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女友(十一)後篇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我們離開食店已經十點半,足足吃了兩小時。我一邊走回家,一邊感到全身燥熱,可能是剛才吃的那些東西很補身吧,看來今晚像阿治說的那樣,睡覺不必蓋被子,我拉著女友的手,也覺得她的手很熱,吃奇珍異獸效果果然顯著。回到酒店,阿治問我們:「你們要睡覺了?」問的時候還用兩個大拇指作出親嘴的樣子,我女友羞紅著臉說:「沒這麼快,我們可能會玩撲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女友的臉皮真薄,硬是說得像我們的關係很清純那樣。阿治說:「好哇,我一個人睡正悶呢,不過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後才來找你們。」幹!他真的要來,今晚我和女友親熱的兩個空間報銷了。我和女友進房的時候,我身體的燥熱已經傳到下體去了,雞巴腫腫的,好像很有需要,於是抱著女友強吻她,女友全身也熱乎乎的,當我吻她小嘴的時候,她也吻回我,我們的舌頭也就捲在一起,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纖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來,伸手進去她身體,輕撫她的肌膚。她推開我說:「還沒洗澡,有甚麼好摸?而且那個團長說要來我們房間打撲克,快點去洗。」說完就把我推進浴室,我拉著她一起進來,她掙脫我說:「不要,等一下人家叫門沒人應,還以為我們在搞甚麼!」我心裡覺得女生真愛面子,明明都和我有性關係,就是不給別人知道。我洗了澡,穿著帶來鬆身睡衣褲,本來很好看,就是下體總是脹脹的,有點難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後,總覺得慾火高熾,心猿意亂。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直至我和女友之後參加一次本地旅遊之後,我才開始進行淩辱女友的行動計劃,但那次旅遊我絕對沒有刻意安排。那次剛好禮拜一是假期,連週末一共三天,我和女友參加一個三天兩晚的本地旅遊去中部遊山玩水,有甚麼節目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我們參加旅遊團的目的當然是想找個機會同房,可以無拘無束做愛。

這個旅行團是減價團,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或者中年人,最年輕算是我們兩個。那個帶團的團長叫阿治,也是二十幾歲,可能是看到我們兩個年紀最合拍或者看到我女友很漂亮,所以經常跟我們談談笑笑,他說話很滑稽,經常說一些黃黃的笑話逗我們,才幾小時,我們就喜歡和這個被太陽曬得黑乎乎的年輕人一起玩。他帶我們到一個大水壩,很多團友都走下水壩去看,阿治則無聊地坐在草地旁,我們也沒下去,他說:「這裡我已經來過起碼十次,沒甚麼好看的。」我請他替我們拍一張合照,拍完之後說:「你們有點夫妻相呢,來渡蜜月嗎?」我女友紅著臉,連忙搖頭說:「我們只是朋友而已。」阿治哈哈笑說:「男女朋友?小妹妹,妳可要小心一些,妳給他三分鐘,他會給妳十個月!」害得我女友很尷尬,我知道她最怕給別人知道我和她已經有了性關係。下一個景點旅遊車要走兩小時,車上的人都睡了,我和女友坐在前面,剛好在阿治座位旁邊。阿治看我們沒睡,就和我們聊天說:「我以前帶過一個團,團裡有對新婚夫婦,像你們這樣,他們來的時候開開心心,恩恩愛愛,但過了一晚第二天就互相不理對方。」我女友說:「是不是鬼故事,我不要聽。」阿治說:「不是。」我問:「那他們為甚麼…?」阿治說:「我也很奇怪,到底是甚麼原因。於是找機會問問那個男生,原來那個男生想試探一下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純潔,晚上要做愛之前,赤條條站在他妻子面前,指著下體問她:『你知道這是甚麼?』他的妻子說:『小鳥鳥。』他很高興,新婚妻子果然還很純真。」我問:「那有甚麼問題?為甚麼他們第二天又會不恩愛?」阿治說:「問題就在那個男生以為他的新婚妻子很純真,就教她說:『小孩子才叫小鳥鳥,我這個要叫大爛鳥,或者用國語叫大肉棒也可以。』怎知她的妻子說:『大爛鳥也好,大肉棒也好,我看過很多,但你這支真的是小鳥鳥。』」我聽到這裡才知道他還是在講黃色笑話,根本不是真事,他說得很粗俗,我女友聽得臉都紅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悄悄對我說:「他好像知道我們今晚同房會做甚麼,人家怕別人閒言閒語。」我拍拍她的手臂說:「別理他,反正回家後,不會再見到他了。」但女友還是很擔心別人知道我們的超友誼關係,之後,女友就只和我牽手,不和我摟摟抱抱,故意疏遠我,表示我們不是太親。這樣阿治就和我們玩在一起,不會覺得會阻礙我們,這也不錯,反正他的閱歷比較廣,沿途會給我們講很多經歷或者故事,蠻有趣的:那裡的井水不能喝,因為那條村子的人自殺時都用跳井這個方法;那裡的女孩不能娶,因為洞房夜後看到她們卸妝後的樣子會嚇死;那裡的榕樹不能站在它的陰影下,因為那榕樹整體長得像妖怪,如果自己的影子給它的影子吃掉,那明天就不能醒來。吃完晚飯,他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但還特地帶我們到酒店旁的一些小商店走走,然後去當地最有特色的「珍品街」品嚐一下地道食品,他也有稍微招呼一下其他人要不要去,但那個老人家覺得回房間休息更好。「這條街是晚上才有的,白天靜得像鬼。」阿治帶我們走進去一條窄巷,兩邊的食店嚇了我們一大跳:全部食店外都有稀奇動物:甚麼禿鷹、穿山甲、大蟒蛇、金絲猴、娃娃魚、龍貓、長尾野雞……好像進了一個動物園。阿治說:「這裡全都是地下食店,很多動物都是不準吃的,來這裡就要吃吃看,別的地方可沒有。這些東西都很補身的,男的吃了壯陽補腎、女的吃了滋陰養顏。」說的語氣就像賣藥膏那樣。

