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五集第四章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人間界,處於最低層的自然是辛勤耕作的勞苦大眾。市民的地位比農民稍高一些,但也處於被統治被壓迫的地位,隨便是誰都可
以欺凌他們,甚至被強者隨意殺害了他們的親人,也無處申冤訴苦。

 第四章◆俠女斷腸

伊山近高高坐在月亮上,望著下面的世界,靜靜地沉思!

這個世界按照自己的規則運行,並由他主宰。

而外面世界的規則他也漸漸瞭解了。

人間界,處於最低層的自然是辛勤耕作的勞苦大眾。

市民的地位比農民稍高一些,但也處於被統治被壓迫的地位,隨便是誰都可
以欺凌他們,甚至被強者隨意殺害了他們的親人,也無處申冤訴苦。

地主豪紳自然要比市民、農民的地位高,和官府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如
果欺壓了百姓,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

官吏則處於更高的地位,負責管理各地。在管理中可能出各種差錯,例如一
個縣官可以隨意滅掉幾口之家,這在皇朝政治中都是容許的。

官吏們的主宰是朝廷和皇室,他們位於凡人社會的最高層,而比他們更高的
則是修仙門派。

因為仙家擁有強大的戰鬥力,可以輕易滅掉皇朝,所以修士受到朝廷和官吏
的敬畏。幸好修士們都很高傲,平時懶得理睬凡俗之事,只以修練為人生至高目
標,才讓皇室能夠執掌世俗的權力。

武林中的俠客、武者,在這個體系中有著微妙的地位。

他們原本的地位應該在地主豪紳之上。因為他們擁有武力,雖然還比不上國
家政權的武力強大,但對於普通豪紳來說已經足以凌駕於他們之上了。

但俠客本不能與國家政權相抗衡,只是因為俠女盟擁有了修仙門派這樣的大
靠山,才敢殺官造反,一旦他們的靠山一倒,以皇朝之力,可以輕易將這些武者
的勢力連根拔起,逼得他們逃亡天下,直至被誅殺為止。

伊山近端坐明月之中默默沉思,天下的一切漸漸在心中明晰。

他現在就要入世,瞭解天下各階層的狀態,以凝聚修者之心,從最底層的乞
丐開始,漸次向最高階層邁進。

遠處傳來飄渺呼聲,伊山近低下頭,看到在玉峰之上,一個美少女正在仰頭
高呼,喚他下去。

伊山近點頭答應,抱起身邊昏迷的俠女,縱身跳了下去。

此時,美少女正揪住剛被籐蔓放開的於芷瓊,進行最後的叮囑:「記住我說
的話了嗎?一定要好好地滿足他,只要讓他射精了,他就可以不干破你的處女膜,
那樣就沒援吸取你的內力了!這樣你既能保住貞操,又能保住武功,將來就有機
會逃出去,回去女俠山,重新做你的俠女!」

清麗少女害怕得滿臉是淚,惶然點頭,纖美嬌軀抖得如同風中殘葉一般。

她本來就年紀幼小,見識不多,平時只是聽幾位義姊的話出去行俠仗義,現
在看到五姊被干破處女膜,內力盡失,早就嚇得六神無主,聽到梁雨虹威脅恐嚇,
不由自主地就聽信了她的話。

伊山近御風而下,在風中側耳傾聽,將她們的話聽得清清楚楚,肚裡暗自發
笑。

他才不相信梁雨虹會有這麼好心,幫助她的殺父仇人保住貞操和武功,多半
是想要好好耍一耍這個小俠女,以發洩她心中的仇恨。

不過這件事他倒不在乎,反正許下諾言的又不是他,到時候真想幹破她的處
女膜,只要雞雞狠戳一下就可以了,也不用費什麼勁。

他抱著昏迷不醒的赤裸俠女飄然落地,梁雨虹已經快速跑過來摟緊他的脖頸,
香唇貼到他的耳邊,輕聲囑咐:「你千萬不要干她前面啊,要是讓她快活了,我
可不願意!等會她服侍你的時候,盡量不要射精,知道了嗎?」

