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仙蒂姐姐(阿慶淫傳系列)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都市情慾
摘要

仙蒂姐姐雖然大我整整七歲,但感覺上卻與我差不了多少。不論是想的、玩的,都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第一話

這天,放學回到家裡時,突然聽到左鄰的陳家好像特別地熱鬧,於是便好奇地把頭伸過籬笆去瞧了一瞧,驚見仙蒂姐姐竟然正在裡邊跟她的家人大聲地笑談著。

喔!原來是仙蒂姐姐回來了,我心裡頭不禁愉快起來。仙蒂到美國去已經有四年了,盼望了這許久,現在終於又可以見面了。

想到我與仙蒂姐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自從陳家在我七歲時搬到這兒來,印像中老喜歡往他們家裡跑去。由於我父親一早就去世了,而自己又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母親總是為公事忙得常常不在家。自那時起,陳家的三個孩子們便成了我的好友伴,與他們玩得很開心,尤其是仙蒂姐姐,因為玩樂的點子多是由她想出來的。

仙蒂是陳家的老大,搬來的那一年是十四歲。其次是和我同年七歲的浩國,然後就是三歲的小不點兒佩蒂。

小時候老喜歡在陳家的花園裡玩得污泥滿身,慈祥的陳家媽媽總是捉我去洗澡,清潔以後才肯放我回家。而大多數都是由仙蒂姐姐為我沖洗的,她還常常自己也一邊的把衣服脫了一起洗。每次回想起,還真是覺的小時候好幸福,可以時不時地看到仙蒂美麗的胴體。

雖然到我九歲時,仙蒂姐姐就再也沒為我洗澡,然而至今我還清楚記得她身上每一吋潤滑的白析析肌膚,而且是越想越興奮,每一回次憶想起來,都不禁悄悄地手淫起來…

——————————————–

第二話

仙蒂姐姐雖然大我整整七歲,但感覺上卻與我差不了多少。不論是想的、玩的,都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記得在我十歲那一年,年終考剛過,母親臨時因為公事需要出國一個星期,卻又在短時間內找不到人來看家和照顧我。熱心的陳媽媽便叫她別擔心,並說會吩咐仙蒂暫時照顧幾天。

白天時,我都是會待在陳家,直到在那兒用過了晚飯後才會由仙蒂姐姐陪我回過去,一邊看租來的錄影帶、一邊聊天,並批評著電影的優劣。這幾天來我們都是樂在看電影劇的其中。

一直到了週末夜,也即是母親回來的前一晚,仙蒂姐又租了兩部電影帶,是劉德華演出的「雷洛傳」上、下集。看完了第一部,真是精彩萬分,迫不及待地換上了第二部,等著看下集。然而,電視上顯示的卻是西片,似乎是一部關於美國校園鬧劇。

「啊喲…這家爛店!怎麼老是亂把錄影帶錯放在盒子裡?這已經是第五、六次了啦!上兩個星期租看了一部喜劇,結果放在裡頭的卻是恐怖鬼戲。阿慶,你瞧著…明天我一定要去向老闆投訴…」仙蒂姐一邊看著、一邊不由自主的嘟起嘴,埋怨了起來。

但既然都已經播放著了,我們便只好繼續地看下去。其實,此戲還挺爆笑的,是說幾個亂七八糟的美國三流大學的色男生,每天不唸書,只設法偷窺女生們,並誘惑和她們做愛。

此片有不少的裸露鏡頭,那些西方女孩的美乳還真是巨大啊!我在此之前,也常在家偷偷看過跟同學們借來的A片,但此時看到她們作愛的情節,雖然只是微裸露胸部和美臀,我整個人卻也有點熱了起來,想必是因為仙蒂姐仙蒂姐在旁的因故吧!

令我驚詫的是,仙蒂姐姐竟然也睜大著眼,靜靜地繼續觀看著,完全沒有停止錄像機的意思。想必她認為我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孩,而她自己也未曾有機會看這一類未經剪接的電影,於是便好奇地看下去…

我一邊看著電視影幕、一邊窺瞄著仙蒂姐姐的羞紅臉蛋,隱約還似乎看到她悄悄地隔著衣裙,撫壓著自己的下部。這更加地令我興奮得悄然勃起,連看戲的心情也沒了,眼珠老凝釘著仙蒂姐不放。

好不容易挨到了劇終,都已經是午夜一點多了…

「仙蒂姐,媽媽明天就回來了。今晚是你在這兒的最後一夜,更況且你也就將要到國外去唸書,我們不如整晚就別睡了。來…咱們多聊一聊嘛!或…來玩一些遊戲吧!」我哀求著正準備要就寢的仙蒂。

「嗯,也好!反正我也不知為何今晚老覺得熱悶悶地,一點睡意也沒有,就陪你瘋一瘋吧!」她皺著眉頭笑說著。

嘻嘻,看來是剛才那電影弄得她淫心蕩漾,興熱得睡不著吧!

