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法戰01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天驕龍女佳絲麗,號稱龍族中的奇跡,乃是天下絕色中的一顆璀璨明珠。不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內容簡介:

  史威恩是接近海洋的維利爾小鎮上一名小有名氣的混混,他一心想著找到寶

藏然後成為帝國榮譽騎士,所以為了籌得旅費,不斷在小鎮周圍挖地三尺找尋著

傳說中的寶藏……

  天驕龍女佳絲麗,號稱龍族中的奇跡,乃是天下絕色中的一顆璀璨明珠。不

過由於她不僅容貌傾城傾國,而且具有超強的實力,故此對於世間男子的追求不

屑一顧。

  而正準備變賣祖產前往大學城學習魔法之路的史威恩卻與這天南地北的龍女

被命運之神開了一個大玩笑……且看魔法少年,如何斗智斗勇、獵艷群雌。

目次:

第一章 山嶺上的第一次

第二章 天驕龍女

第三章 冰火姐妹

第四章 又見絕色

第五章 守門人

第六章 沖突

第七章 魔法

第八章 女生紅房

第九章 艷斗

人物介紹:

  史威恩·克倫貝爾:主角,無賴加小混混,天生一副風流公子的模樣,喜歡

              美女,性格豪邁卻不失精明。

  羅  西:史威恩的好朋友,噪門很大,一心想要修習魔法的窮人家少年。

  斯托克:號稱維利爾最帥的男人,在京雲學院上二年級。

  

  約克·克倫貝爾:男主的叔叔,將自己的財產遺留給男主角。

  

  佳絲麗:第一個出場的女主角,龍族的天之驕女,未成年便有成年龍的實力

        ,在蛻變期失身於主角。

  

  艾  倫:佳絲麗父親,龍島島主。

  

  卡米拉拉丁:佳絲麗母親。

  潘迪特·辛格:約克的契約人,將遺產交給主角。

  老傑瑞:主角在維利爾小鎮的鄰居。

  

