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戰法庭第二章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陪審們陸陸續續回到了法庭里。唐佳慧和被告並排坐著,卻都表情嚴肅,幾乎不怎麽交談,不知他們在想些什麽。等人都坐定後,唐佳慧直徑走到法官面前,手里還拎著一個手提的密碼箱,她將它平放在桌上,對著法官掀起箱子,背對著所有人,讓法官一個人看到里面。
 
 
我注意到了法官看到里面東西時突然大吃一驚的表情,心中暗叫不好。這個唐佳慧到底在玩什麽名堂?難道她有了什麽新的發現不成?
 
 
唐佳慧和法官唧唧咕咕地說了好一會,似乎是要讓法官同意什麽。最後,法官緩緩地點了點頭。
 
 
看到這里,我心里暗自叫苦。對手提箱里的東西我竟一點也猜不出來。那能是什麽東西呢?難道唐佳慧發現了什麽我不曾知道的新的物證?我能唯一可以肯定的,那里面必定是對我方不利的東西。我的心開始有些不規則地猛跳。
 
 
這個迷沒有保持多久。唐佳慧拿著那個手提箱,優雅地轉過身來,然後沖著我們的座位大聲說道:“淑芬,我能否請您與我合作做一個試驗?”
 
 
“什麽試驗?”
 
 
我趕緊搶先打斷她。我知道她提出的任何請求都不會是好事。
 
 
她一手平托起手提包,慢慢地面對我們打開來。
 
 
看到里面的東西,我幾乎要驚的叫出聲來:里面整齊地從小到大地擺放著五個長短粗細都不一樣的肉紅色陽具模型。
 
 
“你們看,這里有五個大小不等的陰莖模型。我希望淑芬能夠來判斷一下,到底那天強奸淑芬的人的陰莖的粗細和長短大約是多少。”
 
 
我感到腦袋嗡地一下陷入一片混亂。天哪,一個女孩家,竟然在大庭之下展示這種玩藝。這還象話嗎?我幾乎能聽到陪審席那邊傳來的驚呀聲。但我立即意識到,這只能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不管她要淑芬去如何估計那個強奸犯的陽具大小,她的目的自然是期待淑芬的估計和這個趙泰江的陽具尺寸不付。即使淑芬估計的和趙泰江的大小差不多,也對控方沒有太多的幫助。畢竟這世上陰莖尺寸大小一樣的男人千千萬萬。但萬一淑芬估計的大小不準,就立刻會動搖陪審員們已經建立好的信心。而她提出做這樣的試驗,很有可能這個趙泰江的陰莖的尺寸有些不同尋常。
 
 
我不得不爲我的對手的損招拍手叫絕。這麽年輕的一個女人,竟能想出這樣的手段,實在太讓我吃驚了。我沒有任何選擇,必須盡全力阻止這樣的“試驗”。
 
 
“唐律師,你想讓我的當事人做怎樣的試驗?”
 
 
“很簡單。淑芬將這些模具分別含進口腔里,一一比較它們和那個男人的陰莖的大小,這樣淑芬能幫助我們大致判斷出那個人陰莖的粗細和長短。”
 
 
“什麽?法官大人,我強烈反對在法庭這樣嚴肅和神聖的場合做這種極其……極不適宜的試驗。這種試驗既不科學,也不公正,而且在這種公開場合做這種試驗,也是對女性人格的一種公然侮辱。是對本案受害人的又一次心靈創傷。法官大人,被告律師將這些……這種東西帶上法庭,本身就是對法律的亵渎和對法庭的蔑視。我請求法庭不予考慮辨方律師的無理要求。”
 
 
我加強了語氣,而且故意顯得對這些東西難以啓口。果然,我的一番義正言辭的話,讓法官有些猶豫。但是,唐佳慧豈是容易對付的,她立即反道:
 
 
“法官大人,我不同意控方律師的看法。這些模具是根據普通人的性器官的各種尺寸用柔軟的塑膠材料仿造的,用它們來大致推測一下罪犯陰莖的實際大小,有何不科學的或不公正的了?至於說到其他嘛,莫不是馬律師心里有些想歪了?否則何至於談什麽亵渎法庭蔑視法律之類的大帽子?”
 
 
的確是靈牙利齒。不過我還是抓住時機羞辱她一下:
 
 
“唐律師,我估計您沒有什麽經驗。您難道不知道,每個男人的陰莖可都是時大時小,能伸能縮的,可以伸縮的大小非常大。您測量的結果如何能準確呢?”
 
