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媽媽 十篇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我吃完早餐,準備要上學,叔叔看看我,催著我快上學,拿給我一百元的零用錢,我很高興的拿了錢,要座車,才想到書包沒有帶,回家拿的時候,發現媽媽墊著一張椅子,要整理櫃子上面的物品,請叔叔幫忙,叔叔扶著椅子,然後眼睛看著媽媽穿著粉紅色的居家服裝,短短的裙子,叔叔就把手從椅子上移動到媽媽的兩隻腿上支撐著,媽媽繼續整理,叔叔把媽媽短短的裙子給折到腰部上面,媽媽的屁股都漏出來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內褲,和肉色的褲襪,叔叔跟媽媽說,這樣很危險,要抱緊一點才好整理,媽媽甜甜的一笑,說謝謝叔叔,說完,叔叔就把媽媽的兩粒圓圓的屁股給捏著,摸著,而且叔叔的臉看起來離媽媽的屁股好近,好像要吃掉什麼東西,整理完上面的時候,媽媽還要把櫃子中間的東西放好,就拿了一
張比較矮的椅子墊著,叔叔這時又說,椅子雖然矮,但是不小心摔了,還是會很疼,我還是幫你扶著,媽媽又微笑了說好,這次叔叔抱住媽媽的細細的腰部,又把媽媽粉紅色的家居衣服給折到上面,又說這樣扶不穩,要上面一點比較安全,說著兩隻手就從媽媽的粉紅色衣服裡面伸進去,托著媽媽兩個乳房,並且還搖來搖去,媽媽突然叫了一下,叔叔的手也動的不停,一直到整理完,媽媽還感謝叔叔,親了叔叔一下,媽媽真的很迷糊喔。

[人妻]
迷糊媽媽

我是一個國小六年級的小學生,今年十二歲,是家裡唯一的孩子,有一個在貿易公司上班的父親,是公司的中階主管,除了星期天有休假在家外,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裡面,所以大部分都是媽媽在照顧我,媽媽是一般的家庭主婦,今年剛好是三十歲,比爸爸小了五歲,媽媽平時在家裡照顧我,早上的上下課我座學校的接送車回家,說到媽媽,他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身材非常好,而且笑起來真的很甜美,但是爸爸老是說媽媽很迷糊,但是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迷糊,這是在無意中發現的事情,才讓我知道爸爸說媽媽迷糊的原因了。

隔壁有一個叔叔,沒有結婚,我對他的印象是不好也不壞,為什麼呢,因為叔叔每次當爸爸上班的時候,都會來找媽媽,吃媽媽的豆腐,但是來家裡的時候,都會給我零用錢,也會買玩具給我,所以我對叔叔感覺不好也不壞,而媽媽對男生也沒有戒心,不但是一個大美人,更是一個迷糊的媽媽。

有一天,爸爸也不在,家裡只有我和媽媽,媽媽正要準備早餐,所以很忙,叔叔就敲門進來,問媽媽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事情,媽媽對常來家裡的叔叔都很客氣,所以有事情都會請他幫忙。

我吃完早餐,準備要上學,叔叔看看我,催著我快上學,拿給我一百元的零用錢,我很高興的拿了錢,要座車,才想到書包沒有帶,回家拿的時候,發現媽媽墊著一張椅子,要整理櫃子上面的物品,請叔叔幫忙,叔叔扶著椅子,然後眼睛看著媽媽穿著粉紅色的居家服裝,短短的裙子,叔叔就把手從椅子上移動到媽媽的兩隻腿上支撐著,媽媽繼續整理,叔叔把媽媽短短的裙子給折到腰部上面,媽媽的屁股都漏出來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內褲,和肉色的褲襪,叔叔跟媽媽說,這樣很危險,要抱緊一點才好整理,媽媽甜甜的一笑,說謝謝叔叔,說完,叔叔就把媽媽的兩粒圓圓的屁股給捏著,摸著,而且叔叔的臉看起來離媽媽的屁股好近,好像要吃掉什麼東西,整理完上面的時候,媽媽還要把櫃子中間的東西放好,就拿了一
張比較矮的椅子墊著,叔叔這時又說,椅子雖然矮,但是不小心摔了,還是會很疼,我還是幫你扶著,媽媽又微笑了說好,這次叔叔抱住媽媽的細細的腰部,又把媽媽粉紅色的家居衣服給折到上面,又說這樣扶不穩,要上面一點比較安全,說著兩隻手就從媽媽的粉紅色衣服裡面伸進去,托著媽媽兩個乳房,並且還搖來搖去,媽媽突然叫了一下,叔叔的手也動的不停,一直到整理完,媽媽還感謝叔叔,親了叔叔一下,媽媽真的很迷糊喔。

