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媽媽黑色的內衣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媽媽外出時都會淋浴,換內衣,脫下的三角褲就會丟在洗衣機裡。  我覺得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還有媽媽的體溫,不由得貼在臉上。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臨時有事,要和客戶見面,晚上六點前回來。媽媽留』

  回到家時,在客廳的桌面上看到留言,我露出滿意的笑容走向浴室,打開洗衣機。

  「果然有!」

  拿起一片薄薄的布料,我呆呆的看著,這是媽媽出門前還穿在身上的三角褲。

  媽媽外出時都會淋浴,換內衣,脫下的三角褲就會丟在洗衣機裡。

  我覺得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還有媽媽的體溫,不由得貼在臉上。

  「啊…媽媽…」

  想起媽媽美麗的笑容,拼命的吻三角褲的味道。

  除媽媽經常用的香水味道外,還聞到刺激性感的淫猥芳香。

  我褲子內的東西早已完全勃起,幾乎感到痛的程度。

  (要快一點給它解放才行!)

  我拿著三角褲回到二樓的房間!立刻脫去褲子和內褲,上身也只剩下T恤。右手握肉棒,左手拿媽媽的三角褲放在鼻子上。

  「啊…媽媽,我愛妳…」

  在腦海裡出現媽媽的豐滿肉體,從國小五年級學會手淫之後,每一次手淫的對象都是媽媽。

  聞著三角褲的味道,站在那裡開始揉搓陰莖,全身產生快感的電流,我知道快要爆炸了。

  就在此時,聽到有人按門鈴的聲音。我想可能是推銷員,不予理會。但好像知道有人在家似的,門鈴響個不停。

  (真可惡…在這種時候…)

  我狠狠的咋舌後,穿上褲子去開門。

  打開大門,一個手提大皮包的女性站在門口,果然是推銷員,可是她的美妙身材使我目瞪口呆。

  在女性而言,身材屬於高的,豐乳將洋裝高高的頂起。

  「午安,你媽媽在家嗎?」

  她露出可愛的笑容走進玄關。

  「不,媽媽出去了…」

  「那怎麼辦?應該先聯絡好再來的。」

  看到她皺眉思考的模樣,我又發呆了。

  這時候我發覺她身上穿的黑色洋裝是迷你的,露出很多穿黑色絲襪的大腿。

  (那樣的大腿真令人受不了…)

  和媽媽的形態不同,但是是十分性感的女性,很像在外國雜誌上出現的模特兒。

  「阿姨是做這種事情的,和你媽媽是很好的朋友。」

  她拿出來的名片上寫著:『內衣設計師陳馨薇』

  我沒有聽過媽媽提起過這個人,只是看名片也不能知道她的實際工作內容。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本來開始熄火的陰莖,又因為她而恢復硬度。

  「你是宥學小弟吧。」

  「我是…」

  她突然說出我的名字。

  「我常聽你媽媽提起你,說你是很乖的孩子…」

  「這…那裡…」

  還不能確定對方的來歷,但我好像已經失去戒心,可能是她的親切笑容之故吧。

  「今天我來的目的,是想請她看新的內衣。」

  「內衣?」

  「我不只是請你媽媽買內衣,有新產品時還會請她試穿,我可以進去嗎?」

  「這…可能…」

  「謝謝,那麼就…」

  馨薇毫不猶豫的脫鞋,準備進來。在這剎那,洋裝的下擺撩起,看到她的大腿。原以為是黑色褲襪,可是只到大腿上就露出雪白的大腿根。

  (啊…受不了。)

  我明確的感受到陰莖在增加硬度。

  「去客廳好嗎?」

  馨薇向佇立在那裡的我問。

  我點頭時,馨薇好像很熟悉家裡的構造,直接走進客廳。

  在雙人用的沙發上坐下,把帶來的皮包放在旁邊。

  「我去倒茶。」

   馨薇聽我這樣說,急忙搖頭。

  「不用了,你坐下,我想和你談一談。」

  「哦…」

  我在她的面前坐下時,她好像故意給我看似的,慢慢的翹起二郎腿。

  洋裝下擺撩起,露出美麗的小腿,從絲襪上端露出令人垂涎三尺的雪白大腿。

  「宥學,記得你是國中二年級,十四歲吧。」

  「不,十三歲,下個月才是我的生日。」

  「嗯,其實十三歲,對那種事也差不多該知道了吧。」

  「什麼…那種事…」

  「嘻嘻,這還用說,當然是性交呀。」

  「那…那是…」

  突然提出這種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即使她是媽媽的朋友,我和她是幾分鐘前才認識,能談這種事的本身,我幾乎不敢相信。

