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小婦人(阿慶淫傳系列)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都市情慾
摘要

鄧太太的名叫黃珍,是鄧先生他在四川省做生意時所認識的。他們是三年前才在內地結婚的,而且她是在最近的幾個月前才被獲准申請過來居住的。難怪她也和我一樣,在這兒沒什麼親友,就老待在家中,不是學做菜、制做糕點,就是看電視連續劇,可說是個典型的家庭婦女,雖然她的實際年齡還比我小,只有二十四歲呢。

第一話

在醫院工作的第三年,由於台南那方面缺人,便被有關部門給調到那邊去幫忙,將會任職一年左右。

台南醫院那邊對我很不錯,在離醫院不遠處的高級大樓,為我租下了在十二樓的一間挺不錯的二房式豪房。

我對那兒的工作環境亦感到非常滿意,唯一遺憾的就是懷念那些台北的朋友們。剛到台南這兒,認識的人有限,往往在下班時,就略會感有些孤寂,不知找誰外出,大多時就只好獨個兒呆在家中看電視、或是上網…

在搬進這座大廈第二個星期,我就認識了住我同樓一對非常友善的鄧姓夫婦。這對鄰居還蠻特別的;老夫少妻。鄧先生是近五十歲的生意人,而鄧太太看起來則最多是二十出頭,我先前就還以為他們是一對父女呢!

鄧先生的為人倒是非常豪爽好客,我們沒多久就成為了蠻談得來的朋友,尤其是在身體健保方面,他特別有性趣地常常指教,可能他也逐漸感到年齡大的壓力了吧!

鄧太太為人更是大方,從不諱忌什麼,對我就像老朋友般地,有說又有笑。特別是她那肢體上的小動作,老喜歡在說談時以手拍打、甚至於用身體碰撞我,尤其是被她那對尖挺的大奶子觸點到時,更令我感到尷尬非常。

在這兒住了一個多月以後,他們倆就好像是我的另一個家庭,連晚餐也常邀我過去一塊兒用。鄧先生每次從大陸做生意回來,也都會帶些名產好酒,和我一起享用。還有,鄧太太的那一手烹飪技巧真是沒話說,難怪她老公會如此肥胖,就連我也增了幾磅呢!

跟他們混熟了之後,我才知道鄧先生是個常往台灣和大陸兩地跑的生意人,專門做出入口中藥品買賣的。這也是難怪他老是拿了一些中藥成份的說明紙張向我討教一些專業上的問題。

鄧太太的名叫黃珍,是鄧先生他在四川省做生意時所認識的。他們是三年前才在內地結婚的,而且她是在最近的幾個月前才被獲准申請過來居住的。難怪她也和我一樣,在這兒沒什麼親友,就老待在家中,不是學做菜、制做糕點,就是看電視連續劇,可說是個典型的家庭婦女,雖然她的實際年齡還比我小,只有二十四歲呢。

聽黃珍說,台南這兒的人對她們這些大陸新娘很沒好感,往往打了個招呼也就是了,根本不會和她談上半句話。這也難怪她會對我如此地友好、健談啦!說起來這些「外來客」倒也真是孤獨的…

——————————————————–

第二話

其實,我非常害怕過去鄧家。不是因為老被鄧先生拖到凌晨一點多才放人,而是每次看見黃珍這成熟小婦人時,我就不禁地會越想越多,往往會起了一些不該有的罪惡幻想,尤其是我那對無法控制色迷迷的雙眼,更是害怕會被他們倆給看透啊!

每當從鄧家歸回,夜晚獨自躺在床上將睡時,腦袋瓜裡都會起了一些暇思,並幻想著黃珍依偎在我的懷裡,任我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面撫摸她那豐滿的乳房。而她也會伸手到我的褲子裡,掏弄我的陰莖。在綺夢中,我甚至感覺到自己堅硬起來的大陽具已經插入黃珍滋潤的陰戶裡,享受和她性交的樂趣,結果驚醒時下體都濕了。

最近,鄧先生更是常常到內地去辦貨,走前又總是對我千交代、萬交代的,要我一有空就要過去他家用餐,好讓太太有個伴好聊天,順便也有個照應,終究她在這兒連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

