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友一起去天體營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我們住在LesJardinsd’Eden的serviceapartment。這是那�專為swingers而設的服務式酒店,收費很貴。這酒店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住客可以在酒店內的泳池和花園這些戶外塲所中進行性行為。雖然CapD’agde是天體營,但戶外性交卻是犯法的。在海灘上,經常有警察巡邏,向犯法的人發出告票。我和Teracheck-in後,第一件事是要決定究竟外出時穿衣服嗎始終都是初到步,不慣一絲不掛的走出街。結果,Tera穿了我早前為了這次歐洲旅行而送給她的G-stringbikini,我就穿一條普通的泳褲。走在街上最初的+分鐘,Tera因為穿上G-string而覺得難堪,但後來我們卻感覺到壓力要把這極少量的衣服都脫下來,特別是我,穿了條竹筒泳褲,反觀街上的男人,不論陽具的大少,個個都是驕傲地把陽具露出來。那時正是下午一時左右,街上滿是吃午餐的人,我們買了兩隻熱狗和飲品,步行至海灘。海灘有天體的規定,我也在熱狗店外把褲子除下,初時感覺很怪,但很快便習慣了。Tera也在踏入沙灘前脫下她的G-stringbikini。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今次想同大家分享我和Tera在2004年八月到法國南部CapD’agde天體營的經歷,也順便向大家介紹一下這個著名的天體者的天堂。如果你喜歡天體或想尋找另類的性刺激,CapD’agde是你一生必要遊覽之地。

先讓我再簡單介紹我和Tera。我中學時期移民到英國,2003年回流返港工作,認識了Tera。我獨個兒住在外婆生前於跑馬地的舊樓,Tera後來搬進來與我同居,我是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認識Tera前,我在英國也曾有女朋友和一夜情,也曾在Amsterdam叫雞。我也很老實的告訴Tera我以前的性經驗。Tera高5呎4,樣子很清純,有8成似李韻,而我高5呎10,有點書生氣,很多女仔話我似陳鋒。我份人整體上很西化,鍾意自由,討厭束縛,這也是我離開英國的家人而隻身回港的原因。

2004年八月法國之旅是Tera第一次到歐洲。我們先從香港飛往巴黎,玩了幾天,再由巴黎飛往馬賽,由馬賽搭火車到CapD’agde。CapD’agde是個小鎮,鎮內有個天體營,入營要付錢,營內有酒店,餐廳,超市,運動塲所,酒吧,club,及一個舉世聞名的”自由海灘”。除了海灘規定到訪者要一絲不掛外,天體營另外的地方都是”clothingoptional”。但我和Tera到達時,發覺大部份人在營內,無論是超市,街道,吃的地方,都是不穿衣服的。就算在街上賣東西的人及餐廳的侍應,都是脫光上下的。除了這點外,CapD’agde和別的歐洲小鎮沒有大分別。多數人出外時會帶條毛巾,坐下時便坐在毛巾上。我和Tera入營時直至步行到我們住的酒店,是有穿著衣服的,反而因為這原因我們受人注意。但我們行路至酒店時,也見到4個大概23,24歲左右的日本青年男在街上行走,他們上身赤裸,但下身卻有穿短褲。其餘的人,無論是小孩,或是公公婆婆,都是天體居多。當然,天體者中也不乏奶大股圓的靚鬼妹。

到訪CapD’agde的旅客,通常只有三類人。第一類是喜歡天體的,其實天體不一定和色情拉上關係。很多西方人視天體為回到自然,所以天體營內有很多一家大細。第二類是尋找性刺激的。CapD’agde內有幾間clubs,是專為swingersie,和別人交換性伴侶而設的。我對此早已有所聞,而我對swinging的看法是性可以帶來感官上的快樂,如果對方和我都覺得雙方吸引,只要大家沒有性病,swinging也無什麽大不了。我和對方性交,不一定代表愛對方。愛是更高層次的東西;兩性之愛包含性行為,但相反地,性行為未必包含愛。我也問過Tera對swinging的看法。我不會用”隨便”去形容Tera,但她絕對是個好奇心很強的女子。Tera也覺得swinging是刺激的東西,她說可以考慮,但不會和沒有feel的人性交。所以我們的協議是,如果我們要和另一對coupleswing的話,Tera必須要喜歡另一方的男,我也必須要喜歡另一方的女,決一不可。第三類是完全為好奇而來CapD’agde的。這類人的數目相對下很少,因為如果你在天體營內穿上衣服的話,你很快便會感覺到週圍的目光,除非你肯脫下那遮蓋你私人地方的布,否則你很快便會在壓力底下離去。

