下也沒反抗,反而移著身子讓阿華抓得方便。

阿華知道有戲做了,也不急著上馬,先把慢慢弄著阿麗的大乳玩玩前戲。36D的手感果然舒服,嫩滑的乳膚揉搓起來簡直是摸不釋手。漸漸地摸得阿麗開始嬌氣連連,又怕驚動阿芝而不敢哼聲,衹能輕輕地發著悶氣。

摸完大乳,魔爪開始向下延伸,摸向阿麗的小穴。一摸之下,阿麗的小妹已是黃河缺堤,淫水泛濫,有些淫水更已流到了床單上,想不到外表文靜的阿麗原來也是騷女一名。而且令阿華更加驚喜的是,阿麗原來是一衹白虎精,怪不得她的皮膚這麼細嫩柔滑。

也不理旁邊的阿芝到底是不是裝睡,更不理阿麗感覺如何,阿華用右手抱著阿麗的頭部直抓著她的胸前大乳隨意玩弄。左手則是一直挑弄著阿麗的小穴,後來更忍不住用手指伸入穴內。

當阿華的手指伸入穴內之時,阿麗為之一振,阿華卻是為之一驚。原來阿華的手指竟然摸到穴內有一阻物。

「妳還是處女?」阿華驚喜之餘輕聲問向阿麗。

被摸得臉紅發熱的阿麗含羞答答地嗯了一聲,說:「華哥,妹是第一次,妳可要溫柔一點。」

聽著阿麗的回答,阿華興奮到極點。想不到中了頭獎,而且還是一衹處白虎啊。阿華興奮之餘也不心急。

長夜漫漫,難得搞上個處的,當然是慢慢玩弄才爽。

阿華一把扯開被單,翻過阿麗,細心地觀賞著阿麗每一寸的肌膚。阿麗不算頂級美女,卻也長得標致,而且肌膚細膩平滑,是少有的嫩滑柔肌,令人摸不釋手。加上那36D的大乳,那紅而透心的乳暈,引得阿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後伏下身子慢慢地嗅著那淡淡的乳香。

嗅著那誘人的少女乳香,阿華終于忍不住伸出舌頭,先慢慢舔弄著乳暈,品嘗著少女的乳味,然後由外而內地咀啜著乳頭,最後連乳暈一同深深地含在嘴裏啊。

當阿華狠狠地吸著奶頭之時,仿佛就感到有甜甜的奶汁被吸了出來。啜了良久,「噗!」一聲,阿麗的乳頭才從阿華的嘴裏依依不捨地吐了出來。

這一下,閉著眼的阿麗忍不住舒服地哼了一聲。含完左乳,阿華又如此嘴法含弄著阿麗的右乳,這時的阿麗已忍不住哼聲連連,嬌喘籲籲。胸前兩顆玉葡萄因阿華的口弄已變得堅硬突挺,阿華更是又吮又咬忙于左右交含,貪婪的他為求方便竟把阿麗的兩衹豪乳互相擠兌在一起,然後張開大口一次過咀起兩個乳頭。

這種玩法也衹有阿麗那對36D的大乳才能做到。

雖然口裏含弄著阿麗的乳奶,阿華的手也沒有閑著。一直都是摸索著阿麗的小穴,每當摸到阿麗的陰蒂之時,阿麗總是為之一振,連連嬌動。這是女人的敏感點,阿華怎麼能不知。為了挑起阿麗的性慾,阿華更是百般挑弄,有時更探索著阿麗的後菊,衹要是阿麗的禁地,阿華當然是全不放過。

