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地主第四集4-6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過分嗎?」許平強定了心神讓自己安穩一下,嘲諷一樣的說:「你吐掉的

 第四章 人性

  「太……太過分了!」郭子紋忍不住肚子里的翻騰,繼續「哇」的彎下腰來

吐了一地,別說晚飯了,似乎自己的滿月飯都吐了出來。吐得眼淚鼻涕都掉了下

來,但還是有些憤慨的嘀咕著。

  「過分嗎?」許平強定了心神讓自己安穩一下,嘲諷一樣的說:「你吐掉的

東西對他們來說卻是活命的糧食,這樣才是最過分的。」

  「人不是牲口,不能這樣!」郭子紋感覺自己的神經都有些受不了了,歇斯

底里的喊叫了一下。

  「在這種時候,人連牲口都不如!」許平說著的時候,眼光不覺的一冷。有

幾個難民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兩人,起了歹意拿著石頭或者木棒默默的走了過來。

郭子紋看著他們要吃人一樣的貪楚眼神,心里就一陣的惡寒,本能的躲到了許平

的身后。

  張虎雖然心情也是不好,但也知道自己的職責所在,沒等他們近身就腳步沈

重的走了過去,眼里一陣愧意,面色一沈。刀一出鞘,在他們來不及慘叫的時候

閃過幾道寒光。

  看著眼前幾個活生生的人滿面痛苦的捂著噴血的脖子,軟軟的倒了下去。他

們倒在地上似乎還在輕輕的抽搐著,郭子紋感覺到自己的神經都快崩潰了,這一

切的一切似乎和自己從小到大的想法根本沒相同之處。

  既然他們是那麽可憐的人,爲什麽還要起歹意呢?

  「驚訝嗎?」許平看她整個人都在發顫著,白智的臉上盡是茫然和不解。走

上去輕輕的摟住了她的肩膀,聲音雖低卻是有幾分哀愁的說:「這對他們來說是

一種解脫,知道嗎?爲了活命,他們想把我們殺了,搶了我們身上的衣服、銀子,

進到城里去就等于是餓不死了。而我們爲了自保,就只能殺了他們。」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郭子紋眼睛睡得很大,似乎已經有些癫狂了,

自言自語的呢喃著,說話的時候小巧的嘴唇都在發著顫。

  「爲什麽不是呢!」許平也不管她眼里開始冒著血絲,整個人近乎快發瘋的

震驚。走了幾步過去,將趴在一個難民身上啼哭,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小男孩

抱了過來,語氣溫柔的說:「這就是一個孤兒,他該慶幸的是他的父母不是餓死

也不是病死的。」

  「難道你想?」郭子紋以爲許平要殺人滅口,連這樣的小孩子也一起殺了,

驚得喊說:「他才是個小孩子而已,你不能這樣。」

  「確實,挺可愛的!」許平溫和的笑了笑,摸了摸小男孩的臉說:「我確實

想過送他去和父母團聚,不過剛才的那些人可能並不是他的親人,所以想想還是

算了。」

  「呼!」郭子紋這才松了一口氣,聽著孩子在許平的懷里饑餓的啼哭,感覺

心里一陣陣的發酸。

  「孩子,你餓嗎?」許平一點都不在意他身上的汙垢,將他的臉擦了一下后

柔聲的說:「要不要吃點東西。」

  「餓,餓!」小男孩呀呀學語的哭喊著。

  等他答完以后,許平微微的一笑,抱著他來到樹下,將他放在了剛才郭子紋

吐的那個地方,指著那一攤還冒著熱氣的嘔吐物,柔聲的說:「吃吧!」「不要

……」郭子紋歇斯底里的喊叫起來,想沖過來阻止。許平馬上一把將她的腰抱住,

冷漠的說:「這就是你剛才過分的地方,自己看看吧!」小男孩餓了許久,吃的

都是一些樹皮或者觀音土。這時候竟然睜大了眼睛趴下腦袋瘋狂的舔吃著泥土上

的嘔吐物,看起來還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郭子紋絕望的看著這一切,再一看剛才那口煮著人肉的鍋子,已經有別的難

