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養父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當年,他是一個五十多歲孤苦的拾荒老人,我是個出生才幾天的偷情孽種,

我與養父

對於一個風燭殘年、病入膏肓的老人來說,這也許是他過的最後一個生日,

也許是他期望的最後一個生日禮物。於是,我下定決心,不管多麼大逆不道,我

都要幫助他實現他最後的願望。

  當年,他是一個五十多歲孤苦的拾荒老人,我是個出生才幾天的偷情孽種,

是他在風雪之夜將我從垃圾箱裡抱回了他的小屋,是他用微薄的拾荒收入和濃濃

的慈愛把我養大。當我在他慈愛的眼神注視下走進婚姻殿堂的時候,就曾暗自下

定決心,為了他,就是獻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又是一個如同當年一樣的風雪之夜,將他擦洗乾淨,安頓在床上,我走進了

浴室。馬上就要邁出驚世駭俗的一步了,我不免再次猶豫起來。

  慢慢地刷著牙,仔細端詳著鏡子裡自己的裸體。三十歲的少婦,身材豐滿、

體形勻稱,對於一個八十三歲老人肯定充滿了誘惑。可是,想到他和我的關係,

我不禁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我緊張得幾乎窒息,回頭看了眼浴室半掩著的門,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丈夫出差後,我第一次讓他睡在了我們的床上。這是在我三十年生命歷程中

最至親至愛的男人,是他經歷千辛萬苦把我拉扯成人。我知道,那具躺在溫暖棉

被裡的孤老軀體正在期待著我的愛撫。

  最後看了一眼鏡子裡的自己,我關掉浴室的燈,走了出去。

  臥室裡一片漆黑,很好地掩飾了我們之間的尷尬。房間裡一片寂靜,我們也

不需要再多說一句話。

  我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但我決定嘗試一下。這算是對丈夫的背叛嗎?

  摸索著走到床邊,慢慢坐下,感受著身體的重量將床壓下幾分。輕輕把手伸

進被子裡,撫摩著他衰老雙腿上褶皺的皮膚,他的腿顫抖了一下,我的心悸動了

幾回。

  我慢慢地鑽進被子,將頭枕在他的小腹上,思量著該如何進行下一步動作。

房間裡暖氣很足,我又事先打開了空調的暖風,希望給老人家一個熾熱如夏的感

覺。我在被子裡慢慢挪動著身體,不想讓他老弱的身體著涼。

  終於,我蜷曲著雙膝跪在了他兩腿之間,兩隻手撐在他胯骨兩側,低下頭親

吻著他的小腹,輕輕伸出舌頭舔吻著他的肚臍,感覺著他身體的顫抖和不安,他

的手有些抗拒地推了推我的頭。

  我繼續親吻著他肚子上褶皺的皮膚和淺淺的肚臍,不時在他褶皺的肚皮上輕

咬幾下,再用舌頭愛撫幾下。我慢慢向上挪,直到吻住他小小的乳頭,舌尖在那

肉粒上舔動、輕吻著,我聽見了他的喘息和輕微的呻吟聲。

  在他瘦削的胸脯上停留了一會兒,將他兩個乳頭都挑逗得豎立起來後,我便

向下滑去,嘴唇貼在了那被陰毛覆蓋著的恥骨上。這時我自己也已經激動起來,

感覺到有熱熱的水從陰道裡向外流著,我知道,如果現在打開燈的話,一定會看

到床單上濕濕的痕跡。沒關係,明天就把床單洗了吧!

