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自述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而等我回過頭再找那胖子時,他仿佛從這世界上消失了。他在福建,遠隔千里都不止啊,我無可奈何,一紙訴狀將他告上了法庭。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這一年多來,我就象生活在地獄中一樣。

一切的一切,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個象豬一樣胖的福建混蛋。將近十年了,我們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我萬萬沒想到,在這次市里最大的五星級賓館這麽大的工程上,他會擺我一道。由他提供的幾乎所有的裝飾材料居然都是劣質的假貨。

也怨自己,總以為這麽多年的關系不可能蒙我。甚至忽略了最最關鍵的驗貨。

等那些東西全部糊上了那棟大廈後,事情馬上敗露,被勒令停工不說,還要返工,賠償延誤工期的損失。

而等我回過頭再找那胖子時,他仿佛從這世界上消失了。他在福建,遠隔千里都不止啊,我無可奈何,一紙訴狀將他告上了法庭。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

  結婚那天,我就對天盟誓,此生絕不負她,要給她一生的快樂和幸福。

  第二天一早我就趕著回家了。

  而我是多麽的喜歡妻子這時的樣子啊。

  或許是上天也妒忌我有著這麽的妻子和這麽美好的生活吧。他決定給我懲罰。

  :進來吧,老公。

  :敏啊,我覺得好象不太硬啊。

  我試著繃了繃肉具,感覺不是很強烈。

  而妻子似乎等不及了。

  :恩,進來了就硬了嗎。

  肉具上白白的往下淌著液體,那是妻子興奮時分泌出的淫液。很多。

  :老公啊,你軟下來了還這麽大耶。

  邊說,邊吐出她那細滑紅潤的舌尖,在我松軟下來的龜頭上舔了一圈。

  :舒服嗎,好老公,

  妻子的眉眼如絲,直直的看著我,那樣子既騷浪又嬌媚。

  對不起,敏,我可能真的是累了。你難受嗎,要老公用——

  妻子打斷了我:恩,不要嗎。等你明天硬了用他

  妻子的手指在那軟塌塌的東西上纏繞著。

  我無言的吻住妻子。

  那一夜。我幾乎沒能入睡。而且我也聽到身邊的妻子也好象翻來覆去了一夜。

  而早上我睡的正甜時,卻被妻子弄醒了。

  果然妻的眼睛里面水汪汪的象要淌出水一般,見我醒來,立刻偎到我的懷里。

  纖手卻緊緊的抓著我硬起的陽具,膩聲道:老公,好大啊。熱熱的。

  我捏了捏她陰戶上端挺立著的硬硬的陰核。妻子的身體縮了縮,嬌吟了一聲。

  小浪穴什麽時候濕成這樣了。這麽多的水。

  恩,說好不許的嗎。

  妻子在我懷里嬌羞的扭動。

  剛剛啦,誰叫你一大早就不老實,緊緊的頂著人家。

  那現在呢,現在要老公幹嗎。

  我輕笑著,將妻子壓到身下,逗她。

  要老公的大肉棒棒操了。小穴里頭好癢啊。

  妻子嫵媚的摟住我,把嘴湊到我的耳邊,低低的道。

  我呵呵的低笑,說了聲:小浪婦。就用堅硬的肉具湊向愛妻的胯間。

  妻子快樂的閉上眼,將腿大大的分開。微微的挺起濕透的陰部,往上迎來。

  是這里嗎,寶貝。

  我挑動著自己火熱的肉具,在妻子那濕滑不堪微微抽搐的陰門口挑逗著。

  恩,壞老公,進去啊。等不及了啊。

  我笑了,輕輕的拍了一下她往上挺起的屁股。

  就一夜沒操,小穴穴就浪成這樣了啊。

  恩,老公,人家要嗎。快啊。

  滿滿緊緊的把她塞住了。

  哎呀,好老公,硬邦邦的大肉棒棒真好啊。

  愛妻長長的呻吟了一聲。快活的肉體收縮了一下。

  老公啊,你怎麽了,快啊,快,小穴里面好癢啊,快給她啊。

  愛妻依舊沒有埋怨,但從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哀怨。

  偉德,這可能是病,我們得去看醫生了。

  妻子正色對我說。

  我的眼淚都下來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不管花多少錢,我們都要把這病瞧好。偉德。

  二

  但是,我們將近一年的求醫得到的卻是一個幾乎讓我們絕望的信息。

  我最不敢見的人就是我最愛的阿敏。

  看著我那麽難受,阿敏也體諒的不再要我回家面對她了。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不可思議的事卻真的發生了。

