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訪客 (暗夜公爵的母子亂倫幻想曲33A)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在四周炙熱岩石的烘烤下,短褲不但緊緊黏住屁股,而且一直摩擦著她的胯部,更難堪的是同時還把敏感的陰蒂摩擦的堅挺起來,一整日下來,早就讓凱瑟琳發浪的快要失去控制大叫出聲了。

  深夜的訪客(暗夜公爵的母子亂倫幻想曲33A)
 
  翻譯:駱駝祥子

  IncestuousFantasiesOfMothersAndSonsWILDHORSE提供
  FantasyNumber33A(AVISITORINTHENIGHT)
  

  凱瑟琳.狄普生拖著疲乏不堪的步伐,跟隨在丈夫布萊恩身後,一心一意只企盼夜晚來臨前能抵達露營營地。幾天來都是布萊恩選擇路徑領著他們走,雖然早已又熱又髒又渴又累,不過凱瑟琳和他們的兒子雪夫依舊默默的跟隨布萊恩繼續向前邁進。

  凱瑟琳不但感到汗水汨汨如雨,而且流向她一雙豪乳的乳溝來,襯衫和短褲早已因為努力登爬這段陡峭的石頭路被汗水濕透了!

  在四周炙熱岩石的烘烤下,短褲不但緊緊黏住屁股,而且一直摩擦著她的胯部,更難堪的是同時還把敏感的陰蒂摩擦的堅挺起來,一整日下來,早就讓凱瑟琳發浪的快要失去控制大叫出聲了。

  就在凱瑟琳和情慾不斷的奮戰掙扎中,他們三人越登越高、越登越高,陡峭的斜坡終於走完,路勢慢慢變成平坦。

  『我想今晚我們就在這裡選一塊較平坦的地方過夜好了!』

  布萊恩站住腳,儘量控制因攀爬帶來的喘息,然後趾高氣揚地說:『附近應該會有溪流讓我們取水用的!』

  『跩什麼?好像是勝利者的口吻?』

  凱瑟琳低低聲咕噥著,搖搖晃晃的倚住一棵樹幹,噗通一聲滑坐到地上:

  『還不是太累無法再前進了!』

  『噢!』

  雪夫不斷喘息著,想要平撫自己的呼吸,把大沿帽像鏢客一樣的背在背後,真不知這次的渡假決定到底對不對?……

  『喂,女人!妳喘夠了嗎?』布萊恩笑著說:

  『如果喘夠了,我來搭帳篷,妳去撿柴火。太陽就快下山了,我們需要一些木柴來生火!』

  『我想順便找找看有沒有你說的溪流。』

  凱瑟琳對著布萊恩說,然後拍拍屁股的塵土,轉過身邁著蹣跚的步履離開營地,往五十碼外的樹林走去。

  『不知是僅能喝口清水的小溪流?還是大一點能夠洗洗一身的髒?』

  凱瑟琳邊走邊低聲嘀咕著。

  想到雪夫已經在幫忙找柴火時,布萊恩站起來朝凱瑟琳大聲叫喊,同時擦拭著額頭的汗水,可是凱瑟琳已經快到樹林了。

  凱瑟琳的臀部走起路來,一搖一擺的不但迷人,更讓人想入非非,布萊恩激賞的搖一搖頭,萬分勉強才將自己拉回手上的工作,藉以將誘人的影像趕出心中,儘早把帳篷搭起。

  走近小樹叢時,凱瑟琳聽到雪夫正在找柴火的沉重腳步聲。

  『喂,兒子!』凱瑟琳大聲的疾呼,同時快速的撿幾支大樹枝,放到較陰涼的樹蔭底下:

  『你有發現溪流嗎?』

  『有啊!』

  雪夫望見母親從樹叢裡出現時,不禁露齒開懷的笑出來:

  『那我想晚餐後我要到那裡浸一浸我的腳!』

  凱瑟琳的肌膚已經髒黏的非常難受,想要好好的洗個涼水澡想得快發瘋了!

  『只不知道能不能忍那麼久?』

  她嘆息著說,感到只要一說話,肌膚上的砂、鹽都會擦痛她。

  『也許我應該回去拿衣服,當你們整理營地時,我來浸泡浸泡一下子,然後我準備晚餐時,換你們男生來洗!』

  『那當然好啊!』

  雪夫手臂中擱滿著木頭,走在媽媽身後,看見媽媽結實、渾圓的屁股,隨著腳步而一前一後的扭擺,情不自禁的引起暇想,雖然知道這是不對的行為,可是卻無法控制自己,猶其是凝視著媽媽又短又緊的短褲所引起的撩撥,讓他忍不住老二脹硬起來!

  『噢!棒!』由於雪夫已然專注於欣賞媽媽屁股的扭擺,當一個大搖擺出現時,竟然忘情的低聲喝采。

  『什麼?你說什麼?』凱瑟琳停下腳步轉身問著,看到兒子嚇一跳,手臂裡的柴火差點就掉落到地上。

  『小心一點!』凱瑟琳一面叮嚀一面感到奇怪,兒子的臉為何那麼紅?

