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體記1-5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十六歲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什麼叫「女色」。更不知道女人的身體接觸起來會是這麼的舒服。

簡介:

    十六歲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什麼叫「女色」,更不知道女人的身體接觸起來會是這麼舒服,直到有一天,我的天眼開通,闖進浴房,看到了三師嫂的裸體……初嚐禁果的李丹才在擔心自己與師嫂的私情會否敗露,山外傳來的師尊驟逝消息卻讓他慌了手腳,一夕之間,他從倍受眾人寵愛的小師弟,變成獨闖江湖的神龍門遺孤,面對勢力龐大的全真教追捕,李丹能夠救出師姐,重振師門聲威嗎?而師尊所傳的「離魂附體術」,又將給他帶來什麼樣不可思議的境遇?

 第一部青陽羽士一、天眼初開?

   停在你體內的血,總有一天會把你召喚,這是不可改變的命運。

  十六歲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什麼叫「女色」。更不知道女人的身體接觸起來會是這麼的舒服。

  直到有一天,我的天眼開通,忍不住躍躍欲試,運起丹田氣,使目光繞過幾道門,闖進浴房,看到了三師嫂的裸體。

  三師嫂剛褪盡了全身衣裳,正要提足跨入澡盆,可能感應到目光的注視,全身汗毛一豎,肌膚上鼓起一粒粒疙瘩,忽然停下來,下意識地朝門口望去,纖手一揚,一股氣流順著目光回擊,打進了我的眼眶。我的眼睛熱辣辣的痛,淚水止不住嘩嘩流下,聽見三師嫂的聲音飄過來:「是誰?!」

  我不敢吱聲,趕緊捂著眼,將散發的體熱藏起來,同時運用遁地術逃離原地。

  老半天,我的眼睛痛得睜不開,心想:「哇,真厲害!」幸好三師嫂沒有全力出擊,不然我的眼睛肯定保不住。

  我躲在前些日子發現的一個山洞,試著將眼睛慢慢睜開。哇!眼前花花的一片,眼旁的肌膚笨笨的厚厚的感覺,肯定腫得厲害,慘了,這個樣子,晚上還怎麼回去?

  唉,三師嫂平日裡對我最好,這也是我膽敢偷看她的原因。沒想到誤打誤撞下,成這個樣子,我的苦水只能往肚裡咽,難道我還好意思找三師嫂訴苦?

  不過事後三師嫂大概也能猜得出來,山裡就大師兄、二師兄、四師姐、三師嫂和我幾個人。師尊和三師兄出外辦事去了,留在山裡的人,大師兄、二師兄修為深厚,絕不致幹這類事情,四師姐又是女的,那麼剩下的,只可能是我了。

  唯一還能自我安慰的,就是他們都不知道我天眼已開。沒那個能力,又怎麼幹壞事?

  可是眼睛────,唉,只能盡量運氣治療了。但晚餐之前,想恢復原狀,幾乎不可能,除非三師嫂自己能幫我。

  三師嫂────嘿,她的身子竟是這樣的!平時她總是素衣淡妝,看上去嬌弱不堪的樣子。沒想脫去了衣裳,胸前奶子聳得那麼高,腰雖然很細,屁股卻肥得超出了我的想像,身上的肉竟那麼白,那麼豐滿,穿著衣服根本看不出來啊。

  我一邊運功一邊想著心事,忽然隱隱約約聽到三師嫂的聲音:「小師弟!───小師弟!」天啊,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她竟就追出來了!

  怎麼辦?三師嫂即使找不著我,但這事只要讓師尊知道了,就不得了。即使沒告訴師尊,三師兄知道了,他的掌心雷也能一掌把我震死。完了,徹底完了,我縮在山洞中,渾身冰涼,傷也顧不上治了。

  不就是看一眼身子嘛,有這麼嚴重嗎?我心裡不禁對三師嫂有股惱恨之意,媽的!平日對我那麼好,原來都是假的!我委屈而惱羞成怒,坐在山洞中,幾乎要忍不住衝出去,大聲喊:「我就在這裡,你愛怎麼著就這麼著吧!」

  師尊共收了五名弟子,我是最後一位。我不知道師尊以後還會不會繼續收徒,但目前為止,我總是被師兄師姐們喚作「小師弟」,似乎他們料定師尊不會再收徒弟了似的。

  師兄師姐都對我特別好,可能是我長得清秀可愛,性子又活潑靈動的緣故吧?其中三師嫂待我最好,她嫁給三師兄不到五年,原來在蓬萊密宗門修行。她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總是偷偷留給我,喜歡摸我的腦袋,我腦後長有一塊突骨,師兄們老取笑說那是「反骨」,三師嫂道:「不是!這是聰明包。」

