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金庸4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這天,我們便在山腰的茅屋處住下了。朱九真和武青嬰都由女俠變成村姑,可容貌舉止,仍是大富大貴家的小姐一般。我有空便
和二人說說話,調調情,還得讓他們知道我對二女有意思才行。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朱長齡又道:「這位謝大俠和張恩公有八拜之交,他和天下各家各派的豪強都結下了深仇,張恩公夫婦所以自刎,便是為了不肯吐
露義兄的所在。謝大俠不知如何回到中土,動手為張恩公報仇雪恨,殺傷了許多仇人,只是好漢敵不過人多,終於身受重傷。姚二弟為人
機智,救了他逃到這裡,對頭們轉眼便要追到。對方人多勢眾,我們萬萬抵敵不住。我是捨命報恩,決意為謝大俠而死,可是你跟他並
無半點淵源,何必將一條性命陪在這兒?張兄弟,我言盡於此,你快快去罷!敵人一到,玉石俱焚,再遲可來不及了。」

我說什麼也是賴著不走,騙得朱長齡燒了整座紅梅山莊,朱長齡、姚清泉帶著眾人和我一起躲進地下室中。我義憤填膺地說道:
「朱伯伯如此對我,我再作隱瞞便是我的不對了。伯伯口中的恩公便是家父,我便是翠山公的兒子張無忌。」朱長齡吃了一驚:「什
麼?你就是恩公的兒子無忌?」話到嘴邊雙唇有些發顫,眼淚刷的一聲掉了下來。(還真好戲呢!)

忽聞室內一人大吼道:「少林派的,崑崙派的,崆峒派的眾狗賊,來啊,來啊,我金毛獅王謝遜怕你們不成?」朱長齡道:「謝
大俠失心風了,大夥兒快去看看。」只見一大漢揮舞著鐵鏈,在密室中發狂。我喊道:「他不是義父,他是假的、假的!」(為了加
快進度,我不準備等他們開打了再喊)朱長齡驚道:「什麼?假的?」我又說道:「義父雙眼已瞎,頭髮也是金色的,這人雙眼完好
,絕對不是義父。」朱長齡驚覺,一指點向那大漢脅下,姚清泉在一旁幫忙,補了兩指,終於點倒那大漢。

「張兄弟,多虧了你,若不是我們還被蒙在鼓裡呢!」朱長齡道。我冷笑道:「朱伯伯今後有什麼打算?」朱長齡無言……我道
:「朱伯伯若不嫌棄,我帶你們出海去找義父好了。」又把將張翠山夫婦和謝遜如何飄流到冰火島上、如何一住十年、如何三人結筏
回來的種種情由,一一說了。(小說裡說得很清楚,也不費我很多功夫)朱長齡和姚清泉商量一會,決定跟我去冰火島找謝遜(顯然
啦,他們不去找謝遜難道還留下伺候我啊?)。

這天,我們便在山腰的茅屋處住下了。朱九真和武青嬰都由女俠變成村姑,可容貌舉止,仍是大富大貴家的小姐一般。我有空便
和二人說說話,調調情,還得讓他們知道我對二女有意思才行。

我想著搞到二女便逃去的辦法直到半夜,正朦朧間,忽聽得板門輕輕推開,一個人影閃進房來。鼻中聞到一陣淡淡幽香,正是朱
九真日常用以薰衣的素馨花香。朱九真悄步走到床前,低聲問道:「無忌弟,你睡著了麼?」我心中暗暗笑道:「你想去幽會是吧,
來陪陪我好了。」想畢一把攔腰將她抱上床,朱九真受著這突如其來的驚訝,「啊∼」的一聲驚呼。「真姐,你是怕我睡覺悶,想來
陪陪我是吧?你實在太好了。」朱九真嚇了一跳,雙唇顫道:「……不是……對啊,我來看看你睡著沒有……既然你沒睡就好好睡咯
!」說罷就想逃(唉,這女兒的演技比老爸差多了)。我緊緊抱著她的腰,道:「真姐不要走,我寂寞著呢,真姐陪我睡好麼?」
說罷便去吻她,她不好反抗,被我吻了一下,全身如被電擊過一般震了一下。她雙眼望出窗外,只見朱長齡正在偷看,不覺吃了一驚
。「怎麼了?真姐?我吻著你不舒服嗎?」我故意背對著朱長齡,讓朱九真面對他,看他有什麼反應。他躲在後面呼吸那麼重,又
怎麼騙得了我呢?

但見朱長齡的影子藉著月光映在地上,還不斷狂打手勢,像是在叫朱九真安撫我。朱九真吃了一驚,搖了搖頭。我奇道:「真
姐,窗外有什麼東西嗎?我幫你看看。」說罷便要轉頭。二人都是一驚,朱九真頓時撥正我的腦袋,對著我的嘴便是一吻,陣陣淡淡
的幽香飄入我的鼻子,我漸漸探入我的舌頭,和朱九真的嬌舌纏繞在一起。「無忌弟,其實……從你進入紅梅山莊的那天起我便愛上
你了。今晚就讓真姐陪著你睡吧!」朱九真媚眼直拋,嘴角略帶微笑,雙頰微紅,真是世間尤物。看她有這種反應應該是答應父親的
要求了吧,嘿嘿,作戰成功。

想畢她又是向我吻過來,我一隻手托著她下巴,然後緩緩向下遊走……從肩膀處撥開她兜肚的條帶,衣服從兩邊扯下,頓時無瑕
的身體便呈現在我面前。那雙迷人的雙峰,乳暈還是略帶粉紅的,皮膚白皙柔滑。我接著刺激她的耳朵和脖子,舌頭在耳括上畫圈,
她便開始嬌喘出聲音來「啊……無忌弟……嗯……怎麼那裡?」我雙手張大,僅僅能囊括她的雙乳,溫暖的手掌不斷的搓揉她的雙峰
,帶來她陣陣的嬌喘「那裡不行……無忌弟,好厲害……
你從哪裡學的?我心中一驚,慌忙搭話道:「在冰火島的時候媽媽便有在教
了。」她一想張無忌母親乃魔教聖女,說不定真有在教。

我舌頭一直輕點,拖著一條長長的唾液痕至她的乳頭。我左手握著她的乳房搓揉,嘴裡含著她左邊乳房,不住用舌頭刺激她上面
的小櫻桃,旋轉式捲著她的乳暈,在小櫻桃上稍稍施力,她喘氣聲便越來越粗了。只見她雙眼緊閉,雙唇微開,我輕輕的探入我的舌
頭……

她竟然也開始吮吸起來,她的舌尖繞著我的舌頭,貪婪地吸取我的唾液。我一隻手探入她的下體,只見水汪汪地一大片,已經濕
成那樣了啊?

