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物語(阿慶淫傳系列)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熟女人妻
摘要

用過飯後,我和表哥便坐到客廳裡,倆人傾談起了家常,並訴述起近幾年來的點點滴滴。表嫂也在洗完碗碟後加入我們的談話。我們忘時地傾聊到了午夜,然後才互道晚安上床去…

第一話

在獲知我考入醫學院那年,母親為了獎勵我的努力,便贊助了我一張來回紐約的機票,還給了我一大筆零用錢,夠我在那兒奢侈地享樂幾個星期了。

飛了十數小時的行程,坐得連骨頭都僵硬,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來紐約前,三表叔便托付我為他帶了一些珍貴的補品,要我交給他那移民了美國的寶貝小兒子。

克群表哥當年到紐約來攻讀機械工程,畢業後便一直留在那兒工作,並在五年多前正式地辦了移民,還娶了一位美裔華僑為妻。克群表哥那時年約三十,結婚四年多,但未有小孩。

記得小時候,表哥一向來都對我很好,到他家時總愛纏著他帶我去他屋宅後邊的小溪捉魚。所以當我在機場看到他時,禁不住地互擁了起來;都有九年多未見了,那段親切之情還猶存著。

由於表哥在我來之前就堅持在紐約時得住他家,所以房間也都已經整理好了。他的住屋又大又壯麗,看來表哥在這兒混得還挺不錯的。放置了行理後,我便和表哥下樓去吃已為我準備好的晚餐。表嫂此時正從廚房開門走出來,露出了一張可藹的笑臉。

「噢!你就是克群常提起的阿慶表弟啊!歡迎…歡迎,真對不起,剛才由於湯正滾著,而牛柳也還待翻烘著,所以無法出來迎接你。來… 快坐下來,大家一起用餐。」她一邊道歉說著、一邊拉著我坐下。

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就索性樂懷懷地和大家一起享用起這一頓豐富的西式晚餐,並一邊吃著、一邊笑談著。

表嫂原來是表哥在大學時期的學妹,且發展成一對戀人。表哥之所以會留在這兒工作並移民大致上也是為了她。表嫂約二十七歲左右,身材豐美修長,臉蛋艷麗動人,沒想到會如此年輕就嫁給了表哥。她下嫁時才二十三歲呢!

用過飯後,我和表哥便坐到客廳裡,倆人傾談起了家常,並訴述起近幾年來的點點滴滴。表嫂也在洗完碗碟後加入我們的談話。我們忘時地傾聊到了午夜,然後才互道晚安上床去…

———————————————————-

第二話

早上醒來時,已是八點多了。下了樓,我從表嫂口中知曉表哥一大早就已經上班去了。

「哪…表嫂,您今天不用上班嗎?」我隨口問道。

「哈!因為公司有一些年假是早就已經排定的,不休白不休,所以這幾天放假在家,順便能陪一陪你。唉,你不知你那表哥,總是早出晚歸的,腦子裡就只有工作,根本沒時間啊!」 表嫂埋怨地回道。

「嗯,其實…我可以自己到處溜蕩的,不必表哥表嫂擔憂。」我怪不好意思地說著。

「說什麼話啊?至少也得讓我們盡點道主之誼,陪陪你幾天嘛!走… 隔街有家快餐店不錯,我們就一起去吃點早餐好不好啊?」表嫂十分親切地笑了笑說道。

來到餐店,表嫂點了兩套早餐,我們倆就一邊吃著、一邊閒聊,慢慢地熟捻起來。

表嫂生得還真美,越看越覺得嬌媚。她那豐美的身材,正是我最垂涎的豐乳圓臀型。她今天就穿著一件舒服輕鬆的連身紅衣裳,長約在膝上十公分,露出來一大半的白皙雪腿。

快餐店桌子不大,兩人靠桌角邊九十度坐著 ,有時表嫂交疊起大腿,引得我忍不住會偷偷地窺視了幾眼。表嫂剪了一頭俏麗的短髮,脂粉微施,笑起來非常甜美,吃著餐點飲料時,唇齒舌的動作都美美的。

「難怪人人都說華裔碧玉多是長得美麗健美,表嫂更有其可人之處,難怪表哥會為其瘋狂,棄置祖國而做二等公民。」 我暗自私忖著。

早餐完畢,表嫂便駕著車帶我到一些名勝古跡遊覽,然後又去紐約的著名購物中心走走。回到公寓時,已經是傍晚七點多了。只見表嫂從車座後拿出了大包小包剛購買的衣物,累得她喘呼呼的。

「嘿!讓我來為你拿吧!看你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這些我就幫你拿上去好了。」 我看她喘著氣,便笑著說。