我們住在LesJardinsd’Eden的serviceapartment。這是那�專為swingers而設的服務式酒店,收費很貴。這酒店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住客可以在酒店內的泳池和花園這些戶外塲所中進行性行為。雖然CapD’agde是天體營,但戶外性交卻是犯法的。在海灘上,經常有警察巡邏,向犯法的人發出告票。我和Teracheck-in後,第一件事是要決定究竟外出時穿衣服嗎始終都是初到步,不慣一絲不掛的走出街。結果,Tera穿了我早前為了這次歐洲旅行而送給她的G-stringbikini,我就穿一條普通的泳褲。走在街上最初的+分鐘,Tera因為穿上G-string而覺得難堪,但後來我們卻感覺到壓力要把這極少量的衣服都脫下來,特別是我,穿了條竹筒泳褲,反觀街上的男人,不論陽具的大少,個個都是驕傲地把陽具露出來。那時正是下午一時左右,街上滿是吃午餐的人,我們買了兩隻熱狗和飲品,步行至海灘。海灘有天體的規定,我也在熱狗店外把褲子除下,初時感覺很怪,但很快便習慣了。Tera也在踏入沙灘前脫下她的G-stringbikini。

上回也提到,Tera的屁股很圓很美,陰唇也很厚。從前面看可以看到她兩腿之間有兩塊厚厚的陰唇凸出來,但我更喜歡躺下來,Tera背向我,站在我腳前,這樣我不但能欣賞到她那漂亮的屁股,更可見到有兩塊軟軟而又厚厚的肉從中間垂下來,這兩塊肉當然就是她的陰唇了。因為Tera有特別豐厚的陰唇,才能製造這個迷人的”景色”。那天,Tera的屁股和陰唇都沾滿了沙,這些沙的點綴,令那個使我著迷的”景色”更美。當Tera光著下身跑起來時,從後面看甚至可以看到那兩塊軟軟的肉在她兩腿之間微微的擺來擺去。寫到這兒,我真的很掛念Tera,很後悔失去了她。

CapD’agde的沙灘大致分開三個sections–在family那個section,有很多一家大細享受天體,完全沒有色情的成份,不過當中也有不少十來歲發育中的鬼妹,她們絕對很有觀看價值。還有個section是給gay的;最後的section是給couples。這個海灘也適合遊泳,還有幾個擁有粗大陽具的天體救生員女綱友大可下次到CapD’agde假扮遇溺,讓這些救生員來救妳們。我和Tera主要在couples那個section遊泳及曬太陽,這兒的天體者大多是一男一女,或一群男女一起作伴的。警察有穿衣服會不時巡邏,禁止泳客在沙灘上進行性行為。但過了下午5時左右,沙灘巡邏警會收工,這時的沙灘即變成一個性天堂–男女,男男,及女女會亳無顧忌的性交,口交,肛交,互相撫摸。當一對或一群男女在性交時,週邊會圍著人在觀看,當有表演者射精時,觀看者便會鼓掌。觀看者也會一面觀看,一面撫摸自己的伴侶或自摸,當看到及摸到興奮時,他們便會繼續下一part,成為下一群表演者了。沙灘上的天體客也很團結,當有穿衣服的到來觀看時,天體客便會很快聯起來趕走這批衣服客。當天我和Tera也看得火熱,不竟是第一次接觸這種環境,我們覺得很刺激,但當天Tera不願意在天體客面前”表演”,所以我們只局限於看和互摸,最終沒有成為表演者但一天後我們結果在沙灘,眾目睽睽下口交及性交-見下面。

我們離開沙灘返回街道時,我的陽具仍是延起的。我們亦已習慣了天體,沒有再把衣服穿上。在街道行走時,有幾次我看到有正在坐著的中年男人,從後面定眼的看著Tera的屁股,我相信他們大概都留意到從Tera兩腿中間垂下來那兩片厚厚,在Tera行路時會微微搖動的陰唇肉。Tera這個”天賦”,實在很不常見。我們在超市買東西時,我更見到有個年輕的鬼佬,看了Tera一眼,目光本已移走,但立即又受腦袋的自然反應控制下把目光再釘在Tera身上,我估計他腦袋留意到的東西一定是Tera那兩粒好像子彈般凸出來,足足有半吋高的乳頭。

