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妹劫(二)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再度將嘴吻上了謝小蘭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謝小蘭的身上到處遊走,慢慢的,謝小蘭從暈眩中漸漸蘇醒過來,只聽周濟世在耳邊輕聲的說∶「蘭妹妹,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謝小蘭,仿佛整個靈明理智全被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周濟世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周濟世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周濟世的愛撫親吻,仿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四章

無計可施的謝小蘭,無奈的張開櫻唇,接受了周濟世的吻,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兩手無力的掛在周濟世的肩上,緊閉的雙眼,緩緩的滾出兩顆晶瑩的淚珠,認命的接受了周濟世加諸在她身上的輕薄,慢慢的,又被周濟世那無窮盡的調情手段給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嬌喘逐漸狂亂起來,掛在肩上的纖手也慢慢移到周濟世的腰間,緊緊的摟住周濟世的腰部,身軀像蛇般緩緩扭動起來,這時周濟世的嘴也逐漸往下移動,先在粉頸一陣輕輕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頂,對著嫣紅的蓓蕾一陣嚙咬舔舐,左手在另一邊的玉乳上輕輕揉撚,右手則在謝小蘭的秘洞抽插摳弄,趐痛麻癢的感覺殺得謝小蘭混身熾熱難當,嘴裡的嬌喘也逐漸轉為陣陣的哼啊聲┅┅

對於謝小蘭的反應,周濟世感到非常滿意,更將在玉峰頂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過了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平滑柔順的小腹,慢慢的,越過了萋萋芳草,終於來到了謝小蘭的桃源洞口,只見粉紅色的秘洞口微微翻開,露出了裡面淡紅色的肉膜,一顆粉紅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處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這淫糜的景象看得周濟世更為興奮,把嘴一張,便將整顆豆蔻含住,伸出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此時謝小蘭如受雷殛,整個身體一陣急遽的抖顫,口中「啊┅┅」的一聲嬌吟,整個靈魂仿佛飛到了九重天外,兩腿一挾,把個周濟世的腦袋緊緊的夾在胯腿之間,陰道中一股洪流如泉湧出,差點沒把個周濟世給悶死。

此時周濟世看到謝小蘭的反應,知道她已達高潮,慢慢的放慢了口中的速度,直到謝小蘭兩條玉腿無力的松弛下來,這才擡起頭來,兩只手在謝小蘭的身上輕柔的遊走愛撫,只見謝小蘭整個人癱軟如泥,星眸微閉,口中嬌哼不斷,分明正沈醉於方才的高潮馀韻中┅┅

再度將嘴吻上了謝小蘭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謝小蘭的身上到處遊走,慢慢的,謝小蘭從暈眩中漸漸蘇醒過來,只聽周濟世在耳邊輕聲的說∶「蘭妹妹,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謝小蘭,仿佛整個靈明理智全被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周濟世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周濟世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周濟世的愛撫親吻,仿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看著謝小蘭這般嬌態,周濟世心中早已欲火如熾,要不是想要徹徹底底的征服謝小蘭這匹胭脂馬,他早就橫戈跨馬,同謝小蘭大肆厮殺一番了,更何況還有個服了春藥的曠如霜,更是一場苦戰,於是強忍著滿腔欲火,輕聲的對著謝小蘭說∶「好蘭妹,既然我服待得讓你這麽舒服,那麽現在該看你的表現了!」

聽到周濟世這麽說,謝小蘭不解的睜開迷離的大眼,一臉迷惘的看著周濟世,周濟世哈哈一笑,牽著謝小蘭的手移到自己胯下,謝小蘭覺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觸到一根熱氣騰騰,粗大堅挺的肉棒,頓時如遭電殛,急忙將手抽回,粉臉刹時浮上一層紅暈,一副不勝嬌羞之態,更叫周濟世興奮莫名,一雙不規矩的手又開始在謝小蘭的身上到處遊走,同時湊到謝小蘭的耳邊輕聲的說∶「小美人,這閨房之樂乃是人倫大事,再說你剛才不是答應說要聽話了嗎,有什麽好害臊的?而且昨天你不是做得很好嗎?你只要照著再做就可以了。」話一說完,又將手伸到秘洞處就是一陣輕抽慢送。

