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的獨生女

  • A+
所属分类:另類文學 情色文學
摘要

若是選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練磨練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興高采烈,突然從竄出來一個紫色身影。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高中畢業後就到一間打金工場做學徒,自從出了PSP遊戲機後,我經常帶回工場炫耀。

那天吃完午飯回到工場,其他同事還未回來,我如常拿出玩遊戲機格鬥遊戲。

自己的格鬥遊戲練得不錯,工場內已經難逢敵手。

我正想著等等玩格鬥天王時要選甚麼人物好?

若是選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練磨練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興高采烈,突然從竄出來一個紫色身影。

銀鈴般的笑聲也傳了過來:小鬼,什麼遊戲啊,借來玩玩啊!

隨著一聲嬌喝,手上的PSP就被人搶去了。

來人一身短粉紅T恤,下半身是牛仔熱褲,在褲管的地方撕成絲狀,耳垂則是一對小十字架耳環。

眼眉塗著紫色眼影,一頭長髮綁成時下流行的沖天冠造型,繁複的將頭髮盤繞成各式形狀。

女孩子女孩偏著頭斜瞄著我,軾屑的說:看亞姐給你點顏色看看!

我暗自叫苦,這女孩子名叫凱琪,是工場老闆獨生女

工場的同事都將她看成女王,像一群狂蜂浪蝶般把她包圍起來恭維,所以雖然年紀還我少兩歲,口氣卻常常老氣橫秋。

我心道:媽的,如果這裡沒人了,我就把妳先姦後殺,再姦再殺!

不過這當然只是心中的意淫而已,我這種人連打個架都不敢,更何況是強姦這種事情?

雖然心中非常的不爽,但口中還是滿口應允。

倒是不想白不想,股間一陣腫脹,就想到廁所裡去進行五隻虐待一隻的遊戲。

舒暢的解放完了,我神清氣爽的走出廁所,但我忽然一愣。

原來我發覺工場內多了幾個陌生人,他們正用刀指嚇著凱琪,並用繩綑綁她雙手。

這些紋龍刺鳳的大漢,平常自己是不敢惹我們的,不過這時正是英雄救美的好時機,怎麼可以放過?

我握著拳頭,隨即在最接近那個匪徒身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好幾拳,誰知道這大漢不但硬是挺下來了,臉上連一點表情變化也沒有。

他反手向我臉上打了一掌,彷彿間聲音嚘然而止,所有的人全部都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心中幾乎要飛了起來。

臉上似乎已經高高腫起,還有些血從嘴角流了下來。

我雙手亂抓,想抓住些甚麼,但只感到身體與地面相撞,發出巨響。

謀財害命嗎?

我可惹不起,看見可能會有危險,我還是別沒事找事做的好。

我乖乖地扒在地上,假裝昏死過去,見機夠快,閃人閃得及時,我心中很是得意。

我聽著匪徒翻箱倒篋搜索財物,等聽到他們開門才張開雙眼,凱琪還扒在地上,她雙眼和口部都被膠布蒙上。

我想起平常自己經常給這人欺負,這時候正是報復的好時機。

我把臉貼近凱琪的面前,幾乎到了鼻端相觸的程度,心道:妳不是很囂張?再來啊,我看妳囂不囂張的起來!

我捏住她的頸項,用低低沈和惡狠狠的匪徒口吻說:反抗啊,反抗啊,怎麼不反抗了?

我隨即注意凱琪身上的突出的胸脯,我吞了一口口水,心想:反正她都不能動了,拉開看一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我看了看四周,沒有任何動靜,這是當然的,匪徒為的是黃金,得手了還不逃之夭夭嗎?

但是我還未在公眾場合做這偷偷摸摸的事情。

但也就是這樣,才更加的讓我無法抗拒啊!

FIOHA,我現在就給妳機會,彌補對我的傷害啊!

彷彿是在說服自己一樣,我這麼自言自語著,是啊,誰叫她平時這麼欺負我呢?這是活該啊!