  兒子的臉突然紅了一下。

  阿敏似乎也吃了一驚,身子僵了僵,與兒子緊貼著的身體站直了。

  象個鬼一樣,嚇壞我了。

  妻子嬌嗔著拍了拍胸口,走上來,一把挽住我的胳膊。

  大忙人,今天怎麽會有空回來看看我們這孤兒寡母的啊。

  我覺得阿敏的身體僵了僵。

  盡胡說,你吃飯沒,我回去給你做些。

  昏暗的路燈下,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臉上有了紅暈。

  兒子已經快步上前,打開了門。

  我打開臥室的門,幾乎吃了一驚。剛剛還在睡著的妻子居然不在了。

  而且我的臉變的血紅。這麽早,天還沒亮,她跑去兒子的房間幹嗎呢?

  屋內的一切證實了我所有的推測。我絕望而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媽媽,想死我了。想死你這里的味道了。

  咯咯,壞小子。又想用他欺負你媽媽了。

  舒服嗎,寶貝。

  媽媽,好舒服啊。

  果然,妻子忍不住了,她松開了口中兒子年輕粗大的肉棒。站了起來。

  微微,好寶貝,來吧,媽媽要了。

  啊,微微啊,好燙啊。

  妻子仰著臉,低低的嘆息著,腰伏的更低了。屁股也向兒子結實的小腹聳去。

  媽媽,舒服嗎。

  微微啊,到底了。好舒服啊,雞雞好漲啊,媽媽的小穴都要放不下了。

  妻子回過頭,對兒子媚笑,淫蕩的喃喃。

  就是啊,媽媽,好象比上次緊多了。夾的我的雞雞也好舒服啊。

  媽媽,知道了。媽媽,你說要是爸爸知道了我們的事可怎麽辦啊。

  妻子的淫蕩讓我大吃一驚。

  淚流滿面。

  媽媽,我愛你,我要操到你最最舒服,媽媽,好不好。

  哎呀,微微啊,別動,給媽媽,別抽出去,讓媽媽舒服吧,

  媽媽,媽媽,你收縮的我好舒服啊。

  媽媽,我要射了,忍不住了啊,。啊。媽媽。

  兒子輕聲叫喚著他的母親,年輕的身體開始顫抖。

  妻子竟然因為兒子在她體內的射精又到了一次高潮。

  我控制住自己還沒有完全平複的呼吸,悄悄的離開兒子的窗外。

  我想讓媽媽更舒服些嗎。

  你呀,現在媽媽都有些吃不消你了。這小家夥現在越來越兇了

  恩,媽媽躺一下就起了,現在身上好象一點力氣也沒有,

  呵呵,一定是剛剛在上面動的太兇了。

  兒子笑了。

  還笑,壞蛋,都是你這壞兒子,非要媽媽在上面,弄的媽媽腰都軟了。

  妻子擰了兒子一把,嬌嗔著。

  知道了媽媽,你回吧,外面冷。

  但是我沒有,我怕進入了她的身體後我又會不行了,甚至我怕她會拒絕我。

  那樣的話,我會活不下去的。

  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四

  五點半不到,兒子叫門了。我的心激動起來。

  妻子放下手中的活,滿臉喜悅的給兒子開門。

  兒子一進門,就在妻子的臉上親了一口。

  媽媽,我回來了,飯做好了嗎。

  兒子換著鞋,問他母親。

  在做呢,你看會電視,馬上就好,餓了嗎,要不要先吃些東西。

  不要,媽媽,等你做好了再吃吧。

  恩,乖兒子,

  妻子嬌笑著,扭動著脖子,:別動媽媽,快出去,你這樣媽媽怎麽做飯啊。

  格格。

