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兒是補品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那年,我53歲,在離婚以後的8年裡,我和女兒庭萱倆相依為命,我和前妻離婚時,女兒才10歲,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同床睡覺,庭萱,今年剛滿18歲,就讀於一所地方中學,由於我的前妻年輕時曾經做過平面模特兒,我的女兒庭萱自然也遺傳到了媽媽漂亮迷人的臉蛋,說她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給人的感覺相當嬌小可愛。

我~~53歲   

庭萱~~18歲

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好父親。

可是,我卻也沒想到,我居然還是一個獸父。

那年,我53歲,在離婚以後的8年裡,我和女兒庭萱倆相依為命,我和前妻離婚時,女兒才10歲,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同床睡覺,庭萱,今年剛滿18歲,就讀於一所地方中學,由於我的前妻年輕時曾經做過平面模特兒,我的女兒庭萱自然也遺傳到了媽媽漂亮迷人的臉蛋,說她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給人的感覺相當嬌小可愛。

離婚後的8年裡,老實說我並不缺乏女人的陪伴,但是隨著年紀一天比一天還大,我的體力卻也一天比一天還差,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參加了客戶的聚會,因為大家都興高采烈,所以我也喝得有點醉了,在結束飯局後,有人提議到酒店續攤,不過卻不是什麼高檔的酒店,酒店裡的小姐形形色色,可惜年紀都挺大的,坐我檯的小姐名叫小嫻,不過在我們聊過天以後才發現,她的年紀並不小,大約四十出頭的歲數。

小嫻:[先生,需要特別服務嗎?]她不是挺漂亮的,但是言談卻讓人有一見如故的感覺,由於價格不會太高,所以我接受了她的特別服務,當我們到了隔壁的小房間後,我看著小嫻風騷的樣子,內心的熱血沸騰,小嫻看著我的褲子,她熟練的低下頭一手撫摸著我的老二,一手慢慢地解開我的褲當,[還沒硬呢,,,]小嫻邊說邊在我老二上來回套弄,我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身體也越來越熱,我的龜頭也因為興奮分泌出了一些精液把小嫻的手給弄濕了,[怎麼還沒硬?讓我給你刺激,,,]小嫻的臉滿是春意,暗紅色的嘴微微上翹,接著,一手抓住我的老二用嘴猛吸,我只覺得龜頭上一陣陣騷癢,分泌物不停的湧出,使我全身舒暢又興奮。

接著小嫻把舌頭伸到我的馬眼處,來回來回的舔弄著,經過了一陣子的舔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

我:[喔,,,好爽快啊,,,]小嫻:[加油,,,有比較硬了,,,]當時,我只覺得人是輕飄飄的,頭是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老二湊近小嫻的嘴,好讓她的舌頭可以做更完整的服務,[扣,,,扣,,,扣,,,],外頭的服務生以劇烈的方式敲著房間的門,[先生,不好意思,警察臨檢,請快做準備,,,]外頭一陣騷動,我也趕緊穿上褲子,那回小嫻幫我口交了快10分鐘,可是我的老二卻沒半點反應,接著又碰上警察攪局。

晚上,我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情回到家中,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半了,女兒很早就上床睡覺,我坐在梳妝台前,解開了領帶、脫去自己的襯衫,看著鏡子,回想著剛剛酒店小姐小嫻口交的情境,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唉,人老了,雞巴似乎也老了,,,]我翻過頭去看了看女兒,想想,跟她母親離婚那麼久,每次去酒店找小姐都是靠壯陽藥,看來真的不行了。