忽覺像是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也不在意,忽地突如奇想,一手探入朱九真的陰戶,不住挖弄,弄出「撲哧」的水聲,一邊說道
:「真姐,明天我只帶你和朱伯伯上冰火島吧?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帶去看看義父,等他老人家作主成了我倆好事;那他就不用拿
著屠龍刀到處受人追殺了,直接把刀送給朱伯伯當做聘禮,你說好不好?「外面便傳來小小的吵雜聲,朱九真笑道:」無忌弟,你待
我真好。「我微微一笑,說道:」真姐,既然我待你好,你便幫我消消腫吧。「說罷挺出我褲子裡筆直的小兄弟,朱九真看了吃了一
驚,道:」無忌弟,你的那麼大……等會要輕一點哦!「說罷俯身上來,用舌尖輕輕舔著龜頭,雙手捧著旦旦……

突然一個人闖進門來,此人正是武青嬰。只見他滿臉通紅,臉上便寫著不願意,可褲子中間已經濕了一大片。只見她一邊走過
來一邊褪去她身上的衣服褲子,緩緩說道:「無忌弟,其實我從進紅梅山莊那一刻起便愛上了你……讓我也來服侍你吧!」說到此
處雙臉已經紅得不知往哪裡擱。(嘿嘿,朱長齡、武烈,你們還有多少個女兒徒弟,全部賠進來吧)只見武青嬰輕輕走過來,扒到
我身後,雙臂繞前抱住了我,已經硬挺的乳頭抵著我的背,緩緩畫圈,舌頭便已經伸進我耳朵裡面了,在耳括外慢慢蠕動,舒服之極。

朱九真見她進來,已經是滿生醋意,舔得就更賣力了。她一口含下我的肉棒,肉棒將她的櫻桃小嘴塞得滿滿的,她一吞一吐緩緩
吸吮著我的肉棒。舌頭更是輕巧,在吞吐的同時快速旋轉包裹我的龜頭,便連包皮的縫隙都舔得乾乾淨淨。這樣雙重刺激如此激烈,
過了差不多一柱香時間我便射了。又濃又腥的精液射將出來,朱九真和武青嬰竟然搶著要將精液吞食入肚。二女舌頭纏在一起,乳白
色精液射得她們一臉都是,她們爭相舔食著對方身上、臉上的精液,不顧儀態……

這一幕刺激非常,我的小兄弟很快又恢復了元氣,我讓朱九真扒在武青嬰上面,武青嬰在下面用腿夾著朱九真的小蠻腰。我用
龜頭抵著朱九真的陰戶,用力一頂,「啊∼」的一聲哀嚎,絲絲鮮血直流向武青嬰的陰戶。我毫不憐憫地用力作抽插運動,朱九真
哀求道:「無忌弟,輕一點……嗯……輕一點∼」不一會兒,哀嚎的聲音變了:「……無忌弟,用力…

…好舒服……用力!「我見差不多便直接拔出小兄弟往下面那個小穴一插,頓時又是一陣哀叫:」啊∼「武青嬰的處女之身也
被我奪去。但見二女在前面熱吻,毫不吝惜地撫弄對方的身體。四乳相抵,乳頭互相在對方雙峰上摩蹭。這直看得我血脈膨脹,扭
動著腰部,加速抽插著武青嬰的小穴。

但聞「撲哧撲哧」的聲音,武青嬰的小穴已經淫水四濺了。忽聽朱九真呻吟道:「無忌哥哥,真妹的小穴好癢哦∼可以借你的大
雞巴插一下真妹的小淫穴嗎?」大家閨秀竟然說出如此粗俗的話來……但我喜歡聽。我拔出肉棒直搗朱九真的小穴,搗得數十下,武
青嬰又呻吟道:「無忌哥哥∼快來姐姐的小穴,這裡比較緊∼」我一陣興奮,剛想拔出肉棒,卻被朱九真阻止道:「不要離開我嘛,
無忌哥哥∼」我感受到下體一陣非常的舒爽,朱九真的肉壁緊緊地夾著我的肉棒,生怕會脫開一般。「真姐,不要那麼自私嘛!」武
青嬰在下面道。

「好了好了!」我馬上制止道,「不用吵,一人一下。」說罷拔出肉棒插入武青嬰小穴,一下直插入底,隨即又拔出插入朱九真
小穴至底……每一下對方的肉壁都是緊緊夾住肉棒,不讓它離開,如此刺激插了百餘,一股熱精幾欲射出,我急忙跑到她們面前,將
一股熱精射滿她們的臉,讓二女互相舔吸……我便撿起那「BOOM」出來的兩張卡:053朱九真、054武青嬰……

翌日,眾人都是滿心歡喜,二女更是粘著我不放,在一旁的衛壁醋意濃郁,卻沒辦法。「各位各位∼」我開口道,「我有一件事
宣佈……」朱長齡笑道:「世侄,有什麼便說吧!」我笑道:「哈哈哈,其實我想說的是……我不是張無忌啊,哈哈哈,你們這次是
賠了女兒和房子又折兵了啊∼哈哈哈!」說著的時候我已經暗藏內力,一等說完,我腳底便像抹了油,一溜煙跑了……「臭小子!」
朱長齡氣得直爆青筋,「我不宰了你我不姓朱!」說罷提氣直奔,暗運內勁,食指鶩出。但見一道金光閃過,打中我身旁一棵老樹,
只見老樹無端端地多了一個洞:「一陽指?!」壞了壞了,忘記他們是一燈的後人,想到這裡更是跑得飛快,凌波微步步法使將出來
他自然是打不到的,只是前面一片白茫茫,卻不知該跑去哪裡……

忽地一個踏空,我腳下竟是萬丈深淵:「啊∼什麼回事?」那萬年的積雪竟然從山崖處延伸出如此多空間來,我一早便已經踏出
山崖了,只是積雪有松有硬,一時沒踏出界而已,這下一踩到鬆軟了積雪,便掉下來了……「我還不想死啊……」我大喊道,身子急
速下落……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6:28
PM
第十七章

但覺我身體整個飄起,晃若無重,逕直往下墜……「啊∼∼」這簡直比坐雲霄飛車還恐怖啊!上面和下面都是一片白皚皚的,什
麼都看不見,只是覺得身體在雲層處穿過,像是已經到了天堂。掉了好一會兒,忽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托起了我,睜眼一看,竟是一
棵斜山而長的古松,上面積滿了白雪,所以掉在上面一點也不痛……「格拉」一聲,「咦∼不會吧!」我驚道。身子又是一個勁往下
掉……古松承受不住雪和我的體重,竟斷了!這次掉得沒那麼長時間,不一會我就掉在一個小平台上……「哎喲!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我摸了摸摔疼的屁屁,自言自語道。

「嗯?這裡不就是……」看了看這個三尺見方的小平台,我驚喜道,「張無忌和朱長齡掉下來的地方?!」當下四處尋找小洞穴
:「洞穴洞穴洞穴洞穴洞……找到了!」一陣狂喜湧上我心頭,我一股腦袋磚了進去。我期待已久的九陽神功啊?哼,紫霞神功算哪
根蔥?非得要九陽九陰易筋經等高尚的、純潔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有利於人民的內功心法才值得我去學的嘛!緩緩爬過一條又長又
窄的冰雪道,漸覺頭頂處冰柱越來越低,已經相當難爬了;再匍匐前進到盡頭,只見一個一尺見方的……洞(小孔)通向另一邊。「加
油啊,九陽神功就在另一邊而已。」我為自己加油道。說罷吸了一口氣就想磚過去,剛過了肩膀便十分難堪,胸腔內幾乎沒有氧氣一
般。我慌忙退了回來,心道:「書中朱長齡就死在這裡,硬來的話絕對步他後塵,要想想辦法才行。」