民受不了香味而圍了上去,爲了生存開始喝著鍋里的湯,甚至還爲了爭搶鍋里的

人肉而打了起來。

  看著一今年輕的難民,用石頭將另一個人的腦袋打破,然后欣喜若狂的搶著

那只煮熟的人手,跑到了另一個樹邊,把還冒著煙的肉遞到了一個病怏怏的老人

家嘴邊,兩人一起流眼淚的啃了起來。本來這尊老的一幕該是很溫馨的,但現在

他們吃的是人肉啊,郭子紋感覺自己已經瘋了。

  沈寂的城外,這邊的熱鬧顯然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開始有難民圍了過

來,瞪著眼睛看著地上的幾具屍體,雖然這樣的人是少數的,但有的爲了家人能

活命,就算是吃人筋骨都在所不惜。

  郭子紋感覺自己想哭都哭不出來了,似乎眼淚全哽在了心里,一陣陣的發疼。

許平輕摟著她的肩膀,咬牙切齒的說:「這就是民間,這就是饑餓。那些高高在

上的老學究,只知道什麽誤國誤民,哭鬧上吊。爲什麽不用他們那養小妾的錢來

救活這些人呢!」「不知道,不知道啊!」郭子紋徹底的被擊垮了,歇斯底里的

尖叫了一聲后,眼淚崩潰一樣的流了下來,撲在許平的懷里哇哇的大哭起來,喊

的時候聲音尖銳得讓人耳朵一陣的發疼,明顯就是一個少女該有的聲音。

  許平也不多說,這一切別說是她了,自己都有些受不了。雖然聽說過城外是

一片人間地獄,但沒想到竟然會淒涼到這樣的地步,親身所見和聽聞給人的感覺

到底是不一樣的。現在自己心里也是感覺特別的酸,如果不是強忍著,都有種想

和她一起哭的沖動。

  雖然是在晚上,但卻可以看出腳下的土地根本沒多少雜草了,而且連草根都

被翻動了,一眼看過去,樹林里能吃的樹皮幾乎都被他們啃光了。這樣淒厲的一

幕,即使許平想安慰她幾聲但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張虎警惕的查看著四周似乎還在關注這邊的難民,或許是因爲他砍死了幾個

