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開媽媽的警服玩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黃昏,阿剛來我家,我們開始準備東西,所有我們平時收集的sm用具,照相機,繩子,夾子,塞嘴球……都準備好,然後又準備了乙醚。就等著媽媽落網拉。6點,媽回來了,還是穿著警服,高跟鞋,絲襪。讓我提前興奮了起來。我和媽媽說阿剛來做功課,然後趁媽媽準備摘帽子的時候,給阿剛用了個眼色,阿剛直接從後面抱住媽媽,我趁媽媽還沒反應過來則用有乙醚的毛巾悟住媽媽的嘴,媽媽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乙醚已經起了作用,只見媽媽嗚嗚的喊著,無力的掙扎。聽到媽媽發出的聲音,我更加興奮,小弟弟已經開始勃起。慢慢的媽媽軟了下去。

我是一名高中生16歲,老爸在我十歲的時候車禍死去了,剩下媽和我。由於爸死後有一大筆撫恤金,而媽媽是當員警的,所以日子過的還可以,只是媽管教很嚴。青春期的我已經有了性的衝動,但是在媽媽的嚴厲管教下我不能正確的接觸這方面的事情,但是媽又很忙,沒時間顧及我,後來慢慢的跟著好哥們阿剛看a片,也幻想有一天能夠干一個美女,並且迷戀上了sm……

媽媽年輕時非常漂亮,雖然已經35歲,但是成熟女性的魅力更讓人心動,所有見過我媽的人都說她是個大美女,豐滿的胸部,修長的大腿,嬌好的面同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媽現在是二級警督,我非常喜歡看媽穿著警服夏裝的樣子,襯衫,短裙領帶,再配上絲襪,高跟鞋,英姿颯爽而且非常性感,所以媽媽是我性幻想的物件。我也有機會偷看媽洗澡,上廁所。每次都幻想能捆綁虐待媽媽,和媽媽做愛,幻想把媽媽調教的十分淫蕩,成為我的奴隸……我經常偷拿媽媽的絲織內褲和絲襪自慰,犯罪的刺激敢讓我非常的興奮,讓我發狂。

有一天,和阿剛喝完酒看錄像,是阿剛搞到的日本sm片,說的就是兒子虐待母親,我看的血直往頭上湧,下面漲的難受。阿剛看完笑嘻嘻的都我說,難道你不想來次真的嗎?我說,你瘋啦,我媽是員警!阿剛說嗨,員警更刺激阿,難道你不想你媽變成你的奴隸天天服侍你啊,何況你媽那麼疼你不會有事的……藉著酒精的作用,我頭腦發熱決定要試一試,阿剛也興奮的和我一起參謀,並且要分一杯羹。是他提出來的,而且我怕我自己應付不了,於是就答應了。

機會終於來了,一個星期五,媽說要帶我出去玩,並且和單位說好了。我暗暗約定阿剛晚上動手,然後再家裡調教媽媽,由於我們家沒什麼親戚,所以大可不必擔心有人壞我們的好事情。

黃昏,阿剛來我家,我們開始準備東西,所有我們平時收集的sm用具,照相機,繩子,夾子,塞嘴球……都準備好,然後又準備了乙醚。就等著媽媽落網拉。6點,媽回來了,還是穿著警服,高跟鞋,絲襪。讓我提前興奮了起來。我和媽媽說阿剛來做功課,然後趁媽媽準備摘帽子的時候,給阿剛用了個眼色,阿剛直接從後面抱住媽媽,我趁媽媽還沒反應過來則用有乙醚的毛巾悟住媽媽的嘴,媽媽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乙醚已經起了作用,只見媽媽嗚嗚的喊著,無力的掙扎。聽到媽媽發出的聲音,我更加興奮,小弟弟已經開始勃起。慢慢的媽媽軟了下去。

我和阿剛把媽媽抱到椅子上,緊緊反捆媽媽的雙手,用繩子繞過媽媽的胸部上下捆幾道,讓媽媽本來就豐滿的胸部更突出,然後把媽媽的警裙向上擼起,把媽媽的美腿折疊的捆在一起,捆成m型,再把腿捆在椅子的兩個扶手上,由於是第一次捆綁,我們忙得滿頭大汗,總算捆好了。看著媽媽被捆成的淫蕩樣子,我和阿剛眼中閃著慾望,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阿剛揉搓媽媽豐滿的胸部,我把手伸進了媽媽的裙子……