此刻的謝小蘭,在歷經周濟世這調情高手的長時間的挑逗之下,早就欲念叢生了,可是要叫她去做這等羞人的事,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來,正在猶豫之際,周濟世忽地一把將她推開,一翻身,移到曠如霜的身上,說道∶「既然你不肯,那我只好找你霜姊姊來煞煞火了!」兩手更在曠如霜身上玉峰處一陣搓揉。

謝小蘭一聽,不由得強忍下滿腔的羞辱,開口說道∶「求求你┅┅不要┅┅我做就是了┅┅」說完,盈眶的淚水隨著滴下。

周濟世一看,再度將謝小蘭一把摟了過來,輕輕的吻去了謝小蘭臉上的淚水,一手在她的背脊輕輕的撫摸,說∶「乖,別哭了,看得我好不心疼,早點聽話不就好了┅┅」再次將嘴湊上謝小蘭的櫻唇,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拉著謝小蘭的玉手,再度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覺一只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肉棒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進了謝小蘭的桃源洞內輕輕的抽送起來。

強忍著滿腔羞辱感的謝小蘭,這次沒再敢把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不由心中一陣慌亂,又怕周濟世不高興,只得開始在周濟世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那笨拙的動作令周濟世更加興奮,口上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狂亂起來。

這時周濟世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身來,並偷偷的解開了曠如霜的昏穴,再輕輕按著謝小蘭的頭,伏到自己的胯下,示意要謝小蘭為自己進行口交,此刻的謝小蘭,在歷經了周濟世二個多時辰高低起伏的折磨後,早已完全屈服在周濟世的淫威之下,雖然對眼前所見的這根怒氣騰騰、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萬分心,但還是強忍著羞愧,慢慢的張開櫻唇,含住了周濟世的龜頭。

這時周濟世看到高傲的謝女俠終於肯為自己口交,不禁得意萬分,輕按著謝小蘭的頭,要她上下的套弄,口中還不停的說著∶「對了,就是這樣,不要只是用嘴含,舌頭也要動一下,對了,好舒服,就是這樣┅┅好蘭妹┅┅對┅┅你真聰明┅┅」同時一手在謝小蘭的如雲秀發上輕輕梳動,偶爾還滑到謝小蘭那如綿緞般的背脊上輕柔的撫弄著,不時還用指甲輕輕刮弄著謝小蘭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則在胸前玉乳輕揉緩搓,不時還溜到秘洞處逗弄那顆晶瑩的粉紅豆蔻,頓時又將謝小蘭殺得鼻息咻咻,欲念橫生。

此刻曠如霜漸漸從昏睡中醒來,只覺周身趐軟無力,血管內更是有如蟲爬蟻行般,有種說不出的趐癢難受,心中一驚,這才回想起自己在客棧中中毒昏厥,急忙睜開雙眼一看,卻發現自己身無片縷,急忙想要掙紮起身,這才發現自己四肢大開被綁成大字形,頓時心中浮起一股羞愧不安的感覺,舉目四望,卻是個全然陌生的地方,不知現在身在何處,再一仔細打量,只見身旁一對男女,全身赤裸,分明正在進行那風流勾當,再一看,那男的不正是客棧中逃走的那名凶手,只見他那雙手正不停的在那少女身上到處遊走,少女整個頭埋在那凶手胯下,不住的上下擺動,鼻中哼聲不斷,嬌軀隨著那凶手的雙手移動而婉延扭動,有股說不出的淫糜之色,仔細一看,赫然竟是謝小蘭。

此時的謝小蘭,早已被周濟世的挑逗逗弄得欲火如熾,對含在口中的肉棒,不但不覺心,甚至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麽美味的食物般,越發賣力吸吮舔舐,絲毫不曾察覺到曠如霜的醒來,不過這一切都看在周濟世的眼裡,強忍著胯下陽莖的趐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將謝小蘭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張開血盆大口,對準謝小蘭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陣狂吸猛舔,偶爾還移到後庭的菊花蕾處,輕輕的舔舐那嫣紅的菊花蕾,兩手在謝小蘭那渾圓的美臀及股間溝渠處,一陣輕輕柔的遊走輕撫,有時還在那堅實柔嫩的大腿內側輕輕刮動。

此時的謝小蘭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周濟世的大腿,幾乎要抓出血來,吐出含在口中的陽物,高聲叫道∶「啊┅┅好舒服┅┅又來了┅┅啊┅┅」陰道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後,整個人癱軟了下來,趴在周濟世的身上,只剩下陣陣濃濁的喘息聲┅┅

