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記-像哥哥的學長和像妹妹的大嫂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但好奇心作祟,我忍不住貼在門上聽:牙牙說:「再插深一點,好舒服喔,好喜歡你頂到我裡面的感覺。」

(1)

自從國中那年,爸媽因為車禍雙雙去世,只留下哥哥和我還有小我一歲的妹妹。而哥哥自然是一肩擔起家裡所有事務,因為哥哥一下班後,就要接送我和妹妹下課,於是乾脆連哥哥的女朋友也一起接回家裡住。

有一天半夜爬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經過哥哥房間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陣的呻吟聲,「是牙牙的聲音」(哥哥女友的名字)

才剛滿十八歲的我,雖然不是很懂做愛那件事,但是聽到這聲音,也大概知道哥哥和女友在做甚麼,必近她們都是大人了。

但好奇心作祟,我忍不住貼在門上聽:

牙牙說:「再插深一點,好舒服喔,好喜歡你頂到我裡面的感覺。」

哥哥回答說:「那妳要小聲一點,怕被我妹妹們聽到就不好了。」

牙牙笑著說:「又沒關係,反正她們早晚會體驗到這舒服的感覺阿!快點,動快點,好像快要了。」

牙牙不斷喘氣著。

只聽到床搖的更厲害,又聽到牙牙喘著更快說著:「楊捷(哥哥的名字)下面變好大喔,快點,快了!每一下都頂到了,楊捷好棒喔!快點一起高潮吧!」

等牙牙說完後不到幾分鐘,床搖晃的聲音就停了,後面也就聽不太到哥哥說什麼。

於是我就去上廁所,脫下內褲時才發現內褲上有一沱黏黏的液體,心裡想說:「不會是常聽別人說的"愛液"吧?」

怎麼會流這麼多,是因為剛剛聽到哥哥和牙牙做愛時流的嘛?

本來想要摸摸看下面是不是濕的很厲害,沒想到摸到陰蒂時,有種莫名的感覺。

於是我就幻想著,剛剛哥哥和牙牙做愛時的畫面,不斷撫摸著陰蒂,也不知道大概過了多久,一種感覺不斷的累積起來,越來越舒服,於是我越摸越快,全身都起雞皮疙瘩,直到最後好像「到達」了一種感覺,手才停下來,我想這應該是別人說的"高潮"吧?

站起來照鏡子的時候,才發現胸口一片紅紅的,當時我還以為是皮膚出了甚麼病呢,現在才知道為什麼。

這件事後,我就開始,觀察哥哥和牙牙當天晚上會做愛的話,牙牙和哥哥洗澡完後,牙牙會先回到房間,似乎是要準備什麼東西,不過我也因此逮到機會。

我都會耐心的等他們以為我和妹妹睡著後,開始做愛做時,偷偷的貼在門上面聽,然後,一邊「把手伸進褲子裡」,每當牙牙要和哥哥一起高潮時,我也會加快手指的速度,一起享受,「一起高潮!」。

雖然有的時候都會害怕妹妹是不是會半夜起床,萬一被看到要怎麼解釋?

當時我心裡是這樣想著。但是越是這樣想,越覺得”刺激”,想偷聽卻又害怕被妹妹發現的感覺,讓我每次都刺激的「濕了內褲!」。

就這樣一直到我上了大學,大一因為學校規定住宿,於是只好搬離家裡。

雖然是在桃園,離台北的家很近,但也因此暫停了那段偷聽的日子。

在大學裡參加社團,參加聯誼,在聯誼時第一眼就看見大我一界的學長,很帥很高,重點是好有哥哥的感覺。

抽鑰匙時,我多麼祈禱可以抽到他的鑰匙,果真幸運之神眷顧我,讓我抽到了學長的鑰匙。

學長有個很俗的綽號,叫"小哥哥",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綽號讓我不禁會心一笑,卻也會常想到半夜才會”聽到”的畫面。

因為對於彼此都很有感覺,很快就在一起。

當然男生免不瞭想要發生性關係,不過因為我很氣一件事,所以一直沒發生什麼!

那件事就是:學長居然跟一位很漂亮的學姐交往過,而且還發生關係,雖然我身材也不差,但就是氣不過;況且我還想把第一次留在結婚後,給我最愛的人。

但就在我生日那晚,學長我幫慶生…。

學長那天帶我回到他的住處,矇著我的眼睛,之後要求我先別張開眼,只聽到關燈的聲音,等待學長說可以的時候,我眼睛張開時,看到在地上用蠟燭排滿了愛心,寫著我的名字,學長手上拿著一個我愛的海棉寶寶娃娃,站在我面前,跟我輕輕的說聲生日快樂,我好開心喔。

等我們吃完蛋糕後,學長說今天晚上希望我留在他那過夜,並且保證如果我不想發生關係,他不會強求我,在半推半就之下,我打電會回去給室友,告訴她們我沒有要回去,等到電話裡一群女生尖叫完後,掛上電話。

而我,「第一次在學長家過夜。」

因為心中還停留在剛剛慶生的歡喜當中,入夜後,我窩在學長的懷抱裡,

學長一開始像以前那樣輕輕的吻著我,但這次有些不一樣,我們開始「舌吻」了!