  安吉麗娜:史威恩來大學城認識的第一個美女,也是京雲學院的一年級風雲

          女生之一,女主角之一。

  強  生:京雲學院的看門人,前暴雪傭兵團副團長。

  萊  利:強生的朋友,曾經的幽靈劍客,實力為第五階——星辰猛將。

  埃  文:安吉麗娜的追求者之一,父親是管理帝國糧倉的監司。

  梅西伯爵:安吉麗娜的父親。

  菲斯特:埃文的好朋友。

  羅伯特:帶史威恩進京雲學院圖書館,京雲學院二年級學生。

第一章 山嶺上的第一次

  天驕龍女佳絲麗,有著艷冠天下的容貌,其絕色姿容不僅在龍族中家喻戶曉

,而且也在其他種族間廣為流傳,她是天下絕色中的一顆璀璨明珠。

  龍女的沈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傾城傾國之色,讓無數男子為之夜不

能眠,可以說佳絲麗是這片大陸上最讓人著迷的女子之一。

  不過,對於這位無雙美女,沒有幾人敢打壞主意。因為佳絲麗是銀龍,屬於

高等龍族中的上位者。而且這位天驕龍女雖然還未進入成熟期,但已經可以在人

與龍的形態間隨意轉換,已經有了成年巨龍的實力,號稱龍族中的奇跡。

  這樣一位天驕龍女,自然是所有龍族男子競相追求的對象,想成為追求者之

一,便要面對許多強絕一方的奇龍,絕大多數人只能望而止步。

  不過,天驕龍女佳絲麗對於所有追求者都不屑一顧,她認為這個世上還沒有

人能夠配得上她。

  龍族具有漫長而悠久的生命,今年對於佳絲麗來說意義重大無比,剛剛滿九

百歲的她,獨自一人進入龍族傳說中的聖山秘密進行蛻變,她即將邁入成年巨龍

之列。

  可以想像,這位天驕龍女一旦真正步入成熟期,其強大實力必然會足以傲視

天下,再加上她無雙的容貌,這個世間似乎還真沒有配得上她的男子了。

  史威恩·克倫貝爾向來不是一個本分的人,認識他的朋友都說這個家夥天生

就是花花公子的料,怎麼看也不應是小鎮裡的小混混。

  這個自戀的家夥,最大夢想就是尋找那些傳說中的寶藏,然後帶著不少於六

名的美麗精靈奴僕進入帝都,讓皇帝那個老家夥隨便封一個什麼帝國榮譽騎士的

頭銜給自己。

  「史威恩,據說斯托克已經去了京雲學院學習魔法,真羨慕他家裡有錢。我

那死鬼老爹最近將家裡最後一筆存款全部拿去孝敬了妓女,媽的,這可是我打算

拿來做學費的錢啊。」

  在維利爾小鎮的小酒吧中,兩個少年正在喝酒,說話的是史威恩最好的朋友

羅西。這個嗓門很大,頭發有點稀少的小個子一心想做一名出色的魔法師,可惜

他有個好色的老頭子,把他去世母親留下的一筆遺產統統花的一干而淨。

  「放心吧,羅西,等我找到了寶藏,我就資助你去京雲學院學習魔法,你可

是我最好的兄弟啊。」史威恩沈浸在自己的夢想之中,忍不住拍了拍羅西瘦削的

肩膀,仗義地說道。

  聽到史威恩這樣說,羅西不禁有些感動,他一仰脖子喝下酒水,對史威恩大

聲說道:「哥們,盡管他們都不相信你,但我支持你。有朝一日,我學成了魔法

,就和你一起去找這天底下最大的寶藏!」

  盡管酒吧裡有些吵鬧,但這句話仍然讓所有的人都聽見了。羅西不是故意大

聲說話,但他的嗓門的確大得出奇,難以想像他這個瘦小的家夥怎麼能有那麼大

的嗓門。

  

  「哈哈,這不是我們可愛的朋友史威恩嘛?等等,剛才你在說什麼?尋找寶

藏?天哪!居然還有人做這種事情,你們說他不是天生的白癡會是什麼呢?」

  羅西的話引起了幾個年輕人的注意,嘲笑他們的人是一個胖子,他長了一頭

讓史威恩討厭的亞麻色頭發,他的話讓身邊一群年輕人哈哈大笑起來。

  

  「死胖子傑克,你說什麼?」羅西臉色漲得通紅地站了起來,盡管相較於那

個大胖子,羅西顯得體型矮小,但這家夥的脾氣和他的嗓門一樣大。

  胖子名叫傑克,是去京雲學院學習魔法的斯托克的表弟,兩家都是做大麻生

意。

  史威恩道:「羅西,我不是告訴過你嗎,不要和蠢得像豬一樣的笨家夥講道

理,更不要把他們這些蠢蛋的話放在心上。來吧,我親愛的兄弟,我們繼續喝酒

。」

  史威恩的話讓整個酒吧中喝酒聊天的人都笑了起來,這可真有意思,小鎮上

有名的小混混史威恩和家裡做大麻生意的小少爺傑克吵起來了,有好戲看了。

  

  「你說什麼?」傑克肥胖的身子抖動了一下,一臉肥肉因為生氣的緣故漲得

通紅。

  「豬玀,有種你再說一次!」

  傑克的話讓正在喝酒的史威恩皺了皺眉頭,旋即,他又露出了笑容,不過他

剛才的眼神已經落在羅西的眼裡了。

  「可憐的傑克,快為你自己祈禱吧。」羅西知道,每當史威恩露出那種眼神

的時候,表示他動了真怒。

  罵一個沒有父母的年輕人豬玀,這可是十分嚴重的傷害。

  「胖子,我可以和你談兩句嗎?」史威恩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朝傑克他們

走去。

  

  「和你這種豬玀說話,有辱我們家高貴的名聲。」傑克得意地說道。

  史威恩的大名他早就聽說過了,這個沒有錢學習武技和魔法的家夥,經常去

附近的山上尋找寶藏,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這也是小鎮上同輩之間的笑料之一。

  史威恩看起來像個生意人那樣老練地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擺明

了是來求和的說:「這樣吧,我請你喝最貴的雞尾酒。兄弟,千萬不要和我客氣

。」

  傑克的面子也掙夠了,他鄙夷看著這個長了一頭火紅色亂發的高個兒,那張

俊美的小白臉真讓他很有一點看不慣,比自己的表哥——號稱鎮子裡最帥的斯托

克似乎還要帥上一點。不過,看上去讓人討厭。

  

