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姐凌辱計畫 (連載更新中)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怎麼辦?)向前走是住宅區,沒有任何飲食店,回車站又增加時間。這時候突然在轉角處,向回家相反的方向轉去。

第一章
性奴之夜

走下電車向家走去的中途,白都美沙子有了尿意。

這時從大學回來,可能在練習高爾夫球之後,和伙伴們喝啤酒的關係。

走得再快也需要十分鐘才能到家,似乎是無法忍受的距離。

(怎麼辦?)

向前走是住宅區,沒有任何飲食店,回車站又增加時間。

這時候突然在轉角處,向回家相反的方向轉去。

因為這一邊有郭原,那裡應該有公共廁所。走快一點,不需要三分鐘就能到達。

雖然不是很乾淨的廁所,但現在不能過份講究。

四個門的最裡面,想敲門時,門把已經損壞,但這時候忍耐已經達到限度。

這一天美沙子上身穿胸口有緞帶花的粉紅色套頭毛衣和純白的裙子,腰上捲一件淺紫色的外

衣。

把皮包掛在門把上,急忙撩起裙子。

把內褲和褲襪一起從屁股拉下來。

蹲下去的同時,尿就像雨一樣打在馬桶裡。

就在書一口氣享受解放感時,門突然打開。

 
 
「啊!」

想關門已經來不及了,有一個男人進來,反手把門關上。

 
 
「唔」

在這剎那間美沙子還以為自己在做惡夢。

 
 
「你敢叫就殺了你!」

把她自以為很漂亮的長髮抓住,銳利的刀鋒對著她的臉。

 
 
「啊!」

嘴動了幾下但是沒有發出聲音來。而且尿意還沒有完全消失,不要說是逃跑,連站起來的力

氣都沒有。

 
 
「站起來!」

那個男人發出興奮而沙啞的聲音。

頭髮被他抓住,美沙子盡量把雙腿夾緊,然後站起來。她自己也感覺到溫熱的尿液順著大腿

流下來,把退在大腿上的內褲也弄濕了。

這個男人大約四十多歲,頭髮剪的很短,身體很強壯。大概有幾天沒有刮鬍子了,在黝黑的

臉上只有眼睛發出污濁的黑光。

美沙子在恐懼中聞到酒的味道,男人粗糙的手向美沙子的大腿跟摸過去。

 
 
「不要!」

反射性的身體像後退,同時捉住男人的手腕。

 
 
「你給我老實一點!」

胸口被他推了一把,後背靠到牆上。

 
 
「來人啊!來人…」

還沒有叫完,男人的拳頭打在她的肚子上。

 
 
「喔!」

發出聲音,第三拳已經打過來了。呼吸感到困難,眼睛因為略籊炵蠸u朦朧。

 
 
「饒了我吧!」

美沙子用顫抖的聲音懇求。

鋒利的刀鋒抵在脖子上。

 
 
「你想死嗎?」

美沙子輕輕的搖頭。

 
 
「不想死就老實一點。知道嗎!」

美沙子微微點頭。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遭到暴力,男人的手指又在大學女生雪白的肚子上撫

摸。

在夜晚的公共廁所裡,剛撒完尿就有陌生的暴徒隨便玩弄花唇,對一位千金大小姐來說,產

生比死還嚴重的羞恥感。

(啊!救命啊!)

在心裡這樣呼叫著後悔不該到這個地方來。

如果,沒有喝朋友強迫她喝的啤酒,如果下車後立刻到車站的廁所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可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男人從花唇收回手指,放在嘴裡好像很相的舔一舔,露出黑黃的牙齒,拉起粉紅色的毛衣,

露出充滿新鮮感的胸部。風碼的乳房,已經完全成熟,乳頭向上挺起。

男人用手掌抱住兩個豐滿的乳房,偶而用舌尖舔乳頭。

美沙子因為絕望趕到眼前一片漆黑。大概男人在不久候就要開始侵犯。美沙子過去從來沒有

和男性接觸的經驗。

(怎麼會以這樣的方式失去處女。)