這時候媽媽醒過來了,她吃驚的看著這一切,彷彿驚呆了。她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媽媽大聲訓斥我們,小風你們想做什麼!快放開我,你們想犯罪嗎?……我要喊人拉……

阿剛拿出塞嘴球笑嘻嘻的想媽媽伸去,媽媽驚恐的看著,這是什麼?你們要做什麼。我上前捏住媽媽的鼻子,過了一會,媽媽不得不張嘴喘氣,阿剛趁機將塞嘴球塞進媽媽的小嘴裡,用帶子在腦後紮緊。媽媽的訓斥馬上變成了咿咿嗚嗚含糊不清的聲音,口水也慢慢的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看著媽媽無助的掙扎,淫蕩的樣子,我和阿剛再也忍不住了,撲了上去。

阿剛扯開媽媽警服中間的兩個扣子,兩個乳房立刻彈了出來,阿剛隔著睡胸罩用力搓揉著媽媽豐滿的乳房,扯下媽媽的胸罩,淡紅色乳暈長在渾圓結實乳房的最尖端,阿剛瘋狂的把整個乳頭含在嘴裡吸吮,兩隻手也沒閒著的用力搓揉著。我把媽媽的裙子推到腰上,露出蕾絲內褲。我忍不住的伸出舌頭隔著內褲頂向媽媽的那條玉縫,漸漸地,媽媽的內褲濕了起來……白色的內褲幾乎快變成半透明,而媽媽整個陰唇的外形也火辣辣地印在她的褲底。

我在抬頭看看媽媽,媽媽的臉上雖然仍有驚恐和憤怒,臉色已經發紅了,就像發燒一樣,呼喊聲也慢慢變弱,聽起來更像是呻吟,我知道媽媽很多年沒有體會男女之間的歡娛了,這麼快有反應是必然的。

我用剪刀剪開媽媽的內褲,感到一陣的耀眼。我看到了媽媽黑亮的陰毛,高高隆起的陰阜,由於雙腳被分開,所以暗紅色的陰唇已經張開。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女人的陰部,有些發呆。媽媽的臉更加羞紅,瘋狂的掙扎著,結果更增加了我們的慾望。

阿剛已經脫下媽媽的一隻高跟鞋,聞著吻著裹著絲襪的美腳……我先用中指慢慢伸進媽媽的陰道,在裡面挖了一會,然後用舌頭快速的來回撥弄著媽媽的陰蒂,並不時的用嘴唇含住,手也伸到上面捏著媽媽已經發硬的乳頭……媽媽的頭不停的搖擺著,嗚嗚聲音呻吟著,淫水越流越多……

我和阿剛把媽媽抱到床上,讓媽媽跪在那裡,因為媽媽大腿小腿折疊捆在一起,所以屁股高高抬著,看起來特別的淫蕩。我掏出我的肉綁頂在媽媽的陰道口上,來回的摩擦著,媽媽可能感到即將來臨的亂倫強姦,使勁的掙扎,在我看來則是屁股淫蕩的扭動著。我扶助媽媽的腰,用力的一頂,(滋……)一聲終於自己的肉棒插進媽媽柔軟而濕潤的小穴內。我立即感到一陣溫暖而且滑滑的感覺。

媽媽也發出了長長的呻吟……唔……,似乎掙扎也停了下來。我開始不斷來回的抽送,媽媽久未經人道的小穴緊緊的箍著我,小穴內的嫩肉刮著我的肉棒,真的好舒服。而阿剛也沒閒著,他摘下媽媽的塞嘴球,抬起媽媽的下巴,把粗大的肉棒插進媽媽的小嘴中,開始了抽插。我感到媽媽好像放棄了抵抗,任由我們抽插,媽媽在我和阿剛的配合下前後的晃動著,乳房也不停的晃動,惹得我伸出手,揉捏媽媽的乳房和挺硬的乳頭。

慢慢的我們的速度加快,阿剛首先頂不住了,他長長的喘了一口氣,抽搐幾下,射在媽媽的嘴裡。竟然還不把肉棒抽出來,要媽媽吃下他的精液。媽媽的子宮頸緊緊的包著我龜頭後的肉冠,裡面似乎有著極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斷吸著我的龜頭,一股極大的快感衝上腦門,我像發了狂一樣,不斷的抽送著……低頭看著媽媽的嫩肉隨著自己的肉棒不斷的翻進翻出,心裡有著極大的成就感……