  「傑克,我們握握手吧,不要太在意我那個朋友的話了,你知道的,羅西就

是個有點脾氣的小孩而已,用得著和他生氣嗎?」史威恩伸出手,眼神誠懇的看

著傑克。

  傑克猶豫了一下,酒吧裡的人都看著呢,他可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那種家夥,還不足以讓我生氣。」傑克故作大度地說道。

  史威恩看了一眼傑克肥胖的手掌,掂量了一下,這只豬蹄可真他媽的肥呀!

他心中雖然那樣感歎,但嘴上卻道:「是啊是啊!和羅西那種家夥一般見識只會

降低你高貴的身分。來吧,我們握握手,然後讓一切都過去,以後就是好朋友了

。」

  「好朋友就免了。」傑克伸出手,「和你這種人交朋友只會降低我尊貴的身

分。」

  史威恩握住了傑克那只肥胖的手掌,臉上露出了一股古怪的笑容。

  傑克並沒有注意到史威恩的表情,相反的,他討厭看到這張俊美的臉龐,尤

其在史威恩微笑的時候從他身上流露出一種魔力來,一種蠱惑人心的魔力和魅力

,讓傑克潛意識裡有種矮一截的感覺,所以他更加排斥。

  

  「小子,你可以放開手了。」

  傑克感覺自己並不是在握手,更像是對方在測量自己手掌的厚度和寬度,有

種被主宰、極不舒服的感覺。

  當傑克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他看到史威恩對自己笑了笑,然後感覺從手

掌傳來一股鑽心的劇痛。

  

  「啊……」傑克痛得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史威恩將他的手當作泥巴那樣捏。

  

  「蠢貨,我的骨頭快被你捏成碎片了,快點松開!」傑克痛得拚命想抽回自

己的手掌,可惜他感覺捏住自己的好像不是人手,更像被鋼筋夾住。此時的他再

顧不得自己在眾人面前一點面子都沒有,汗珠如同雨後春筍般從他的額頭上冒了

出來。

  「蠢貨是你才對!」史威恩狠狠地朝胖子傑克的褲襠踢去,伴隨著一聲毛骨

悚然的慘叫聲,小少爺傑克肥胖的身軀蜷縮成一團倒在地上,他捂住自己的命根

子發出了讓小孩晚上會做惡夢的尖叫聲。

  「羅西,快跑!」史威恩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胖子一眼,對夥伴大聲呼喊道。

  跟傑克一塊來的那幾個年輕人可是修練過魔法的家夥,盡管因為各種原因沒

辦法繼續深造,但對付只有蠻力的史威恩自然不在話下。

  羅西也會魔法,可惜他並不比其中任何一個強,所以當史威恩叫他的時候,

他瘦小的身軀已經跑到了酒吧門口。

  「給我殺了他!」傑克慘厲的聲音從酒吧裡傳了出來,

  「羅西,我決定了,我要去聖龍山峰逛逛。」

  從酒吧勝利大逃亡的兩兄弟坐在小鎮邊緣的一片樹林中。史威恩看著葉子縫

隙中的藍色天空,他嘴角叼著一根馬尾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相當悠閒。

  

  「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羅西佩服地看著自己這個兄弟,在雙方實力有所

差距的情況下,能順利教訓傑克這個白癡,並且毫發無傷的逃了出來,也只有他

這麼無恥的人才可以辦到。別人或許會恥笑史威恩那些寶藏的白日夢,但羅西卻

對這個親如兄弟的朋友深信不疑。

  

