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三)(3)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那天雷轟頂巳練到八成火候,掌勁一發,不可收抬。
『轟隆……』一聲,好驚人的威力。
那石洞口猛的炸開來,正好可二人出入。
如此威猛嚇人之內家掌氣,南飛雁自己也驚呆了。
他那身後幾名俏佳人更不用說,也全呆了。
接著,眾女發出一聲興奮歡叫。
「天呀,我們自由了﹗」
「好呀﹗南哥哥好棒啊﹗」
眾女興奮欲狂,多日來困此洞內,如今一旦能重見天日,六女喜而忘形的,就匆匆一奔而出。
這下子,又有得瞧了。
就在眾女喜極忘形的奔出石洞後。
南飛雁回過神來,忙的一面往回奔,奔去石室穿衣服,一面高聲大叫﹕
「喂﹗喂,浪寶貝們,那是在洞外呀,妳們真個全浪瘋了嗎?還不快進來穿衣服呀!」
南飛雁高叫著。
一會兒,當他也出了洞外時。
「哎呀﹗羞死人了﹗」
「啊﹗救命呀,要死了!」
幾聲女子尖呼緊緊傳來。
南飛雁呆了一呆,定神一看,洞外一片長草亂石地方,竟有七八名大漢在抓弄他那心愛的六個小佳人兒。
原來——
當南飛雁一掌震開石洞後,那六女喜而先出,等南飛雁出聲提醒時,六女巳奔出洞外亂石地方,仰天重見陽光,忘形尖呼喜叫。
那六女一絲不掛、忘了穿衣物的迷死人肉體,只把個突然循聲找來的大漢看得如天仙下凡,目瞪口呆。
那色相極度的誘惑,七名大漢本又是登徒子流,只看得個個如發了狂的,猛撲而到。
「嘻嘻,天上掉下來的美肉兒,大爺們可好好吃一頓了。」
「啊……救命……南哥哥啊……快來呀……」
一名大浪漢抓住錦緻姑娘,拼命的按倒在長草堆上,猛撥開她一雙玉腿兒,小穴兒展現出來,只看得大漢沒命的掏出肉棒就要刺下。
本來,照說此六女已學有絕世奇功,應是不懼這七名大漢的。
奈何六女均在赤裸裸中,一時又不知所措,只一下子,個個都便成了『危機重重』了。
在毫不設防的情況下,眾女就要被強度玉門關了。
南飛雁正好適時出現,這一現,突地一聲大吼:
「住手——」
這一吼,又從內力併出,只吼得眾人一陣心跳耳鳴。七名大漢如失了魂般,一時都呆住了。
六女抽空,拼力的滾出避開,一個個如哭爹喪娘,紛紛撲上南飛雁,哭泣不已的。
「南哥哥……嗚……」
「嗚嗚……南哥哥……」
「南哥哥……你要替我們報仇呀,人家小洞洞差點被他進去了。」
「南哥哥……這……這是怎麼回事呀,我們眾香谷從未有男人來過,而且一下子來這麼多男人﹖」
眾女嗔叫著。
南飛雁忙提醒她們進入洞內先穿上衣服。
六女這才羞急急的奔入內洞裡去。
「咳咳﹗」
南飛雁這時故意咳了兩聲,好叫那一群呆住的色狼如夢初醒。
「小……小子,你是何人……竟敢管我們水昌派的好事﹖」
「水昌派﹖」
南飛雁大叫一聲。
這一下,輪到他呆住了。
他本就是水昌派的出身,而水昌派只傳一對男女,除了他就是那個師妹春蘭一個,如今怎麼會有這些大男人……」
其實,南飛雁自與六女進入洞內之後,洞中無歲月,不知不覺過了數月之久,而這期間江湖中,已大大起了變化。
南飛雁出了一會神,待那七大漢暴叫一聲,出手圍攻上來時,南飛雁不由警覺的施出一記『天雷掌』。