阿治和我們說個價錢,算是昂貴的,我女友不敢吃這不敢吃那,結果也不算太多錢,於是阿治就帶我們進去一間和他相熟的店子裡:我們點了個炸白蟻、蠶豆炒蠶蟲、野雞燉蛇羹、悶炆龍貓,還有一些蔬菜之類的。那些菜式都是立即立即弄的,我們要在店裡聊天大半個小時,才弄出一道菜來。第一道是炸白蟻,我們看那些白蟻都炸得金黃,像肉鬆那樣,吃起來的味道也像肉鬆,但多了鮮甜,若點了紅醋味道吊得更鮮。女友最初還不敢吃,吃完第一口就忍不住要吃第二口。我們慢慢地品嚐各道菜式,最好吃是悶炆龍貓,肉很黏很香甜,像兔子的味道。阿治說:「這裡都很補身,吃完擔保你們今晚睡覺不用蓋被!」說完對那食店老闆說:「蛇膽呢?」老闆說:「就上來!」回頭要走,又給阿治叫住:「分成三份,加些好料。」老闆忙點頭稱是,回到裡面弄蛇膽。原來我們剛才吃的蛇羹的蛇膽也要給我們吃,這才叫吃全蛇。老闆拿來三小杯,裡面已經把蛇膽混入酒中,酒水還放一些甚麼配料,香味撲鼻。阿治說:「來,喝掉蛇膽。」我女友不敢喝,阿治說:「妳真是不懂,蛇膽可清毒,連酒喝,還能把剛才的那些補品封在體內,男人喝了還可以壯陽,呵呵呵!」結果我們三個都喝了,加了酒和調味料,味道不腥不苦。

我們離開食店已經十點半,足足吃了兩小時。我一邊走回家,一邊感到全身燥熱,可能是剛才吃的那些東西很補身吧,看來今晚像阿治說的那樣,睡覺不必蓋被子,我拉著女友的手,也覺得她的手很熱,吃奇珍異獸效果果然顯著。回到酒店,阿治問我們:「你們要睡覺了?」問的時候還用兩個大拇指作出親嘴的樣子,我女友羞紅著臉說:「沒這麼快,我們可能會玩撲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女友的臉皮真薄,硬是說得像我們的關係很清純那樣。阿治說:「好哇,我一個人睡正悶呢,不過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後才來找你們。」幹!他真的要來,今晚我和女友親熱的兩個空間報銷了。我和女友進房的時候,我身體的燥熱已經傳到下體去了,雞巴腫腫的,好像很有需要,於是抱著女友強吻她,女友全身也熱乎乎的,當我吻她小嘴的時候,她也吻回我,我們的舌頭也就捲在一起,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纖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來,伸手進去她身體,輕撫她的肌膚。她推開我說:「還沒洗澡,有甚麼好摸?而且那個團長說要來我們房間打撲克,快點去洗。」說完就把我推進浴室,我拉著她一起進來,她掙脫我說:「不要,等一下人家叫門沒人應,還以為我們在搞甚麼!」我心裡覺得女生真愛面子,明明都和我有性關係,就是不給別人知道。我洗了澡,穿著帶來鬆身睡衣褲,本來很好看,就是下體總是脹脹的,有點難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後,總覺得慾火高熾,心猿意亂。

女友進去洗澡時,阿治已經敲門,他也穿著睡衣褲拖鞋來,我們先坐在床的兩邊洗牌。女友洗完澡出來時,一陣香味把我們吸引過去,她穿的像日本和服那種左右兩襟對疊腰間綁帶那種睡袍,左右兩襟對疊好像低了一些,形成一個深V字,有點性感,使我睡褲裡的雞巴蠢蠢欲動,而阿治也看得雙眼發呆。女友坐在床上,我們開始玩鋤大2,輸的要給嬴的用撲克牌打鼻子,輸多少張就要打多下鼻子。打別人的鼻子真有趣,打的時候還要在他眼前晃了幾晃,嚇他幾次才打下去,雖然被打的人不痛,但看他緊張的神情倒是過癮。所以女友很快就玩得很投入,打牌的時候很興奮,常常不知不覺彎下身子,睡袍的深V字立即把她白嫩嫩的胸脯展露出來,害得我要左掩右掩,掩飾自己在睡褲子脹起的雞巴,阿治沒有掩飾,我看到他睡褲裡隆起一大塊。這樣一來,我們兩個經常輸給女友,她很高興地歡呼起來,得意忘形張牙舞爪拿著撲克牌向我們撲來,為了避開打鼻子,我和阿治都不約而同地向後稍退一下,她以為我們要耍賴皮,一手撐著床伸長另一手拿著撲克來打我們。但她這樣一來,睡袍的深V型敞開了,裡面米黃色的乳罩只能掩住半個乳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