  他又推了推我的頭,但這次似乎不是抗拒,而是希望我去親吻他的陰莖。雖

然沒有燈光,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它依然軟軟地垂在兩腿之間。這是一根也許從未

被女人愛撫過的陰莖。由於生活的貧困和社會地位的低下,他終生未娶,也沒有

得到過任何女人的青睞。他對女人身體的瞭解,也許只停留在偶爾在垃圾箱撿到

的色情畫報上女人的裸體照,他對性高潮的體驗,也許也只是通過悄悄的手淫得

到。

  我伸出舌頭,舔著那根雖然蒼老、但包皮依然細膩的肉棒,它有些悸動,有

些顫抖,似乎努力著想擡起頭來。我一路舔下去,用嘴唇頂著它翻到他那覆蓋著

陰毛的恥丘上,伸出舌尖舔弄著他的馬眼,嚐到了一些腥鹹的前列腺液。哦,他

也激動起來了,陰莖粗壯了一些,但仍然半軟著無法挺立。

  我需要更大的耐心,還是不要給老人過於猛烈的刺激吧!我於是重新向上舔

著,慢慢趴在了他的脖頸旁邊,舔吻著他的鎖骨,又吸吮著他的耳垂,舌尖伸進

他長滿絨毛的耳洞裡舔弄著,希望激發出他衰老身體裡最原始的野性和慾望。我

感覺他身體蠕動裡幾下,又有幾聲細微的呻吟,知道他有些激動了。

  回過頭,我用豐滿的雙乳摩擦著他瘦削、褶皺的身體,嘴唇繼續向下吻去。

我的雙膝再次跪在他依然大張著的兩腿之間,低下頭從他的大腿根部開始舔吻,

先在他右腿的大腿內側親吻著,然後向下舔吻到他腿彎後面柔軟的膝窩裡,接著

繼續向下,順著他的小腿舔吻到他的腳踝。

  老人的腳瘦骨嶙峋,後跟和腳趾上覆蓋著粗糙的死皮,腳面上青筋凸顯。我

想,這就是老人艱難生活的記錄,他靠這雙腳風裡來雨裡去,為了生活為了撫養

我而艱難前行。想到這裡,我沒有任何顧忌地含住了他粗糙的大腳趾,在他勞累

了一生的大腳上忘情地舔吻著。

  像饑餓貪婪的嬰兒一樣,我交替含住他每一根腳趾,像吸吮乳頭裡的乳汁一

樣使勁吸吮著,舌頭舔著腳趾間的縫隙。當我的舌頭在他腳心的軟肉上掃過的時

候,他身體扭曲了幾下,含混著呻吟了兩聲。我知道他有些怕癢,但呻吟聲也表

明他很享受這樣的舔吻,很需要這樣的刺激。

  轉過頭,我又抱住他的左腳,如法炮製地細細舔吻過他腳上的每一寸肌膚。

當我順著他的腳踝舔吻到他左小腿的時候,一條暗紅色像蚯蚓般趴在他小腿內側

的傷疤勾了我永遠都無法忘記的時刻。

  那年我上小學四年級,暑假的時候看到別的小朋友跟著父母去郊遊,便也吵

著讓他帶我出去玩,一點沒想到家裡並不如別人家那般富裕,也沒想到他並不如

別人父母那樣有閒暇的時間,要知道他拾荒並沒有什麼假日和週末,一天不去操

勞生活便愈發困難。

  但他還是滿足了我,帶著我坐上旅遊車去郊外的大山裡玩。

  在回來的路上,旅遊車在盤山公路上和一輛大貨車相撞,造成我右大腿粉碎

性骨折。由於賠償問題扯皮,我的治療被耽誤了一些,導致傷口感染。後來,在

有關方面的干預下,賠償問題解決了,我也被轉到條件更好的醫院接受治療。

  醫生摘除了我受感染的遊離骨碎片,同時需要移植我別處的一點骨頭來幫助

我傷腿的恢復,避免造成殘疾。

  他聽後堅決不同意取我身上別處的骨頭,而堅持讓醫生從他腿上取一塊骨頭

給我,說這孩子的腿已經受傷了,不能再讓她別處受到痛苦和折磨。於是,他身

體的一部份永遠地嵌進了我的身體,而他的腿上則被釘進了四根鋼釘,留下了永

久的疤痕。

  記得當時他拖著做過手術的腿夜以繼日地照顧著我,每次我大小便的時候都

是他抱著我,端著我兩腿去廁所。

  回想起來,當時硬梆梆戳在我下屁股上的一定是他勃起的陰莖。可當時我什

麼也不懂,還以為他那裡多長了一根骨頭,所以他會有多餘的骨頭移植給我。現

在,看著他衰老、疲軟的陰莖,我真後悔沒在他生理需要最為饑渴的時候把自己

交給他。

  我長久地親吻著那條傷疤,又沿著他的腿慢慢向上舔吻,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和過程,他的腳趾、腳踝、膝蓋和大腿的每一寸肌膚都被我的唇舌覆蓋過。