  『我不是跟你說不用全部帶下來嗎?』

  『沒關係!』雪夫回答媽媽,並且利用重新拿好木頭的空隙,讓自己稍微平靜下來。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目光由媽媽令人興奮的“景觀”上移開,愉悅的跟著媽媽的步履前進。可是儘管他努力嚐試、控制,還是無法把目光從媽媽渾圓又迷人的臀部處完全轉移離開。好不容易,雪夫才沒再丟落木頭出醜,蹣跚的跟著媽媽回到營地。

  凱瑟琳緩步的走近營地時,布萊恩立刻迫不及待的問:『找到溪流了沒有?』

  『當然啦!』

  凱瑟琳笑著回答,同時心裡熱切的渴望立刻享受清涼溪水洗滌肌膚的輕快感覺說:

  『我計劃你們父子搭營帳時先去清洗清洗,然後我準備晚餐時,再換你們男生去,可以嗎?』

  『讚!讚!』

  布萊恩咯咯的笑著:『我也想把全身洗的一乾二淨呢!』

  『我可以洗三十分鐘才回來嗎?』

  凱瑟琳對著布萊恩說,同時充滿暗示性的貶貶眼睛。當布萊恩回過神來時,凱瑟琳已經走向矮樹林去了。

  『洗乾淨點,寶貝!』

  布萊恩微笑著在她背後大聲說:

  『我會在這裡等妳的!』

  父子兩都停了手上的工作,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凱瑟琳一扭一搖,一搖一擺的走下小徑,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樹林裡。

  接著他們繼續回轉未完的工作,布萊恩迅速的撐起帳蓬,將睡袋鋪到帳篷內,此時雪夫也升起營火,火舌霹啪作響。

  爸爸結束工作就邁開腳步朝樹叢走,準備到溪流去,當離開營地約五十至七十五碼左右,雪夫立刻奔向另一端的樹林,同時斜轉頭望著營地,直到看不見營地才轉回來,小心翼翼的走到溪流邊,把自己隱藏在河岸的樹叢後,偷偷摸摸的移動、探視,直到聽到媽媽在池中潑水的聲音為止。

  的葉子分開,往池子裡窺伺。望見媽媽時他已經近得快掉到水裡了。

  媽媽全裸體站在池邊,池水僅及膝蓋,凝視著媽媽的裸體,雪夫不禁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立刻被胸前巨大、渾圓的乳房所吸引。只要她一動,兩顆乳房也跟著搖擺、抖動,當然雪夫的老二也被這狀麗、宏偉、迷人的乳房所憾動,馬上堅挺翹硬頂住褲子。

  雪夫暗想世上再也沒有比它更漂亮的東西了,好似兩座肉做的圓錐山峰,又像粉紅色大裡石雕刻的藝術品。更像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著,頂上點綴著一顆紫葡萄,就是乳頭,從中心點目空一切的突起。

  雪夫目不轉睛的看著漂亮的乳房,看著它們隨著媽媽勺水沖洗而不停的扭擺、顫抖,整顆心幾乎被誘惑的快跳出來!

  雪夫忘情地、盡情地欣賞媽媽迷人、壯麗的乳房,看的忘了一切的存在,直到驚覺時間可能不多時,才勉強的將眼光移開,轉向平坦的腹部,然後看見濕淋淋尚在滴水的糾結、捲曲的棕色陰毛,遍佈在陰阜上,好像一座充沛、扭結的森林。

  盡情飽覽媽媽誘人的曲線和“窪地”後,雪夫的老二刺激的脹硬發痛。而他所能做的只是繼續躲在樹叢後窺伺。望著眼前的春色無法親近,而激起的陣陣淫慾真快令他發瘋了。

  凱瑟琳立在岸邊幾分鐘,讓溫和的微風吹乾身上的水,然後才伸手撿起地上的浴巾,圍住身體,將豪乳由雪夫的眼前遮去。

  接著走離池子到柔軟的草地上,快樂的甩甩長如絲質的秀髮,迅速的把浴巾移上頭髮,將它擦拭抹乾。然後把浴巾拋向一旁,站回岸邊,享受微風吹撫在裸露肌膚上的舒服感覺,絲毫沒察覺到兒子正躲在樹後窺伺著她。

  凱瑟琳毫不知情的完全裸露著,讓兒子看到媽媽另一方面不一樣的觀賞點,雪夫清楚這具玉體比他暗中想像的更迷人、更漂亮。

  凝視著媽媽的臀部,雪夫才驚覺到原來媽媽的曲線不但修長而且優美,最大的功臣就是臀部,如果不是在適當的地方膨大,又在準確的弧線時收縮,也不會令人感到一股美妙的肉體慾念衝撞開來。

  媽媽彎下身拿起地上的短褲,這個姿態又讓翹硬的老二不斷顫抖,雪夫只好深深吸兩口氣,掙扎著控制自己,以免刺激過度而洩精。

  雪夫還來不及自摸一下充滿淫慾的身體,就發現媽媽已經穿上襯衫,扣上扣子,遮掩住肥美的豪乳。真不敢相信媽媽不僅不穿內褲而且不穿奶罩。也就是說,今晚媽媽裡面是什麼都沒穿!

