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一天

  • A+

淫蕩的一天

我今年21歲,貌似王瞳,身高166㎝,體重45公斤,胸圍是34D, 我這個身形擁有這種身材,尤其如此高聳的胸部,平日上街也會引來許多目光的注視。

今天我有一個好重要的約會,因此穿得十分漂亮。我穿了一條白色細吊帶的露背緊身連身裙,布料光滑且薄,前面的領口既低胸而且更是開胸的大V設計,V字的底部差不多開達肚子的位置,所以我惟有真空上陣。

幸好我胸部雖然大,卻是非常堅挺,完全有資格穿這條裙子,但也因為我胸部很大,穿上這條裙子後,幾乎三份二個乳房都露了出來,而且因為質料很薄,細小的乳頭從布料下呈現了出來,清清楚楚的看到兩點凸出。

裙子也很短,僅僅包過我圓渾的臀部,裙襬側面兩邊也有一個開叉,叉頂開高至差不多腰部,所以我一雙四十多吋長的白晰美腿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來。再穿上一對幼跟的高跟鞋,腿部美好的線條能令所有男人垂涎三尺。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長長的秀髮盤上頭頂,露出光滑的頸項,臉上只化了一個淡妝,卻比孫佳君還要有吸引力,這條裙子更把我怡君浮凸的身材表露無遺。

我看看手錶,也四時多了,我連忙離開。

因為我一身衣著不可能乘搭公車,所以我站在馬路旁,等待計程車,等待期間,路過的人及車上的司機都眼定定的看著我,令我感到不自然,雖然上身因為兩點凸出,任何人都知我沒戴胸圍,但我怕他們也看得出我沒穿內褲,這使我非常尷尬。

不久有計程車了,我上了車,先到市中心買份禮物,我留意到司機不斷從反射鏡偷望我,把我看得渾身不舒服。

他突然問我:「小姐,你穿得這樣漂亮,一會兒一定有個重要的約會。」

覺得他多此一問,但禮貌上也要回答他:「是的,我有個重要約會,現在到市中心買禮物。」

他繼續說:「你身材非常好啊!穿上這條裙子,肯定令到所有看到的男士都流鼻血,我也看得心癢癢呢!」

我不知怎樣回答他,只是答道:「是嗎?」

幸好已到了市中心,我立即付車資下車,付車資的時候,他還有意無意的摸我的手。

當我下了車,手電響起來,我接了電話後,簡直無比沮喪,因為約會臨時取消了。

我漫無目的地在商場外的空地踱步,我低頭看著這身裝扮,我不願立即就回家,我想找些節目。

踱步的時候,我知道很多男人都注視著我,有些更故意在我身邊擦過,想近距離的欣賞我的身材。

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奇怪地四週看看,我看到右方不遠處有兩個熟悉的身影,當他們走近,我才認得他們。

一個高大威猛、外表俊俏的是我的初戀情人,叫志豪。他比我大一歲,以前讀書的時候,我明戀了他三年多。我的好朋友也很喜歡他,我們兩個同時向他表白,但他選擇了我的好朋友。雖然我樣貌比她漂亮,卻沒有一點點身材,前平後平,而我的好朋友,未算得上很好身材,但也比我好,所以我只有單戀他。

他身邊那個叫文宏,我穿了高跟鞋後,他竟比我矮了一點,樣子不算醜,卻稍嫌平凡。他卻是單戀了我三年多,因為我只喜歡志豪,所以沒有接受過他。而他和志豪很好兄弟,所以我不想志豪誤會,沒有給過他機會接近我。