美沙子真想大聲呼叫。

男人的手開始脫她的裙子。

脫下裙子後,好像迫不及待的抓住內褲和褲襪,從腳下脫下來。

在公共廁所的窄小房間裡,大學女生的雪白下體完全暴露出來。

男人用刀一面底在她的脖子上,一面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黝黑又膨脹的肉棍筆直的指向天

空。

美沙子這時候認命了。她想,自己的第一次性經驗,命運中應該是這樣發生吧。

男人用一隻手拉起他的腿夾在腋下,火熱的肉棍向他挺過來,用尖端捅了二三吋,突然在股

間發生強烈的疼痛。

有一點清醒時,又粗又硬的東西已經深深的插入她的倩擗滿A盔]從臉上低下來。

男人的呼吸開始急促,肉棍在她身體內有節奏的活動。

沒有多少時間就結束,男人把他的白色液體射入她的體內,然後離開她。

美沙子就好像失去支撐一樣,依靠在牆上蹲下去。

 
 
「小姐,原來你還是處女?」

男人看到雪白的大腿上有紅色的東西說。美沙子一面嗚咽一面點頭。

 
 
「原來如此。」

男人的聲音再度變成冷淡,用手捉住美沙子的頭髮。

 
 
「舔吧。」

把她的頭仰起,用剛才凌辱她的東西正對她的嘴。

 
 
「快舔!」

美沙子猶豫時,男人的手粗魯的捉住她的下顎,使她張開嘴。

 
 
「唔!」

沾滿精液的肉棍進入美沙子的嘴裡,她也只好把骯髒的東西含在嘴裡。

 
 
「不要用牙齒碰到,要用舌尖舔。」

美沙子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那麼做,技巧當然不純熟。可是男人已經萎縮的肉棍,在女大

學生的柔軟嘴裡,很快的恢復硬度。

 
 
「小姐,你弄得很好,將來一定會使你的老公高興,現在要更深的含在嘴裡舔。」

男人一面說一面扭動屁股,粗暴的用肉棍在美沙子的嘴裡活動。

 
 
「噢!」

美沙子忍不住發出哼聲。

 
 
「小姐,喜歡這個嗎?」

 
 
「───」

 
 
「說呀,是喜歡吧?」

 
 
「唔….」

軟弱無力的搖頭。

 
 
「說!你喜歡這個東西!」

用力拉她的頭髮同時搖動她的頭。

 
 
「啊…喜…歡…」

男人又露出黑黃的牙齒說。

 
 
「你本來就喜歡這個東西,對不對?」

 
 
「是….」

流著眼笨I頭。

 
 
「你要說喜歡!」

 
 
「是…喜歡….」

 
 
「你想性交嗎?」

 
 
「是….」

 
 
「要好好的說出來!」

 
 
「饒了我吧…」

在這一剎那一個耳光打在她的臉上。

 
 
「說呀!快說呀。」

 
 
「我想性交…」

顫抖的身體說出羞恥的話。

 
 
「再說一次!」

 
 
「我想…性交。」

 
 
「再說一次!」

 
 
「我想性交。」

盔]不斷地湧出沾濕臉頰。

 
 
「繼續說,說到我答應停止為止。」

男人發出這樣的命令之後,要求美沙子瞼X狗爬的姿勢。

 
 
「我想性交,我想性交….」

美沙子像念咒一樣地重複的說。男人從她屁股後面抱住她的腰,開始做第二次的凌辱。

——————————————————————————–

美沙子向學校請了三天假。

已經取得畢業所需要的所有學分,只剩下畢業論文,所以三天假並不影響美沙子的課業。

只是因為裝病讓周遭的人擔心覺得過意不去。

家裡有父親榮二郎,管家婦加津,房客伊能慶太,母親在五年前去世,姊姊亮子已經出嫁。

伊能慶太是母舅的長子,所以是她的表弟,現在補習中準備考大學,為上補習班的方便,住

在美沙子的家裡。

請假後第一天上學回來的夜晚。

 
 
「姊姊,英文有問題,能不能教我。」

和父親一起吃晚飯時慶太說。

 
 