因為是夏天,所以庭萱只在肚子上蓋了件被單,而剛剛翻身一下卻將被單給弄下床,[這女孩也真是的,,,]我邊念著她,邊走到床要幫她蓋上被子,當我拿起被單往庭萱身上蓋時,她又一個翻身,微微攏起的胸部不小心處碰到了我的手背,[好,,,好軟啊,,,]在我手背傳來女兒胸部的觸感,我突然發覺我的身體有異,我的下體勃起了,這下我忽然有一點的衝動![怎,,,怎麼會,,,我的雞巴硬了?已經,,,已經很久不曾有這種感覺,,,]看著庭萱,睡得香甜,再看她的面容,膚色又白又滑,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臉蛋,[她母親年輕時,就是這個樣子,,,]我看著庭萱,想著我前妻的身影,頓時間,令我慾火高漲,更令我難以忍耐。

我看著自己那翹起的陽具,好久不曾有堅硬的感覺了,於是我躺了下去,我躺在女兒庭萱的身邊,我一手放在女兒的小腹上,在酒精的不斷刺激下,終於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地朝下移動,伸進了自己的內褲裡,輕輕地握住了陽具,我不其然全身顫抖著,開始慢慢地套弄著自己的陽具,另一隻手卻忍不住在庭萱身上游移,突然女兒又翻了一個身,我給她嚇著了,我連忙閉上眼裝睡,過了幾秒鐘後才偷偷睜開眼一探究竟,好在她還是睡著的,此時的我,心中被這具美體迷惑著,心裡的悸動,使我幻想著和女兒做愛。

第二天起床後,我感到有些不自在,雖然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後亂性,但仍是感到有點後悔,我想,還是當沒發生過的好。

晚上女兒放學後,她習慣地先進浴室洗澡,我在客廳裡看電視,聽著浴室傳來的水流聲,昨晚荒唐的情景又矇閉了我的道德良知,於是我站起來偷偷地走到浴室門外,這是自從庭萱上小學後,我第一次看見她白皙的酮體,我的眼睛在她身上不停的遊走,我的天!我似乎看到女兒正用手指摳弄著自己的小穴,我的心跳頓時也跟著加速了!呼吸也粗起來了!

我隔著她好像是很難翻找東西的樣子,磨蹭半天也沒有找到鹽。

[爸,,,還,,,還沒找到嗎?][怎,,,怎麼都沒看到,,,]我聞著她的髮香,老二更進一步地抵在庭萱的屁股中間,好軟的臀部啊,庭萱似乎顯然能感覺到,我現在是舒服的要死,不管那麼多了,甚至用雙手把她往我懷裡靠,使她貼我更緊。

我小弟弟就插在女兒屁股溝一帶,輕微的摩擦移動。

她的臉變的通紅,近距離看好白嫩啊,吹可彈破,我早已無心在找鹽,我多麼想操眼前的女兒,又翻找了一下子以後,我嘴裡不小心發出了一聲輕哼[噢,,,嗯,,,]我心裡一動,有股衝動想豁出去了,正當我想雙手抱住她時,她略一掙扎,[啊,,,爸,,,,我出去買好了,,,,,]隨後庭萱就掙開我的侵犯,披了件外套就出門去買鹽。

經過剛剛那麼胡鬧以後,我和女兒吃飯時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到了晚上睡覺時,原本她都會穿著寬鬆的睡衣睡覺,可是那天,她卻異於平時,庭萱穿了條牛仔長褲入眠,身上還多穿了一件薄薄地小外套,我心想:[難不成她已經注意到了我怪異的行徑?]所以當晚,我相當安分守己的睡在女兒身邊,完全不敢有任何侵犯的念頭。

過後的幾天時間,我的腦海裡充滿了女兒庭萱的身影,可是卻不敢有半點不軌地舉動,話說前幾天看見女兒自慰的情景,還真讓我意想不到,所以我好奇地打開她QQ的聊天記錄,我隨意的觀看著,幾乎清一色都是男生跟她聊天,唯獨一個紀錄很長一篇,是個女孩,化名叫小芳。