志豪看著我,疑惑地問:「怡君,你是怡君嗎?」

我害羞地答:「是,我是怡君,沒見兩年多,你就不認得我了嗎?」

志豪雙眼發光的看著我說:「真的差點認不出你!你漂亮了很多,也變了很多,你的身形完全不同了,我只是認得你的樣子!」

文宏接著說:「是啊,我們在遠處已留意到你,但越走近,才發現是你。」

我看見他們都穿了畢挺的西裝,應該是剛剛下班,便問:「你們倆一同工作嗎?」

志豪說:「是啊,我們一同工作,下班後打算一同吃飯。你穿得這樣漂亮,是否有約會?」

我無奈地回答:「本來是的,但現在取消了。」

志豪說:「那我們一同吃晚飯,跟著上我家敘舊,好嗎?」

我問:「會不會打擾你父母?」

輝說:「不會,現在我一個人住。」我便答應了。

我們去了一間高級餐廳吃飯,當我坐下來的時候,因為裙子很短,後面縮高了,所以我是光著臀部坐在椅子上,我發現左手邊那桌子的男人,全都望向我的腿部,因為裙子縮短了,那個開叉也縮高了,整個臀部的側面連大腿都暴露了出來,這樣誘人也難怪他們不能轉移視線。

志豪叫了一枝紅酒,我們一面吃,一面談,不知不覺我都喝了四杯,也有些醉意。

我們離開餐廳後,志豪選擇乘搭計程車,在車裡,我坐在他們兩人中間,輝坐我右手面。

我藉著有點醉意,把頭靠在輝的肩膊上,志豪見我這樣,他的左手也放在我的大腿上,輕輕撫摸。文宏看到,也忍不住把手放在我左面的大腿上遊移。

可能是酒意的關係,我被他們摸得身體發熱,志豪看我沒有拒絕,便越摸越上,摸到我的私處。我知道司機一直在看,而且我不想發展得這樣快,我便推開他的手。

他見我反抗,便在我耳邊說:「不要拒絕我,好嗎?我喜歡你,以前我不懂欣賞你是我的錯失,現在我作出補償,讓你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樂,所以你放鬆,讓我給你快樂,使你享受。」

他說得太動聽,而且我的確還是喜歡他,所以我不再拒絕,任他撫摸。

他把我的大腿拉向他,並使我大腿放在他的大腿上,而文宏也同樣照做,這使我雙腿完全張開,幸好裙子仍遮蓋著我的私處,志豪的手就在我裙底下撫弄我的私處。

那個司機不停從反射鏡偷看我們,志豪及文宏應該知道的,卻任由他看。

志豪輕撫我的陰毛,再慢慢摸向我的小穴,他摸到我的小穴已經濕濕的,便向我微笑,跟著吻下來。

我也非常興奮,因為這是我所愛的人帶給我的快樂,我們的舌頭互相糾纏。文宏看到,也將手伸進我的領口內,搓揉我嫩滑而充滿彈性的乳房,他一面搓,一面吻我的粉頸,他搓著搓著,還不時轉動我細小的乳頭。

志豪的手也在我陰核上磨擦撫弄,使我淫水直流,我忍不住輕聲呻吟,志豪聽到,便把一隻手指探入我的小穴,我更加大聲地呻吟。這時我們發現車子停下了,而且司機也扭轉頭看著我們,志豪、文宏立即停手,連忙付車資下車。

原來志豪住在一幢私人大廈裡,他住在最頂樓。當我住入他家裡後,發覺屋子很大,我想也有千多呎,裝修也很美觀。

我們坐到灰藍色的梳化上,我覺得有點口乾,對志豪說:「我有點口渴,有什麼可以喝?」

「蘋果汁好嗎?」志豪溫柔地說。

「沒問題。」

我才答完,文宏走到志豪耳邊說了一些話,我不知他說什麼,跟著兩人一齊走入廚房。

我沒有理會,欣賞著大廳的擺設,不久志豪就拿了一杯蘋果汁給我,我一口氣喝光整杯蘋果汁,還想要多一杯,他們兩個又一齊進入廚房。我不知為什麼他們這樣奇怪,但因為醉意越來越濃,我也不加探究。

