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二集第四章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不僅如此,旁邊還有她尊貴優雅的姨母,京城中著名的貞烈美女蜀國夫人,也赤裸著雪白纖美的玉體,一絲不掛地倒在地上,身上遍佈的指痕牙印同樣是令人觸目驚心。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四章
千金之傷

梁雨虹衝進大廳,看著眼前的景象,手腳冰冷,臉色慘白,嬌軀劇烈地揣晃,幾乎倒在地上。

她清楚地看到,自己最敬愛的母親,一絲不掛地躺在地上喘息低吟,潔白美麗的玉髁上,到處佈滿鮮紅的指痕和深深的牙印,甚至她從前吃過奶的嫣紅乳頭上也有明顯的齒痕。

如此美麗的胴體,她多年來未曾見過,現在卻遭受了殘酷的凌虐,乳頭上甚至還被咬得流血。

不僅如此,旁邊還有她尊貴優雅的姨母,京城中著名的貞烈美女蜀國夫人,也赤裸著雪白纖美的玉體,一絲不掛地倒在地上,身上遍佈的指痕牙印同樣是令人觸目驚心。

她們美麗至極的胴體,相依相偎,默默地流著悲傷的淚水,配著天姿國色的高貴容顏,顯然淒美至極,讓人憐惜。

梁雨虹站在她們面前,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母親美腿中間那一部分,美妙的花瓣已經被幹得極為紅腫,中間正緩緩地向外流淌著乳白色的液體,散發著奇異的味道。

她們潔白美麗的臉上、身上,到處沾染著乳白色液體,顯得淫靡不堪。

梁雨虹感覺到淚水從眼中湧出,慌忙強行忍住,堅強地面對著這慘烈的場面。

在她的身後,文娑霓幽幽地歎息,用輕飄飄的聲音道︰「看到了嗎?都是那個小賊做的……」

梁雨虹緊緊咬住櫻唇,用力點了一下頭,突然轉身衝出門去,將那悲慘的一幕丟在了身後。

在衝出門的剎那,她壓抑許久的晶瑩淚水終於奪眶而出,飄灑風中。

今天早上,她被文娑霓叫醒,說那乞丐出身的小賊強姦了她們的母親,那時她還不信,以為表姊是在說笑。

可是文娑霓帶她來到這裡,讓她親眼看到朱月溪被奸辱後的情景,她終於相信,陷入了狂怒之中。

現在,她要去找到那個小賊,將他一刀刀凌遲而死,作為他強姦她母親的代價!

……

伊山近慢慢地從山巔上走下來,只覺得滿心疲憊,只想倒下來什麼也不去想。

雖然定下了向女性復仇的目標,但在整夜狂幹成熟美婦之後,他早就疲倦不堪,心靈上的創傷一時也無法撫平。

半山腰處,有一片小樹林十分陰涼。伊山近正準備往樹下一躺,陷入無知無覺的睡眠中,突然看到了昨夜強姦自己的美女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對,一定是我眼花了!她們被我幹得那麼狠,都爬不起來了,恐怕現在還不能走路吧?」伊山近驚恐地揉揉眼睛,仔細向前看去,終於看清,那並不是體內帶著他精液的兩位高貴美婦,而是她們的女兒,文娑霓和梁雨虹。