只聽又是轟然一聲,一陣飛沙走石,慘叫聲過處,只見亂石地上東倒西零的,七名大漢碎骨分屍,血流一地。
南飛雁又是發了一陣呆,暗想﹕
「天啊,這是什麼掌功,這麼驚人﹗」
南飛雁搖了搖頭,看看滿地的碎屍,不由又有些後悔不該施用天雷掌。
如今一地死屍,毫無活口,如何追問那水昌派一事﹖
「哎呀﹗嚇死人了!」
石洞中,六女穿衣出來,一見滿地慘狀,尖叫一聲,呆呆看著南飛雁。
南飛雁苦笑道:
「各位寶貝們﹗小兄今後不再輕易施用天雷掌了﹗」
過了不久——
當地們一行往眾香谷回奔時,卻發現了一件空前浩劫慘事。
只見在進入眾香谷前,那兩旁路上的樹上吊死著好幾個武林人物。
那些個武林人物,南飛雁仔細一看,每名死者頸上掛有一個『名牌』。
上面分別寫著——
少林派俗家高手『金龍手』賀形。
武當派高人『傳靖道人』。
天龍派『獨行浪人』孤獨。
青山派『浮流居士』。
威靈派『鬥雙劍無影』之一龍耀天。
眾香谷『奴僕』花姑。
南飛雁看到此,身後那六女哀叫一聲﹕
「天啊﹗那是本谷一向善良可親的花姑姑呀!」
六女悲傷著。
南飛雁這時心中已略為明白什麼的,他立即止住眾女哀叫,低聲道:
「妳們先別哭,這事不大對勁。」
說著,他要六女避入一亂石處。
當他正想進入谷內看看時——
從谷內通道上,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會兒——
谷口出現了兩名黑衣大漢,及一名中年白面書生。
而令眾香谷六女激動的是,那中年白面書生,如抓小雞般的,手中抓著一名眾香谷中的丫環。
如此三男一女,走到了谷外,大路的中央。
一名黑衣大漢淫笑道﹕
「小丫頭,我們是奉副派主令,要吊死妳這搗蛋的小丫頭片子,一方面以妳這眾香谷一名,多增添一個武林中名人,好教那些同我們水昌派作對的人有所警惕,現在,你就覺悟吧﹗」
「不不……救命呀……饒命啊……我是奉了谷主邢娘娘的使命,要送信去求援外人的,這不能怪我呀!」
小婢才十三、四歲左右,早嚇得大哭。
另一名黑衣大漢,突然抓住小婢女淫呼呼的道:
「好小穴兒,大爺看你長得也不錯,妳那群婢女姐妹們,連妳在內,雖已被我們長上們開苞,玩過一陣了,不過大爺還是喜歡你這小巧的模樣兒,嘿嘿!妳只要乖乖的,大爺就放妳一條生路。」
小婢女聽得呆呆的。
那名黑衣漢子巳迫不及待的,就三下兩把的,把她撕了個精光。
他看得口水流出來道:
「嘻嘻……好肉兒……嘿嘿……」
小婢女嚇得縮作一團,慌叫著:
「哎呀……不不……我還小,你們又三個人……」
那名黑衣大漢卻不由分說,從褲子裡拖出一條粗黑的大雞巴,就在這光天化日下,按著可憐的小婢女姦淫。
另一名大漢一面觀戰,一面與白面書生淫聲說﹕
「小浪穴兒,妳還怕什麼呀,照說妳巳被水昌派上下人,姦淫了十幾個次了,現在才三個,妳怕不夠嗎﹖」
那黑衣大漢淫呼呼的說道。
這還不算,只見他向白面書生一打眼。
兩人立即又從褲中拖出雞巴。
那地上正狂姦小婢女的大漢,回頭一看,淫淫笑著,抱起直哭的小婢女,使她伏到他身上。
那大漢躺到地上,小婢女穴兒就在上方套著他的大雞巴,小婢女一面咬牙,一面哭著說:
「你們說話算話,一定要放我走啊﹗」
「嘿嘿﹗小浪穴,妳只管放心來吧!」
大漢怪叫著。
小婢女無可奈何,咬牙伏在他身上緊套著。
不想,她那屁股後,這時掩上另一名黑衣大浪。