我們就各自躺在沙發上,開始聊起天來,什麼都談;從過去的點滴趣事,到將來的夢想。仙蒂姐姐更是濤濤不停地,說出她到美國時所要做的事情。聊著、聊著,都已經是半夜三點半了…

「仙蒂姐,不如我們來玩一玩撲克牌。」我突然跳起來說道。

「怎麼,阿慶?你這小冬瓜想跟我比撲克牌!哈,看我不把你給輸到脫褲子。嘻嘻…」仙蒂姐姐開口笑說著。

「啊呀!既然你這麼有自信就放馬過來吧!但是玩牌不賭點什麼,又好像提不起勁來。不如咱們就模仿剛才那戲內的學生們所玩的撲克遊戲,輸了就規定要脫一件衣服。」我調皮地建議著。

仙蒂有點兒遲疑,並皺著眉頭白著眼…

「嘻嘻…我看那就算了啦!不如你就跪下來,向我叩個響頭,認輸並叫一聲主人就行了!」我笑嘻嘻地,故意氣著她說道。

禁不起我再三的挑撥,仙蒂姐總算答應了,但說好只是脫到剩內衣褲為止,再輸一局就算是輸了。我想想也行啦!反正能看到仙蒂姐姐這樣的美人兒,在我近身穿著內衣褲的模樣,就已經是夠興奮的了。

玩了約一個多小時,雙方竟然各自有輸有嬴,脫了又穿回、穿了又脫下,僵持了好一陣子。不過接著我就連輸了好幾回合,脫得就只剩下一條內褲。

「哈!阿慶小弟弟,如果你再輸這一把,就要跪下來,在我面前叩個響頭了…」仙蒂姐冷視著我,暗笑說著。

我感到很不是滋味。便咱停了一下,到廁所去小了個便,再洗把臉。回到來後邊繼續地玩,竟然讓我連勝三盤,又把衣褲都穿回了。

「仙蒂姐啊!今天真邪門咧…咱們這樣繼續下去,可能到了中午都還是分不出勝負。天都快亮了,不如我們輸了就只能脫,嬴了不許再穿回去,你說如何?」我有些不耐煩地把心一橫,問著。

「嗯…那更好!如果早這樣,你就已經輸了!」仙蒂也贊成,並充滿了自信地說著。

果然沒幾回合,我倆便已經各輸得只剩下了內衣褲,接下來就是最緊要的關頭了!無論是誰輸了這一把,就得向對方叩頭認輸了…

「呀呼!是同花順咧…哈!看你這次還不輸給我?」仙蒂姐突然翻開手中的牌,歡騰地呼喊道。

我沒想到居然真的輸了。然而,要我向女生下跪叩頭是決辦不到的!我心一狠,在仙蒂姐姐面前站立了起來,當著她的面,毅然地把內褲給拉了下來…

「哪!既然我輸了,就脫下內褲讓你看個夠吧!要我跪下向你叩頭是不可能的事!」我大聲有氣地對她說著。

仙蒂被我這突而其來的異態給驚詫著了。她眼珠不動地直凝視著我那早已經突挺的東西,並好奇地打轉著。我看在眼裡,令我的肉棒更為興奮地顫動著。

「哇!你…你的那話兒…怎變得如此?以…以前為你洗澡的時候,還是蠻小、又可愛地呀!現在好像只大蟒蛇,好恐怖啊!」仙蒂姐雙眼發愣,結結巴巴驚訝地問出。

「有什麼好恐懼?來…用你的手來摸一摸它!它可是即溫熱、又滑爽咧!」我一邊說著、一邊出奇不意地拉過她的手來撫動我老二。

仙蒂姐一觸碰到我赤熱的大肉棒,嚇得立即縮回了膩手,並緊咬著紅唇,羞答答地、又有點兒淫蕩蕩地呆望著我。

「嗯…仙蒂姐,我都拿給你看了,你也把奶奶讓我看看嘛!」接著我便迫使仙蒂姐姐也讓我瞧她的雙峰。

仙蒂姐姐當然是害羞啦!我看她那羞恥的憐憫模樣,更是想她脫去。就使出摔角中的一招「擒拿」,硬把我的右手掌伸入她的內衣裡…

一觸摸到仙蒂姐姐的胸部,那種柔軟的感覺,還真不是用講的就可以形容我當時的刺激感。仙蒂姐姐的奶子足足有三十五吋耶!她的乳頭是那種帶著粉紅的性感,又有點沾指的觸感,真是越摸越爽啊!