這兩個容貌清麗的美少女,此時緊緊咬住貝齒,滿懷仇恨地盯著他,手中拿著利劍,一副定要殺他而後快的模樣。

可是最讓伊山近心驚的,是文娑霓的手中,還拉著一個十一、二歲的美麗少女,正在恐懼地哭泣著。

那是當午,他唯一能夠認同的女性,因為年紀幼小,沒有被他當成女人來看,因此對她沒有戒心,反而因為共同出生入死而產生情意,準備等她長大後就娶她過門的純潔女孩。

她的雙手被繩索捆在胸前,衣裙被撕被了幾處,身上隱隱作痛,臉上也有青腫,滿臉是淚,如梨花帶雨般,令人生憐。

今天早上,兩位千金小姐持劍闖進她的住所,將她按在地上痛毆,逼問伊山近的下落,把她打昏過去好幾次。

直到有丫鬢來稟報,說小乞丐逃出門,向著山上跑去了,她們才停下手來,帶著當午上山來尋找伊山近,並在山下布了士兵守衛,防止任何人上山來妨礙她們殺人報仇。

「當午!你怎麼樣了?」伊山近變了臉色,失聲叫道。

文娑霓揪住當午的頭髮,強行按著她跪在地上,舉起粉拳重重砸著她的臉,怒喝道︰「你心疼她嗎?賤人!賤婢!臭賊!還不快動手殺了他!」

梁雨虹應了一聲,滿臉怒色地衝上來,一劍刺向他的心窩。

伊山近慌忙後退,動作快逾疾風。

他現在靈力恢復,內傷也在與她們母親雙修的過程中治癒,力氣與速度都遠超從前,當然不齊被她一劍刺到。

「不許躲!」文娑霓憤怒地大叫道,狠狠一個耳光打在當午臉上,啪的一聲大響,在女孩雪白面頰上留下一個鮮紅的掌痕。

伊山近看得心裡大痛,叫道︰「你們要做什麼衝我來,不許傷害她!」

梁雨虹持劍疾刺,嘶聲尖叫道︰「臭賊!你強姦我母親和姨母,我要殺了你,闔了你!不對,是先闔後剮,一刀刀割你的肉,讓你活活痛死!」

她一邊狂叫,手中利劍卻不肯停,如狂風暴雨般向著伊山近刺去。

她劍法超群,伊山近只能拚命地閃躲,如果不是海納功升到第三層,速度與力量都大增的話,說不定已經被她亂劍刺死了。

那邊的文娑霓也不肯停手,她知道自己不會武功,上去也幫不上忙,乾脆痛打當午洩憤,借此來擾亂伊山近的心境。

清純女孩被文弱千金一腳踩倒,俏臉被踩到地上,和尖石撞得劇痛。文娑霓按住她,揮拳痛打,拳腳相加,痛得當午滿地亂滾,痛得大聲尖叫。

伊山近失聲叫道︰「不要!不許打她!」心神一亂,腳步出錯,被梁雨虹趁機挺劍疾刺,嗤地一聲從他肩膀旁邊掠過,在上臂外側劃出一道血槽。

文娑霓冷笑著,示威地瞪著他,抬起玉足,狠狠一腳跺在當午頭上,聽著她額頭撞在地上,砰的一聲大響,心中快慰,隨即又是一腳,狠踢在她肋下。

當午痛得在地上滾來滾去,卻擔心自己的叫聲影響到伊山近,拚命地咬住嘴唇,一聲不吭。

文娑霓看著她臉上倔強的神情,勃然大怒,上前一腳腳地猛踢,怒喝道︰「快叫,你叫是不叫?」

看著當午受苦,伊山近心中大痛,體內靈力突然爆發閒來,狂暴地湧向經脈各處。

伊山近暴喝一聲,將靈力運到雙腳上,動作陡然加快一倍,如閃電般轉到梁雨虹身後,揮拳重擊在她香肩上,砸得她撲地而倒,手中利劍當哪一聲摔出好遠。

伊山近顧不上管她,立即轉身衝向文娑霓,卻看到她悄臉上充滿怒色,抬腳猛跺,砰砰地踩在當午的蠔首上面。

伊山近大步飛奔,如利箭般衝到她面前,伸手將她推翻在地,彎腰抱起當午,大聲呼喚︰「當午,你沒有事吧?」

當午卻軟軟地垂著頭,一動不動。伊山近心中悲憤恐懼,慌忙伸手探她鼻息,雖然微弱,卻還有氣,顯然只是被踹昏了。

伊山近鬆了一口氣,抬頭怒視著文娑霓,看她爬起來撿著石頭要砸向這邊,立即放下當午,衝過去按住她,一拳將她打翻在地。

文娑霓尖叫怒罵,奮力掙扎,伊山近怒喝一聲,伸手到她身上,摸著盈盈一握的纖美腰肢,強行解了她的腰帶,牢牢地捆住了她的雙手。

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伊山近轉過頭,看到梁雨虹雲鬢歪斜,腳步虛浮地衝過來,手中拿著寶劍,在陽光下反射著燦斕光芒。

