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六集第一章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冰蟾宮位於冰峰最高處,上面建築著寒冰宮殿,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高傲
冷酷的光芒,就像宮中居住的美麗仙子堅定的道心。

第一章險遭狼吻

冰蟾宮,天下著名的修仙大派,位於大楚國極北的雪山之中。

潔白山峰高高聳立,上面終年積雪,永無融化之時。

中間那一座最高的冰峰宛如玉筆直插天空,周圍寒冰凝固,光滑至極,毫無
可攀登之處,也只有仙人可以翱翔於空,從容來去。而凡人若無仙人帶領,就只
有望峰興歎,感覺到人仙之距,便如天壤之別。

冰蟾宮位於冰峰最高處,上面建築著寒冰宮殿,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高傲
冷酷的光芒,就像宮中居住的美麗仙子堅定的道心。

方圓幾百里都是冰蟾宮的勢力範圍,沒有人敢隨便走動。

嚴格說起來,整個大楚國都被冰蟾宮暗中控制,屬於它的勢力範圍;只是在
冰峰這一帶,冰蟾宮的控制力達到最強,即使是別的仙家修士也不敢隨便接近。

但冰蟾宮再強,也不可能控制所有的飛禽走獸,甚至不能阻止前來求仙問道
的女孩被貪婪的雪狼殘忍吞噬。

冰雪覆蓋的山谷深處,一個孩童正緊握著寒光閃閃的寶劍,與飢餓的狼群緊
張對峙。

從外表看起來,那是一個只有十一、二歲的可愛女孩,身穿雪白紗裙,容顏
清麗純潔,肌膚雪白如玉,仿若吹彈得破的嬌嫩。

但在潔白的小手中,利劍閃爍的寒光刺人眼目,隱含著的強烈殺機讓殘忍的
雪狼也不敢輕易靠近。

但獵物的鮮嫩可口對於雪狼來說是無法抗拒的誘惑,尤其是它們經過長途跋
涉,早就餓得眼睛發綠,寧死也絕不肯放棄這塊嘴邊的美食。

狂風呼呼大作,捲起大片雪花,將純潔堅強的紗裙女孩與殘忍的惡狼一同卷
入漫天風雪之中。

隨著疾風,最前面的一隻雪狼突然躍起,在寒風中淒厲狂嘯,疾速撲向前方
的女孩。

風中嘯聲凶厲至極,帶著凌厲的殺意如寒風般撲面而來。身穿雪白紗裙的純
潔女孩,眼中光芒一閃,長劍輕飄飄地刺去,彷彿要刺穿風中飄舞的雪花一樣。

劍尖刺中了一片晶瑩雪花,帶著它向前疾探,一直將它送入了雪狼血紅的眼
睛裡面。

「噗!」

利劍穿入狼眼從後頸透出,隨即用力一甩,將它擲到雪地上。

雪狼發出震耳欲聾的淒厲嘶嚎,眼睛與後頸同時鮮血狂噴,將雪白的地面噴
灑得大片殷紅。

它倒在地上,四肢扒雪,拚命想要爬起來,但終因那一劍刺傷了狼腦,掙扎
著無法爬起,只有狼爪將染血的白雪扒得到處亂飛,鮮紅雪白,遮蔽住了天空。

在這紅雪漫天之時,三隻雪狼同時躍起,依靠著雪霧的遮蔽疾遠射向獵物,
利爪輪起,同時凶狠抓向獵物的脖頸、胸腹、助下等各處要害!