  妻子的笑聲在我聽來是那麽的淫浪。

  媽媽,明天是星期天,

  星期天又怎樣。

  妻子回頭,眼里已經開始閃爍著淫蕩的火花,:你不怕被你爸爸回來看到。

  妻子嬌笑著。扭動著曼妙的身軀:恩,不嗎。媽媽。你好香,讓我聞聞。

  媽媽,奶頭大起來了,好硬啊。

  嬌媚的妻子讓兒子興奮,他將下體靠到了他母親的臀部上。

  媽媽,我也硬了。你看。

  不害臊,媽媽才不要看你這醜東西呢。

  又咬著唇,白了兒子一眼。

  兒子的手揪住了妻子漲大的奶頭,在牽拉著,旋轉著。

  媽媽,我想聞聞你下面的味道。

  妻子淺吟低笑著。模樣又淫又浪。

  恩,不,我現在就要。

  兒子的手伸到了他母親的腰間,解他母親的褲子。

  恩,壞東西,媽媽一天又沒洗又沒換的,臟死了,不要啊。

  妻子的臉紅了。不依的扭動著纖腰。

  壞微微,不要啊。

  妻子擡起一條腿,兒子將妻子的一條腿從褲子里面完全脫了出來。

  壞蛋,你壞死了,一回家就這樣,你也不怕媽媽著涼啊。

  妻子回頭嗔怪兒子,眼中盡是訴不完的蕩意和媚態。

  媽媽,我就是喜歡你這里的味道。

  :才不,我的媽媽最幹凈,最香了。

  媽媽,你看,穴里有水出來了。

  媽媽,我要操你,操完了再吃飯好嗎。

  媽媽,是這里嗎,我近來好嗎。

  進來啊,微微,媽媽準備好了。

  妻子仰起興奮而火紅的臉,細細的呻吟起來。

  寶貝,你想不想射精啊。

  妻子柔媚的問兒子。

  不想,媽媽。我只是想這樣放在你里面,慢慢的動著。

  那媽媽,你做飯吧,我就放在里面慢慢的動。不會影響你的。

  妻子低低的回頭對兒子說。

  吃過了飯,媽媽幫微微洗澡,媽媽也想吃微微的雞雞,好嗎。

  恩,媽媽,我也要吃你的小穴,

  兒子終於聽話的將他的性器狠狠的在他母親的身體撞了幾下,然後抽了出來。

  微微,去擦一下,看你把媽媽的大腿都弄濕了。

  恩,媽媽,那我不穿褲子啦,反正呆會吃飯的時候又要操媽媽。

  兒子笑了。妻子的臉紅了。

  去把媽媽的睡衣拿來,再拿些紙來。

  兒子脫下了褲子。

  媽媽,把你的衣服也脫了吧,我給你拿去。

  壞蛋。去穿上衣服,要著涼的。

  我強壓住心頭燃燒的欲火,等待著妻子和兒子繼續的激情的表演。

  不一會,妻子就把飯做好了。兒子殷勤的幫著妻子整理餐具。

  來,媽媽,坐到我身上來吧,

  恩,媽媽說話不算數,

  媽媽你不坐在我身上我就不吃。

  兒子放下了碗。妻子笑了:壞蛋啊,媽媽是怕你累了,吃完就不能做了。

  媽媽來嘛,媽媽來嘛

  媽媽餵我吃,

  好香啊,媽媽。

  媽媽,你濕了,好多水出來了。

  妻子的聲音更低,緊緊的摟住兒子的脖子。

  媽媽放進去吧,我也要。

  兒子在下面不安的扭動。

  不要在這里,微微,抱媽媽去沙發上。

  妻子紅紅的臉偎到兒子的臉龐上,低低的央求。

  坐下寶貝,讓媽媽來。

  妻子讓兒子足在了寬大的沙發上,綣起腿饒在了兒子的身體兩側

  媽媽,讓我把褲子脫了吧,

  恩,媽媽等不及了,微微。

  微微,媽媽現在就要你這熱熱的大雞雞。

  妻子仰著頭,快樂的呻吟著,雪白鼓脹的奶子就在兒子的臉前面上下顛蕩著。

  微微,媽媽好舒服啊,今天怎麽啦,媽媽覺得下面好熱,好多水啊。