伊山近冷哼一聲,不將她放在心上。剛才她都不是自己對手,現在被砸傷了手臂,更打不過自己了。

這時梁雨虹已經跑到了當午身邊,突然舉起劍,狠狠地刺向當午的咽喉。

她也知道自己打不過這小賊,可是心裡的怒氣發洩不出來,怒喝道︰「你敢強姦我母親,我就殺了你姘頭!」

「胡說,是她強姦我的!」伊山近拚命地衝過去,一拳打在她的右胸上,將她打飛出去。

文娑霓被捆得躺在地上,憤怒尖叫道︰「你還敢抵賴,明明是你強姦她們!我要殺了你!」

「沒錯,肯定是你起了壞心,逼姦了我母親,我要把你和你的姘頭零割碎剮,餵給狗吃!」梁雨虹被打得躺在地上,胸前劇痛無法爬起,也只能斷斷續續地痛罵,發誓要殘殺伊山近作為報復。

伊山近被她們罵得心頭火起,怒喝道︰「你們顛倒黑白!」

他大步衝過去,按倒爬起來正要拿劍刺殺當午的梁雨虹,狠狠地扯下她的腰帶。

梁雨虹拚命掙扎,憤怒地尖叫道︰「你這狗東西,強姦了我母親,還想強姦我嗎?」

伊山近本來沒有這個意思,被她一言提醒,狠狠一個耳光打在她雪白嬌嫩的粉臉上,怒喝道︰「沒錯!你既然說我強姦,那我就強姦給你看!」

他按住梁雨虹,用腰帶把她反綁起來,伸手到她胸前,嗤的一聲,撕裂絲綢衣衫,一對雪白玉兔跳了出來,存陽光下映射出珍珠般的瑩潤光澤。

其中一隻玉兔上,有一大片青黑之色,卻是被伊山近剛才一拳打出來的。

梁雨虹驚叫一聲,羞赧至極,放聲大罵道︰「臭賊,下賤豬狗!你敢碰我,我就把你碎屍萬段!」

伊山近憤怒地伸手到她酥胸上,一把抓住她右邊被打青的乳房,手掌捏住少女純潔嬌嫩的玉乳,奮力捏揉,看著她的乳房在自己眼前變換出各種形狀,怒笑道︰「很有彈性,就是小了點,比你母親差遠了!」

梁雨虹如遭雷擊,呆了半晌,突然張開嘴,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伊山近怔住,想不到她這麼容易就被弄哭了,她母親可是被肉棒狠插了好多次,才爽得哭出來的。

身後的文娑霓憤怒地嘶聲叫道︰「該死的乞丐,我們的母親和本朝皇后可是表姊妹,總有一天,要滅你九族,統統凌遲處死!二「我的九族?」伊山近被觸動心事,悲憤難當,站起來怒吼道︰「我的九族早都死了,就是你們這群賤人做的好事,讓我不能再看他們一眼!」

狂怒之下,伊山近什麼也不管不顧,大步奔到文娑霓身前,雙手掄開,飛速撕扯她的衣服,在少女尖叫聲中,將她剝得清潔溜溜,一塊布片都沒有剩下。

京城知名的才女,美麗的胴體徹底地暴露在他眼前。

她的肌膚如雪般白嫩,纖腰盈盈一握,美腿修長,在雙腿中間,烏黑發亮的稀疏毛髮內,粉紅花瓣若隱若現,嬌嫩美麗。

酥胸處,少女玉乳高聳,頂端嫣紅誘人,在嬌喘聲中急促地起伏。

被他看到了裸體,文娑霓羞得蜷成一團,淚光瑩瑩地顫聲咒罵。

透過淚幕,她看到這比自己小許多歲的男孩開始脫衣服,很快就露出了健美裸體,大模大樣地挺著下體到她面前,像在對她示威。

「那就是昨天夜裡,插在母親身體裡面的東西……」必文娑霓忍不住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陽光下的陽具,心情紛亂,腦中眩暈。

