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二)(2)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南飛雁施展腰力,一下一下的連根抽送,煽打著,每一下都是抽到龜稜,再猛力的頂進去。
這樣足足有六七十下,解氏的小陰戶中,淫水就像缺堤的長河,泊泊的流出,順著屁股溝流到床上,濕滑滑的一大片。
南飛雁氣噓噓說﹕
「妳又出水了,這是第幾次﹖」
「三……三……次……哎……親哥……」
解氏嬌喘著回答﹕
「你是不是巳經過癮了﹖我要拉出來了。」
南飛雁作勢就要抽出陽物。
解氏在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慌忙的雙臂摟著他的腰,渾身只是不停的扭動,不停的迎湊,不停的轉悠,口裡並不停的哼哼﹗
「嘻嘻﹗你還沒過癮吧﹗嘻嘻……」
南飛雁笑著,一面掀動腰力狠命的向她小穴撞頂、抽插磨研。
解氏搖幌著豊粉臀臂,口裡一口勁的浪呼:
「親哥……太好了……三年來我……第一次這麼痛快啦﹗……哎哎……這樣好的功夫……哎唷……親哥……你真行……你再使勁吧……哎哎……我的親……丈夫啊…………我要死在你手裡了……哎唷……你好狠勁在頂……我又……流了……我死了……哎哎……親哥……不要再動……頂住好啦……哎哎……不能再動了……哎呀……你弄死我了……我的天……我死啦﹗」
南飛雁的禪功秘術,施展開來,弄得解氏流了四次淫水。
每一個女人在祕功秘術的逗弄下,很難挨過三十下。
但妙處是不會讓解氏就此罷手,這就是秘笈上所寫,非至精盡,她不會求饒。
盡管解氏嬌喘噓噓,但她的柳腰一刻也沒有停過,那圓圓的豐臀,更是幌動得厲害。
由於她瘋狂的扭動,故嘴裡也不住的呻吟,不住的哼哼。
你不細心,便聽不出解氏哼哼和呻吟的兩種聲音。
南飛雁也是氣喘,可是他究竟此解氏喘得差多了。
同時,他離出精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如果他不是感情興解氏這樣好的風月床伴,他可能不會使自己出精。
但他兩手緊緊捻弄著解氏的兩個彈性特別強的奶子,屁股和腰配合一致,不停的上下掀動。
久旱突逢暴雨,解氏遝不顫抖成一塊。
只見她渾身上下,都露出了盈盈的汗珠,就曉得她施勁的程度。
儘管她顫抖成一塊,哼哼成一堆,呻吟成一片,可是機會難再找,她膚白似雪的身子,仍在沒命的搖擺,仍在沒命的向男人迎湊。
「我的媽……哎哎……」
解氏又花呼叫道﹕
「親哥……好丈夫……你要入死我嗎……哎唷……我的親哥哥……你頂住揉搓那地方……嗯嗯……對了……我來揉……你不要動……太……太好……我就要上天了……我抉要上天了……呀呼……親哥哥……好丈夫……頂吧……狠勁的頂吧……撐爛我的浪穴了……哎哎……我的天……」
南飛雁沒命的抽送,足足有一百二三十下。
銳利的攻勢,仍然非常凌厲,再經解氏淫聲浪語的這陣呼叫,他感到心竅搖蕩了,他嘻嘻的笑著說:
「妳剛才不是罵我中看…不中吃嗎……怎麼這一會工夫……妳就……嘻嘻……妳那小穴真好……」
南飛雁實在情極,但秘笈上說得清楚,到了這個關頭,男的應該禁忌出聲,否則,江河一泄,陽氣不能集中!勢必功虧一簣。
南飛雁一時竟忘了這絛規定,氣喘噓噓的和解氏說話,待至身子骨透過一道涼氣,全身感到一陴暢酥,他才驚覺納氣,巳竟為時大晚。
只見他雙眼瞪得和銅鈴一樣,牙齒咬的格格作饗,整個身子像泰山倒塌一般。每一下抽到龜頭,然後吐氣狠命入頂進去,這一起一落,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音。
南飛雁撇開弄解氏的奶子的手,迅速的改抱住解氏的豐臀,嘴裡哼哼著說道:
「親姐姐,我的小媽……妳的小穴太好使用了……我也要出身子了……妳抱得我緊一點……用口咬我的肩頭……哎呀………我的親媽……咬住……用力……用力點……我……的親媽……嗯……」
南飛雁簡直就像牛喘,兩腿一挺,屁股往上緊壓,全身子一陴抽顫,背樑骨一陣酥麻,精液如下冰雹一樣,一滴滴的全打在解氏的穴心子上。
解氏覺得了心子一陣奇熱,身子也是一陣顛抖。她拼命的咬著南飛雁的肩頭,差一點沒有流出血。,
她迎著他壓下的屁股,膠合著不使它雖開一點縫隙!