更有強姦女警的快感。媽媽的呼吸越來越重,我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抽送幾次,洩在了媽媽的小穴裡。

媽媽無力的趴在床上,我看到媽媽的眼角流出的淚水,失神的雙眼有些呆澀。嘴角向外流出精液,精液也從陰道流出順著絲襪流在床上。淫蕩的情景讓我和阿剛異常興奮,很快又勃起,然後我們交換了位置,再次輪姦了媽媽。

那一晚上我們不知道輪姦了媽媽多少次,反正媽媽的三個洞都被插了個夠,臉上,身上,嘴裡佈滿了精液,下體又紅又腫。我們又照了好幾個膠捲來威脅媽媽,讓她成為我們的奴隸。直到後來,我們用了催情藥,媽媽慢慢的屈服依賴於我們的肉棒,也發出淫蕩的浪叫。我們一邊姦淫著媽媽一邊讓媽媽承認是我們的奴隸。

第二天,我們又鬧了一天,我和阿剛用看過的sm方法變態的調教著媽媽這美麗的警花。我們還讓媽媽簽訂了奴隸合約,規定如果我們在家,媽媽要隨時滿足我們的需要,在我們面前就是奴隸,穿什麼衣服只能我們決定。我們又買了許多的制服和工具,來滿足我們的慾望。

後來阿剛轉學走了,媽媽就屬於我一個人啦。媽媽也喜歡上了sm遊戲。只要媽媽一回家,我就給媽媽這個警花帶上手銬腳鐐,或者捆綁,塞上塞嘴球,用鏈子牽著脖子的項圈,做我的女警奴隸。更經常玩綁架強姦警花的sm遊戲。媽媽把扮演的女警(真的啦)被我扮演的匪徒(假的啦)抓住,然後我給媽媽用各種方法調教虐待,最後我們都獲得最大的滿足。

媽媽這個美麗的警花奴隸在這裡,生活充滿了樂趣。

二、小偷的艷福

媽媽變成我的奴隸之後,我們就經常在家裡面玩各種sm遊戲。一天,星期一媽媽休班在家,我則是找了個藉口沒去上學,在家裡培媽媽了。

我讓媽媽穿好警服、絲襪高跟鞋,然後拿出一堆的sm用具,媽媽又害羞,又害怕還有些渴望的看著這些東西,迷人的表情讓我一陣一陣發癢。我把媽媽雙手扭到身後,捆起來然後讓繩子繞過脖子在乳房交叉,再繞道身後捆在腰上,然後再用繩子穿過兩腿之間,隔著警裙內檔褲勒住陰部然後把繩子捆在腰上,把媽媽反捆的雙手吊起來,一直拉倒媽媽只能腳尖著地,然後再把媽媽的右腿抬起來,捆住腿彎也吊起來,這樣媽媽只能左腳腳尖著地。媽媽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在反捆的手上,所以她只能拚命的踮高腳尖,減少痛苦。發出低低的呻吟……我問媽媽:怎麼樣?舒服嗎?媽媽閉著眼睛搖了搖頭,我也不管,那一根假陽具正要撥開媽媽的內褲塞進去。發現沒電池了?……靠……出去買吧。

給媽媽說,「你先乖乖的在這裡哦我出去買電池去。」

媽媽驚恐的說:「別別,很難受的啊」。

「嘿嘿,做奴隸嘛」我不說別的,用一個圓形的口銜給老媽戴上,再從口銜中間的洞裡塞進去一塊手帕,說「那我走啦」

媽媽嗚嗚的掙扎著,好像再說:快點回來.我鎖上了門,就出去了。過了一會終於買到了電池,我興沖沖的到了家門口,打算悄悄的進去,給老媽一個驚喜。卻突然發現,門鎖已經被人動過了,因為我家的門不太緊,我怕風吹的時候光當,於是就夾了一塊疊的紙,現在那紙竟然不見了?!