在冠狀溝抖動舌頭。

]小芳:[滑過陰莖時用嘴唇蓋過牙齒,以免咬破妳男朋友的皮膚,再把睪丸整個吸入口中,再用舌頭逗弄它。

]庭萱:[嗯?就這樣?]小芳:[傻瓜,同時還要用手握住陰莖,拇指朝向冠狀溝的方向。

將陰莖在口中滑動時,手也跟著一起動。

]小芳:[咦?對了,庭萱,妳男朋友有割包皮嗎?]庭萱:[我上次看的時候,好像沒有]小芳:[那妳就先把包皮拉到蓋過龜頭,然後把舌頭探入包皮的開口捲起舌尖撫弄龜頭,輕柔地咬嚙和吸吮口中的包皮。

]庭萱:[嗯,,,好,,,]小芳:[接著,還要用手扶住陰莖,然後用嘴巴輕輕地把包皮向後拉,一直拉到他的陰莖幾乎都在妳口中為止。

]小芳:[然後再把包皮拉回,在繫帶邊緣處握住包皮,這時就可以盡情舔舐露出的龜頭。

]庭萱:[好,我再試試,嘻嘻]看到這裡為止,我內心的慾火、怒火升起,女兒的破麻同學,竟然在教我寶貝女兒如何幫人口交,而我這做父親的又何需客氣呢?所以我到各個論壇去瀏覽成人文學,想當然地,我觀看的內容都是各位板大如何調教女兒,其中一個方法是我認為最有可行性的,就是[迷姦]。

可是該如何進行呢?所以我又再度用電腦搜尋著[迷姦、迷藥]相關字眼,總算給我找到一間網路情趣用品店有違法販售,店家標榜一針到天明,睡醒絕對不會發現有異狀,於是我興奮地下標,期待著拿到迷藥的那天。

[叮咚、叮咚、、、朱先生包裹,,,]那天是個星期五下午,我知道迷藥的包裹那天會送到,所以特地和公司請了假,整個下午的時間,我都期待著包裹趕緊送來,當我拿到了迷藥時,我顫抖著手拿起針頭,[這隻針,它不只是隻針,它代表的是,我可以和我女兒庭萱性交,,,]我的臉不自覺地露出邪惡地微笑,現在就只要等女兒睡著時,在偷偷替她注射就好。

可是那天,女兒卻比平時還晚回家,她告訴我和朋友去圖書館念書,雖然我很想趕緊操她,但她去圖書館讀書,我也沒理由阻止,反正好事多磨吧,我就靜靜地在家等,直到晚上十點女兒才回家,自從下午開始,我整個人魂不守舍地等著,當看見女兒走進家門後,我猶如看見獵物般,趕緊催促著她洗澡、上床睡覺,大約十二點左右,女兒睡在我身邊,我算了算時間,也過了半小時,應該差不多熟睡了,所以我躡手躡腳地下了床去拿針頭,[寶貝女兒,別怪爹,反正妳不是第一次了,,,]我的眼睛盯著庭萱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呼吸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小巧的韻味,讓我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想起我這八年來的辛苦,我也是男人啊,為什麼我不能用女兒的身體來為我解決需求呢?庭萱是我的女兒,她的一切都是我給的,我又有什麼不能要呢?接著,我拉起女兒纖細的小手,多麼白皙滑嫩的肌膚啊,我隨手地摸了兩下,看著手中的針頭,我心一狠便朝庭萱的手臂扎了下去,我盯著針筒的藥劑看,藥劑一點一滴地流進女兒的體內,此時的我忍不住露出淺淺地微笑,我的心臟急速地跳動,心想著等等就可以完成我最近所幻想的事。

我要姦淫庭萱,我要姦淫自己的親生女兒,[女兒,,,爸爸會對妳溫柔的,,,]我撫摸著女兒的臉龐,想不到這幾年,一天一天的看著她長大,都不知道她已經不知不覺長成一位迷人的女人。

我從女兒的領口斜眼望進去,看見庭萱裡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乳罩,看著看著我的下身又硬了。