  「你也不用怕難為情,我做內衣設計的工作,確實能了解男孩的心理,你也對女性的內衣有興趣吧。」

  「那…那是…」

  我愛昧的應諾時,馨薇噗吱的笑了,打開放在旁邊的皮包。

  拿出各種三角褲,陳列在桌子上。

  黑、紅、粉紅、淺紫都配有華麗的蕾絲邊。

  「怎麼樣?你不覺得這種三角褲很美嗎?」

  「哦!是…」

  「那一件適合媽媽穿呢?」

  聽馨薇這樣說,我無法回答,我自以為媽媽的三角褲都看過,但沒看過這樣性感的三角褲。媽媽常穿的,不是白的,就是粉紅色,而且是簡單樸素的。

  「宥學,你想讓媽媽穿這樣的三角褲嗎?」

  「是…媽媽穿嗎…?」

  我不知道該不該回答。如果穿在媽媽身上,每一件都很合適,真希望媽媽每天都能穿這樣的三角褲。

  我覺得不該回答她的問題,我擔心她會發覺我對媽媽的感情。

  「你媽媽比較喜歡樸素的內衣,我向她建議,她也不肯穿,選的都是白色或粉紅色。」

  我同意馨薇的話。

  「今天來就是想向她推薦這種三角褲。你媽媽的身材很好,應該穿更漂亮的內衣,你說對不對呢?」

  「我…我不知道…」

  馨薇說的沒錯,有媽媽那樣的身材,應該穿這樣漂亮的內衣,可是做兒子的,不應該說出那種話。

  「宥學,你坦白說,你看到媽媽的身體有什麼感覺呢?」

  「這…」

  「不要害羞,誠實的說吧。就是自己的媽媽,有那樣美好的身材,從她的身上會意識到女人的吧。」

  馨薇的表情認真的凝視我的眼睛,她的眼神有著無比的說服力,讓我覺得不能說謊。

  「你告訴我,你覺得媽媽的身材很美吧。」

  「是…媽媽…媽媽的身材很性感…」

  聽了我的話,馨薇好像很滿意,笑著更換翹起的二郎腿,又讓我看到雪白的豐滿的大腿。

  「謝謝你能誠實的告訴我」

  「宥學,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由你做為禮物,送給媽媽三角褲怎麼樣呢?」

  「我送…給媽媽三角褲?」

  「是呀,你也贊成媽媽穿性感的三角褲吧。我向她建議,她始終不肯答應。不過,你送給她的話,我想她一定會穿的。」

  「那…不好吧…我送三角褲,媽媽一定很奇怪,而且我又沒有錢…」

  「錢的事你不用擔心,媽媽習慣穿這種三角褲後,會向我買的,所以先送你幾件。」

  「這…可是…」

  我對馨薇的建議感到莫大興趣。

  媽媽如果穿我送的三角褲,只是這樣想,我就興奮了。

  事實上,想到要親手交給媽媽,我知道自己不會有那樣的勇氣。

  「宥學,也許你還不知道,對自己的媽媽懷有欲望的男孩,意外的多。事實上,我知道有幾個子孩就藉著送媽媽三角褲,表白自己的心意。」

  「表白自己的心意…」

  「送三角褲就表示想做愛,對不對?所以,你也想和媽媽做愛的話,這是表白心意的好機會。」

  「和媽媽做愛…我還沒有想過…」

  「你隱瞞也沒有用的,你的心裡一定是這樣想的。」

  她說過了,我是明知不可能,仍希望和媽媽做愛。手淫時也有用雜誌的模特兒為對象的經驗,但一旦要射精,一定會幻想媽媽的身體。對我來說,除了媽媽之外,我不會想到任何女人。