身穿雪白紗裙的女孩嬌叱一聲,長劍如毒龍般探出,在空中灑出大片劍花,
寒光奪目,從漫天飛雪中迸射出來。

幾隻雪狼被劍光耀花了眼,利爪卻仍凌厲地向前抓去,只是都抓了空。

鋒利的劍尖刺透了它們的眼睛,讓它們慘叫著跌落在雪地上,隨即被疾速刺
來的利劍割斷咽喉處的大動脈,噴灑著熱血倒在雪地上面。

紗裙女孩收劍退後,劍身上鮮血淋漓,清澈的雙眸中閃爍著凜然不可侵犯的
高傲與決然。

幾隻惡狼仍在白雪中掙扎扭動,發出垂死的呻吟,鮮血不停地從它們的身體
裡面湧出,讓雪地上的血漬範圍不停擴大。

同伴們的慘死激怒了所有的惡狼,十幾隻雪狼仰起頭來,在寒風中向天長嘯,
以淒厲的嘯聲宣佈拚死一戰的決心。

風中嘯聲遠遠傳播開去,讓寒冷大地上徘徊的雪狼都能聽到這戰意高昂的召
喚,迅速向這邊趕來支援自己的同伴,並一起進行戰後的大餐。

天空中烏雲翻滾,降下更大片的雪花。狂風捲集白雪漫天飛舞,預示著一場
暴風雪即將來臨。

大批雪狼淒厲嚎叫著,邁開四爪,如利箭般穿越狂風暴雪,大步向前衝去,
瘋狂撲向那如白玉雕成般的可愛女孩。

利爪飛速輪起,劃過風中,充滿腥臭的尖牙凌厲咬向女孩的脖頸。雪狼的眼
神閃閃發光,獰惡至極。

寒光撲面而來,刺破風雪,以詭異的角度直入雪狼的血盆大口之中,噗地貫
通後腦,隨手一甩,將沉重的狼屍摔落雪野。

又一隻雪狼穿越疾風撲來,利劍如閃電般劃去,割裂它的咽喉,順勢一劍刺
向下一隻雪狼的心窩。

殘剩的雪狼嚎叫著,在空中扭動身體躲閃滿含殺氣的劍勢,其他雪狼縱身疾
撲,從各個方向發動攻擊,定要讓那可口的女孩首尾不能相顧。

利爪輪去,嗤地撕裂肩頭紗衣,銳利的爪尖在肩膀上劃出道道深槽,肌膚破
裂,血肉翻出,看上去極為駭人。

下一刻,女孩已經將利劍從面前雪狼的心口拔出,回劍刺去,在悶響聲中刺
人身後雪狼的左臂,將它的骨頭都刺碎了。

茫茫雪野上,響起了雪狼痛楚的嘶嚎,和女孩強忍傷痛的悶哼聲。這聲音時
而響起,顯示雙方在殊死搏殺之中,都一次次地遭受重創,以血肉之軀換來對方
的死亡與受傷。

雪勢越來越大,鋪天蓋地,讓天地之間到處都佈滿鵝毛般的潔白雪花。

銀白大地上,山洞前的雪野之中,仿若點上了一粒美人痣,片片鮮紅桃花盛
開於潔白冰雪之中,四處散落著大片狼屍,鮮血不斷地從狼屍身上湧出,顯示著
此戰的慘烈。

不時有雪狼從風雪中狂奔而來,衝入戰團,與那持劍女孩廝殺在一起,並很
快被一劍穿喉,慘死當場。

大批雪狼的圍攻,也讓女孩身上潔白無瑕的紗裙被撕得片片碎裂,露出纖細
可愛的胴體,雪白光滑的肌膚上傷痕纍纍,都是被狼爪或尖牙撕咬,血肉翻湧,
慘狀讓人不忍目睹。

女孩喘息著,渾身溢出汗珠與鮮血混在一起,將雪白紗裙染得片片殷濕。明
亮雙眸中凌厲的眼神卻愈發堅定,小手平穩地緊握寶劍,一劍劍地刺出去,將撲
來的惡狼迅疾刺殺於雪野之中。

暴風雪中的殊死搏殺慘烈至極。如冰雕玉琢般的可愛女孩渾身浴血,與大群
惡狼昂然相抗,誓不低頭,此情此景令人感歎。

刺殺了無數惡狼後,小孩也體力耗費過大,漸漸油盡燈枯。此前已經靈力盡
失,只憑著在綵鳳幫諸女手中偷學的武功招式來對抗狼群,等到體力消耗殆盡,
也就將是命喪狼口之時。