「好吧,洗完澡後我教你。」

美沙子順口回答。

過去有很多次美沙子教慶太末牷C

根據美沙子的觀察,慶太以現在的實力很難考上第一志願的國立大學。可是還有四個月,只

要認真努力還是有上榜的可能性。

對沒有兄弟的美沙子而言,慶太等於是親弟弟,實際上,當慶太第一次叫她姊姊時,一方面

感到難為情,一方面也感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感。

因此,就算不能考上國立,也希望他考上第二志願的一流私立大學。

 
 
「好像慶太也要認真地用奶F。」

榮二郎看著二個人說。慶太也難為情地紅了臉。以前從補習班回家大都是夜晚十點多,但這

四、五天以來六點鐘以前就回到家。

 
 
「補習班結束後,在朋友家一起用央C

慶太雖然這麼說,實際上是和朋友打麻將,榮二郎早就看出這種情形。

但最近慶太回了晚的原因,有其他的理由。

洗澡後美沙子到二樓。美沙子的房間是在樓下,慶太的房間在二樓,換好衣服後去敲慶太房

間的門。

 
 
「請進。」

打開門走進去,因為每天有家政婦打掃房間,所以裡面很整齊,牆上貼著偶像歌星的海報。

 
 
「你要問什麼地方?」

 
 
「哦,是這裡。」

美沙子走到慶太的身邊,看書桌上的教科書。看他指的地方,並不是很難的部分。
哪裡不明白?」

 
 
「是…這裡的意思….」

看到慶太口吃的樣子美沙子感到奇怪,到這個時候,這種程度的英文還不瞭解,就是二流的

私立大學也沒有希望考上。

 
 
「慶太,你怎麼了?以你的實力我認為這點英文是沒有問題的。」

說完之後解釋給他聽。

 
 
「姊姊」
慶太的聲調突然提高。「實際上不是英文的問題,有其他的問題要問你。」

 
 
「什麼?」

這時候美沙子發覺慶太表情很不正常。

 
 
「女人在…那個
…被強迫凌辱時也會有性感嗎?」

 
 
「什麼?」

美沙子以為自己聽錯了,轉過頭來看慶太。

 
 
「究竟怎麼樣?」

 
 
「我不知道那種事。」

聲音有一點沙啞。

 
 
「那麼,姊姊被暴徒強姦時會向警方報案嗎?」

慶太急迫的口吻,美沙子無法回答。

 
 
「還是認命?」

 
 
「那種事我不知道,從來也沒有發生過。」

 
 
「用想像來回答吧。」

 
 
「為什麼…問這種問題?」

 
 
「是因為….」

 
 
「你若是問這種問題我就不管你的末牷I」

用憤怒掩飾自己的狼狽,美沙子走向房門。

 
 
「等一下。姊姊,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美沙子在門前停下來,覺得慶太的聲音突然變冷淡。

 
 
「是什麼東西?」

 
 
「你看了就知道。」

美沙子走回來看他遞過來的幾張照片,一下子使她說不出話來,拿著照片佇在那裡。就好像

從背後突然用木棒打她的頭一樣。是相當大的衝擊。

照片上是一個年輕女人被男人強暴,異常的是在廁所裡,燈光不夠明亮,但更顯的有逼真

感。可是其中有兩張被強姦的女人臉部很清楚。

 
 
「姊姊,怎麼樣?」

慶太的聲音使美沙子清醒過來。

 
 
「怎麼會有這種照片?」

問的聲音已經沙啞。

 
 
「照的很不錯吧?本來想早一點拿給你看的,可是姊姊好像生病了。」

美沙子無法分辨他是不是再諷刺。

(我這時候應該要鎮定。)

美沙子這樣告訴自己,然後對慶太說。

 
 
「慶太,這個照片是你照的嗎?」

 
 
「嗯」

慶太點點頭,看著美沙子說。

 
 
「姊姊,我喜歡你。」

 
 
「什麼!」

 
 
「我喜歡你,你覺得我怎麼樣啊?」

 
 