渾圓鼓脹的兩團小肉包將粉紅T恤撐起,順著纖細的腰身而下。

豐滿的雙股被牛仔熱褲僅僅包裹著,令人無限的遐想。

但凱琪最叫人驚異的卻是那雙美腿,潔白修長,不餘一絲的贅肉。

凱琪非常的瞭解自己的優點,所以穿上可以將自己的美腿充分表露出來的熱褲,腳上一對高跟涼鞋,將整雙美腿襯托的更加的修長無暇。

看著那對美腿,我的心臟跳得飛快,蹲下身去撫摸,手掌剛剛觸碰到那處所在,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感嘆女孩獨有的肌膚觸感,如同溫玉一般,涼涼的、綿軟滑膩。

當手掌從小腿滑上大腿,似乎沒有阻力一般,甚至帶起一絲香氣。

我站了起來,將凱琪的T恤輕輕的撩起,拉到胸罩的上緣,被包在紫色內衣裡的一對玉兔擠出一條充滿生命力的壕溝。

我伸出食指,輕輕的按在雪白的乳肉上,乳肉被擠壓,瞬間順著那力道變化,然而當手指一離開,便立刻彈了回來。

我忍不住將手掌覆蓋在凱琪的胸口上,隔著內衣揉捏,乳肉就這樣的被我玩弄,來回的變化著形狀。

好感動,原來這就是女人的觸感……

我右手手掌沿著胸罩的縫隙鑽了進去,拇指跟食指探到了一點略略有點硬的東西。

那是挺立的乳頭,我將乳頭又搓又捏,玩得不亦樂乎。

我將兩隻手探過凱琪的腋下,去解開她的胸罩,由於凱琪的胸罩是有鋼絲的硬式胸罩。

我兩指一扣,輕易的就解下了她的束縛,我得意的想著:原來是脫女人衣服的天才!

兩隻乳房有如凝固的羊脂一般,在空氣中輕輕的顫動,粉紅色的乳頭有些豎起。

湊上臉去聞,一陣馨香撲鼻,只覺得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忍不住就張嘴將一顆乳頭含到嘴裡去。

舌頭輕輕的舔在乳頭上,好像吃到什麼絕世珍餚一般,這個時候就算拿魚翅燕窩來跟我換,我也捨不得放過嘴裡的乳頭。

我將兩顆乳頭吃得嘖嘖有聲,不時交換邊品嚐,雙手在凱琪乳房上亂摸。

凱琪她那對小巧可愛的乳房不斷被揉虐,一下就浮現許許多多的紅痕。

我一隻手沿著凱琪的身體往下滑,撫摸過柔軟的小腹,探到了熱褲裡面,一件絲質的小內褲阻擋了我肆虐的魔掌。

我卻不理會它,將熱褲鈕扣打開,立時將障礙物解除,中指伸了過去那最神秘的縫隙中,卻驚訝的發覺,那處已經是濕淋淋了!

我迷迷糊糊的想著:媽的,這小淫娃濕淋淋,真他媽的淫蕩!

既然這麼淫蕩,就讓老子來好好懲罰妳!

舉起手指去聞晶亮淫液的味道,淫靡氣味中夾雜著尿騷味,要是平常,我只會覺得難聞。

但這時卻反而勾起我的慾火,只覺得就這麼停手太可惜了。

反正沒人知道,不如就當場把凱琪給上了,神不知鬼不覺。

看到凱琪野豔的面孔呈現一種魅惑的、興奮的紅色,呼吸開始急速起來的呼吸。

露在外面的可愛乳房,濕淋淋的花蜜,無一不像在對著我招手。

我用溶金的焊接槍在她臉上戳了幾下,恐嚇她不得聲張,否則燒壞她的臉。

我撕去她嘴上的膠布,終於忍不住吻在她的唇上。

凱琪的嘴唇很軟,雖然拚命抗拒,卻被強行撬開牙關,將舌頭探了進去,伸舌在她的嘴裡攪動,四片嘴唇互相貼緊。

良久,我終於吻夠過癮了。

我掏出早就已經硬到發痛的陽具,直指著凱琪的花徑,黑亮的陰毛沾著淫水。

我心臟跳的好快,耳邊似乎都是轟隆隆的心跳聲,我的龜頭頂在秘穴口,用力一挺,瞬間將整根陰莖強行塞了進去!