在一次,媽媽早上很早起來在庭院澆花,因為家裡的庭院很多花,叔叔很早也跟著媽媽起來了,看媽媽澆花,叔叔說要幫忙,結果花澆完了,但是叔叔不小心說把水澆到媽媽身上,媽媽白色的衣服,和裙子都溼透了,叔叔很緊張,要媽媽必須快換掉濕衣服,媽媽說好,就到了家裡面,叔叔說,濕的衣服要換掉,但是身體濕了會有細菌,必須用口水來殺菌,媽媽的白色衣服被叔叔脫下來後,叔叔很快的把媽媽抱著,用舌頭把媽媽身上的水給舔乾,然後脫下媽媽的裙子,用舌頭把媽媽穿著肉色褲襪的腳舔著,媽媽說,襪子不用脫嗎,叔叔說,身上比較濕才要換,襪子舔一舔就可以了,叔叔不停的在媽媽的腳上舔著,媽媽突然閉起眼睛,呻吟了好幾聲,好像很痛苦,叔叔又說,胸罩也濕了,要快換掉,胸罩脫下後,叔叔就蹲
在媽媽的胸前,一直把媽媽的乳頭給又吸又舔,媽媽又叫了好幾聲,最後媽媽換掉衣服後,又謝謝叔叔。
星期六那一天,我下午不用上課,所以十一點就放學了,媽媽在洗菜,叔叔一進來看到我,就拿了一百塊給我,要我去樓上用功看書,我去了樓上,等叔叔到了廚房的時候,我下樓偷偷的看著,媽媽說農藥很多,菜都洗不乾淨,叔叔說要教媽媽洗菜的方法,媽媽很高興的謝謝叔叔,叔叔就從後面抱著媽媽,兩隻手牽著媽媽的手,說洗菜要均勻,重要的是每個都要確實洗的到,叔叔一邊說著嘴巴一直舔著媽媽的耳朵,說耳朵的溫度就是洗菜的溫度最好能剛剛好,叔叔又把媽媽白色的居家服給捲到上面,說洗菜要用力,兩隻手隔著衣服在媽媽的乳房摸著,媽媽也照著叔叔的話作,努力的洗菜,而叔叔也用力把媽媽的兩團圓圓的乳房來回的活動,媽媽呻吟了好幾聲,眼睛閉著,叔叔的下面好像漲大了好多,叔叔跟媽媽說,洗菜要
用力,腿要伸直,說著就蹲下去用兩隻手把媽媽兩隻穿著肉色褲襪的右腿給舉起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只剩下左腿在地上支撐,叔叔在媽媽的內褲下面不停的吸允著,媽媽閉著眼睛,呻吟了好幾聲,最後媽媽叫了好大聲後,叔叔才說,這樣菜就可以洗好了,媽媽親了叔叔一下後,微笑著謝謝叔叔。

又有一次,媽媽作家事,不小心被刀了割了一個小傷口,叔叔知道後,就說要趕快在傷口的地方,把細菌吸出來,叔叔把媽媽割傷的小手指吸了一下,說這樣不安全,刀子割到會有破傷風,所以要檢查全身才安全,說完就脫掉媽媽的粉紅色衣服,兩隻手在媽媽穿著胸罩的胸部一直捏著,問媽媽說會不會痛,媽媽說有一點點,叔叔說,這樣不行,很難檢查,又脫掉媽媽的胸罩,兩隻手又在媽媽的乳房摸著,叔叔把嘴巴伸進媽媽的乳頭上,輕輕咬著,媽媽忍不住的呻吟,問媽媽說會不會癢,媽媽臉紅著說對著叔叔說,好像有點癢癢的,叔叔說這樣應該傷口在別的地方,說著就把媽媽轉到客廳的牆上,把裙子捲起來,一直吸舔著媽媽穿著肉色褲襪的大腿,媽媽臉紅紅的呻吟了起來,

「恩….阿…….」

叔叔看到媽媽臉紅紅的樣子,說這樣只好了一些,說著將媽媽的裙子脫掉,叔叔說要全身按摩才能知道哪裡會痛,就把媽媽穿著褲襪的兩隻腿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後叔叔的兩隻手不停的在媽媽美麗的乳房上用力的上下左右轉動。

「阿∼∼∼∼」媽媽的臉更紅了,叔叔更用力的揉動,媽媽也一直閉著眼睛,好像很痛苦,叔叔把媽媽翻過來,說背部也有可能,就在媽媽的背上,一直來回到吸允著,媽媽也輕輕的呻吟了幾聲,叔叔就脫下了自己全身的褲子和衣服,把媽媽抱起來,媽媽因為雙手沒有支撐的地方,雙手就抱住叔叔的背,叔叔下面的東西好大,一下子就頂住媽媽下面的粉紅色的小洞,媽媽突然呻吟了一聲,叔叔上下抽插著媽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媽媽呻吟的白皙的雙腿,捲著叔叔的屁股,叔叔好像也受傷的叫了幾聲,又抱著媽媽到吃飯的圓桌,將媽媽的手扶著桌子,叔叔又用下面大大的東西,在媽媽粉紅色的小洞一直抽插,媽媽閉著眼睛呻吟,呼吸好像也很急,叔叔左右兩隻手放在媽媽的腰上,用力的抽插,媽媽更痛苦的叫著,但聲
音很好聽,叔叔又躺在沙發上,把媽媽的小洞放在自己下面很大的東西上,叔叔雙手在媽媽的乳房上不斷揉捏,而叔叔不斷的對媽媽抽插,媽媽臉紅的像頻果了,叔叔忍不住了,把媽媽抱出去外面,直接把媽媽放在外面的小轎車上,叔叔親吻著媽媽的嘴,抬起媽媽的一隻腿,就努力的在媽媽的p洞裡抽送,媽媽呻吟了好久,叔叔也很痛苦,好像忍不住了,媽媽閉著眼睛,輕輕的呻吟,叔叔也不斷的抽送,爸爸剛好想說要回到家,買了一些吃的東西,看到叔叔這樣對媽媽,就拿著棍子打叔叔,打到下面大大的東西,叔叔痛的逃回去,連夜就搬走了,我也沒有零用錢拿了,爸爸說媽媽很迷糊,對人太好,所以安慰媽媽別難過,媽媽留著淚說,幸好爸爸有回來,所以媽媽真的很迷糊。
第二話
精品篇
這是我放寒假之後,媽媽在家裡面,辛苦的整理家務,有一通電話打給媽媽,是媽媽的姊姊,我的大阿姨,因為有事情要去國外接洽採購,因此想請媽媽幫忙顧著店裡的生意,大阿姨是媽媽的大姊,排行最大,本來還有一個二阿姨,但是二阿姨小時候就因為外公跟外婆吵架,被外公給扶養而跟媽媽她們分開了,說到大阿姨,她好多年前就已經離婚了,雖然目前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生活,不過她很厲害,開了一間很大的男女精品店,有賣各種男生女生的服裝,鞋子,領帶,各式各樣零琅滿目的大小東西,因為價格很貴,所以來店裡的客人,不是很有錢,就是老客人。