人,這時候倒是沒人敢再上前。

  哭了許久,待到她無力再流淚的時候。許平和郭子紋無語的一起坐在了馬車

上,默默的注視著躺得滿地都是的難民,直到天空已經開始挂起了魚肚白,這才

察覺竟然不知不覺的看著這荒涼的一幕整整一個晚上。

  「來了!」許平突然有些激動的說了一句。

  「什麽?」郭子紋疑惑的看了一眼,從城門里浩浩蕩蕩的出來了一群斯文得

體的讀書人,一個個穿著鮮豔明亮,搖頭晃腦的走到了難民的中間,正高聲的喊

著什麽。

  「他們要干什麽?」郭子紋疑惑的問道。

  許平看著這群老不死的一個個擺開架勢,冷笑了一聲后說:「他們想用自己

的學問來拯救這些已經沒了人性,只知道生存的難民。用他們的學問來讓他們知

道這樣的生存方式是不對的。」

  這也是許平的主意,臨時讓人去請禮部的學究們來這里開講。這群老東西還

真以爲是許平終于覺悟了,一個個高興得像是死了老婆一樣。天剛亮就打扮一新,

準備在儲君的面前好好的賣弄一下自己的學識。

  郭子紋沈默了,經過昨晚的一幕幕,再也不可能相信這樣天真的事情發生。

這些人需要的是食物,可以活命的食物,而不是這些大道理。

  果然,那些學究們一個個衣冠楚楚的知乎者也的開講了。難民們本以爲又是

有哪個善心的人來布施,但一看是這樣的一幕,一個個立刻就失望的離開了。人

群潮水一樣的圍了上來,比潮水還快的散開了。

  那些學究們站在原地上看著難民們失望的走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似

乎還在憤慨這些人真不知好歹,天真的以爲他們來這教授是給這些蓬頭垢面的難

民們很大的恩惠,而他們的不領情是對自己絕對的侮辱。

  「現在覺得正常嗎?」許平善意的問道。天一亮,仔細的看這個郭子紋,除

去男子的打扮不說。玉面勝雪,水靈靈的黑眼睛,長長的睫毛,小巧而又精致的

鼻子,櫻桃小口瓜子臉,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尤物,看這年紀也就十六、七歲的

模樣,渾身上下散發著少女青春動人的氣息。

  身高一米六左右,略顯柔弱了一些。雖然感覺胸和屁股都不是太大,但比例

也是不錯,該發育的地方也正在慢慢的長成。身上特有少女的青澀和體香也是十

分的迷人。

  郭子紋絲毫沒想自己在許平的懷里窩了一晚上,現在擡頭迎上男人火熱的眼

光,臉一紅嬌羞的低下頭去不再言語,心里像是翻江倒海一樣,但卻是沒半點的

掙扎。

  這時候,城門又出來了另一群浩浩蕩蕩的人。一輛輛馬車運送著一袋袋的米

面還有十幾口足有兩米多寬的大黑鍋,領頭的卻是趙鈴和張慶和,雖然看起來都

有幾分困意,但也可以看出他們一走出城門看到眼前情景時候上瞬間的沈重。

  「我們過去看看!」許平溫柔的拉著她的手,輕輕的隨著湧動的難民走了過

去。

  家丁們俐落的支起大鍋,指使著難民們去拾柴火。難民們一哄而散,沒一會

就搬來小山一樣的枯枝,熟練的將一個個鍋里的水煮開以后,大米、小米還有其

他的雜糧往鍋里一下,四散的糧香頓時就讓衆人的眼睛都放出了亮光。

  站在前面的小孩站已經忍不住流起了口水。

  趙鈴看見了人群里穿著鮮豔,特別顯眼的兩人,臉上甜甜的一笑,剛想打招

呼的時候被許平一個眼神給阻止了,張慶和也是明白了許平的意思,所以兩人都

心照不宣的當沒看到,繼續指揮著下人們支鍋熬粥。

  十幾口大鍋排成一列,隨著水的沸騰一起冒著香味,如果不是有天都府的捕

快們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守著,只怕這一會早被饑腸耱輔的難民們搶光了。

  趙鈴款款的走上前來,儀態得體的朝人山人海一樣的難民道了一福,本有些

騷動的人群立刻就安靜下來。

  「諸位鄉親,今天奉太子殿下的話,開始在這布施。聞聽各位的難處,太子

殿下也是急得寢食難安。雖不寬裕,但也想盡點綿薄之力幫各位鄉親渡過難關,

還望各位能守一下秩序,先讓我們的孩子們填飽了肚子好嗎?」溫柔的話語雖然

小聲,但面對鴉雀無聲的人群卻是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這時候的趙鈴在他

們看來簡直就是女神了,每一口粗重的鍋里,都承載著他們活命的希望。

  難民們並沒有歡呼太子萬歲之類的話,也沒幾人激動的喧鬧起來。反而是大

人們一個個老實的退后,像排山倒海一樣的散開了一大圈,一個個饑餓的小孩從

大人的腿間跑了出來,有的孩童還不會走路,就由親人抱著走上前來。

  雖然一個個都是蓬頭垢面,衣不遮體,但卻從他們單純的饞相里看到了最純

真的渴望!

  趙鈴手一揮,家丁們立刻給一個個孩子盛著粥,還一個勁的囑咐他們小心燙。

孩子們立刻就睜大了眼睛吃了起來,大人們雖然在后邊默默的看著,但很多人的

喉嚨卻是一動一動的嚇著口水。一切似乎和昨晚沒半點的牽扯,看起來是那麽的

井井有序。

  郭子紋目光溫和的看著這一切,大人們主動把吃的先讓給孩子,有的甚至口

水都滴到了地上但還是沒有前進一步;而孩子們喝著粥的時候,眼光還惦記的尋

找著人群中自己的父母,濃濃的情感從小小的動作中體現得淋漓盡致。這才是真

正的人性啊!