殘剩的十幾隻雪狼獰立風雪之中,看著已經搖搖欲倒的對手,相互對視一眼,
突然同時放聲嘶嚎,四爪扒著雪地,大步狂奔,衝向那渾身染血的可愛女孩。

下一刻,女孩憤怒的大吼聲與惡狼獰惡淒厲的狂嘯聲充斥了整個雪野,穿破
暴風雪,遠遠地傳播開去。

許久之後,血珠落盡,戰場漸趨平靜。只有狂風仍在肆虐呼嘯,暴雪漫天飛
舞,將戰後的一切都籠罩在風雪之中,以大雪將一切徹底掩蓋。

地平線上出現了兩個身影,踏著飛劍凌空射來,掠過茫茫雪野,迅速接近這
邊。

踏劍而來的卻是兩個容貌清麗的少女,即使在暴風雪中仍在不停地鬥嘴。

「你這小東西,說是讓你看好這些女孩的,怎麼出這麼大漏子,讓如此多的
雪狼衝到山谷裡面來了?」

下i凝,你比我才大多少,就叫我小東西?每次新招收弟子的試練本來就很
凶險,不讓她們面對面地和雪狼拚殺,怎麼看得出道心是不堅定,將來能不能有
除魔衛道的決心?這幾天一直都很平靜,我不過是抽空修練一下,免得修行退步,
誰知道會突然出現這麼多雪狼,比往年多了好多!「$

那被稱做「春凝」的卻是一個容顏可愛的俏麗少女,身穿微顯嫩紅的清雅長
裙,上面繡著片片桃花,一邊與同伴鬥著嘴,一邊駕飛劍疾速穿破風雪,眨眼間
接近了人狼廝殺的戰場。