過了好一會,她才回過神來,忿忿地陣了一口,羞得玉頰上佈滿紅暈︰「把那髒東西拿開!看了就噁心!」

「怎麼,你不喜歡它嗎?你這可和她們不一樣啊!」伊山近咬牙笑道,見她不喜歡做那事,反倒是一喜︰「既然這樣,那就用你的身體,來補償你母親的罪過吧!」

他不由分說,跪到文娑霓雙腿中間,粗大肉棒挺立起來,頂上了少女嬌嫩的小穴。

被一個比自己小好多歲的男孩跪在自己雙腿間,用肉棒頂弄花瓣,文娑霓羞得淚水漣漣,顫聲咒罵,感覺到龜頭頂在柔嫩小穴中問,碰觸著嬌嫩軟肉,更是嬌軀劇顫,酥軟得提不起力氣來。

聽她不肯認錯,還在顛倒黑白地痛罵自己,伊山近怒笑一聲,猛地一挺腰,龜頭頂開柔滑的嫩穴軟肉向著裡面突入。

文娑霓突然感覺下體一陣脹痛,低頭一看,羞得俏臉忽紅忽白。她是大富大貴人家的千金小姐,平時守身如玉,連個男人都見不到,今天卻被一個小男孩將肉棒頂進了嫩穴,這樣的打擊就像當頭雷擊一樣,幾乎把她打暈過去。

伊山近的肉棒繼續前挺,頂在處女膜上,停了下來,爽得直吸涼氣。

處女穴的嫩肉緊夾著龜頭,肉棒頂端能感覺到花瓣灼熱的溫度,以及處女膜的柔嫩。伊山近此時靈力充沛,肉棒感覺極為敏銳,自然爽得六神無主。

他這還是第一次細細品嚐處女膜的滋味,從前雖然有兩個仙女,卻不容分說就強姦了他,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細品高高在上的侯府千金處女膜的柔嫩與韌性。

雙手自然地提起來,握住知性美少女的雙乳,用力揉捏,只覺觸手嫩滑柔軟,極富彈性,不由開口讚道︰「雖然大小不如你母親,可是這手感還真棒,不愧是侯府千金,家教果然不錯……」

這稱讚讓文娑霓羞得滿面通紅,伊山近還不罷休,低下頭咬住柔滑嬌嫩的乳頭,狠咬緊囁,吸得她放聲尖叫,顫聲道︰「不要!你這畜牲,快給我滾開!」

她連聲怒罵,伊山近聽得眼睛都紅了,咬著乳頭怒道︰「你母親強姦了我,還敢罵我是畜牲?難道我是自願被強姦的嗎?」

他抬起頭,呼嚇呼嚇喘著粗氣,咬牙道︰「父債子償,母債女償,肉債肉償!這些日子你打我罵我還想殺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小爺的厲害!」

「不要!」兩個美少女聽到他口中決絕之意,都失聲驚呼,伊山近卻冷笑著抓緊侯府千金的柔細纖腰,下體狠狠一頂,肉棒兇猛地破開處女嫩膜,撕裂純潔的少女蜜道,深深地插入絕美的曼妙玉體內。

「啊——」文娑霓仰天嬌呼,只覺嫩穴被撕裂,彷彿撕心裂肺般,讓她痛不欲生。

梁雨虹費力地爬起來,看到表姊被這麼小的男孩用肉棒插入下體,悲憤至極,跌跌撞撞地衝過來,一頭撞在伊山近的後背上,流淚怒罵道︰「你這該死的小賊,我一定要殺了你,把你九族都凌遲處死!」

伊山近怒哼一聲,回身一個耳光將她打翻,雙手在文娑霓玲瓏有致的纖美玉體上到處摸弄,捏乳揉臀,下體肉棒前頂,將嫩穴傷口撕得更大,向著深處插入。

處女鮮血從純潔花徑中奔湧出來,灑在肉棒上面。伊山近肉棒敏感,只覺嫩穴極為緊窄,將肉棒緊緊簸住,強大的擠壓力道讓他下體劇爽,快樂地呻吟道︰「好緊……比你母親那裡還要緊!」