凱琪的整個身體都繃緊了起來,眼珠翻白,雙手抓緊了我的手臂,指甲陷入了我的肉中。

哇!好痛!

凱琪狂呼,其實我也不好過。

因為陽具上還沒有沾滿淫水,強行塞入的結果就是包皮被扯到,痛的差點軟掉。

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做愛,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才看一下下半身接合處那種淫靡的畫面,立刻又硬了起來。

我盡情的享受著蹂躪的快感,她的身軀隨我的抽插而一起一伏,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的滿臉。

凱琪的陰道軟肉緊緊貼著我的陽具,又濕又熱,舒服的我差點忍不住呻吟起來。

我輕輕的抽動了兩下,舒服的快感越發強烈,直如上天堂了一般!

在她的哀求聲中,我擺動腰部,規律的進行活塞運動,感受身體下方的玉體帶給自己的快感。

眼睛發直,好像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一般,越動越快,到最後每一記撞擊都似乎要用盡全力,口裡也忍不住…噫…噫…啊…啊…的悶哼。

終於在快感累積到了最頂端,將所有的精華全都射到了凱琪的體內。

我不停的喘氣,整個人攤在凱琪的身上,陽具還軟軟的插在凱琪的體內。

我慢慢的爬起身來,隨著我的動作,啵的一聲,陽具被拔了出來。

她已無法動彈,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陰部一片濕潤,流出了許多濃稠的白色液體。

那是淫水混和精液的結晶,在燈光掩映下反射出陣陣金光。

我賤賤的一笑,伸手撈起流出來的精液,抹進凱琪的嘴裡面,心想:媽的,扮高傲啊!

還不是給我幹,還要吃我的精液!

此時剛剛作過壞事,心中也不無愧疚,於是幫凱琪拉好衣服。

我心裡也是很緊張,不知道不會有人發現,連忙大力推開鐵閘發出聲響,假裝已經離開工場。

其實靜悄悄地躺在地上,繼續我的「昏迷未醒」。

高中畢業後就到一間打金工場做學徒,自從出了PSP遊戲機後,我經常帶回工場炫耀。

那天吃完午飯回到工場,其他同事還未回來,我如常拿出玩遊戲機格鬥遊戲。

自己的格鬥遊戲練得不錯,工場內已經難逢敵手。

我正想著等等玩格鬥天王時要選甚麼人物好?

若是選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練磨練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興高采烈,突然從竄出來一個紫色身影。

銀鈴般的笑聲也傳了過來:小鬼,什麼遊戲啊,借來玩玩啊!

隨著一聲嬌喝,手上的PSP就被人搶去了。

來人一身短粉紅T恤,下半身是牛仔熱褲,在褲管的地方撕成絲狀,耳垂則是一對小十字架耳環。

眼眉塗著紫色眼影,一頭長髮綁成時下流行的沖天冠造型,繁複的將頭髮盤繞成各式形狀。

女孩子女孩偏著頭斜瞄著我,軾屑的說:看亞姐給你點顏色看看!

我暗自叫苦,這女孩子名叫凱琪,是工場老闆的獨生女。

工場的同事都將她看成女王,像一群狂蜂浪蝶般把她包圍起來恭維,所以雖然年紀還我少兩歲,口氣卻常常老氣橫秋。

我心道:媽的,如果這裡沒人了,我就把妳先姦後殺,再姦再殺!

不過這當然只是心中的意淫而已,我這種人連打個架都不敢,更何況是強姦這種事情?

雖然心中非常的不爽,但口中還是滿口應允。

倒是不想白不想,股間一陣腫脹,就想到廁所裡去進行五隻虐待一隻的遊戲。

舒暢的解放完了,我神清氣爽的走出廁所,但我忽然一愣。

原來我發覺工場內多了幾個陌生人,他們正用刀指嚇著凱琪,並用繩綑綁她雙手。

這些紋龍刺鳳的大漢,平常自己是不敢惹我們的,不過這時正是英雄救美的好時機,怎麼可以放過?