  兒子伸出舌頭,去舔弄著他母親不住在他的眼前晃動的硬邦邦紫嘟嘟的奶頭。

  媽媽,我也感到你的下穴里面好熱啊。緊緊的咬著我的雞雞呢。

  兒子在他母親的身體下面,努力的向上挺刺著生殖器。

  寶貝,媽媽真的不行了,哎呀,微微,你要不要射啊。

  不要,媽媽,你來吧,我正硬著呢。

  妻子大聲浪哼著,屁股動的飛快,那水聲也響成了一片。

  媽媽,你來吧,我忍著呢。

  妻子笑了,吻住了兒子。

  恩,媽媽,今天為什麽不叫我射了,以前你總說我想射就射別忍著的嗎。

  妻子的臉紅了,伏到了兒子的耳朵邊上低低的道。

  恩,媽媽,我今天也想操你久些,媽媽,我喜歡操你。

  壞蛋,你的大雞雞現在不就操在媽媽的小穴里嗎。

  妻子淫蕩的低笑。兒子來勁了。

  媽媽我現在就要操。

  妻子的聲音淫蕩的不行。

  媽媽,這一次換我來操你好嗎,媽媽累了。都出汗了。

  微微,把衣服脫了吧,要不回媽媽的房間再做好嗎。

  不,媽媽,我想在沙發上操你。

  恩,知道了,這次不會了,媽媽不是已經教過我了嗎。

  咯咯,媽媽的微微最聰明了。

  媽媽,你的穴口好紅好腫啊,疼嗎。

  兒子將他那粗大的龜頭對準了他母親正往外淌著白白的黏液的腫脹的陰道口。

  妻子顫聲淫哼著。

  兒子啊,你的龜頭好大啊,看,媽媽的小穴口都讓他撐的鼓起來了。

  媽媽,你的穴口鼓起來真好看,象朵花一樣漂亮,

  兒子興奮的盯住他母親的下身。

  呵呵,我看就象。媽媽,舒服嗎。

  恩,好微微,雞雞好熱,好粗啊,滑滑的,媽媽很舒服。

  媽媽,是這里嗎。

  微微,你的雞雞真大真硬,大龜頭溝子好深啊,一下就勾住媽媽那里了。

  媽媽,剛剛你在上面的時候能碰到那里嗎。

  妻子搖著頭,又低下頭看自己的胯間。

  妻子的浪哼聲讓我極其興奮,我開始飛快的套弄硬起的東西。

  唧咕,唧咕,唧咕

  妻子心疼的看著滿臉是汗的兒子,低低的央求他。

  六

  媽媽,那你爬起來,我要從你的屁股後面弄你。

  來吧寶貝,操媽媽。媽媽要大雞雞了。

  妻子在兒子堅實的身子下面顫抖著,翹起著白白的豐滿的屁股向兒子搖晃。

  我看到妻子閉上了美目,雪白的牙齒咬住了鮮紅的下唇,頭也微微的仰起。

  我的性器官越來越硬,越來越熱,在我握著動作的時候,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妻子的屁股熟練而焦急的扭動著,用身體的語言提醒兒子應該加快步伐了。

  媽媽,舒服嗎?我覺得雞雞好硬啊,好快樂。

  恩,寶貝,媽媽也好快活,穴里面象要被你的雞雞鉆出火來了,

  呵呵,才不,被我鉆出好多水才是真的。

  妻子的臉羞的緋紅,雪白的屁股卻不害羞的更加有力的往兒子的身上送去。

  媽媽,你要到了嗎?下面好緊好熱啊。舒服死了。

  妻子的浪叫聲大而淫蕩,雪白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周末真的成了他們母子兩性愛的歡樂日子了。

  媽媽,好多水啊。

  兒子擡起了臉,臉上真的有了水痕。

  妻子半是慈愛半是嬌嗔的白了兒子一眼,還有些害羞。

  下午弄了這麽久,又想要了?

