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啞姐妹花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容易溝通,我又不懂手語,只好拿筆和紙,慢慢的寫、慢慢的聊,到最後終於聊出一點眉目,原來她也是高雄人,於是我告訴了她,我回高雄的自的,啞女寫字告訴我。
「如果你不嫌棄寒舍的話,不妨到寒舍小住幾天。」
「方便嗎?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處一室,旁人會說閒話。」
「不是孤男寡女,我還有一個妹妹,家裡有兩個房間,沒關係。」
「好吧!不過我先聲明,我只住幾天。」
「隨便你要住幾天,你要走,我也不會留你。」
「到高雄,你就帶路吧!」
車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車她立刻領我到自強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棟四層樓房式的公寓住宅,她住在三樓,是一間約莫卅五枰左右的房子,裡面陳設的裝潢,並不是挺豪華氣派,但是卻秀致適中,乾淨整潔,不落俗套,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擺設是經過一番設計和佈置的。
「不好意思,房間不太好,你隨便坐,不要客氣。」
「那裡,很好,整理的非常乾
。」
「你坐一會兒,我去弄個吃的,想吃什麼?」
「有現成的東西,就弄現成的,不用太麻煩,需要我幫忙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的,你坐著休息好了。」
望著啞女在廚房忙進忙出,不一會已弄好了三菜一湯,唉!我心裡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結婚了,我的太太會不會像她一樣體貼我,關心我呢,我將來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四處飄泊,四處流浪呢?
哦,她在叫我吃飯了,望著菜餚,我不由的多看啞女一眼,好手藝,真的是色香味俱全,這一頓飯吃得我幾乎快撐死了,飯後,略做整理,啞女帶我到了她的房間,並為我脫下襪子,問我要不要去沖個涼、洗個澡,等會好睡覺,我想想也好,天氣這
熱,沖個涼,會比較舒服一點,於是我走進浴室,拿起蓮蓬頭,簡簡單單沖洗完畢,出來之後我告訴她。
「我想睡個覺,你這裡方便嗎?」
「可以,我不會吵你,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閉上眼睛,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睡到一半,朦朧中,我感覺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臉,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癢癢的,張開眼睛,原來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邊,感覺上她身上沒有穿衣服。果然我用一摸,真的沒穿衣服,我想說話,可是她又聽不見算了,此時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啞女兩眼一眨也不眨看著我,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拍拍她的臉,聳聳肩,裝出沒什麼事,無所謂的樣子,啞女此時卻趁勢倒入我的懷裡,手還在我面前比東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亂,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干意思。
最後,她比了一個右手食指穿過右拳,來回的伸入,哦!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想和我打炮,我懂了,這就是為什麼要帶我回她家的用意,原來她也是要和我做那種男人和女人的事為什麼會如此呢?我心裡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虧什麼,頂多住個幾天就走了。」