  慢慢地,我重新挪回到他的襠部,但這次我沒有觸碰他的陰莖和陰囊,而是

在他覆蓋著花白陰毛的恥丘上摩擦著嘴唇,鼻子裡呼出的熱氣溫暖、刺激著他的

小腹。他的腹部劇烈地起伏著,他在用深呼吸的方式儘量使自己保持冷靜。

  慢慢地,我豐滿柔軟的雙乳已經完全壓在他的胸脯上,我的嘴唇也親吻到他

被我刮光鬍子的下巴和咽喉處的凸起。這時,我有些猶豫,不知繼續向上親吻到

他嘴唇的時候,我們倆是否能經受住面對面的尷尬與羞愧。

  但是,我想,既然已經走出了第一步,我就要把自己完全地獻給他,讓他得

到一個完整的生日禮物。於是,我堅定著從他的下巴朝上吻去,最後將雙唇壓住

了他顫抖、乾燥的嘴唇。

  他肯定也有些惶恐,腦袋稍微擺了一下,試圖躲避我的濕吻。可是,我繼續

追尋著他的嘴唇,並伸出舌頭舔著他嘴唇上的粗糙褶皺,進而分開他的嘴唇,把

舌頭伸進了他的口腔。

  老人嘴裡的氣息有些苦澀,他輕咬著並不堅固且缺損的牙齒,企圖阻止我繼

續深入的動作。但是,他顯然沒有我堅決,很快就城門洞開,並攪動著自己的舌

頭與我的糾纏在一起。

  甜蜜的親吻讓我們身體裡的荷爾蒙水平迅速增高,兩個人的唾液也變得越來

越甜膩了。終於,我放開他的舌頭,嘴唇向上挪著去親吻他的鼻子、緊閉著的雙

眼、眉毛和滲著些許汗珠的額頭。

  忽然,他蜷曲了一下身體,從我挺直的胸脯探下去,一下含住了我的一個乳

頭,緊接著就像饑餓的孩子一樣使勁吸吮起來。我挺直胸脯,任由他在我兩個乳

頭上輪流含吻、吸吮著;同時,我的一隻手伸下去,撫摩著他慢慢腫脹的陰莖,

希望帶給他更多更大的刺激。

  這時,被子已從我們的身體上滑落,一具老邁、一具年輕的胴體同時毫無遮

蓋地暴露在火熱如夏的房間裡。如此暴露的場景似乎讓他感覺更加羞愧,他突然

放開吸吮著我乳頭的嘴唇,粗糙的手掌也不再貪婪地撫摩我光滑的後背。

  我知道必須給他多一些鼓勵,於是翻身將兩腿跨在他肩膀兩側,赤裸的陰戶

和屁股幾乎貼到他的下巴。我的臉則靠近他有些堅硬的陰莖,一手搓揉著他的睾

丸,一手在他的小腹上來回地撫摸著。這時,我突然覺得他的皮膚好光滑、好柔

軟、好可愛啊!

  在我的刺激下,他也變得有些放肆,粗糙的手指在我柔軟、嬌嫩的陰戶和肛

門上摸索著,讓我猛然回憶起那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一年,大概是我四、五歲剛剛有些羞澀的知覺的時候,一次因為便秘,我

有兩天都沒有拉下大便,肚子很不舒服。也許是因為沒錢去醫院,也許是因為他

覺得那不是什麼大病,他完全能夠應付,就按照土辦法給我進行治療。

  他脫了我的褲子,要我跪俯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將濕潤過的、削成筷子

頭粗細的兩根肥皂條塞進了我的肛門,然後便用手指肚按摩著我的肛門和會陰。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他看到了我最隱秘的女性器官,也許也有了一些躁動,

因為他在按摩的過程中竟然親吻了一下我的肛門和陰戶,嘴裡還喃喃道:「真可

憐啊,我的小寶寶……」

  他的偏方還真是管用,時間不長我就有了便意,便趕忙告訴他,然後提起褲

子跑到外面去上廁所,便秘的問題還真的解決了。當時,我們住在一個老舊的棚

戶區,一條胡同裡只有一個公共廁所,上一次廁所要跑好遠的路。

  後來,在交了男朋友、又有了丈夫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女人的陰戶和肛門

也可以被男人親吻和愛撫。

  新婚之夜,當丈夫將舌尖頂進我肛門的時候,他也感歎地說道:「我太愛你

了,我的小寶寶……」讓我突然想起了兒時的經歷,想起了老人將嘴唇貼在我肛

門上時的感覺。

  現在,老人的肛門就在我的面前,我也要用同樣的方式回報他。我輕輕地將

一根手指按在他褶皺的菊花芯,慢慢地愛撫著,將剪禿了指甲的手指緩慢而堅定

著朝裡面按進去。

  雖然年老,他的肌肉仍然緊實有力,收縮著抵禦著我的深入。但我知道他心

裡的感受,知道這樣的刺激會讓他煥發青春,便繼續將指尖朝他的菊蕾中心頂進

去。

  終於,我手指的第一節已經完全插進了他那個緊密的肉洞裡,我輕輕勾著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