  嗯,媽媽,一看到你的身體就受不了了。

  兒子嬉笑著,手指繼續不停的逗弄他母親因為性興奮而勃起的乳頭。

  我看看,嘻嘻。

  羞不羞,壞蛋,翹這麽高。

  妻子居然坐到了浴缸的邊緣上,示意兒子靠近她。

  恩,媽媽,真舒服,你的嘴里面好熱,濕濕的,可舒服了。

  呵呵,就是你這個壞東西太大了,撐的媽媽的嘴好酸。來,洗澡吧。

  媽媽,你的奶頭硬硬的好漂亮啊,

  兒子的手掌握住了他母親的雙乳,輕輕的捏揉。

  不,我只要媽媽。

  恩,微微啊。

  我看到妻子的身體在浴缸里面輕微的掙動起來,也聽到了她加大的喘息聲。

  媽媽,好滑啊

  兒子在驚嘆成熟女體的濕熱,妻子的扭動卻在加劇。

  給我,微微,放進來吧,媽媽癢的不行了。

  舒服嗎,媽媽,

  兒子似乎在盡力繃緊他的性器,要充滿他母親火熱成熟的陰道。

  恩,好微微,真滿啊,把媽媽撐的好緊。

  妻子回頭斜視著自己健壯年輕的兒子,眉宇間說不盡的淫蕩和春情。

  妻子回頭,體貼的問著兒子。

  恩,媽媽,不要緊,就是漲的慌,想動一下。

  兒子也在憋著似的。滿臉的不自在。

  才不,壞蛋,一讓你動你就一定會把媽媽搞的暈頭轉向的。

 :微微啊,給媽媽吧,媽媽癢的不行了,快啊。

  恩,媽媽,我來了,

  我覺得妻子前所未有的淫蕩,難道年輕的兒子給他的真的那麽的快樂嗎?

  兒子對他母親的體貼讓我感動,而妻子顯然也想嘗試更多不同的歡愛滋味。

  微微啊,媽媽要舒服死了啊。

  媽媽,要起來嗎。

  兒子體貼的親吻他母親汗濕的白皙修長的頸子。

  嗚,

  兒子戲謔著。

  恩,要的,讓媽媽歇一下嗎。

  妻子居然在對兒子撒嬌。

  媽媽,那我抱你到床上去好嗎?

  恩,不過我不準你的雞雞拔出來的啊。

  妻子的媚態讓我的血液都沖向了下身,我的手用勁握住了自己勃起的陰莖。

  舒服嗎,媽媽,

  把他母親放到床上前,兒子那健壯的屁股刻意的向前頂了幾下。

  妻子在調笑著兒子,溫柔但卻淫蕩的看著兒子。

  兒子樂了,跟著他的母親躺到床上,親吻著她。

  妻子享受著兒子的親吻,雙手憐愛的在兒子健壯的後背肩頭撫摩。

  壞,媽媽聽了卻好害羞的,讓自己的兒子弄的那麽多水,多難為情啊。

  妻子的臉紅了,在兒子的屁股上擰了一把,低低的道。

  沒有,沒有啦。你壞,你是壞兒子。

  妻子的臉更紅了,幾乎把頭都埋到了兒子的懷里。更緊的摟住了自己的兒子。

  兒子在他母親的耳邊低低的傾訴著,那健壯的臀部卻在慢慢的聳動起來。

  嗚,壞蛋,說好了媽媽歇一會的,又不算數了。

  媽媽,我好愛你啊。

  媽媽,你看,多漂亮啊,

  媽媽,陰蒂也翹起來了啊。

  漂亮嗎,媽媽

  恩,微微啊,你把媽媽的小穴弄的這麽腫啊。

  媽媽,漂亮嗎?