「嘿嘿…仙蒂姐姐,就脫光了吧!反正這裡只有我倆在…」我一邊揉弄著她的胸脯、一邊聳恿著她把內褲也脫去。

只是仙蒂姐姐仍是害羞,死命的用手護拉著自己的內褲,說什麼那裡很醜、很難看,要不別看!

我一邊掙扎著、一邊可憐惜惜的哀求說只讓我看一下就好。仙蒂姐姐見我如此堅持,也就勉為其難的脫了一下,我立即跪倒在那裡猛瞧。但只有一、兩分鐘的片刻,蒂姐便又拉了回去,並突然地跑回房裡,關起了門,任我如何地叫她也不再回應。

我終究還是看到了仙蒂姐的那裡,只有稀疏的幼毛,不清楚是否她剃過,或是天生就如此。她那極為美麗的陰縫,似乎還未被迫開過,完美得有如天庭上的粉紅蟠桃。

雖然仙蒂姐過後再也沒有步出她的房門,但我仍然是興奮著,並一知回味著剛才的情景,猛然地自個兒鎖在房裡頭,躺在床上手淫了好幾次,直到昏昏地沉睡去…

當天醒來時,竟然已經是中午了,母親也已經回到家裡,並正在準備午飯。仙蒂姐姐並不在,媽媽說她已經回到隔壁家去了。

過後的幾天裡,我雖然刻意地過去仙蒂的家裡,但她老是藉故地躲避我,不然就是外出,說是去逛購出國留學用的必需品。之後,我還沒有什麼機會對仙蒂姐姐說些什麼,她就出國了…

——————————————-

第三話

這幾年來,仙蒂姐姐都沒有回過來,我也逐漸地對她淡忘,只從她弟弟浩國那裡聽說姐姐在美國的學業不錯,並在那兒半工半讀,不必家裡人太勞心。

仙蒂姐這一次榮譽歸回,我感到非常地興奮,往年的一切似乎又重現於我眼前。她的美乳、她的幼毛、她的粉紅嫩穴,都呈現我腦海裡。

想著、想著,思緒突然被鐵門聲給打斷。竟然驚見仙蒂姐姐就站在門前看著我。 多年沒見,仙蒂姐姐變好多喔;變的更為漂亮、更為成熟性感了。不但如此,身材也非當初所能比較!

仙蒂姐姐一看到我,竟然高興地奔跑了過來抱住我。嘩!那種柔軟的充實感覺真不是蓋的,幾乎還感覺到仙蒂姐姐胸部發出來的熱能,呆愣在她懷裡享受著那溫馨,並凝視著她。

「小鬼頭,你呆看什麼啊?好幾年不見,你又高了、還變帥了喔!你今年多大啦?有十三了吧?」仙蒂姐姐輕輕的笑說著。

「我已經十四了耶!仙蒂姐姐你也變得更漂亮、變得更為成熟了…」我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對仙蒂姐姐說。

仙蒂姐姐一聽,臉都紅了,更是可愛透了。

「我剛回來,就特地過來給你這個禮物,是我從美國為你精選的啊!這兒是買不到的,你肯定會喜歡!哪,這是買給你媽媽的,得拿好了啊!我先回過去,遲些時候再來和你敘敘舊…」仙蒂姐說完便一遛煙似地跑回自己家去。

那天之後,我一連幾天都沒再見到仙蒂姐。聽浩國說,他的姐姐這幾天來都外出忙著應徵工作的事。看來仙蒂姐姐還是跟以前一樣地富有責任感。

就在仙蒂姐回到來的第四個夜晚,我正和幾位球友在附近的藍球場玩著,突然下起了豪雨,於是我便只好快步奔跑回去。

到了家的大門口,我驚詫地見到仙蒂姐竟然呆站在她家外的大門屋簷下,身子幾乎都被雨水給淋透了。

「仙蒂姐姐,雨下得如此地大,你怎地愣在這兒啊?」我跑了過去,不解地問她道。

「哎喲!本來約了兩個舊同學一塊兒用晚餐,但臨時卻又取消了。剛才趕著出門時遺忘了家門的鑰匙,想不到如今冒著雨趕了回來卻沒門進,忘了他們今晚外出看戲,要在遲些時候才會回來咧…」仙蒂自怨地歎道。

「那…來,先過去我家先避避雨啦!」我不等她的回應,便拉了她往我家走去。

頁: 1 2 3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