他回頭看看從地上爬起來的梁雨虹,補充道︰「你姨母那裡也沒有你緊,就是不知道你妹妹那裡是不是一樣緊?」

梁雨虹聽得眼睛都紅了,膝行上前,一口咬住他的肩膀,狠命磨著貝齒,只想把那裡活活咬下來。

伊山近冷哼一聲,早就運足靈力到那裡,按照第三層可以使用的仙法,運起「像皮功」,絲毫不痛不癢,就算她再怎麼咬,也不可能將肉咬下來。

凝視著眼前少女,是如此嬌媚誘人,冰肌玉膚,純潔至極,卻已經落入他的手中,任他玩弄。

「沒錯,我要玩弄天下女人,不能讓她們再肆意地玩我!被強姦的恥辱,我要加倍地奸回來!」

伊山近雙手抓緊美少女纖腰,狠狠地挺腰向前,撕裂花徑,鮮血流出,作為插入的潤滑劑,讓他更容易進入蜜道深處。

肉棒晃動著,一下下地插向嫩穴裡面,磨擦著嬌嫩肉壁。文娑霓初經人事,痛得死去活來,不僅嫩穴被撕裂,即使是肉壁被對方性器磨擦,那樣的痛楚也像刀割一樣,難受至極。

伊山近卻被她緊窄花徑夾得極爽,將雪白修長的美腿擱在自己肩上,抱住柔嫩雪臀挺腰猛干,肉棒一下下撞到花徑深處,磨擦帶來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門。

文娑霓感覺到失貞的痛苦,看著在自己身土恤虐的小男孩,終於忍不住放聲人哭,清澈淚水從美目中奔湧出來,流過雪白玉頰,如斷線珍珠般灑落在山石上。

聽到這哭聲,伊山近心中沒來由地一陣興奮,咬牙想道︰「怪不得那些女人都喜歡強姦我,原來真的很爽!哼,你們做初一,我做十五,難道我不會奸回來嗎?」

抱緊二八妙齡少女的雪白玉體,他的動作更趨猛烈,肉棒在磨擦中變得更大,狠狠地插弄著美少女的嫩穴,幹得她尖叫低吟,嬌軀劇顫不止。

在這期問,梁雨虹一直狠咬著伊山近的肩膀,流著淚看他暴奸自己表姊,伊山近卻被她咬得更爽,感覺著她清香濕潤櫻口的觸感,猛地一挺腰,肉棒深深地插到美少女玉體最深處,直沒至根。

「哼……」文娑霓瓊鼻中哼嗚一聲,被這記重擊差點干暈過去。

伊山近的大肉棒就像打樁機一樣,瘋狂闖入她的玉體深處,每一下動作劇烈的猛插,都彷彿要將她的心從口中撞出來。而暴烈抽出時,又像要把她的內臟向下吸去,少女之心猛烈跳動,暈眩得說不出話來,只有抽泣悲吟而已。

伊山近幹得爽快,乾脆把她轉過身來,讓她趴跪在地面上,從後面插入,瘋狂狠幹著她。

絕色美麗的嬌嫩少女,就這樣被一個俊美男孩大肆奸弄凌辱,幹得乳波臀浪搖擺不停,情景香艷刺激。她的妹妹被反綁雙手,跪在伊山近身後拚命地咬他,卻只能增加他的興致,不能對他有半分阻礙。

聞名京城的才女昏昏沉沉地趴跪著,渾然忘卻了世間的一切,只能感覺到一根粗大肉棒在自己嫩穴中猛烈抽插,想到失貞的命運,傷心絕望地悲泣著,不知被他幹了幾百幾千下,這痛苦彷彿是無窮無盡的一樣。

伊山近被處女純潔花徑緊緊夾住,在磨擦中獲得了極大的快感,突然悶哼一聲,胯部拚命前挺,緊貼在柔滑雪臀上面,胯與臀用力揉動磨擦,肉棒直插到最深處,瘋狂地跳動著,將滾燙的精液噴射到千金大小姐嬌嫩的子宮裡。