  「不過我要提醒你。」羅西誠懇地望著史威恩。

  史威恩奇怪的看了羅西一眼道:「什麼事?」

  羅西鄭重其事的說道:「那座山很高。」

  史威恩瞪了他一眼,道:「你要說的就是這個?」

  羅西點點頭,然後將手放在腦後,躺了下來,道:「兄弟,那座山……真的

很高,據說有些……你要知道在高山上探險是很危險的事情。」

  史威恩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如果你要告訴我的就是這些,那我這

就出發了。」

  羅西看著史威恩站起來,伸了伸懶腰,做完這一連串動作,這才用一種神秘

而又低沈的語氣說道:「據說……據說在很高的山上,可能會有某些神秘的東西

。」

  史威恩滿腦子都是他的寶藏和精靈奴僕,他將雙手放進了褲子的口袋,吹了

一聲響亮的口哨。

  羅西見史威恩並不在意自己的話,聳了聳肩,說道:「其實這也只是傳說,

幾千年過去,仍然沒有人見過真正的龍騎士,就連帝都的魔法師和武士也沒有見

過……」

  羅西的聲音越說越小,史威恩並沒有在意夥伴的喃喃自語,他在一旁做了幾

個熱身運動,腦子裡頭已經充滿自己那癡狂的念頭了,他興奮地打斷羅西說道:

「羅西,你說如果我拿了那筆錢,是購買六個精靈奴僕還是八個呢?老兄,你看

像我這麼英俊的青年才俊,第一次如果不獻給一個美麗的精靈怎麼說得過去呢,

你說對不對?」

  羅西不在意的說道;「也許吧。史威恩,祝你成功,我要回家了。還有,如

果你真的找到了寶藏,記得你說過的諾言,資助我去學習魔法。我想過了,我不

去學院學習的話,我要雲遊帝國……」

  史威恩沒有在意自己朋友的心思,他現在滿腦袋都是數不清的金幣和美女。

  「帝都的美女們,我會用可愛的金幣讓你們乖乖脫下矜持的面紗……」

  摸了摸身上最多只能堅持一頓的干糧,史威恩有些欲哭無淚。

  聖龍山氣勢雄偉壯闊,高大、連綿不絕的群山一片青翠,顯示著勃勃生機。

史威恩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感歎於這片山脈之雄奇。他不知道腳下這座山,是不

是這片山脈的最高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裡已經是極高的地方。

  日頭正在頭頂,臨近海邊的氣候本來就偏潮濕,陽光不是那麼刺眼。

  只不過,史威恩一般不會爬到這麼高的地方來,如果不是一時興奮過了頭以

及擔心自己下去會被傑克那群混蛋臭扁一頓,他死也不會爬這麼高,現在史威恩

居然覺得有些呼吸不大順暢。

  以他做了幾年獵人的經驗來看,如果再不找到什麼可以吃的東西,自己恐怕

會陷入最可怕的饑餓困境之中。

  「嗖——嗖——」

  正在苦惱時,一陣奇怪的聲音傳入了史威恩的耳朵。史威恩納悶,在這麼高

的地方他還沒有發現一只動物,這是什麼聲音呢?史威恩的腦筋開始轉動,他忽

然想到了獸人。

  關於獸人國度的傳說在民間流傳很久了,史威恩當然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

些強大的獸類可以攀爬到這種絕高的地方來。

  想到這,史威恩心裡咯登跳了一下。

  「不會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吧?」史威恩警惕地向周圍看去,並沒有什麼奇怪

的東西,也許只是自己嚇唬自己……

  史威恩試圖讓自己輕松下來,他努力地表現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輕快地

走了兩步,打算找一個平坦舒適的地方,將最後一頓干糧吃進肚子裡,然後再想

想如何下山。

  峰頂是一片開闊之地,這裡沒有高大的林木,不過卻有許多低矮的灌木叢,

還有許多巨大的巖石塊。

  突然,史威恩的眼光無意中瞟見了什麼,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眼前一晃

。他定睛一看,只見不遠處的一片灌木叢中,一塊巨大的巖石上有股暗淡的紅光

閃爍了一下,不過剎那間又消失了。

  那是什麼?史威恩正想著自己是不是眼花。

  不過,幾分鍾後,史威恩提起的心放了下來,看樣子是自己饑腸轆轆,有些

頭暈眼花,他安慰著自己。

  就在他以為是錯覺的時候,又見到紅光閃了一下。

  怦——怦——

  剛剛放下的心立即又提了上來,史威恩能夠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他的

目光緊緊盯住那塊大石頭,在強烈的好奇心支配下,這個天生富有冒險精神的家

夥拔出劍,小心的向前走去。

  當他放眼朝石頭後面看去時,被看到的景象震驚得張開嘴巴,足以把一面羅

旗橫著塞進去。

  石頭的後面竟然有一個巨大的深坑,坑的半徑至少在十米之上。而在這個坑

中央,還有一枚巨大的橢圓形物體,此刻它渾身呈現出非常不明顯的暗色,不仔

細看還以為是塊大石頭。

  看樣子剛才閃過的紅光,就是由這個不明物體發出的,史威恩想著。

  過了一會兒,那東西表面果然再次閃現出淡淡的暗紅色微光來,而它似乎隨

著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好像一個活的物體。

  史威恩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這是什麼東西?」他搜索大腦裡關於

巨大暗紅色物體的印象,卻沒有任何與此相關的經驗。

  思索再三,史威恩決定冒險試探一下。他收起劍,沿著深坑的邊緣緩緩下去

,在自認為夠得著的地方猛地往前跳去。

  媽的,差點掉下去了。

  史威恩附在那東西的身上,小心爬上了頂端。

  

  「挺硬的!」他用腳踹了踹下面那東西,自語道:「不知道用劍可不可以刺

破呢?」

  寶劍一直被史威恩握在手中,盡管他的膽子不小,但第一次看到這樣一個奇

怪的物體,史威恩的手心還是捏出了汗。

  他深吸了一口氣,握緊寶劍,用力往下斬,哧的一聲悶響,那東西紋絲不動。

  史威恩的倔強脾氣被激了起來,再次猛力劈去,劍身被一股柔和的力道輕輕

反彈起來,史威恩一個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該死的東西,我不信劈不開你!」

  被激怒的史威恩也顧不得摸自己被撞疼的屁股,揮起劍往那東西的表面一陣

猛砍……在使出全力砍了不下於五十劍後,他終於氣喘籲籲的坐在地上。

  

  「奶奶的,還真硬。」他瞅著那個頑固的大東西,早忘記考慮這東西的危險

性。

  等體力再次恢復,他緩緩站起身來。

  這一次,史威恩並沒有提劍就砍,他只是沿著那東西的上面走了一圈,然後

回到正中間。他輕輕地跑了起來,邁開幾步後他猛地拔身高高跳起,劍尖朝下,

用盡全力扎去。

  噗——噗——

  表面被他狠狠扎出了一個大孔,而那柄劍也報廢了,斷成了數截掉落在地上。

  史威恩還來不及欣慰,自己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身下那個大孔似乎像有生命

一樣迅速擴大,如同一張漆黑的大嘴瞬間將他吞噬。

  嘩——嘩——

  這是一個裝滿了液體的空間,史威恩感覺一股一股的黏稠的東西將自己包圍

,他被這種黏稠的液體包裹住,完全不能呼吸。但卻感覺到那些液體與自己正在

發生著某種交流,一種暖暖的感覺沖擊著他……

  那種感覺妙不可言,仿佛有什麼東西與自己正融合為一體。

  不過他還來不及細細體會這種感覺,無邊無際的液體已經將他淹沒,似乎還

有不少灌進了他的嘴裡。

  咕噥,咕噥,不知道喝了多少,史威恩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漲,失去了

氧氣供給的史威恩很快昏迷過去了。

  連一絲掙劄都沒有。

  醒來的史威恩被自己的雙手嚇了一跳,肌膚的顏色通紅透亮如同正在灼燒。

  隨即,他的意識也徹底清醒過來,只覺得全身火燒一般地滾燙。

  熱,全身上下沒有一片地方不是燥熱難當。

  他飛快地脫下了自己的上衣,但是炙熱的感覺非但沒有減退,反而隨著他那

點微末的運動變得更加強烈,尤其,這並非身體的燥熱,而是體內某種非常強烈

的沖動讓他有股想宣洩的感覺。

  史威恩感覺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三歲的那個夜晚,燥熱,煩悶,渴望,難以

入睡,滿腦袋都是來小鎮表演的精靈美女誘人的身體……

  那天晚上,這個壞小子第一次感覺到男人的沖動,精靈美女在他幼小的心目

中留下的難以磨滅的倩影芳蹤,恐怕一輩子都抹不去了。

  「媽的,發生什麼事情了,難道是那個東西?」

  史威恩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有這種感覺,他掉頭看去,沒有看

到想像中的巨大物體,反而看到了一個女人。一個昏迷在地上的女人?!