「當然喜歡啊。」

美沙子在猶豫中這樣回答。

 
 
「愛我嗎?我是愛你的。」

美沙子的腦海之中已經一片混亂,剛看到四天前在廁所裡被強暴的照片,又立刻聽到表弟的

愛的表白。

 
 
「怎麼樣嘛,說清楚呀。」

慶太的眼光是非常認真的。

 
 
「什麼怎麼樣…我說過是喜歡你的,你像我的親弟弟一樣…你明白吧,我從來沒有站在愛

情的立場考慮過你的事情,因為我們是親戚。」

 
 
「這麼說,你是不愛我的。」

在慶太臉上,露出自殺般的表情。

 
 
「這也是當然的吧,姊姊這樣又美麗又聰明的大學生,不可能愛上我這種上補習班的學生

吧。」

 
 
「不是這樣的,我不是說過嗎?我喜歡你是真的。」

美沙子多少恢復一點鎮定。

對方的身體雖然大,但終究是十九歲的少年,年齡只差三歲,可是二十二歲的女人和十九的

男人,精神年齡的差距如大人與小孩。

 
 
「真的嗎?」

慶太抬起頭來看美沙子。

 
 
「當然。」

美沙子點頭後感覺到慶的眼光丁在她穿
T
shirt
的豐滿胸部和穿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處,突然

感到緊張。

從剛洗完澡肉體散發出來的特有氣息,足夠震撼少年的心。兩個人都突然變的沈默,那是令

人窒息的沈默。

 
 
「啊,我….」

美沙子想要離開,慶太雙手抱住她的腰。

 
 
「我喜歡你。我愛你。」

 
 
「啊」

慶太的力量立刻把她推倒在旁邊的床上。

這是四天前的惡夢再度出現。雖然抵抗,但在力量上是抵不過對的。雙手被壓制住後,只好

放棄抵抗。慶太一面凝視美沙子,一面把嘴靠過來。

就在兩人的嘴就快要接觸的剎那,美沙子無意識的大叫。

 
 
「不要!」

一面叫一面把頭轉過去。

趁慶太雙手放鬆時候,美沙子迅速站起來說。

 
 
「我討厭做這種事的人。」

一面說一面衝出房門。

回到自己的房間,心裡的悸動還是無法靜下來。化妝台上放著從慶太房間拿回來的照片。除

了慶太的愛的表白,這些照片對美沙子造成強烈的打擊。

他是怎麼到這些照片的?那一天晚上公共廁所沒有其他的人。是在小小的空間被強暴的,門

也是關的,不可能拍到照片。

可是眼前就放著不可能拍到的照片。這個答案只有慶太才知道。

而且還有底片的問題,必須要拿回來才行。

恢復鎮定之後,美沙子再度到慶太房間的門口,敲門,但沒人回答。

 
 
「慶太,是我,可以進來嗎?」

 
 
「───」

 
 
「我有話要跟你說。」

 
 
「───」

 
 
「我要進來了。」

推開門走進去。

慶太坐在原來的位子。

 
 
「剛才對不起。」

 
 
「沒有什麼。」

慶太看著書桌說。

 
 
「那就好了,談關於這些照片的事。」

美沙子照片放在桌上就離開慶太的床邊。

 
 
「慶太,你說是你拍的,能不能告訴我是怎麼拍的?」

 
 
「為什麼?」

 
 
「因為我不記得人拍過照片。」

 
 
「你說謊!」

慶太忽然大聲吼叫,連同椅子轉向美沙子的方向。慶太平實的樣子,實在無法想像現在這種

可怕的表情。

 
 
「姊姊是來要回這些照片的吧,還有底片。」

 
 
「───」

 
 
「是想要這些東西吧。」

拿起桌上的照片給美沙子看。

 
 
「我是想要的。」

美沙子看著慶太說。

 
 
「這種難為情的照片,如果讓別人看到,我…你該明白的。最好你能給我,而且還想知道

你是用什麼方法拍的。」

 
 
「可以給你。」

慶太回答的很爽快。

 
 