  「讓開讓開!」人群之中突然一陣的喧鬧,原來是禮部的學究們一看商部和

太子府的人來了,立刻反應過來自己被戲耍了,一個個頓時惱羞成怒的跑了過來。

  沒等他們走進前來,張慶和立刻檔在了趙鈴的面前,冷著臉問:「諸位大人

有什麽事嗎?」「我問你!」爲首的白胡子老人特別的憤慨,直接就指著張慶和

的鼻子說:「你這滿身銅臭的家夥,竟然膽敢借太子殿下的名義在這設粥場,是

誰允許的?」「你管不著!」張慶和得了禦扇以后底氣也足,將他的手拍開后有

些火氣的說:「我本來就是殿下欽點的商部尚書,論官職恐怕比你還高吧,輪不

到你來這里指指點點的。」

  「你……」這段時間張慶和一直忍氣吞聲,學究們似乎沒想到他會突然這樣

的強硬,不覺得有些錯愕。但馬上有機靈的反應了過來,惡聲惡氣的說:「商部

並非朝廷六部之一,你這小小的商人還自稱什麽官員。」

  「就是,我們都是科考出身的。」

  「恐怕你連筆都不會拿吧!」張慶和對于他們的冷嘲熱諷忍耐了好一會,也

不去理睬他們。而是眼里精光一閃,走過去裝作一副無奈的樣子,朝已經把注意

力集中到這邊的難民鞠了一躬,唉聲歎氣的說:「諸位鄉親,今天萬望各位爲張

某討一公道。」

  對于這些當官的在干什麽,難民們心里還是犯著嘀咕,所以沒幾個說話的。

  學究們一時間也找不出什麽話來說,只不過是因爲被戲弄而惱怒,現在張慶

和的態度更是激起了他們的怒火。馬上就喝罵起來:「你們就是在誤儲君,什麽

商部,什麽天工部全是遊戲之物,害得當今太子整日沈迷奇技淫巧,要是誤了天

下之道,你們就是千古罪人。」

  張慶和也不答理他們,而是眼睛一紅,聲淚俱下的說:「鄉親們,張某雖一

介布商,但自問未曾作奸犯科,魚肉百姓。因此也得太子殿下青睐,于其麾下盡

一綿薄之力。即使是善意散財,卻遭這夥人百般阻撓。」

  衆人有點摸不清張慶和把他們的恩怨搬出來干什麽,趙鈴這時候馬上適時的

走了出來,接著「泣不成聲」的張慶和的話說:「鄉親們,太子府余糧已盡數布

施,太子殿下仁德,想遍開粥場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一袋袋的糧食都是張大

人捐贈的。」

  頓了頓,見衆人又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趙鈴這才轉過頭來,冷冷的瞪著

老學究們,一字一句的說:「可是有人自命清高,認爲銅臭之銀不可活命。即使

張大人傾其家産買糧布施,卻也是落得一個誤君之名。」

  「我……我們沒有!」老學究們這時候已經反應過來,這是一唱一和的想算

計他們,從頭到尾他們也不敢把布施難民拿來說事啊。剛想辯解,聲音已經被難

民們的議論聲給覆蓋了。

  「開粥場有什麽不對啊?」「比起我們老家那些地主老爺,張大人是個好人

啊!」「對啊,太子殿下布施咱們,似乎也礙不到他治國的事。」

  等到人群討論的情緒有些激動時,張慶和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一副失魂落

魄的樣子念叨著:「爲人與善,卻反而落得惡名,我這圖的是什麽啊?」聲音雖

小,但也是很多人聽見。一個掌櫃模樣,看起來應該是張慶和家人的中年男人這

時候也明白過來,眼珠子一轉后走上前一把扶住了張慶和,惡狠狠的瞪著老學究

者們,故意大聲的吼道:「老爺莫傷心了,竟然如此我們還做什麽善事啊!救濟

災民反而落得個惡名,無親無故的老爺散財救濟已經仁至義盡了,既然咱們做的

不對,這事交給他們禮部去辦。」

  張慶和也不說是,也不說不是!搖著頭在他的攙扶下,一副氣壞的樣子回到

板車上閉眼喘著大氣。

  許平不禁偷笑了一下,這張慶和會做生意也會演戲啊!要這點小事就能把他

氣成這樣,估計早被禮部的這些老東西給氣死了,哪還有命在這上演什麽百姓救

星的大戲。