伊山近一怔,正想詢問詳情,梁雨虹已經回手招呼:「快過來,叫聲主人好!」

清麗美貌的少女含淚走過來,深施一禮,顫聲道:「主人好!」

「你還真行啊!」伊山近訝視梁雨虹:「這麼快就把她調教好了?」

梁雨虹得意地微笑,眼中現出一抹寒光,命令道:「快去服侍主人!」

於芷瓊嬌軀微顫,猶豫不決,梁雨虹冷冷地道:「想要讓主人生氣,把你按
在地上奸了嗎?」

美麗少女嚇得花容失色,被這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嚇住,慌忙撲上來,
一把抱住伊山近,顫抖著用玉手撫摸他的裸體。

她比伊山近高一些,俏臉貼到他的頭上,摸著他的肌膚,玉體因初次碰觸男
性而激烈顫抖,忍不住悲傷恐懼地啜泣,純潔淚水順著伊山近的頭髮流了下來,
一直流到臉上。

「哭什麼啊!」伊山近有點不高興地說,一把攬住俠女溫軟腰肢,將她抱到
懷中,一口就吻上了她的櫻桃小嘴。

她口中的津液很香甜,伊山近用力吮吸著,吐舌進她嘴裡,與她的香舌糾纏
在一起。

於芷瓊顫抖悲泣,無奈地吮吸舔弄著他的舌頭,只想哄他高興,好讓自己的
貞操能多保留一段時間。

她一邊吻著他的唇舌,屈辱地吸吮嚥下他的口水,一邊默默流淚,為自己的
初吻給了一個小孩子而痛苦傷心。

在旁邊,美麗俠女林晴一絲不掛地躺在地上,裸露著雪白嬌美的玉體,突然
嚶嚀一聲,悠悠醒來。

她緩緩睜聞美目,第一眼看到的,卻是與自己結拜最小的妹妹,正摟著一個
比她還要小得多的小孩在親嘴咂舌,進行甜蜜擁吻。

林晴憤怒地瞪大了眼睛,掙扎著想要爬起來阻止他們。

她窈窕美麗的嬌軀一動,乳白色的精液就從下體染血的嫩穴與美菊中流淌出
來,染在雪白柔嫩的大腿和玉臀上面。

 那些精液都是這正輕薄著她小妹的男孩射到她純潔身體裡面的……

一想到這裡,林晴心中就如刀割一般,憤然咬緊櫻唇,發誓要保護自己的義
妹,讓清麗可愛的於芷瓊不再遭受狼吻!

但當她剛爬起來一半,地下突然長出大片籐蔓將她的手腳牢牢縛住,嬌美絕
倫的玉體被綁在地面上,扭動成妖艷的姿態,嬌媚誘人至極。

在那邊,清麗俠女已經漸漸吻得神志迷亂,柔滑素手不由摟緊男孩的身體款
款撫摸,吮吸著他的舌頭,陷入熱吻的甜蜜刺激之中。

他們在這邊親嘴咂舌,吻得激烈興奮,梁雨虹在一邊看得不太高興,用力咳
了一聲,冷然道:「快服侍主人,別光顧著喝口水,你很渴嗎?等會有你喝的!」

於芷瓊嬌軀一震,慌忙嚥下伊山近度給她的最後一口唾液,忍著悲痛屈膝向
下,溫軟櫻唇吻過他的脖頸、胸膛,停在乳頭上,輕柔地吮吸著他小小的乳頭,
丁香小舌靈活地在上面輕舔撥弄。