當下我躺在冰道內苦思,冰道內的寒氣足以令我頭腦清醒,可有點太過於清醒了……「好冷……∼!」我凍得直打哆嗦,「
哈嚏∼」兩行鼻涕流出掉到地上。嘿嘿,古人有兩行白鷺上青天,現有兩行鼻涕落雪間。得想個辦法過去才行,可惜手中沒有什
麼利器或者工具,而現在是趴在這裡,什麼掌法都使不出來,若不是用降龍十八掌就可以很輕易打通這條通道。難道真的沒有辦
法了?可惜啊,朱長齡送給我的匕首卻耍帥沒要到,這回傷透腦筋了。忽地想起身上有許多毒蟲毒物(當年抓的),便伸手「b
ook」了一聲,打開卡薄來看……「碧血蠶蠱、冰魄銀針、黑蛇血清、血蜈蚣、蜘蛛毒囊……」我喃喃念道,有什麼東西是可以
產生高熱的呢?嗯?《藥王神篇》中好像有提到血蜈蚣遇血即化,化時產生高熱……這個就對了。我「gain」了一聲,取出數
條血蜈蚣貼在洞口處,再一咬手指,待血未曾結冰時塗擦在血蜈蚣脊背……只見血蜈蚣不住地扭動,接著顫了兩顫,便化成了
血水。那血水混著冰雪,散發出一股焦臭,洞口的積雪開始冒出屢屢青煙,漸漸融化了。

我歡天喜地,只是不可以跳起來歡呼一下。接著便是要爬過去了,融化了雪的洞口便像滿是淫水的小穴一般,十分容易「
進出」。不費什麼力氣我便爬了進去……不進去則已,一進去我又傻眼:「這是什麼地方?」只見一片仍是白茫茫的雪地,什
麼四處猿猴、奇花異草、到處果樹,真的一樣都看不見,唯一相像的就是一條結了冰的小溪(書中不是有說是不結冰的嘛?)…
…「那我要怎麼辦?」我不禁茫然,辛苦了那麼久(也不是很辛苦啦),換來的還是只是冰雪,暈!

「九陽神功一定在附近,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我一氣之下狂挖雪地,好容易挖了一個尺來深的坑,卻不見半頁紙;不甘
心啊,我接著繼續挖第二個坑,猴毛都不見半根;不甘心啊!!!我一連挖了十幾個坑,挖得我雙手紅腫,卻不見一根草……唉
∼始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強求也是沒辦法!我失去了信心,「找出路算了,反正九陽神功也不是非學不可。」我想到
此,搓了搓那雙凍傷的手,呵了口暖氣,逕自往深處走去……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是還可以看到天空,也算是這樣啦。

「鏗鏗鏗鏗∼」一陣怪聲,「奇了,這裡也會有刀劍聲?難道是幻覺?」我心道。反正當下沒事,去看看吧。走了一陣,
便看到一個熟悉的場景,一個頭頂光溜溜的小伙子、一個妙齡女郎、一個藏僧、四個男人……看來又是我出手的時候了……
等等,那個血刀老祖的功夫應該很高才對,貿然上去只會送死,而且「落花流水」四人也不是吃素的,外加個內力高強的狄
雲,還是看穩點再說。

在傍邊的大石一躲,雙眼便離不開那個妙齡女郎了:二十歲上下年紀,白衫飄飄,左肩上懸著一朵紅綢制的大花,臉色
微黑,相貌卻極為俏麗。「她娘的,生個女兒那麼漂亮不是給我做老婆了麼,嘿嘿!」我淫笑道。

過了不一會功夫,花鐵干就把劉乘風刺死了,水岱和陸天抒都紛紛中了血刀老祖的奸計,陸天抒死於非命,水岱沒了一雙腿
。好∼現在就只剩半條人命血刀老祖、神情恐怖水岱、沒鬼用花鐵干、傻呼呼狄雲和我老婆水笙啦!當下緩緩站了起來,向著他
們走去……但聞血刀老祖得意道:「嘿嘿,我有妙計七十二條,今日只用三條,已殺了你江南三個老傢伙,還有六十九條,一條
條都要用在你身上。」花鐵干嚇得雙腿直哆嗦,口中喃喃道:「……六十九條、六十九條……」水岱雙腿齊膝斬斷,躺在雪地中
奄奄一息,眼見花鐵干嚇成這個模樣,更是悲憤。他雖然重傷,卻已瞧出血刀僧內力垂盡,已是強弩之末,鼓足力氣叫道:「花
二哥,跟他拚啊。惡僧真氣耗竭,你殺他易如反掌,易……」

但見血刀老祖眼珠一轉,向花鐵幹道:「不錯,不錯,我內力已盡,咱們到那邊崖上去大戰三百回合!不去的是烏龜王八蛋
!」忽聽得身後山洞中傳出水笙的哭叫:「爹爹,爹爹!」血刀老祖像是拿定了主意似的,向著花鐵干獰笑道:「去不去?打五
百個回合也行?」

花鐵干搖搖頭,又退了一步。

水岱叫道:「跟他打啊,跟他打啊!你不跟陸大哥、劉三哥報仇麼?」

血刀僧哈哈大笑,叫道:「打啊,打啊!我還有六十九條慘不可言的毒計,一一要使在你的身上。」一邊說,一邊轉身走
進山洞,抓住水笙頭髮,將她橫拖倒曳地拉了出來,喝道:「你說我真氣已盡,好,我試給你瞧瞧,真氣儘是不盡?」說著用
力一扯,嗤的一聲響,將水笙的右邊袖子撕下了一大截,露出雪白的肌膚。水笙一聲驚叫,只是穴道被點,半分抵禦不得。

他們說話之時十分專注,卻不知令一人在靠近……哭得滿臉淚水的水笙和血刀老祖都是緩緩看向這邊,卻見我站在水笙傍
邊。我手掌一揮,一掌打了血刀老祖一大個耳括子,血刀老祖頓時倒在地上,頭暈目眩,站起來都雙腿發軟:「你是什麼人?
」我微微一笑,道:「壞人!」說罷又賞了他一耳光,這次打得他趴在地上直喘粗氣,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了。

花鐵干現在才知道血刀老祖是內力全失之人,剛才只是在唬自己。當下老羞成怒,撿起地上的短槍,往躺在地上的血刀僧
一陣狂刺……水笙不敢直視如此殘忍的場面,慌忙扭轉過頭來。水岱終於舒了一口氣,問道:「多謝少俠相救,敢問少俠高姓
大名?」我笑道:「我姓壞名人,就叫壞人。」水岱心中一凜,只見我回手一扯,將水笙短裙扯下半邊。這下動作令在場的人
都吃了一驚。但聞水笙「啊∼」的一聲驚呼,水岱怒道:「你想幹什麼?」花鐵干手持短槍退了兩步,短槍一攔護住了全身。
我笑嘻嘻地走向水岱,「爹∼!」水笙哭道,只是在發抖。狄雲剛想叫住我,卻見我俯下身子,用水笙的裙擺綁緊了水岱的短
腿,那一直流而不止的血算是止住一半了,接著我悄悄轉身「book」的一聲,拿出金創藥卡,再「gain」了出來,沒頭沒腦的
倒在水岱短腿處……「嗚∼」水岱忍住疼痛,呻吟起來,嘴唇都咬破了。