  雪夫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伸手拉開拉鍊,把脹硬發痛的老二掏出,準備用手自我解決,可是當五指用力一握住陰莖,一股熱燙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了,像決堤的河水一樣噴灑出來!……

  由於老二堅挺如鐵棒似的頂著褲子弄痛鼠蹊部,使雪夫想安靜快速的溜走,實在是困難重重。經過幾個高低不平地形的抖動後,終於找到一個安置堅硬老二的位置,才能毫無疼痛的趕路。

  可是偷偷溜過一畝矮樹叢時,堅硬的樹枝卻像棒球棒一樣,擦撞過他挺立的老二,痛的雪夫當場跌倒並且幾乎大叫出聲。

  倉倉促促的爬起來繼續離開,同時儘可能撿一些柴火以當藉口,心裡則摩想著媽媽走回營地時,巨大渾圓的乳房隨著步履走動,自由的、毫無拘束的在衣服裡上下跳動的誘人景象,想到此,嘴角不禁浮起一絲淫笑。

  『嘿!你跑那裡去了?』

  聽到腳步聲,凱瑟琳回頭看見雪夫,焦急的問:『我們好擔心呢!』

  『吶!看這些木頭!』

  雪夫把眼睛從媽媽的眼裡轉移開,撒著謊說:

  『我想今天晚上的營火應該夠用了!』

  『哦?』

  『難到今晚不冷嗎?』

  感覺自己的臉窘的發燒,雪夫立刻轉身走到背包邊,彎下身假裝找東西,以掩藏窘態。

  『爸爸是不是一刻鐘前離開的?』

  『我不知道耶?』

  雪夫不加思索的脫口回答,同時拿出幾件乾淨衣物站起來。

  轉過身,雪夫看到媽媽蹲坐在營火旁,斜著身子忙碌的準備晚餐,卻沒有發覺衣服被鼓起,正好讓兒子再次一覽無遺的欣賞迷人的乳房跟乳溝。

  發現兒子張口瞠目的看著自己的乳房,凱瑟琳吃驚的問:

  『喂!嗯?』

  低頭一看,才知道自己春光暴露,整個乳房完全呈現在兒子的眼底了。

  『嗚!哎呀?』

  凱瑟琳咕噥著,同時坐直身子,將襯衣拉好,迅速把暴露的乳房掩蓋好。

  『不會再走光了吧?喔!……嗚!……我……嗚……天呀!』

  『再……再……見!』

  跪在營火旁心不在焉的忙碌準備晚餐,凱塞琳納悶為什麼雪夫從他們抵達營地後就時常尷尬的臉紅,當抓到他凝視自己的乳房後,才明白為什麼。可是這並不能解釋較早時候的情形呀,凱瑟琳想或許是因為日曬的關係吧,但是真是這樣嗎?她也無法確定。

  講到尷尬窘促,凱瑟琳思索著,自己已經渾身充滿慾念,如果不能在短時間裡獲得布萊恩的巨大“裝備”,尷尬窘促的可能是自己。可惜今晚三人要擠一個帳篷不方便,也許應該想個方法誘惑誘惑布萊恩才是。

  思及丈夫懸著“東西”的好處,凱瑟琳立刻感受到丈夫的大屌塞滿自己下體的舒服勁兒。

  站起來伸伸懶腰,鬆弛鬆弛疲累的肌肉,凱瑟琳想需不需要喊男士們?當她剛想喊出聲時,一個玩耍的想法閃過心頭,她決定偷偷的溜過去,看看能不能晚餐之前,先悄悄的窺伺窺伺丈夫雄偉的巨屌,望梅止渴一下。

  凱瑟琳秘密的移動到樹叢後面,巧的是它正是稍早雪夫窺伺她的同一樹叢。然後鬼鬼祟祟的偷看丈夫和兒子。

  兩個男人都站在水裡,水深僅及膝蓋,偷偷望過去,布萊恩正好面向這邊,凱瑟琳馬上溫和的將目光向下移到他巨大懸掛著的大屌上,只這一瞥,讓她興奮的全身充滿熱流,刺激的下面的浪屄發熱抽搐。她總是很訝異,為什麼每回她看到布萊恩的陽具都如此巨大?

  即使像現在柔軟的懸掛在布萊恩肌肉強健的大腿中間,至少也還有八吋長,由此可以想像,當它堅挺暴怒起來,應該有十至十一吋吧!