此時廝殺已經結束,交戰的雙方都倒在雪野之中,被落下來的大雪覆蓋,鮮
紅雪白混在一起,更顯淒美壯烈。

身穿雪白紗裙的女孩已經倒在血泊之中,緊緊閉著雙眼,在血雪之中一動不
動,就像死了一樣。

少女春凝從飛劍上一躍而下,飄然落到女孩身邊,伸手一摸脈門,長長地出
了一口氣,慶幸道:「還好,沒有死!」

她微蹙蛾眉,想了一下,立即下決心道:「我就要她了!沒錯,今年我們玉
字房所收的弟子就是她了!」

「可是你師父沒有說話,你就這麼決定了,行嗎?」另一個少女駕著飛劍落
下,聞聲問道。

「應該沒有事,」春凝搖頭道:「師父受傷未癒,也不能出來挑選弟子,都
已經委託給我了。我先送她去養傷,等傷好了,就送去給師父看,這樣我又要多
一個小師妹了!」

她伸手到雪中,將身體已經冰冷的女孩抱在懷中,踏上飛劍,向遠方疾射而
去,迅速消失在風雪之中。

※※※

伊山近悠悠醒來。

他睜開眼睛,環顧四周,看到的是潔淨的房間,屋中擺設十分精美,牆壁上
還點綴著片片桃花圖案,充滿春天的氣息。

『這是哪裡?』伊出近皺眉思索,漸漸想起自己是在冰蟾宮安排的試練之中,
被大群雪狼圍住撕咬,雖然持劍殺盡了所有惡狼,自己也受傷倒下,不省人事。

那時他以為自己一定會死,誰知道睜開眼睛,卻看到這幅情景,而且怎麼看
都像是冰蟾宮的房間,一點都不像陰曹地府。

雖然女弟子的住所不像前殿那樣是用冰製成,與一般凡人的屋子沒有太大不
同,但梳妝台側面銘刻的一個冰峰圖案,卻註明了此地還是在冰蟾宮的直接控制
範圍之內。

看著那個熟悉的冰峰圖案,伊山近緊緊握住拳頭,指甲深陷掌中——他又想
起會被仙女輪好的三年之中,時常看到的衣衫上的冰峰圖案。

在他的身上蓋著薄薄的錦被,遮擋住了他雙手握拳的動作。

他此次男扮女裝混入冰蟾宮中,就是為了尋找強姦了自己三年的兩個大仇人。
如果能成為冰蟾宮弟子,那找到仇人的希望就增大了許多倍。

伊山近將被子掀開,低頭看看自己身上到處傷痕纍纍,都是被雪狼利爪尖牙
撕咬出來的。

衣服卻已經換過了,穿著一件寬鬆衣裙,顏色嬌嫩可愛,上面點綴著桃花片
片,看得伊山近的臉漸漸紅了起來,為自己穿上這樣小女孩的衣服而羞慚。

他突然想到,自己昏倒的時候,既然有人替自己換了衣服,那麼身體不就被
人看到了?那自己男兒的真實身份……

他趕忙伸手往兩腿中間摸去,手掌穿入內褲,摸著光潔無毛的部位,暗暗松
了一口氣。雞雞還老老實實地縮在腹中,一副很乖的模樣,根本沒有露頭出來的
意思。

門突然打開,一個少女端著湯碗走進來,看到他的手在被子下面蠕動,忍不
住嬌笑起來,如花枝亂顫般,既嬌媚又充滿青春活力。

她在床頭櫃上放下湯碗,親匿地伸手去刮他的鼻子,笑咪咪地道:「小了頭,
你在擔心什麼?姊姊可是女孩,不會佔你便宜的!」

伊山近紅了臉,對於這少女自來熟的表現很不習慣。

他現在是女孩的外表,紅著臉的嬌羞可愛模樣,讓春凝越看越喜歡,忍不住
用柔膩玉指捏住他的臉蛋,匿聲道:「小了頭,怎麼生得這麼好,讓姊姊都忍不
住想要親你一口!」

這樣說著,她真的伸手摟住伊山近,溫軟櫻唇在他的頰上用力吻了一口,將
那一處啜得微紅。

她的嘴唇又香又軟,幽香撲鼻而來,伊山近的臉變得更紅,顯得更加可愛。

他倒不是完全出於害羞,而是因為冰蟾宮本是他大仇人的所在地,因此整個
冰蟾宮中所有人都應該是他的仇敵,現在被仇人親了,偏偏又生不出厭惡痛恨之
心,讓他不由感到困惑,心神為之激盪。

這春凝待他倒真的是很好,將他當妹妹一般看待,給他熬了熱湯餵他喝下,
讓他的身體迅速暖和起來。

伊山近雖然心中微有暖意,卻也暗自警醒:這少女只是因為當他是女孩才對
他這麼好,如果發現了他的男兒身,多半會飛劍削掉他的雞雞——如果雞雞膽敢
露頭的話。

這樣的恐嚇讓雞雞更加膽小,規規矩矩縮在腹中,一聲也不敢吭。

伊山近在她的閨房中休息了一天,服下仙藥之後身體表面各處傷口迅速痊癒,
第三大就可以下床行走,毫無阻礙,和未受傷前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這一天裡他和也春凝混得很熱了。她一直待在本房之中,沒有什麼人陪她說
話,現在看到這麼一個冰雪可愛的小女孩來到自己屋裡,十分興奮,摟著他嘰嘰
喳喳說個不停,將本房和整個冰蟾宮的秘辛說了好些給他聽。

伊山近倒也確實需要多聽這方面的訊息,立即豎起耳朵仔細傾聽,暗自慶幸
突然有了這麼一位愛說話的師姊。

從她的口中,他知道冰蟾宮本是修仙大派,而掌控者就是宮主,宮中所有人
都要聽宮主的話,如果不聽,宮主有權對她們進行處罰,甚至處死。

作為世外修仙門派,本來不應該太過沾染紅塵。但修仙大派也有許多事需要
命令凡人來做,於是冰蟾宮在背後支持大楚皇朝,當初大楚開國皇帝也是依靠了
冰蟾宮的幫助才能登上皇位。