「謝謝。」

 
 
「可是,姐姐給我什麼呢?」

 
 
「什麼都可以…」

美沙子說到這裡突然緊張地把迷你裙露出來的雙腿夾緊。不知何時開始,慶太的眼睛盯在兩

條雪白的大腿上。

只要想到他剛才的行動,就明白他想要的東西。

 
 
「真的什麼都可以嗎?」

從慶太的眼睛中冒出熱光。

 
 
「不,不是什麼都可以的。」

 
 
「果然是這樣。其實,不做交換也可以。我在四天前就忍不住想要拿給補習班的同學

看。」

 
 
「慶太,千萬不能那樣…求求你。」

 
 
「這是我的自由,因為這是我的東西。」

美沙子感到狼狽,現在和先前的那種少年做愛的表白的那種情形完全不同,在慶太的表情上

露出狡猾和冷漠的表情。

慶太看到美沙子慌張的樣子,知道這些照片比他想像的效力更大,就變的更大膽。

 
 
「你沒事就出去吧,我還要做末牷C」

美沙子聽到他這句話,知道二人的立場已經顛倒過來了,和平時完全不一樣了。

 
 
「好吧,慶太….姊姊答應你的要求…所以不能讓別人看到這些照片,要完全給我。」

美沙子露出懇求的眼光。

 
 
「姊姊,是真的嗎?」

 
 
「嗯,我答應。可是慶太,你也要遵守諾言。」

看到慶太向小孩子一樣天真高興的樣子,心裡乾到更痛苦,但除了點頭以外沒有別的方法

了。

 
 
「姊姊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

 
 
「什麼?」

好像很意外的,美沙子
的臉僵化。

 
 
「什麼顏色…那種是…」

 
 
「告訴我吧。」

慶太用強烈的口吻說。

 
 
「白色的…大概是吧…」

 
 
「讓我看。」

快要到嘴邊的拒絕的話吞回去,美沙子下意識地夾緊從迷你裙漏出來的美麗大腿。

 
 
「我說要看,你沒有聽見嗎?」

 
 
「慶太,你….」

 
 
「快把大腿分開!」

有命令的口吻──好像說,你不照我的話作,會有嚴重的後果。

美沙子真想走,可是,無論如何要拿到照片和底片。

 
 
「給你看,就給我照片和底片嗎?」

 
 
「是的,你我的話做就會給你。」

美沙子咬緊嘴唇,只要忍耐一下,那是很短的時間。美沙子好像用雙手壓住迷你裙的裙襬,
然後把可愛的膝遜野炙k分開。

這時候慶太的眼裡看到兩條充滿彈性的大腿,夾著有褲襪遜的白色稍雀庚_的內褲

 
 
「把腿分開大一點。」

 
 
「───」

對慶太嚴厲的眼光,美沙子忍不住把臉轉過去,但也只好分開更大的角度。

慶太的眼睛看清楚褲襪的縫線,和白色內褲的荷葉邊。

 
 
「就這樣把雙腿放造床上。」

 
 
「我不能,就這樣饒了我吧。」

 
 
「不行,你答應過的,要照我的話做的。你不遵守諾言A我也不要遵守了。」

慶太的命令有絕對力量。美沙子閉上眼睛,屁股向床裡移動,雙手扶在兩側,把分開的美麗

大腿抬起,雙腳踩在床邊上。

這時候迷你裙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啊」

突然站起的慶太,又立刻跪在床前,用手撫摸美沙子的大腿。

 
 
「不要!」

美沙子要合上大腿。

 
 
「不要動!」

慶太發出銳利的聲音。

 
 
「現在動了,就絕對不會給你底片的。」

 
 