  史威恩看了看四周,怎麼突然多了一個女人?自己怎麼都沒有發現?

  不過他並沒有深究這個問題。

  這個側躺著的女人衣不遮體,大片白皙的肌膚袒露在外,盡管一頭烏發將她

的大半面容擋住了,但隱約間看到玉容的輪廓似乎很誘人。

  至少是個美女吧,史威恩心想。腦袋只稍稍動了這個念頭,他就感覺到體內

的液體湧動地更厲害了。

  他的目光在女人的身體上溜達了一圈,曲線實在太美了,飽滿的胸部恐怕比

酒吧裡那些常去廝混的騷女們都要豐滿幾分。

  奶奶的,還是看看長得怎麼樣,如果還行,就將就將就吧,史威恩有種那女

人來得正是時候的感覺。

  欲望的火焰一旦燃燒起來,總是難以輕易制止。尤其史威恩的感覺是如此強

烈,恐怕有生以來最強烈的一次吧,他得找個女人發洩。

  史威恩帶著惡狼一般的眼神走到女人身邊,雪一般白的肌膚,身材好得更是

沒話說了,只是不知道長得怎麼樣。

  總不會比精靈美女更加正點吧?

  史威恩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比得上精精女子那夢幻般的姿容。

  他俯下身將女子的一頭烏發挽了起來——一張絕世的面容呈現在眼前。

  史威恩口干舌燥。

  天,天哪!太,太正點了。完全可以用十全十美來形容!

  何止比傳說中的精精漂亮?這簡直是上天最得意的作品!