想著想著,冷不防啞女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親的嘖嘖有聲,她的胴體磨擦著我的身體,燎起陣陣的原始本能。
我的大雞巴也在這個時候,脹了起來,我的雙手更是不閒
,一隻手愛撫著她的乳房,撥弄著她的高起的乳頭,另一隻則一邊細數她的陰毛,一邊又扣弄著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陰蒂。
啞女的經驗似乎也不差,用手做成管狀,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我還是速戰速決吧,於是我比了個手勢,要她躺下,比了個好半天,她似乎弄不
楚該用什麼姿勢,乾脆我一把推倒她,提著大雞巴,毫不留情直入她的穴。
插呀、干呀,我要弄死入死這個不會說話的浪女人,干死她,啞女被我幹的很爽的樣子,不停的猛搖頭,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上下搖擺,入的我舒服透了,啞女也不知在叫什麼,只聽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啞女聽不聽得懂我舒服時呻吟的叫聲,舒服自然就會叫出來。
「哦…小浪貨….哦….你真騷….哦….呀….哦….呀….。」
「我插死你這個小穴,我要干死你,好啞巴….哦……哦….我快
了….啊….我
了……。」
從開始入穴到我
精,整個過程是狠、猛、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鐘,這次的插穴,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啞女一直是那麼的善解人意,體貼入微,拿了衛生紙,將我軟軟的
巴,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從頭至尾擦了個乾淨,又再比手語,我還是不懂,最後還是讓她自己來吧,只見啞女扶住我軟綿綿的雞巴,一
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高人一等,吸、吮、咬、含、套。樣樣都來,弄得我的雞巴又恢復生機,也因為啞女口的潤滑,我的大雞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裡蹦蹦跳跳,使得啞女的臉上露出一股欽佩又讚美的表情。
她也不管我的反應,站起來一屁股就往我的大雞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給你玩…哦….。」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她的乳房,為了滿足她,我當然是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穴好棒….你真會玩….哦….」
「啊….呀….哦….呀….叮….。」
「你快
了吧….哼…對趕快動….大力的轉….。」
啞女在一陣高速的運轉之下,
了,哈哈她
了,軟軟的趴下來,不住的喘氣。
這下該我再次上場了,我該用什麼姿勢呢?對用側交的方式,於是我幫啞女擺好姿勢,大雞巴斜斜直直剌入啞女的浪穴裡,’雙手提著她的右腳,我不知道我這到底是什麼姿勢,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雞巴抽送不必費很大的力氣,在這個時候,在我的第六感裡,天似乎快黑了,咦,門口突然有一聲輕響,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誰,我也不問啞女,她那個時侯怎麼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插的樂趣,接受大雞巴摧殘。
「呀….哦….呀….哼….。」
「小浪穴!你的穴夾累我的雞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於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幹,狠狠的插,一下又一下根根入底,啞女突然以手抓住我臂膀。
「啊….呀….啊….呀….。」
「好穴….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啞女同時雙雙
身,我也不理啞女等一下還要幹什麼,但我猜想那一定是