把他兩邊的乳頭都吻過之後,她的香唇又向下輕吻小腹,一直吻到小腹根部,
猶豫著不肯向下吻去。

被綁在地上的林晴奮力掙扎,看到義妹猶豫著要去舔那曾插入她下體和菊道
的肉棒,不由心中劇震,失聲叫道:「不……」

籐蔓突然如電般射來,就像觸手一樣堵住她的櫻唇,將她所有的話都牢牢封
在嘴裡。

伊山近已經被於芷瓊挑起了慾火,肉棒挺立起來,頂住她雪白修長玉頸,又
向上頂住下巴,彷彿在調戲般的挑起美女下巴一樣,只是他用的並不是手。

於芷瓊無法再對他的下體不理不睬,看著那已經膨脹高昂的粗大肉棒,清澈
美目中現出難言的恐懼。

梁雨虹在她身後輕哼一聲,威脅道:「看起來,你是想用下面的小穴滿足主
人了,是不是?」

於芷瓊嬌軀劇震,狂亂搖頭,悲泣著撲過來抱住伊山近的光屁股,櫻桃小嘴
顫抖張開,一口就將龜頭吞了下去。

在這麼近的距離之內,她清楚地看到肉棒上沾滿了精液和落紅、蜜汁,還有
菊血殘紅,那是她義姊前後二洞中流出來的,現在還沾染在肉棒上面。

清麗俠女一陣作嘔,卻不敢表現出來,只是含淚吮吸龜頭,濕滑香舌在上面
輕柔地上下舔弄。

伊山近站在她的面前,低頭看著跪在胯下的美麗俠女,被她吮得大爽,不由
伸出手溫柔撫摸她的柔順青絲,慈祥地道:「吸得真好,果然不愧是著名的俠女,
這麼有力氣,真爽!」

聽到他真誠的稱讚,於芷瓊心中大痛,清澈淚水奔湧而出,一滴滴地灑落在
粗大肉棒上面。

「看起來你是不想吸了?那麼要不要換個地方滿足主人?」身後傳來少女威
脅的聲音,於芷瓊大為恐慌,立即張大櫻唇,將頭狠狠一下撞過去,肉棒被整根
吞沒,龜頭直戳進嫩喉裡面。

伊山近訝然道:「這樣都行啊!果然是俠女,喔喔喔……好爽!」

於芷瓊已經橫下心,不再顧忌別的,拚命地含吮肉棒,將上面的淚水、口水
以及別的什麼水都奮力舔弄嚥下去。

林晴被困在旁邊地面上悲憤地流著清淚,看著自己嫩穴、菊道裡面流出來的
東西都被義妹津津有味地舔吮嚥下,恨不得死了才好。

梁雨虹聽著她頭砰砰撞地的聲音,高興地白了她一眼,又笑嘻嘻地走過去,
以過來人的身份指導於芷瓊含鳥吮雞,將各種技巧都無私地傳授給了她,看到她
如此淫蕩地跪地為男人口交,心中大為解恨。

清麗少女默默地流著清淚,拚命吮吸伊山近的肉棒,想要將他的精液吸出來,
以盡可能地保住自己貞操。可是不管怎麼吸,伊山近都謹守精關,不肯將寶貴的
精液射給她喝。

這倒也怪不得他,每當他心一軟想喂些東西給她解渴時,旁邊的梁雨虹就拿
美目瞪他,甚至還殘忍地用指尖掐他,痛得他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伊山近受刑不過,只能含淚從了她,再不敢給清-麗女俠一點喝的東西。

於芷瓊昏頭昏腦地不知含吮了多久,各種技巧都用了許多遍,還是不見伊山
近射精,直到她累得櫻桃小嘴酸痛無力,喉嚨也被龜頭梗得難受,終於忍受不住,
吐出肉棒大聲咳嗽起來。