  三師嫂常摸著我的「聰明包」,給我講她們蓬萊密宗門的一些趣事。四師姐看見了,說:「三師嫂,你對小師弟可比對三師兄還親啊!」

  三師嫂笑著道:「那當然!他長得像我親弟弟嘛,他就是我小弟弟嘍。」

  其實我們這種練功的人幾乎全是孤兒,沒有親兄弟、親姐妹。像我們這種天賦的,生下一個已是天下難得,所有精血靈氣都將耗盡,生不出第二胎的。

  唉────難道三師嫂真的全不顧平日的姐弟情,一定要追究到底嗎?我心裡酸酸的,恨不得跑出去,讓她找著我,一切由她怎麼對我好了。

  三師嫂的聲音越來越近了。忽然,洞口出現她的身影,白衣寬袖,逆著光,看不清她臉上神情。

  我早就豁出去了,沒有收斂起身上的熱氣,所以她才能這麼快找到我。

  什麼都不用解釋了,我腫紅的淚眼就能說明一切。我強忍著淚水,不讓流出來,呆呆的望著她,隨她怎麼處置。

  三師嫂在洞口呆了呆,手捧在胸口,道:「嚇死我了,你眼睛沒事麼?」語聲溫柔,像輕柔的小手觸人心胸。我鼻子酸酸的,一下忍不住淚水嘩嘩往下流。

  三師嫂吃驚地:「天!我不知道是你,下手太重了,怎麼了,怎麼了?」走上前,一邊小心地用手撥弄我的眼眶,一邊輕輕往那吹氣。

  她吹出的氣,溫溫的,帶股芬芳的味兒,整個臉上,輕柔得像有一陣春風拂過,讓人身子懶洋洋的提不起勁,很想就此枕在一個地方,甜甜的睡過去。

  我閉著眼,臉龐稍稍仰起,沈浸在一種夢一樣輕飄飄的境地,不知身在何處,只覺噴在臉上的氣息越來越熱,三師嫂臉龐離我很近,近得讓人腦袋眩暈,似有另一個身子魂魄輕飛了出去。

  我漸漸的喘不過氣來,不由張口道:「三師嫂───」還沒說完,唇上碰到了她軟軟的肉唇,失去意識了一般,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摟過去,一個溫香軟綿的身子進了懷,像摟著一個不可捉摸的迷團,生怕它忽然流逝而去,我使勁地緊緊抱住。懷中那個身子很熱,肉蠕蠕地掙動。

  三師嫂喘著氣:「別───不可以這樣!」手撐在我胸口,一發力,我踉踉蹌蹌地被推開幾步。

  三師嫂道:「你───沒事吧?!」我滿臉漲得通紅,說不出話。

  三師嫂也是紅暈上臉,理了一下耳邊細發,黑眼珠瞥我一眼,有些慌亂:「過來───我幫治一治。」

  三師嫂使的是密宗門的氣勁,密宗門的氣最邪,傷了人,非她們本門人很難治好,我今日總算領教了。我向三師嫂走過去,由於眼睛腫著,瞇成一道細縫,走路小心的樣子,很滑稽。

  三師嫂「噗哧」一聲,笑:「活該!」

  我苦著臉:「師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試一試眼睛怎麼拐彎嘛!」

  三師嫂的臉忽然又紅了,罵:「呸!才剛開眼───就不幹好事!」

  她的兩手按在我兩眼眉骨上,指尖使力,兩股氣流從她柔柔的指尖傳過來,眼圈周圍熱乎乎的甚是受用。

  挨得近了,她身上一股若有若無香氣在鼻間飄浮,我的心神不由一蕩。聽見她輕輕的聲音:「別胡思亂想!」眉骨處氣流往兩旁溢開,像溫水澆在上面,所到之處癢絲絲的,肌膚要融化了一般。

  過了一會,三師嫂籲了口氣,道:「好了。」手指離開我的眉骨,我眼圈周圍的皮膚不像剛才那般漲漲的緊繃的感覺。氣流一收,眼睛也漸漸清涼起來。

  可是一股飄飄浮浮的困意使眼睛難以掙開,聽見三師嫂聲音:「來,將眼睛閉上,休息一會就好了。」感覺她拉著我的手,坐到地上,我說了聲:「好困!」迷迷糊糊身子歪靠在她肩上,一會她將我放平了,躺在地上,把我的頭擱在她腿上,一隻手習慣地摸著我的後腦勺,我漸漸睡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過來,聽見三師嫂輕輕哼著小曲,頭上輕癢,是她在撥弄著我的頭髮,腦袋軟軟的枕在她豐潤的大腿上,那種感覺很是享受,一時不想睜開眼睛,只想一直這樣躺下去。