第二杯蘋果汁我喝了半杯,跟著上洗手間。

當我從洗手間出來,志豪開了唱機,播放著一些英文情歌,他把大廳的燈轉暗了,而且他們都脫了衣服,赤著上身。

我看到志豪身上健碩的肌肉,竟有莫明的興奮。我再看看文宏,想不到他也有一點肌肉,只可惜樣貌平庸,身高也矮了點。

志豪拉我到大廳中央跳舞,他擁著我的纖腰,彼此貼著對方的胸膛,他好像有意地磨擦著我早已凸起的乳頭。不知怎的,我覺得身體越來越熱,志豪輕輕的觸碰都使我感到無比興奮,我身體比平時更為敏感,全身有如火燒般灼熱。

志豪在我耳邊呼氣,還輕咬我的耳珠,我感到有如電流流遍我全身,耳朵也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他的呼氣與輕咬,都使我全身乏力,我軟軟地靠在他身上,濃濃的酒意、醉人的音樂、昏暗的燈光、迷人的志豪,都使我如癡如醉。

突然間,文宏從我身後將手伸進我裙底內撫摸我的私處,我感到他把一些清涼的液體塗抹在我整個陰部上,我想製止他,但志豪卻擁緊我。

文宏仔細地塗抹我整個私處,最後他更將手指插進我小穴中,還在裡面轉來轉去。雖然我討厭他碰我,但我又充滿快感,非常享受這種感覺。

但是他很快便把手抽出來,我竟然有點若有所失的感覺。而且不知怎的,我的陰部越來越熱,好像被火燒的感覺,而且小穴也非常痕癢,好像有千萬隻小蟻在走動,淫水也緩緩地流出。

這時志豪問我:「是不是覺得好興奮,全身熱燙?」

我點頭。

志豪繼續說:「剛才你飲的蘋果汁裡,我們都放了一些令人興奮和產生性慾的東西,而文宏也將一些帶有興奮作用的液體塗在你陰部上,使你陰部滾燙及痕癢。」

我說:「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即使你們加了這些東西,也不代表我會和你們做愛!」

志豪情深地望著我,說:「我也不想這樣做,但我真的很喜歡你,以前放棄你,我感到很內疚。我這樣做,無非想令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我想你更盡情地享受我帶給你的快樂,我想你和我渡過一個難忘的晚上!」

我開始被他的說話動搖,我望著他情深的目光,態度開始軟化,但我仍堅持地說:「不可以,這樣發展得太快了,我們兩年多沒見,不可以這麼快便發展成這個程度!」

志豪繼續說:「我知你不是這麼保守的,否則你你也不會穿成這樣性感。」

我張大口,無言以對。

他接著說:「你也喜歡我,我也喜歡你,為何不可以?」

說畢他便擁著我,熱情地吻我。我想反抗,但卻出不了力氣,那些藥力加上酒意,使我渾身發軟,而且志豪的吻使我開始溶化,使我慾念開始上升。

他一面吻,一面褪下的的吊帶,這時文宏也走到我背後,把我的裙子扯到地上,跟著志豪一手抱起我,走到他的睡房。

他輕輕的把我放在他的床上,我看到文宏跟著走進來,我連忙以雙手遮掩胸部,對志豪說:「為何他跟著走進來?我只是喜歡你,不喜歡他啊!」

志豪說:「他喜歡你這麼久了,他又是我好兄弟,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好嗎?」

我慌忙說:「不可以!這些哪可給機會的?我不要他!我不要他!」

志豪說:「如你愛我,也要愛我的兄弟,你不可拒絕他,今晚我們兩人都會給你無限的快樂。」

我感到很憤怒,怎可以因為我愛他,而要我和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做愛?我寧死也不願。我大聲說:「不!我愛的是你,不是他,我不要和他做愛,若果要我和他做,我也不會給你!」