不知道是第一次有這種經驗,還是發生了甚麼事,我突然不知道怎麼招架,

就只能乖乖的讓學長這麼做,意外的事,「很舒服!」

而我慢慢的也發現,「下面」,好像和偷聽時一樣,會濕濕的。

當然親吻沒有馬上結束,學長的手不安份的先放在我的腰上,慢慢的移往我的胸口。

我在遲疑要不要拒絕,必盡我們是男女朋友,而且他也為了我忍很久了,

「讓學長摸一下胸部應該沒有關係吧?」

但當我發現我沒有拒絕時,學長手居然從衣服下伸了進來!

因為剛剛的愛撫胸部,和第一次的舌吻,已經讓我有點暈頭轉向了,

這還沒停止,學長熟練的用一隻手解開我的內衣,我想我「已經豪無防備了」!

我輕輕的推開學長,問到「你愛我嘛?」

學長遲疑了一下,老練的回答:「愛阿!當然愛阿!「如果我這樣說,妳會覺得我是為了上床才說愛妳的吧?」

我害羞的回答:「當然阿!男人都是為了得到女人的身體才這麼說的不是嘛?」

學長插話回說:「當然不是,男人只會對喜歡的女人”硬起來”,不然不會想和她做愛的。」

我生氣的想起件事:「所以你很愛學姊囉?不然為什麼要和她做愛?」

學長回說:「當時是喜歡她,現在的我是愛妳!不然我們可以停止現在的行為,好嘛?」

我心裡五味雜沈想著,「明明就是精蟲衝腦想和學姊做愛。」

「停止?是為什麼?覺得我魅力不夠嘛?」

「雖然我沒有性經驗,但好逮我也有DCup,身高166的我也才46公斤呢!」

怎麼樣我的身材都比學姊好吧!不願被比下去的我,把嘴嘟了過去,親了學長!

老鍊的學長大概懂了吧,他把手伸進褲子裡,雖然害怕了一下,但「沒有抗拒」。

第一次不是自己愛撫自己,是我喜歡的人,愛撫我,感覺好不一樣,很享受這種感覺,終於能懂牙牙那時講的「舒服」是甚麼感覺了。

學長慢慢脫去我的內褲,笑笑著說:「原來內褲都已經濕透了呀」

我害羞又生氣的回說:「不然不要做阿!!!」

學長什麼也沒說,只用嘴堵著了我的嘴,之後。

學長「慢慢的進來了」。

「好痛」…我的第一次,我想我愛上”小哥哥”了!

往後每次我都會在一起洗完澡後,先到床上弄好一切,只穿著可愛的內衣等學長,每次愛愛的時候,我都會喊著「格格、格格」。

過沒多久的情人節禮物,學長送我一個「跳蛋」,當時我有點反抗,

但學長說會很舒服,要我試試看,不喜歡就丟掉了!

一開始一如往常,學長先愛撫我:我都會要求:「摸我下面,輕輕的!」必盡那是我美好的回憶。

在他吸吮我的胸部同時,學長把「跳蛋」放在我的陰蒂上,

瞬間,整個人都酥麻了,我一不小心叫了出來:「阿~阿~阿,怎麼好奇怪的感覺喔」

學長小聲的在我耳邊說:「不舒服嘛?」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小聲的說:「舒服。」

但說完同時,學長又把跳蛋強度調強,害我又叫了出來:「嗯~阿~喔~好舒服喔!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學長快進來!”」

學長似乎要逗我,陰莖在我下面晃了好久都不進來,讓我感覺我的水都流到屁眼上面!

我慢慢有點生氣,說:「在不進來我就要…」還沒講完學長就突然的插進來。

而且不同以往慢慢的插,是用力的,「一次到底的」,瞬間我感覺我陰道夾很緊,

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學長的陰莖!

學長越動越快,讓我不小心的叫的很大聲:「格格,好棒喔,越來越大了,好像快要高潮了!」

學長聽到的同時,用口含了他的食指和中指,起初我還不懂為什麼,但…

學長馬上拔出陰莖,把手伸進我的陰道,我一開始抗拒了一下,

但學長不斷的把手指往上摳,來回來回的,一直摳到我一個「點」。

「一種感覺快要尿出來的感覺,但是又不是,又有點像是高潮的感覺」

只聽到學長說:「不要忍了,就"尿出來"吧!」

「噴了!!!」我的陰道隨著學長手指來回的摳動,每摳一次就噴一次,

「阿~都尿出來了啦!不要了,好敏感喔,但…但是再動一下,動快點!」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說,後來才知道那是「潮吹」。

「那夜不只做了兩次…,我也不只噴了兩次!」

大二的暑假,回到台北的家裡,發現「牙牙不見了!」

好奇的問了哥哥,哥哥只淡淡的回說,「分了。」

也因為這樣,開啟了和哥哥的橋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