  趙鈴雖沒落淚,但也是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輕啓朱唇說:「既然如此,我

們也不便再開粥場了。非太子府不仁,請各位鄉親見諒。」

  說完也是落寞的退了回去。

  這下,老學究們冷汗都下來了。好幾萬的難民啊,一個個都目露凶光的朝自

己看來,這兩人一唱一和間竟然就把自己這些人深深的給陷了進去。擺著手想解

釋,但被難民們越發狠毒的目光嚇得說不出話來。

  粥依然在發給小孩們,有的小孩一邊吃著,還一邊跑回親人的身邊哭問是不

是以后沒得吃了。趙鈴和張慶和都一副傷心的樣子坐在城牆邊,悄悄的相視一下,

彼此都偷笑了一下。不過馬上又擺出一副失落的樣子。

  畢竟這年頭當官的確實嚇人,而且等級制度很是嚴厲的。起先難民們是敢怒

不敢言,但看看發粥的人一個個臉色都冷了下來,搖頭歎息的樣子。難民們中有

脾氣不好的終于忍不住了,抓起地上的石頭朝老學究們丟了過去。

  人群中一個衣衫褴褛的年輕人走了出來,手里竟然抱著一個小孩子的屍體,

餓得都只剩皮包骨了,原本應該天真的笑臉這時候卻顯得特別的痛苦。年輕人默

默流著淚,眼神陰狠的看著他們,咬著牙哽咽說:「難道我們就不該活命嗎?」

話音雖低,但一字一句卻像鐵錘一樣敲打著每個人的心髒。

  一個小男孩突然走上前來,仰頭看著這些白發蒼蒼但卻面色紅潤的老學究,

頭一揚,一團不知道是泥巴還是大便的黃東西朝他們丟了過去。

  人群這時候壓抑不住了,群情憤怒的朝他們圍了上去,一個個丟著石頭之類

的東西,一邊叫罵道:「商部沒錯,他們給我們飯吃。」

  「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家夥,你們最該死。」

  「要不是你們貪汙赈災銀,我爹不會餓死了。」

  或許是爲了發泄失去親人的痛苦,所有人把矛頭都指向了他們,一個個揮淚

的喊叫著,石頭和樹枝像下雨一樣的朝他們丟了過去。老學究們的辯解和慌忙的

慘叫聲都被人潮淹沒了。

  場面一時間有點混亂,不過卻沒人去碰到粥場的任何一人。許平牽著郭子紋

的手,在遠處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不用說,他們肯定會被這些壓抑了許久的難民

們打死。

  張慶和心里一陣舒服,被這幫老東西鬧了那麽久,現在算是報了一箭之仇。

如果不是要把戲演到底的話,真想擺一桌酒菜好好的爽一下。借刀殺人真是爽,

看著眼前的一幕張慶和樂得差點就想跳起來。

  趙鈴也是在天工部的事上沒少受他們的氣,隱隱覺得這樣誣陷是不是有點不

好。不過一想到自己的愛郎一直被他們煩得吃飯都在歎氣,也就把這一點的同情

也抛去了。

  人潮推來推去好一會,等人們紛紛散開來的時候,幾個老學究已經倒在了地

上,渾身不是泥巴就是血水,一個個看起來是沒救了!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死的是朝廷命官,一個個頓時就愣住了。難民剛聚集京城

的時候難免會有躁動的,也有一些人試圖想混進城里去??。但在天都府和禁軍

幾次血腥的鎮壓以后誰都不敢有這想法,眼下死了幾個朝廷命官,那朝廷一發難

還不得把這些人全殺了。

  場面又是鴉雀無聲了,原來騷動的人潮一時間籠罩上了一陣的愁云,一個個

沈默著,看起來都是愁眉苦臉,驚慌失措。

  張慶和知道是自己該出場的時候,一副慌張的樣子撥開人群。看著地上已經

被打得和乞丐沒什麽區別的老學究們,有些不放心的伸手試探了一下,確定他們

全都沒氣了,心里暗爽得真想笑出來,不過臉上卻是一副嚇呆的樣子。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張慶和故作惶恐,兩眼無神的念叨著:「完了,完了。