這一切看在曠如霜眼裡,對謝小蘭的反應百思不解,同時亦被這副淫糜的景像刺激得不覺心跳加速,心中一陣羞赧,張開口想叫,卻發不出絲毫聲音,同時周身逐漸發熱,骨子裡那股蟲爬蟻行的趐癢感愈發叫人難耐,想抓卻因四肢被制而無法動彈,只得強制鎮靜,屏氣凝神,打算運功沖開被制的穴道,誰知不運功還好,一運功,頓時周身血液有如黃河決堤般四處奔竄,而且那股搔癢感愈發強烈,令曠如霜心中一陣慌亂,那裡還能凝聚真氣,只得趕緊抱元守一,想要壓制住那股令人難耐的趐癢感。

周濟世眼見謝小蘭再度到達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自己身上,不覺得意萬分,心想∶「女俠又怎樣,功夫再高還不是被我殺得魂飛九天!」慢慢的從謝小蘭的身下爬了出來,只見謝小蘭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床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這幅美人春睡圖,看得周濟世口乾舌燥,再度趴到謝小蘭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發,在謝小蘭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從腋下伸入,在謝小蘭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謝小蘭,星眸微啟,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周濟世的愛撫。

漸漸的,周濟世順著柔美的背脊曲線,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謝小蘭背上的汗珠,經過堅實的豐臀、結實柔嫩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謝小蘭那柔美飽滿的腳掌處,聞著由纖足傳來的陣陣幽香,周濟世終於忍不住伸出舌頭,朝謝小蘭的腳掌心輕輕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癢的謝小蘭,此刻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之中,全身肌膚敏感異常,早已被周濟世剛剛那陣無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再經周濟世這一舐,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趐癢感竄遍全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差點沒尿了出來。

周濟世見到謝小蘭的反應這般激烈,心中更是興奮,口中的動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將謝小蘭的腳趾逐一吸吮舔舐,一手更在謝小蘭的大小腿內側四處遊走,初經人事的謝小蘭那堪如此手段,只覺腦中轟的一聲,整個神智彷佛飛到九霄雲外,只剩下肉體在追求著最原始的欲望┅┅

正在全神對抗心中那股欲念的曠如霜,只覺那股令人難耐的騷癢感越來越強烈,尤其是胯下秘洞,更是騷癢難耐,那裡還能夠凝神聚氣,而且愈是強自鎮靜,那股趐癢感愈是強烈,耳中更不時傳來謝小蘭淫糜的嬌吟聲,就像是一把巨錘,一下下的敲在心上,漸漸的敲開曠如霜理智中那扇淫欲的大門,腦中的理智正一絲絲的飛散離去,可是意識反而異常清楚,更能感受周身感官傳來的各種感覺,此時的曠如霜只覺胸中一股悶熱滯塞的感覺,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不由自主的張開檀口,一陣呵呵急喘,周身那股趐軟麻癢的感覺,更是清晰的傳入腦中,尤其是胯間秘洞處,一股趐癢中帶著空虛的難耐,甚至還緩緩的流出水來,那種未曾經歷過的陌生感覺,令猶是處子的曠如霜心中起了一種莫名的恐慌,嬌軀開始不自覺的扭動著,彷佛希望能稍稍減那股莫名的難耐┅┅

正埋首在謝小蘭雙足狂吻的周濟世,耳中傳來曠如霜越來越急促的喘息聲,擡頭一看,只見曠如霜全身泛紅,水汪汪的雙眸帶著無盡的春意,微張的櫻唇傳來陣陣急喘,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無意識的上下夾動,原本緊閉的陰唇也朝外翻了半開,顯現出一顆晶瑩閃亮的粉紅色豆蔻,一縷清泉自桃源洞口緩緩流出,周濟世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再度從謝小蘭的雙腳順著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內側,舔得謝小蘭全身狂抖,口中淫聲不斷,經過周濟世長時間的挑情愛撫,謝小蘭終於逐漸陷入淫欲的深淵而不自覺。

終於,周濟世也忍不住了,將謝小蘭的粉臀擡起,移到曠如霜的臉旁,擺布成半趴跪的姿勢,一手按住謝小蘭高聳的豐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漲的肉棒,緩緩的在謝小蘭秘洞處及股溝間輕輕