我的頭一下子蒙了,有人來過?不可能阿,媽媽在屋裡面被捆的動彈不得,也不會出去啊。我不敢大意,悄無聲息的開了門,躡手躡腳的進了屋,就聽見在臥室裡傳出來一陣的淫笑。我想,壞了估計是有賊!我悄悄的進了廚房,拿起一把刀,從廚房的窗戶角上偷偷的向臥室望去。

眼前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媽媽還是被捆吊在那裡,只見一個人站在我媽的面前,看樣子一定是個匪徒。那傢伙已經撕開了媽媽的警服,正在用手蹂躪媽媽的乳房,還不住的淫笑,我當時正想衝上去,忽然不知道怎麼有了一種奇怪的衝動,希望看到一些什麼,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繼續「觀賞」。

只見那個匪徒淫笑著說:「美人,是不是你老公虐待你啊,嗯?捆成這個樣子,好淫蕩阿,哈哈,還是個警花呢。」

媽媽焦急的掙扎著,扭動的身子,無奈被捆的太緊了,只能讓別人看著更加性感,匪徒接著說:「唉,誰讓你碰到我呢,我就和員警有仇阿,嘿嘿,在局子裡面呆了幾個月,出來正想順手牽羊,沒想到牽到一個漂亮的警花,哈哈。我會好好的」照顧「你的。不要指望有人來救你了,我很快就會完的,就算你老公什麼的回來,哼哼。聽到動靜我就出去把他……」說完,摸了摸身邊的刀子。

媽媽驚恐的搖了搖頭,嗚嗚的喊著。匪徒抱緊了媽媽,瘋狂的親吻著,還含糊不清的說:這麼漂亮的警花,要好好的享受,哈哈。他扯開媽媽的警裙和內褲,把媽媽的乳頭含在嘴裡用力的吮吸,手指伸進媽媽的陰道,用力的挖著。然後,不停的吻著向下,一直吻到媽媽的陰部,貪婪的吮吸著。媽媽很快,就有了感覺,匪徒說道:「嘿嘿,這麼淫蕩阿,很騷阿。看你們平時都耀武揚威的。」媽媽羞紅了臉,嘴裡發出的聲音由於口銜的作用反而聽起來更加淫蕩,口水也從口銜流出來滴在乳房上,而媽媽的淫水不斷從陰道滲出,還有匪徒的口水,沾滿屁股溝及大腿內側。

這時候匪徒把媽媽解下來,雙手仍然捆在身後,強迫媽媽跪在他的面前,然後掏出自己粗大的肉棒,「騷警花,來你也很想要把。來,給我口交」。媽媽羞紅了臉扭在一邊,匪徒一看,哼了一生,拿過桌子上準備的鞭子,朝媽媽打去,啪。啪,真的用力的抽,媽媽被打的到在了地上,扭動著,嗚嗚的呻吟著,絲襪也被打的破了,白皙的皮膚上慢慢的出現了紅色的鞭痕,而我的小弟弟卻不由自主的漲了起來。

匪徒打了一會,又把媽媽拽起來,說:「怎麼樣,老實了把,哼哼,平時都是你打人,今天讓你常常被打的滋味。」媽媽無力的垂著頭,匪徒抬起媽媽的下巴,把自己的肉棒強迫塞進媽媽的嘴裡,因為有口銜,所以他也不怕被咬到,媽媽發出「唔……唔……」虛弱的淫聲。頭被頂的前後晃動,長髮也在飄動。匪徒每一次都讓媽媽的臉貼近他的腹部,不停的說「啊……啊……騷貨,你真厲害,果然是警花,爽死啦,哈哈,插死你……」媽媽只能顫動在淫威下,匪徒慢慢發出急速地喘吸,伸插變得短暫而急促,猛地,他全力撞了一下,然後身子一陣抽搐,在媽媽的嘴裡射了,他發出滿足的呼聲,並捏著媽媽的嘴說「給我全吃下去,哈哈,騷警花」媽媽沒有辦法吐出來,只好嚥下去,還有一部分從口銜流出來。

匪徒正想把媽媽抱上床,進一步的折磨,這時候,忽然外面一輛警車鳴著笛,呼嘯而過,把匪徒嚇的一哆嗦。他楞了一會,放下媽媽,慌慌張張的穿上衣服,拿了幾件首飾,就跑了,臨走還扭了媽媽乳房一下……