  雖然覺得有點罪惡感,她還是情不自禁的羨慕兒子背部的健壯肌肉,然後思索著:

  『他的背部真好看!』

  接著放讓目光緩緩的溜覽兒子的背部,甚且到堅實的臀部,強健的腿部:

  『不知不覺兒子已經長成一個體格健美的年輕人了!』

  巨大的陰莖充血硬挺的懸吊在他的肚子上,就像一條龐然的邪惡巨蟒。她無法相信竟然這麼大,不僅如此,這東西看起來好像已經充滿春情的脹硬著,其實不然,當雪夫用手擺動它時,是那麼柔軟,又是那麼邪惡!

  即使以目前的尺寸,最少都比他爸爸長了二或三吋,何況他正在發育階段,喔……凱瑟琳知道不應該窺伺兒子的大屌,可是就是無法把自己的目光從那裡移開。

  凱瑟琳依然無法把目光移離兒子的身體,使她更驚慌的是,這時兒子伸手握住大屌,開始上下滑動,然後更粗暴的擠壓它。

  不知道媽媽正在觀看,雪夫掉轉頭看看爸爸,確信爸爸沒注意他,才開始再緩慢溫柔的滑動抽擊大屌。

  讓凱瑟琳驚慌且毛骨悚然的是看到雪夫的大屌慢慢的暴漲變硬,它不僅巨大並且強壯有力。

  就在凱瑟琳快要受不了時,忽然聽見丈夫的聲音:

  『哦,我……嗯……好啊!』

  雪夫結結巴巴的回應,並且迅速的坐到水中,以隱藏硬挺的巨屌:

  『我再幾分鐘就起來。』

  當凱瑟琳凝視著雪夫時,布萊恩已經來到池邊登上岸,走向草地上。凱瑟琳馬上踉踉蹌蹌又盡力保持寂靜的退出樹叢,恨不得腳下長輪子,飛也似的奔回營地,可是怪的是樹林好像毫無盡頭,總是抵達不了邊緣。

  好不容易,在她氣喘噓噓,快要筋疲力竭時,終於看見營地。抵達營地後,凱瑟琳立刻到營火旁假裝工作,讓自己看起來像一直呆在那兒的樣子。

  『哇……喔……』

  胯部的短褲早已被陰阜流出來的淫水浸濕了一大遍!要替換已經來不及,迅速的東張西望,看看有什麼主意能遮掩這些沾污。忽然腦裡閃過靈光:

  『對!就這麼辦!』

  凱瑟琳抓起水壺把水遍灑在褲子上,站起來將多餘的水抹掉,這時候,聽到有腳步聲踏上小徑往營地走過來。

  『誰?……是誰?……』凱瑟琳大聲叫喊著。

  『怎麼了?發生什麼了嗎?』布萊恩一邊走向她,一邊問。

  凱瑟琳嘀嘀咕咕的說,同時又伸手抹了一抹濕淋淋的褲子。

  『真的嗎?妳把自己淋濕了嗎?』布萊恩諧謔捉狹的大笑。

  『嘿,老頭!你好討厭喔!笑什麼?』凱瑟琳抱怨著說。

  傍著營火彎下身子,凱瑟琳對於自己的計謀得逞,滿意的微微一笑。

  『雪夫呢?』

  凱瑟琳隨口問道:『他沒跟你一起嗎?』

  布萊恩把手指伸到盤子裡沾點食物,試一試它的口味,回道:

  『嗯……味道不錯!』

  『不要把手伸到晚餐裡!』

  凱瑟琳嚷著:『注意衛生習慣!』

  這時凱瑟琳也覺得自己肌腸轆轆,就幫布萊恩和自己盛好食物,夫婦兩開了一瓶酒,坐到樹底下吃起晚餐。

  雪夫則在他們快吃完時,才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營地。凱瑟琳無法自制的偷偷瞄向他的胯部,驚奇的發現那個部位依然狂妄的腫脹著。

  『食物在營火那邊!』

  凱瑟琳一面告訴他,一面滿懷罪惡感的奮力將眼光抽離那要命的部位:

  雪夫邊盛食物,邊含糊的回答:『好的,沒問題!』

  然後一家三口靜靜的各自吃著食物。

  餐畢後,布萊恩拿了把手電筒給兒子說:

  『到水池那邊洗吧!那邊比較洗得乾淨。』

  『在你洗的時候,我們來整理今晚的寢具!』

  『O﹒K﹒!』

  雪夫回應著,啪的一聲打亮手電筒,邁開腳步往水池的方向走去:

  『如果沒被鬼捉去,我一會兒就回來!』

  媽媽擔心的叮嚀著。話一出口,又想到另一重意義,不禁羞赧的紅了臉。

  『是嗎?媽媽!』雪夫邊挖苦的回應,邊緩步的往下走。

  一等雪夫消失在他們的視線外,布萊恩立即拉過凱瑟琳,熱情的吻住她,貪婪的將舌頭伸入凱瑟琳的嘴裡,然後互相吸吮、舔攪、捲纏。

  凱瑟琳則將又大又軟的奶子擠壓住他的胸膛,同時把手伸入布萊恩的褲子裡,馬上找到他脹硬的大屌,一秒也不浪費的立刻握住。

  『喔!我的媽呀!我真的想的要死了!』

  布萊恩終於按奈不住,一面拉下褲子,一面喘息著說:

  『最糟糕的是,只帶一個帳篷而已。今晚我真盼望能好好的用力肏一肏妳的肥屄呢!』

  『他都不曉得我想讓他的大屌插,已經想了一整天了!』

  凱瑟琳心裡咕噥著,並用手上上下下滑弄堅硬的老二。

  『走!快!雪夫回來前我們舒服一下!』

  凱瑟琳氣喘噓噓的說,並且抓住布萊恩的手用力將他拉入帳篷裡去。

  由於動作粗暴,吸吮熱烈,才只幾下,立刻傳來布萊恩愉悅的呻吟出聲。這種強烈的動作,不僅震撼了他,並迅速將他推到沸騰狀態。

  凱瑟琳像個著了魔的女人似的,不斷用濕淫的櫻桃小嘴上上下下狂吸丈夫堅硬抖動的巨屌。繞著屌根的手也用力的握住轉動,好像沒把內裡的精液擠出、擠乾,不肯罷休似的。

  隨著凱瑟琳的頭手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動,刺激的布萊恩越來越接近、越來越接近性高潮,突然!凱瑟琳發覺他的老二暴漲起來,心裡明白是時候了。

  『喔……我……喔……舒……服……棒……喔……喔……棒……』

  布萊恩喘噓噓的呻吟,屁股則不由自主的一遍一遍又一遍向前猛戳,把已經洩出濃濃精液的巨屌深深挺送入妻子的喉嚨。久久、久久、才將屌抽離。

  『媽,爸,我回來了!』

  他們聽到帳篷外的聲音:

  『還好沒被鬼抓去!』

  『喔!幹!』布萊恩低聲的啐了一口。

  凱瑟琳立刻吐出陽具,坐起來,邪惡的對布萊恩露齒笑一笑。

  『有什麼不妥嗎?』

  布萊恩咕噥著問,迅速將褲子拉高穿好,嘴裡則不住的低聲牢騷。

  『都洗好了嗎?』

  凱瑟琳高聲喊著,然後伸手把嘴巴抹一抹:

  『嗯……』

  雪夫抱怨著說:『什麼嘛?好像我是奴隸似的?』

  接著他們聽到雪夫將碗盤乒乒乓乓,大聲的塞入爸爸的背包裡。

  布萊恩確定帳篷外的聲音已經靜止時,凱瑟琳對著他淫蕩的笑笑,緩緩伸出舌頭,沿著嘴唇周圍舔,把剛剛的殘留舔捲乾淨。

  『嗯……好吃……好吃……』凱瑟琳低聲跟丈夫耳語。

  『怎麼樣?夠不夠?』

  布萊恩咯咯的笑著說,然後把腳伸入睡袋,輕易的就全身滑溜進入。

  『喂,女人?』

  布萊恩詫異的咕噥著:『妳這個騷蹄子,竟然沒穿褲子睡覺?』

  『以前為什麼沒聽你抱怨過?』凱瑟琳溫柔地笑著問。

  因為短褲仍舊濕濕的,她將它放在外面讓它風乾,然後赤裸裸的坐回帳篷,把腳伸入睡袋,滑入丈夫旁邊,捲曲依偎著睡下。

  『和雪夫同一個帳篷,妳也要不穿衣服睡覺嗎?』布萊恩懷疑的問。

  凱瑟琳用她大又柔軟溫暖的奶子磨擦他的胸部,露齒的笑著說。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事情,』

  布萊恩將她摟入懷中說:

  『如果等一下我慾火難當,那聲音會不會吵醒他?』

  『唔,那聲音很誘人嗎?』

  她愉悅的聳聳肩回答,然後向外高聲喊叫:

  『喂,雪夫!』

  『把營火熄滅,進來睡覺,我們都已經睡到睡袋裡了!』

  『好的。』

  伸手到身後,凱瑟琳發現丈夫的老二已經軟綿綿,乖乖的垂躺在那兒,看來想再次享用,必須等上一等了。

  由於先前所見的光景,以及丈夫給予的刺激,到現在仍然讓她十分激動,可愛的淫液依然緩緩的從腫脹、發燒的肥屄滲出。好盼望布萊恩能立刻將大屌插進來,可是現在卻一定要等它恢復過來才有辦法。

  或許等雪夫沉睡之後,再說服布萊恩肏弄肏弄讓她滿足,不過,目前還是只能耐心的等待而已。想到這裡,雪夫踉踉蹌蹌的進入帳篷,緊張不安地說:

  『把火熄滅,不會太暗嗎?』

  她和丈夫都注意傾聽雪夫準備臥具的聲響,最後他們聽到雪夫滑入睡袋,躺下睡覺。

  等著雪夫入睡的時刻,凱瑟琳回想今晚在池子看到的情景,她敢十分確定,兒子的老二十分巨大,不過話說回來,布萊恩的也很大,也許雪夫就是遺傳自爸爸,只不過他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是了。

  凱瑟琳內心充滿罪惡感,她十分厭惡自己一直回想著兒子的大老二,可是,可是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它。

  好不容易,疲累終於戰勝胡思亂想的心緒,她感覺自己逐漸地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

  忽然,聽到什麼東西在水裡濺起水聲,站了起來,卻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著,不過她依然四處張望,尋找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水裡。

  把棕色的長髮分撥到前面遮掩乳房,又為了遮蔽裸體,走入河水裡,朝嘩啦啦的水聲發出處,緩緩的移過去。

  最後,躡手躡腳的移動到一株灌木叢後面,輕輕且慢慢的撥開樹枝。

  就在此時,凱瑟琳終於認出,那人就是她的兒子雪夫。

  當她以充滿邪念的好奇心望向他時,雪夫慢慢的轉過身來面對著她,凱瑟琳才知道他並沒有跟什麼東西在搏鬥。

  雪夫正在手淫,不過他的陽具竟然那麼粗,周圍有雪夫雙手圈起來那麼粗,更讓她懷疑驚訝的倒吸冷氣的是,當她凝視兒子揉玩自己駭人的陽具時發現它長之又長,長到巨大的紫色龜頭甚至於能含入兒子自己的嘴裡!

  凝視著兒子玩弄自己粗長巨大的陽具,凱瑟琳看見雪夫傾身往前,把巨大的龜頭含入嘴裡吸吮。

  看到兒子用嘴一遍又一遍,慢慢地吸吮好似象鼻一樣的陽具,從肥屄內引起的荒唐情慾,不斷的增強、增強,以致於轉成邪惡的慾火,激烈的將全身吞沒。

  這股熱烈的慾火衝擊到乳房時,刺激乳頭興奮的硬挺起來,而且脹的發出邪淫的亮光。

  最後,兒子把自己的陽具完全吞到嘴裡,下垂擺搖的卵蛋,好像懸吊在嘴裡似的,而他的身軀似乎加倍的彎曲,看起來就像是個有虐待狂的邪淫怪獸。

  當試圖遮掩裸露的身體時,卻看到兒子抬起頭來,並且讓龐然大物、看起來邪邪惡惡的大屌,緩緩的滑出他的嘴裡。最後,僅只剩下巨大、球形的紫紅色龜頭含在嘴裡,然後再次開始自我手淫的動作。

  接著一邊猛烈的玩弄邪惡怪物似的東西,一邊涉水穿過水池,朝自己走來。突然間,凱瑟琳發現自己躺在那裡,兒子則站在她張大的兩腿中間。

  她呼吸困難的等待著,凝望著聳立在上的兒子揉玩他巨大的陽具。

  濃厚黏稠的漿汁,不斷不斷的從他的陽具裡噴灑出來,迅速的遮蓋住她,當它停止噴灑時,凱瑟琳發現自己已經被兒子又熱又濃稠的精液所淹沒。

  快被溺死時,凱瑟琳猛一掙扎驚醒過來,呆若木雞的躺在那兒,好幾分鐘後才回過神來,發覺原來是在做夢!

  不過由於實在太生動、逼真、清晰,讓她的心情難以平靜下來,覺得全身因為高度興奮而像著火似的燃燒著,額頭則濕濕的一片汗水。

  『會不會有蛇跑進帳篷來?』

  屏住呼吸,全身僵直的躺在那兒,一動也不敢動,唯恐會刺激到那個是蛇或是蜘蛛,或者是什麼的東西。

  她驚恐的盼望這個什麼東西,能夠趕快自己移走,好結束惡夢。可是這個什麼東西卻像一點也沒有停止的意思,繼續不斷的在睡袋上游走。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動著動著,竟然游移到她的胸部上,接著往睡袋的上端前進。當它移動的越來越高、越來越高時,凱瑟琳的心也跟隨著七上八下的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喔……』

  凱瑟琳暗暗的鬆了口氣,這應該是布萊恩已經“性”起,想要再跟她玩樂、玩樂的。

  然後她發覺這隻手從肩膀緩緩的偷偷移往乳房,憑著過往的經驗和感覺,凱瑟琳察覺到這不是布萊恩的手。

  究竟是怎麼回事?她都快被搞迷糊了!

  當它在乳房上不斷撫摸時,凱瑟琳終於認出,是雪夫,這是雪夫的手!