這天,我七點多鐘就回到了家。鄧先生前天剛上了內地,更使我猶豫是否過去鄧家。然而,那一股無法控制的衝動卻迫使我想見那可人的俏芳鄰。尤其是今早在電梯相遇時,黃珍還特地再三吩咐我今晚一定得過去用餐,還說將會做很多菜,並會等著我過去。

當晚,黃珍身上穿的和平時在她家裡所著的沒兩樣,是一套低胸的白色背心和淺藍色的短褲。她平時總是穿著隨便,但是看在我眼裡時就往往覺得異常的性感。好些時候,我都不敢正視她的身體,因為她那隱約半露的肉體老會使我想入非非,呼吸困難。

不過幻想歸幻想,現實中。我一向對黃珍的舉動,還是中規中矩,從來沒有越過任何不道德的行為。

吃過了一頓的豐盛晚餐之後,如往日般,黃珍和我就坐在客廳裡聊天兒,並一邊觀看電視。這晚,黃珍似乎顯得特別沒精神,令我不禁關懷地問她個究竟。

「唉!這兩天來,我就是上了床也睡不著,到了睡覺的時間還是翻來覆去睡不了,又覺得疲憊,而且胸口老是悶悶地,全身並熱得厲害,但又不似有病啊!我打電話跟老公提起,他卻老推說現在很忙,沒時間閒聊,只會叫我先去看醫生…」 黃珍歎了一口氣,說問。

「做生意的人多數都是這樣的,事業要緊嘛!賺到錢就能享清福,你忍耐一點,日後就不會這樣了。嗯…這樣吧!還是讓我過去拿診察器來為你診一診,這些事可大可小…」我關心地說道。

「我老公就常常這樣說!可是他那工夫總是沒完沒了的,要幾時才能閒下來理理我啊?我們已經這樣相處了三年,我真的有些沒耐性再忍下去了!從某些狀況看來,他似乎在上面另外包二奶。哼!看我也給頂綠帽他戴…」 黃珍埋怨道。

「不會吧?老鄧向來對你都是很恩愛,沒這麼嚴重吧!」 我笑道。

「哼!恩愛?你不是女人,當然不瞭解我們的需要。老鄧每次回來都是怪怪的…唉,你是個醫生,我也不怕你見笑,他這些個月來,連碰都不碰我,就算是我…我…主動,他往往都是草草了事,根本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啊!」 黃珍連聲不滿哼道。

「嗯…我看我…還是先過去拿診察器為你看看吧。」我對她這突而其來的埋怨和告白給愣住了,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立即把話題給支開,並起身走向門去。

「啊喲…別提了,我也跟你一起過去啦,免得你走來走去…」黃珍說著,並關上了自家的門,跟在我的後頭。

進入我的房子後,我便立即拿出了診器來為黃珍檢查。我先是要她躺在沙發上,然後顫顫抖抖地把診器按在她那白色背心的胸前聽診。

只聽耳邊傳來「碰、碰、碰、」深深的心跳聲,真聽不出是黃珍巨大胸脯前的心跳聲?或是我自己的呢?我為無數的病人診查時,從來就沒有如此地心動過,想不到今天會如此,真有點為自己的不專業而感到羞愧。反倒是黃珍,此時正悠悠地躺著任我查驗。

我頓然感到一陣臉紅,連忙收拾起季動的心,專注地為黃珍診查。

「嗯!其實你的身體沒什麼,比普通人還要健康多了。就是…有些躁熱,想必是有太多心事吧?只要你盡情發洩一下就沒事了!」我向她解說著。

「盡情發洩?你們男人呀!一有了需要,即刻就可以去找女人。我們女人就不同了,最多嘛…就只能躲在房裡自…自…那個啦!哼,有時真是羨慕你們男人啊!」黃珍繼續她的埋怨。

我凝視她的眼睛;它們似乎流露出深深的幽怨。

「哈…不!我看你是誤會了!我…不是指那個…所謂的盡情發洩…是說把你心中的憤氣都給發洩出來,別別著,那會熱氣供心,所以才會導致特別煩躁而睡不著!我待會兒為你開個藥單,幫你去去躁氣…」我有些尷尬地笑說道。