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覺再說,念畢,我倒頭就睡,心中也盤算著,今晚該如何去引誘另一個啞女。
當我昏沈沈的醒來,啞女和她妹姝,已分別坐在我床邊,啞女遞上紙條。
「起床,我們一塊去吃飯。」
我望旁邊的小啞女,約莫十七、十八左右,長得甜甜的,原來她就是傍
時分的偷窺者,好極了!好極了,晚上大家一起來,看我不插死你們兩姐妹才怪。
因為補充睡覺後,我的體力各方面都顯得相當的充沛。
小啞女滋牙裂嘴的對我笑一笑,接著跟啞女又比手劃腳的不知談什麼。啞女似乎有心討好我,又是燉雞,又是豬肝,給我好好的補一補,好讓我晚上大開殺戒,狠狠的入她們姐妹兩,讓她們姐妹兩知道我的厲害,哈…
哈…心想著嘴上不知不覺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笑容。
「哈….哈….一箭雙鵰。」
「這輩子活了這麼久從來想都沒想過,會同時和兩個女人做愛,樂歪我了。」
用完了
飯,啞女姐妹兩便請我去客廳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騷穴,大概是晚上不想讓我睡覺,存心設計我,和我豁上了不管了,剛吃飽先消化消化,有了戰備存糧才可以持久不敗,才不會犯兵家大忌,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等待著她們姐妹兩的來臨。
俗語說「等久了就是你的。」,終於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鞋子一放,衣服一脫,一頭鑽進了棉被裡,我搞不清楚,她是怎麼同事,既然她們策略是一個一個來,那我也一個個殺,殺得她們臣服於我的大雞巴。
我也走到床邊,並掀開棉被,欣賞那誘人的胴體,只看到小女孩全身精光,眼睛閉著,我的手一摸到她的身體,她有如觸電的抖了起來,呼吸急促,如同等待著什麼似的。
我慢慢的遊走,周遊天下,我低下頭去,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少女的胴體,的確不同於成熟的女人,有彈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邊則扣弄著她那只長有幾根毛的陰戶。
我用手指先進去探路,只進去一點點便被阻擋,哈,是個原裝貨還沒有被開過封條,心中不禁樂道….。
「這可是千載難逢,好極了,好極了。」
我連忙迅速地脫掉衣服,雞巴早在那待命而發,再略一扣弄她的小穴,淫水已有如黃河氾濫般的流濕了床單,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於是我將大雞巴頭慢慢插進了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還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一半多,我立刻感覺到那種雞巴被夾緊的滋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啞女雙手猛推我的身體,眼角也淌下幾滴淚水,看到這種情形,我立刻停止動作,並吻她的嘴,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將殘餘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雞巴完全插入,可是我又馬上停下來關看她的動靜。
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開始進行我的工作,繼續抽插,力量不敢太大,只是輕出淺入,讓她適應這根大雞巴,如此的抽插,大概已經有二百下左右,小啞女開始叫了,她的叫聲幾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樣。
「呀….呀….哦….呀….哦….」
突然,她姐姐進來了,赤裸上身,我們才剛剛開始進入狀況,她就前來助陣,只見她走到小啞女身旁,輕扣著妹妹的乳頭,以增加她妹妹的快感和淫興。
「呀….呀….哦….呀….哦….」
我依然不管她們聽不聽得到我的叫聲,繼續我的慘叫。
「哦…你妹妹的穴真緊….哦….好小穴….大聲的叫….扭動你的屁股….哦….。」
一陣陣,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襲著我的大雞巴,小啞女