  『他想幹什麼?』

  凱瑟琳在心裡暗肘著:

  這下子,凱瑟琳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知道應該立即阻止他,可是她卻不願意驚嚇到雪夫,甚至於因而引起一場不必要的騷動。

  凱瑟琳嚐試著思考各種狀況,如果他是在睡夢中無意識的行為,那又有什麼關係?可是,如果他是清醒著呢?那……不、不、不……凱瑟琳確信如果他醒著決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想到此處,凱瑟琳靜靜的躺在那兒,任由兒子的手在身上撫摸,一心一意的盤算著,要如何掌握住關鍵時刻扭轉乾坤。

  最令凱瑟琳害怕的是,當雪夫的手游移過乳房,撫摸到柔軟、迷人的乳頭時,自己竟然全身泛起陣陣淫慾。

  怎麼可以因為兒子的觸摸,就自動的激起情慾呢?

  她更迷惘的感受到有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刺激的她渴望兒子能馬上把巨大的陽具插入自己火熱的肥屄內。

  雖然知道這些想法是淫蕩、猥褻、敗德的,但是她就是無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它。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默許雪夫輕柔地愛撫、揉玩她的乳頭,直到乳頭彈起變硬,變的萬分敏感。

  謝天謝地!他的手被睡袋拉上的拉鍊阻擋住,沒辦法前進。

  正暗喜自己即將得救時,卻發現他的手繞回原位,又玩起興奮中的乳頭,然後伸到睡袋的背部。

  由於她鄉愿的容許,現在讓她羞愧的聽到雪夫暗中輕輕的拉下睡袋的拉鍊,並且在靜悄悄的黑夜裡發出輕柔的“嘎啦、嘎啦”響聲!

  她原想他會適可而止,沒想到現在變本加厲的更大膽了!

  雖然希望他不要繼續下去,但是對於他持續的動作卻又故意加以漠視。

  『我該怎麼辦?』

  凱瑟琳在心裡問自己,如果再不採取行動的話,要不了多久,雪夫就將探索到她充滿淫水的肥屄啦。

  『我該怎麼做才好?』

  最後,凱瑟琳決定採取行動:

  『嗯……』

  呻吟一聲轉動身體,移到較接近睡袋拉鍊拉開的地方,同時不著痕跡的將腿盡可能的張開著。

  她能清晰的聽到雪夫迅速從她身上撤退後、所發出的驚恐喘息聲。

  有好幾分鐘,什麼聲音也沒有,一切似乎就這樣沉寂下來。

  突然她覺得有股冷空氣輕微的吹到皮膚上,雪夫又再次翻掀她的睡袋。

  凱塞琳如睡在針氈似的渾身難受,可是卻又期待著他的行動。

  終於……行動了!行動了!感覺雪夫的手指輕柔的掠過她的大腿,感覺他溫柔的摸著她的肌膚一兩秒,然後迅速移開,大概恐怕弄醒她吧。

  一兩秒後見她動也沒動,他的手再度回來,而且大膽的輕輕的撫摸她的大腿。見她還是沒動,雪夫更為大膽,柔和的撫摸她溫暖平滑的玉腿。

  手指一摸到那片蓋住秘洞的捲曲陰毛,她聽到他的呼吸變得非常不自然。

  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她覺得透過雪夫的手指,不斷的傳來陣陣的刺激,陣陣的興奮。

  凱瑟琳已經忘記對方是她的兒子,全然的享受這不被允許的動作所帶來的刺激、亢奮!

  感覺上她似乎又回到十幾歲的少女時期,當第一次約會時,期盼對方觸摸那個地方的羞澀情形。

  什麼三綱五常、什麼人倫道德,對現在的她來說,都比不上雪夫給她的刺激,和帶領她回復少女時期的青春愉悅。

  說的明白些就是,她已經無法,也不願意阻止事情繼續發展下去。

  當兒子的手緩緩的移動,穿過糾結的陰毛叢,抵達她濕淋淋、等著被玩的秘洞時,凱瑟琳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不斷的喘息。陰道口早就泛滿因為期盼他的手指到達而流出的淫液。

  凱瑟琳知道她必須阻止,但是劇烈的激情奔馳在她全身的神經系統,早就讓她興奮的全身癱軟,動彈不得了。

  雪夫溫和的上下擦撫媽媽的大陰核,一遍一遍再一遍,刺激的媽媽淫蕩的不斷扭動自己的下體。

  也不知玩弄了多久,他的手指才往下移動,溫柔的的上上下下滑撫媽媽浸滿淫水的屄肉。

  忽然,感到雪夫的手指摸到屄口,立刻一股迅猛的性慾衝動漲滿陰戶爆裂開來,當兒子開始溫柔的、好奇的探索她熱情的、濕淋淋的屄洞時,她唯一能做的竟只是咬緊牙關,盡力不讓自己興奮的呻吟出聲。

  插入後,雪夫躊躇一會兒,等著媽媽熱情的回應,當等不到回應時,他開始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深的進進出出抽插起來。

  抽插的凱瑟琳再也無法遏制自己的慾火了!