「受不住了嗎?」梁雨虹伏到她耳邊輕聲說道,臉上露出了小惡魔般的殘酷
微笑:「像你義姊那樣用後庭滿足主人吧!這樣的話,至少處女膜可以保住了!」

清麗少女抬起臉,驚駭欲絕地看著她,失聲叫道:「不、不!這種醜事,我
絕不幹!」

梁雨虹臉一沉,抬頭喝道:「主人,她想要用下體小穴服侍你!請不用客氣,
直接干破她的處女膜,吸光她的內力吧!」

「不要,不要這樣!」於芷瓊嚇得跌坐在地上掩面大哭,直哭得肝腸寸斷,
如梨花帶雨般的淒美容顏令人望而生憐。

伊山近看得心軟,輕咳一聲,正想上前為她們勸解,梁雨虹卻搶先摟住小俠
女,在她耳邊竊竊私語,將種種後果都講了出來,勸她還是接受最好的一種結果。

「看看你五姊,現在武功盡失,以後誰來保護她?現在你們身處險地,如果
沒有武功保衛自己,只能任人魚肉。就算是為了你五姊,也要保住你自己的貞操
啊!」

她鼓盡三寸不爛之舌,拚命地找理由勸說,直說得於芷瓊頭昏腦脹,糊裡糊
塗地就點了頭。

伊山近聽得暗自歎息,本來是多直率真誠的一個清純少女,自從被仇恨蒙蔽
了心胸,就變得這麼富有心計。可是她是一心為父報仇,倒也不能指責她什麼。

於芷瓊抬起迷濛美目,含淚望著伊山近沾滿口水的粗大肉棒,悲泣著伏下身
去,高高翹起了香臀。

「沒脫衣服呢!難道要主人在上面挖個洞插進去嗎?」梁雨虹好笑地上前,
在香臀上狠拍一記,發出啪的一聲大響。

於芷瓊含羞忍辱,小心地褪去衣裙,露出了雪白柔嫩的下體。

但她身後的兩個人都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這位女俠只脫了一半長褲,撩起長
裙,露出雪臀菊花,就這樣伏地高聳雪臀,輕輕顫抖著,似乎在邀請男人上來插
花。

負責施暴的一男一女大眼瞪小眼地對視半晌,都忍不住笑得打跌。

這位俠女果然不凡,就算請人上自己,也只脫下最少的衣服,連大腿都不肯
全部露出,上半身更是一點都沒有暴露出來,也只有菊花吐艷,供人採摘。

他們歡快的笑聲傳到於芷瓊耳中,讓她覺得極為刺耳,卻也只能默默流淚,
就這樣一直忍耐下去。

伊山近笑了半天,強行忍住笑,擦乾眼淚問:「怎麼辦,難道我就這麼上了?
傳出去會影響我聲望的!」

「你還有什麼聲望!」梁雨虹白他一眼,上前摟住他的身子,溫軟小手撫摸
套弄著肉棒,哄著他道:「好心肝,就聽我這一回,別干她前面,到後面狠弄一
次,讓她痛暈過去!」

「可是那後面太干了,如果是插前面,我還能弄出些水來!」伊山近面露難
色,很為難地說。

梁雨虹知道他是在故意勾引人胃口,討價還價,好笑地跪在他面前,將沾滿
口水的肉棒含到溫暖濕潤的櫻桃小嘴裡面,大肆舔弄許久,上下都沾滿了自己的
口水,才吐出來道:「現在濕了吧?」

伊山近搖頭,眼睛看向美一麗俠女高聳雪臀,目光中大有深意。

「啊!你想讓我去舔……」梁雨虹一旦會意,立即柳眉倒豎,怒氣勃發。

伊山近輕輕噘起小嘴,用清純無辜的眼神看著她,一步不肯退讓。

梁雨虹酥胸快速起伏,被他氣得要死;可是看到他堅定的目光,知道再吵鬧
也沒有用,只好咬緊貝齒,含怒喘息著向俠女玉臀靠近。

她帶著滿臉的殺氣,漸漸將俏臉貼到玉臀後面,思忖半晌,終於下定決心,
香舌飛速吐出,噗地一下,刺到了美妙菊蕾上面。

於芷瓊撅著香臀等了許久,心都因屈辱而變得麻木,誰知道突然感覺到後庭
菊眼處有濕滑東西舔弄碰觸,不由驚得失聲叫了起來。

她轉過頭,看到剛才勸自己奉臀侍敵的美少女正口吐香舌,奮力舔弄著她的
後庭,只當她是害怕自己被插得疼痛難忍,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轉變立場要
這麼善待自己,還是被她感動得熱淚盈眶,泣不成聲。