了,我抽出大雞巴,大雞巴整根紅紅的,又帶著如液體般的精水,大啞女一看,飛忙的立刻把我的大雞巴擦拭乾淨,並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雞巴頭,乃至送進她的嘴裡。
姐妹輪番上陣,薑是老的辣,大啞女深得箇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時,我不能再存有憐香惜玉之心,能擺平她們姐妹兩,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她們多
幾次身子。
於是我立刻推倒大啞女,大雞巴駕輕就熟的滋一聲進去了,我要給她來狠的,小啞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頭去吸吮著大啞女的乳頭,哈,這個厲害,三路進兵,非弄得你丟盔棄甲。
「呀….嗯….嗯….哦….啊….。」
「小浪穴美嗎?大雞巴干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騷穴我會幹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雞巴對大啞女的小穴,可真是絲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的根根到底,弄得她分不清是過癮的叫,還是….其他的叫聲。
「呀….呀….哼….嗯….嗯….。」
大啞女的速度突然加速,她的雙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頭髮,她也差不多了。
「啊….哦….哦….啊….啊….。」
「哦!小浪穴….哦….大雞巴美嗎?哦….。」
「小騷穴快扭動!啊….我要
了….啊….。」
一陣爽的感覺,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經,哦….好爽,啞女姐妹兩一看我好不容易
了,不由分說各自親了一個,嘿嘿嘿,最難消受美人恩,沒有付出那會有代價,對不對?
在略事休息休息之後,啞女姐妹兩早已在那兒相互的扣弄著,姐姐用嘴舔著妹妹的小穴,我從沒看過現場的兩女磨鏡,因此我好生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研究又研究,原來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看著她們姐妹兩的親熱動作,我也閒不住了,伸著手在大啞女的穴裡扣弄,先是一根指頭,接著二根指頭學著大雞巴的抽插,在她的小穴裡來回的進出,弄得我滿手都是淫水,小啞女也因為被姐姐舔的美死了,
中也叫出聲音。
「呀….哦….呀….呀….哦….。」
「嗯….嗯….哦….呀….嗯….。」
我的大雞巴早己脹得幾乎快痛死了,於是我站起來,雙手分開大啞女的陰戶,把她的屁股再擡高一點,大雞巴又進去穴裡去遊泳了,而大啞女依然繼續做她的動作,舔著小啞女的小穴。
「呀….哦….哦….呀….哦….。」
「哦….嗯….哦….嗯….哦….。」
「好浪貨動你的屁股,哦!好騷穴。」
「嗯….哦….嗯….嗯….。」
由於我時常看錄影帶,在插大啞女的時侯,我想到了一個姿勢,於是我叫大啞女停止動作,叫她們姐妹兩站起來面對面,我躺了下去,大啞女的確是此道高手,一看我躺下來,便知道該怎麼做。
她便叫小啞女坐上我的大雞巴,自己則將她的陰戶對準我的嘴,小啞女分開小穴,一屁股坐了下去,我感到一陣大雞巴被夾緊的感覺,到底是剛開苞的穴,又緊又有彈性,夾得我大雞巴實在是美極了。
大啞女則屁股微翹,讓她整個陰戶呈現在我的眼前,雙手玩著她妹的乳房,哦,不!應該是應該是啞女姐妹彼此相互的玩弄對方的乳房。
小啞女由於是初經人道,不太會套弄大雞巴,讓大雞巴不時的溜出來,凡事總是要學,慢慢地她已曉得如何套弄,雖然不盡理想,但大雞巴不會再跑出來。我則伸出舌頭,舔著大啞女的小穴,舔著她敏感的陰蒂,分不清楚她們姐妹倆,到底是誰叫的比較浪,比較慘,因為我同時必須對付兩個騷穴,只能用耳朵去享受這種視覺上的享受。
「哦….哦….呀….哦….哦….。」

兩人的淫水,泊泊的流,流得滿嘴,流得大雞巴整個都是。
「呀….哦….呀….哦….嗯….嗯….呀….嗯….哼….。」
在我的感覺上,小啞女上下套弄大雞巴的速度加快了,我也略略提起臀部,偶爾往上頂一下,頂一下,嘴巴、牙齒、舌頭,更是盡力的舔大啞女的浪穴。
「啊….啊….哦….哦….啊….啊。」
小啞女的動作停止,莫非她又