等他走了,我趕快出來跑進臥室看看媽媽,只見媽媽虛弱的躺在床上,雙手反捆,嘴裡勒著口銜,邊上還掛著精液,身上滿是傷痕,絲襪破破爛爛,眼中流著淚,我心疼的揭開媽媽的捆綁,拿去口銜,給媽媽擦嘴。媽媽無力的倒在我的懷裡抽泣。現在,我又恨死那個小偷了,可是剛才確是……興奮。我拿出藥水給媽媽塗抹傷口,然後扶她躺下好好的休息。

晚上出去買菜的時候,發現了小區第一排樓圍著好多人,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小偷在偷東西的時候主人回來了,於是荒不擇路從樓上跳下來,從4樓阿,真英勇,結果當然是……掛了。屍體被運走了,員警圍著拍照取證,我知道這個倒楣的小偷就是淩辱我媽媽的那個傢伙,因為我看到現場還擺著他的一隻鞋,和幾件散落的首飾,正是我媽媽的。

這天放了學,正要回家,卻發現自己竟然沒鑰匙。沒辦法,去找媽媽吧。我坐車來到媽媽工作的警局,和門衛說明情況,讓門衛打電話叫媽媽出來,媽知道我沒帶鑰匙,就讓我先去她的辦公室,等她開完會一起和我回家。於是,我就進了媽的辦公室。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媽媽自己一間辦公室,面積不算很大,擺設很精緻,窗戶上有厚厚的窗簾,辦公桌上擺著電腦。桌子上擺著幾本無趣的雜誌,在抽屜裡我還找到了一副手銬。不過怎麼沒手槍啊,呵呵。我百般無聊打開電腦,發現竟然能上網,哈哈,不知道在警局裡面上sm網站會不會被發現?管它呢,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嘿嘿。面前閃過的各種圖片讓我的下面漲了起來,因為穿著牛仔褲,頂的很難受。

我用手往下按著,一邊看表,早就過了下班的時間了。這時候門開了,媽媽推門進來。

「怎麼,等急了嗎,馬上就走了,回家給你做好吃的……」說道這裡媽媽忽然停了,原來她看到我流覽的網頁了。媽媽的臉上一紅,說道「好了,關了吧,要回家了。」

「那怎麼行,你遲到那麼久,我要懲罰你,」我依舊不依不饒。

「那你想怎麼樣啊」媽媽困惑的問。「嘿嘿,當然是讓我……」我站起來向媽媽走去。

「啊?這怎麼行這是在辦公室阿,聽話,咱們回家去」,媽媽一邊後退一邊說。

「媽媽不是我的奴隸嗎?這點要求也不行嗎?現在都下班了,這裡沒有人,門又鎖著誰知道阿。」

媽媽還是不同意,我可管不了這麼多,上去抱住了媽媽,手伸進警服亂摸,另一隻手掀起警裙,隔著內褲攻擊媽媽的肉縫。媽媽不敢喊出聲,半推半就的掙扎,「不可以,小風,這裡不行的,回家吧!」

我充耳不聞的扯開媽媽的警服玩弄她的美乳,用手指捏,用舌頭舔,用牙咬……然後慢慢向下,褪下媽媽的黑色蕾絲,用手撫摸媽媽的陰毛,媽媽雖然發出誘人的呻吟,但是扭動著身子,緊閉雙腿不讓我把手伸進去。我正在興奮頭上,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我將媽媽推倒在椅子上,用抽屜裡的手銬把媽媽的雙手反銬在椅子的靠背上,然後把媽媽的小絲織內褲塞進了媽媽的小嘴裡,堵住媽媽的哀求聲,變成了讓人心動的咿咿嗚嗚喊聲,我再褪下媽媽的一隻絲襪,把它勒在媽媽的嘴上,讓媽媽無法吐出內褲。然後把媽媽的兩條玉褪架在辦公桌上,大大的分開,我站在媽媽的腿中間,捏著媽媽的下巴說:「媽,最後還不是讓我給抓住,哈。」

「嗚嗚……嗯……唔……」

我蹲下去,扶助媽媽玉腿,用舌頭直接向媽媽肥美的陰唇前進,蜜穴裡面的特有的味道讓我發狂,再我的舌尖觸到媽媽的陰蒂的時候,媽媽全身像被電擊一樣顫動了一下,蜜穴裡不斷的流出淫水。我繼續用舌頭探索者媽媽的陰道深處。媽媽嘴裡的嗚咽聲也變得輾轉攝人心魄。

「媽媽,你真的很淫蕩阿,是個淫蕩的警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