  忽然,三師嫂停止了哼歌,手指在我鼻尖一捏,我「噢」的一下叫出聲,三師嫂吃吃笑:「還裝睡?!」

  我撒賴地:「這樣舒服嘛,師嫂你就讓我再躺會兒。」

  三師嫂「哼」了一聲,手指點在我眼旁,那兒已消腫了,與平日無異,她道:「下次還敢麼?哼,幸好是我,若是你四師姐,你的眼睛便得瞎了!」

  我嘻嘻笑:「我知道師嫂最疼我嘛,所以才───」三師嫂在我臉上拍了一掌:「還敢胡說!」打得不是很重,打得人心裡很是舒服。

  我沒吭聲,閉著眼兒,嘴角含笑。聽她輕笑一聲:「嘻,小鬼頭居然還能通了天眼,不賴啊。」

  我轉了一下頭,腦袋側著,臉貼在她腿上,她大腿上一股動人的肉感從臉上肌膚傳了過來,我迷醉地將頭愈往她腹部貼過去,她揪起我的腦袋,低聲喝問:「幹什麼?!」臉上似笑非笑的。

  我鼻間發聲:「唔───你的腿枕得人好舒服,我想睡會兒。」帶些撒嬌的味兒,一邊乘機將臉往她腿間鑽,她兩腿間有股說不出的暈暈的味兒。

  她下身挪動了一下,竟沒說話。我心下大喜,臉在她腿根,故意微微張開嘴兒,嘴唇隔著薄褲,像是吻著她的大腿。她的腿抖了一下,搭在我後頸的手,不由滑到我的後背,輕柔的手摸得人十分舒服。

  我稍稍挪動了一下腦袋,鼻息全噴在她兩腿間,三師嫂「嗯」的呻歎一聲,將我的腦袋揪了起來:「別────你還是起來吧。」

  我頭一掙:「不!」又落回她腿上,這時更狂亂了,臉鼻直往她身上廝磨。

  三師嫂手在我耳朵上,像是揪抓,像是摸捏,嬌喘道:「小師弟──好了──別鬧了──起來。」

  我「忽」的一下起來,她的嘴兒半張,臉色暈紅如醉,眼神看過來,有股迷離的含混意味。

  我斷然將唇印在她顫動的唇上,她「唔」了半聲,反應不及,唇被我封住了。我拚命吸著她的唇,她口中散發出一股平日我所熟悉的氣息,更刺激得我發狂。

  一個聲音在腦裡亂喊:「沒錯!她就是我三師嫂!我的親姐姐一樣的三師嫂!」

  我和三師嫂一起倒在地上。我在她身上掙紮、撕扯,使勁撲騰。一會兒,我心跳地看到,三師嫂胸前露了一大塊雪白的肌膚,半個酥胸雲堆一樣從衣下擠洩而出,隨手一碰,乳頭就會跑出來似的。她的衣帶散亂,不用人去解,就快要鬆開了,褲頭鼓蓬蓬的,狼狽地露出一瞥白白的腹肌。

  三師嫂躺在地上,張著嘴喘氣,平日溫和親切的她,此時竟是那麼動人。我撲上去,在她臉上漫無目的狂吻狂親,鼻子、嘴巴、眼睛、兩頰,下巴、耳旁,叼起了一縷細發,又吐出去。三師嫂搖著腦袋,左右躲閃,嘴裡說道:「不───別───不要!」

  我壓在她軟軟的唇瓣上,她「唔」「唔」數聲,牙微微的張開了,我嘴裡像溜進一尾小魚兒,滑溜溜的往裡直鑽,舌頭一碰到,麻酥酥的從脊背升起一股電流,到了腦門,又湧向下腹,底下猛的漲硬起來,戳頂在三師嫂腹下,說不出的舒爽快美。

  我暈頭暈腦的,雙手亂扒三師嫂的褲子,嘴裡氣喘籲籲。沒有明確的目的,只想脫去她的褲子,越快越好,越光越好!忽然,三師嫂褲頭下落,腹下一叢黑密的毛兒露出來,我驚呆了,歇下手,定定看著。三師嫂挺扭著腰兒,褲子又滑落一些,看見一處紅紅白白的肉隙,像另一張不可思議的嘴兒,在下邊與我對視著。