了,管她的,繼續我的動作,小啞女拿了毛巾,把我的雞巴擦了乾淨,又送上小嘴,學著她姐姐的動作,含、吸、吮、咬弄著我的大雞巴。
不知怎麼回事,大啞女突然推開小啞女,趴下身子,換她來套弄我的大雞巴,只見她大屁股不時的搖動,我更是加強我的舌功,雙手按住她的白白嫩嫩的的屁股,舌頭一陣攪、舔、翻、咬、拉。哈哈哈….大啞女也
了,弄得滿臉都是水,咦!屁股還在搖可真浪啊!
啞女姐妹先後
了身子之後,大啞女拿了另一條毛巾,把我臉洗了一把,並豎起大姆指稱讚,不客氣,我從十八歲開始在女人堆中打滾,多少也學得一些基本功夫,只是沒親身經歷這種陣仗而已,哼!
我叫她兩姐妹並排躺著,雙腳打開約一百四十五度,首先我該從那個開始呢?望著跨下硬挺的大雞巴。
好吧。從小的開始吧。
稍為移動身子,雞巴看準了小啞女的陰戶滋一聲,便進去向花心報到,大啞女可能以為我會先幹她,好生失望,只好先用手代替雞巴,自我安慰一番,我一邊抽插著小啞女,一邊欣賞著大啞女的自慰,這下可以說,什麼都有了。
「呀….呀….哼….呀….哼….。」
「嗯……干死你們的小穴,插翻你們的浪穴….哦。」
「呀….啊….哼….哦….嗯….哦….哦….。」
換人我叫道,立刻抽出雞巴,插入大啞女的浪穴。
「呀….哼….哼….啊….。」
「你的穴夾的我好舒服,哦……。」
此時的小啞女,因為突然穴裡中空,還沒過足大雞巴的癮,只得學姐姐自己來那麼一下。
「呀….呀….哼….哦….哦….呀….。」
「好騷穴快挺屁股,哦!我會幹死你。」
對於大啞女我可是真的毫不放過,一下又一下狠插、狠幹,可能是要雪下午之恥吧。
「呀….呀….哦….哼….哦….哼….。」
「小浪穴我要插得你不成人形!大雞巴要把你的水掏乾…哦….快動。」
「呀….呀….哦….哦….呀….哦….。」
大啞女的穴浪,被我的大雞巴猛攻快插,已略略腫了起來,看看旁邊的小啞女一副等不及但又莫可奈何的樣子,我立刻打退堂鼓,轉移陣地,改插小啞女的騷穴。
就這樣東插大啞女,西插小啞女,來回的換班,搞的我大雞巴實在是快受不了不趕快
出來不行,要玩等明天,選來選去,我還是選上了小啞女做為我射精的對象。此時的我已失去埋智,一心只想插穴,只想讓大雞巴舒服,不管小啞女是不是受得了我這根大雞巴的猛插。
「呀….呀….哼….呀….哼….。」
「哦!我要干死你小浪穴,你的騷穴真緊,我幹的好舒服,哦….。」
「呀….哼….呀….啊….。」
「好浪穴,啊!我要
了快動,快動!」
一陣涼意,一股爽意直刺激著大雞巴。
「好舒服,好美哦!小浪穴你的穴美死我了。」
啞女姐妹倆,一看我又再一次的射精,分別替我擦汗、擦雞巴,並且換了一張床單,我們三個人相互的笑了一笑,兩姐妹也躺在我的身邊,就這樣我左摟右抱的過了一個美麗而又香
的夜

這一覺睡得我既香甜又舒適,直到下午三時左右才醍來,在床上想著昨晚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一絲的微笑,現在的我可說是一箭雙鵰,大享齊人之樂哈哈哈,今天晚上會不會和昨天晚上一樣呢?
想著想著肚子突然嘰哩咕嚕的叫起來,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人是鐵,飯是鋼,不吃東西再怎麼強悍也是過不了多久。
下了床,隨便套上一條褲子,先去梳洗一番再去做飯,她們姐妹又不知道跑那兒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真是的,這是待客之道嗎?匆匆梳洗完畢,走進廚房,菜、飯早就準備好了,我錯怪她們了。
由於昨晚操勞過度,我真的是餓壞了,幾乎把飯菜吃的乾乾淨淨,再一看表,已近四點,不如我親自下廚,為她們姐妹做點拿手菜,以感謝她們知遇之情,我心中也暗自盤算著,過了今晚,明天我一定要走,否則後果不堪想像,今晚再用我的大雞巴侍候她們姐妹兩吧!
夜總是很快的來臨,啞女姐妹兩一個一個進了屋子,當她們看到桌上擺好了豐盛的菜餚,不禁豎起大姆指說好,這個時候,我也拿了筆和紙開始她們交談。
「你白天在什麼地方上班?」
「我在一家電子工廠做女工。」
「那你呢?」
「我在加工區裡做紡織。」
「你們只有姐妹兩個住這兒,家裡還有什麼人?」
「我家住屏東鄉下,家裡還有母親和弟弟。」
「你們多久回家一趟?」
「不一定,普通都是一個月左右回家送錢。」
「你家呢?」
「我原本就是高雄人,我家在中正一路,有空到我家去玩,好不好?」
「好啊,等我們姐妹有空再說。」
「哦,對了,快吃飯,我們吃完飯再聊。」
飯後,大啞女先去洗澡,剩下我和小啞女在客廳聊天。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我以前在合板公司當副主任,現在準備重新找工作。