媽媽聽到大阿姨的請求,雖然很高興,但是自己沒有賣精品的經驗,所以很擔心的想了一下,大阿姨跟媽媽說,平常來店裡的客人不多,所以不用擔心,精品的價格都標在物品的上面,所以有買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媽媽聽了之後,就答應大阿姨的委託,打電話爸爸說清楚後,爸爸也答應了,我因為在放寒假,媽媽也把我帶去店裡,方便照顧我。
我來到阿姨的精品店,進去看了一下,裡面有男女生所有的衣服,褲子,鞋子,等等好多的東西,男女的服裝是分開的,而且男生女生有更衣室,更衣室裡面有一張小床,一面更衣的鏡子,兩張小板凳,而最裡面有一間房間,是店員的休息室和一間浴室,旁邊就是廁所,媽媽說,我在休息室裡面不能亂跑,裡面有電視可以看,媽媽要幫大阿姨顧店,要我在裡面好好玩,媽媽親了我一下,我也很高興答應媽媽。
媽媽平常在家都穿著居家衣服,因為是第一次幫大阿姨顧店,所以就穿著很少看到的漂亮衣服,我雖然答應媽媽在裡面玩,但是卻想偷溜出去看一下,我躲在更衣室的旁邊,那裡客人不會看到,而且我很矮,可以躲在衣服的旁邊,媽媽就站在門口招呼客人,路上人很多,但是卻都只是睜大眼睛,一直看著媽媽,這時來了一個客人,看起來大概有四十歲,她一進門第一眼看到媽媽,就整各眼睛不停的看著媽媽,她看著媽媽穿著前面有扣著四各鈕帚漪鶡熇簳首X袍,而且媽媽的旗袍裙兩旁,有兩條高叉的線條,只要一走動,都可以看到媽媽穿著紅色的緊身絲褲襪,媽媽微笑著跟客人說,有需要什麼可以看看,客人說,想看看有什麼男性的衣服領帶,媽媽就帶著客人,走到男性衣服的地方,客人的眼睛,一直跟在媽媽後面,因為穿
著緊身旗袍,而堅挺的胸部,媽媽指著衣服微笑的跟客人說,請慢慢的看,這裡都是男性的衣服,客人說想請媽媽量一下自己的腰圍,媽媽就拿著量尺,胸部貼著客人的側面,這時客人看著媽媽微傾的胸部,露出了兩條乳溝,就說量尺要靠緊一點,才能比較準確,就把媽媽緊緊的抱著,一邊用兩隻手深入媽媽下面的高叉旗袍裙,一邊用舌頭在媽媽的耳朵輕輕咬著,媽媽突然有點嚇到,但還是繼續幫客人量著,量完腰圍後,客人說胸圍也要量,媽媽站在客人前面,低著頭用量尺量著客人的胸圍,客人看見媽媽尖挺的胸部,就說胸部挺著不好量,就解開媽媽旗袍的鈕扣,然後直接伸入媽媽紅色的胸罩裡面,幫媽媽的兩各乳房轉動著,媽媽呻吟了一下,眼睛也微微著閉著,客人也更快速的轉動著媽媽的乳房,媽媽量完了胸圍後,
就不好意思的看著客人,說客人的尺寸,店裡好像有,客人說了款式後,說還需要領帶,媽媽看到領帶在上面,客人點了領帶的款式後,媽媽為了看清楚領帶上面所定的價格,就想拿椅子墊著,但是店裡沒小椅子,所以媽媽一直墊著腳根看著上面,客人說,要高一點才看的清楚,就將媽媽穿著旗袍裙的裙子捲了上來,媽媽的白色內褲和紅色的絲褲襪,就都露了出來,客人兩隻手就抱著媽媽的腰,把媽媽放在客人的肩膀上,客人說穿著鞋子,尖尖的被踢到會受傷,就將媽媽的兩隻紅色高跟鞋給脫下來,然後左右吸允著媽媽穿著紅色絲褲襪的大腿,兩隻空著的手腕伸到媽媽的腳底,輕輕的撫摸著,媽媽忍不住的呻吟了,客人更不停的在媽媽的大腿上,一直舔著,整個大腿上都是客人的口水,媽媽很不好意思,跟客人說,已經知
道標價,客人高興的說媽媽服務很好,店裡以後一定生意更好,媽媽因為第一天顧店,被客人稱讚,就高興的親了客人一下。
因為媽媽很美,所以來店裡的客人也好像更多了,客人好像都在看著媽媽的身體,但是因為客人多,媽媽也很高興,再幫大阿姨顧店的第三天下午,第一天來買衣服的客人又來店裡了,她看到媽媽穿著粉紅色的套裝,粉紅色的超短裙,粉紅色的緊身褲襪,客人看到後,下面褲子好像有東西漲起來,這次客人說上次的衣服真的不錯,所以她想幫自己的老婆也買幾件衣服,媽媽看到客人高興的樣子,也微笑的謝謝客人,客人說媽媽比她老婆更漂亮很多,說媽媽有一般女人沒有的魅力,媽媽聽到了,高興的微笑謝謝客人,拿給了客人量尺後,客人走到媽媽後面,說她老婆的身材跟媽媽差不多,可以量量看,就把媽媽穿著套裝的衣服脫掉,媽媽的粉紅色胸罩露了出來,客人用量尺頂著媽媽的乳房,說這樣量不准,就把媽媽的胸罩也
脫掉,用量尺頂著媽媽的乳頭上下磨蹭,媽媽好像很舒服的輕輕呻吟,客人的嘴巴在媽媽的臉上,白皙的頸部一直吸允著,說大約知道了尺寸,但是還要用嘴巴試看看乳頭的緊度,會不會影響衣服,客人繞到前面,兩隻手來回轉動著媽媽的乳房,將媽媽的粉紅色的乳頭輕輕的含著又用舌尖慢慢的挑弄。
恩…..阿~~~~~!