水笙在我身後看不清楚,只道我在折磨她爹爹,當下叫道:「狗賊!不要再動我爹爹,否則我……我不會放過你的。」水
岱緩緩道:「笙兒,不礙事,這位少俠是在幫我治傷。」水笙頓時呆住,不敢出聲。我弄完後脫下外套,披在水岱腳上,回頭
給水笙解了穴。水笙一臉茫然,衝過去撲向水岱,道:「爹,你的傷……」水岱緩道:「不礙事!多虧了這位少俠醫術高明。
我這條老命算是保住了。」水笙滿臉羞愧,走到我身邊,說道:「少俠,剛才多多得罪,請勿見怪!」我「嘿嘿」一笑,說道
:「我說我是壞人怎麼你們都不相信啊?我真的是壞人哦!」說罷色色地望著她露出在外的肌膚。水笙驚覺我眼神望的方向竟
是她被血刀僧扯破衣服的位置,一個轉身,頭也不回地回到水岱身邊……

忽見手持短槍的花鐵干凶狠狠地站在我面前,道:「今天不許你們活著走出這裡!」水岱驚道:「花二哥,你瘋了?!」
花鐵干咬牙道:「水四弟,你可別怪我,若我今天的醜事傳將出去,我還用得著在江湖上立足麼?要怪就怪你的寶貝女兒被這
老色僧抓來這裡吧!」說罷一槍直指水岱,刺將過去。水岱身受重傷,雙腿又是廢了,不要說躲避,就連稍稍移動身子也是不
能,水笙一手搶過血刀僧的血刀,對著他道:「你別過來!」花鐵干頓時被嚇住了,他深知血刀的鋒利,同時忌憚我會出手相
助。但見我在一旁收拾起金創藥,像是不想參與這場戰鬥一般……水笙叫道:「少俠,請你幫忙收拾了這個惡人!我……我們
自當重謝。」我冷笑道:「我不是告訴你我是壞人了麼?我怎麼可能幫你收拾壞人呢?況且,這裡四處都是雪,多一個人多份
機會逃出此地,我勸你們還是罷鬥了吧。」其實我說的也是事實,我從山崖掉到此地,一路走來不見半個出口,若要的等到春
天再出去的話,不餓死都悶死啊!

水笙一時沒了主意,手裡的血刀不住顫抖。花鐵干心裡想著也不錯,可他盤算著另一件事情……這裡食物恐怕是沒有了,
除了那水笙所帶的馬之外,其他剩下的便只有陸天抒和劉乘風的屍體……我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他一定心想把我們全都殺了
,一來可妨自己的醜事不外傳,二來食物也不用分我們,馬兒吃完了後還多了幾具屍體充飢。我轉身面對著花鐵干,說道:「
你!不要亂打我們的主意,那個小子沒什麼關係;這一男一女你是絕對不可以碰的;我嘛?嘿嘿,如果你有本事,便來試試看
!」這幾句話充分表明了自信,花鐵幹不知我武功底數,卻不敢請輕進。水笙和水岱心中無底,時冷時熱的態度,又表明是敵
非友,卻又常常護著他們兩父女,真是難以琢磨。

……在一旁久不出聲的狄雲悄然走到血刀僧屍體邊,將他草草給埋了,可能是想到血刀僧到底也曾救過他吧!但見花鐵干
眼珠一轉,對著狄雲道:「小師父,你的師父被這小子殺了,你為什麼不替他報仇?」(這下一箭雙鵰啊,讓我和狄雲打個你
死我活,然後自己坐享漁翁之利)狄雲默默說道:「我都說過了,我不是血刀老祖的徒弟,只是你們全都以為我是嘛!」

「是是是∼」花鐵干賠笑道。忽聞花鐵干肚中「咕咕」作響,他說道:「水侄女,你不餓水四弟也餓了,不如宰了那匹白
馬大夥兒吃了罷?」水笙忽道:「不能殺我的白馬!」花鐵干忽地雙臂一伸,剛才被血刀僧封住的幾個大穴時間一長竟自己解
了。(之前雖然能動,但應該使不上內力,現在便同入谷時無異了)但見他大喝一聲:「既然不讓我吃馬,我就吃了你!」說
罷手持短槍撲將上來。他外號「中平無敵」,中平槍來勢果然威猛。

我一個箭步搶在花鐵干身前,五指一張,使出「凝血神爪」擒拿式功夫,直取他短槍。花鐵干一身功夫便在這一干短槍上
面,但見他槍頭一歪,竟刺向我來了……「來得好!」我大喝一聲,腳下忽地使出「神龍擺尾」踢他襠位。他心下一驚,手中
槍頭再次變換方向,直刺我腿部足三里穴位。我不收腿反用爪去抓他的手腕,大家幾乎同時出招,我竟可後發先至,但聞「蓬
」一聲,我的腳結結實實踢中花鐵干下陰……「啊∼」的一聲慘叫,花鐵干倒在地上,痛苦得直滾來滾去,不一會還暈了過去
……

這一下顯露身手眾人都是一驚,看來除了狄雲這傢伙能接我的招外,其他人都不足為懼,《神照經》畢竟也是眾強內功的
一項,沒什麼別的事還是別理他的好!

反正他跟水笙是有點牙齒痕,應該是不會幫水笙的吧!當下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緩緩說道:「要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我說
我是壞人但又救你爹嗎?」水笙誠惶誠恐,雙手緊緊握著血刀,緊縮的身子挨在水岱身旁。我笑道:「是因為我想要你做老婆
,得救個老丈人來做個見證啊!哈哈哈∼!」兩人聽了都是一呆,水岱乃是老江湖,剛剛看我顯露兩招,便知道不要說是女兒
,便是自己無恙也不是我的對手,當下喊道:「笙兒,快逃!」水笙更是嚇呆了,雙手握著的血刀不住打顫,見我笑吟吟的不
懷好意,更是害怕。「笙兒,你還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跑!?」水岱見女兒嚇呆了,慌忙喊道。水笙驚醒,但雙腿已軟,站
也站不起來了。

「嘿嘿!老丈,你女兒還是跟了我吧!」我說罷一手去拉水笙。水笙雙腿雖軟,雙手卻是緊緊地握著血刀,見我魔手伸了
過來,慌忙舉刀格擋。血刀鋒利,我連忙把手縮了回來,惡狠狠地說道:「你想幹什麼?!」水笙喝道:「淫賊,想不到你和
他們竟是一道的,我錯看你了!」我淫笑道:「你現在才知道麼?太遲了!哼,我勸你還是好好地順從我比較好,若不是……
嘿嘿,我就一掌斃了你老爹!」說罷舉掌欲劈……「不要!」水笙喊道,雙目含淚,顯而易見,那麼難得他爹才從死亡邊緣徘
徊回來,這又要去送死,簡直對她是個超級大的打擊!