大楚皇室投桃報李,也努力為冰蟾宮服務,不論她們有什麼命令都恭謹遵從。
像這一次冰蟾宮需要招收一些資質容貌極佳的女弟子,大楚朝廷就立即去辦,在
最短時間內招收了一批純潔女孩前來拜山,供冰蟾宮從中挑選。

至於為什麼要看重容貌,春凝也說不清楚,只說上古時開宗立派的祖師就定
下了這樣的門規,可能是追求完美主義的結果。而冰蟾宮的仙術修行也能改變弟
子們的容貌氣質,到最後一個個都成為冰清玉潔的美麗仙子,更增加凡人對冰蟾
宮的崇拜敬仰。

冰蟾宮的勢力越來越大,別的修仙門派當然會有所嫉妒,而且冰蟾宮佔有的
豐富資源也讓他們眼紅,終於有了這一場大戰。結果卻打得兩敗俱傷,雖然都沒
有傷筋動骨,雙方卻都在努力招收弟子,期待將來能夠依靠這些弟子將對方壓下
去。

在冰蟾宮中,分為各房各支,關起門來各自修練。春凝所在的玉字房在上次
的大戰中也有很大損失,即使是本房當家的仙子,也就是春凝的師父也受了傷需
要閉關修練調養,只留下春凝一個人在外支撐本房,並負責招收弟子入門的事務。

伊山近被她摟在懷裡,聽她絮絮叨叨地說了一整天的本門事務,直到天黑,
才陪她吃了晚飯,一起上床就寢。

本來修練多年的仙子是可以不食人間煙火的,但春凝入門只有十幾年,修為
還不深,偶爾吃些飯食也很正常。她的廚藝也很不錯,讓惡戰後胃口大開的伊山
近吃得滿嘴流油,大呼過癮。

天色漸暗,青春活潑的少女還是緊緊地摟著冰雪可愛的女孩,在床上竊竊私
語,說著瑣碎的閒話。

她只穿著內衣,酥胸緊貼著伊山近的身體,讓他能感覺到少女乳房的柔軟嬌
嫩,而且充滿彈性,微微顫動時打在手臂上,讓他的心也跟著亂顫起來。

『怎麼辦,拔出鳥來把她幹了嗎?』伊山近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最終卻只
能放棄,用理智強行壓抑著自己的慾火,心中頗為無奈委屈。

春凝的實力深不可測,雖然在冰蟾宮中還算不得什麼,可是比伊山近那是強
得太多,實力根本沒法比。

『我會努力修練的,將來一定要比你強,到那時候,』伊山近嚥著口水暗下
決心:「看你對我這麼好,我一定不會讓你太痛的……還有整個冰蟾宮……『

他就這樣躺在冰蟾宮女弟子溫暖的懷抱中,貼著她充滿誘惑的少女酥胸,幻
想著征服冰蟾宮之後的無窮快樂,漸漸地沉入夢鄉,幸福的口水打濕了少女胸前
的內衣,讓嫣紅乳頭從內衣中暴露出來,緊貼在他的臉上,讓他在夢中回到了從
前做嬰兒的時光。

清晨醒來後,伊山近睜開眼睛,感覺到自己口中隔衣含吮著柔嫩乳頭,悄悄
地將它吐了出來,心中頗為羞慚。

春凝還在甜甜地睡著,絲毫沒有發覺自己在睡夢中被人吮到了少女嬌嫩的乳
頭,玉臂抱住伊山近的身體,臉上帶著一絲溫暖慈愛的笑容,讓她青春美麗的容
顏多了一絲母性的光輝。

伊山近的目光落在她濕潤內衣中嫣紅乳頭上,再看看少女窈窕誘人的胴體,
奮力嚥下口水,毅然下床穿衣,免得把持不住,雞雞自動跳出來,引來殺雞之禍。

他們一起吃了春凝親手熬製的早飯,隨後開門出去,拜見閉關中的師父。

春凝伸手拉著伊山近踏上飛劍,伸手一指,凝神喝道:「起!」

飛劍自動飛起,帶著兩名美貌女孩,筆直飛向天空。

伊山近的臉有些發白,這劍飛翔的速度如此快捷,遠遠超過空行梭,要是一
不小心掉下去,豈不是會摔得粉身碎骨?