志豪見我這麼堅決,便不再勸我,只說:「那我就不斷挑逗你、刺激你,讓你興奮得想死,直至你答應和他做,否則我也不會給你。」

他拿出兩條繩子,把我雙手分別綁在床頭的支柱上,跟著吸吮我淺粉紅色的乳頭,又用手搓揉我另一個乳房,然後他一直吻,吻到我的私處。這時文宏走上來,又吻又搓我的乳房,我想反抗,但雙手被綁住。

志豪分開我雙腿,用手指輕輕撫弄我的陰核,我興奮得呻吟起來。他一面輕撫我的陰核,另一隻手就在我小穴外徘徊,弄得我愛液盡流。他慢慢插入我的小穴,我渴望他插深一點,但他只插入了2㎝左右,便又抽出來,他一直這樣折磨我。

文宏聽到我的呻吟,看著我蕩漾著春意的臉孔,跟著吻下來,我別過臉,他卻用雙手按著我的頭,瘋狂地吻我,他吸吮我的舌頭,又啜我的嘴唇。他吻得如此激烈,加上志豪的挑逗,我已無力反抗,任由他吻,因為我已全身發熱,興奮的感覺急促上升。

志豪仍在撫弄我的陰核,突然從下體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我自然地大聲呻吟,那種酥麻的感覺加強,我知道高潮來了,我想洩了,但志豪突然停止動作。

我看著他,他淫笑著說:「你想洩了嗎?我偏不給你,除非你答應也和文宏做。」

我痛苦地望著他,文宏繼續吻我的乳頭、搓揉我的孔房,而志豪的手指仍在我小穴的洞口轉來轉去。我開始動搖,因為興奮的感覺磨滅著我的意志,但當我看到文宏的樣子,我仍然不肯罷休。

志豪對文宏說:「再把那些液體塗在她的陰部上,再叫她把那半杯蘋果汁喝光。」

跟著文宏又把那些液體塗抹在我陰部上,他很輕柔地塗抹,還一面塗,一面搵摸我的陰核和小穴。快感又一下一下地衝上來,志豪把我的頭抬高,強迫我飲光,我無奈地喝光了那杯蘋果汁,不一會,體溫好像又再上升,興奮的感覺更加厲害。

志豪坐在我身邊,一面搓弄我的乳房及乳頭,一面看著我呻吟的樣子,我不敢看著他。我看著文宏把頭移近我的私處,他用手掰開我的陰唇,仔細地欣賞我的小穴,又用手輕搓我的陰核。

我討厭他這樣研究我,我說:「不要看!我不要你看!你沒資格看我!快停手!」

他望一望我,沒有理會我的喊叫,跟著把一根手指插入我的小穴,隨著撫摸我陰核的節奏一抽一插,但他只是插入半隻手指,弄得我極為痕癢,而淫水更瘋狂流出。

我痛苦地呻吟,志豪從床邊的小櫃拿出兩隻震蛋,其中一隻拋給文宏,志豪把震蛋開動,跟著一下一下地觸碰我的乳頭,每一次的碰觸,都如電流般傳至全身。跟著他把震蛋放在我乳頭上,不再移開,那興奮的感覺不能形容,我高聲呻吟。

這時,文宏又把震蛋在我陰部遊移,我興奮得顫抖,他把震蛋在我小穴的洞口淺淺抽插,我陰部熱得發燙,淫水更不斷直流;他又把震蛋移到陰核,我忍不住叫:「噢……啊……好舒服啊……好爽啊……唔……呀……噢……」跟著又有那酥麻的快感,我又想洩了,我雙手抓緊床柱,大聲地叫。