  「宥學,你老實的說吧,想和媽媽做愛吧。」

  「嗯…」

  「那就照我的話,送三角褲給媽媽吧。」

  「可是這樣…媽媽會不會罵我…」

  「絕對不會,我可以保證。」

  馨薇用堅決的口吻說完便突然站起來,就在我的面前,撩起洋裝的下襬。

  「阿姨,妳…」

  「宥學,你覺得阿姨的內衣如何?」

  「很…很美…」

  不僅露出絲襪上的雪白大腿,還看到全是蕾絲的黑色三角褲。

  的確是性感的三角褲,透過蕾絲,能看到陰毛。

  可能的話,真希望媽媽穿這樣的三角褲。

 「宥學,怎麼樣?要不要送三角褲給媽媽試試看呢?」

  馨薇撩起洋裝,用說服的口吻說。

  我下了決心,點頭。

  「太好了,你媽媽一定能了你的心意。現在要認真的選了,你認為那種三角褲好呢?」

  馨薇這才拉下下襬,坐回沙發上,又從皮包拿出幾件漂亮的三角褲。

  我已經不需要看各種三角褲。

  「我…我已經決定了。」

  「是嗎?哪一件呢?」

  「有沒有和阿姨穿的一樣的三角褲呢?」

  「這是黑色蕾絲的…當然有。」

  馨薇從皮包裡拿出我希望的三角褲。

  「這樣吧,既然要送禮,連同三角褲、乳罩等,一起送好不好?」

  「我也那樣想,有沒有像阿姨穿的那種絲襪…」

  馨薇露出得意的笑容說:「你媽媽大概很適合用吊襪帶,你喜歡嗎?」

  「嗯,我在雜誌上看過,早就希望媽媽能穿那樣的東西…」

  「那麼就送這個吧。」

  馨薇從皮包裡拿出裝在袋子裡的黑色絲襪和蕾絲邊的吊襪帶。

  我的腦海裡立刻出現媽媽穿那種內衣的影子,胯下物不由得搔癢起來。

  (啊…受不了…要射了…)

  產生射精的欲望,急忙用雙手蓋在褲前,這個動作被馨薇看到了。

  「嘻嘻,你的東西硬了吧。」

  「這…這是那個…」

  「你不用難為情,你是幻想媽媽穿那種內衣的樣子吧?」

  「這…嗯…」

  「你媽媽一定會高興的,尤其知道你的心意後。」

  「會那樣嗎?」

  「不會錯的。」

  「阿姨…我…」

  「宥學,我也忍不住了,能讓我摸一下你的雞雞嗎?」

  「阿姨,真的可以給我摸嗎?」

  「嘻嘻,只要你願意…雖然不能性交,但能讓你射精,到這邊來吧。」

  馨薇把皮包放在地上,我用力吞下口水,在馨薇的身邊坐下。

  「宥學,太好了,我能見到你。」

  「阿姨…啊…」

  馨薇抱住我的脖子,臉貼在我的臉上,香水的芬芳使我目眩。

  我也抱緊馨薇的後背,透過薄薄的洋裝,能感受到柔軟的肌膚。

  馨薇的手終來到我的褲前,好像在查看陰莖勃起的形狀,輕輕撫摸。

  「宥學,你的雞雞很硬,有一天會進媽媽的那裡去,媽媽一定會感動。」

  「阿姨…」

  我閉上眼睛,腦海裡充滿媽媽的影子。

  (也許真的能和媽媽性交…)

  我覺得現在撫摸陰莖的,就是媽媽的手。陰莖已經到了隨時要爆炸的狀態。

  「宥學,我想看你的雞雞,可以讓我脫你的褲子吧。」

  馨薇以熟練的動作解開我的褲腰帶和褲子的拉鏈。

  「宥學,站起來,脫了吧。」

  馨薇讓我站起來後,自己也站起來,毫不猶豫的拉開拉鏈,使洋裝落在地上。

  身上只剩下黑色乳罩和三角褲,還有吊襪帶和絲襪,真像雜誌上的外國模特兒。

  「阿姨…好美。」

  「嬉嘻,謝謝,你媽媽會更美,你在看什麼,還不快脫。」

  「是…」

  我急忙脫去褲子和內褲,馨薇的眼睛盯在我緊貼在肚子上的肉棒。

  「哇!宥學的太棒了。」

  馨薇立刻蹲在地上,握住我的陰莖,一口便吞進去。

  「啊…阿姨…」

  第一次嘗到口交的快感,完全超過我的想像,我的身體如觸電般痙攣。

  (不行了…要射了…)