春凝嬌笑著偷看他臉上的表情,對這位小師妹的表現十分滿意。

她第一次被師父帶上飛劍馭劍而行的時候,嚇得幾乎都要哭出來,渾身抖得
跟篩糠一樣,被師父狠狠一頓臭罵,連頭都抬不起來。

現在這位小師妹剛入本門,就能如此平靜地踏劍飛行,顯然是鎮定功夫極好。
雖然臉被嚇得白了些,但卻絲毫沒有驚叫,更凸顯出她控制自己的過人能力。

飛劍穿越雲霽,筆直地射向雪山深處的高峰之中。伊山近站在飛劍上,驚駭
之心漸去,看著春凝熟練地駕馭飛劍疾遠穿行,心裡不由升起羨慕之情:「早晚
有一天,我也弄柄飛劍來玩,踏著飛劍上天入海,像那個垃圾空行梭直接扔掉算
了!『

二人穿雲破霧,直達一座雪峰的半山腰處,落了下來。

春凝以溫暖柔荑拉著伊山近的小手,在山中踏雪而行,穿過重重密林,直到
一座冰雪堆砌的屋宇前面,恭恭敬敬地拜倒在地,叩頭道:「弟子紀春凝,拜見
師父!」

雪屋中一片沉默,半晌後才傳來一聲輕哼:「你不在外面主持本房事務,到
這裡來做什麼?」

「回稟師父,弟子奉師命挑選新進弟子,見這位師妹膽識過人,持劍獨鬥狼
群,因此帶了她來,請師父看上一看。」

這就是向她師父推薦伊山近做她師妹了,屋中女子輕「咦」一聲,顯然對這
麼小的女孩持劍斗狼群也有些驚訝,喚道:「帶她進來!」

「是!」春凝恭敬地叩了一個頭,起來拉住伊山近的手,小心地踏入雪屋之
中。

外面看起來高大的雪屋裡面十分寬敞,有一道冰牆位於房間正中,將整個雪
屋分成兩半。

伊山近站在冰牆這邊,望著晶瑩冰牆對面的女子身影,心中劇震:「這身影
怎麼看起來如此熟悉,難道她是……」

他瞪大眼睛,拚命地觀察那女子身形,想從中找出與那兩名仙女相似的地方,
心臟狂烈跳動,彷彿要從嘴裡跳出來一樣。

一想到從前承受的一切痛苦,再經歷今天的相見,伊山近滿嘴苦澀,恨不得
大哭一場才好。

春凝已經跪下,向冰牆那邊的女子行禮,見他瞪大眼睛盯著師父,舉動頗為
無禮,不由得大急,慌忙用力拉住他的手,讓他跪下磕頭。

伊山近無奈地跪倒磕頭,額頭砰砰地撞擊在寒冰地面上,心裡屈辱地想道:
「她是不是強姦我的仇人?如果是的話,那我豈不是向好了我三年、喝乾我精液
的仇人磕頭下跪了嗎?為報仇而不得不以身事仇,這人生的命運啊……『

冰牆晶瑩剔透,卻還是阻擋了他的視線,讓他不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對面女子
身上每一部位的美妙曲線,雖然覺得十分眼熟,卻還是不能確定那就是輪好他的
大仇人。

但那女子卻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容貌身形,眼前的小女孩雖然冰雪可愛,她卻
毫無來由地感覺到厭惡,彷彿從前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女孩,並留下過不好的回憶
一樣。