 
果然,我的話讓她臉色一變,我似乎聽見了陪審席上傳來的笑聲。她有點漲紅了臉,生氣地對我說道:“馬律師,請嚴肅一點。您很清楚我們談論的是陰莖勃起到最大時的尺寸。你們要拒絕做這個試驗也可以,我不會勉強。”
 
 
法官不等我再說,擺擺手道:“你們都不要爭了。還是由原告淑芬自己來決定是否接受試驗。”
 
 
總算爭到了一次主動權,我剛剛暗松一口氣,沒想到旁邊的淑芬竟傻傻地冒出了一句:“我做好了。”
 
 
我心里不禁火起。法庭上最忌諱的就是感情用事。我可以理解善良的淑芬是怎麽想的,但不和我討論就自作主張地向對方妥協,哪怕是很小的妥協,也是極大的失算。
 
 
唉,她真是太純了。她的話讓我進退兩難。
 
 
我向大廳里環顧了一眼,從陪審們的表情里我清楚地知道這幫人就想著看熱鬧,當然希望淑芬能合作。如果我堅持阻止淑芬合作,肯定會讓他們有所不高興。我快速地盤算了一下,如果試驗結果真的很不滿意,我還是有許多借口來盡量消除和彌補其帶來的不良後果,只不過要多費一般口舌。但萬一結果對我們有利,那麽唐佳慧這一下也得算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我想通了這一點,於是故意表現得很不滿意的樣子,對唐佳慧說道:“那麽唐律師,您準備在試驗結束後將如何讓我們知道您的當事人的真實的尺寸呢?”
 
 
“這您不用操心,我會當庭出示讓大家都能信服的照片。”
 
 
本來我想讓她難堪的話,讓她輕松就頂了回來,我大感沒趣。這個計劃顯然她早就安排好了,我有預感在這一個回合我不會占到她任何便宜。不過,我真有些好奇這個女律師會如何去拍得這種照片。難道她真的讓這個男人脫光了身子將肉棒刺激到最大再當場拍照?
 
 
“淑芬,爲了測量的準確,您是否同意用布蒙上眼睛來做呢?”
 
 
“我……好吧。”
 
 
淑芬再次坐到了證人席上,被唐佳慧用黑布蒙上了雙眼。
 
 
這時整個大廳一片寂靜,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她們兩人身上。
 
 
我心中有種不自然的緊張和一絲隱隱的激動。好奇心也開始占了上風,我也很想看看淑芬將如何把這些假陽具含進嘴里。
 
 
唐佳慧拿起了一個最小的陽具,對著蒙著雙眼的淑芬說道:
 
 
“淑芬,這五個模具從小到大分別爲一號二號三號四號和五號。我們先來估算一下那個男人的陰莖的粗細。您如果覺得含進嘴里的模具的粗細和那個男人的粗細差不多,您就告訴我。淑芬,您準備好了嗎?”
 
 
“我準備好了。”
 
 
一邊說著話,唐佳慧已經捏著那個最細的假陽具的座子,將那形如龜頭的一端放到了淑芬張開的嘴邊,沿著她的下嘴唇慢慢地插了進去。
 
 
淑芬感覺到插進嘴的陽具,馬上將它含住。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她的嘴上——一雙塗著口紅的嘴唇含住一個幾乎可以亂真的陽具。突然出現的這一幅性感畫面,肯定讓所有人爲之心跳。
 
 
我的下體在這時候也竟然猛地怒脹起來。親眼所見的刺激畫面,激得我全身都燥熱非常。我心下暗自內疚,但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雄性本能。我暗暗咬緊下嘴唇,竭力集中注意力觀察淑芬的動作。
 
 
淑芬只是稍稍停頓了一下,馬上將這個細陽具吐了出來。搖著頭肯定地否認了這一個大小。
 
 
我知道沒幾個男人會有這麽細小的陽具,這麽小的模子估計是用來糊弄人的。看到淑芬沒有上當,我舒了口氣。
 
 
唐佳慧將那個小陽具放了回去,但並沒有按順序拿下一個,而是跳過去拿起了第二粗壯的模具。看來這個女律師不僅膽略過人,同時也極其攻於心計。這麽小的細節也不放過。我再次感到這一回真是遇到了一個強勁的對手。我默默注視著淑芬張大了嘴,緊緊含住了這個突然粗大起來的假陽具的頭部。
 