因為擔心衛生問題,我和Tera沒有跳進池中。我們到過洗水間沖洗後,繼續坐在泳池旁邊享受這�的環境,和觀看別的情侶的肉體結合。跟著回房洗澡及吃從超市買回來的食物。晚餐後我們本來想到營內的bars和clubs,但知道那些swingerclubs會帶來另一種刺激,卻因為實在太累了,我們當晚未有心情迎接這種新刺激,所以選擇早點休息。第二天,我們早上到營外的地方遊覽,午膳後大概二時左右回營。這天我們一絲不掛的在營內的街道中穿峻,沒有了昨天的顧忌。大概三時半左右我們回到海灘,遊了一陣水,到巡警走了後,我和Tera決定要一嚐在沙灘做愛的剌激。Tera首先跪下來替我口交,不夠一分鐘已惹來一大群人觀賞,接著我抽插Tera,更把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上,射精時,我大叫了幾聲Iloveyou,Tera;射精後,我擁著Tera熱情地濕吻,我的胸前沾滿了我射在她乳房上的精液,群眾鼓掌,叫了幾聲好後便散去。我和Tera仍赤裸裸的在海灘上嬉戲,然後用海水洗身;跟著,我們找了塊大石坐下,擁著對方,觀看地中海的日落,我們一面談情,一面撫愛對方,偶爾會聽到後面遠遠有群眾為別的情侶到達性高潮而作出的歡呼。在太陽下山的那一刻,我伏在Tera身上,用姆指溫柔地玩弄她的乳頭,慢動作的抽插她,幾分鐘後在漆黑的沙灘中再次把精液射進我這位愛侶的身體內……

嬉戲了片刻後,我們是時候入正題了。Yves說首先要來這樣一個儀式:兩對couples各自手牽手,然後男的把自己的女伴交到另一對couple男方的手中。儀式完成後,我們兩對交換了的couples在Kingsize牀上開始大戰了。我二話不說就狂搓狂吻Gabriella那對36DD大乳;鑑於先天的原因,Tera沒有能力替我乳交,所以我今次必定要把這份慾火發洩在

Gabriella身上;吻過Gabriella的乳房後,我坐在她小腹對上的位置,然後把陽具平放在她乳坑中,前後前後的擦,她也把兩個巨大的乳房向內推,把我的陽具實實的夾住,不但我的陽具被兩個滑滑的乳房夾得很舒服,因為Gabriella身體皮下有脂,我那兩粒跟著陽具向前向後移動的睪丸擦在

Gabriella的皮膚上也爽得令我若仙若死,我也一面享受乳交,一面用左手去摸Gabriella的乳房及玩弄她的乳頭,右手伸向後面向她的陰戶進攻。Gabriella的陰道明顯比Tera的闊,我輕易地便把一隻,兩隻,三隻手指都鑽進去,相信是

Gabriella濫交之固,我只希望一會兒Yves插Terra時不要把她插闊便好了。

在同一張床上,隔離躺著的Tera正享受著Yves替她口交及玩弄她的乳頭,坐在Gabriella身上的我也會不時伸出左手去牽Tera的手,她也會間中偷看我和Gabriella的情況。一會兒後,我把陽具從Gabriella的乳坑移至她的陰戶前,載上安全套後便直插她,她的陰道很鬆,我的陽具在�面就好像在一片找不到陸地的汪洋大海中遊上遊落一樣,這令我想起數年前在Amsterdam紅燈區召妓時那妓女的陰道。但Gabriella的巨奶在她躺著被插時因身體擺動而盪下盪下的樣子真的好似荷包蛋的蛋黃,令我忍不住要再去摸吻這對巨奶。我的結論是,乳房是這位波蘭太太唯一可以帶給我歡樂的東西。在同一時間,Yves和Tera也換了姿勢–Yves站在牀上,Tera跪在他前面替他口交,其實我有點不相信Tera竟然肯替陌生人口交,為了可以看清楚Tera,我和Gabriella也交換了位置–我躺著讓Gabriella騎我的陽具,可能因為Yves的陽具是向上彎的關係,所以Gabriella騎我的時候,好像習慣地要把身體也向前彎,這樣她的36DD乳房就好似兩個密瓜在我面前fing來fing去,我把頭略略升起,嘴半開,嘗試在不動頭的情況下用嘴去捕捉Gabriella的乳房,我結果成功了幾次…因為Yves是背向著我而站,我也可以清楚見到Tera的嘴含著Yves的陽具,Yves按著Tera的頭,把它前後前後的移動,Yves也用左小腿去擦Tera的右乳頭。後來Yves把陽具從Tera口中抽出,問Tera喜歡那一個方式插,Tera說不知道,更把目光轉向我,Yves建議狗仔式,因為他說這姿勢最能讓女性享受上彎的陽具帶來的快感。Yves要求Tera替他載上安全套,然後Tera伏在我旁,面向著我,拉著我的手,