她的淫水竟像豆大的汗珠一樣,順著南飛雁的雞巴,泊泊的流出……
兩個人繁繫的摟抱著,他哼哼,她就呻吟,呻吟和哼哼最後攪台成一起,分不出誰的聲音。
兩人都癱軟了,誰也不願意輕易的挪動一下身體,那怕就是眨一眨眼皮!他們都覺吃力。
但他們卻仍緊繁的抱在一起,哼哼著,呻吟著,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南飛雁自從在惟水上隅然的遇到解氏,一是驚其容貌絕代,二是嘆其風月好,這才暫時留了下來。
白天在淮陰街頭閒彷,晚夕回到解氏家裡,自然是夜夜春夢,淫慾無度。
這一天,太陽看看就要下山。
南飛雁剛想再到解氏家中,去尋一夜好夢。
突見迎面來了一位四十上下的婦人,長相雖不美麗,倒也說的過去!
見她身上穿著藍花對襟夾襖,長條身材,下穿翠花裙,手裡牽著一頭小驢,蓮步姍姍而過。
並不時用手摸摸驢的脊背,甚至有時把面貼在那牲口的耳根旁磨擦,狀極親密樣子雖很滑稽,但知不亞於夫婦。
南飛雁看到眼裡,心中暗暗好笑,但也覺得奇怪,他想:
「難道人間真有這等怪事﹖人和驢交﹖不然剛才這婦人怎的會對一頭牲口如此親近﹖」
他想著想著,兩腳竟不由巳主的跟在那婦人的後面,自言自語的說﹕
「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搞什麼鬼﹗」
走不多久,見婦人牽著那驢子進了一座不太大的花園,但那婦人竟回身把花園門悶上。
當然,花園的矮牆是擋不住南飛雁的,他一撩灰布長衫,微一挫腰,使用『一鶴升天』,再變為『寒鴉投林』,就躍在花園牆內,點塵不驚,那婦人和那驢子更是無從發現。
南飛雁躍落花園之中,就近隱身在一棵大樹之後,細看婦人和那驢子的動靜。
奇蹟真的出現了﹕
那婦人拴上驢子,提著一個小水桶,在那假山石傍的水池裡,打了一桶水,走到驢子的眼前吶吶自語,像是在對驢子說道﹕
「冤家,伸出來先讓我給你洗洗,免得又黏糊糊的,弄人家一肚皮,這次乖一點,不然下次可不和你來了﹗乖!伸出來。」
婦人說著,伸手就去摸那小驢的肚子底下。
那驢子竟好像懂得她的話,兩隻後腿向後八字撐開,一回脖子,很得意的用長長的臉,朝婦人怀中拱送。
婦人蕩笑著白了牠一眼,說道:
「又來了,這樣壞,洗一洗就等不及了﹖再這個樣我就……」
婦人本來是在責備那驢子,但卻自動的恨不迭的解開對襟子襖上的鈕子,露出白白的穌胸,和兩個圓而微微下垂的奶子。
要不是南飛雁的眼光銳利,還真看不見於婦人的奶頭竟呈赤黑色。
那驢子是像一個熱練的老手,伸出巨大的舌頭,朝著婦人那兩個軟而下垂的奶子,一陣子好舐。
南飛雁在樹後看得直打寒顫。
那婦人卻浪浪的淫笑道﹕
「看你每次都是急成這個核子,不等人家給你洗完,就舐弄人家!舐得渾身難受……哎哎,你這可殺的冤家!」
這時南飛雁見那驢子巳伸出雞巴,黑胡胡,有杯子那樣粗,紅赤赤,足有一尺多長。
婦人眉笑顏開,一手抓住,一隻手撩水給牠洗擦,並不時的叫著﹕
「雪!雪!光舐還不行麼,還要咬人家的奶子,你簡直越來越壞了﹗」
那驢子也像有點等不急那樣,伸長了牠那驢臉,張口咬起婦人的裙子!不住的搏摔,樣子是扒她的裙子。
婦人又吃吃浪笑著說﹕
「驢哥,稍微再等一等!馬上就洗好了!我們到那邊石凳上,讓你好好的耍耍啦﹗你可不推撒野,和上次一樣咬我的肩膊哦!」
婦人說著,一陣嘩啦嘩啦的撩水,替牠洗那又粗又長的驢雞巴。
驢子也好像懂得樂趣,一隻後腿老是在牠上蹬啊蹬的。
南飛雁看著,不自心中暗暗想道﹕
驢子的雞巴,這樣粗大長硬,婦人怎麼能承受得住呢?再看婦人和驢子的各種動作!又分明不是一次,就連婦人自己也說從前那次怎樣怎樣,難怪師父當初在世時常說:
「人在性的問題得不到正常發泄時,那一定會找別的東西代替,如人與狗,人與驢、馬、貓等等都是。」
自己總認為師父是在說笑話,若非今日親眼看見,我死也不會相信﹖嘻嘻﹗」
南飛雁想到奇處,差一點沒笑出聲來。
幸虧他自己驚覺得早,若不然,這婦人與驢交的人間奇景,自己就無法享受,而大飽眼福了﹗
就在南飛碓想的出神之際,那婦人巳經給那驢子洗好,牽著牠走到假山的那塊大青石上。
婦人仰臥在青石之上,退下裙子、墊在身下,又脫去內褲。
此時,天巳近黃昏!南飛雁在大樹身後,巳看不見婦人和驢子的動作,只遙遙的聽到婦人嬌嗔浪聲。
遂趕忙縱身,閃到假山石後,集中眼力!這才看得比較清楚。
婦人一手撐著那驢子,把自己的身子平躺在青石上,一絲不留,連鞋子也蹬脫落地,讓驢子從頭舐到肉足。
也許婦人被驢舐得癢癢的難受,見她不住的在青石上亂幌動身子。
那驢子也真算聰明!在舐到婦人別的地方,只是略略的舐上一兩下,而舐到陰戶或是奶子,牠就一陣的狂舐。
舐的婦人熱火撩的,渾身亂動口滿口的哼哼。
再看婦人高高的翹起兩腿,讓驢子專舐她的陰戶。
出於夜暗,南飛雁看不清婦人陰戶的形狀,只聽見卜滋卜滋,像狗吃糞那種。
婦人也不住的呼道:
「怪東西﹗輕一點舐,每一次都是一樣,不懂得憐香惜玉,拼了命的舐,舐得人家渾身難受﹗唷唷……不行啦……怪東西……驢哥哥……等一等……唷唷。」
那驢子舐了一陣,也許不愿再來。
牠很熟練的四腿跨在婦人身上,兩隻後腿,作彎曲狀,挺著牠那粗大硬長的雞巴,在婦人的大腿根間,一陣揉搓。
這動作驢當然沒有人來得精確,故揉搓半天,仍不得其門而入。
驢子更是急啦,張口咬著婦人的奶子。
「雪、雪﹗狠心的冤家,弄不進去,也不會說話,就知道咬人……好啦!把頭來偏到一邊,讓我來幫你往裡插……唔唷……哎……驢哥哥……」
婦人兩腿從驢腰伸過,起身抓住雞巴,往她穴裡塞去。
剛塞進去一點,婦人就不停的哎唷唷……哎唷。
那驢屁股一坐,向下一起:驢雞巴進入五分之三。
婦人急跨兩腿,夾著驢子的屁股,兩手抱著驢子的脖子,整個身子都好像離開大青石,貼在驢的肚皮底下,只是一陣子幌悠。南飛雁看得一皴眉峰,暗道:
「這婦人好大的浪穴,竟然把一個粗大的驢雞巴整個吞沒了﹗」
他一面看,一面暗自運氣行功、准備於必要時,和驢子一較高低。
這時那婦人浪聲的叫道:
「驢哥哥,慢一點弄,弄快了……會痛……哎哎……這樣不好……驢哥哥……今後我再不讓你幹任何活啦……你只好好的入我的穴……你比那死王八在世時……強得多啦……他向來沒給我……這樣快活過啦……哎哎……我的驢爹爹……驢丈夫……我愛的就是你那雞巴……哎哎……你不覺得我的浪穴裡有水流出來麼?……哎哎……我的穴被你越撐越大啦……人不會如我的意……我會永遠愛你……哎唷……慢一點嘛……哎呀……驢爹……驢丈夫……哎哎……」
婦人沒口子的淫聲浪叫,和驢子嘶殺在一起。、
那驢雖然也做抽送的動作,但牠那有人那樣靈活。
故多半是婦人在下活動!由於她兩手揍著驢的脖子,上身可以離開青石﹗腰部沽動倒也不費力氣。
情濃處,婦人的臉緊貼驢的臉,讓驢的舌頭舐她的嘴,舐她的鼻子和眼眉,她則嗯嗯哼哼的像唱著快活的小曲。
緊張處,她會自動的幌動臀部,左右搖合!間而也上下的抽送。但每一抽送,她總是嗯嗯哼哼的叫道﹕
「雪!雪!哎唷……
驢的雞巴實在太長,她在下抽送當然沒有十分方便,難怪在抽送時她老呼痛。
此刻——
月上竿頭,南飛雁在假山後面,藉朦朧的月色,看清了婦人白生生的王體,摟著一頭毛茸茸的驢子,正欲仙釘死。
於是,他也淫心大動,正好他行功納氣完畢,腰間那貨在褲撐裡暴漲起來,腫漲得難受。
說時遲,那時快,南飛雁拾起一塊石頭,抖手向驢子屁股上打去。