 
這一回淑芬沒有立刻吐出來,似乎在拼命回憶和比較那個強奸過她的陽具的尺度。
 
 
這樣一個淫蕩的畫面久久地印在了我的腦子里。
 
 
她終於將它吐了出來,但卻沒有做任何表態。我有點焦急地等待她的反應。但她到最後也未做任何表態,只是讓唐佳慧給她再試一個。
 
 
我也拿不準這是不是好事。從這個趙泰江的身材來看,他的陽具應該不會很細,說不準就是這一只。那個最粗的也有些過於粗了。
 
 
唐佳慧下一個選的竟然就是那個最粗的,將淑芬的嘴幾乎撐到了最大。但淑芬很快就將它吐出來並搖頭否決掉。接著唐佳慧選了那個中等粗細的,讓淑芬慢慢地含住。
 
 
我睜大了眼睛,眼看著陽具插進她的嘴里,被她再次含住停止不動。我知道她大約感覺到這支陽具和那個男人真正的粗細很接近,心里稍感放心。看來她的感覺是不差的。只要她猜中的與真正的陽具的粗細差不多,就可以算是贏了這一場。
 
 
她保持著這一靜止的畫面,最後慢慢吐了出來。但她沒有做任何表態。
 
 
我很想觀察現在唐佳慧的表情。可惜,從我所坐的位置上看不見她的臉。我相信她一定對此也非常緊張。我目光掃向陪審席上,只見人人都瞪大了雙眼,極其聚精會神地觀看這一幕難得見到的性感畫面。有兩個男人都看得呆得合不攏嘴。我有些鄙夷地轉過臉來。突然,從我的眼角我隱隱地看見坐在最後一排最邊上的那個男人的一只手似乎正放在他的胯間蠕動著。我真是驚呆了。天哪,在這樣一個場合,竟……
 
 
我腦子一片糊塗,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多年的律師生涯,我還從未見過這種不可思議的情景。我又用眼角盯著他看了一會,他毫無疑問正一邊看著證人席上的表演,一邊隔著褲子用手干那種事。我無奈地搖了搖頭。後悔沒有在挑選陪審員時更加仔細一些。不過,這些人都有令人尊敬的職業,舉止言行看上去也都很正派,當時又哪里能看得出他們內心的肮髒和猥亵。
 
 
我不再分心,無奈地轉過頭去,緊張地注視著淑芬的進展。
 
 
現在淑芬已將最後那枝第二細的陽具含了進去。可以看出她稍稍猶豫了一下,最後毅然將它吐出來。緩緩地搖了搖頭。
 
 
我再舒了一口氣。我相信她會在那兩個中等和中等偏粗的陽具中猜一個。不管猜到哪一個,這樣的粗細估計應該差不離了。
 
 
淑芬讓唐佳慧給她再試試前面剛剛含過的中等粗的那一個。濕漉漉的模具上面能看到沾著的口紅。這一回她不僅慢慢地將它含住,還前後動了動她的頭,好似在努力感覺嘴里陽具的粗細。她這麽前後移動,簡直就象是在真正地爲男人做口交。我的下體猛地跳動起來,褲子被高高地頂起,渾身上下一片燥熱。
 
 
淑芬再次吐出陽具,讓唐佳慧再讓她試試她第二個含進去的模子,也就是那個第二粗的。果然,淑芬在這兩個陽具中猶豫了一會,又多含了兩遍,最後還是確定了那個中等粗細的模子。
 
 
我舒了口氣。從唐佳慧的神態里看不出結果對誰更有利,但願這個粗細程度和趙泰江的實際尺寸相差不遠。
 
 
“淑芬,下面我們來估測一下那個男人陰莖的長度。我就用您剛剛確認的這一個模具來做。這個模具是很長的,您只要含到那個男人上一次插入到您口腔的最深處的地方,我們就可以量出來大致的長度。您是願意由我拿著還是希望由您自己控制?”
 
 
“我自己來拿好了。”
 
 
我忽然想起唐佳慧問淑芬問題的時候,曾兩次提到淑芬的鼻子碰到那個人的身體的事,並讓淑芬確認她當時是將那個人的陰莖全部含進了嘴里。看來那個問題就是爲了現在測量陰莖的長度而打下的伏筆。如此說來,這個唐佳慧可真是攻於心計,她今天走的每一步都早有打算。我如果不小心對付,還真可能輸掉這個幾乎到手的勝利。
 
 
我打起精神,將注意力轉回到淑芬身上。
 
 
淑芬這一回自己拿住那個陽具,微仰著頭,開始慢慢插入嘴里。刺激人的感官的畫面再次出現在衆人面前。我不斷地強壓下體內的沖動,下體在褲子里撐得疼痛起來。大約才含進一小段,淑芬就停住了,漲紅的臉頰鼓鼓地含緊那個陽具,似乎已到了盡頭。她將它吐了出來。天哪。這太短了。我不相信會只有這麽短。
 
 
淑芬猛吸了一口氣,再次張大嘴含進去。這一回陽具又進去了不少。她用手握住陽具的底部開始讓它在嘴里進進出出,並更深地將它深入到嘴里。她的這種抽插動作象極了真正的口交,無疑大大增加了場面的刺激程度。我實在忍受不住這種畫面帶來的刺激,不得不扭過頭去盡力分散一下注意力。這時我又看到那個比較無恥的陪審似乎更加用力地用手在他胯下運動著。
 