高貴美少女清楚地感覺到他的精液暴射進來,悲吟一聲,撲倒在地,昏迷在伊山近的胯下。

伊山近也撲倒在她柔滑嬌嫩的赤裸玉體上面,肉棒被她的嫩穴緊緊夾住,不住地猛跳,將最後一滴精液都射進蜜道深處,喘息半晌,才將肉棒拔出來,搖搖晃晃地站起。

純潔美麗的侯府千金,柔弱無力地撲倒在地面上,被肉棒撕裂的嫩穴中流淌出乳白色的精液,鮮紅的處女鮮血,看上去淒美艷麗異常。

伊山近剛才被咬得很爽又很不爽,一把抓住梁雨虹的如雲青絲,怒喝道︰「你咬我這麼半天,真的這麼喜歡咬人嗎?」

他一把將梁雨虹按在自己胯下,憤怒地叫道︰「我讓你咬個痛快!」

健美少女的櫻桃小嘴被他捏開,濕淋淋的肉棒硬插進去,頂開柔滑香舌,一直伸到嫩喉處。

一陣異味撲鼻而來,梁雨虹幾欲作嘔,拚命地掙扎反抗,嘴裡還在含糊不清地惡毒咒罵,只是因為含著一根肉棒,罵聲不太清楚。

「還敢罵人!哼,是不是覺得味道有點複雜啊?這上面有你母親、姨母的淫水,還有你表姊的處女血和淫水,當然味道不一樣!」伊山近指著自己下體,咬牙冷笑道。胯部一挺,龜頭撐開嫩喉,插進食道裡面,噎得梁雨虹明眸翻白,悲憤得只想死掉。

「你、你胡說!」在這關頭,悠悠醒來的文娑霓卻嬌弱地反對道︰「我哪有什麼淫水,你又在誣賴人……」

想到自己失了貞潔,還要被他污言指責,文娑霓淚水奔湧而出,泣不成聲。

「你還敢顛倒黑白!」伊山近氣不打一處來,指著她怒喝道︰「你自己看看,流出來的不光是血,還有水,難道我冤枉你不成?」

文娑霓抽泣著堅決不肯承認,伊山近也不想和她多費口舌,抱住梁雨虹的蠔首,胯部挺動,在她溫暖濕滑的小嘴裡面狠幹起來。

純潔少女的櫻桃小嘴,嬌嫩潤滑,幹起來的滋味很是美妙。伊山近本來是滿腔憤怒,幹著幹著就爽意升起,抓住青絲雲鬢沒命地狂干,一下下地猛烈抽插,直幹得口沫四澱。

性情倔強的美少女被幹得美目翻白,「呃呃」地叫個不停,晶瑩透亮的口水不住地從嘴角流下來,滑過潔白的下巴,滴落在酥胸和地面上。

「這就是口若懸河啊!」伊山近想起百年前上學時學過的成語,很高興地說道,為自己瞭解了成語的內在含意而感到欣慰。

?梁雨虹唔唔地拚命搖頭,柔滑香舌也在拚命頂著肉棒,想把它頂出去,伊山近卻更加爽快,抱住她的蠔首,將速度加到最大,在她櫻口嫩喉裡面狂抽猛幹了幾十下,肉棒終於狂跳起來,將大股精液噴射進健美少女的美妙小嘴裡面。