UID1204975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1
小時
註冊時間2008-7-23
最後登錄2011-1-30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lnasszy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4#



發表於
2007-5-3
11:48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在周濟世三管齊下的挑逗下,謝小蘭感到從洞內深處漸漸傳來一股趐癢感,不自覺柳腰款擺,玉腎輕搖,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將嘴移到謝小蘭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珑的耳珠,輕輕嚙咬舔舐,然後將肉棒緩緩抽出,只留龜頭在洞口緩緩轉動,被挑動的欲火高漲的謝小蘭,忽覺秘洞再度傳來一陣空虛感,忙將粉臀向後急擡,這時周濟世順勢一頂,“啪”的一聲直達穴心,插得謝小蘭忍不住啊的一聲高叫,周濟世這才開始緩緩抽送了起來,不時用龜頭在陰道口處輕輕抽送,直到謝小蘭受不了秘洞深處那股空虛,急得玉臀猛搖,淫聲高叫時,這才猛地深深一頂,插得謝小蘭哼啊直叫,待三、四下深深的抽插後,又復回到桃源洞口輕輕挑逗,初經人事不久的謝小蘭,那經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時,已被周濟世插弄得春情勃發,一顆首不住的搖動,玉體輕顫,椒乳亂晃,兩只手死命的抓著床單,口中忘情嬌呼∶「啊┅┅啊┅┅好舒服┅┅嗯┅┅又來了┅┅啊┅┅不行了┅┅嗯┅┅啊┅┅」到最後,居然忍不住嗚嗚的的哭泣起來。

這時的曠如霜,正竭盡全力以僅存的理智對抗體內淫欲的催逼,忽覺周濟的手接觸到自己身上,混身一震,啞穴已被解開,只覺喉中不由自主的溜出了「嗯」

的一聲嬌吟,不由羞得滿臉通紅,趕忙緊閉雙眼,銀牙暗咬,想要忍住口中那股越來越強烈的哼叫感,這時耳中忽然傳來謝小蘭「啊」的一聲尖叫,急忙睜眼一看,只見謝小蘭臀部高聳,有如母狗般的趴跪在自己身旁,玉體輕搖,口中淫聲不斷,語調中蘊含著無盡的舒爽滿足,身後的周濟世,正挺著一根青筋暴漲,粗約寸馀的醜惡肉棒,在謝小蘭的秘洞不停的抽插,這一看,曠如霜只覺腦中轟的一聲,兩眼死盯著兩人的交合處,再也無法將眼光移開,心中僅存的理智悄然退去,只覺全身燥熱異常,口中不自覺的傳出一連串令人銷魂蝕骨的嬌吟┅┅
正揮舞著丈八蛇矛,穿梭在一線天間奮戰不懈的周濟世,耳中傳來曠如霜陣陣的淫叫聲,興奮得胯下陽物暴漲,兩手緊抓著謝小蘭的腰胯處,恨不得將其插穿似的,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只聽一陣啪啪急響,登時插得謝小蘭混身急抖,口中淫聲不斷,陰道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胯下肉莖,一道熱滾滾的洪流澆在龜頭上,一股說不出的舒適熨藉感直沖腦海,差點沒射了出來,趕忙咬牙提氣,強將那股欲望給壓制下來。

看著再度洩身的謝小蘭,癱軟如泥的趴在床上,周濟世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拉著謝小蘭的嬌軀緩緩坐下,再度將她翻過身來分開雙腿跨坐在自己懷中,用手扶住肉棒對準那淫水淋漓的秘洞口,再度將肉棒給塞了進去,兩手抱住謝小蘭堅實的美臀,開始緩緩推送,右手中指更插進後門的菊花蕾內輕輕抽送著,全身癱軟無力的謝小蘭忽覺後庭再度受到襲擊,急忙收緊肛門,全力抵抗周濟世手指的進逼,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周濟世順勢吻住,舌尖伸入口內一陣攪動,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伸手拉住周濟世的右手想要阻止後庭的攻勢,卻被周濟世深深一頂,將龜頭頂住穴心一陣磨轉,一股強烈的趐麻感襲上心頭,再度無力的癱在周濟世的身上,任憑他肆意的玩弄只剩口中無意識的傳出陣陣另人銷魂蝕骨的嬌吟聲。

