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精液浸儒的學生美少女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男生們雖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以后還有很多機會來干小柔,這才紛紛向兄弟倆告別,依依不捨的看小柔一眼,才走出社辦離去。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謝謝

假陽具擋住小柔体內精液加上淫水的流出,把男生們的精液全都留在小柔的子宮裡。本來已經有點累的男生們見到小柔挺著微凸的肚子,陰道裡又有假陽具擋著,不禁又興奮了起來,有的比較快恢復精力的已經用眼神問小剛可不可以再讓他們干一次,小剛當然看得出來,不過他只是

搖搖頭,說道:

「別急!今天才剛開學的第一天,我們以后還有很多時間來好好的干這臭婊子,放心吧!」

男生們雖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以后還有很多機會來干小柔,這才紛紛向兄弟倆告別,依依不捨的看小柔一眼,才走出社辦離去。

「好拉∼也該回家拉!快起來吧∼別在地上裝死!」小剛站起身來對著小柔說道。

小柔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才剛想要把那條sm內褲脫下來,小剛卻阻止了她。

「不用脫∼你要穿著那條內褲!」小剛阻止小柔把內褲脫下。

「咦?但、但是這樣我根本根本不能走路阿」

小剛不管她,拉著小柔就往外走。這一段短短的回家的路,可能是小柔走過最難堪的一段,小柔感到每

走一步,陰道裡的假陽具就亂頂一次,好像一邊走路一邊被强姦一般,頂的小柔喘息連連,才走了短短

10分鐘,小柔已經高潮了2次,体內的精液還一直從陰道的隙縫中緩緩滲出,弄得小柔大腿整個黏膩膩的,非常不舒服。加上路上的人顯然對一個肚子漲起,臉上還犯著潮紅的美少女很有興趣,每個經過

的男人都在交頭接耳,有的甚至還滿臉淫笑,使得小柔非常羞恥。走到公車站牌,小柔覺得自己好像快

虛脫了一樣。

不久之后,公車總算來了,不過整輛公車裡擠的跟沙丁魚似的,小柔只好勉强擠在角落一群男人旁邊。

公車門一關上,小柔就感覺到有一隻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小柔直覺認為遇到了色狼,小柔看向小剛他

們,卻發現他們在前面,只有自己被擠到了后面的角落,小柔著急的用手想去撥開那人的手,但是卻手

卻被抓住,被强迫去摸另一個男人的肉棒,小柔趕緊想把手抽回來,但是卻怎麼樣也無法做到,男人的

力氣太大了。沒多久,一雙手就從她水手服的下擺伸進去,直接握住她沒有任何阻隔的一對大奶子,開

始搓揉。

在屁股上的那一隻手已經伸盡裙子裡面,正在撫摸黏膩的大腿內側。

「小淫娃,下面怎麼流這麼多水阿∼還這麼黏,看來你那大肚子裝的是不是男人的精液阿∼」男人

在小柔耳邊對她說這羞恥的話,說到精液時還特別大聲一點,讓其他男人都聽到,小柔只有羞恥的低下

頭。其他男人也猜到小柔微凸的肚子裡裝的是什麼,更肆無忌憚地在小柔身上上下其手。突然,小柔發

現他手上的那根肉棒變的很燙,然后手上就多了一股又黏又熱的液体,原來是阿個男人忍不住射精了,

甚至射到小柔的短裙上,然后小柔的手又被拉去別根漲硬的陽具,此時那個在撫摸她大腿內側的男人,

更大膽的把手伸進小柔那條sm內褲裡,赫然發現裡面有一根條狀物正塞進小柔的陰道中﹔

「原來是騷穴塞了一根這麼粗的棒子阿∼難怪那些精液都流不出來,看來你很享受這種被灌滿精液的感

覺嘛∼」

「不我嗯∼∼沒沒有喔∼喔∼不要弄嗯不要弄它阿阿」

男人把那根棒子露出陰道的部分扣著,然后開始亂搞,一會儿把它拔出來,一會儿又重重的塞進去,甚

至頂到子宮,一會儿又繞圈,一會儿把棒子轉來轉去,弄得小柔呻吟連連,一路上高潮了好几次,直到

到站的時候,小柔根本就已經完全動不了了,還是小剛來把她拉下車,不然她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