「啊……」伊山近爽得低聲呻吟,頭目暈眩,幾乎站立不住,卻還強撐著將龜頭硬塞進高貴千金的嫩喉裡面,肉棒狂跳著將精液直接射進食道,餵入她的胃中。

梁雨虹美目翻白,羞憤欲死,卻無力反抗,只能含淚將精液嚥下去,並通過消化吸收,成為了她身體的一部分。

伊山近疲憊無力地倒在地上,半晌才喘過氣來,抬眼看向梁雨虹,喘息道︰「早上沒吃飯吧?」

梁雨虹趴在地上拚命地咳嗽,漂亮的櫻桃小嘴裡流出一滴滴乳白色的精液,偶爾還有落紅的血絲,聽到他這麼問,眼睛都紅了,胸中氣往上撞,活活氣暈過去。

伊山近也不在意,自顧自地道︰「吃了你家這麼久的飯,也該送你一頓早飯吃。」

他又看向文娑霓,微笑問道︰「你早上吃飯了嗎?」

文娑霓俏臉嚇得雪白,拚命地搖著頭後退,可是手被綁住,又無力站起,怎麼也退不遠。

不遠處的當午突然動了一下,像是要從昏迷中醒來的樣子。伊山近有點著慌,立刻跑過去在她睡穴上面揉了兩下,靈力入體、,很快就弄得她昏睡過去。

伊山近鬆了口氣,畢竟從前說過要娶她的,要是還沒娶妻就先讓她看見自己和這些千金、貴婦勾勾搭搭,只怕會影響將來的婚後感情。

「謝希煙寫的這些靈力運用小竅門還挺管用,希望她不會醒不過來才好。」伊山近一邊想,一邊走到文娑霓身邊,將她雪白赤裸的纖美胴體抱在懷裡,調笑道︰「你說你不會流淫水,是嗎?」

文娑霓掙扎抽泣,想要躲得離他遠一些,卻被他捏住乳房肆意玩弄,只能咬牙悲泣道︰「壞東西,我當然不會流那種髒東西!」

「那你也不會浪叫了?」伊山近一手捏住乳房,一手去摸玉臀,不顧她的抵抗強行分開玉腿,粗大肉棒狠狠插進玉門內,大肆抽插起來。

剛才破裂的嫩穴,被這根大肉棒重新粗暴插入,文娑霓痛得尖叫起來,把梁雨虹吵醒,跪坐在一邊憤怒地咒罵,卻不敢離他太近,生怕他再把肉棒插到自己嘴裡來,射那些讓人噁心的髒東西。

伊山近抱緊美麗少女狂抽猛插,粗大肉棒在嫩穴中飛速穿梭,同時運起靈力,讓它迅速在自己經脈中運行。

他修練的法訣,都是從雙修功法中化出來的,可稱是最強的一類雙修功法,不僅能影響他的心智,讓他性慾和做愛能力超越常人,而且對挑逗女子性慾也有奇效。

伊山近按照那本小冊子裡面隨筆寫下的方法,驅動靈力流過肉棒,在花徑的嬌嫩肉壁上流動,並分出一絲靈力,如針般輕刺陰蒂,挑起少女的慾望。

當第一針刺下,文娑霓突然感覺到下禮有一股奇異感覺襲來,失聲嬌呼,聲音中充滿媚意與快感,慌忙住口,卻已經是羞得面泛桃紅,低下頭不敢抬起。

伊山近高興地笑了兩聲,繼續狂抽猛插,靈力佈滿肉棒表面,在嬌嫩肉壁上猛烈磨擦,龜頭一下下地撞擊著美少女嬌嫩子宮,幾乎將她的魂都要撞飛出來。

強烈的快感從處女花徑肉壁和陰蒂上湧起,文娑霓拚命地搗住嘴想要阻擋自己興奮的叫聲,可是忍了一小會,就再也忍不下去,頭腦中一片暈眩,止不住地放聲淫叫,嬌弱顫抖的美妙聲音響徹了整個樹林。

在山下,有她們安排的兵丁守衛,禁止任何人上山。他們都離這裡很遠,就算有順風耳,也聽不到侯府千金的淫蕩浪叫之聲。

梁雨虹跪坐在旁邊,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激烈交歡,那粗大肉棒就在她眼前猛幹著她親愛的表姊,在嫩穴中猛烈抽插,直幹得淫水四濺。

這一回,淫水是很明顯地從嫩穴中流出來了。文娑霓已經爽得欲仙欲死,哪還顧得千金尊貴小姐的矜持,拚命地挺起玉臀和伊山近的胯部激烈相撞,迎合著他的姦淫,櫻桃小嘴裡面胡言亂語,沒命地淫叫,蜜汁也不斷地從嫩穴中分泌出來,灑在白嫩的大腿根部和玉臀上面。