表嫂當然沒有意見啦。我們兩人走上樓時,表嫂小步走在前頭,我抬頭看去,望見到表嫂的連身紅裙,短小得在她走動時,露出了大半圓實的屁股;那屁股的臀型美滿堅實。我還甚至窺瞄到那短裙裡頭穿的是一件巧小的白色內褲。我視覺受到了刺激,心兒直蹦蹦地跳動著。

上了樓,我把包裹放在表嫂的臥房門旁,表嫂連聲道謝。

「阿慶啊,克群今晚會很夜才回來,不如咱們外出吃晚餐吧?待會兒我請你去吃牛排…」 卻聽她說著。

「我看還是不了,今天一直都在邊逛邊吃,我到止今還覺得飽呢!不過我是可以陪表嫂您去吃的。」 我摸著肚子回道。

「不必啦!竟然你也不大餓,不如就在家裡弄些炸醬麵吃吃,讓你嘗試我祖傳的吃法。」表嫂微笑著說。

「啊!表嫂,你還會做炸醬麵?」我有些地驚訝問道。

「我爸媽原籍是上海,我從小就最愛吃母親弄的正宗炸醬麵,長大了什麼菜都學不好,就只對炸醬麵最拿手,不信你待會兒嘗嘗。」

表嫂說完,便像個小孩似的,信心滿滿地蹦跳下樓去準備晚餐。

我先回房去換了件T恤短褲,清洗了一把臉,才隨後下樓。來到廚房時,表嫂的炸醬麵竟然做好了,只見她正用手指挑起了一根麵條,急促促地吸入嘴內。她看我走進,不禁地兩人相視而笑了起來。

表嫂忽然想起了什麼事。

「嗯!差點兒就忘了加辣油,廚壁櫥上好像還有一瓶,讓我把它拿下來。沒有了辣油,那就不算是正宗的上海炸醬麵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移擺著放在一旁的人字梯子。

「表嫂,我來幫你拿吧!」我見狀,連忙走了過去。

「不必啦,我還不是老太婆!那你就幫我扶梯,讓我來找找看,應該就放在這上面的…」

她爬上了小梯子,我抬頭望去,又再一次見到她裙底的春光,這次看得又近又清晰,似乎連那黑濃濃之處都隱約顯現眼前。

她那渾圓的屁股上,穿著一件白色絲質的T型三角褲,襯托出臀部的豐碩挺翹。偶而,表嫂為了翻動遠一點的東西,一隻腳略為抬起,只讓我更清楚地看到她那脹卜卜的私處地帶,在白色絲布的緊裹下,真顯得誘惑動人。我看得雞巴都硬硬地勃了起來…