當快要洩的時候,文宏又把震蛋拿開了。

我瞪著他,說:「為什麼停?」

志豪代替他答我:「我說過只是挑逗你、刺激你,除非你答應和他做,否則我都不會給你。」

我看看文宏,只見他洋洋自得地向著我笑。看到他這個樣子,我更加不肯答應。

志豪見我仍是這樣堅決,便說:「好!我和你再玩另一些,看你還能忍耐多久!」

他在衣櫃裡拿了一塊白布出來,但當他把白布打開,原來是一套衣裙,他鬆開綁著我的繩子,要我換上那套衣服。因為我實在情慾高漲,今晚一定做愛,所以也不理他葫蘆裡賣什麼藥,立即換上那套衣裙。

當我穿上後,真的不清楚這是否真的是一套衫,白色的布料薄如紗,上身是一件幼吊帶的超低胸背心,但衣服很短,只僅僅蓋過我豐滿的胸部。

下身是一條短裙,而且質料很輕很薄,裙襬又寬,又只是僅僅遮住臀部,只要微微有風,就能把整條裙吹起。因為料子很薄,粉紅色的乳暈及乳頭,與及黑色的陰毛都能清晰地看到,穿了等於沒穿!

我望向志豪,他拿著一支假陽具,他開動了那支假陽具的開關,那支陽具會震動,而且龜頭部份還會轉圈。

他把假陽具交給文宏,叫文宏把它插入我小穴裡。

文宏走到我面前蹲下,把假陽具慢慢從我小穴插進去,我忍不住又再呻吟,但當假陽具只插入了小半支,已有點難以前進,文宏說:「你的陰道很窄很緊,真想現在放的是我的真陽具,不是這假陽具。」不知為何,聽到他這樣說,我竟有點害羞。

他稍一用力,便把假陽具全插進我的小穴中,但因為這支假陽具比較短小,整支都進到小穴內,但在陽具的根部有一條繩子,可以把它拉出來。

那支假陽具在我洞內轉呀轉,感覺很興奮。

志豪他們穿上衣服,我問他們做什麼,他說帶我上街。我以為他們開玩笑,但志豪還未待我回應,便拉著我離開,我們走到樓下,他說乘公車到市中心逛商場。

在出門口前,我看到時間是八時半,現在市中心一定還有好多人,我看著自己的衣著,完全不能想像一會兒被所有人注視時的羞恥感覺,但一想到這裡,我又覺得有點興奮。

但我走路非常困難,那支假陽具不斷刺激著我,我又穿一對幼跟的高跟鞋,我除了要忍受那種興奮的快感外,又要使發軟的雙腿保持平衡地走路,真的好高難度。

公車上有十多人,而且全部是男性,司機和他們看到我上車,都以為自己做夢,拍打自己的臉孔。我被他們的目光看得更為興奮。

我坐在椅子上,公車又不斷搖擺震盪,使那支假陽具深深淺淺地在我洞內移動,使我的快感加劇上升。我想呻吟,但每個乘客都在看著我,看著我修長的美腿、看著我隨著車子上下左右搖擺的乳房、看著我隱約可見的茂密森林,我強忍著呻吟的衝動。

下車的時候,我回頭看看椅子,濕了一大片,那些乘客隨著我的目光,看到這個景像,都露出淫意的笑容。我急忙下車,志豪、文宏一左一右的在我旁邊,裝作不認識我。

走到商場入面,燈火通明,我已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我雖然很不自然,但也無可奈何。

我在商場內慢慢閒逛,而在我經過的地方,地闆上都有一兩滴淫水流下,有些男人也注意到,走到我身邊說:「你很正點呀!你好興奮嗎?你的淫水都流出來了!」有些更故意走到我身邊輕碰我的乳房,有的更把我撞個滿懷。

我每走一步路都非常痛苦,因為我一移動,那支假陽具就深深的插一下。

當我經過一道防火門,一個男人把我推進去,然後瘋狂地吻我,他扯高我的衣服,看到我巨大堅挺的乳房,便把頭埋在我兩個乳房中間,他雙手也用力地揉搓我的乳房。跟著他吻我的乳房,又吻我的乳頭,他用牙齒咬我的乳頭,雖然有點刺痛,卻使我非常興奮。