而且這女孩還瞪大眼睛看著她,實為無禮,讓她不禁怒上心頭,冷喝道:
「春凝,這就是你找來的新進弟子?」

「師父恕罪!」春凝慌忙磕頭,惶聲道:「文師妹膽識過人,劍術精湛,道
心堅定,一人殺了幾十隻雪狼,如果是別的女孩,早就被狼分屍吃掉了!」

實際上,歷代都有女孩在這樣的試練中被狼群攻擊,香消玉殯。有的運氣好
沒有遇到雪狼,或是只有一、兩隻雪狼時被她們用顫抖的劍刺傷趕走,像這樣以
一個幼齡弱女之身抵擋狼群的圍攻,並能殺了幾十隻雪狼的,實是少數。

從前也有過類似的情景,後來這些女孩拜入冰蟾宮之後,都成為了當代弟子
中的傑出人物,比別的女弟子要強上許多倍。

冰牆後的美麗女子聞言,心中怒火稍平,想想本房這些年一直人丁不旺,此
次大戰又損失慘重,如果沒有傑出弟子加入,以後就無法在各房之中抬起頭來了。

可是看看伊山近的臉雖然俊美可愛,她卻不由自主地心生厭惡,再加上戰後
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咬咬牙,還是下令道:「把冰心訣第一層功法教給她,讓她
下山回去自行修練,等踏入第三層後再回本門接受測試!」

按照冰蟾宮收弟子的規矩,在測試中成績傑出的弟子可以直接拜入各房,在
師父身邊學習、修行。而第二等成績的弟子則可被傳授基礎修行口訣,回去自行
修練,直到破過此關,踏入第二層時才可回山拜師。

這一關難倒了歷代無數美女,有的人苦練多年不能破關,最終失去信心,嫁
人生子,從此再無拜入冰蟾宮的希望。而冰蟾宮基礎功訣冰心訣若只練第一層根
本就沒有什麼威力,也不怕被人偷學了去。

也有的美女道心極堅,雖然資質有限,還是拚命苦修,到死為止。

甚至有人直練到白髮蒼蒼才突破關口進入第二層,然後回到冰蟾宮正式修行
的事也有過。伊山近聽春凝說起這些故事時,不由歎息紅顏命薄,直到變成雞皮
鶴發的老摳還想著修行成仙,實在讓人欽佩感歎。

至於在入門測試中得到第三等成績的女孩則會被送回家去,再無修仙希望。
當然其中有人是只有部分身體被送回去,還有人被狼群分食,只能把衣服和頭髮
帶回去。

以伊山近的測試成績,理所應當要拜入各房之中直接修行。但師父不知為什
麼對他心存戒備和厭惡之情,硬是將他的成績降了一等,將他趕回凡間,直到冰
心訣修練進入第三層才允許他回山修行。

伊山近也沒有辦法,只能向著冰牆對面的美女磕頭謝恩,被春凝帶了出去,
駕飛劍直上天空。

冰蟾宮的規矩,第二和第三等成績的女弟子不能留在本山,要在傷好後立即
送回凡問。春凝雖然和這位小師妹一見投緣,卻也不敢違反規矩,只能駕起仙劍,
依依不捨地將他送到離山幾百里外有人煙的地方,將冰心訣傳授給他,勉勵他要
好好修練,隨後道別返程。

伊山近站在山野之中,回想這些天的經歷,幾乎氣破肚皮。

他費了這麼大勁兒拚命爭取最好的名次,難道就只是為了獲得第二等的待遇,
「日後」才能進入冰蟾宮中修行嗎?

一想到自己的大仇人躲在冰蟾宮裡面迫遙自在地修行,甚至有可能再逮些無
辜男孩在宮中淫樂,伊山近就恨得心如火焚,倒在地上,狠狠一口咬住地上青草,
讓草汁溢滿口中,卻無法澆熄心中的怒火。

心中突然傳來感應,那是熟悉的美人圖向他發來的訊息。

此地已經遠離冰蟾宮,媚靈自然可以放鬆禁制,讓他能夠感覺到美人圖的存
在。

突然,一股強勁的吸力傳來,一直隱藏在暗中的美人圖陡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奮力一吸,將他整個吸入圍中。

進入美人圖後,他才知道,媚靈是無可奈何才不得不吸他入圖,希望能藉助
他的力量,壓制有圖以來的最大危機。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