「笙兒,不要管我!我只剩半條老命了,但你不同……貞節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東西啊!」水岱喊道。我一耳光刮了過去
,直打得他暈頭轉向,我冷冷說道:「誰批准你說話了?」

「住手!」水笙喊道,雙眼直泛淚光,細聲說道:「我……我脫了就是了。」(哈哈,這就是我留下他老爸一條命的原因
。如果她老爸一死,她便沒有什麼牽掛,死也死得乾脆,我就不可以那麼容易得逞了)。只見水笙慢慢解開胸前的兩顆鈕扣,
露出雪白的肌膚……「笙兒!你?」水岱無奈道。鈕扣繼續往下解,漸漸地,雪白的酥胸袒露在我的眼前,水笙只知道哭,動
作便是越來越慢,但白雪般的肌膚一寸一寸裸露在我的面前,實在是別有一番風味……

「小師父,你做做好事,快將我殺了。」水岱已無希望,低聲對狄雲道。狄雲明白他的心意,反正是活不了,與其看著女
兒受此侮辱,不如死得越早越好。狄雲拾起短槍,向水岱點了點頭,便一槍刺過去。水岱眼神中也流露出感激……「你想幹什
麼?」我和水笙異口同聲道。一個以為那小惡僧突燃殺念,一個便是清楚原由。我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伸手便去抓他槍頭……
手指剛觸碰到他的槍頭,腦袋便「嗡」的一聲,一股極大的內力從槍頭傳出,一下彈開了我的手……我吃了一驚,運足勁在槍
頭上一彈,雖不能阻止他繼續刺進,卻改變了槍頭的方向,水岱那老頭一時死不去。水笙和我都是舒了一口氣,水岱卻功敗垂
成,「唉」的一聲長歎。

「臭小子,你想幹嗎?」我怒道,心中卻有三分忌憚。他的神照經卻是天下一大奇功,雖他沒將其練至丁典般的剛猛,
但也頗具威力,紫霞神功卻敵不過他。狄雲皺眉道:「這位少俠,人家不願意你就不要勉強了。這樣敗壞人家女孩子家的貞
節,不太好吧!」……忽然他心念一動,「你……你……好像在哪裡見過?」我剛想用言語哄騙著他之際,忽地狄雲吼道: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敗壞我師妹貞節的淫賊。」(什麼?事隔那麼久,我都忘記了,你還記得?)當年我進入遊戲搞的第
一個女主角便是他師妹戚芳,現在竟然被認出來了。只見他氣得滿臉通紅,怒道:「好啊,你這淫賊今天又想來敗壞別家女
孩子的貞節?我跟你拼了!」說罷一聲大吼,衝將過來……

我當下大驚,剛才已經領教他神照經的威力,紫霞神功絕不是他對手。當下我便使出落英神劍掌跟他游鬥,盡量避免與
他拼內力的機會。想不到他內力雖高,但外功卻平平,只會當年戚長髮教與他的一點拳腳劍法,我落英神劍掌頓時掌握了上
風。他一拳一腳,無不消耗他的真氣內力,多出一招,他便凶險多一分。這時水岱和水笙心中都是七上八下的,兩邊都是淫
賊,兩邊都不懷好意,現在只有盼望兩邊的武功不相上下,打個兩敗俱傷吧!(又怎麼可能呢?)鬥了三百餘個回合,我也
懶得使出落英神劍掌了,直接用凌波微步在狄雲身旁遊走。狄雲瘋狂地出招,但卻連衣角都碰不到我半分。漸漸地,他出招
越來越慢了,哼哼,我一把抓住了狄雲右臂,「哈哈,你沒勁了嗎?」我笑道,北冥神功一陣狂吸……嗯?怎麼好像吸不到
半分內力。我心中一驚,但已覺遲了,忽地心口一痛,狄雲結結實實一拳打在我胸口,我喉頭一甜,哇的一聲,吐了一地的
血:「……為什麼……為什麼?」我右手撫胸,喃喃道。狄雲笑道:「別以為我是鄉下人都不懂得用計。雖然以前並不會,
但從入獄以來丁大哥教會我不少啊!」……胸口一痛,我又是吐了一口鮮血,果然不出王重陽所料,北冥神功的確不適合拿
來對付高手,剛才若連紫霞神功的護體罡氣也解了,看來就要GAME
OVER重頭來過了。

「淫賊,今天我要為我師妹討回公道!」狄雲吼道,當下便一拳打過來。我一個閃躲,(畢竟我受傷並沒有上次對著GM
那麼嚴重)沒命地逃進山洞之內……「想跑?」狄雲一個箭步追了進來。忽地山洞內射出三支銀針,狄雲心中一驚,慌忙連
退好幾步……「好!我讓你慢慢躲!看你可以躲多久?!」狄雲不敢輕進,緊緊守在門口。

不知道外面的景況,我確實有點擔心,這裡沒有食物、沒有水(雪先不算),雖然沒外面那麼冷,卻十分危險。「狄雲
那小子真他媽賤!」我狠狠道。胸口的傷已沒有當初那麼痛了,但傷及肋骨,卻不容忽視。當下我想找了個平坦的地方,坐
著療一會傷再說……

我左摸右摸,怎麼偌大個山洞卻沒有半寸地方平坦的啊?嗯?……好像摸到些東西。我的手不知不覺摸到一塊牆上,上
面好像刻有字的樣子……「張……無……忌……張無忌埋經於此?!」我心中驚呼道。石板上的的確確刻了這麼些字,難道
……難道這地方的確是張無忌當初埋經的地方?【有些讀者可能會問,我代替了張無忌掉下來,那麼應該是遇到白猿才對;
張無忌若沒有掉下來,那又怎麼埋經呢?在這裡做個回答:我怎麼知道?反正是個遊戲嘛,場景不一樣就對了。】我連忙放
開手狂挖,挖開尺來深的地方,忽覺手指觸碰到什麼一般,拿起一看,卻是一個油布包。打開那個油布包,藉著外面的燈光
看著封皮,上面清清楚楚寫著『九陽真經』四個篆字……「發財了∼」我歡呼道。洞外狄雲聽到聲音,喊道:「哼,別想騙
我進去,若你發現什麼金銀珠寶,便抱著過下半輩子吧!看看那些珠寶可不可以醫肚子?」

我才懶得理你,除了四本九陽真經,便是兩本新書--《胡青牛醫書》、《毒經》。這次真的是賺大了,當初在蝴蝶
谷找來找去找不到的胡青牛醫書便在這裡∼而且九陽神功還可以一次升到四級……當下一捏,便出現六張卡片。仔細查看
查看:「卡片編號156
卡片名稱
九陽真經
簡介……難易度S
學習條件
醫術十級毒術十級。(什麼?張無忌就會這些
東西,你就把這些東西作標準?怎麼可以?)」當下趕緊「BOOK」了一聲,看看自己的屬性再說……醫術……毒術,找到
了,(平時沒怎麼找過,現在找起來還有些辛苦)醫術九級、毒術十級?(蝦米?我已經那麼厲害了嘛?咋我自己不知道
啊?)想一想,我學了蝴蝶谷一堆醫書,醫術也算是半個名醫了;毒術學了《五毒秘傳》和《藥王神篇》,一路上來煉了
不少毒蟲蠱藥毒針,十級也算是合理啦。哈哈,想不到我運氣那麼好,呵呵。當下馬上「GAIN」了《胡青牛醫書》和《毒
經》,再一看卡薄。好,醫術十級了……

我感動得雙手發顫,「九陽四級、九陽四級……」喃喃的念著。「GAIN」的一聲,慌忙看看卡薄……沉默了三秒……
「蝦米?」我驚道。狄雲在外頭罵道:「少騙人了,這裡荒山野嶺,不會有什麼蝦米的!」我驚惶地看著卡薄,裡面清清
楚楚寫著五個字……「峨嵋九陽功!」不會的,我再來「GAIN」……這次是「武當九陽功!」再「GAIN」……這次是「少
林九陽功!」