「聽說你在車上認識我姐姐的?」
對,我們在車上認識的,你姐姐人不錯,有些地方你該向她學學。
「我知道。對了,我姐姐要我問你,你大概要住在這裡多久?」
「我要走的時侯,一定會告訴你們。」
該你去洗澡了。
大啞女洗完澡出來,更顯得容光煥發,只見她穿了一件淡藍色的絲質睡衣裡面的一切若隱若現,看得我目瞪口呆,大啞女很知趣的靠近我身邊,拿起紙和筆,和我聊了起來。
「你的床上功夫不錯,是誰教你的?」
「你的也不錯呀,是誰教你的?」
大啞女害羞似的頭低了下去,我一把抱住她那細細的腰,並從頭、眼睛、鼻子,臉頰依序吻了下去,最後吻上了她的嘴。丟下手中紙和筆,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起來,輕輕解開睡衣的扣子,伸進去摸著她那微硬的乳頭,慢慢又慢慢地,我的動作可是高度的溫柔,她亦配合我的動作,褪去那睡衣。
啊哈,因為我從沒好好的看,好好的去欣賞她的肉體,真的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該凸該凹的地方,顯得長那麼的適中,小腹平坦,整個身體
然略單薄了一點,可是並不露骨,處處是那樣勻稱。
看到這裡,不禁慾火中燒,接吻無法解決生理上的問題,我需要實際的干穴、插穴,我迅速脫去自己衣服和褲子,迫不及待的提起大雞巴就往啞女的穴裡塞,肉對肉的碰撞,溫暖了大雞巴,也使今夜的肉搏戰提前開始。
「哦….好穴….我要干死你….好浪穴….哦….。」
「呀….哼….呀….哼….呀….呀….。」
大啞女的雙手,緊扣著我的屁股,並使勁用力的拉,大雞巴入小穴,肉碰肉的發出一種內行人一聽就懂的聲音。
「滋….拍….拍….滋….。」
「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屁股往上頂….我要插死你浪穴….哦。」
「哼….呀….呀….哼….呀….。」
由於我把注意力放在插穴上,根本沒想到會從沙發上掉下來,這一掉下來頓時清醒不少,趕忙的又站起來,調整姿勢,把大啞女抱到飯桌上,這個姿勢不錯,可以一面的插穴,又可以同時吸吮她的乳房。
「滋….拍….滋….拍….滋….。」
「呀….呀….哼….啊….。」
「好浪穴舒服嗎?看我不插翻你,好騷穴…對…用力的搖….。」
大啞女己進入高潮.不斷的搖頭,臀部更是搖擺的厲害,從她喉嚨發出的聲是亢奮而又激情的吶喊,她已進入歇斯底里的忘我境界。
「呀….啊….呵….啊….呵….呵….。」
突然間,我大雞巴的抽動停止,我要享受大雞巴浸在穴裡的滋味,因為大啞女剛剛所
的愛液,泡的我大雞巴好舒服,大啞女一看我如此,感激的吻了我一下,但是又立刻推開我,指著我的背後,小啞女不知何時站在那。
這下可真的是現場表演,大啞女指著我又比她妹妹,我恍然大悟,走到小啞女面前,她的身材,她的肉體雖然不及她姐姐好,可是好的一切是必須經過用心的灌溉和
養,稀稀疏疏的幾根陰宅,早就被她那多水的穴,淋得濕透了,淫水從她大腿內側流到地上,她早就發春了,更何況昨晚被我大雞巴搞得她太滿意了,可說是食髓知味。
無法按奈住那份想被再干的滋味,領著她走近沙發,叫她手扶著沙發,雙腿微開上身彎下去,這樣,她整個陰戶便明顯的展現在我的眼前,紅紅的陰蒂,一張一合的陰唇,看的我大雞巴不住的跳動,扶起雞巴,對準穴
,滋….滋….的一聲大雞巴進去了,好緊的小穴,夾的我大雞巴真的好舒服。
「哦….好小穴好舒服哦,你的穴太美了,我會插死你。」
「啊….呀….嗯….嗯….呀….。」
「騷穴、騷貨,我會狠狠的干死你,哦….。」
「呀….呀….哼….嗯….哼….。」
由於我對小啞女的穴特別的鍾愛,所以大雞巴在抽插的時候,也顯得特別的賣力,汗水、淫水順著我們兩個大腿內側流下,輕脆的撞肉聲,再加上我們這種聽不清楚的叫聲,震的整個屋子漱漱作響,此時的大啞女,一邊觀賞,一邊用手扣弄著自己的穴,一副淫蕩飢渴的樣子。
就這樣大雞巴在小啞女的穴裡進進出出,已有四五百下了,小啞女已連
了兩次,大雞巴因為陰精的浸泡,更顯得雄偉壯大。
小啞女漸漸感到吃不消,連忙用手推開我,似乎不願我再繼續的幹下去,嘩….大雞巴整根濕透,大啞女一看到我抽出大雞巴,立刻上來湊上嘴,把我整根雞巴裡裡外外舔了乾淨,並展開她的舌功,套弄著我的大雞巴。
「哦….好爽….哦….好浪穴….對用力的套….哦…。」
一陣陣的快感湧上了大雞巴和我的神經,我抱住大啞女的頭,大雞巴在她的小嘴中快速抽送。
「哦….騷貨用力的夾緊大雞巴,好爽….。」
一股又一股的濃精,從大雞巴頭射進大啞女的
中,射精後的那種舒服,真的是好爽!