 
淑芬這時突然啊地將陽具吐了出來,使勁地咳杖起來。顯然她剛剛極力吸入那個陽具,想嘗試將它含入到口腔最深處,結果引起了反胃和嘔吐。在那個陽具上清楚地印上了淑芬嘴唇的口紅印記。讓我不安的是,她所含進的深度只有大約七八厘米。似乎一般男人的長度都會比這個要長。
 
 
唐佳慧看著淑芬,用一種假裝的溫柔體貼的語氣問她道:“淑芬,您是否已含到那天所含的深度了?還要不要再試一試?”
 
 
“……嗯。好象就這麽深了……”
 
 
“您能肯定嗎?”
 
 
“……不是很肯定。但……”
 
 
“要不您再試試?”
 
 
我弄不清楚唐佳慧讓淑芬再試試到底打的是什麽算盤,只見淑芬又連吸幾口氣後再次將那個陽具含進嘴里,然後用手猛地向嘴里狠插。這時的陽具比剛才更深入地進入到她嘴里。我能看到她的喉嚨在她自己的抽插下一陣陣地抖動,似乎陽具再也深入不進去,已經到了她口腔的底部。她高高地仰起頭,在最後的抽插中嗚咽著發出低沈的聲音。她再也支持不住,猛地從嘴里拔出陽具,彎下腰,伴隨著連續的大聲的咳杖,當場嘔吐起來。我沖過去,輕輕拍撫她的背部,用冷酷地面孔盯著唐佳慧。
 
 
唐佳慧根本不理會我的眼光,從淑芬手里拿過那根陽具,用手小心地捏住淑芬含進的長度那里,轉過身去將那里顯示給法官和陪審們。
 
 
我努力盯著唐佳慧的神色,卻一點也看不出她的喜怒哀樂。
 
 
看到淑芬的難受的樣子,法官大聲宣布,法庭現在休庭,下午再繼續庭審。
 
 
我這時發現我又落了後手,竟然上午沒有機會知道到底趙泰江的陽具有多大。這麽一來我就失去了主動,無法在下午的開庭之前準備好最合適的辯護策略。我第一次感到非常的沮喪。在我的律師生涯里還很少遇到如此被動的局面。這個唐佳慧看來真有出衆的本領,將一個必輸的案子竟攪得局勢混亂,撲搠迷漓。
 
 
這時的庭里只剩下我和淑芬。我心思重重地將她扶回座位。有些不滿地對她責備道:“淑芬,您剛才怎麽能自作主張就決定接受對方的試驗,連問都不問我一下?您這樣沖動不正好讓對方利用?我在開庭前是怎麽跟您反複叮囑的?在法庭上做任何事都要跟我商量。現在可好,我好不容易爭到一個主動權,卻讓您給……”
 
 
看著她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我不忍心再說下去。
 
 
“馬律師,對不起……我以爲……”
 
 
“唉……”
 
 
“馬律師,我們是不是要輸這個官司?我……”
 
 
“啊,這個嘛,現在還很難說。就看那個唐律師下一步怎麽走了。不過,我們確實有一些被動。本來……”
 
 
“都怪我不好。我……我實在……不能忍受看到那個家夥逍遙法外。馬律師,您給想個辦法呀。”她眼眶中的淚珠終於忍不住滾了下來。看著她可憐的神情,我突然發覺自己竟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這還是我從事律師這一行以來很久未出現過的情形。對自己的客戶産生同情,會很容易讓人沖動和不理智。這是我幾次失敗後總結出的經驗。但現在我再一次陷入這種困境。這麽近距離地看著淑芬淒美的面孔,特別是想到她那小巧的嘴唇含住陽具的鏡頭,實在叫我不能自己。
 
 
“淑芬,恕我冒昧地問一句,您剛才將那個模具含進嘴里,真的到了那個男人插入的深度了嗎?”
 
 
“我……我真的……不清楚……我……”
 
 
“沒關系。淑芬。您再好好想一想。我知道這對您很困難。但我們必須防備唐律師的可能的進攻手段。”
 
 
“您知道,插進去實在是難受得不得了,那種感覺和上次的難受程度一模一樣。我……我真不該傻傻地答應做這個試驗。”
 
 
“您記住,再問您您就說,您對大小記不清楚。明白了嗎?”
 
 
“明白了。”
 
 
看著她的樣子,我知道再怎麽說也沒有用了。只得安慰安慰她,讓她放心,告訴她唐佳慧未必還會有什麽厲害手段。我會準備好對付各種可能出現的變化,堵住被告律師的每一步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