他另一隻手不斷將我的另一個乳頭用力扯高旋轉,再放手一彈,這些痛楚沒有令我卻步,更使我慾念更加高漲。

就在我陶醉在這激情之中時,志豪、文宏都同時出現,文宏怒罵這個男人,這個男人也被嚇得立即從後樓梯逃跑。

在這激情的時候突然被人中止,我一臉不滿地看著志豪,他說:「說過要挑逗你,當然不會令你有滿足的機會,跟我走吧!」

走出商場,仍然很多男人望著我,我沒有理會。但奇怪的是,他們每個一看到我,都跟著我走,之前那些只是望望,最多擦身而過,但現在每個都走到我身邊,跟著我走。

我數一數,已有六、七個男人一面望著我,一面跟著我走,我看著他們,他都都對著我笑,而且笑得很淫賤。有一個更把舌頭伸出來,在唇邊做舔的動作,而目光是看著我的胸部。

我看到這些男人的褲襠前都隆起,興奮的感覺使我渾身發熱,而假陽具的轉動,使我的淫水更不可抑止地流出,滴到地上。

我本來想低頭看看滴出的淫水,才發現原來剛才被那男人扯起了衣服還未拉下來,整對乳房暴露在衣服外,更隨著我的步伐上下地震動。我羞愧得很,連忙把衣服拉低,我望向志豪,他對著我笑,原來他是知道的,卻沒提醒我。

我忿忿地瞪著那班男人,急急地走出商場。

離開商場後,志豪把我拖上計程車,笑著說:「剛才的情況真是震撼,在公眾場所露出這麼大的一雙乳房,吸引著這麼多的男人觀看這個奇景,真令人畢生難忘!」

我憤怒地說:「你還說,你明知的,為什麼不告訴我?」

輝說:「這也沒什麼不好,好的東西應讓大家欣賞,不是嗎?」

他說完,便扯起我的衣服,又再把我的乳房露出來,文宏也接著把我的短裙扯起,再把我雙腿左右分開。志豪推低我的身子,使我陰部向上,那個計程車司機忍不住說:「你們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當我沒看到。」但他卻不斷從反射鏡觀看著我美麗的胴體。

志豪搓揉著我的乳房,又捏弄我的乳頭,文宏則刺激我的陰核,他把那支假陽具拉出一半,又再插入去,他不斷抽抽插插,使我的淫水更加氾濫。

那個計程車司機又說:「她剛才一直插著這東西上街嗎?」

文宏說:「是啊!她還露出這對大乳房在商場走了兩層呢!」

司機說:「真服了你們,有勇氣玩這些玩意!」

我聽著他們的對話,感到非常羞恥,但興奮的感覺卻傳遍全身,我只能嬌聲呻吟。

不久車子便停了,司機說:「我可以摸一摸她嗎?如果給我摸過,我不收車資。」

我看看那個司機,大約四十多歲,樣子卻非常猥瑣。志豪竟然想也沒想,就一口答應了。

那個司機從前座爬到後座,他立即搓揉我的乳房,嘴裡還說:「我從未摸過這麼大又還充滿彈性的乳房,而且還十分堅挺,一點下垂也沒有,乳暈和乳頭都是淺粉紅的,真是一對難得的好奶奶!」

說完便又吻又咬我的乳頭,跟著又說:「你的奶頭細細粒的,真是可愛。」他又將目標轉移到我的私處,他掰開的的陰唇細看,又說:「哇!這麼粉嫩的小妹妹,也是從未見過的!哇!好多淫水呀!把你的小妹妹都弄濕了。」

被這樣一個猥瑣的陌生人看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我感到很難受,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他繼續說:「你的小穴還在湧出淫水,晶瑩剔透的,很可愛,很誘人啊!」