哼…….阿…….
媽媽舒服又痛苦的樣子,閉起眼睛呻吟著,客人看到媽媽乳頭變的堅硬,又用牙齒輕輕的咬著,配合著舌頭來回的滑過乳尖,媽媽的臉紅了起來,不好意思的看了一下客人,
客人說胸圍量好了,在量一下腰圍,就把媽媽的粉紅色裙子脫了下來,媽媽身上只剩下粉紅色內褲和粉紅色的絲褲襪,客人說媽媽的腰真細又白,就抱著媽媽去男生的更衣室,要媽媽坐著小板凳,就從後面蹲下來把量尺貼在媽媽白嫩的腰上,客人一邊量著,一邊用舌頭舔著媽媽白皙的背部,頸部,一直到腋下,媽媽忍不住的抖了一下,呻吟著,量好尺寸後,客人努力的在媽媽的背上吸允著,雙手也從背後繞著圓似的,轉繞著媽媽的香乳,媽媽似乎很痛苦的呻吟著,客人看著美麗的媽媽,
下面大大的東西也有感覺了,但媽媽就不好意思的小聲說著。
請..恩~~~問..還……需…阿~~~~要…量……恩….嗎…
客人不好意思的說,好像還要買鞋子,說著就把媽媽扶到更衣室的小床坐著,把粉紅色的高跟鞋脫了下來,客人一隻手隔著媽媽右腳的粉紅絲褲襪輕輕的撫摸,一隻手抬起媽媽左腳的腳指一隻一隻的含入口中吸允著,媽媽閉著眼睛,輕輕的嬌哼著,客人下面大大的東西好像更大了,客人脫了自己的褲子和內褲,把媽媽的兩隻腳放在自己下面大大的東西,並且用媽媽的兩隻腳,來回弄著自己大大的東西,媽媽不好意思的閉起眼睛,客人突然把許多水,噴到媽媽穿著粉紅色絲褲襪的大腿上,客人高興的謝謝媽媽,還說會介紹更多客人給媽媽,媽媽聽到,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也
很高興的微笑謝謝客人。
最近因為客人很多,而且我也常在大阿姨的店裡面躲貓貓,但是因為客人多,所以我也不會被發現,媽媽今天還是微笑的招呼客人,所以客人就圍繞在媽媽旁邊,使得媽媽的身上突然多了好多隻手,下午下了一場大雨,客人也都沒上門了,媽媽還是在店裡面忙著,我無聊的跑到店門口看看,遠遠看到一個很熟悉的人,是那個常常來店裡的客人,我想起媽媽說的話,怕被客人看到,就躲回我的休息室,果然那客人沒多久到店裡面來了,客人看到媽媽美麗的臉龐,白皙的肌膚和粉嫩的頸子,身上穿著白色的套裝和短裙,短裙下似乎可以看到穿著膚色絲褲襪的大腿,客人看著媽媽的大腿看的出神,媽媽微微的一笑,客人說想請媽媽改一下幾天前衣服的領口,而且說也想幫公司的朋友買,媽媽微笑的答應,就拿著客人的衣服,在縫
紉機上改領子,客人看到媽媽座在椅子上,稍傾斜的低胸口,似乎可以看到乳溝,又看到下面修長的大腿,跟著那縫紉機的踏板踩著,客人跟媽媽說,踩偏了容易受傷,而且縫紉之前最好能先按摩一下,就把媽媽的椅子轉過來,脫下媽媽白色的高跟鞋,輕輕的揉捏著媽媽右邊的腿,然後又把媽媽的右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輕輕的彎著媽媽的膝蓋,媽媽看到客人很熱心的幫自己做按摩,也很高興的謝謝客人,客人又把媽媽的左腿也放在另一個肩膀上輕輕的彎著,媽媽隱約感到有一點痛,但是又舒服的感覺,輕輕的閉起眼睛,客人看到媽媽閉起眼睛,就說這裡不好用,就很快的把媽媽抱到更衣室的小床上坐下,然後就把媽媽的裙子捲到上面,跨座在媽媽的兩個大腿上,用兩隻手隔著媽媽的絲褲襪,客人一邊用下面有點硬起來的
東西上下磨蹭著媽媽的腿,一邊用兩隻手在媽媽的大腿兩側摸著,媽媽的兩隻手,在後面支撐著,媽媽呻吟了一下,閉著眼睛享受著奇怪的按摩,客人說,如果扭傷會影響很多的神經系統,所以要徹底的按摩,客人就抱著媽媽,座在自己的腿上,然後把媽媽的白色套裝和胸罩給脫下後,雙手伸向媽媽的背部,不停的揉捏,撫摸,媽媽感覺到很舒服,客人用舌頭在媽媽的粉頸上,不停的吸允著,然後把媽媽的臉,也吸允著,媽媽很害羞的低下頭,客人又把嘴巴貼向媽媽,然後用舌頭吸舔著媽媽的嘴唇,媽媽呻吟了一下,客人快速的把舌頭伸進媽媽的香唇裡面,在媽媽的香唇中攪拌著,媽媽紅著臉,閉起眼睛,好像很不好意思,最後媽媽突然說按摩好像好了很多,就離開小床,想穿衣服繼續縫領子,客人看到媽媽想離開,就一