車了。

一回到兄弟倆家中,小柔在玄關就像再也站不住一般地跌跪在地上,肚子明顯小了一些,因為被那男人

玩弄那根棒子時,精液也流掉不少了,小柔的短裙已經完全被精液浸濕了,其中不乏公車上的男人射在

她身上的精液,小剛把小柔的短裙翻起來,將內褲上的綁帶輕輕扯掉,然后慢慢將棒子從小柔体內拔出

來。

「嗯喔∼喔∼阿阿阿嗯喔∼∼嗚嗯嗯∼∼」

拔出來之后,濃濃的精液大量從陰道口洩出,玄關的地板濕了一大片。小柔眼睛迷濛,無力的看向小剛,

她不知道這場惡夢還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咕噥嗚呣呣喔∼阿阿∼嗚等呣等一下咕∼嗚嗚」

放學后的校園靜得一踏糊涂,不過在校園某一角的社團教室內,卻隱隱傳出女生的嬌喘、呻吟聲,還有時候會發出的一些談話聲、笑聲。這几天來,小柔每天放學都被迫留下來供班上男生們做一天上課下來

的洩欲器,今天也不例外,一放學,男生們便簇擁著小剛兩兄弟全部擠入小小的社團教室,過兩分鐘后,

小柔依照小正的命令乖乖的走進社團辦公室,等不及的男生們兩三下就把小柔脫光,只剩下被改的僅能

勉强遮住屁股的短裙,然后就開始像禽獸般輪姦小柔。

此時的小柔正努力彎著腰,一手握著面前男生的粗大陽具,用小小的嘴把整個陽具吞進去,直頂到喉嚨

深處為止。小柔后面也站著一個男生,抓住小柔白纖細腰,將陽具插入小柔陰道內用力擺腰抽插,小柔

的小嘴旁縫隙此刻不斷滲出不知道是精液還是口水的液体,而兩條流滿了精液的腿,也因為數次的高潮

而不斷的顫抖著,要不是后面有人頂著陽具抽插,小柔早就軟倒在地上了。小柔身旁兩個剛在她体內灌

入精液的男生還意猶未盡的一左一右玩弄著小柔的奶子,其他男生都坐在一旁休息聊天,有的甚至打起

瞌睡來了。小柔面前那個男生突然低吼一聲,小柔感覺嘴裡多了一股腥臭的液体,像是絕望似的將它吞

下,此時小柔感覺身后男生的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又射了∼∼」男生喊了一聲,就把精液全

部射進小柔体內,然后又套弄了几下,才將軟掉的陽具拔出來,雙手放掉小柔的纖腰,失去支撐的小柔

整個人趴了下去,好像再也沒有辦法站起來一樣。小雷看了看表,已經是晚上7點半了,他們連續干了

小柔3個鐘頭,開口說:

「好了∼同學們!今天就到這裡吧∼把她操壞以后就沒得操蘿!」

男生們反正也都累了,就作鳥獸散,留下兩兄弟和小柔。小剛蹲下身看著倒在地上的小柔,伸手往她的

淫穴,一邊摳著小柔滿是精液、合不起來的陰唇,一邊對她說:

「看你!臭死了!全身都是精液,我們可不敢動你!還不快爬起來穿上衣服回去洗澡了!」

本來已經無力的身体忠誠地執行小剛的命令,站了起來穿起衣服,而小柔很明顯還處在意識不清的狀

態。回到家之后,兄弟倆發現老爸已經回到家在客廳看電視,就帶著渾身精液的小柔進了客廳。

「嘿∼你們怎麼把她操成這個樣子阿!看他多髒!去去去!快帶她去洗澡!」

父子三個帶小柔進浴室,脫光小柔的衣服,也脫光了自己的,不久浴室裡就傳出了淫靡的聲音。男人把

衝過水全身溼透的小柔抱起來,把小柔的一雙腿分別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把小柔緊緊壓在牆上,小柔