只見他的大雞巴一頂,頂住了小屁眼兒,那小婢心一驚,才叫了聲﹕
「不不﹗那有一齊弄兩根束西啊!」
那黑衣大漢狂笑道:
「嘿嘿﹗小丫頭,讓妳嘗嘗異味﹗」
雙手抱緊小婢的玉股兒,大雞巴猛刺。
『滋』一聲,一刺未中屁眼,滑到股溝上。
那大漢狠一狠心,口吐口水!插上女人小屁眼上,再用力翻著女人兩片臀肉,那雞巴又一頂。
『滋咕——』又一聲。
只聞小婢大叫一聲﹕
「媽呀……」
那小屁眼大開,狠插入一條雞巴,她的小嘴一叫,那中年白面書生,陰陰的一笑,就趁勢將他的雞巴塞入她的小嘴中。
這上下,前後分三路直攻取小穴兒,只弄得小婢沒片刻巳昏了過去。
「這些該死的殺人淫賊﹗」
南飛雁看得忍不住大吼一聲,人已躍到。
這回,他並未施天毒一掌,但功力大進的他,一個猛撲而上時,雙手連連揮下。
「拍拍拍﹗」
三名惡徒立即各中一掌,兩名黑衣大漢悶哼一聲,巳重傷倒地不起。
那中年白面書生武功較高,硬接一掌,人巳滾出丈外,只受了點輕傷,滾地爬立而起,一面大叫﹕
「來人報上名來,此處是水昌派新副座的地頭,誰敢亂來﹗」
南飛雁聞言更怒上心來!哼了一聲,一面吩咐緊隨過來的六女,扶起小婢女,他仰天怒道:
「惡徒,你聽清了,我乃臥龍山天台峰,真正的水昌派主——南飛雁岳劍峽是也。」
這一報上名號,那中年白面書生呆了。
他心想:
「這水昌派,自我加入以來,數月之久,從末聽過派主是年青的男人呀!況且數日前,我曾與副派主上官莽上總壇見過派主,那派主分明是個女孩子,這……這個人……」
中年白面書生細細打量南飛雁。
因為恐怕是派主女扮男裝而來,但一會兒,他愈看愈不像之後,這才又膽大狂妄起來,恨恨說道﹕
「小子,你敢冒充本派主之名,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想想我水昌派數月以來,橫掃武林、巳消滅了不少門派,除了今天這個眾香谷一派是近日方收拾的,你這又算是什麼東西﹖」
南飛雁這一聽,又驚異無比。
想不到眾香谷巳被毀,武林中亦巳鬧得腥風血雨了。
如此這個水昌派為害武林,殺滅各門各派,到底是誰在主使,竟有如此驚人威力,難道會是師妹春蘭嗎﹖
南飛雁想到此,不由打個寒顫,心中道:
「以水昌派的武功,加上群魔助陣,天啊,那將是一場武林浩劫,莫非是師妹由愛生恨,造成殺孽……」
南飛雁這一驚非同小可。
他巳感責任深重的,突的一個奇快進撲,一把抓住那嚇呆了的白面書生,大喝一聲道﹕
「從實答話,否則這一抓下去,必會腦門開花的。
白面書生嚇得大叫﹕
「大……大俠饒命……你問吧!」
他口裡說著,全身直在顫抖。
南飛雁恨恨道:
「你叫什麼﹖」
「我我……我叫白骨書生,是白骨靈魔的大弟子﹗」
「哼﹗數十年前臭名遠播江湖的探花靈魔白骨老鬼嗎﹖好,你們算是水昌派的什麼人﹖派主是誰﹖」
「我……我師父亡骨靈燒,乃水昌派十大護法之一,水昌派主是一個姑娘叫什麼春蘭姑娘的。」
「你此話當真﹖」
「真的。」
南飛雁說:
「好,再問你一次,你們水昌派總地在何處,還有此眾香谷的女人生死如何﹖快說﹗」
「水昌派總地在淮陰斷魂岩上,眾香谷女人多半安全的,被禁在谷內的後房之中。」
「好,饒你半個狗命!」
他恨恨的放開了白骨書生,並廢了他一身武功。
