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給我戴綠帽嶽母你要補償我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進心,工作能力也受到大家的肯定。  去年我娶了一個小我快十歲的老婆思芸,搬進現在居住的房子,目前三個人

內容:

【成人文學】老婆給我戴綠帽嶽母你要補償

我算是個富二代,目前三十歲,家裡有錢,目前在自己爸爸的公司當副理。

爸爸打算我慢慢學習從基本的做起,雖然公司早晚都是我的,不過我算是很有上

進心,工作能力也受到大家的肯定。

  去年我娶了一個小我快十歲的老婆思芸,搬進現在居住的房子,目前三個人

居住:我和思芸跟我的嶽母。思芸家境不是很好,她爸爸在她小的時候就車禍去

世了,所以她把她媽媽也接過來一起跟我們居住。

  我跟我老婆其實是在夜店認識的,我並不是一個玩咖,只是那天剛好是朋友

生日,我去夜店幫他慶祝而認識了思芸。思芸倒是完全相反,身材火辣,比例也

很完美,感覺得出來常常到夜店玩,那天她一直對我獻殷勤我才上鉤的。

  思芸的親朋好友都很羨慕她,嫁得好,當現成的少奶奶,思芸的媽媽也很高

興,因為不用再去煩惱那龐大的債務。

  有一次晚上我睡不著,想要起來走走,經過嶽母的房間發現裡面沒熄燈,心

裡想說會不會是嶽母太累了,睡著忘記熄燈,進去才看到原來是嶽母正在床上看

著A片自慰。

  嶽母看到我,馬上把棉被遮住身體,然後把電視給關掉。我開口先跟嶽母說

對不起,嶽母說:「沒關係,是我自己忘記鎖門。」

  後來我好奇地問嶽母:「媽,你才四十歲又那麼漂亮,身材也保持得很好,

女婿也算得上有地位,種種條件都很好,怎麼不再找一個伴?」

  嶽母回答說:「身邊男的我沒一個看得上眼。」

  我回問:「那你可以去找牛郎呀!錢對我們又不是問題。」

  嶽母回答說:「我很保守,不喜歡亂搞的那種感覺,而且又不知道對方有沒

有病,等等得了病就不好了。」

  我回答:「是喔……」笑笑的帶過去就離開了。

  就這樣子過了一年,有一天有位記者來到辦公室找我,拿了一袋牛皮紙袋給

我,開口第一句話就說:「三十萬。」

  我好奇地打開紙袋,看到裡面的照片,心裡起伏竟然沒想像中的大,好像早

就知道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一樣。原來紙袋內都是老婆跟一個男人的不雅照片,隨

後我眼睛都沒眨一下馬上開了一張五十萬元的支票,要那個記者保證不能洩露出

去。但內心沒想像中那麼氣憤,我想是因為我其實也不怎麼愛思芸,我一直以來

都是愛她的肉體勝過愛她,一直沒有在外面找野食的原因也是很難去找到比她身

材還火辣和更騷的。

  下班後回到家已十一點了,老婆還沒回家仍在外面玩,八成又去泡夜店了。

嶽母只穿小露香肩的睡衣正在喝著啤酒看電視,我洗完澡後心情也不是太好,就

跟她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關係,我就猛喝,最後喝高了,醉了,竟然脫口而出說:

「你女兒給我戴綠帽子啦!」隨後把記者給我的牛皮紙袋摔在桌上叫嶽母看,其

實我也不是真的要這樣做,只是真的喝多了,醉了。

  嶽母打開紙袋拿出照片一看,嚇傻了,呆坐在沙發上不知所措。我見場面難

堪,先一步離開客廳回到房間,準備明天要上班的文件。

  過了一下子,嶽母敲門進來房間,小聲的問我要怎樣才肯原諒思芸。我其實

知道嶽母在想什麼,她害怕我因為這件事跟思芸離婚,我這金雞母就此飛走,又

要回去過苦日子。但我不是那麼在意這個,何況我也沒想過離婚,剛剛只是喝醉

了發發牢騷而已。

  但是看到四十歲的嶽母只穿著連身裙式的銀色睡衣,重點是還沒穿內衣,如

果說她女兒走的是火辣路線的話,那她走的絕對是氣質路線,胸部有E吧,比她

女兒D還大一點。嶽母絕對沒有比思芸差,只是我一直以來都沒有想搞其他女人

的想法,更沒有要亂倫的意思,但今天看到那些照片後,卻有種報復心態產生,

對嶽母的感覺也一發不可收拾。

  我不知道哪來的膽,竟然說出:「她這樣在外面亂搞,我當然也要搞別的女

人一次才肯原諒她!」

  嶽母想了想,回答說:「嗯……好吧,你要這樣做我也沒意見,但你可以答

應我不讓思芸知道嗎?」

  我:「嗯,我答應你。」沈寂了一下後,嘴巴動得比腦袋還快,竟然脫口而

出了:「媽,但我也跟你一樣不喜歡在外面亂搞的感覺!」

  嶽母被我的快人快語弄得反應不過來,不加思索的就回答:「不然你想怎麼

樣?」

  我一股作氣的回答:「那個別的女人就是媽你。」隨後馬上衝過去擁吻她,

嶽母當然是奮力地作抵抗。我雙手直接摸上嶽母的E奶,下體想盡辦法地去蹭嶽

母的身體,哪一個部位都拼命地蹭。

  嶽母受不了這樣的攻勢,但又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做,硬是把我推開,然後給

我一個耳光想要我就此平息下來,但是我的欲火已經被點燃了,哪能就此做罷。

我逼不得已下想到也許能用離婚這一招來逼嶽母就範,畢竟我知道她們母女倆對

以前的窮日子過怕了。

  我實在不是很想用這招,但精蟲衝腦,沒辦法顧那麼多了,我很大聲的說:

「你女兒給我戴綠帽子,把我弄成這樣,你如果不補償我,你要我怎麼原諒你女

兒?我要怎麼樣跟你女兒繼續下去啊?」

  嶽母想了蠻久,內心可能在想以前的苦日子……然後回答:「好吧,但是我

只能用嘴巴幫你,再來不可能!」她給人的感覺很堅決,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了。

  我說:「好吧!那跟我來。」我帶嶽母到床邊,引導她要怎麼做。

  嶽母坐在床邊,我雙腳站在床沿,嶽母面對著我的下體,我雙腳跨坐在她的

雙肩上,但沒有真的坐下去,即使坐下去嶽母也沒辦法支撐我的重量。我雙手扶

著嶽母的後腦杓,就以這個姿勢讓她為我瘋狂地口交。

  一會兒後,我的肉棒上滿滿都是她的唾液,我被含到忘我,到最後已經忘了

那是嶽母的嘴了,我根本以為那就是肉穴,變成我身體在主動地抽送,而嶽母只

是緊緊地含住我的肉棒。這樣的感覺我舒服得整個人就像快升天,眼睛已經微閉

著在享受。

  不久我套弄到腳軟,一不小心左腳沒站穩從床邊滑下,整個人的重心便向前

傾,身體整個面朝前的往床上撲過去,這下可不得了了,嶽母因為還在為我口交

著,整個人也因為我身體壓下來,背朝床的往後倒下。因為事發突然,嶽母也來

不及躲,別說躲了,連肉棒都來不及拔出就這樣躺下去了。

  兩人一倒下去,我整個肉棒也隨即插到嶽母的喉嚨內部,還因為太舒服而射

了出來,整個過程根本就是深喉嚨外加內射。本來我想馬上起來看嶽母有沒有怎

麼樣的,畢竟被整個深喉嚨外加內射一定很難過,應該有嗆到吧?不過因為太舒

服了,身體並沒有辦法馬上起來。

  過了四、五秒後,精液射得差不多了,才趕緊起身詢問嶽母有沒有怎麼樣,

嶽母感覺到我拔出肉棒且起身了,趕緊爬起來對著地板猛咳嗽,顯然是被精液嗆

到了,我趕緊上前用右手幫嶽母拍背,左手卻在撫摸嶽母的E奶。

  過了一會,嶽母把一些剛射進去的精液吐了大半出來,吐到眼睛整個紅掉還

泛淚,顯然剛剛很難過。

  嶽母看沒事了,想安撫我的笑笑說:「差點被你的肉棒給噎死!」

  嶽母的態度大變可能是因為太刺激了吧!剛剛堅決的態度完全不見了。我見

機不可失,馬上上前愛撫她的肉體,嘴巴在她的背上到處亂舔亂親,努力地舔、

努力地親,看看等下有沒有機會可以操操嶽母的肉穴。

  感覺嶽母很喜歡這套,並沒有反抗,而且眼睛是閉起來的。我見到這情況,

左手慢慢地遊離到嶽母的肉穴上,摸呀……摸呀……嶽母一邊呻吟著,一邊扭動

身體迎合著我的動作。

  我把左手伸到我的嘴巴裡沾了一下口水,好讓我的手指更容易進入嶽母的肉

穴,插進去兩根慢慢地摳啊摳,右手則從後面環抱著她的兩顆巨乳。一陣子後,

我看差不多了,便把嶽母用公主抱的放到床上躺著,手抓著肉棒插入她那早已濕

透了的肉穴裡磨呀磨……

  那種感還真好,這種明明可以插進去卻在那磨著不進去,雖然下一秒嶽母可

能恢復最初的堅決態度不給進入,但我就是有絕對的把握。

  嶽母最後被我磨到受不了了,用嬌滴滴的聲音催促著我:「怎麼還不插進來

啊?」我淘氣地回答:「剛剛不是某人說不能插進去嗎?」嶽母又那膩到不行的

聲音回答我:「你壞死了啦∼∼」

  哇!聽到這話誰受得了?我馬上挺槍插進去,插進去後就是一陣猛插,嶽母

被我插到狂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女婿……好女婿……用力地操你

媽……使勁……」後來被我插到爆,又改喊:「慢點啦……我會受不了……很久

沒被插了……慢點……」

  我停了下來,調整嶽母的身體,讓她一樣平躺,再把嶽母的腳擺成M字型,

我像剛才一樣趴在嶽母身上,雙手放在她腋下的床上之後,又開始慢慢地進行抽

送,身體雖然挺送得慢,但次次都是插到最深才拔回來,這也是我喜歡正常體位

的原因,因為能次次插到嶽母陰道的最深處。

  這招比較溫柔,嶽母好像很喜歡,這也不能怪嶽母,她不知道多少年沒被有

生命的物體隨意地進出自己的身體了。我幹累了就趴下去跟嶽母索吻,我倆狂吻

在一起,互相舔著、咬著、吸著對方的舌頭,嶽母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深

情忘我地認真迎合著我的攻勢。

  吻著吻著,聞到嶽母的體香,我又有力繼續幹了,就這樣幹了又吻、吻了又

幹,到後來我感覺差不多了,就正面環抱起嶽母,肉棒還插在嶽母的肉穴裡,邊

走邊幹。走到客廳,我把嶽母放到沙發旁,示意她雙手扶著沙發趴下,嶽母起初

不肯照做,用眼神要求我先親親她,她才肯趴下。

  我伸出舌頭上前又是一陣舔、咬、吸,後來嶽母得到滿足才肯趴下,翹起屁

股讓我在她後面做最後的達陣。

  我使勁猛操著嶽母,口中喊道:「嶽母,你怎麼那麼正……我好愛你喔!」

嶽母滿臉緋紅的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愛你喔……」

  嶽母講的每一句話都讓我渾身酥麻,我雙手從扶在她臀上,改扶到她的肩上

進行不停的衝撞,飽滿的白臀被我撞出一波波肉浪。

  最後又抽送了四、五十下,嶽母說:「啊啊啊啊……我快要丟了……」聽到

嶽母說她快要洩身,我馬上加快抽送速度,因為我也要射精了,整個客廳環繞著

「噗哧、噗哧」的操穴聲響,陰莖在陰道裡不停地做著高速的活塞運動。

  不久我射了,而且感覺得出來精液量很多,雖然剛才已在她嘴裡射了一次,

這次仍然把她的陰道灌得滿滿的,嶽母也一起達到了高潮。

  嶽母累得趴在沙發上,我趴在嶽母的背上,享受那溫存的感覺,雙手還在揉

著嶽母的大奶,邊撒嬌的問嶽母:「媽,下次可以讓我走後門嗎?」

  嶽母害羞的回答:「那會不會很痛啊?」看來嶽母不但答應讓我走後門,也

答應了我們往後的關係了。

  不久思芸回來了,看到剛辦完事的我們卻沒有生氣,只是問我們:「你們在

幹嘛啊?」嶽母怕女兒怪罪,連忙解釋為什麼跟我發生關係,說一切都是為了幫

女兒贖罪。

  女兒聽了後懂了,「噗嗤」的笑了出來,然後解釋那是她和一群朋友玩國王

遊戲輸了被拍的,其實沒怎麼樣,只是個遊戲而已,朋友可能把照片上傳,被破

解外流了。我想想其實也是真的耶!照片都是舌吻跟吸乳頭的,並沒有真正進出

身體的性交鏡頭。

  嶽母淘氣的敲了自己頭一下,說:「那我們豈不是白幹了?」我則是在旁邊

輕輕的淫笑對嶽母說:「對啊!害我幹得好累喔!」

  原來是場誤會,知道思芸沒有背叛我,我決定往後要更加疼惜她、愛護她,

當然還有我的嶽母也是一樣的。

  至於思芸為什麼沒有生氣我和她媽媽發生關係,她跟我解釋說是一直都想幫

媽媽找個對象或者是炮友,只是沒想到那個人就是我而已。不過我想跟她的個性

也有關係吧,她本身就比較開放。

  從此之後,我們便過著三人的性福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