我握著拳頭,隨即在最接近那個匪徒身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好幾拳,誰知道這大漢不但硬是挺下來了,臉上連一點表情變化也沒有。

他反手向我臉上打了一掌,彷彿間聲音嚘然而止,所有的人全部都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心中幾乎要飛了起來。

臉上似乎已經高高腫起,還有些血從嘴角流了下來。

我雙手亂抓,想抓住些甚麼,但只感到身體與地面相撞,發出巨響。

謀財害命嗎?

我可惹不起,看見可能會有危險,我還是別沒事找事做的好。

我乖乖地扒在地上,假裝昏死過去,見機夠快,閃人閃得及時,我心中很是得意。

我聽著匪徒翻箱倒篋搜索財物,等聽到他們開門才張開雙眼,凱琪還扒在地上,她雙眼和口部都被膠布蒙上。

我想起平常自己經常給這人欺負,這時候正是報復的好時機。

我把臉貼近凱琪的面前,幾乎到了鼻端相觸的程度,心道:妳不是很囂張?再來啊,我看妳囂不囂張的起來!

我捏住她的頸項,用低低沈和惡狠狠的匪徒口吻說:反抗啊,反抗啊,怎麼不反抗了?

我隨即注意凱琪身上的突出的胸脯,我吞了一口口水,心想:反正她都不能動了,拉開看一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我看了看四周,沒有任何動靜,這是當然的,匪徒為的是黃金,得手了還不逃之夭夭嗎?

但是我還未在公眾場合做這偷偷摸摸的事情。

但也就是這樣,才更加的讓我無法抗拒啊!

FIOHA,我現在就給妳機會,彌補對我的傷害啊!

彷彿是在說服自己一樣,我這麼自言自語著,是啊,誰叫她平時這麼欺負我呢?這是活該啊!

渾圓鼓脹的兩團小肉包將粉紅T恤撐起,順著纖細的腰身而下。

豐滿的雙股被牛仔熱褲僅僅包裹著,令人無限的遐想。

但凱琪最叫人驚異的卻是那雙美腿,潔白修長,不餘一絲的贅肉。

凱琪非常的瞭解自己的優點,所以穿上可以將自己的美腿充分表露出來的熱褲,腳上一對高跟涼鞋,將整雙美腿襯托的更加的修長無暇。

看著那對美腿,我的心臟跳得飛快,蹲下身去撫摸,手掌剛剛觸碰到那處所在,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感嘆女孩獨有的肌膚觸感,如同溫玉一般,涼涼的、綿軟滑膩。

當手掌從小腿滑上大腿,似乎沒有阻力一般,甚至帶起一絲香氣。

我站了起來,將凱琪的T恤輕輕的撩起,拉到胸罩的上緣,被包在紫色內衣裡的一對玉兔擠出一條充滿生命力的壕溝。

我伸出食指,輕輕的按在雪白的乳肉上,乳肉被擠壓,瞬間順著那力道變化,然而當手指一離開,便立刻彈了回來。

我忍不住將手掌覆蓋在凱琪的胸口上,隔著內衣揉捏,乳肉就這樣的被我玩弄,來回的變化著形狀。

好感動,原來這就是女人的觸感……

我右手手掌沿著胸罩的縫隙鑽了進去,拇指跟食指探到了一點略略有點硬的東西。

那是挺立的乳頭,我將乳頭又搓又捏,玩得不亦樂乎。

我將兩隻手探過凱琪的腋下,去解開她的胸罩,由於凱琪的胸罩是有鋼絲的硬式胸罩。

我兩指一扣,輕易的就解下了她的束縛,我得意的想著:原來是脫女人衣服的天才!