梁雨虹卻是氣得幾乎發瘋,為了報仇雪恨,不得不去舔已經被俘的殺父仇人
的後庭菊花,這種邏輯她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伊山近站在一邊,看得感慨萬千,搖頭歎道:「女人啊,真是不知道她們是
怎麼想的。」

他走過去,一把揪起正在復仇的青春美少女的雪臀,清理掉礙事的東西,將
粗大肉棒狠狠插進去,暢快地享受起溫暖濕潤的嫩穴蜜道緊夾肉棒的滋味。

梁雨虹精神大振,香舌變得更是靈活,在女俠玉臀處上下翻飛,就像一個盡
職盡責的粉刷匠一樣,直舔得口沫四澱,很快就讓菊眼變得水光潤滑。

不僅如此,她的舌尖還向附近掃去,舔得嫩穴到雪臀到處都有她的口水,現
出瑩潤的光澤。

粗大肉棒在她的嫩穴中飛快插弄,幹得她花蜜流淌,她的嬌軀被伊山近撞得
一聳一聳,舔弄俠女玉臀更加賣力,甚至還將舌尖探入菊眼狠樞強頂,舔得於芷
瓊都忍不住羞澀嬌吟起來。

等到她被粗大肉棒幹得癱軟在地,俠女的美妙玉臀也被舔得水光氾濫,後庭
菊花濕潤至極,就像被澆了口水一樣,在花蕾上還殘留著一滴清亮的露珠。

復仇美少女回手將伊山近拽過來,抓住他的肉棒,就向美麗女俠的菊蕾中插
去。

伊山近剛才看她舔於芷瓊的後庭,其實看得很眼饞,嚥著口水說:「舔舔我,
不然我就不幹!」

梁雨虹白他一眼,憤憤地咬住肉棒,用貝齒輕咬幾口,橫叼著它向菊眼方向
戳去。

伊山近能感覺到肉棒中段被美少女橫咬輕舔的溫暖濕潤快感,龜頭頂在女俠
嫩菊上輕一用力,頂端沉入到裡面,被菊花咬住,很是爽快。

清麗俠女伏臉於地,涕淚交流。感覺到後庭菊花被異物侵入,龜頭撐開菊蕾
的痛楚傳來,讓她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這還只是開始,梁雨虹咬住肉棒,纖手在伊山近屁股後面用力一推,只聽
噗哧一聲,龜頭頂開菊蕾,藉著口水的潤滑作用向裡面滑了進去。

菊蕾緊窄至極,被如此粗大的肉棒插入,立即撕裂菊花。鮮紅的傷口在嫩菊
上出現,隨即被撕得更大,鮮血迸射出來,噗的一聲,噴射到梁雨虹緊貼在玉臀
邊的俏臉和唇舌上。

梁雨虹含著肉棒的櫻唇、香舌被菊血濃到,與肉棒一齊被染紅,不由嬌瞠道
:「好髒!」

雖然是這麼說,可是她卻興致勃勃地瞪大明亮美眸,在最近距離欣賞著肉棒
插入嫩菊的淒艷畫面。

那邊的清麗俠女已經痛哭失聲。雖然只插進了一個龜頭,卻撐得菊花開裂,
痛楚至極,而更為慘重的則是心靈上的打擊:「我還能算乾淨嗎?看身如破身,
他不但看了我的下體,還把那東西插進來,弄破了我的身子……就算沒有被插進
前面,保住了貞操又有什麼用?」她悲傷地想著,絕美容顏上傷心地流下更多的
熱淚。

在旁邊,她的義姊已經氣得暈過去了。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小妹妹落得和自己
相同的下場,讓她心如刀割,簡直比自己被干了菊花還要難受。

這一對美麗俠女,在肉棒插入純潔嫩菊的剎那,已經是心碎腸斷!