  我發覺要爆炸的剎那,馨薇大概發現了,立刻吐出我的陰莖,我也勉強忍住射精的欲望。

  「宥學,你躺在地上好不好?」

  「哦,是…」

  我在不了解馨薇的用意下躺在地毯上。

  「太好了,你的雞雞一定能使媽媽滿意的。」

  馨薇說著,騎到我的臉上,這是我在書上看過的69式姿勢,從絲襪露出的雪白大腿正好夾住我的腿。

  「啊…阿姨的大腿…」

  我本能的用雙手抱緊馨薇的大腿。

  豐滿有彈性的大腿使我陶醉,這樣的感覺又使我聯想到媽媽。

  (如果是媽媽,媽媽這樣做的話…)

  想到這兒,馨薇又把我的陰莖吞入嘴裡,讓我產生媽媽給我口交的感覺。

  「唔…媽媽…」

  我完全是下意識的叫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的原因,馨薇吞吐陰莖的速度更快了。

  「啊…要射了…我真的要…」

  「唔…唔…」

  「啊…射了呀…媽媽!」

  我從地毯稍抬起屁股,開始噴射。

  一直到陰莖的脈動結束,馨薇的嘴一直沒有離開。確定陰莖萎縮才吐出陰莖,發出咕嚕的聲音,把精液吞下去。

  「唔…你射出來的真多。」

  「阿姨…我太感動了,沒想到會給我吞下去…」

  馨薇反轉身體,這一次是面對面的壓在我的身上。

  「嘻嘻,你好像幻想媽媽在給你弄吧。」

  「嗯,對不起,我是不由得…」

  「沒有關係,我能代替你媽媽,我感到很高興。」

  馨薇說完,把嘴壓上來。第一次接吻使我感到不知所措,但還是能勉強回應,好像聞到自己的精液味道,但我不在乎。

  「宥學,要拿出勇氣把禮物送給媽媽,媽媽一定了解你的心意的。」

  「嗯…」

  我吻馨薇的嘴唇,心想著媽媽。

  馨薇走了之後,我到附近的文具店買來包裝紙和緞帶。

  小心的把黑色的三角褲、乳罩以及絲襪、吊襪帶包好,套上粉紅色的緞帶花。

  準備好了,媽媽回來就馬上送給她。

  我是這樣下了決心,可是看到媽媽時,勇氣立刻消失。

  (我拿內衣做禮物,媽媽也許會認為我變態。)

  心裡產生這樣的不安感。

  結果這一天並沒有把它送給媽媽,不久,爸爸也回家了,我只好一個人悶悶不樂的過一夜。

  到了深夜,仍然睡不著。想起馨薇的口交,我的下半身便搔癢,更沒有睡意了。

  (不管結果如何,應該送給媽媽的。)

  我感到後悔,忍不住走出房間,想去拿媽媽的三角褲,手淫後再睡覺。

  洗衣機裡有一件粉紅色的三角褲,我拿在手上走出浴室。

  就在我準備上二樓時,聽到奇妙的聲音。

  我可確定是媽媽的聲音,因為是從父母的臥室傳出來的。

  (難道是媽媽和爸爸…)