  兒子贊嘆的詢問他的母親。

  妻子嚶嚀著,低低的嘆息。

  舒服嗎,媽媽。

  好的,媽媽,來,把腿放上來,這樣會更舒服些的。

  妻子順從的將自己修長的雙腿翹起,掛到了兒子健壯的肩頭上。

  我的好兒子,你要把媽媽的花心都燙化了啊。

  享受著兒子那年輕的火熱的精液沖擊的妻子,嬌媚的喊道。

  媽媽,都流出來了。

  妻子站了起來,坐到了床上。嬌媚的叫兒子過來,兒子順從的到了她的身前。

  舒服嗎,微微。

  妻子的舌尖鮮紅而靈活,輕輕的掠過自己殷紅的唇。嬌俏的看了眼兒子。

  恩,媽媽,你舔的我好舒服啊,你給爸爸這麽舔過嗎。

  我的心一激靈,豎起了耳朵。

  壞蛋。

  妻子撒嬌一樣在兒子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當然了,媽媽愛你爸爸,當然也願意為他這麽做了。

  我的心里感覺到一些安慰,原來妻子還是愛我的。

  怎麽了,吃你爸爸的醋了。

  妻子看著兒子,噗嗤就笑了,拍打著他的臉龐。

  小色鬼,上床吧,抱抱媽媽。

  累嗎,寶貝,

  不累,媽媽,我真的好愛你。

  咯咯,是嗎,我的小微微,那你說說,刀是怎麽個愛媽媽法呀。

  兒子被妻子的調笑搞的有些臉紅了,低低的說道。

  咯咯,那將來我的小微微娶了老婆呢,還能和媽媽這樣嗎。

  我才不要別的女人呢,我只要我的媽媽,

  一夜終於過去了,我也昏昏沈沈的睡去。

  快走吧,又要遲到了。

  妻子嬌嗔的催促兒子,兒子的手還在撫弄妻子那鼓脹高聳的乳房。

  媽媽,真的不想走,還想跟你來一次啊。

  兒子低低的說,妻子嬌媚的笑了。

  嗚,不要啊,微微,你怎麽又回來了。

  妻子以為是兒子回來了,不依的扭著腰,撒著嬌。

  敏,不是微微,是我。

  我顫抖的在妻子耳邊說道。

  啊,是你,是偉德。

  妻子大吃了一驚,快速的將臉抹了一下,回過頭,驚訝甚至恐懼的看著我。

  你,你,什麽時候回來的,你,

  妻子恐懼的身子開始發起都來。

  我愛憐萬分的一把就將她摟進了懷里。

  啊,偉德,你真的好了,啊,偉德啊,我的老公。

  我愛憐的托起她那嬌艷的梨花帶魚一樣美麗的臉龐,輕輕的親吻下去。

  老公,你真的不怪我,真的還和以前一樣愛我嗎。

  是嗎,

  妻子歡快的摟住了我,瘋狂的親我。

  老公,我好開心。我好愛你啊。

  現在讓我用它倆愛你吧,寶貝,

  我急切的將自己的衣服扯光,光溜溜的壓到了妻子的身上。

  妻子瘋狂的吻我,纖手緊緊的握住我那粗大的陰莖,捋動起來。

  來,上來寶貝,嘗嘗你老公好久沒有給你過的滋味吧。

  看著我那直挺挺舉著的陰莖,妻子嬌媚的咬著牙,顫巍巍的爬到了我的身上。

  、:啊,老公啊,好大啊。我愛你啊老公。

  好象沒有微微的大啊。

  我在妻子的耳邊戲謔著。

  嗚,不準你說嗎,壞老公,

  妻子嬌媚的呻吟,我感到她的陰道腔在不自主的收縮,大概我的話刺激了她。

  啊,老公,真的比以前更大也更硬了啊,好舒服啊。

  舒服嗎?寶貝,好象沒有微微的陰莖大吧,

  老公,不要說啊,啊,好舒服啊,烙的小穴好美啊。

  告訴老公,昨晚上讓微微操了幾次。

  三次,啊,老公,不要說嗎,會害羞啊。

  妻子嬌羞的哼叫著,下體收縮的更緊了。

  也更刺激是嗎?寶貝。、我親吻著他的乳房,輕笑道。

  是的,我的老婆最騷,最浪,也最好。老婆,我喜歡操你的騷穴。

  老公啊,我也好喜歡讓你的大雞雞操我的小穴穴啊,好舒服啊。

  那你不喜歡微微的大雞雞操你的騷穴嗎?