把捉住媽媽白皙的兩個肩膀,然後吻著媽媽的臉龐,粉頸,舔了一會後,客人把媽媽貼在更衣室的鏡子上,客人蹲下去,隔著短裙,舔著媽媽穿著絲褲襪的私處,兩隻手也不停的在媽媽的乳房轉動著,媽媽忍不住的呻吟了幾聲,聽到媽媽的呻吟,客人更賣力的舔著媽媽的私處,乳房更是時快時慢的轉動著,隨著媽媽的呻吟,客人下面大大的東西好像也變得更大了,客人把媽媽的裙子和褲襪脫掉後,自己也脫的一絲不掛,就從後面緊緊的抱著媽媽,然後客人把自己下面大大的東西,伸入媽媽的粉紅色小洞。
阿!!
媽媽在客人上下的抽插時,突然忍不住的呻吟,客人從背後雙手在媽媽的乳房上,跟著上下的抽插,有節奏的轉動著乳房,媽媽的呻吟,使得客人大大的東西,更有精神的活動著,過了許久後,客人把媽媽放在更衣室的小床上,讓媽媽的手貼著床,客人的雙手抱著媽媽的細腰,大大的東西又進來抽插著,媽媽不斷的呻吟,客人又更努力的抽插著,媽媽閉起眼睛,好像很痛苦,但是聲音卻越來越好聽,客人忍不住媽媽的呻吟聲,把媽媽抱著走到外面的電線竿,外面下著小雨,客人興奮的把媽媽抱起來,媽媽雙手只能抱住客人的背部,客人興奮的抱著媽媽的腰部,貼在電線桿來上下的抽插著,媽媽背雨淋濕了,也忍不住的呻吟了好久,客人雙手用力把體重很輕的媽媽上下的抽送,媽媽閉著眼睛,臉紅的像頻果般的顏色,客人把貼著電線桿的媽媽,嘴巴不斷的深入吸允,媽媽
更嫵媚的呻吟了,客人好像忍不住的樣子,媽媽也不斷的呻吟,這時突然一輛車開了過來,原來是已經回國的大阿姨,她看到媽媽被不認識的人戲弄,就生氣的把雨傘,用力的刺向客人下面大大的地方,客人痛的慘叫,衣服不穿,就在大街上狂奔著逃跑了,大阿姨跟媽媽說,店裡有時有這種客人,但是你太迷糊,對男人沒有戒心,很容易吃虧,安慰了媽媽幾句,然後就回到店裡,吃了一噸晚餐後,高興的跟大阿姨再見,所以媽媽真的太迷糊了。
第三話
堂哥篇
今天是星期三,我下午不用上課,所以早上十點半就坐著學校的接送車回家,因為學校星期三和星期六都只上半天課,所以我最高興的事情,就是能看媽媽煮我喜歡吃的菜,今天一回到家裡,就看見媽媽已經在忙著煮飯作菜,媽媽還是穿著一樣白色的居家服,米黃色的短裙子,前面掛了一條圍巾,看著媽媽短裙子底下,修長的大腿,不時的走動忙著,當然,我總是在媽媽忙的時候,不忘記撒嬌,在媽媽的後面,用雙手抱著媽媽穿著迷人的膚色絲褲襪的大腿,然後摸來摸去,媽媽因為在忙,而且我是小孩子,也都微笑著說等等可以吃到我喜歡吃的菜,媽媽自顧著又去作菜,而我的手也離不開媽媽的大腿,總是覺得這樣很舒服,然後手就慢慢的往裙子裡面摸去,摸著兩個圓滑的屁股,然後抱著雙手環抱著媽媽迷人的大腿上,媽
媽微笑著說,我很乖,都會幫媽媽端菜到餐桌,我也都會很高興的把菜端到外面,端完菜後,媽媽就對著我說,早上住在法國的伯父有打電話來,說好久沒來看我們,這次會帶伯母還有堂哥也會請幾天假來到家裡,我本來高興的心情,一下子好像跌到了谷底,因為,堂哥是我最討厭的人。
說到伯父,他是爸爸的唯一親哥哥,爸爸小時後的家裡很窮,所以伯父跟爸爸都是很努力的讀書,後來爸爸進入一間貿易公司,努力的工作,好不容易在公司當了中階主管,而媽媽是再爸爸求學時認識的,聽說媽媽是貴族的千金,不但是一個非常大集團總裁的獨生女,而且還有很多人追求,最後還是嫁給了爸爸,而伯父今年是四十歲,從小讀書不錯,在學校也是很多女生的白馬王子,但是伯父卻選擇了多金的伯母,伯母今年三十八歲,是一個資產家的女兒,有著數不盡的財富,人長的很普通,也長的不高,略為胖胖的身材,以前總是喜歡在媽媽面前吹噓著自己很漂亮,很多人追求,但是我以前記得我只看著伯母那大大的嘴巴,可以跟在家裡魚池養的鯉魚的嘴巴一樣大,而且嘴巴永遠是開著的說個不停,在來是堂哥,今年是