他們可是朝廷命官啊!」難民們也是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闖下了多大

的禍,這時候看著張慶和頹廢的樣子一個個心里一陣的酸楚,卻也是隱隱的害怕

起來。

  「大人,人是我殺的!」這時候那個抱著孩子屍體,最早發難的年輕人走了

出來,跪在了張慶和的面前,淚流滿面的說:「我認罪伏法,殺人償命。」

  「不!不!」張慶和慌忙的擺著手,一副驚慌得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

  年輕人卻是一臉的決絕,語氣決然的說:「草民已經無家可歸了,犯下罪事

不可連累大人。此事系我所爲,與大人無關。」

  說著,看了看懷里的孩子,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一邊磕頭一邊哭泣著懇求

說:「草民別無他求,但求大人賜一口薄棺將小兒入殓,小人妻兒已死,留一人

苟活于世也無用處,草民來生做牛做馬都會報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或許是被他給感染了,人群里一些孤獨伶仃的人也走了出來,什麽都沒說,

一個個滿面決然的跪在了他的旁邊。

  許平贊許的看著這一切,到底還是有情義的人多。昨晚的一切也只是爲了生

存而已,現在總算看見了他們善良的一面了。禮部的人雖然死的是活該,但他們

能在這樣封建的思想下毅然的出來頂罪可真是不容易的事。

  張慶和呆了好一會,有些無神的囑咐家丁將幾位學究的屍身收殓送入城里。

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來,歎了口氣,滿面嚴肅的抱拳說:「死幾位禮部官員可

不是簡單的事,此事別說張某了,或許連太子殿下還會受到牽連的。即使你們頂

罪,但張某估計還是難逃一劫啊!」「大人!」難民們山呼海嘯一樣的跪了下去,

有的孩童雖然不懂事,卻是隨著父母一起掉著眼淚。

  「罷了!」張慶和爽朗的笑了起來,說:「你們認罪也于事無補,還是好好

的活下去。此次回去,要殺要剮張某隨便他們就是了。」

  「大人!」人群里激動的一聲喊叫,一個個聲淚俱下,就連一些不懂事的孩

童都被父母拉著一起跪下。

  許平對他再一次另眼相看,這做大生意的到底是會收買人心。雖然這事處理

起來會有點頭疼,不過難度應該也不會很大,要是能借這個事提高一下商部的名

聲也是不錯的。

  「無須多言!」張慶和大聲的讓家丁繼續發粥,一邊滿面嚴色的讓下人將自

己綁上。

  「張某自請罪責,諸位鄉親能做的事就是好好活下去,知道嗎!勿負了張某

和太子殿下的好意,張某還會繼續開粥場的。爲了孩子們,你們都要活著啊!」

張慶和說話的時候眼淚掉了下來,大喊了幾聲后,一轉頭,腳步堅毅的上了馬車。

  難民們感動得一個個長跪不起,目送著他的身影回到了城內。

  難民們久久才起身,一個個默默的接過粥來,喂著自己的孩子和親人,有的

喝粥時還是淚流不止,眼淚都掉到了碗里。

  看趙鈴忙活了好一陣后也先回城了,許平欣賞完這場好戲不由得偷笑了一下,

朝張虎招呼說:「回去了!」「主子,您上車!」張虎趕緊把兩車都駕來。

  「不了!」看著流著眼淚喝清粥的難民們,許平心里一陣的顫動。雖然這是

一種欺騙,但是他們的朴實表現卻是讓自己心里深深的愧疚。

  許平沈默了一下,走上前拔出張虎的配刀,手起刀落說:「粥里該有點油,

才能填飽肚子。」

  郭子紋還沒反應過來許平干了什麽,卻見兩匹萬里挑一的寶馬哀鳴了幾聲,