那中年白骨書生費力的往谷外逃去。
「哎……」
南飛雁忽地仰天長嘆。
「哎﹗這一場武林浩劫,該算是我南飛雁引起的,如今,也唯有我去消彌了,以免長期血腥下去。」
南飛雁沉思著。
那六女又圍了上來。
南飛雁看看她們,這才想起該先救救眾香谷遭劫的女人。
於是——
在進入眾香谷時,被水昌派的手下發覺,而立即陷入一片混亂中。
以六女現在的功力,一套絕世金刀法、神龍步,對付二十餘名黑衣水昌派的爪牙,巳足足有餘。
南飛雁則趁此時混入內房中去查看究竟,於前房大廳時,又見了一幕令他十分憤怒的『活春宮』。
那大廳之上,圍坐了七八個武林高手,這些人南飛雁雖不識,卻巳看出是邪派中主要骨幹人物。
這些水昌派高人,此時正沉迷於玩弄女色之中,毫不關心房外的大混戰。
這些色狼們,各人懷中抓著一個赤裸裸的眾香谷美人婢女,一面玩弄著,一面在飲酒談笑:
「嘿嘿﹗靈魔老鬼,你說我們要等上官莽副座吃上一遍眾香肉,才輪到咱,但副座為何還不來﹖」
「黑無常,你急什麼,那些美人個個如天仙般,不好好品嘗,豈能胡亂的搞一通。」
「嘿……去你的,我黑無常只要有個洞入,管他什麼美不美,就算她娘的五代同堂,老子也上下通個勁。」
「嘻嘻,不錯,我白無常就喜大小通吃,我們黑白無常就好此路,才合得來大幹一番。」
黑白無常也是武林中再現的魔頭,他們正在色談著。
忽地身邊傳來一聲慘叫。
兩人一看,更是淫笑連連。
但見另一名黑臉短下巴的老者,生得個大陽物,硬生生的弄入一名婢女的屁眼中去了。
那粗大的東西終於整根插入了女人屁眼了。
她哀叫一聲,活活昏了過去,那屁眼的血水流出。
但那黑臉的漢子,卻仍自顧自的刺激,抓緊她的白屁股,狠狠的抽插著,且一面淫叫道:
「嘿嘿﹗我這飛天鼠,就偏與你們不同,老子偏好後庭花,乾門兒,嘿嘿嘿﹗痛快……」
「呸﹗你這愛吃便門的老鼠!」
一名紅臉突眼的大漢,正拿著雞巴硬插著一名婢女的嘴巴,他一面頂著,一面回頭淫罵著。
他另一手抓著女人的頭髮,抓得女人痛哭起來。
那婢女拼命的給他含雞巴,含得他樂道﹕
「大爺我『赤面虎』就愛看女人吹簫,如何﹖比你們更有味,更刺激肉感吧,嘿嘿嘿……」
赤面虎淫笑著。
他一面狠狠的插著小婢女的嘴。
一旁那坐前邊的白骨靈魔,這時也按著一名婢女坐上懷去。
『滋』的一壁,小穴插入了大東西,他一面按弄女人的屁股套動,一面笑對赤面虎說道:
「赤面老鬼,你愛這吹簫法,小心弄住女人的氣,就沒得樂了。」
赤面虎正拼命頂動著身軀,一聽,忙撥開她的頭髮,一推她的頭,『叭』的一聲,陽物也滑了出來。
婢女的小嘴漲得大大的,那一隻妙目早翻白了半天,活活的被他的大雞巴插斷了氣,真的沒樂子尋了。」
「去妳的,裝死!」
他不由憤怒咆喝一聲,狠狠地踢了她一腳。
接著,向房內大叫道:
「一來人呀﹗再抓一名婢女來。」
廳堂門一開,爬進來一名手下道:
「不……不好了……各位護法爺……外頭突然來了些年青高手……好……利害呀……我們)擋不住,已快到房中來了!」
那赤面虎一聽,更是大怒。
他大步上前!一把抓起這名爪牙道﹕
「滾你娘的﹗小小的年青人就擋不住,那如果又來了各派高手,你們不通通完了嗎﹖」
「不不不……這回來的年青人……大不相同……」
「去你的,什麼不同﹗」
赤面虎叱喝一聲,他一腳又踢了那名爪牙一下。