他拉出整支假陽具,再把他兩隻手指插進去,我渾身一震,他抽插了數下,又加多一隻手指,再用力抽插著說:「啊!你的洞穴很緊很溫暖啊!」我忍不住在他面前呻吟起來。

這時志豪要他停止,他無奈地抽出黏滿了我的愛液的手指,他把手指放進口中,啜著我的愛液,還滿臉享受。

回到志豪家裡,文宏又開了一杯蘋果汁給我,我也感到口渴,大口大口地喝光了,跟著志豪又將那些液體塗到我的陰部上。

我真的再也不能忍受,我要做,我一定要做!既然我都被那司機用手指插過了,文宏也看過我的私處,我為什麼還這麼執著呢?而且我的身體已不容許我再這樣下去,我要一支真正的陽具,用力地抽插我的小妹妹!

我對志豪說:「好吧好吧!我給文宏一次機會,我讓他插我,請你快些開始吧!」說完,我便脫下所有衣服,赤裸地躺在床上。

志豪騎在我身上,他沒有立即插我,他又再撫弄我的陰核,文宏就坐在我旁邊,搓揉我的乳房。他用力地扯高我的乳頭左右旋轉,跟著吻住我,不知為何,這時我對文宏的吻並沒抗拒,還陶醉在他的吻中。我感到他這個吻充滿溫柔,充滿感情,我更發現他眼角滲出一點點的淚水。

我終於感受到文宏對我深刻的愛,我比較著志豪的吻。的確,志豪吻我的時候,我很迷醉,但只因為他外表俊俏,而且我對他有著愛意,才會如此,但裡面卻沒有令我顫動的感情。

而文宏的吻卻能令我深深感受到他對我的愛,是如此地真切,如此地執著,更藉著這個吻,放任地將他的愛傾注入我體內。我開始回應著他,我伸出我的舌頭和他的舌頭互相纏繞,我雙手擁著他的頭,盡情地吸啜他的嘴唇。

文宏初時也被我嚇倒,但我深情地望著他,他便全情投入地吻我。

志豪看到我們吻得如此激烈,便把手指插進我的小穴,快速地抽插,我大聲呻吟。

志豪還不斷搓揉我的陰核,酥麻的感覺又來了,我想洩了,志豪今次沒有停止,繼續溫柔地撫弄我的陰核,酥麻的感覺流遍全身,下半身一軟,我洩了。

志豪及文宏都在看著我的小穴如小噴泉般把大量的淫水射出,當淫水出得差不多,突然我的雙腿被抬高,一支熱辣辣的陽具一下子就插進了我的洞穴。原來志豪已忍不住了,他一插進來,就盡情地抽插,我高聲大叫,文宏仍撫弄著我震動的乳房。

志豪非常用力,每一次撞擊,都發出「啪啪」聲,但不多久,志豪便把小弟弟抽出,在我身上射出白色的液體。

但我的高潮還未到,文宏立即躺在床上,要我從上面坐下去,我對這個姿勢很尷尬,但望到他深情的目光,我便騎在他身上。他握著自己那挺得很硬直的小弟弟頂在我的洞口,我慢慢向下坐,很快便把他的小弟弟收藏在我的洞穴裡,他托著我的纖腰上下擺動,我也跟著他的節奏上下移動。

啊!想不到這個姿勢是這麼舒服,他的小弟弟完完全全進入到我的洞穴最深處,給我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的動作開始純熟,我開始自己移動,我身子又上又落,當坐下的時候,我都用盡氣力地坐下,使他的陽具深深地用力插進我的洞穴深處!