  三師嫂挺腰而起,顫抖的手在我褲帶上抓扯,我忽然醒過來,迅速脫了褲兒,一個從未面世的塵根暴怒地直聳而出,朦朦朧朧中有一種意識,跪低身子,往三師嫂胯下亂頂。用力重了,塵根彎曲,痛得趕緊縮回來,滿頭大汗,帶著哭腔喊:「師嫂幫我,快幫幫我!」

  三師嫂的小手握住它,往腿間引,塵根碰到一處濕潤的軟肉,沈下去,四肢百骸都要融化了開來,像雨天猛的滑了一腳般,我忙抽了出來,被三師嫂的手在腰旁一扯,又沈了下去,那種快美使人忍不住要大喊出聲。我果然「啊!」的一下叫了出來,耳邊同時也聽得三師嫂「哼」了一聲,她的腰身弓頂了起來。

  我開始蠻抽蠻聳,快活得像剛學會走路的孩子,滿地裡亂跑。底下不是很緊,塵根滑濕濕的挨著點肉壁,進進出出,三師嫂要死要活,腰身連連弓起,亂扭亂鑽,兩腿不時緊夾一下,口中叫喚:「啊──啊──不要嗯──啊!」

  我忽然有有所醒悟,停下來,運一口氣下去,塵根果然漲大起來,撐滿了師嫂的肉洞,再運一口氣,莖身將她花房要撐裂了一般,她的陰部上面的小丘明顯鼓飽起來,三師嫂大叫:「啊───小師弟別──不要啊!───痛!」我再往裡一挺,龜頭前端似被一張小口咬了一下,頂到頭了。

  這下抽動起來沒剛才那麼順溜,進去時推開許多肉的褶皺,拉出時翻起一圈肉浪,一下一下,都打在了實處。花蜜流不出來,被莖身夾帶著,裹在洞裡,一擠一抽,像赤腳在泥地裡跋涉,「吱──哧」的一聲連著一聲。

  三師嫂酥胸半掩,腰身扭動,咬一下唇皮,又吐噴而出,口中隨著:「嗯…啊!」的悶哼,臉轉過來,轉過去,沒一刻安歇,頭髮亂遮著紅紅的臉兒。

  我興發如狂,開始衝刺,一下又一下,重重的衝擊,下腹肌肉擊打在她的腿間,發出「啪」「啪」的響聲,三師嫂隨著我的撞擊,身子亂抖,語不成聲。

  聽得她大叫一聲:「啊!我──不行啦!」身子高高弓起,頭軟軟的拖在地上。我第一股精液噴出,塵根還是繃緊的,接著快速的抽插,一股又一股精液噴打出去,才漸漸軟了下來,我無力地壓在她身上。感覺魂飛物外,靈騰雲間,一股氣流漫布體內,像泡在溫水中,我知道我的功力又提升了一成。

  三師嫂的臉在我下方,眼兒半睜半閉,含羞的歪向一邊,我輕輕地吻了她一下,她臉上的紅暈又深了一層,卻不再閃躲,我心中大樂,沒想一次雲雨過後,三師嫂竟變得如此乖柔動人。

  我移開一些,躺在她旁邊,指尖撥弄她的乳頭。三師嫂一說話,酥乳隨著顫動:「壞蛋!」

  我撮著她的乳頭一緊,她「嚶」的一聲,臉藏到了我脖頸處,我說道:「你這好美啊,我以前怎沒注意到?」

  三師嫂暈著臉兒,擡看了我一眼:「以前你乖呀。」

  我手上又一緊:「那就說我現在不乖嘍?」

  三師嫂「喔」的一聲輕叫:「就是,你現在學壞啦!」

  我笑:「那三師兄豈不是早就學壞了?」一語既出,兩個人都忽然不敢作聲。天,這事要給三師兄知道了,使出掌心雷,我和三師嫂都將屍骨不存。

  三師嫂爬起來,整好衣裳,道:「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你眼睛也好了,你───」忽然臉兒微紅,遲疑起來。

  我點點頭,會意:「我會小心不讓師兄師姐知道的,只是─────我想你的時候怎麼辦?」

  三師嫂羞轉過半邊身子,輕聲道:「不可以了───我───是你師嫂。」

  我挨近去,在她耳邊悄聲道:「好姐姐,我用遁地術去你房裡。」

  她通紅著臉,道:「行不通的─────他───他回來能感覺到你留下的氣息,我去看你好了。」說到最後,語音轉低,羞不可仰。

  我大喜,道:「好姐姐───你真好!」她身子緩緩離去,飄在空中,語聲傳來:「我去了。」一閃即沒,使的正是我們神龍門的陸地騰飛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