自昨夜見了謝小蘭那嬌嫩美絕的菊花蕾後,周濟世早就有心一試,只是礙於時間不多,又不願硬闖而令其反抗,屆時橫生枝節反而不美,如今見謝小蘭被他玩得全身趐軟,再也無力反抗,心中更是躍躍欲試,手上的動作緩緩加劇,甚至連無名指也加入了,由秘洞流出的內淫液,順著股溝流下到了後庭的菊花處,更幫助了周濟世手指抽插的動作,不多時,甚至還傳出了噗哧噗哧的抽送聲,更是令謝小蘭羞愧難當。

歷經周濟世將近三個時辰的蹂躏,謝小蘭早已全身癱軟如泥,雖竭盡全力抗,但卻起不了多少作用,再加上周濟世在秘洞深處不停的抽插磨轉,以及胸前玉峰蓓蕾和周濟世胸膛磨擦擠壓,一陣陣趐麻快感,不停的打擊著謝小蘭的神智,漸漸的,由周濟世手指抽插處傳來一股奇特的趐麻感,令謝小蘭心慌不已,不覺開口∶「啊┅┅怎麽會┅┅啊┅┅不┅┅不要┅┅」

將粗硬的肉棒頂著秘洞深處,用兩手捧著謝小蘭的美臀如推磨般緩緩轉動,周濟世只覺肉棒前端被一塊柔軟如綿的嫩肉緊緊包圍吸吮,一股說不出的快意美感襲上心頭,同時原本緊緊箝住手指,拼命抵抗的肛門嫩肉也在他不斷的抽插之下逐漸寬松柔軟,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撲鼻襲來,耳中傳來謝小蘭如歌似泣的嬌吟及曠如霜的陣急喘,壓抑良久的欲火有如山洪決堤般洶湧而來,猛地將謝小蘭掀倒在床,擡起兩條粉嫩的玉腿架到肩上,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謝小蘭全身亂顫,口中不停狂呼浪叫∶「啊┅┅不行了┅┅好舒服┅┅啊┅┅啊┅┅我死了┅┅」

只見謝小蘭雙腿一蹬,全身一緊,兩手死命的抓著周濟世的手臂,幾乎要掐出血來,秘洞深處一道熱流狂湧而出,澆得周濟世胯下肉棒一陣急抖,任憑周濟世拼命的提氣縮肛,胯下肉棒在陰道嫩肉死命的擠壓吸吮之下,再也止不住那股舒暢快感,一聲狂吼,一股滾燙的精萃狂噴而出,如驟雨般噴灑在謝小蘭的穴心深處,澆得謝小蘭全身抽搐,兩眼一翻,迳自昏死過去。

第五章
射精後的周濟世,趴在謝小蘭柔軟的嬌軀上,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中無限的懊惱,只差一點就能嘗到名震江湖的涑水劍那極品般的後庭滋味,居然在最後關頭失手,正在暗自思量之際,忽覺床鋪一陣搖動,耳中傳來曠如霜高聲叫喊∶「啊┅┅我受不了了┅┅啊┅┅不行了┅┅」回頭一看,原來曠如霜被制的穴道,在淫藥的催逼以及二人這場活春宮的刺激下已被沖開,在欲念的煎熬下,全身有如離水的魚般猛力掙紮,若非手腳的束縛仍在,只怕早己撲了上來。

周濟慢慢的翻過身來,坐到曠如霜的身邊,伸手在她那高挺堅實的玉女峰頂緩緩的搓揉著,口中嘿嘿淫笑著問說∶「曠女俠,小生這廂有禮了,但不知你是那裡受不了?你不說清楚的話,我又怎麽幫你呢?」

欲火如熾的曠如霜,胸前玉峰受到周濟世的襲擊,只覺一股趐麻的快感襲上心頭,不由得全身扭動更劇,雖說被淫藥刺激得欲念橫生,但畢竟仍為處子之身,冰清玉潔的身子何曾接觸過男人,更別說像這樣被人亵玩,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羞得她緊閉雙眼,急道∶「啊┅┅不要┅┅放開你的手┅┅別┅別┅這樣┅┅」皓首頻搖,全身婉延扭轉,想要躲避周濟世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受困無法逃離,反而好像是在迎合著周濟世的愛撫一般,更加深周濟世的刺激,右手順著平坦的小腹慢慢的往下移動,移到了濕淋淋的水簾洞口在那兒輕輕的撫摸著。