他雙手把玩著我跳動的乳房,他感到我動作開始慢下來,他要我坐著,跟著握緊我的纖腰,前後移動。啊!這簡真是更深的享受!他的陽具在我洞穴的最深處前後移動,還觸碰到我的G點,我又忍不住要洩了。

這個時候,他想拔出陽具,但已來不及,在洞內射了,他射的時候,我的淫水剛好像巨浪般湧出,他連忙把陽具抽出,我的淫水有如沒關的水龍頭,急急流瀉。

跟著志豪又走上來,推低我上半身,使我翹起圓渾的臀部,他朝著我那還滲著淫水的小穴真插到底。他雙手由我背後伸到我的胸前,用力抓緊我那前後搖晃的乳房,而他的陽具則用力地抽插我的小穴,他撞得我的臀部「啪啪」發響。

我把臀部翹得更高,讓他更容易插到我的洞穴深處,我瘋狂地呻吟大叫,他更加猛力地抽插,雙手更用力地搓揉我的雙乳,他更肉緊地扯我的乳頭,啊……真的很爽。

這個姿勢都同樣輕易地撞擊到我的G點,插了數十下,我又再洩了,我的淫水瘋狂湧出,隨著他的抽插濺射到四週,我尖聲大叫:「呀……啊……啊……」最後他也將滾燙的精液射到我的臀部上。

文宏跟著又走過來,拉我走出露台,涼風吹著我熱燙的身子,卻沒有吹熄我絲毫的慾火。他推低我上半身,我抓著露台的欄杆,看著夜景,而身後就被文宏抽插著。

在露台做愛,感覺有如在公眾場所公開做愛,充滿刺激感,促使我的興奮程度大大提升!

志豪也走了出來,蹲在我搖晃的乳房下面,搓揉我的乳房、吸吮我的乳頭,文宏更猛力地抽插我。我抬頭看到對面的大廈露台有一個男人站著,兩幢大廈的距離只有數十公尺,他完全能清楚地看到我們做什麼!

我告訴志豪,但卻說任由他望。

被陌生人看著做愛,使我慾念更濃,我看到那個男人脫掉褲子,玩弄著自己的小弟弟。我更覺興奮,而文宏又是下下撞到我的G點,終於我又再洩了!他也剛好把他的精液射到我的大腿上。

我站直身子,正面望著那個男人,文宏雙手從我背後伸到我胸前擠壓我的乳房。

志豪的露台有張桌子,他把我抱上桌子坐下,跟著使我雙腿呈M字型張開,而我的陰部正向著那個男人,志豪就在那個男人面前撫弄我的陰核,因為有人在看,我更覺刺激興奮。

文宏也蹲在我陰部前面,用舌頭舐我的小穴,志豪站在我背後,伸手撫弄我的陰核,另一隻手則搓揉我的乳房。我故意放聲呻吟,讓那男人聽到,只見那男人更急促套弄自己的小弟弟。

這時酥軟的感覺又來了,我抓緊桌子兩旁,大叫一聲,又噴出大量的愛液,因為文宏正在舐我的小穴,在沒有防備下,被我的淫水噴到一臉都是。我不好意思的望著他,他沒有生氣,對著我微笑,還伸出舌頭吻我的淫水。而那個男人應該已經射了,但仍貪婪地望著我們做愛。

跟著,志豪和文宏都和我在露台做多一次,然後才返入房間,志豪筋疲力竭地躺在床上上,這時已深夜十二時許了。

我和文宏走進浴室洗澡,文宏把沐浴液塗在我身上,然後又搓壓我的乳房,還給我一個深深的吻。慢慢地他的陽具又充血了,他抬起我一隻腳,使我單腳站立,他把陽具插進我的小穴,我們又激烈地做了一次。

志豪聽到我的呻吟,走了進來,看到我們這樣做愛,使他又蠢蠢欲動。我和文宏做完後,他走上前來,他叫文宏站到我身後,雙手從我的腋下伸到我的胸前把我擁緊,跟著志豪一把抱起我雙腿,使我如凌空躺著般,他把他的小弟弟又插進我的小穴,他又是猛力地抽插,不久便又完成了一次。

這時我們真的沒有力氣了,我也趕著回家,文宏決定送我回家。回到家後,我無力地躺在床上,小穴也有點痛痛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