三本就不見了,我暈。我緊緊抓著第四張卡片,生死存亡就看這次啦……「GAIN」的一聲,那些什麼什麼九陽
功全部都消失了,卡薄中內力欄閃過金色光芒(電腦效果做得不錯),上面寫者「九陽神功」……第一層!^_^

一陣暈眩襲來,算了,不理他什麼其他的事,療傷要緊。我頓時運起真氣,但覺一股熱氣由丹田升將上來,
炙熱無比,便像是一個太陽在我身體之內一般。胸口的苦悶感頓時消失得無隱無蹤,不過一個時辰,頭頂煙霧瀰
漫,胸口舒暢,想畢內傷已經沒事了,看來九陽神功果然是療傷的GOOD品。

狄雲在洞口打盹兒,跟水笙兩父女離得遠遠的,生怕別人誤會一般,真是正人君子,可惜正人君子沒什麼甜
頭好嘗。我故意大踏步走了出山洞,狄雲忽地一驚,站起身來,看我臉色紅潤,不像是受過傷的樣子,當下疑道:
「你……?」「我怎麼了∼」我一個箭步衝向狄雲,這次兩人相距不過尺餘,之前又沒有什麼徵兆,我一下欺到他
面前,他驚道:「你想幹什麼?」雙臂便各中了我一針冰魄銀針,下手之快實在是……太帥了。狄雲緩緩地倒了下
去,我冷冷地道:「不要怪我,以你的內力可以頂得住幾個時辰,待我完成了正事再給解藥你吃。」

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嘿嘿∼怎麼樣,水姑娘?又是剛才的事情,你可以繼續了!」

水笙和水岱一臉無奈,本來扣好的衣裳又要再次解開?!

「奸賊,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水岱一腦袋打算向牆壁撞去……「你撞啊!」我喝道。

水岱停了下來,罵道:「淫賊,別以為我不敢?」我狠狠地說道:「不是說你不敢,是你撞死了有沒有這個價
值!你撞死了,你女兒一定會下去陪你,但之前我還是要和她行周公之禮,貞節不但沒保住,還丟了兩條性命;若
你不尋死,這裡兩個人暈了,我也不是大嘴巴,出了谷誰都不知道,你們還可以好好地生活……」水岱聽到這裡頭
慢慢地垂下來,歎了一口氣……我淫笑道:「若你還是想撞死我可不會阻止你哦!嘿嘿!」接著便一把扯過水笙的
頭髮進了山洞…

…「笙兒,……爹對不起你!」水岱流出了眼淚……

水笙被我拖進山洞,不住哀求道:「少俠,你放過我吧?」雙目的淚珠如春雨般落下。我淫笑道:「哈哈哈,
你想我放過你?門兒都沒有!」說罷衝將過去,一把將她的衣服扯個西巴爛。她剛想叫出聲音,卻被我用嘴摀住了
她粉紅的雙唇。我探入塞舌頭探索,舌頭掠過她潔白的牙齒,和她嬌小的舌尖繞在一塊兒,她櫻桃般的小嘴便發出
「嗚嗚」的聲音……我一手握過她水一般的雙峰,潔白嫩滑的肌膚滑不溜手,粉紅色的小櫻桃散發出迷人的香味兒
,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細細地搓揉,柔軟的雙峰帶來佼好的手感,粉嫩的小櫻桃如熟了的花生,直蹦出殼兒來…
…水笙那帶磁性的嗓音不斷發出呻吟聲,像綿綿的細雨,像雨後的春筍,一波接一波,伴隨著嘴中呼出的香氣,便
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如此神聖但可以侵犯……

我輕咬著她的耳垂,「嗚」的一聲呻吟,像是在告訴我她的最敏感之處一般。我輕輕舔著她的耳括,軟軟的耳
朵下面滿佈敏感的神經線,每一次的舔弄都換來回報般的呻吟聲。正當水笙喘氣聲越來越急促的時候我雙手仍不閒
著,溫柔的撫弄她的酥胸,雙手便像是一頭兇猛野獸的口,將她整個乳房咬住不放……漸漸地,我的舌尖滑至她嬌
柔的脖子,右手伴隨著舌頭的移動到了她最神秘的寶地……「那裡不行!」水笙忙道。迅速地,輕細而急促的呻吟
聲替換了她的叫聲,她不知不覺地張開雙腿,任由我的手指在此地肆虐。涓涓的流水從秘密的洞口流出,讓神秘的
寶穴不再神秘,洞裡的寶藏正等待著我去開採呢!

輕輕碰到水笙的小黃豆,她全身打了一個寒戰,雙腿從新夾緊,可我的手仍在她雙腿之間。於是我上下夾攻,
一口含下她的乳峰,再用舌頭繞著她峰頂上的小櫻桃;下面用手輕輕地揉著她鼓鼓的小黃豆。但覺她的小黃豆像吸
了水一般,越來越漲,洞口的水沾滿了稀陰毛,稀稀疏疏的,像細雨,像花針,斜斜地排在小黃豆上方。那惹人憐
愛的輪廓又再次映入我的眼簾--她的雙腿又開始慢慢的張開,模糊的意識已經不能支撐雙腳的重量,而且隨即又
襲來下體的快感又再次令她的防線崩潰……

嬌喘吁吁的她沒有察覺我已經褪下我的褲子,露出了翱首向天的小兄弟,在她水汪汪的洞口摩擦了兩下,便一
鋌而進……濕潤柔滑的洞口像是沒帶來什麼痛苦,只是處女之身的她流出絲絲的鮮血……我緩緩進入,盡量不讓她
覺得疼痛。水笙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直傳到外面的雪地……我一下一下抽插著她的小嫩穴,雙手在她胸前畫圈,自
腋下滑至小蠻腰,她的身體像是沒有一塊贄肉,不愧是「鈴劍雙俠」。隨即我立時運氣剛學會的九陽神功來,一陣
炙熱的真氣自丹田呼出,直慣至肉棒,頓時整條小兄弟炙熱非常。水笙不斷抿著嘴唇,口中喃喃道:「好熱……好
熱。」

炙熱的肉棒像是沒有什麼感覺似的,先前向射的感覺瞬間被壓抑了下去,肉棒變得更加粗硬、更加堅挺,每一
下都直插至水笙花心。水笙開始扭動她的水蛇腰,腰部的扭動使肉壁的夾力更大,小嫩穴像是想從我肉棒中吸取些
什麼一般。我一把將她抱起,再伸直雙腿,扶正她的嬌軀,故意坐著不動……水笙模糊的意識驅使她扭動腰部,只
見她自撫酥胸,腰部不停地前後扭動,肉棒在陰戶內恢復了活力,伴隨著水笙腰部的節奏一抽一插。忽地水笙向後
微微一仰,極大地增大了腰部的扭力,身子一前一後地扭動。頓時一陣強烈的舒爽的感覺傳來,若不是有九陽神功
,恐怕就要射了。但九陽神功威力奇大,肉棒仍有先前般的堅挺,在陰戶內馳騁若入無人之境……