的大腿几乎要跟自己的肩膀密合了,接著男人把陽具對準小柔的嫩穴,一個用力就整個刺了進去,「阿

∼」小柔感覺小穴裡漲得滿滿的,男人一口氣就頂到深處,由於大腿整個張開病貼住身体的關系,男

人的陽具一下便頂到小柔的子宮,小柔頓時像觸電般抖了一下,然后發現男人的陽具竟然還有許多在小

穴外,小柔嚇了一跳,如果整根插到底的話,大概會被刺穿吧。正在想的時候,男人突然開始抽插了,

每一下抽插都把陽具拔出到陰唇外,再用力的刺進去,由於抽插的速度又快,小柔感覺男人每一次插入

都狠狠地撞擊子宮壁,小柔馬上亂叫了起來:

「阿∼阿阿∼喔太太深了∼∼快被刺穿了阿阿∼∼∼叔叔輕點喔∼∼恩恩」

「嘿∼嘿∼怎麼樣∼小柔!用、用這種姿勢干你∼是不是、很爽阿∼∼呼、呼!」

「不不行了∼∼恩喔∼∼快快去了∼∼阿阿阿阿∼∼∼」

由於g點被不斷撞擊的刺激,小柔很快就上高潮了,不過男人才剛開始,

「叔叔叔,我、我真的不行了喔∼您、您饒過我喔喔∼要穿過去了!穿過去了阿∼」

「喔∼喔∼要死了嗚嗚∼恩叔叔會死、我會死掉阿∼∼∼」

「阿、阿!恩恩∼∼∼要又要去了∼∼喔喔∼∼∼快去了∼∼∼恩恩∼∼」

小柔要到第二次高潮的時候,男人把陽具拔出來,竟就不在插進去了,只在小柔的陰道口畫圓慢慢磨著,

小柔頓時感到下体失去了滿足感,開口喊著:

「咦咦!?不要不要恩∼∼怎麼。」

小柔意識到即將說出口的話會淫靡不堪,於是只發出一些抗議的呻吟,

「恩?小柔阿∼什麼東西不要阿∼?原來你不要我再繼續干你阿∼那就算蘿∼」

男人做勢想把小柔放下來,但是差一點到高潮的小柔已經受不了了,她顧不了出口的話會有多淫蕩,

「阿阿∼∼叔叔∼不要拔出來不要拔出來∼∼快快插我∼∼我快受不了了∼∼」

「小淫娃∼真不知道老高是怎麼教你的,竟然教出一個淫蕩的小娃儿∼∼」

「小淫娃∼你要什麼東西阿?插進去∼∼?要插哪裡阿∼你要說清楚嘛∼不然我可不知道!」

此時的小柔已經顧不得羞恥了,他大聲喊道:

「叔叔叔∼我要你的你的大雞巴∼插進、插進小柔的小淫穴阿阿阿∼∼∼」

待在旁邊看的兩兄弟根本沒想到這麼淫蕩的話竟然會從小柔口中說出來,心中很是佩服老爸的手段,這

時男人也再一次將陽具狠狠刺了進去,弄得小柔又開始淫叫起來。

「阿∼∼阿阿∼∼恩阿、阿、喔∼∼好、好滿恩∼∼」

「你這小淫娃干死你!干死你喔∼∼太棒了要射了!都給你灌進去∼∼」

「阿∼∼阿阿燙喔喔∼嗚喔喔∼∼∼」

男人把精液全都灌進去小柔的陰道內,小柔被射得身体一顫,高潮也隨之而來。男人把小柔放下到地上,

一旁忍不住的小剛馬上就扑了上去,小柔的高潮餘韻還未完全消退,陰道裡又有一根大雞巴在抽動了。

小柔扶著身上面正在操著自己小穴的小剛的腰,頭被小正扭到左邊用嘴幫他吸陽具,胸前一對奶子則讓

剛灌完漿的男人把玩。

「嗚嗚不嗚∼∼讓嗚∼讓我休息一下喔嗚∼∼」

小柔不斷鬆開嘴裡的陽具向小剛求著,不過小剛似乎完全沒聽見似的,對著小柔瘋狂的抽插。男人雙手

握著小柔一對大奶子使勁地左搓右揉,小柔的一雙大奶子在他的手中不斷變換成各種形狀。這樣的淫糜

情景維持了二十分鐘左右,小剛也射精了,他同樣是將龜頭抵住小柔的子宮口,將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

噴入她子宮裡。他爬起來后,三人換位,再繼續下一個循環

整個晚上浴室裡不斷傳出女人的呻吟和「噗滋噗滋」的水聲,已記不清楚被他們三人射過多少次精,小

柔也數不清楚自己到底去了几多次,此時小穴被他們操到又紅又腫,沒有了知覺,陰道口張得開開的,

怎麼樣都合不攏,小穴裡的嫩肉這時也被男人干的帶進帶出,還不斷夾帶出混濁濃稠的液体,嘴也因為

吸三個男人的陽具而吸到麻木,小剛和小正早已累得坐在一旁,用著敬佩的眼光看著已經射在小柔体內

4次的男人,又在小柔小穴裡狂抽著,而小柔已經剩下微不可聞的喘息呻吟聲,沒多久,男人低吼一聲

「又射了∼」小柔彷彿已經絕望了,被射得全身顫抖,然后頭無力的垂下。男人將雙手一放,讓小柔倒

在地上。這時她已被輪姦到筋疲力竭,連話都說不出來,像死了一樣癱躺在浴室的地上,源源不絕的精

液由她陰道及嘴角不斷地汩汩滲出,整個浴室充滿了淫靡的味道。

x的!最近的小孩子越來越沒有公德心了,連飲料翻倒也不弄乾淨!」學校的警衛兼工友

張大山一邊蹲在剛上完課的音樂教室擦著翻倒的飲料一邊小聲抱怨著,他不經意地發現樂器

室裡還有學生的說話聲,正想過去罵他們發洩一下時,偷聽到了讓大山感興趣的談話:

「嘿∼那個高筱柔真是太棒了!這麼多人每天干她的嫩穴還是那麼緊現在都超期待每天的

放學∼!」

「還不多虧了小剛他們兄弟倆的催眠,才能讓高筱柔這麼聽話!」

「恩阿!竟然能催眠到讓高筱柔馴��尼O人的話!」

「噓!小聲點小剛說過不要讓除了同學之外的別人知道這個秘密的!」

「安拉∼大家都走了!這邊只有我們兩個留下來收鱆滬擖耵�I」

兩人收拾完走出去之后,完全沒看到躲在一旁的大山,正在心裡計划著要怎麼蹂躪那完全聽話的美少女

按照慣例,小柔在放學后被男同學們輪流洩欲灌漿,而小剛現在也習慣性的把那條帶有假陽

具的情趣內褲丟給被輪姦過后軟倒在地上的小柔穿上,要小柔自己走去做公車回小剛家,兩

兄弟則是讓男同學們輪流招待一頓晚餐才回去。小柔舉步維艱地走過空無一人的辦公大樓穿

堂,此時卻被一個男人叫住了。

「高筱柔!!你是高筱柔吧∼過來一下!」

小柔轉頭看去,原來是警衛大山,原本不想去理睬他,不過身体卻不自主的走了過去。大山

把小柔帶到了警衛室,倒了一杯茶給小柔,這才盤腿坐下,心裡想著她果然聽自己的話來了,

看來那兩個同學沒有虎濫,不過還是裝著正經地對小柔說: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回去,留在學校裡作什麼?」

「是今天剛好是社團活動,所以才留這麼久,非常對不起,我這就回去」

小柔說完起身就想走,不過大山攔住了她。

「等等∼別那麼急嘛∼我還有些話想跟你談談呢」

小剛和小正回到家后,沒有看到小柔,心裡有些奇怪,平常這個時候都應該已經依照命令回

到家了,怎麼今天還沒回來?