[女兒,果然是最好的補品,不需要任何的壯陽藥,,,]我細細的打量女兒,纖細的腰、潔白的雙腿,我輕輕呼喊著:[女兒,,,女兒,,,朱庭萱,,,]看樣子藥效已經發揮作用,我解下了自己的褲襠,果然,陽具早已一柱擎天,我筆直的陰莖正指向我的女兒、我的獵物,這是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

此時的女兒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我把窗簾拉上之後,回到女兒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床上的女兒身上,我把女兒的肩帶往兩邊一拉,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我這做父親的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于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真緊啊!]我只感覺老二被女兒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來回動了幾下,我感覺到庭萱的陰道中有男人的精液當作我的潤滑劑,我進去得相當順利,[噢,,,原來女兒的陰道是這種滋味,,,噢,,,噢,,,]隨著我的老二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我在女兒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庭萱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我如同打樁機一般,將女兒翻過身後,使她背對著我,抓緊她的香肩就是一陣狂插猛送,[這藥還真行,,,庭萱,,,妳別怪爹,,,別怪爹,,,噢,,,噢,,,好爽快啊,,,]女兒一股淡淡的髮香撲鼻而來,伴隨著我的汗水交織成一股淫穢的氣味,我沒想到我們會有這一天,[女兒,,,我會讓妳幸福的,妳放心吧,,,]我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庭萱,[噢,,,噢,,,噢,,,]我不停地呻吟著。

 [噢,,,噢,,,噢,,,噢,,,噢,,,好女兒,,,噢,,,,]我覺得身子如遭電擊,我的精液也忍不住了,一股暖流瞬間噴射到了女兒的陰道深處,只覺陽具不停地在女兒的陰道內跳動著,[啊,,,女兒,,,庭萱,,,我的好女兒,,,]我感到龜頭上一陣溼溼熱熱地,那是我的精液和女兒的陰精結合的美妙快感,這也是我在女兒的陰道內,射出的第一次精液,接著,戀戀不捨地從庭萱陰道內拔出已經軟了的老二,氣喘吁吁的趴在床上,看著被我姦淫後的女兒,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緩緩從庭萱的陰道流出來,我突然心裡一下慌亂,趕緊將女兒的衛生棉墊了回去,急忙地收拾凌亂的房間,等到一切都整理完成後才又摟抱著女兒進入夢鄉。

女兒開始哽咽著說:[不要騙我了,,,昨天,,,昨天我都是清醒的,,,][怎,,,怎,,,怎麼會呢,,,]庭萱抿著嘴唇,她說:[爸,我從來沒想到你會對我做出那種事,,,這,,,這是亂倫啊,,,]此刻的我呆站在一旁,手拿一旁的衣物遮掩著下體,慾火全消了。

[我只想好好的疼愛我最深愛的女人,,,可是卻犯了世俗所不容的犯罪行為,,,對不起,,,女兒,,,]庭萱的臉在我的真情告白後變紅了,微弱燈光下的她,眼波流轉似水聽著我訴苦,[在妳媽媽離開我們以後,爸就常被朋友笑,,,連老婆都管不住,,,遇到的女人又笑爸爸硬不起來,,,]

我一邊數落著自己,一邊甩自己巴掌,[啪,,,爹對不起妳,,,啪,,,爹沒用,,,啪,,,爹對不起妳,,,]此刻的女兒見我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往自己臉上招呼,她連忙下床抓住我的手,庭萱:[爸,,,不要這樣,,,爸,,,不要這樣,,,嗚嗚嗚,,,嗚嗚嗚,,,]我:[對不起,,,女兒,,,爸不是男人,,,對不起,,,女兒,,,]庭萱:[不,,,爸是真正的男人,,,沒關係,,,沒關係,,,請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女兒哭泣著拉住我的手,不讓我在往自己臉上呼巴掌,可是拉扯中,我原本遮住下體的衣物也跟著被弄掉,我的肉棒正好磨蹭在女兒的肚子上,我反射動作的把眼睛視線往下面看,庭萱的動作也一樣。