二十歲,在我小時後的印象中,他是大人面前的模範生,可是在我面前時,卻是搶我的玩具,欺負我,就算哭著跟大人投訴,最後嘴巴比較滑舌的堂哥,總是讓大人們認為我不懂事,而被大人罵。
到了下午快兩點的時候,聽到門外汽車的聲音,原來爸爸已經帶著伯父和伯母來到家門口了,而我最不想看到的人,也出現在視線中,一進門,爸爸和伯父有說有笑,而伯母也滔滔不絕的張開大口,述說著法國好玩的事情,種種高貴的物品等等,而媽媽也只能頻頻笑著點頭,就在那時,我注意到堂哥的眼睛,已經飄在媽媽的身體上,哪種感覺,就好像在看獵物的大惡狼一樣,從法國來到家裡的表哥,染著一頭金髮,一身花花綠綠的衣服,如果是不認識的人,我一定以為他是外面的小混混,而在他們的說法上,這叫做流行,爸爸跟我們說,要讓伯父伯母住一晚,明天則要跟公司請幾天假,當伯父的導遊帶著他們去玩,而表哥則執意要陪我玩,還能吃到媽媽煮的好菜,媽媽也只好笑著答應了。
隔天一早,爸爸帶著伯父他們到處去遊玩,而媽媽一早也打扮了一下,就在哪時,堂哥在媽媽的房間外面看著媽媽換衣服,隔著門縫,看見媽媽穿著整套粉色系的衣服和裙子,隔著裙子裡面更看見了媽媽正把一雙迷人的肉色絲褲襪穿在腿上,堂哥可能是看的太入迷了,只看到堂哥下面大大的褲襠,一直有大大的東西鼓起來,而等媽媽穿好後,堂哥也嚇的一溜煙的跑回客廳。
看見媽媽打扮好的模樣,堂哥眼睛睜的大大,兩個眼珠子看著媽媽迷人的大腿,比剛剛看到身體的樣子,感覺到媽媽有著更不一樣的韻味,媽媽微笑著看著堂哥,堂哥才不好意思的跟媽媽說,嬸嬸真的穿什麼都好看,逗的媽媽很高興的樣子。
媽媽帶著堂哥和我到百貨公司,堂哥看到女裝專櫃上的一件淺藍色透明睡衣,便鼓吹著媽媽穿什麼都好看,並且堅持買給媽媽,算是送給媽媽的禮物,媽媽高興的親了堂哥一下,最後為了巴結我,也買了一些玩具送我,就這樣逛一逛,吃些東西,回到了家裡面,已經三點多了,我一開門就溜到樓上去玩堂哥買給我的玩具,媽媽回來後,就坐在沙發上,因為走了一天,媽媽脫下了黑色的高跟鞋,兩隻手揉著腳跟的地方,而我要喝一些果汁,下樓要拿的時候,就看到堂哥跟媽媽說,自己常常也幫伯父伯母按摩,在法國幫女性按摩是一種禮貌,媽媽高興的笑著,就請堂哥按摩著,而媽媽則躺在沙發上。
堂哥也坐在沙發的後面,拿起了媽媽穿著絲褲襪的右腳,然後把媽媽的腳跟用輕輕轉圓弧形的樣子拉著,媽媽看著堂哥認真的樣子,高興的說,好像有一點舒服,不會很酸了,堂哥也很高興的依然繼續圓弧形般的拉著媽媽的腳跟,媽媽感覺到腳跟已經不太痠疼,反而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從腳跟處傳到身體上,媽媽的眼睛忍不閉上,享受著堂哥按摩傳來的舒服感受。
堂哥把媽媽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右手壓捏著,而左手則順著媽媽迷人的左腿曲線,輕輕揉揉的撫摸著,媽媽的右腿被堂哥彎壓著,左腿被撫摸,媽媽雖然閉著眼睛,但是臉已經感覺到有點紅,按摩了一會後,堂哥問媽媽說有沒有比較好,媽媽說感覺很舒服,堂哥要媽媽腰部按摩,可以減輕疲勞,在法國,這是女性常常必須的按摩,媽媽高興的點點頭,堂哥就把媽媽身體翻過沙發,然後媽媽把頭側著,堂哥就把媽媽的裙子把折了到腰部,雙手隔著媽媽的絲褲襪,用兩隻手揉著媽媽的腰部,力量適中,慢慢的揉轉著,媽媽感覺到腰部被一雙有力量的手揉動著,並且隔著堂哥的雙手磨擦絲褲襪的〔沙沙〕聲,感覺到腰部有一種難以言欲的舒服感覺,堂哥更用力的搓揉著,過了一會,堂哥把雙手轉到媽媽的屁股上,隔著媽
媽的絲褲襪,雙手不斷的揉捏著媽媽迷人的美臀,揉了良久後,媽媽不經意的呻吟,堂哥聽到媽媽的呻吟聲,更賣力的揉著美臀,媽媽紅著臉,更時而發出悅耳的嬌淫聲,堂哥忍不住了,感覺到下面的陽具猛地漲大,便脫下了自己的褲子和內褲。