  『喔……喔……』

  輕聲的呻吟出來,並且把腿盡量的張開,以讓兒子像探針似的手指能夠更深入她激動顫抖的屄裡。

  『喔……布……萊恩……親……愛……的……』

  兒子的手僵在那兒好一會兒,凱瑟琳也靜默著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瞞過他?果然,沒多久,兒子的手指逐漸滑動,又開始一進一出,一進一出溫柔的抽插她的浪穴。

  雖然她很喜歡手指抽插的奇妙感覺,但是更盼望他的巨屌能肏進來,那種滋味……

  『喔……快忍不住了……』

  凱瑟琳感覺的出自己快要接近高潮了,不過她也明瞭,這樣是永遠無法讓她滿足的,可是……。最後,她果斷的決定要下一個賭注。

  凱瑟琳十分小心的把手伸出睡袋,接著伸入兒子的睡袋,然後緩緩的,偷偷摸摸的一寸一寸往下移動,直到接近他巨大陽具的地方。

  深深吸口氣,她倉促的伸手尋找陽具,同時毫不遲疑的轉身將自己溫暖、濕淋淋的肥屄挺過去。

  『喔!布萊恩!親愛的!』

  掉轉頭,用只有雪夫聽得到的聲音耳語說:

  『需要,需要。親愛的!給我!』

  『快!來嘛!拜託!來嘛!快!』

  這隻東西真是夠大,大到她無法以一手環繞住它。也許他巨大的陽具實在太他媽的大,以致不能用來插入她窄小的浪屄,不過說這些都太遲了,自己已經開口要求他肏自己了啊。

  凱瑟琳用一隻手撐持住雪夫獨特的“巨蟒”,另一隻手頂開他的睡袋邊緣,她既想玩到兒子,又不想驚醒丈夫,所以一撐開睡袋,馬上小心翼翼的從自己的睡袋滑入兒子的睡袋。

  急速把屁股頂向雪夫,凱瑟琳感受到、兒子的巨屌暴怒堅挺的在她下體、顫抖抖的一挺一挺。

  雖然她的腿已經很酸很疲累,不過還是抬起一隻,引導兒子大如球根的龜頭,戳入已經淫浪發熱的屄洞裡。

  飢渴的把屁股往後推,突然覺得一陣痛楚,屄洞被兒子巨大又巨大的陽具強力侵入,同時聽到兒子像隻雄獅似的,低聲發出陣陣嘶吼,她則緊咬牙關,控制著不讓自己呻吟出聲。

  凱瑟琳覺得兒子的巨屌好像無盡無止的那麼長,它一直進、一直進,就像沒有盡頭似的。還好,終於整根巨屌完全沒入陰道內。

  凱瑟琳迅速的前進後退、前進後退的擺動屁股,用她緊實、濕黏的屄肉擠壓、抽插兒子的大屌。

  當雪夫又開始粗魯的肏她時,她心裡一直祈盼不會吵醒丈夫才好。

  將自己可愛的“武器”,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插入媽媽溫暖的浪屄,刺激的雪夫整個人都快溶化掉了。

  在兒子又深又重的近乎粗暴的抽肏之下,凱瑟琳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舒暢的快速逼近高潮,跟著,她突然感到兒子顫慄抖動,渾身僵硬的直立。

  雪夫巨大的陽具更加暴漲,緊接著在她的體內毫不保留的爆發了!此時,沉迷在母子亂倫的敗德行為中,凱瑟琳的慾情也被刺激的飛向最頂點。

  他的老二就像隻巨大的傳奇蠟燭,不斷大量大量的噴灑出會要人命的男人“乳液”,以致不但迅速灌滿她窄小的陰道,更且誘人的滲了出來

  她的高潮雖然極度的強烈,但也快速的終結。實際上當她躺下來,兒子仍然用濕透的大屌,溫柔的進進出出抽插,好像要將溢滲出來的敗德種子、重新塞入屄裡似的。

  本想出聲讚美幾句,可是腦筋一轉,那不是自己露出馬腳嗎?畢竟到目前為止,兒子仍然以為自己誤將他當成丈夫。想到此,只好強忍著眼眶的興奮淚珠,靜靜的讓兒子繼續用力抽插浪屄。抽插的力道慢慢減弱,慢慢減弱,終於停了下來。

  四、五分鐘後,雪夫縮軟的老二終於完全抽離媽媽的陰道。

  『嗯,布萊恩!』

  凱瑟琳含含糊糊的往肩後說:『好棒喔!你真會肏,我好舒服耶!』

  凱瑟琳不著痕跡的、從這個睡袋靈巧的移進另一個睡袋。為了騙局能讓兒子更相信不疑,她往後伸手,溫柔的握住兒子垂軟的大陽具,給予一陣愛的撫摸。

  『晚安!親愛的!』

  凱瑟琳輕聲的耳語,然後翻轉過身子睡覺。

  沒多久,她就沉入夢鄉,夢見慾念完全得到滿足的瞬間,那種永遠無法抹去的、消魂蝕骨的神奇美妙感覺。……

  《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