等他怒吼吼的出了房門時,卻不由得呆住了。
原來那錦緻六女,巳殺近門前來。
那六女一個個美如天仙,只把個赤面虎看得猛一呆,接著,如見到糖蜜般歡呼一聲說:
「我……我的小媽呀…那來這麼多吹簫的貨色﹖」
他這一呼,呼得內廳群魔爭先恐後的跑出來。
南飛雁看看事不宜遲,不再理外面的所事,忙向後房而去。
不一會——
到了後房中,果然發現了那些有過肉合的大美人們。
而最令他憤怒的是——
這些個美人兒,一個個都被『大』字張開四肢,特別墊高臀部,凸起下體,綁在分列成一排,排列起來的座椅上。
正在對她們肉體百般逗弄的水昌派副派主,竟是曾經被他一掌擊走的『淮陰一虎』上官莽。
如此看來,上官莽既為副派主,那麼一定和春蘭師妹合姦,而也陷師妹火上加油中,才弄得如今這腥風血雨。
南飛雁這一怒,把恨全出在上官莽身上。
但他忍住氣,靜靜地看他在做些什麼。
但見娘娘綁坐在正中,那一邊,六女徒們在她身旁分兩排下去也坐綁椅上,玉門大開的,也時而憤怒、時而哭泣的羞惱著。
她們的的大腿都在最開的位置,無論陰毛長短疏密,都可以見到那充血的肉洞口,那洞口大張,清楚的見到從洞裡流出淫液浪汁,順著會陰流到椅子上,其中邢娘娘流得最多。
其實在南飛雁未到這裡之前,上官莽早將這七名眾香谷首要女人大小通吃了。
這上官莽也從春蘭那裡學得一招忍精大法,這七名女子在這種羞人的綁姿下,雖然恨得要死,卻無可抵擋,任上官莽想玩那個就姦那個,要插就插,要抽就抽。
那根大雞巴行功後粗硬無比,對著這群女人狂舞了一輪,莫說眾香谷六名女弟子吃盡苦頭,就連谷主邢娘娘在心猶不甘的情況下,也痛恨交加。
這時上官莽又拿出一支羽毛,對著谷主邢娘娘那迷人的肥穴兒,一陣勾挑,刷弄著,並淫笑著道:
「大美人兒,妳這隻妙穴兒,比妳那六名大女徒的穴兒,肥美多了,我勸妳還是乖乖的順從了,好好的同我一樂,否則,嘿嘿﹗本副座就挑逗得妳欲仙欲死,吃不著,浪水丟盡而死,嘿嘿嘿……」
邢娘娘怒罵著道﹕
「該死的東西,你盡管沾污我們師徒吧,不久,你們將遭受武林公憤,得到惡報的下場﹗」
上官莽聞言大笑道:
「什麼武林公憤,嘿嘿,各門各派,數月來巳在我們各個奇襲下,元氣大失,那還有心力起什麼公憤﹗」
他得意的笑著,又道:
「嘿嘿!老實告話妳吧,過些時日,天下就只歸我們水昌派了,那時……嘻嘻,別說妳們歸我用,本副座還要搜盡天下女人,好好幹一場,嘻嘻……
突然一個響亮的聲音﹕
「那時你上官莽早成枯骨了!」
他嚇一跳,忙道:
「什麼人﹖」
「哼﹗曾經賞你一掌之人。」
「啊——」
上官莽只感全身一涼,硬著頭皮一看——
南飛雁就住地破窗而入時——
巳如鬼魂似的出現在他的身後。
「姓上官的,老實說,在下師妹搞這一水昌派,走火入魔是不是你從中助焚引起的﹖」
「哼﹗南飛雁,你少神氣,上官大爺現在可不怕你﹗你那師妹!由愛生恨,是我火上加油,你又能如何﹖嘿嘿……大爺告訴你,你那師妹可肉緊得很,大爺連玩了她三大件,可真有趣呀……嘿嘿……」
南飛雁暴喝一聲﹕
「住口!」
然而,那上官莽持著在春蘭手頭學得一點武功,不知死神巳來臨了,以為趁此羞辱南飛雁,也等於是報了那一掌之恨,他繼續說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