大啞女一口吞了我賜給她的補品,並再次舔乾淨我的寶貝,我們三人才又重新回沙發上休息。這次入穴足足干了近兩個小時,無怪乎她們姐妹倆直豎大拇指說贊。
此時的我早已是大汗淋漓,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在流汗,啞女姐妹又是拿毛巾擦汗,又是倒開水,一會兒又把我押進浴室,把我全身上下,徹頭徹尾一寸一點的洗,細心服務的無微不至,身陷脂粉陣中,我簡直是樂不思蜀,流連忘返,可是我能不走嗎?能長久的和她姐妹倆作伴嗎?
突然一陣痛的感覺,打斷了我的思緒,原來是小啞女含我的大雞巴,含的太大力,弄痛了雞巴頭,這姐姐倆真是天生的淫蕩,才一會兒又想要了。
小啞女一直聽照大啞女的指示,套弄著大雞巴,雖然有時侯吸的不太好,可是技術一直在提高,漸漸的我也感覺到大雞巳有舒服的感覺,大雞巴漸漸也脹了起來,小啞女仍不住的套弄,我打個手勢,叫大啞女跨到的面前,這樣我可以一面享受大雞巴被舔被吸的滋味,另一面又可以賣弄我的舌功。
「呀….嗯….呀….嗯….呀….。」我的舌功在大啞女的穴裡猛搗猛翻,牙齒輕輕這咬著敏感的陰蒂,弄得她挺著浪穴,向我的嘴我的牙齒大力的磨,哦!她的淫水真多,小啞女用手扶著大雞巴也坐了上去,並伸出手抱著她姐姐的乳房,入穴聲、水聲,還有浪女的叫聲,聲聲入耳。
只可惜她們聽不到這種美妙的聲音。
「呀….呀….嗯….呀….嗯….呀….嗯….。」
小啞女的穴夾得大雞巴真的是好舒服、好美,可是我無法吭聲,大啞女被我舔得太美了,穴裡的淫水,有如瀑布般的下不停。
就這樣,約莫過了十多分鐘,我比手示意我要換姿勢,於是我站了起來,我先擺好啞女姐妹倆的姿勢,然後再回到大啞女的後面,我們三個人變成V字形的做愛場面,這對我來說,是比較有利的,因為現在我只要對付一個人而不必同時應付兩個人,我插大啞女的穴,大啞女則舔她妹妹的穴。
「呀….呀….哦….哦….。」
「呀….呀….嗯….嗯….。」
「好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好美,哦….。」
「小浪穴用力的搖,哦大雞巴爽死了,小騷穴我要
了,呀….啊….。」
這次的
精,乃是我意料中的事,因為連續的征戰,又同時力戰兩女,我的大雞巴就是用鐵做的也會受不了,所以早點結束,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辦法,當時的二女楞住了,不相信我這麼快就
精,小啞女比手勢意思說還要,我急忙搖頭,並走出浴室,在茶幾上留了字條。
「抱歉,我的大雞巴有點酸疼,它需要休息一陣子。」
「走回房間,依然聽到浴室裡,傳出….呀….呀….哦….嗯….的淫聲。」
我也顧不了那麼許多,因為我的確是需要好好的休息,關上房門,「我明天離開她們是對的」這句話一直盤繞在我的腦海,直到我昏沈睡去。
次日早晨當我酲來的時侯,姐妹兩已出去上班,我立刻收拾行李,離開了她們,並且留了些字。
「我永遠懷念你們,後會有期。」
因為我相信,我離開她們是對的……..。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