說也奇怪,那驢子本來是匹腿撐地,後兩腿稍微彎曲。
也許南飛雁擊中了牠的穴道、這一石子竟打得驢子連哼也沒哼,就四腳直挺挺的站在地上,一動不動。
最初,婦人尚以為驢子故意在這緊要當口使壞,於是摟住脖子一陴幌悠,并不住的呼叫﹕
「驢哥哥……好丈夫……你是怎麼了……又使壞啦……我下邊痒死了……你都不管……你好歹再動動……哎哎……真是煩死人……」
「娘子何苦這麼心急,驢子不菅,我來管,驢子不動我又替牠動,不也是一樣嘛﹗」
南飛雁話音未落,就騰身而起,縱向婦人身躺的大青石。
婦人正在和驢子納情,突然聽見有人說話,繼而見一人影,從假山上飄下嚇得機伶伶的打了個寒顫。
本待高叫救命,南飛雁巳從驢肚皮下抱過她的身子,一隻手掩住婦人的喉嚨。
半晌,婦人才稍微清醒,但赤裸的身子卻仍不住的發抖。
南飛雁一雙手摸摸婦人的奶子,一隻手掀起婦人的大腿。
婦人的粉腿之問,那穴被驢雞巴撐得像一個黑洞,還在流著白豆漿似的淫水。
「嘻嘻,難道妳和驢交,比和我還能得到快活,只要妳試試我的雞巴,保菅妳永遠不再找那不會說話的性口!嘻嘻!」
南飛雁只是自拉自唱!也是找話安撫驚魂欲飛的婦人。
「妳倒底是什麼人呢﹖」
那婦人驚魂甫定,瞪著眼問南飛雁。
「我乃臥龍山神尼的弟子,南飛雁,適才路過此地,見大嫂正和那畜牲欲仙欲死,心下不忍,這才略施小技,將牠點了穴道,為代牠給大嫂更多的快活!」
「我那驢子﹗」
南飛雁卜滋一笑,說道:
「大嫂倒是性情中人,妳心愛的驢子被我點了穴道,不會有什麼危瞼,只是在妳我幹事之間,牠尚不能動彈。」
「那你是神仙了﹗」婦人似是騖疑參半。
南飛雁又是一笑,捻一捻婦人下垂的奶孑,說道﹕
「我雖不是神仙,但我的雞巴,卻比神仙和驢的更大,不信妳就摸摸看﹗」
南飛雁說著撩起長衫,退下褲腰,露出他的陽物。
婦人坐在他懷裡,看不真確,只好伸出手一摸﹗
嚇﹗果然話不虛言,那貨確比驢子的還要粗大﹗心中自是暗喜。
原來,這婦人也是淮陽有名的人家。
丈夫去年過世,自己巳生了四五個孩子,陰戶特別寬大,同時在舊道德的東縛下,又不能隨便和人交往,恐怕影響孩子們的為人。
可是自己正處狼虎之年,性慾使她發狂,故在毫無辦法之際,出高價買了這頭小公驢。
一年來她雖然受盡了驢子的折磨,因為驢子最初毫無經驗,常常弄得婦人皮開肉綻。
不過,俗話說得好:「不得苦中苦,難得甜上甜,好歹這半年多,她總算把驢子調理好,在這小小的花園裡,確巳得到不少的快樂!
今見這麼一個不速之客,突然發現了自己的秘密,又把那頭心愛的驢子黠了穴道,究竟不知死活,心中真是又好氣,又難過。
她雖然用手抓住他的雞巴,覺得他的雞巴確非常物。
但她經過這場驚嚇,生理上頓起一種變化,慾心早巳收縮,望了望眼前南飛雁的臉一下,她才悽悽哀哀的說道﹕
「南公子即是世外高人,賤婦自是喜歡,只是經你這一驚嚇,對雲雨之事,亳無半絲興趣,我看公子也不會急在一時,那就不如改在明天,我叫人把花園廳室打掃乾淨,賤婦掃榻以待,不知相公心意如何﹖」
南飛雁哈哈一笑,說道:
「大嫂真是快人快語,今夜我本不該驚擾大嫂春夢,如今大嫂既巳無興趣,就以大嫂之言,明晚讓在下一親芳澤。」
南飛雁說著,低頭住婦人的嘴上親了一親,鬆開雙手,讓婦人起身,穿上衣裙婦人穿衣停當,又深深斂妊為禮,徑啟櫻口,含羞說道﹕
「相公是否看在賤婦面上,饒了這畜牲﹖」
「大嫂不必多禮,驢子本是大嫂心愛之物,我焉有不敢之理﹗」
說著,用手遙遙一彈,一縷指風,擊上驢身。
驢子穴道一解,全身一輕,竟然昂首長嘶,低下那粗大的雞巴就像茶壺口似的洩出一灘精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