阿麗當然從未受過如此興奮的性愛挑逗,不用多久便面紅耳赤,氣喘籲籲。

突然一手抓著阿華的手臂妖聲亂哼,身子一拱,一陣抽搐,更連聲說:「哥啊,不要停,好舒服……」說完便高潮迭起,泄了出來。

阿華知道阿麗泄了,眼意淫淫地看著喘息未定的阿麗,輕聲問道:「舒服嗎啊?阿麗。」

「舒服極了,哥,妹從來未試過如此舒服的,妳太好了。」說完緊緊地抱著阿華,情意綿綿地吻了他一下。

難得遇上一衹白虎又是未開苞的,阿華當然要使出渾身解數,盡情玩弄此等尤物。第一波玩弄剛完結,阿華便開始準備第二波。

阿麗緊緊抱著阿華之時,感覺耳垂被阿華舔弄著。然後阿華慢慢往上移動,經過面額,最後與阿麗四唇交接。阿麗當然不拒,深深地與阿華接吻起來。

可能阿麗還未試過接吻,顯得有點笨拙。開始時也不知如何迎合,衹是任由阿華吸舔。後來阿華用舌頭頂開阿麗的牙齒,與阿麗舌與舌互舔起來。

在阿華的帶動下,阿麗竟然也興奮起來。她吸著阿華伸過來的舌頭,上下左右回旋翻動,雙手緊緊抱著阿華的脖頸不捨放手。阿華見此,忽然起了歪唸,故意在舌頭上滲出大量口水任由阿麗咀吮,阿麗竟然不覺惡心,全部一一吸吮。

看著阿麗的激情,阿華反而冷靜下來。因為今晚他要好好玩弄阿麗,又怎能被阿麗所帶動呢!不然一輪情迷激情後,還未插進去就被冒失送水,那豈不浪費了嗎!

想到此,阿華把舌頭抽了出來,然後開始往下吸吮。頸部,胸前,36D的大乳,肚臍,小腹,最後就是阿麗的神秘地帶。

看著阿麗的神秘小穴,阿華並不急著玩弄,而是和剛才一樣,打開手機的照明燈,慢慢欣賞著這難得的白虎小穴。

果然是處女小穴,加上一絲陰毛都沒有,更顯得細嫩無暇。那幼嫩陰蒂因為興奮的原因而漲得通紅,而那大陰唇則是羞答答地合上起來,仿佛就是不讓妳輕易看見內裏的秘密。

令阿華覺得驚奇的是,阿麗已是淫水泛濫,本應是騷臭濃濃。可阿華一點也不覺得臭,反而衹有一種令人心切慾動的騷味。

此刻阿華忍不住了,伸出舌頭舔弄著阿麗的小穴,開始品嘗這難得的極品。

阿麗也領會阿華的心意,盡量張開大腿,好讓阿華好好品嘗自己最貞貴的地帶。因為她知道,今晚她衹屬于阿華一人,自己已成他的玩物。

當阿華舔弄著陰蒂之時,阿麗又是一陣騷心的觸動。那是女人的敏感部位,阿麗又如此放浪,怎能沒有感覺呢!此時的她不由自主地又哼起那情慾和騷心的嬌聲了:「哥,不要停,好舒服,好爽呀!摳進點,裏面癢呀!」

舔著陰蒂,阿華撓動舌頭,開始移向小穴的內部。滑過阿麗的尿道口,然後小心翼翼地翻開小穴的大陰唇,再推開小陰唇,然後直接用舌頭伸進小穴的陰道中。阿華竟然用舌頭當成雞巴,在小麗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弄得阿麗慾火焚身,兩手抓著床單想挪動身子避開,卻一來被阿華死死地抱住了腰腹不能挪開,二來又怕驚動阿芝衹能禁聲強忍。

也不知阿華的舌頭過長還是阿麗的陰道過淺,衹要阿華伸盡了舌頭,就可以舔到在阿麗陰道內的處女禁物,這令阿華既興奮又擔心。這禁物肯定是要自己來破才可以,但破這禁物當然是由盤古以來,天地萬物中衹有唯一的破具才合適。

阿華當然不敢隨意破處,還是把舌頭縮回來,回攻阿麗的敏感之地——陰蒂啊。

而且他感到阿麗已是嬌喘籲籲,衹要再經挑逗,很快就要再泄身了。所以阿華使出解數:舔、挑、啜、吮,吸,咬,連翻攻擊。

頁: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