「嗯…你好壞啊!這樣地戲弄人家!嘻嘻,我不理你了…」黃珍竟也第一次露出了略尷尬的笑容。

她紅著臉蛋站了起來,走到我的視響系統前,觀看著我的光碟收集。

「喂!聽我老公提起過,你收藏了好多成人錄影光碟,怎麼都沒看到呢?阿慶…播出一片讓我開開眼界嘛!我老公每次都是自己偷鎖在書房裡自各兒看!」黃珍突然吐出了這句話,美麗的大眼睛閃著亮光回望著我。

「這…老鄧怎們連這也跟你說呢?嗯…現在看?不太好吧!不如我給你拿回去自己看好點啦!」我不好意思的說道。

「自己看有什麼意思呢?你陪我看嘛!大家都這麼熟了,難道我還怕什麼嗎?」黃珍笑道。

即然她都如此說了,我也就不好再說些什麼,祇好進房去拿出了幾片西方的五級成人光碟。我開著了錄影機。黃珍原來是都處走看,這時也走回到沙發來,坐在我的身旁…

——————————————————–

第三話

電視機的螢幕上開始出現男歡女愛的鏡頭,螢幕上陸續出現女人用嘴巴含弄男人陰莖的場面,以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毛茸茸的陰戶中抽插的大特寫。黃珍看得目瞪口呆、臉都紅了。

「哈,看吧?不自在了吧?嗯,你好像沒看過這種光碟?」我笑問。

「我哪像你啊?去買這種變態東西來看!還虧你是個醫生呢?嗯…不過原來幹這種事,還有那麼多的花款啊?真是大開眼界了…」黃珍顫聲說道,並愛昧地瞄了我一眼。

「嗯?你老公沒跟你玩過這些花式嗎?」我大膽地問道。

「他…祇用傳統的公式。」黃珍眼睛瞪著螢光幕說道。

「什麼傳統公式呢?」我故意地裝傻發問。

「傳統就是傳統嘛!就是…啊喲,要聞怎麼說呢?」 黃珍轉過頭來望了我一眼,嘟著嘴說道。

「嘻嘻,難怪你會那麼的空虛啦!」我又俏皮地取笑了她一句。

「哼,你真是壞透了!」黃珍伸手在我肩膊上打了一下,回笑道。

這時,螢光幕上的長髮女子正騎在一個男的身上,手扶著男人粗硬的大陽具,對準了自己的陰戶,然後慢慢地坐下來,讓自己的陰道把那條肉莖整條吞了下去。

「哪,你用過這樣的花式跟你老公玩過嗎?」 我嘻笑地對黃珍問道。

「哼!其實我看這些花式都是假的啦,在做戲罷了!根本就沒人會去用它們的…」她有些不以為然地說,跟著小手兒握著拳頭打了過來。

這次我可有了準備,一把接住她打過來的粉拳,捉住不放。黃珍沒有再用力掙開,祇由得我捉住她軟軟的手兒。我一手握住黃珍的手腕、一手玩摸著她白嫩的手指頭和紅潤的手心兒。

這時候,電視機的螢幕上繼續播映著那個淫亂女子,把粉腿給高高舉起著,讓男的捉住她的雙腳左右大字分開,然後讓粗硬的大陽具在她陰戶裡橫衝直撞。

「黃珍,你老公起碼懂得用這一招玩你了吧!」 我又笑道。

黃珍趁我不備,掙脫了小手,同時用力把我推倒滑落在地毯上。然後繼續津津有味地觀看著螢幕上男歡女愛的鏡頭。我就坐在地毯上,順勢地緊緊壓靠在她的兩條嫩白的粉腿上。

我輕巧微微地捉住了她的一隻小腳,捧到自己的懷裡。黃珍並沒有掙扎,任憑我撫摸她的小腳。我平日早已對她纖細的小腳丫垂涎三尺,不過也祇能是限於眼看手勿動。現在可以親手把玩,無比的快意自然至心中浮起。

我撫摸著她渾圓柔軟的腳後跟,又摸了她白嫩的腳背。接著逐祇把玩她的腳趾。

「喂,阿慶,停…停手啊!你搞得人家好癢啊!」 黃珍出聲道。

「那裡癢啊?是腳癢呢?還是這兒…」 我突然坐起到沙發上,一把將她抱入懷裡問道。

頁: 1 2 3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