脖子上噴著血倒了下去。張虎立刻明白了,默默的招了招手,示意粥場的人過來

將馬宰殺后供難民們食用。

  郭子紋感覺太累了,被許平牽著手走在京城依然繁華的街道上,這一晚的經

曆和早上的一切似乎像是夢一樣。整個人渾渾噩噩的,似乎腦子很亂,但又像是

什麽都沒思考一樣。

  直到進了府里,還有些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

  許平其實也是受了很大的刺激,這時候也提不起什麽想占她便宜的想法,純

粹就是想安慰這個受到了驚嚇的女孩子。回到了院子里,雖然肚子很空但卻是沒

半點的食欲,帶著她坐到了院子里,三人都是默默無語,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小米等了一晚上,一聽主子回來了馬上就走了過來。但見三人都是面色凝重

沒有說話,也就不敢多問什麽,乖巧的站在一邊爲大家倒茶,柳叔也是隱隱聽趙

鈴說了來龍去脈,所以也趕緊過來了。

  見郭子紋還在發呆,許平不由得歎了口氣說:「怎麽樣,你現在還是堅持以

前的看法嗎?」「不知道!」郭子紋雙眼無神的呢喃道:「我很亂,讓我想想。」

  「嗯,不過現在還有件事比較重要。」

  許平邊說邊朝她走了過去。

  「什麽事?」郭子紋見許平一直朝自己走過來,有點忐忑不安的問道。

  許平也不言語,雙手齊出抓住了她的腰帶和衣領。

  「給老子先把這身變態的衣服換過來再說。」

  許平邊說邊在郭子紋的驚叫聲中,將她提起朝池子里丟了下去。郭子紋沒想

到許平會突然做出這樣的動作,驚叫了沒兩聲就掉進了池子里,張開的小口也被

水嗆了幾下。許平滿意的拍了拍手,回頭朝小米說道:「找幾件衣服帶她去換一

下。」

  小米應聲走到池邊,攙扶起剛從水底爬出來有些狼狽不堪的郭子紋,小聲的

耳語幾句后就帶她朝西廂的方向走去。剛一爬出水底許平一看那緊貼在身上的衣

服所勾勒出的曲線,該苗條的地方苗條,該翹的地方確實是翹,不過就是胸前看

起來有點小。

  敗筆啊,可惜了!出水以后發絲微亂,令人驚豔的容顔。許平不禁感慨的搖

了搖頭后又往太師椅坐下,看她邊走還邊咳嗽心里確實怪不忍的,不過這時候要

是讓她再這麽壓抑的想下去也是不行,無奈只能出此下策了。

  「啊,原來她是女的!」柳叔這時候有點吃驚的說道。

  「真不知道你們是什麽眼睛,這麽明顯都看不出來。真懷疑你以前是不是真

在江湖里行走過!」許平沒好氣的說道,一夜沒睡卻是有些發困了。

  「我以前行走江湖的時候心里癡迷的只有武功還有高手。哪懂得別的!」柳

叔難得的服了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

  「是,就我這滿腦子都是女人的才看得出來。」

  許平笑呵呵的自嘲道。

  「我沒那個意思。」

  柳叔趕緊解釋。

  「嗯!」許平有些疲倦的閉上了眼睛,表情有些痛苦的說:「柳叔,昨晚我

看見了很多。原來以爲直隸那邊易子而食,慈母飼兒的傳言有些誇大其辭。現在

一看,似乎這樣的事很正常了,到現在我甚至還認爲這樣的事很合理。」

  柳叔知道主子雖然一身的市井之氣,但很少接觸到最真實的底層,難免這時

候會有些受不了。頓了頓,語氣有些無奈的說:「主子,每遇荒年都有這樣的事。

您毋需過于自責,畢竟這是天災,不是人禍。」

  「人禍更嚴重!」許平歎了口氣,從昨天暗地里偷聽難民們說的話,就知道

所謂的赈災銀本就沒多少,在層層剝削以后根本就沒他們的分,但這些難民總圍

在京城周邊也不是個辦法啊!