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水笙雙頰生妍,粉唇紅潤,香汗淋漓,直滴到我的身上。忽地一聲長吟,全身乏力,趴
在我身上直喘粗氣。我微微一笑,放了九陽神功真氣,一股熱精射至水笙陰戶之內,頓時熱氣四溢,四周白雪瞬間
融化,便像初春融雪一般……難道這就是九陽神功的威力?只見水笙面帶微笑,一臉滿足的表情,肌膚泛紅,嬌艷
無比。「BOOM」的一聲,又是拿卡片的時間了:018水笙
難度A.我將她放在一塊石頭上,悄然出去……「你對我
女兒做什麼了?」水岱緊張問道。我笑道:「沒什麼啦,老丈人!」水岱吃了一驚。我接著喂狄雲吃了顆冰魄銀針
的解藥,說道:「其實水大俠不要那麼說啦,我是慕了鈴劍雙俠的美名而來,你的女兒我一定會娶的,畢竟也是個
女主角嘛!……」水岱疑道:「嚇?什麼女主角?」我吞吞吐吐道:「……沒有,我說錯了。我說你女兒我會要D,
不過不是現在。」水岱「嚇」的一聲,我已經飛至被堵住的出口邊。忽地雙掌遞出,一聲長吼,熱氣四溢,出口處
冰雪迅速融化……

不一會兒就出現了一個洞,我轉身道:「老丈人,記得叫你女兒等我哦∼88∼」說罷悄然而去…

我鼻子一酸,差點忍不住要哭出來……一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塊傷心地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6:31
PM

第十八章

話說我靠九陽神功出了雪谷,一身松爽,「九陽神功的確不愧是S級的武功啊,哈哈!」我心想道。既然有
個S級的武功,雖說是一級,好歹也要秀上一秀,否則對不起自己的啦。當下四下打聽,看看哪裡有武功高人,
美女財寶?我好去搶過來當我老婆,嘿嘿……

既是打聽,最好最快的地方自然是客棧啦。反正身上有百餘兩白銀,便去吃點好東西吧。既是想到這裡就
一直往北走,看看哪裡有客棧可以歇歇腳,說來奇怪,走了超久的一段路,仍是一間客棧的都找不到?(西邊
沒有客棧的嗎?)

我索性開了大地圖來走,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便覺得天氣越來越冷,叢林也漸漸變成了草原,四處都可以
看見外族人放羊牧馬。

想到這裡,不自然會想到李文秀,我哽咽了一下,心中略有一絲的難過,忽地傳來一把聲音:「怎麼了,大哥哥?」

我回頭一看,只見兩個小孩兒大概八九歲的樣子,一身遊牧民族的打扮,手中拿著一副小弓箭,熱切地望著我。

我笑了一笑,彎下身子,摸了摸其中一個小孩的頭,說道:「哥哥沒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你們在這裡幹嗎?」

那個小孩子拎出一隻野兔來,說道:「兔子……打到了……」

我一皺眉頭,另外一個小孩說道:「大哥哥不要見怪,郭靖他八歲才學會說話,現在說成這樣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我大吃一驚:「郭靖?他叫郭靖?」

那個小孩結結巴巴地說道:「是啊……我……郭靖,是……」

我心想:「這傢伙回到這個年紀了?那麼這裡應該有梅師姐的下落,順道打聽一下九陰真經的下落,剛剛練完九
陽神功,如果連九陰真經都練了的話,嘻嘻嘻……想不天下無敵都不行啊!」

當下收斂笑容,道:「郭靖,現在哥哥有點餓,可以給點東西哥哥吃嗎?」

郭靖喜道:「好,娘……做的東西最好吃了……跟我來。」

說罷就拉著另一個小孩跑了,我緊隨其後。

走了好一會兒,來到一個蒙古包,此處民風淳樸,四周洋溢著一份和諧的氣息。我跟著郭靖進了一個
蒙古包,見到一個三十餘歲,但滿臉的滄桑像是增長了她二十春秋的光景……

難道這就是李萍?(如果要我磕了她?我跳樓算了)悄悄地拿出卡薄一照,
「089……」還好還
好,看來製作遊戲的人還有點人性!我舒了一口氣道。

「……這位少俠?是中原人?」

忽地一驚,原來李萍已經問我多遍這個問題了,我慌忙道:「是的,聽大娘的聲音不像是蒙古人啊?!」

李萍歎了口氣道:「總之一言難盡……」

說罷就說要替我接風什麼的,又準備飯菜又準備酒水,雖不是什麼好吃好喝的東西,也頗為豐盛。

酒足飯飽了,「呵欠!」我打了個呵欠,正所謂飽暖施淫慾,可惜帳中並沒

有什麼美女相陪,蓉兒啊蓉兒,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見到你啊……

看來等郭靖成年下山,恐怕還要十年八載,他現在江南七怪都還沒遇到,更

不要說什麼黃蓉啦。但是,我實在是無法忘記黃蓉的一顰一笑,實在是太太太美了,那江南第一美女的稱號果然不是蓋的。

忽地只見一個人影晃過,「嗯?!奇怪!」我記得那個身影,不是郭靖還有誰?(誰還有那麼小的身影啊?)那麼晚了
,他去哪裡呢?我悄悄地跟隨其後。

來到一個荒山山腳,見小郭靖拉著一條長籐,一個勁地往上爬,見他吃力的樣子,應該不是
去見馬鈺了,難道江南七怪比我先找到郭靖?我一個縱身,已飛上了荒山頂(這座小山也不是很
高嘛),便看見梅超風和江南七怪打了起來。

但見梅超風手執銀鞭,在空中舞了一圈,呼地打下來,鞭下便是馬王神韓寶駒(小胖?!
)。那韓寶駒也是使鞭之人,那金龍鞭一揮,便聞劈空之聲,與梅超風的毒龍鞭扭在一起,兩
鞭勁氣撲面而來,擊起地上陣陣塵土。

「兄弟們,上!!」韓寶駒那鞭死死纏著梅超風的鞭,叫道。

韓小瑩第一個飛身撲了過去,以輕盈的越女劍法直刺梅超風喉嚨。

梅超風冷笑一聲:「哼,死胖子,這點功力就想困死我?」手中鞭子一抖,勁力到處,韓寶駒的金龍鞭寸寸俱斷。

韓寶駒大吃一驚,便見梅超風的秋風掃葉腿已至,但覺胸口劇痛,便中了數腿,狂噴鮮血而倒!