「這…」

美沙子把合起來大腿,再度慢慢分開。

慶太一面用雙手撫摸美沙子的大腿,一面把臉靠近豐滿的大腿跟。

在大腿跟地方,好像有兩夾住羞恥的部位,微微隆起的部分有薄薄的內褲遮掩。

那是他作夢也想看到的美而隆起的神秘地帶。

自從來到白都家住以後,慶太幾乎每天都想著美沙子的這個地方手淫。在這以前,他意淫的

對像是一個偶像歌星,但現在是美沙子用的香水味,偶然碰到美沙子的手的觸感,或是他偷

偷摸過的美沙子洗曬的內褲的感觸或味道,可是現在美沙子的下體完全的暴露在眼前。激動

地呼吸也感到困難,但慶太伸出舌頭在那柔軟的隆起不為舔。

 
 
「不要!」

美沙子羞的臉色通紅,雙手摀住臉。可是這時候的慶太已經無法煞車。從大腿的股間散發出

來的強烈女人體臭,嘴唇用力壓在上面。

 
 
「我要脫下了。」

還這樣故意聲明之後,慶太的手指勾到褲襪的腰部。

 
 
「啊,饒了我吧..」

美沙子的股間不由的向後退縮,可是緊隨著不放。他的手有有點顫抖,但還是向下拉。可是

因為不習慣的關係,拉到隆起的臀部時,就沒有辦法繼續拉下去了。

 
 
「姊姊,你站起來。」

慶太仍然抱著美沙子的腰,讓她從床上下來。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顯的更美。

 
 
「求求你饒了我吧。」

美沙子一面向下拉迷你裙一面懇求。

 
 
「我可以停止,但底片就不給你了。」

 
 
「啊…」

美沙子發出輕微的驚呼聲。

慶太重新撩起裙子,這一次是從腰側一下子就把內褲和褲襪一起拉下來。

 
 
「抬起腳」

拉到腳時,分開二次脫下內褲。

這時候美沙子迷你裙的下面已經完全赤裸了。

美沙子本能的拉下迷你裙。

 
 
「放開手!」

慶太蹲在那裡冷酷的下達命令。

 
 
「啊。不要…」

用沙啞的聲音要求,但也只有忍受讓慶太撩起迷你裙。

慶太的眼睛發出亮光,凝視下腹部的黑色草叢。在合攏的大腿跟中間,黑色絨毛覆誚b神秘

地帶上。

顫抖的手指伸向黑色的草叢時,書桌上的對講機的鈴聲響了。

慶太好像不情願的轉移目光。

 
 
「就這樣不要動。」

說完之後拿起對講機。

 
 
「美沙子小姐在這裡嗎?」  

是管家婦加津的聲音。

 
 
「她在,有什麼事?」

 
 
「是佐佐野先生的電話。」

慶太在心裡暗罵。

 
 
「姊姊的電話。」

不滿地說,將對講機遞過來,美沙子整理一下裙子後,接過對講機。

 
 
「是我。啊…」

忍不住叫出來。

因為慶太在她的身後,撩起迷你裙用雙手撫摸赤裸的屁股。

 
 
「小姐,你怎麼了?」

 
 
「不,沒什麼。」

 
 
「我電話接過來。」

 
 
「等一下…」

但已經太晚,電話已經接通。

 
 
「喂,是我。」

 
 
「晚…安…」

佐佐野是大學高爾俱樂部的同學。

 
 
「上次談的事情怎麼樣?」

 
 
「什麼?」

 
 
「忘記了嗎?下禮拜天去兜風啊。」

 
 
「喔,這個…」

在這段時間慶太的手不停的摸她的屁股,手指還想插入光滑的峽谷間。

 
 
「身體已經好了吧」

 
 
「是,差不多了。」

 
 
「那麼去吧,現在的紅葉很美,明年這時候你我都是社會人了。」

 
 
「唔..」

 
 
「美沙子,怎麼了?」

 
 
「沒什麼。」

因為慶太要分開她的大腿,而美沙子不肯,所以慶太擰她的大腿。

 
 
「你說沒有什麼,可是有一點不對呀。」

 
 
「只是有一隻怪蟲子而已。」

 
 
「原來如此,嚇了我一跳。」

就在佐佐野苦笑時候,美沙子的大腿被迫分開。
慶太像要鑽進去似的看大腿的根部。

(啊,果然是..)