「好爽、好爽!」伊山近顫聲歎息,龜頭被高傲女俠的菊蕾肉環牢牢束住,
隨著她的抽播顫抖,肉環一陣陣地縮緊,彷彿是要將龜頭斬首示眾一般。

兩個人就這樣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伊山近被夾得心頭火熱,伸手到下面去,
穿過雪白滑嫩的大腿中間,摸到了俠女極為珍視的嬌嫩小穴。

他的手指探入花瓣,撫摸著穴中嫩肉,指尖碰觸到處女膜,大拇指捏住陰蒂,
興奮地揉弄起來。

於芷瓊如遭雷擊,顫聲尖叫,扭動著雪臀想要逃離。伊山近卻一把抓住她的
纖腰玉腹,狠挺腰部,粗大肉棒將嫩菊傷口撕出更大裂口,嗤地向菊道中插進了
一半。

「啊!」於芷瓊慘叫一聲,痛得幾乎昏去,掙扎著回過頭,含淚看到那男孩
正將粗大肉棒插進自己後庭菊蕾,雙手還在肆意褻玩著自己的性器,不由傷心得
差點昏過去。

在肉棒插入過程中,梁雨虹嬌艷美麗的玉顏上被噴到了更多的菊血,她卻不
在意,興奮地伸出手去,和伊山近一起玩弄起清麗女俠的性器。

嬌嫩柔滑的花瓣被他們揪起拉長,玩得不亦樂乎。伊山近還在同時挺腰抽插,
雖然只能在女俠狹窄菊道中開拓出半截肉棒的距離,可是龜頭磨擦菊道內壁的感
覺也很爽。

於芷瓊羞憤欲絕,清純玉體痛至極點,如被肉棒撕成兩半一般,身體與心靈
上的雙重打擊讓她痛哭失聲,玉臀顫抖晃動,給予兩個施虐者更強烈的刺激。

她的哭聲讓梁雨虹更加興奮,看著粗大肉棒在染血美菊中抽插,下體嫩穴中
忍不住騷癢起來,心中一片火熱。

她剛才雖然和伊山近幹過,只是未曾盡興,現在看他們交歡觸動春情,嬌軀
不由扭動起來,緊夾美腿,嫩穴中開始流出更多的蜜汁。

美人圖中的各座玉峰看上去似乎相同,但仍有些分別。在這座玉峰上,到處
瀰漫著刺激性的春霧。

這霧氣對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影響。有的人受的影響大些,有的人卻能抵禦
春霧對心靈的侵襲。而她則是春情勃發,漸漸無法思考。

她輕輕嬌喘著,俏臉離玉臀越來越近,看著雪白瑩潤的香臀,心中一片迷糊,
不由自主地吻了上去。

她輕柔的吻著雪股玉腿纏綿而下,俏臉從清麗俠女的大腿中間穿過,仰頭看
著那微微綻開的粉紅色花瓣,忍不住輕輕地吻上美妙花朵,心中一片迷醉。

櫻唇香舌輕柔蠕動,柔吻吮舔小穴,品嚐著那無上的美味。

伊山近被她擠過自己腿前,已經不能繼續抽插,低頭噘嘴看著她舔弄俠女嫩
穴,終於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挺拔玉乳,狠擰幾下,責備道:「選個好點的姿勢
吧?弄得我都不能幹了!」

他揪住梁雨虹的乳房,將她拖到自己身後,吩咐道:「舔我後面!」

說著,他用力挺腰,肉棒深深地向俠女嫩菊裡面插去。

梁雨虹俏臉上沾著菊血,噘著小嘴,有點不情願地舔著他的後庭,舌尖在裡
面攪了幾攪,順著鼠蹊一直舔下去,舔過睪丸、肉棒,順著肉棒一直舔到流血嫩
菊,興奮地吮吸了幾口清麗女俠落紅,品嚐那難得的神秘味道,舌尖又向前舔去,
一直舔到嬌嫩花瓣上面。