「唉?怎沒有呢?」

她在上面找了許久,讓我看了個夠。

「喂!阿慶…」

表嫂一低頭,本來想要對說些什麼,卻發現我正貪夢地注視著自己的裙底風光。她這才想到春光外洩,連忙爬下梯子。

「小表弟…你不乖哦!」她對我瞋道。

我驚詫著,但見表嫂不是很生氣,便連忙苦著笑臉連連抱歉著,並推說她實在是太有魅力了,令我無法自主地看愣了腦袋瓜。

表嫂聞言,故意作出生氣的表情瞪著我,接著「噗嗤」一笑,好氣又好笑地說下次可不能再這樣子沒有規矩了。這表嫂的脾氣可真是溫和到了極點。

我有點慚愧,只是褲中硬挺的大雞巴卻不知如何是好。想必表嫂也發現了我的反應,但卻假裝不知,轉著身捧起兩大碗炸醬麵走向客廳。

「趕快來啦!面涼了就不好吃了!」她一邊走出、一邊催促著我。

我連忙聽話地回到了客廳。兩人頓時沒了話題,雙雙靜悄悄地坐在沙發椅上,互顧吃著置放在茶几上碗中的麵條…

「嘩!好好吃啊!連在國內都吃不到如此美味的炸醬麵啊!」我靈機一動,大稱起她的手藝,先主動打破那靜寂得駭人的氣氛。

「當然啦!如果有辣油,會更好味呢!嗯,明天要記得去唐人街買瓶回來。唉,一吃飽了就覺得好累啊,尤其是肩膀特別酸啊!」表嫂一邊說著,一邊伸腰展臂來,輕捶自己的肩頭。

「來,表嫂…我學過按摩,讓我來幫你搓一搓,在家中都是我為母親做指壓的,對減除酸痛和壓力很有幫助的!」我躍躍欲試地說著。

「不是又想動歪腦筋吧?嗯,我也聽說你們這所謂的指壓很有效…不過你可不能亂來哦!」表嫂頗有戒心地瞄了我一眼,悄然笑著說道。

「我…表嫂…你可別再笑我啦!我剛才真的是無心的…」

我一面尷尬地解說著、一面雙手已握好空拳,輕輕地在表嫂雙肩上捶動,表嫂毅然放鬆地闔上了雙眼。我捶了一會兒之後,便又改成為搓拿的方式來為她做指壓。

「嗯…嗯…果然真的好舒服啊…」表嫂此時索性伏趴在沙發上,享受著我慇懃的服務。

我捏著捏著,發現表嫂逐漸呼吸平緩,似乎是已經沉沉地睡去。

———————————————————-

第三話

「表嫂…表嫂…」我輕輕地喚道了幾聲。

然而,她沒有一點反應,只聽到傳來陣陣的微弱打呼聲。我偷偷的將手掌移離肩膀,緩緩往背臀向下游動。表嫂仍然一動不動,我更大著膽子,重點全部轉移到她的臀部和大腿,不客氣的揉捏起來。

也許是真的很舒服的緣故,表嫂上身依然俯臥,下身卻突然地弓起,尤其是她那圓潤的臀部,以讓自己能更舒適一點。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我一跳,但見她又不動了,仍然傳來微弱的打呼聲,這才放心地繼續著我的輕薄動作。

表嫂的改變姿式,可樂了我。我因此可以一俯頭便清清楚楚地看見她的小內褲。我大著膽子,進一步偷偷地撩起她的裙擺,整個雪白的圓臀就都顯露於我眼前。

那渾圓的健美線條、那緊繃的白色小三角褲,令我心跳異常,哪還有心思在按摩!我只是愛不釋手地來回撫摸著那滑溜溜的雪白肌膚。摸著、摸著,手指不安份地由臀腿之間去輕觸表嫂那神秘之處。

我只覺得她那兒肥肥地、嫩嫩地、熱熱地、竟然還有些濕濕地。我的手指頭在三角絲布外撫揉了一會兒之後,便加大著膽子,去扳動表嫂那弓起的左腿,並緩慢地將她翻了個身。

這時候,表嫂上身雖仍然衣杉整齊,腰腹以下卻已經是完全不設防。我迫不及待地進行我的動作;先以左手食指撩開她私處絲布,然後用右手中指直接侵入那潤陰唇之間,按住那一小粒微突的肉蕾,輕輕震揉著它。

表嫂似乎微微地顫了一抖,沒一會兒,陣陣的淫水竟然汨汨流出,弄得她的白色三角褲都濕成了透明。我索性將心一橫,左手把表嫂內褲沿邊拉得更開,俯下頭去,嘴巴湊上小穴,放肆地舔舐起來。

「啊…啊…不要…啊啊啊…嗯嗯…」表嫂再也裝睡不了,喊出聲來。

已經狂了性的我哪去理會表嫂,只繼續地舔弄著她;我的舌尖不時地逗弄她那敏感的陰蒂,整張嘴大口大口地吸啜著那肥沃的濕潤陰唇。才過一陣,表嫂的雙手居然不由自主地移了過來,緊緊握按住了我的頭,屁股也愈加扭動得厲害起來。

「唉呀…小弟…啊…舒…服…好…好舒服啊!」表嫂淫水陣陣,人舒服得直發顫抖地呻吟著。

我聽得極為刺激,興奮得更加賣力地使出我口舌之術;舔、舐、吸、吮、含、啜、吹、咬,嘴中的長舌快速地吞進又吐出,弄得表嫂忘我地哀鳴呼喚叫了起來!

「好小弟…我好…好舒服…啊啊啊…要…要丟了…喔…喔喔…丟…丟了…啊…啊啊啊…」

表嫂的淫意,波波湧向心頭,一陣一陣的浪水隨著高潮直衝而出,噴灑得椅套上濕淋淋的,更把我整張的臉都射得濕透了。我慌忙把臉移離表嫂的穴穴,用手掌抹擦了一下面龐。之後,我便轉身過來摟起表嫂,只見她渾身嬌軟, 媚眼如絲地凝視著我。

「壞小弟…你…你欺負我!好壞…看我不把這事告訴你表哥…」她嬌氣地輕聲罵著說。

「好姐姐,我…只想讓你舒服,別生氣嘛!難道剛才還不夠爽嗎?」我笑瞇瞇地回問道。

「人家才不告訴你呢!嘿,你干麻叫我姐姐,誰讓你叫我姐姐了?看我不打你!」

頁: 1 2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