  好奇心和嫉妒心混合,我不由己的向父母的臥室走去。

  把耳朵壓在房門上,清楚的聽到裡面說話的聲音。

  「啊…快插進來吧。」

  「琬筑,妳今晚好像很急的樣子。」

  「那是因為,你明天起就不在了。」

  「不過是出差三天,妳就不能忍耐嗎?」

  「啊…不要急死我了,快給我吧…」

  「好!這就來了。」

  父母的談話使我呆住了。在臥室裡,爸爸的陰莖立刻要插入媽媽的身體裡了。心裡知道夫妻性交是當然之事,但我卻對爸爸產生強烈的嫉妒。

  同時,我的欲望也更強烈,勃起的肉棒把睡褲前高高頂起。

  我的耳朵仍貼在門上,把睡褲和內褲拉到膝蓋再把媽媽的三角褲套在勃起的陰莖上,開始揉搓。

  「噢,琬筑…」

  「啊…」

  父親大概進去了,隨著兩個人的哼聲也聽到床舖搖動的聲音。

  「啊…太好了…好舒服…」

  「我也是…琬筑,我不在家,妳可不能紅杏出牆。」

  「我怎麼會做那種事。倒是你,可不要給我亂來。」

  「當然不會,有這樣好的老婆,不會在外面亂搞女人的。」

  「啊…太好了…給我射在裡面吧。」

  「唔…琬筑…唔…」

  在我的腦海裡出現父母做愛的情景。

  (媽媽!我也想要…)

  我心裡大叫,更用力揉搓肉棒。

  「琬筑,我要射了…射在裡面…」

  「射吧,全射在我的裡面吧…」

  「噢…唔…」

  就在父親發出射精的哼聲時,我也向媽媽的三角褲噴出精液。

  (媽媽!我愛妳…)

  我握緊粉紅色的三角褲,下定決心明天把禮物送給媽媽。

  第二天的晚餐在很尷尬的氣氛中進行。爸爸出差,難得和媽媽獨處,但我還是無法拿出禮物送給媽媽。

  「宥學,你今天怎麼很少說話呀。」

  「沒有呀,我只是有一點累而已。」

  「距離考試還早,不要太勉強自己。」

  「我知道,媽媽。」

  吃完飯我就洗澡,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對自己沒有勇氣,感到生氣。

  (今晚爸爸不在家,應該是最好的機會…)

  看到桌子上包著的禮物,不由得嘆一口氣。

  想起昨晚聽到媽媽惱人的聲音,我的陰莖又開始勃起。

  就在此時,聽到樓下打開浴室門的聲音,大概媽媽要洗澡了,腦海裡立刻浮現媽媽的裸體。

  (真是的!我媽媽為什麼那麼美,我不是他的孩子該有多好?)

  想著媽媽,輕輕撫摸隆起的褲前。

  「啊…媽媽…」

  嘴裡這樣唸的時候,不知為何想起馨薇的話。

  『不要緊的,媽媽一定能了解你的心意。』

  這樣並不能保證媽媽會理解我,可是不採取行動就永遠不會知道。

  (只有試試看,被媽媽罵了也只好再說,無論如何先要把內衣的禮物送出去。)

  這樣下定了決心,我拿起禮物包走下樓。

  一直到媽媽洗完澡,我都站在走廊上觀察裡面的動靜。聽到水聲,我就想起媽媽的美麗胴體,陰莖一陣搔癢。

  三十分鐘後,媽媽終於走出浴室。

  「宥學,為什麼站在這裡?」

  媽媽說話時倒退一步,好像真的嚇一跳。

  我拿出禮物時,手在顫抖。

  媽媽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後變成笑容。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怎麼回事呢?」

  「無論如何都想送給媽媽,所以…」

  我把東西交給媽媽後,像要逃走似的說:「我要去睡了。」

  「宥學,等一等…」

  媽媽叫我,可是我很快的跑上樓,回到房間時,心仍怦怦跳。

  (我做到了,我把內衣送給媽媽了。)

  同時也感到不安,想到明天早晨和媽媽見面的情形,心裡開始感到不安。

  『送給自己的媽媽這種東西,你倒底是什麼意思!你是變態嗎?』

  好像聽到媽媽這樣說。

  不知何時,陰莖己復恢復平時的狀態,可能是證明不安感大於送出禮物的興奮。

  (啊…我該怎麼辦?)