「三哥!?」韓小瑩一個分神,梅超風的毒龍鞭已經揮至。

如此笨重的武器,竟然揮舞得那麼快?韓小瑩慌忙挑出兩個劍花護住全身大穴,身子急速向後倒。

「想逃?」梅超風大喝一聲,手中毒龍鞭由上至下揮去,鞭頭擊中韓小瑩鐵劍,鐵劍應聲而斷,餘下勁
風乘著鞭勢撲來,直打在韓小瑩的身上,幸好韓小瑩輕功不弱,又在之前便已經開始退後,勁風只打在她的
衣服之上,並沒有什麼受傷。

韓小瑩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但聞「呲啦」的一聲,韓小瑩的衣服中間開始裂開,露出潔白的雙乳,雙乳
中間紅紅的一條,想是被勁風打傷了皮肉吧。

我看傻了眼,「這個妞好∼!」我的心裡想著。

但見韓小瑩摀住胸口大聲喊道:「大哥!上了,兄弟們支援不住了。」

那不遠處有一副棺材,棺材中忽地飛出一人,正是江南七怪之首--飛天蝙蝠柯鎮惡。他一個縱身,
飛向天空,猶如一隻漆黑無比的丑蝙蝠,在一輪明月下飛翔。

梅超風一驚,向空中望去,就在這個時候,朱聰急道:「七步之前!」

柯鎮惡雙手齊施,六枚毒菱分上中下三路向著七步之前激射而出。

但聞「啊!」一聲慘叫,梅超風雙目中菱,鮮血直流,梅超風急怒攻心,雙掌齊落,柯鎮惡早已閃在
一旁,只聽得??兩聲,她雙掌都擊在一塊岩石之上。她憤怒若狂,右腳急出,踢中石板,那石板登時飛起
,七怪在旁看了,無不

心驚,一時不敢上前相攻。

但見梅超風神情可怖,雙手亂抓亂打,七怪紛紛避開,不敢近身。梅超風狂抓了一陣,怒道:「你們
是誰?快說出來!老娘死也死得明白。」

柯鎮惡冷笑一聲,道:「你可記得飛天神龍柯辟邪、飛天蝙蝠柯鎮惡嗎?」

梅超風仰天長笑道:「好小子,原來你沒死!你是給飛天神龍報仇來了?」

柯鎮惡道:「不錯,你也還沒死,那好得很。」

忽地梅超風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抓去,朱聰和全金髮大叫道:「大哥小心!」

柯鎮惡一驚,鐵杖向地上疾撐,身子縱起,落在身後一棵小樹樹巔。梅超風一撲落空,一把抱住柯鎮惡
身後大樹,雙手十根手指插入了樹幹之中,六怪都是一驚。梅超風一擊不中,忽地怪聲長嘯,聲音尖細,
但中氣充沛,遠遠的送了出去。

朱聰突然大叫:「不好,她是在呼喚丈夫銅屍前來相救。快幹了她!」六怪聞聲急攻。

我也看不下去了,看著他們打來打去,還真……他媽不好看,再等一會吧,反正大師兄也快上來了。
想著此事,便聽見一個男聲長嘯,一個全身鐵青面無表情的男子提著一個小男孩飛身衝上崖來,正是陳玄風。

「賊婆娘,怎樣了?」

梅超風扶住大樹,慘聲叫道:「我一雙招子讓他們毀啦。賊漢子,這七個狗賊只要逃了一個,我跟你拚命。」

陳玄風叫道:「賊婆娘,你放心,一個也跑不了……你……痛不痛?站著別動。」談說之間輕描淡寫地伸手一
抓,向韓小瑩抓去。

說時遲那是快,張阿生一個箭步搶上,撲在韓小瑩面前,陳玄風一爪下去,噗的一聲,五指直插入張阿生背心。

張阿生大聲吼叫,尖刀猛往敵人胸口刺去,陳玄風伸手格出,張阿生尖刀手。陳玄風隨手又是一掌,將張阿生
直摔出去。

六怪都是一驚,韓小瑩更是失聲尖呼:「五哥?!」

(怎麼又是五哥啊?我發現死的人都是排行第五。)

陳玄風又是向韓小瑩抓去。

他媽的,怎麼抓來抓去都是抓韓小瑩啊?七怪中只有他一個女的耶。)

「住手∼∼!」我當下喝道。

陳玄風果然住手了,回頭看著我,露出驚愕的表情。

「賊漢子,那人是誰?要不要連他一拚殺了!」

陳玄風歎道:「他殺不得,賊婆娘!他是……他是七師弟!」

我冷冷地說道:「還認得我啊,大師兄!」

 「七師弟……」梅超風汗顏道,「我……」她停頓了數秒,「師父他老人家還好嗎?」

「哼!在你們的眼中還有他師父他老人家嗎?我們五師兄弟被你害慘啦。他們四個都被師父打斷了雙
腿,逐出了師門!我運氣好才逃過一劫而已!」我停了一停,道:「趕快交出九陰真經!」

二人都是一驚,微微退步。

「五哥!」「五弟!」一陣吵雜聲從遠處傳來,張阿生終於頂不住,死了過去。

「黑風雙煞,拿命來!」柯鎮惡怒道,六人如瘋了般撲了過來。

陳玄風擔心妻子的傷勢,揖道:「七師弟,這些嘍囉我先料理了再回頭向你賠罪!」說罷一
風般衝向六人,卻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拉住腳。

「我不准……你去傷害他們!」

陳玄風一怒,俯身抓起,那人又輕又小,卻是郭靖。

郭靖大叫:「放下我!」

陳玄風哼了一聲,這時電光又是一閃。郭靖只見抓住自己的人面色焦黃,雙目射出凶光,可怖
之極,大駭之下,順手拔出腰間的匕首,向他身上插落,這一下正插入陳玄風小腹的肚臍,八寸長
的匕首直沒至柄。

陳玄風狂叫一聲,向後便倒。

郭靖一匕首將人刺倒,早嚇得六神無主,糊里糊塗的站在一旁,張嘴想哭,卻又哭不出聲來。

梅超風聽得丈夫長聲慘叫,夫妻情深,從山上疾衝下來,踏了一個空,連跌了幾個觔斗。她撲到
丈夫身旁,叫道:「賊漢子,你……你怎麼啦!」

陳玄風微聲道:「不成啦,賊……賊婆……快逃命吧。」

梅超風咬牙切齒的道:「我給你報仇。」

陳玄風道:「那部經……經……已經給我燒啦,秘要……在我胸……」

一口氣接不上來,就此斃命。

忽地一團黑雲飄來,沙石被疾風捲起,在空中亂舞亂打。我和眾人等各自縱開,伏在地下,過
了良久,這才狂風稍息,暴雨漸小,層層黑雲中又鑽出絲絲月光來。韓寶駒躍起身來,不禁大叫一聲
,不但梅超風人影不見,連陳玄風的屍首也已不知去向。

我吃了一驚:「媽的,九陰真經差點就到手了。」卻感覺到背後冷風颼颼,一股寒意自背脊直傳
大腦。「不好!」我暗叫。眼前一晃便是一條金龍鞭勒住了我的脖子,一股蠻力一扯,我身子便向後倒。

原來韓寶駒用斷鞭成索,勒住我的脖子拖在地上。

全金髮道:「他是梅超風同門,殺了他為五哥報仇!」

(喂喂∼關我屁事啊?)

但見全金髮的鐵扁擔已打到眼前,(我靠!不發威你們當我是流的?)當下九陽真氣運將出來
,一個鯉魚打挺蹦了起來,用力一扯韓寶駒的斷鞭,那韓寶駒只是稍稍退了一步。

我心中一驚:「九陽神功的威力並沒有紫霞神功強?不可能……難道是因為我初學?這次慘了。
」(要切換內功要拿書出來自行切換,自己在打鬥中是切換不了的啊!這次暈!)

韓寶駒微微一退步,轉過身來便一掌擊向我。我趕緊使出凌波微步,忽地喉嚨一緊,忘了斷鞭還
在韓寶駒的手上,「蓬」的一聲,我硬生生吃了一掌,直打得我腹中真氣紊亂。

(還好九陽神功的初始設定頗高,韓寶駒只能打痛我卻不能打傷我)韓寶駒見打不傷我也是吃了
會有怎樣的發展呢.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最愛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