堂哥把自己的陽具,慢慢的放在媽媽的臀部與大腿交接的空隙中,雙手緊扶著媽媽的臀部,而陽具就在空隙中慢慢的前後抽插,媽媽雖然感覺到一陣奇怪的感覺,但是堂哥時而撫摸大腿和臀部,使得媽媽也感覺到非常的舒服,並且閉起眼睛享受著。
過了良久,一股熱熱的精液流出了,全部都撒在媽媽迷人的大腿上,堂哥趕緊的拿了紙巾,幫媽媽的美腿擦拭,並且親了媽媽一下美腿,媽媽誇獎說堂哥很會按摩,讓媽媽感覺很舒服,就高興的再堂哥臉上親了一下。
到了隔天,中午剛吃完販,我本來要找媽媽撒嬌,就看到堂哥在廚房誇著媽媽做的菜好吃,並且說娶到媽媽的人才是幸福,逗的媽媽開心的笑著,堂哥說,嬸嬸的腿很美,從沒看過腿這麼勻稱,這麼迷人的腿,媽媽高興的說,那嬸嬸的腿是多好呢,堂哥說那要靠近一點看才知道,媽媽又笑了,堂哥就蹲著欣賞媽媽穿著膚色絲褲襪的大腿,並且用兩隻手在大腿上撫摸著,順著腳跟,慢慢的從下而上撫摸著,直摸到媽媽大腿的內側,媽媽閉著眼睛,不好意思的用兩隻手撐著裙子,但是堂哥慢慢移開媽媽的手,用嘴巴舔著媽媽的大腿內部,慢慢的滑落,然後脫下媽媽的一隻紅色拖鞋,抬起媽媽的大腿,從大腿一直舔著,媽媽舒服的把體重稍往後一仰,就被堂哥抱住腰部,堂哥的舌頭則纏著媽媽的密處附近逗弄,媽媽感覺到堂哥吃
的地方不對,但是也不好意思說出來,一時間,堂哥嘴巴輕咬著媽媽的小豆,媽媽觸電般,整個人呻吟了一下,堂哥輕輕吃著媽媽的小豆,媽媽的嬌息聲也不斷的呻吟,堂哥突然脫掉了媽媽的衣服和胸罩,用嘴巴不停的吻著,吸允著乳房,媽媽無力的用手支撐著,堂哥聽到媽媽的呻吟聲,也用舌頭挑著媽媽的乳尖,一下子嘴巴吞吐,吸允著,媽媽的呻吟聲悅耳的傳遍廚房。
堂哥脫下了身上的褲子和內褲,拿著一個小椅子,讓媽媽坐著,而自己把媽媽穿著絲褲襪的兩腿放在自己的陽具上,堂哥用手撫摸著媽媽的雙腿,媽媽害羞的閉起眼睛,但是隱約可以感覺到媽媽有點舒服的享受著撫摸,慢慢的,堂哥把媽媽的雙腿前後的抽送自己的陽具,而堂哥也在媽媽的腳跟撫摸著,漸漸媽媽感覺腳跟傳來熱熱的東西,原來堂哥的精液都留在媽媽的大腿和腳跟,堂哥跟媽媽說,堂哥拿了紙巾擦了媽媽的美腿後,笑著跟媽媽說,嬸嬸是堂哥第一次看過身材最好,最美麗的人,媽媽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也微笑的親了一下堂哥,說已經三十歲了,但是堂哥又說媽媽跟十八歲的美少女差不多,逗的媽媽更開心。
過了一天,堂哥因為快要回去法國,許多次都被我不經意看到抱著媽媽的腰,或撫摸媽媽迷人的大腿,但是因為堂哥說很多讓媽媽高興的事情,所以媽媽也就習慣了堂哥的吃豆腐。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聽到堂哥睡的房間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忍不住的跑去看,發現堂哥沒在房間,跑到了媽媽的臥室,就發現堂哥在媽媽的床邊看著媽媽的睡姿,媽媽側著睡,身上穿著前天堂哥送給媽媽的那件淺藍色睡衣,睡衣中間只有兩個小鈕扣,而睡衣裡面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媽媽的白色胸罩,往下看到媽媽迷人的大腿,穿著膚色的絲褲襪,堂哥忍不住就在媽媽迷人大腿上吸允起來,媽媽沒有醒來,但是發出了一點點輕輕的呻吟,堂哥更沿著媽媽的大腿上,慢慢吸允到媽媽的小腿,有時候用舌頭上下的舔著,有時候輕咬著媽媽的絲褲襪,媽媽好像慢慢感覺到一陣快感,雖然睡著,但是還是會發出呻吟聲,堂哥在慢慢用舌頭舔到腳底,然後拿起媽媽的腳指,一隻一隻的放入口中含舔著,媽媽敏感的腳指被堂哥一弄,眼睛漸