  我刻意的去刺激她。

  敏啊,快三年了吧。我都要忘了和你做愛是這樣的快樂了。

  我深情的看著妻子,低低的說。

  妻子動情的摟住我的脖子,親吻著我汗濕的臉頰。

  老公,你怎麽忽然就會好了呢。

  那說來還真的要感謝你和微微呢。

  老公,你會不會嫌棄我這樣的女人啊,畢竟,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啊。

  妻子紅著臉在我的懷里扭動起來,嬌嗔的在我的背上擰了一把。

  壞蛋老公,變態。

  我就是變態啊,怎麽了,恩,老婆。

  我樂了,將她摟在懷里,揉搓著,妻子細皮嫩肉的,抱著真的好舒服啊。

  還有個好兒子。我捉狹她。

  恩,不來了討厭的老公。

  老公啊。

  可以了,老公啊,來操我吧,小穴好癢啊。

  敏啊,還不很硬啊,我怕一會有軟了。要不你先去樓上和微微做吧。

  妻子的陰道口猛的縮了一下,她紅著臉,看著我。

  恩,才不,我要和老公做。

  我知道其實妻子也想要和她的兒子做了。畢竟每天都讓他弄慣了的啊。

  樓上,兒子的房間不停的傳出走動和搬椅子的聲音。

  恩,不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啊,壞老公,我要你操我。

  被我的提議弄的完全興奮起來的妻子特別的騷媚,不住的在我懷里扭動著。

  我愛憐的親吻著妻子。

  可是老公,我不要你一個人在這里等我。

  那我陪你一起上去好嗎?寶貝。

  看著妻子那淫蕩的迫不及待的樣子,我興奮起來。

  恩,好吧,可是,可是,不準你笑人家啊?

  妻子真的同意了,臉上火一樣的燙。

  微微,

  媽媽,你怎麽來了,我爸呢?

  啊,微微,你爸他,睡了,啊,兒子,快,媽媽要。

  媽媽,你好濕啊,這麽多水了。

  媽媽,想死我了,

  給我,微微,大雞雞快進來啊,媽媽等不及了。

  妻子低低的趴伏在床沿,將自己白皙的屁股聳的高高的,焦躁不安的扭動著。

  我必須等待。

  啊,微微啊,你要操死你媽媽了,大雞雞硬的不得了啊,媽媽舒服死了。

  妻子仰起下巴,一臉的嬌媚,緊閉雙眼,體會著那一波波在體內激蕩的快感。

  媽媽你流了這麽多的水。

  微微啊,媽媽現在真的對付不了你著大東西了,看看,還是這樣的兇,

  能的,只要媽媽能讓他變的乖起來。

  媽媽,來你到上面來好嗎?

  兒子低聲央求他的母親。

  不讓你媽媽休息一會啊,壞蛋。

  妻子調笑著,卻順從的爬起來,趴到了兒子的身上。

  壞東西,那麽硬,把媽媽的小肚子都要頂穿了,

  :舒服嗎,微微,

  妻子親了親兒子汗濕的臉,愉快的在兒子那巨大的堅硬的陰莖上蹭動起來。

  兒子的手伸到他母親那擺動著的屁股上,捧住了幫她套弄。

  壞蛋,老讓媽媽做這麽羞人的事。

  :媽媽。好舒服,你弄的雞雞可舒服了。

  兒子笑了,親吻他的母親。

  媽媽可不舒服,這壞雞雞太硬了,咯的媽媽好難受,

  妻子輕聲笑著,繼續收縮著自己緊湊多肉的陰道腔。

  才不呢,媽媽騙我,媽媽說最喜歡他這麽硬的。

  壞蛋,你什麽都知道。

  妻子害羞起來,臉上緋紅。我看到她那聳著的屁股顫抖著。

  不夾了,雞雞頂著小穴癢癢的不行。

  微微啊,你的雞雞好長啊,都要頂進媽媽的小肚子里面去了。

  兒子也臺頭看著他母親的小腹,還伸手在那里比畫著。

  (10-完結)

  媽媽,能插到這里嗎?