  玉骨清澈的瓜子臉上黛眉如畫,睫毛長而細密,瑤鼻筆挺小巧,仿佛有種奇

異的光芒在她表面閃動……

  修長的玉腿,盈盈一握的細腰,飽滿的雙峰……

  什麼沈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傾城傾國之色,都會在此女面前黯然失

色。眼前的女子可謂上天最完美的傑作,一切華麗的語言都難以形容其絕色容貌。

  這女人肯定不是當地人。已經快要流鼻血的史威恩努力保持腦袋裡最後一絲

冷靜。

  以史威恩不多的閱歷也看得出來,這女子的氣質應該是出自王公貴族,盡管

這個嬌俏的美人兒還在昏迷中,但她的眉眼中有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孤傲,那些普

通小鎮婦女的俗態實在不可比擬。

  只是,史威恩這個沖動的小夥子,此刻在意的當然不是這些。從沒有近距離

見過女孩,確切地說,是從沒有近距離見過漂亮女孩的他,此刻,他眼睛裡只有

那女孩的絕世容顏。

  他眼睛直盯著女子的櫻唇,看她微微張開呼吸,那張櫻桃小嘴似乎不是對著

空氣呼吸,而是對著他的耳朵,不對,是對著他的脖子呼吸。

  她的身上有一種香氣,一種讓史威恩這個從沒有開過葷的小子神魂顛倒的香

氣,這香氣好像不是什麼香草、香水的氣味,而是她身體特有的。

  史威恩身上的某個部位不知不覺地堅硬起來了。

  好歹也是個貴族,老子的第一次給你應該還算劃算,史威恩露出了邪惡的笑

容。

  不知道有多少狐朋狗友在他耳邊吹噓過風花雪月的風流軼事,對於過程他熟

悉異常,只是從沒實踐過的他,行動起來難免生疏。

  史威恩笨拙褪下了女子華麗但已經破亂的上衣,潔白的肌膚閃動著刺眼的光

芒,讓史威恩感覺臉燙得難耐。

  乖乖,這可是頭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一個女子的身體,老子可不是隨便就會

臉紅的角色……

  史威恩面紅耳赤地偷偷看了女人的身體一眼,渾圓的胸脯讓他感覺到一陣頭

暈目眩。

  那兩只堅挺的如同春筍一般的完美乳房,讓史威恩激動地差點沒跌倒。在此

刻史威恩眼裡,沒有什麼比擁有這聖潔美麗的女子更美好的事情了。

  他粗重地呼吸著,動作笨拙粗魯地將女人的褲子扒到膝蓋處,茂密的黑色森

林和滾圓的大腿如此近距離呈現在眼前,沒有比接下來更自然更簡單的事情了。

  史威恩無師自通的挺強直入,一陣夾緊的快感和微微的痛意讓他的興奮達到

了頂點,而身下的女人似乎也有所感覺,櫻唇微微張開,不自禁地呀了一聲,只

是她仍然沒有醒來。

  女人的本能反應絲毫沒有讓史威恩膽怯,相反她眉頭輕蹙的模樣讓他更感到

刺激。他開始瘋狂的抽動,身下的女人盡管昏迷不醒,但身下卻開始潮水泛濫,

粉紅的櫻唇也隨著男人粗暴的動作一張一合,那張氣質高貴的臉蛋竟也散發出一

種淺淺的紅暈。

  史威恩的身體明顯地感覺到了女人的反應,盡管在昏迷中,她的身體卻是如

此的鮮活和敏感。

  他愈加興奮了,更加瘋狂的沖擊著。在他的進攻之下,女子的臉色果然更加

嬌艷欲滴,紅雲不光爬上了臉蛋,而且連脖子到胸口都散發著紅色的光澤,甚至

嘴唇也開始顫抖,發出了喘息。

  這可是貴族!

  史威恩看著女人筆挺,高貴的瑤鼻,這張絕美的臉恐怕會讓無數個年輕人夢

寐以求,難以入睡吧!可惜被老子搶先了,哈哈。好柔軟的身體!他快活的想著

,邊伸出了大手捏住了那兩只含著晶瑩葡萄的玉兔,他狠狠地揉捏,讓它們在自

己的手中變成各種形狀,然後在左右兩顆粉紅的葡萄上都輕輕的彈了一下。

  啊呀——

  女人身體顫抖了一下,嘴唇張開輕輕的叫道,臉上的紅暈更深了,如同一只

剛剛長成的蘋果卻在瞬間熟了。

  如潮的快感沖擊著史威恩的靈魂,在一陣瘋狂的沖刺中,他酣暢淋漓地完成

了男人的第一次成長。

  娘的,不知道精靈的身體感覺如何。

  感覺到有點疲累的小流氓躺在女人身邊愉快的想。他將一根手指伸入女人的

嘴裡,輕輕地挑逗著那條香舌,而昏迷的女子也毫不自知的吸吮著,滿臉迷醉和

幸福。

  「這代表著是處女吧。」看著地面一灘血跡,英俊的小流氓驚歎不已,同時

在心中有種異樣的自豪。

  第一個,你是我的第一個女人。

  小流氓對著沈睡中的女人正經地說道,將手指從櫻唇中抽了出來。盡管女子

依依不捨。

  史威恩不經意地看了一眼地面散落的衣服,無意中,他看到了一個閃閃發光

的東西。

  史威恩好奇的走過去,原來是女人衣角處一個小小的,很不起眼的徽章。史

威恩將那徽章取下來,拿在手中細細端詳。

  底色是黑色的,摸上去質地很舒服,上面雕刻著一條身形飄逸的白龍。

  史威恩楞了一下,居然敢將龍雕刻在徽章上,這可是只有皇親才有的榮耀啊。

  天哪!

  驚惶之中他看了看仍然在沈睡的女人一眼,安詳、高貴,嘴角微微的笑意都

是那麼矜持有教養,一切都暗示著這個女人的不尋常。

  小流氓的心顫抖了一下,如果是皇族,可就糟了!老子可惹不起,趁這女人

還昏迷,趕緊溜吧。想到剛才自己對這小女人做的事情,要是被皇族的人知道了

,那自己的小命鐵定是沒了。

  倉皇之下,史威恩並沒有注意到,陡峭的山路對自己來說居然已經不構成任

何困難,下山的速度快得驚人。

  他將這一切都歸結於自己的擔驚受怕,然後激發了自己的潛能,他完全沒有

察覺到身體發生了某種微妙的改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