  一點也沒有睡意,在這種情形下,又不想起來做功課,真不知道該如何度過這樣的長夜。

  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時,不知不覺超過半夜十二點了。

  突然聽到敲門聲,嚇得我立刻爬起來。

  「宥學,我可以進來嗎?」

  「嗯…可以呀。」

  我回答時,知道自己的心又在猛烈跳動,原以為明天早晨才會見到媽媽,所以還沒有心理準備。

  媽媽走進來,身穿寬大的棉質睡衣,但掩飾不住身體的曲線。

  「謝謝你。」

  「這…沒什麼…」

  「真是漂亮的禮物,媽媽太高興了。」

  「真的嗎?」

  「真的,沒有比這更好的禮物,我好興奮。」

  「媽媽…」

  我突然感到輕鬆。雖然還不知道媽媽是否了解我的心意,但至少沒有責怪我的意思。

  「宥學,你為什麼想送給媽媽那種內衣呢?」

  「那…那是…」

  我無法判斷該不該說實話,可是放棄這個機會,可能永遠不會有了。

  「昨天下午來了一個叫陳馨薇的阿姨,帶來很多內衣。」

  媽媽的表情沒有變化,可能已經猜到那些內衣是來自馨薇。

  「我和她談話之後,無論如何想送內衣給媽媽。我喜歡媽媽,我認為媽媽是最好的,希望媽媽穿我喜歡的內衣,所以…」

  「媽媽也喜歡宥學!」

  媽媽突然脫去睡衣,扔在地上。

  「媽媽!這是…」

  「這就是你送給媽媽的內衣,媽媽穿上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感到目眩,媽媽身上穿的確實是我送的內衣。

  「媽媽,太美了。」

  「謝謝,其實媽媽早就知道你要送這個東西給我。因為今天早晨接到馨薇的電話。」

  「原來如此。」

  「所以媽媽也準備好送給你的禮物。」

  「給我的禮物…?」

  我困惑的看著媽媽,因為媽媽的手上沒有東西。

  「給你的禮物是…媽媽…媽媽的身體。」

  「媽媽…那麼,是媽媽和我…」

  我在床上跳起來。馨薇說媽媽一定了解我的心意,可是沒想到這樣順利。

  我下了床,站在床邊發呆,瞪著眼睛看媽媽。

  「宥學,媽媽要你抱我。」

  媽媽握緊我的手說:「宥學,你的心意我早知道了。弄髒三角褲時,我好高興,等你上學後,媽媽忍不住手淫了。」

  「媽媽手淫…」

  媽媽點頭,身體向我靠過來。

  我立刻抱緊媽媽的身體,那種感覺使我昏眩。

  「宥學,吻媽媽吧。」

  我點點頭,嘴壓在媽媽的嘴上。雖然馨薇使我有接吻的經驗,但還是緊張的顫抖,不顧一切的吸吮媽媽的嘴。

  (太棒了!我現在和媽媽接吻了!)

  我很激動,同時陰莖也勃起,堅硬的陰莖頂在媽媽的下腹部。

  「宥學的這樣硬…太好了!」

  媽媽蹲下去,用迫不及待的樣子拉下我的內褲和睡褲,露出膨脹到極限的肉棒。

  「宥學的好大,早就想看你的雞雞了。」

  媽媽說完就把我的肉棒吞入嘴裡。

  「唔…媽媽!」

  馨薇的口交已經很舒服,但比不上媽媽。

  我想到自己的陰莖在媽媽的嘴裡時,幾乎要昏過去。濕濕粘粘的感覺,使我產生射精的衝動。

  「媽媽…太舒服了…我已經…」

  我忍不住這樣說時,媽媽吐出我的陰莖,站起身。

  「宥學…媽媽想要你的雞雞…」

  媽媽一面說,一面解開乳罩的掛鉤。雖然和馨薇的乳房形狀不同,但乳房是又白又堅挺。

  「宥學…你來脫媽媽的三角褲吧。」

  我迫不及待的跪在媽媽的面前,在脫三角褲之前,忍不住抱緊媽媽的大腿。

  「啊…好舒服…媽媽的大腿真舒服。」

  「啊…宥學…」

  抱到大腿的觸感,比我想像的更好。

  「宥學,快脫吧!媽媽已經不能忍耐了。」

  我從媽媽的屁股上拉下三角褲,身上只剩下吊襪帶和絲襪。

  這時,媽媽什麼也沒有說,默默的上床後仰臥,慢慢的分開雙腿。

  「來吧,宥學…到媽媽的裡面來吧。」

  媽媽的聲音有一點沙啞。

  我吞下嘴裡積滿的口水,爬上床之後,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媽媽的右手握住我的陰莖。

  「來吧,把這個雞雞插入媽媽的裡面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