  柳叔自然也是知道許平說的是什麽意思,想稍微的安慰一下但卻覺得什麽話

都是蒼白無力的。不管曆朝曆代,赈災的錢總是會被盤削,朝廷給十萬,用在災

民身上的不知道有沒有一萬,不然災情也不會突然變得這麽嚴重。

  沈默了一小會,小米緩緩的走了過來,柔聲的說:「主子,郭小姐說她很不

舒服,奴婢已經讓人送她回去了。」

  「嗯!」許平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突然想起張慶和自綁要去請罪,立刻驚

得全身的困意都沒了。坐起身著急的說:「快,我要進宮!」「平哥哥,進什麽

宮呀!」趙鈴剛好走了進來,滿面疑惑的問道,身后跟的卻是一臉微笑的張慶和。

  許平有些傻眼了,這家夥不是請罪去了嗎?

  張慶和一眼就看出了許平的心思,老臉一紅的跪了下去,語氣卻是有按耐不

住的笑意說:「奴才張慶和,眼見禮部官員被難民哄殺無力阻止,請主子降罪。」

  「我日你!」許平氣得一腳踢了過去,哭笑不得的說:「你個王八蛋,我以

爲你是要上金銮殿送死呢。敢情你跑我這來請罪了!奶奶個腿的,還一副要他媽

自殺的模樣。」

  「呵呵!」張慶和被踢了一腳也不惱怒,又跪了回來后狡猾的笑了笑。

  柳叔大概也知道了其中的曲折,笑咪咪的看了看張慶和后請命說:「主子,

這事說大了不大,說小,死的也是朝廷命官,不如老奴進宮一趟,和聖上求求情

去。」

  許平知道還有別的事得和老爹說,正好自己現在困得半死。打著哈欠點頭說:

「嗯,你去吧!」「老奴告退了!」柳叔說完,狡酷的笑了笑后就退了出去。

  「平哥哥!」趙鈴看著許平疲倦的樣子心疼得都快碎了,柔聲的撒嬌說:「

你先去睡一下吧,一個晚上沒睡了,就是鐵打的人都受不了。」

  「你陪我睡!」許平一伸手就將她拉到了懷里,色笑的看著她。

  張慶和跟小米立刻就裝起了瞎子,一個低下頭一個轉過頭。

  「討厭!」趙鈴嬌羞的掙扎起來,嬌嗔的白了許平一眼后說:「人家事多呢,

可沒你那麽輕松,一會我還得去天工部去看看,你自己睡去!」說完臉紅紅的跑

了。

  張慶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事了,心里松了一口氣后,說商部事多也告退了。

  許平邊打哈欠邊回了房間,在小米的伺候下脫著衣服,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懶洋洋的問:「小米,怎麽家里今天沒什麽人在啊。」

  小米輕柔的用溫熱的毛巾爲許平擦去熬夜后臉上的油膩,輕輕的答道:「回

主子話,林阿姨和凝雪早上出去了。紀阿姨和巧兒出去一天了,也沒說去哪。現

在還沒回來呢!」劉紫衣不在府里基本不用問。孤男寡女的,本來很適合發生些

你侬我侬、干柴烈火的事。可惜許平實在是困啊,雖然身體練武以后熬夜根本不

是問題,但更多的是昨晚那一幕幕的沖擊和心理上的疲倦,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都

有些神經衰弱了。看著小米嬌俏清純的臉,和臉上饒有期待的紅暈,心里一咬牙,

決定還是先睡覺比較好。

  小米不由得有些失望,不過還是乖巧的伺候許平躺下,輕柔的鋪好被子點著

熏香。

  許平看了看她,心里暗想老子讓你再當幾天處女,等以后你可以有多點懷念

的時候。不過沒女人抱似乎有些不習慣了,在小米的一??&聲中將她拉進了被

褥里,狠狠的抱緊這具充滿誘人氣息的身體,卻是閉著眼,聲音、低低的說:「

睡吧!」小米嬌羞的縮在許平的懷里,看著主子一臉的疲憊就一陣的心疼。知道

許平有裸睡的習慣,臉稍微的紅了紅,輕輕的將許平還沒脫去的衣服也脫了下來,

猶豫了一下后慢慢的褪下自己輕薄的裙子,只穿著貼身的肚兜和亵褲,軟軟的將

自己的嬌軀送入主子的懷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