屁股朝天,既緊張又興奮的等待Yves的進入。Tera的陰道當然比Gabriella的細小及緊窄,可能因為這個原因,Yves要慢慢一下一下的入,而每入一下,Yves都大叫一聲,直至把整條陽具插入,我知道這些叫聲是Tera緊窄的陰道令Yves的陽具產生快感的反應,而Yves每一下的進入,Tera都拉緊我的手,面上流露出既有點痛但又興奮的表情;每當Yves插深一下,Tera這個表情都比對上一下時激烈,她的深呼吸也慢慢加劇;當Yves成功把整條陽具插入並抽上抽下時,Tera好像瞬息間得到了高潮,把我的手捉緊,並且閉上眼睛,整個人好似到了忘我境界。她後來說Yves陽具上彎的形狀的確帶給她陰道一種很奇妙的興奮。Tera的緊窄陰道明顯為Yves帶來很強的快感,Yves只抽了兩分鐘左右便射精了。這樣,Yves成為

Tera生命中第二個男人。Tera和Yves性交的整個過程中,她都緊握著我的手。後來她對我說,雖然當時是Yves給予她肉體上的快樂,但她心中卻覺得這份快樂是我給她的,所以她緊握我的手,心中覺得無比興奮。

在此同時,我和Gabriella仍在繼續

我當時的耐力超強是因為我在同一天已射精兩次

–見上集。Tera在Yves射精後,走到我腳後,伏下來,用吞頭去服侍我的蛋蛋,並用手指去鑽我的肛門。Yves跟著也加入戰團,把頭緊貼Gabriella的屁股,為她舔肛門。很快,Yves的陽具又強壯起來,竟然拿起陽具把它插進Gabriella的肛門。也就是說,Gabriella的陰道和肛門分別在同一時間被兩條陽具抽插,在我腳後的Tera很清楚目睹這個壯觀。這也是我一生中唯一次的foursome,兩三分鐘後,我射精了,不久Yves也跟著射精。

因為要交還playroom的時間倘未到,我們四人躺在牀上休息,Yves緊緊的抱著Tera,而我就好像孩子飲奶般把頭放在Gabriella的巨奶上。一會兒後,Yves對我說今晚好似無人曾替我口交,他竟建議由他來替我口交!!!我聽到後彈了起來,Yves坦言說他和Gabriella都是雙性戀的,他們有個性幻想就是和18,19歲的少年男女性交,而我和Tera無論樣貌身形在他們看來都比我們的真實年齡後生。我當時在好奇心驅使下竟答應了他!!!撇除他是男人,其實他的口技也很不錯,他甚至舔我的肛門。我以前的女友包括Tera從來都不會為我舔肛門,我不敢相信第一次為我帶來這種快樂的竟是個男人。我的陽具被他的刺激下勃起了,我當時想究竟要否射精,但我覺得不能接受自己被男人的挑逗而達至性高潮,所以我對Yves說我已享受夠並叫他停止。Tera後來說見到Yves替我口交時我個”gay”樣,就明白d人點解話我似陳鋒,我真係比佢激死。

經過了瘋狂的一夜,我和Tera回到酒店後便蒙頭大睡,早上醒來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查究我的Tera有沒有被Yves插闊了,好彩好似無大分別。跟著我們好像之前兩日一樣赤裸裸的行街,去海灘。那天在天體灘,我們到了family那個section,和一個一家五口的法國年輕家庭一起渡過,我和Tera和他們的小朋友一起堆沙,玩水,感覺很溫卿,好似做佐人地爸爸媽媽。但那天卻見到幾個大陸男人,不理海灘的禁令而穿著恤衫長褲黑皮鞋在海灘上行走兼”汲”女,褲下明顯有野凸起,見到我和Tera更指指點點。這已是2004年的事,現在Capd’agde可能有更多大陸旅客。寫到這�,又想記Tera舊年嫁了個大陸滔哥……唉,天啊!!!

當天晚上,我和Tera沒有再往swingersclub,反而到一間bar飲酒,認識了一對日本夫婦,男的有50多歲,陽具都縮了,但女的大概只有30出頭,樣子很清純,身材也很正,我其實很想打她主意,但Tera不喜歡那個男的,所以基於我們的協議見上集,我唯有放棄我的”丕念”。第二天,我們一早離開Capd’agde,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