  好象還在里面一點呢。

  哪有啊,媽媽你的小穴有這麽深嗎,為什麽我用手都可以摸到最里面。

  媽媽,小穴里面好多水啊,

  妻子害羞的咬住下唇,屁股動的更加用力,兩人的陰毛廝磨的更兇了。

  舒服嗎,微微,媽媽這樣動好不好。

  媽媽,你又夾我了。

  媽媽,你動動啊,雞雞漲的不行了。

  壞蛋,媽媽夾的正舒服呢。

  咯咯,壞兒子,這麽硬了啊。

  這樣舒服了吧,壞蛋。

  舒服嗎,壞蛋。

  恩,媽媽,好舒服,好多水啊,你里面滑滑的,可熱了。

  兒子的手伸到他母親的胸口,把玩著妻子那飽滿的鼓脹的奶子。

  要快些嗎,微微。

  媽媽,讓我來。

  別太用力啊,寶貝,媽媽不要你累著。

  恩,媽媽。

  舒服嗎,媽媽,還要再快些嗎。

  啊,好寶貝,再快些啊,媽媽受的了的。

  啊寶貝啊,媽媽受不了了,讓媽媽下來吧,快到媽媽上面來操。

  快寶貝,上來。媽媽好想要。來啊,我的微微,來操媽媽。

  快,微微,給媽媽。

  微微,操媽媽,媽媽的小穴好癢啊。

  啊,好兒子,媽媽愛死你這硬邦邦的大雞雞了。

  媽媽,你摸摸陰蒂吧,好腫啊。

  妻子大聲呻吟著,纖細手指靈活快速的在自己那翹起的堅硬的陰蒂上糅動著。

  噢,我的寶貝,不要停,媽媽要你用力操啊。

  妻子幾乎瘋狂的在兒子的身下扭動起來,纖指糅動陰蒂的速度快的不得了。

  我的寶貝啊,媽媽要樂死在你的大雞雞下了。

  媽媽,好快樂啊,和你做愛比什麽都要快樂。

  媽媽也好舒服,好兒子,每次和你在一起,總讓媽媽忘記一切的快樂。

  我終於聽到了樓梯上響起了妻子那急促的步伐聲,我一下就跳起,跑到門口。

  門開了,汗濕的妻子身上那剛剛做完愛的味道讓我激動。

  偉德,

  寶貝,想死我了,快,讓我狠狠的操你的騷穴,雞雞漲的都疼了。

  我低聲在妻子的耳邊嘆著,雙手熱烈的在妻子的身上愛撫著。

  啊,偉德,你,你。

  這麽硬了啊,偉德,你好大啊,我愛。

  妻子迷醉的和我接吻,我抱起她來到了椅子前面。

  啊,偉德,舔進去,我的老公。

  我找到了妻子今晚幾乎一直興奮著的勃起的陰蒂,含在唇間,用舌尖舔弄。

  老公啊,我要吃你的雞雞。

  老公啊,好象比以前更大了啊。

  壞蛋老公,撐的人家嘴里都要放不下了。

  那麽哪里能放的下呢,寶貝。

  我托起她緋紅的臉蛋,親吻著那鮮紅的嘴唇。

  這里,老公,放到這里面來啊,穴穴好癢啊,要老公操了。

  剛剛被兒子操的那麽舒服,一會又要了啊。

  我挺直陰莖在妻子火熱濕潤的唇瓣中滑動,調笑著她。

  妻子的臉更紅了,瞇起的眼睛就要滴出水來一樣的嬌媚和淫浪。

  害羞倒不會啦,是不是興奮的很啊,我看到你一會就有高潮了。

  妻子雪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啊,老公,我喜歡你現在的雞雞,好大好硬啊,小穴都要被你撐裂了啊。

  妻子也興奮的看著自己那張開的陰道口流出的那些東西,嬌羞的低聲道。

  剛剛已經流出那麽多,都擦幹凈了啊,怎麽還有啊。

  妻子閉上眼,雙手扶住了我的腰。圈起兩腿勾住我的屁股,接受我的抽送。

  好象兒子的雞雞比我的更大一些,也要硬許多啊。

  我興奮的想著剛才兒子在妻子的身上操弄的情景,陰莖更硬起來了。

  我動情的挺直了陰莖,加快了在妻子陰道腔里的抽送。

  妻子淫蕩的低聲浪叫起來,我興奮的扳住了她粉嫩的肩,奮力的抽送起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