我見庭萱看見我陽具時,她臉龐泛紅,一邊用手抵擋著我的襠部,可她不知道如此一來更刺激著我,尤其此時庭萱靠我如此的近,她身上特有的少女氣味再度勾引起我的慾火,雖然前一秒鐘,我還受到道德的約束自責地賞自己巴掌,但此刻我卻又忍不住了,我試探性地低下頭,在她的嘴上,耳垂上輕吻,可這下她卻沒有反抗,所以我便更大膽地將手在她身上撫摩,庭萱就在我懷裡喘著氣,我們接著吻,心中只留下野獸般的原始慾望,我輕輕地將她放到我們那張床上,相當有默契似的不說話,我深情的看著她,臉龐上還有些許的淚珠,我輕輕地再次親吻她,然後將陰莖扶到女兒穴口,瞄準以後,緩緩的戳進去。

[啊,,,]庭萱叫了一聲,[女兒,,,爸爸可以嗎?],我試探性地問庭萱,只見庭萱閉上眼睛一句話也沒說,似乎是默默地接受了,所以我再度將老二往她體內送入,一邊享受那過緊的陰道壁夾緊與子宮收縮的一吸一送,一邊打量她,她眼睛扔然緊閉著,眼睫毛一顫一顫的,像是在熟睡,嘴唇緊閉著,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乳房顯然還未發育完全,只有雞蛋大,乳頭就像兩粒小花生米,挺挺的立著,皮膚潔白,就像一層牛奶,燈光下,好像還在流動一般,我越看越興奮,將手覆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下邊則用力抽插起來。

[噢,,,女兒,,,噢,,,庭萱]我一邊挺著臀部操著她,嘴裡無意間浪叫著。

一會,我就大汗淋漓了,可此時庭萱微微睜開眼睛,她顫抖的說:[爸,,,不要看,,,]說著說著,她轉過身趴到了床上,她似乎不想讓我看見他稚嫩的臉龐,所以要求我從背後插她,於是我一會又輕輕的磨擦她的穴口,接著毫不留情地將陰莖在次插入女兒體內,口中則發出陶醉的呻吟聲,[噢,,,噢,,,庭萱,,,]我的龜頭前端,傳來她陰道內壁不停收縮地快感,她的陰道嫩肉不停地給我陰莖壓力,[噢,,,女兒,,,噢,,,]我手扶她的臀,腰部用力,一下一下猛衝,而她也開始扭動她的下體,讓我的肉棒可以在她的小穴裡進進出出。

女兒的小穴緊緊的夾實我的肉棒,把我的肉棒緊緊的包著,真叫人十分舒服,隨著亂倫刺激感愈來愈劇烈,我體內的血液也接近沸騰,不斷地把肉棒向前頂,每一次都要頂到庭萱的花芯裡。

突然間,女兒放聲的長歎著,[呀,,,,]她的手緊緊的抓住床單,身體顫抖著,同時,我也感覺到她的小穴對著我的肉棒一吸一吸的,接著一股熱液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知道她到達了高潮,再來,我也忍不住如此的刺激,精門一陣大開,我爽快地將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噴灑在女兒的陰道中,[啊,,,爸爸要射了,,,]當下得我沒考慮到女兒是否會懷孕,我只想將我的精液全數灌給庭萱,這個我親愛的女兒,我所愛的女人。

高潮後,她無力的趴在床上,而我的肉棒仍然堅硬的插在她的身體裡,而她剛剛高潮後的淫液,大量的流落在我的大腿上,她無力的喘氣,我便輕輕的撫摸她的背,[舒服嗎女兒?喜歡嗎?],我擁抱著庭萱,感受著父女性愛後的快感。

過了一會,我再次問她:[還想要嗎?]她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接受我的親吻,我知道,我成功征服她了,她不回答,那我當然不會放過機會,我要好好的把她帶進另一次高潮。

當晚,我操了自己親生女兒三次,女兒的肉體就是我的補品,往後,我們過著亦妻亦女的日子,甚至,在幾個月後,庭萱給我懷上了兒子、孫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