漸睜開,堂哥忍不住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褲子都脫光,而把媽媽壓在床上,雙手在媽媽的乳房上轉動著,而嘴巴就循著白皙的頸子,一直吸允到臉上,媽媽豐滿的乳房在堂哥的運轉下,漸漸有了感覺,慢慢的沒有力氣,讓堂哥在頸子和臉上舔著,媽媽忍受不了舒服的感覺,香唇輕輕呻吟了起來,堂哥就在這時,把嘴巴貼著媽媽,舌頭深入媽媽的香唇,攪著媽媽的舌頭,媽媽舌頭迴避著堂哥,而堂哥的舌頭卻好像是磁鐵一樣,要繞著吸附媽媽的香舌,媽媽覺得乳房被揉捏的很是舒服,就在神淫的時候,終於舌頭被堂哥征服著,堂哥慢慢的繞著媽媽的舌頭,就好像是逗弄獵物的樣子玩弄著,最後舌頭捲到了深處,堂哥把媽媽的香甜口液都吸入口中。
堂哥慢慢的把媽媽抱起,脫下了媽媽的睡衣和胸罩,舌頭纏繞在媽媽的乳房上,用舌頭轉繞著乳暈,在慢慢轉向乳尖的頂端,媽媽一下子閉著眼睛,好像很痛苦的呻吟一下,慢慢的,堂哥把媽媽轉過身體,在媽媽的背後,舔吸著媽媽白皙的背部,舌頭慢慢的滑動,舔著,媽媽又忍不住的呻吟了起來,舌頭繞著背部到香肩,再繞過腋下,而堂哥的雙手也沒閒著,雙手在後面環抱著媽媽堅挺的乳房,不停的轉動著,媽媽煞是感覺到快感一陣陣的襲來。
堂哥把嘴巴貼到媽媽穿著絲褲襪的美麗臀部吸允著,媽媽眼睛閉著感受到無法言欲的快感,慢慢的舌頭滑向了媽媽的私處舔著,堂哥就把媽媽的內褲移到一邊,然後再密處的絲褲襪上弄一個小洞,就在媽媽的密處上,肆意的挑弄著,媽媽忍不住的呻吟了起來,然後堂哥更賣力的用舌頭挑著,過一會,媽媽密處的愛液流了出來,而堂哥看著高潮過後的媽媽,閉著眼睛,身上的香氣讓堂哥忍不住把媽媽抱起來,然後把自己的陽具,在媽媽的嘴巴上貼著,媽媽害羞的閉上眼睛,而堂哥就快速的在媽媽小小的嘴巴上套弄著,堂哥把媽媽的臉頰輕輕的扶著,前,後,前,後,慢慢的讓媽媽套弄,一下子媽媽的嘴巴上都是堂哥的精液,媽媽紅著臉,想去浴室洗一下澡,堂哥躺在床上,看著媽媽在洗澡的模樣,感覺到漲大的陽具,一下子
又更大了不少,就從浴室一把抱住媽媽的腰,雙手揉著媽媽的乳房,然後把媽媽貼在浴室的牆上,一手抱住腰,一手揉著乳房,用陽具磨蹭著媽媽的密處,媽媽感覺到涼水沖著,又被突然的愛撫,身體的快感已經忍不住想呻吟了,過了一會,堂哥把陽具一下子送入媽媽的小洞裡面。
啊..啊…這..不行..嗯…
嗯..啊..我們..不可以..啊…
隨著堂哥的抽插,媽媽的小洞不時傳來了快感,而媽媽也閉著眼睛,身體無力著被堂哥蹂躪。
嗯..啊…啊..不能..啊…會..啊..
啊…我們..啊..啊..不..啊…可以…啊……
堂哥先坐在浴缸裡,把媽媽放在自己陽具的上面,然後隨著水壓的浮力,讓媽媽的小洞插送在堂哥的陽具下,堂哥雙手抱住媽媽的腰,想讓陽具能更深入媽媽的子宮,媽媽也感覺到堂哥的陽具正頂在自己的花心,不時磨擦著,堂哥也更賣力的上下頂送。
啊..啊..啊…裡面..
更裡面….嗯….
啊…對…在努力…高…啊…………..
堂哥聽到媽媽的嬌淫聲,忍不住的抱著媽媽,邊插送著媽媽的花心,邊把舌頭深入媽媽的香舌中交纏著。
啊….啊….對…用力…啊…嗯….啊….啊.
啊…舒服…啊…..裡面…嗯…..在..用力..
啊…舒服.啊….丟…啊…………….
媽媽感覺到堂哥身體有一股熱熱的東西,快要跑出來,而自己也不斷的有高潮的感覺,堂哥更加快速度的抽送著。
啊。。。。。。。。。。。。。。。。。。!!!
就在這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一巴掌,打向堂哥,原來伯母剛回到家,發現家裡都沒人,然後跟伯父,爸爸們分頭去找,發現到附近公園聽到奇怪的聲音,堂哥回過頭,看到是自己的媽媽,一下子精液又跑回了身體,然後驚嚇到說不出話,我想堂哥以後可能會陽委了,伯母跟媽媽道歉後,說媽媽人太溫柔,被堂哥欺負,安慰了媽媽後,要媽媽千萬不要告訴伯父跟爸爸,當成是三人的秘密,其實應該是四個人才對,因為那天我也在旁邊,所以媽媽真的是很令人疼愛,但是又迷糊。
第四話 網球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