兩隻乳房有如凝固的羊脂一般,在空氣中輕輕的顫動,粉紅色的乳頭有些豎起。

湊上臉去聞,一陣馨香撲鼻,只覺得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忍不住就張嘴將一顆乳頭含到嘴裡去。

舌頭輕輕的舔在乳頭上,好像吃到什麼絕世珍餚一般,這個時候就算拿魚翅燕窩來跟我換,我也捨不得放過嘴裡的乳頭。

我將兩顆乳頭吃得嘖嘖有聲,不時交換邊品嚐,雙手在凱琪乳房上亂摸。

凱琪她那對小巧可愛的乳房不斷被揉虐,一下就浮現許許多多的紅痕。

我一隻手沿著凱琪的身體往下滑,撫摸過柔軟的小腹,探到了熱褲裡面,一件絲質的小內褲阻擋了我肆虐的魔掌。

我卻不理會它,將熱褲鈕扣打開,立時將障礙物解除,中指伸了過去那最神秘的縫隙中,卻驚訝的發覺,那處已經是濕淋淋了!

我迷迷糊糊的想著:媽的,這小淫娃濕淋淋,真他媽的淫蕩!

既然這麼淫蕩,就讓老子來好好懲罰妳!

舉起手指去聞晶亮淫液的味道,淫靡氣味中夾雜著尿騷味,要是平常,我只會覺得難聞。

但這時卻反而勾起我的慾火,只覺得就這麼停手太可惜了。

反正沒人知道,不如就當場把凱琪給上了,神不知鬼不覺。

看到凱琪野豔的面孔呈現一種魅惑的、興奮的紅色,呼吸開始急速起來的呼吸。

露在外面的可愛乳房,濕淋淋的花蜜,無一不像在對著我招手。

我用溶金的焊接槍在她臉上戳了幾下,恐嚇她不得聲張,否則燒壞她的臉。

我撕去她嘴上的膠布,終於忍不住吻在她的唇上。

凱琪的嘴唇很軟,雖然拚命抗拒,卻被強行撬開牙關,將舌頭探了進去,伸舌在她的嘴裡攪動,四片嘴唇互相貼緊。

良久,我終於吻夠過癮了。

我掏出早就已經硬到發痛的陽具,直指著凱琪的花徑,黑亮的陰毛沾著淫水。

我心臟跳的好快,耳邊似乎都是轟隆隆的心跳聲,我的龜頭頂在秘穴口,用力一挺,瞬間將整根陰莖強行塞了進去!

凱琪的整個身體都繃緊了起來,眼珠翻白,雙手抓緊了我的手臂,指甲陷入了我的肉中。

哇!好痛!

凱琪狂呼,其實我也不好過。

因為陽具上還沒有沾滿淫水,強行塞入的結果就是包皮被扯到,痛的差點軟掉。

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做愛,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才看一下下半身接合處那種淫靡的畫面,立刻又硬了起來。

我盡情的享受著蹂躪的快感,她的身軀隨我的抽插而一起一伏,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的滿臉。

凱琪的陰道軟肉緊緊貼著我的陽具,又濕又熱,舒服的我差點忍不住呻吟起來。

我輕輕的抽動了兩下,舒服的快感越發強烈,直如上天堂了一般!

在她的哀求聲中,我擺動腰部,規律的進行活塞運動,感受身體下方的玉體帶給自己的快感。

眼睛發直,好像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一般,越動越快,到最後每一記撞擊都似乎要用盡全力,口裡也忍不住…噫…噫…啊…啊…的悶哼。

終於在快感累積到了最頂端,將所有的精華全都射到了凱琪的體內。

我不停的喘氣,整個人攤在凱琪的身上,陽具還軟軟的插在凱琪的體內。

我慢慢的爬起身來,隨著我的動作,啵的一聲,陽具被拔了出來。

她已無法動彈,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陰部一片濕潤,流出了許多濃稠的白色液體。

那是淫水混和精液的結晶,在燈光掩映下反射出陣陣金光。

我賤賤的一笑,伸手撈起流出來的精液,抹進凱琪的嘴裡面,心想:媽的,扮高傲啊!

還不是給我幹,還要吃我的精液!

此時剛剛作過壞事,心中也不無愧疚,於是幫凱琪拉好衣服。

我心裡也是很緊張,不知道不會有人發現,連忙大力推開鐵閘發出聲響,假裝已經離開工場。

其實靜悄悄地躺在地上,繼續我的「昏迷未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