「大概是公車誤點吧哥哥。」小正對著小剛說道,兩兄弟也只好先進屋內看電視等了。

學校警衛室的茶几上,那杯倒給小柔的茶翻倒在上面,弄濕了一大片的茶几。

「喔嗚別弄警衛先生∼∼喔喔∼∼∼頂到底了阿阿∼∼」

「你們是什麼社團阿∼嘿∼怎麼社團活動還要裝這玩意儿?」

小柔此時正躺在地上,面露痛苦的表情,大山面對小柔坐著,把小柔2隻纖細的玉腿伸直分

別夾在大山兩邊的腋下,大山則是把自己的一隻腳頂住小柔的下体,頂在情趣內褲的假陽具上,

然后慢慢用力頂著那根假陽具。

「喔。喔喔喔到底了別停手阿∼不、不要弄歐∼∼∼」

大山越來越用力,一直頂到無法在前進半分的位置。

「阿阿頂到頂到底了阿∼∼∼子宮歐∼∼中了不行歐歐∼∼∼」

小柔被頂得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苦,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突然小柔感覺子宮一鬆,才剛鬆

一口氣時,假陽具又用力的頂入了子宮,原來是大山又想出更變態的方法,把腳伸回一點,

在用力頂進去。

「阿阿∼∼∼痛不、不能這樣歐歐∼∼會被刺進去會穿過去阿∼∼歐阿阿

∼∼」

子宮連續的被强力撞擊的快感,加上大山刻意的技巧性的迴旋,小柔很快就覺得快感襲身,

「阿∼∼阿阿∼∼歐歐要、要去了∼∼阿阿∼∼去了阿阿阿阿∼∼∼∼∼∼∼∼∼∼

∼」

小柔一陣狂叫之后就高潮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眼神迷濛的望向天花板,洩出的淫水濕

了一大片地板。大山上前把小柔的雙腿張開,解開情趣內褲旁的蝴蝶結,慢慢地從小柔濕得

一踏糊涂的陰道抽出假陽具,又弄得小柔一陣低聲淫叫。

「嘖嘖,洩了這麼多,看來是個淫蕩的女娃儿呢!剛剛老子讓你爽了,現在也該你來服侍老

子了吧!」

大山把小柔拉起來,掏出硬挺已久,又粗又臭的肉棒,在小柔柔嫩的小嘴唇上摩擦,要小柔

張開嘴巴把肉棒吞進去,小柔才把嘴張開一點點,大山就迫不急待把陽具給塞進去做活塞運

動。

「唔等嗚等一下∼∼咕嗚嘶∼∼咕恩咕嗚嗚∼∼∼」

大山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粗大的陽具每次頂都頂到小柔的喉嚨,讓小柔差點不能呼吸,

還好大山抽插了几下讓小柔的口水滋潤自己的陽具之后,就把陽具給拔了出來,把小柔推倒

在地上,將小柔的雙腿高舉過肩,然后充份運用腰部的力,把陽具大幅度地抽插,每一次抽

出都把被淫水濕透了的陰道內壁抽了一點出來,而淫水更濺得滿地都是;每一次推進都頂得

她的子宮口又麻又痛。

「阿、阿放過我歐∼∼不行阿喔太用力了插得好深阿阿阿∼∼

∼」

「媽的果然是騷貨,隨便干就叫成這樣子!」

大山狂干了10几分鐘后,突然,他用力抓緊了小柔的大腿,下身用力地把肉棒全部擠進了

小柔的身体裡,沒有再往外抽,小柔感到塞滿自己陰道的陽具一顫一顫地在抖動了好長一段

時間,大山的精液全部灌進了子宮裡,小柔感覺子宮壁一燙,高潮也隨之而來:

「阿阿∼警衛先生你你射在裡面歐∼∼不行了∼∼阿阿阿阿阿∼∼∼∼∼∼∼」

大山灌完漿后又抽插了几下,這才將陽具拔了出來,大山的精液和小柔的淫水混在一起從小

穴口緩緩流出,弄得小柔的下身一片狼籍。

小剛看著牆上的時鐘,都已經8點了,小柔竟然還沒有回來,兩人開始擔心了起來,但是怎

麼想也不知道被命令回家的小柔會到哪裡去,只能坐在沙發上等著,而小正則是打電話問同

學們有沒有人將她帶回去。

「歐!歐∼讓、讓我回去吧嗚歐歐∼∼好深阿這樣子更深了∼歐歐∼∼」

晚上8點的教學大樓裡,警衛大山正出來做例行巡邏,與平常不同的是,大山身上多了一個

人,大山把小柔抱起來,裸露著下体將陽具再次插入小柔飽受摧殘的小穴裡,此時小柔全身

上下只剩下一條水手服短裙,不過早已被大山往上拉到了腰部以上,使得小柔能完全看到自

己的小穴緊緊咬住大山的陽具交合的情形,不過她已經顧不得害羞了,她的雙手環扣住大山

的脖子,雙腳則是環扣在腰部,大山抱著她的大屁股不斷用力推,這個姿勢讓大山的肉棒更

深入小柔的陰道裡,小柔壁起眼睛浪叫求饒,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享受。就這樣巡

視了几間教室之后,饒是大山也有些不支了,就在這排的最后一間教室的桌子上把小柔放下,

然后把小柔的雙腳往上推到膝蓋几乎完全貼住一雙大奶子,然后就整個人壓到小柔上方繼續

抽插,小柔被壓得雙腳生痛:

「歐、歐痛、痛阿∼∼別饒了我阿∼∼∼歐、歐、不要恩阿阿∼∼∼∼」

大山完全不管她痛苦的求饒,依舊是猛力進攻著小柔的下体。

晚上9點多了,小剛和小正還是完全沒有小柔的消息,正想要不要報警時,電話響起了,小

正馬上衝去接起來。

「喂、喂歐∼我是、是小柔阿阿∼∼等等喔、喔喔會死阿歐」

「小柔!你在哪裡?你怎麼了?是誰把你給帶走的?」

「我歐、歐我在朋友家∼阿別、別擔心歐歐∼∼先停嗚」

小正一聽就知道有人正在姦淫小柔,頓時怒氣大升,急忙連問小柔到底在哪。

「不、歐∼∼我、我在朋友家阿阿∼∼阿不、不行了歐、歐∼∼」

小柔叫完大山就把電話給掛了,小柔正趴在教職員辦公室的桌子上,大山則抱住小柔的腰從

后面狂操著小柔的小穴。小柔也記不住這是今晚第几次的高潮了,只是后面的大山還沒有要

停止的跡像,大山這一次已經是灌了小柔第3次漿,又繼續姦淫小柔。

「嘿嘿∼我想那兩兄弟現在一定氣的半死吧∼不過他們可不知道我們在學校裡阿∼」

「放、放過我吧歐歐∼這已經是第四次了喔阿∼我快受不、受不了了阿歐

歐∼∼」

「那可不行阿∼呼∼∼我今晚可是一定要把你給干死,何況我休息的時候你也休息夠了吧∼

哈哈!」

太久沒動過女人的大山,一得到小柔這美少女哪捨得休息,連續3次射精到勃起的間隔每一

次都不到5分鐘,這5分鐘小柔也根本沒休息,大山在這5分鐘都用手指代替陽具抽插小柔

的小穴,根本不讓小柔有喘息的時間,一勃起就又馬上進入,只得整晚不斷呻吟求饒。

「喔喔∼∼好棒!要射了∼射你第4次∼哈哈∼準備幫我生小孩吧!」

「不、不要∼我我不要幫你生小孩阿阿∼∼燙歐歐∼∼不要射進去阿∼∼∼」

大山哪裡管她,一股股滾燙的精液直接噴入小柔的子宮內,射得小柔全身一顫,又丟了一次。

小柔一動也不動趴在桌上喘息,剛剛灌進去的精液緩緩流出,沿著大腿往腳下滑去。

(沒有力氣了要休息)這樣的念頭只出現了几秒鐘,大山就又把中指和食指併住

插進去小柔紅腫的小穴裡抽插。

「恩拜託∼讓我休息一下吧恩真的會死掉的∼嗚又開始了歐歐

∼∼」

大山一隻手伸到趴在桌上的小柔胸前,把小柔稍稍扶起來,開始玩弄小柔的大奶子,一會而

用食指和拇指搓磨著奶頭,一會而又整個奶子抓著亂揉。

「別別這麼用力奶、奶子會痛阿∼歐∼∼嗚嗚唔阿阿」

聽著小柔淫蕩的浪叫,很快的大山的肉棒又堅挺了起來,肉棒一對準小穴就再一次刺了進去,

小柔已經完全沒有半點力氣抵抗了,只有任由他進入,而大山又把小柔抱起來一邊走一邊干。

「歐∼歐∼阿阿阿。唔恩喔∼恩阿阿∼∼歐歐阿」

大山的陽具從小柔小穴中帶出來的淫水和精液不斷的濺到地上,一路上隱隱約約留下一條水

痕,等到大山把小柔再一次抱回警衛室的時候,小柔感覺全身好像快虛脫了,大山漿小柔緩

緩放倒在塌塌米地上,陽具從來沒有離開過小柔的陰道,他將小柔側身轉過,讓小柔側躺在

地上,小柔不知道大山要干麻,也沒有力氣阻止他,就任憑他翻動,大山將小柔修長右腿的

掛在自己的肩上﹐身体則是坐在小柔左腿上,然后壓下去繼續抽插做著活塞運動,小柔右腿

被壓的發酸,而小穴則是不斷傳來快感:

「阿別太用力壓得痛阿∼歐歐歐不行了痛歐阿阿∼∼∼」

大山只是一直干著﹐完全沒有理會小柔的淫叫,小小的警衛室不斷迴響著"噗滋噗滋"的水

聲和少女的喘息淫叫聲,大概再抽個百來下后,小柔好像也快高潮了: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歐不行了啊啊∼∼快歐

歐歐。求求你。啊啊∼∼啊啊啊∼∼∼」

「歐∼不管干几次還是這麼爽我又要射蘿∼全部都給你∼∼∼唔∼∼∼」

「歐啊啊不行射在裡裡面恩啊啊。不行了歐歐∼∼阿阿∼」

大山又把滿滿的精液灌進小柔的陰道裡,小柔子宮一燙的也同時到了高潮,直接就在地上喘

息,連大開的雙腿都沒有力氣合上,還能清楚地看到精液不斷倒流出來。大山趴到小柔身上,

一邊享受小柔柔軟的奶子,用嘴巴又吸又舔,一邊用手指又挖又插著小柔的小穴,可憐的小

柔直覺大山又要干自己第六次,但是自己已經沒有絲毫力氣抵抗了,正當大山又回過氣來,

抓住小柔的雙腿對準小穴又要直接一捅而入的時候,大山突然感覺腰部一痛,整個人就半飛

了起來跌到一旁,只見小剛小正兩兄弟目光如炬,一人手上都有一把路上檢來的鐵棍,然后

警衛室連續好几十分鐘不斷傳出哀嚎原來當小

柔打電話給小正的時候,小剛注意到家裡電話的來電顯示器顯示是學校的號碼,知道小柔還

在學校,馬上就趕了過來,當大山被打的慘不忍睹,小正才來扶起小柔,小柔看到兩兄弟后,

心裡一鬆就開始哭了起來,沒多久就累得睡著了。隔天上課的時候,校內不斷謠傳警衛大山

挖凹~這好久了阿~!!!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