她這一路舔得極長,難得的是動作如行雲流水,舌尖一直舔在兩人的下體正
中線處,毫無偏離。

於芷瓊顫抖悲泣,突然感覺到那奇妙滋味又回到花瓣處,不由「呀」的一聲
叫了出來。

梁雨虹的丁香小舌柔滑靈活,舔在穴口嫩肉上帶來強烈的刺激快感,讓她在
劇痛之中又忍不住湧起快樂滋味,悲泣之聲中隱約含了一絲柔媚之意。

梁雨虹的香舌越舔越快,刺激快感湧到小俠女心裡,讓她玉體突然顫抖起來,
純潔花徑裡面肉壁痙攣,縷縷蜜汁透過處女膜上的小孔流出,灑落在美少女口中。

美少女興奮至極,仰躺在地面上,香唇努力含住花唇,大力吮吸著裡面流出
的蜜汁,細細品嚐著嚥了下去。

在她的心底隱約也覺得奇怪,為什麼自己會對殺父仇人有這樣奇異的感覺,
甚至不避污穢去舔她的下體花唇?

但一個念頭很快湧起:「我是為了報仇,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更羞恥,感覺沒
臉見人!」她終於找到了完美的藉口,舔弄得更是激烈興奮,香舌奸得小俠女玉
體劇顫,蜜汁不斷地流淌出來,灑在和她年紀相近的美少女櫻唇之中。

這一對年齡相近的美麗少女之間暗生的情愫,伊山近敏銳地感覺到,不解地
搖頭,發覺自己還是不能明白女性的心思。

但這並不妨礙他在她們身體上獲得快樂,他分開清麗俠女的修長雙腿,讓她
嫩穴放低,直接壓到梁雨虹櫻唇上面,讓她吮得更輕鬆一些。

做完這些,他就抓住美麗女俠雪白柔滑的玉臀和纖細柳腰,粗大肉棒狠狠向
裡面挺去,奮力撕裂菊道,一點點地向裡面插進。

「啊,好痛!」於芷瓊失聲慘叫,淚水奔湧,菊道與花徑都在劇烈顫抖,蜜
汁與菊血齊飛,花瓣與櫻唇一色。

梁雨虹興奮得美目閃閃發光,只是貼在玉腹之下,誰也看不到。

小俠女的下體貼在她的臉上,大量汁液順著會陰流到她的櫻唇中,復仇美少
女大口大口地吞嚥著蜜汁與菊血落紅,在迷醉中把它當成了無上的美味,狂喜地
咂弄嚥下。

伊山近費盡力氣,終於徹底開拓出狹窄菊道,將肉棒插到最深處,低頭看著
自己粗大肉棒整根插進染血美菊之中,伸手摸著清一麗少女柔軟而富有彈性的嬌
嫩雪臀,心中充滿了成就感:「這麼高傲又有本事、有聲望、武功高強的女俠,
還不是被我干了後庭、插破了菊花?現在我整根肉棒都插在她的體內,想想都要
爽死了啊!」他的目光轉向旁邊被籐蔓所縛的林晴雪白窈窕玉體,目光掃視她流
血溢精的下體雙穴,心中更是得意。