梁雨虹看著蜜汁和精液的混合物,想到自己剛才吃的就是這些東西,不由心中作嘔,含淚想道︰「早知道就不對那些衛兵下命令,禁止別人上來了。現在這傢伙幹起來沒個完,誰知道他打算在這裡干多久?如果他弄完了表姊,再來弄我怎麼辦?」梁雨虹害怕起來,想著從前自己對伊山近的行為,心中始有悔意。

伊山近卻突然站起來,咬牙笑道︰「你這麼騷浪的模樣,該讓你母親看看,讓她知道強姦我的後果!」

男孩眼中含著悲憤的英雄之淚,堅定地抱住少女,一邊走一邊挺動腰部,用大肉棒在嫩穴中抽插。而堅貞賢淑的美貌才女此時已經爽得神智不清,感覺到手上綁繩被他鬆開後,立即伸手抱住他的脖頸,主動挺嬌臀吞吐著他的大肉棒,狂熱地追求著極樂的快感。

這時候,她已經毫無淑女風範,像無尾熊一樣纏在伊山近的身上,爽得顫聲嬌吟哭泣,緊閉的美目不住流出晶瑩的處女之淚。

伊山近分出雙手,走過去將當午和梁雨虹都拉起來,挾在肋下,大步向前奔行。

一邊走,他一邊手捏法訣,施展出了「隱行術」和「攝聲術」。

這兩個仙術都是輔助的功法,他也是海納功達到三層之後的第一次施術,靈力運出,果然看到身周多了一層淡紫色的霧氣,將周圍幾尺都籠罩住了。

山下的兵丁還在盡職盡責地守住路口,不讓任何人通過。伊山近小心地從他們身邊走過,卻沒有任何人往他的方向多看一眼。

這個時候,他明明抱著三個美少女,粗大肉棒在其中一個身份最高貴的美麗女孩嫩穴中狂抽猛插,幹得她哭泣嬌吟,淫聲浪語在他耳邊響個不停,可是那些士兵卻什麼都沒有看到,還在一旁閒聊,任由他大模大樣地向著知府家的宅院走去。

此時的宅院裡,表面上平靜,實際卻充滿著恐慌的氣氛。昨天夜裡負責服侍的婢女們懾於兩位夫人的積威,什麼都不敢多說,聚在宴會廳附近顫成一團,小聲地商量該怎麼辦才好。

現在已經是上午了,兩位夫人卻一直沒有出來,只有兩位小姐怒沖沖地跑出來,一眨眼就消失了蹤影,沒有給丫鬢們下任何命令。

誰都害怕夫人在裡面出什麼事,那樣人人都是死罪。可是要讓她們進去看個究竟,就沒有人敢去了,被滅口的命運,肯定是要落在先進去的那些人頭上的。

一群婢女商議了許久,終於公推兩位姊姊進去,服侍兩位夫人出來。

那兩位負有光榮責任的美貌婢女,就是蜀國夫人的貼身丫鬢春桃、春杏,當初曾經見過她鑽入小男孩船艙好久才臉上沾著精液滿足地出門,早有被滅口的資格,現在算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壯著膽子,率先進入了宴會廳內。

她們來的正是時候。兩位夫人昨夜洩身太過,又被伊山近憤怒地採補了一陣,弄得玉體酥軟,現在還沒有力氣爬起來。

看著兩位尊貴美艷夫人滿身精液,蜜穴花瓣中還流著乳白色精液的場面,婢女們嚇得目瞪口呆,跪在地上不停地打顫。

過了好久她們才醒過神來,含淚上前服侍夫人們穿衣,心裡悲傷地想道︰「這次一定要被夫人打死了!天哪,只要能讓夫人念我一向勤謹老實,不殺我滅口,我什麼事都願意做!」

突然眼前一花,一個身影出現在她們的面前。

那身影顯得極為龐大,讓驚魂未定的美貌婢女心中充滿了恐懼。
大家一起來推爆!
就是我的家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