激動的慶太的身體開始發抖。

在過去慶太只有一個女人的經驗,那是今年考大學失敗後被拉皮條的說服在土耳其浴抱過一

個女人。

大概是價錢便宜的關係,那個女人是瘦巴巴的,濃妝豔抹年紀大的女人。女人本人說「二十

五歲」,可是粗糙的皮膚和鬆弛的胸部,在怎麼看也超過三十歲。

雖以這個女人作對象結束童男子的生活,但無論如何不想舔她的性器。

相比之下,眼前的美沙子的花純,不論是粉紅色的顏色,好像很難為情地和在一起的花瓣,

充滿美麗的新鮮感。

慶太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順著可愛的溪溝舔去。

 
 
「啊,唔….慶太,不要這樣。」

美沙子終於無法忍耐用手按住電話大聲叫出來。

 
 
「喂,美沙子你在聽嗎?」

 
 
「啊,是……你等一下,我把電話轉到我的房間聽。」

說完之後放下對講機。

 
 
「姊姊想逃走嗎?」

 
 
「不是的,跟大學同學有要緊事談,要快一點,不然他會懷疑的。」

 
 
「姊姊喜歡這個傢伙嗎?」

 
 
「你說的是誰?」

 
 
「那個叫佐佐野的男人,經常打電話來的就是他。」

 
 
「沒有啊,他只是高爾夫球的伙伴,是普通的朋友。」

 
 
「可是他好像很喜歡姊姊的樣子。」

 
 
「是嗎….現在我要回房了。加津也會感到奇怪的。」

意外的,慶太的雙手從大腿上收回來。

 
 
「可是等大家都睡了以後,你要來我這兒。」

美沙子沒有回答,拉下迷你裙也沒有穿上內褲就跑出去。

第二天早晨,慶太提早起床,站在樓梯中間察看樓下的動靜。和往常一樣,榮二郎已經坐公

司派來的車上班去了。

昨晚,美沙子沒有回到他的房間,他整晚沒睡,到不是因為氣美沙子,而是因為碰到美沙子

的肉體,用舌頭品嚐過神秘花瓣的興奮過度的關係。

慶太聞著美沙子留下來的褲襪和內褲散發出來的味道,發洩三次年輕的慾望。

雖然如此,躲在樓梯上的慶太的下腹部,又為新的慾望膨脹起來。

不久後樓下傳來拖鞋的聲音。

 
 
「小姐,早安。」

 
 
「早安。」

美沙子在廚房和加津寒暄,腳步聲向這邊走過來,然後消失在洗手間。

這時候慶太故意發出很大的腳步聲從樓梯走下去。

一直來到洗手間,輕輕推開門,這時候美沙子在裡面背對著門洗臉。

慶太過去順手關上門,他的眼睛立刻開始注視從裙子露出來的雙腿。

為洗臉彎下上身,所以從白色的裙子露出大半的大腿。

慶太默默地走過去,猛然撩起裙子撫摸有淺藍色的內褲包圍的屁股。

 
 
「啊!」

身體顫抖一下,美沙子回頭看。

 
 
「慶太,你……」

 
 
「姊姊不要管我,繼續洗吧。」

 
 
「放開你的手。」

美沙子扭動腰肢想趕開慶太的手。

 
 
「我不要。我想摸姊姊的屁股。」

 
 
「你不要胡說八道了。」

 
 
「我沒有胡說,你還是洗臉吧。難道要加津看到這個樣子嗎?」

從鏡子上看到慶太表情,美沙子覺得不尋常,就任由他摸屁股,自己繼續洗臉。

趁這個時候,慶太拉下褲襪和內褲。

 
 
「今天穿的是藍色,姊姊真是性感,以後只要我們在一起,你要自己撩起裙子讓我看內

褲。然後向我請求,請我脫下你的內褲。」

慶太一面從腳底下脫下內褲一面說,美沙子對慶太不提起昨晚沒有服從命令的事反而覺得有

點可怕。

 
 
「為什麼不回答我?」

突然捉住他的頭髮,使她的臉仰起。

 
 
「我討厭粗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