林晴本來已經悠悠醒來,突然看到他意味深長的目光,不由立即氣得昏死過
去。

整根肉棒被清麗俠女緊窄至極的菊道緊緊箍在裡面,不時抽搐收縮,幾乎要
被夾斷。伊山近爽得六神無主,肉棒細細感覺俠女玉體內的溫暖,快樂至極。

爽了一會兒,他開始挺動腰部,粗大肉棒在緊窄菊道裡面抽插,磨擦得劇爽。

清麗俠女一星且哭泣,痛楚至極。幸好下面還有好心的青春美少女勤舔嫩穴,
給予

她快感刺激。

但嫩穴處的強烈快感與後庭菊花的撕裂痛楚,混在一起的感覺更讓她難受。

交歡正不斷地持續,這一對性愛伴侶以舌奸和菊奸的方式,不斷地姦淫刺激
著可憐的純潔女俠,粗大肉棒在緊窄菊道裡面上下翻飛,狂奸不止。

於芷瓊顫聲嘶叫著,感覺到自己快要發瘋了。快感與痛楚從緊挨在一起的兩
個不同部位同時傳來,衝擊著她那純潔的心靈,讓她爽痛大叫,幾乎暈去。

嬌嫩菊道被這樣劇烈的磨擦,龜頭在腸壁上拚命狠撞著,從未有過的感覺湧
來,讓她痛楚至極,彷彿腸子要被插斷了一樣。

伊山近卻被她緊窄菊道夾得劇爽,肉棒狂猛磨擦著菊道內壁,快速抽插之中,
爽得頭上都要冒火,腦中也是一片昏沉,仿如開了烈酒一般,沉醉在這菊花美酒
之中。

狂喜之下,他已經爽得聞始胡說八道起來:「俠女大人,你的名字裡面有個
瓊字,倒讓我想起一句詩來,那句詩是!」

他頓了頓,看於芷瓊哭泣著微抬螓首,顯然是聽到他的話,便興奮叫道:「
後庭無樹栽瓊玉,空羨隋楊堤上人!」

他從前的私塾老師喜歡古詩,而且愛好獨特,經常搜羅一些歪詩來讓學生們
背誦。伊山近倒也勉強能夠背過,現在還記得一些,只是作者是誰早就忘光了。

那其實是一句淫詩,伊山近那時不解其意,現在肉棒插在清麗女俠後庭,突
然福至心靈,明白了詩中真意,不由大歎。

「這是什麼意思?」於芷瓊瞪大美目,還在琢磨他的話意,突然感覺到後庭
中深插的肉棒狂跳起來,一股灼熱液體激射進小腹深處,心中劇震:「啊,我明
白他的意思了!」悲憤的淚水狂湧而出,清麗俠女放聲痛哭,下體卻被美少女香
舌狂舔,在強烈的刺激之下,花徑劇烈痙攣起來,終於噴射出灼熱的蜜汁,直接
射進美少女的櫻唇之中。

在這一刻,清麗女俠終於達到了人生第一個高潮,悲憤、興奮、快樂、絕望
地噴射著蜜汁,向著昏迷邁進。

同樣的時間,肉棒在女俠菊道深處狂噴精液的伊山近拚盡最後一絲意識,運
仙術強行將旁邊的林晴拉過來,將她的俏臉貼在義妹的雪臀上,櫻唇緊貼肉棒與
菊花交合

的部位。

「不!」得以開口的林晴憤怒地尖叫,拒絕去舔結義妹的後庭,卻因一張口,
被伊山近順勢從淒美菊花中抽出狂跳的肉棒,狠狠一棍插進她的櫻桃小嘴裡面,
將剩下的一半精液肆意噴射進去。

他喘息著挺腰插入,跳動的染血肉棒用力插到最深處,頂開嫩喉噴射精液,
同時喘息呻吟道:「瓊玉……這根樹上栽出的瓊玉,也分給你一些吧!」

林晴被粗大肉棒塞滿喉頭,噎得喘不過氣,悲憤地美目翻白,意識一片模糊。

肉棒從血菊中拔出,於芷瓊也被磨擦得痛楚至極,慘叫著回頭看,卻見自己
五姊正在翻著白眼喝精液,不由眼前一黑。

這時的梁雨虹將她下體花瓣舔得更為兇猛,強烈的快感刺激湧來,於芷瓊悲
泣尖叫著,處女花徑噴射出更多的蜜汁,在高潮的興奮與悲憤絕望之中,與無法
呼吸的林晴一同暈了過去。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