曠如霜只覺周濟世的手逐漸的往下移,不由全身扭動加劇,盡管內心感到羞憤萬分,但是另一股莫名的舒適感卻悄然湧上,更令她感到慌亂不已,這時,周濟世的手已移到了少女的聖地,一觸之下,曠如霜頓時如遭電殛,全身一陣激烈抖顫,洞中清泉再度緩緩流出,口中不由自主的傳出動人的嬌吟聲,在淫藥的催逼下,只覺周濟世所觸之處,一股趐趐麻麻的感覺,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禁緩緩的搖動柳腰,迎合著周濟世的愛撫。

得意的看著曠如霜的反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曠如霜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嬌喘籲籲,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自己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這副淫糜的絕美景象,看得周濟世淫心再起,胯下肉棒再度豎然挺立,一張口,對著曠如霜微張的櫻唇一陣狂吻猛吸,舌頭和曠如霜的香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只覺觸感香柔嫩滑,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鼻襲來更刺激得周濟世欲火焚心,抓住玉峰的左手不自覺的加重力道,在曠如霜那高聳的趐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緩緩插入曠如霜的桃源洞內,一股趐麻飽滿的充實感,登時填補了曠如霜心中的空虛,在淫藥長時間的煎熬下,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馀下肉體對淫欲的追求,忍不住由鼻中傳出一聲嬌柔甜美的輕哼,似乎訴說著無盡的滿足。

邊狂吻著曠如霜的櫻口香舌,邊揉搓著堅實柔嫩的玉乳,右手中指更被秘洞內層層溫濕緊湊的嫩肉緊緊纏繞,一種說不出舒爽美感,令周濟世更加興奮,深埋在秘洞內的手指開始緩緩的抽插摳挖,只覺秘洞嫩肉有如層門疊戶般,在進退之間一層層纏繞著深入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周濟世心中不由得興奮狂叫∶「極品!真是極品!這真是萬中選一的寶器!」手上抽插的動作不由得加快,更將曠如霜插的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篩動,迎合著周濟世的抽插┅┅

離開了曠如霜的櫻唇,順著雪白的玉頸一路吻下來,映入眼中的是高聳的趐胸,只見原本若隱若現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忍不住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含住曠如霜的左乳,有如嬰兒吸乳般吸吮,時而伸出舌頭對著粉紅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時而用牙齒輕咬著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邊蓓蕾上輕輕揉捏,由胸前蓓蕾傳來的趐麻快感,更令曠如霜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強忍著心中欲火,慢慢順著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周濟世還不急著對曠如霜的桃源聖地展開攻勢,伸出了粗糙的舌頭,在那渾圓筆直的大腿內側輕輕舔舐,舔得曠如霜全身急抖,口中淫叫聲一陣緊似一陣,陰道嫩肉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周濟世入侵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甚至周濟世緩緩抽出手指時,還急擡粉臀,好似捨不得讓其離開似的,看樣子曠如霜已經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淫欲的深淵而無法自拔了┅┅

邊吻著曠如霜那粉雕玉琢般的修長美腿,周濟世開始動手解除曠如霜雙腳的束縛,甫一解開,只見曠如霜兩腿不住的飛舞踢動,費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足踝,將雙腿高舉向胸前反壓,如此一來,曠如霜整個桃源洞口和後庭的菊花蕾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周濟世的眼前,雖說周身在淫藥的刺激之下,早己欲火高漲,但畢竟仍是處子之身,如今被周濟世擺成如此羞人的姿態,隱密之處一覽無遺的暴露在陌生男子眼前,還是令曠如霜羞得滿臉通紅,不由得想要掙脫周濟世的掌握,但是全身癱軟如綿,那裡能夠掙脫,只急得連連叫道∶「啊┅┅不要┅┅不要看┅┅求求你┅啊┅┅」

周濟世此刻早被眼前美景給迷得暈頭轉向,那還去理會她說什麽?將曠如霜的雙腿和兩手捆綁在一起,使曠如霜整個臀部高高擡起,這才慢條斯理的坐下來,仔細的打量曠如霜的私處;只見原本緊閉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經微微翻了開來,露出淡紅色的嫩肉和那顆嬌艷欲滴的粉紅色豆蔻,隨著曠如霜的扭動,陰道嫩肉一張一合緩緩吞吐,彷佛在期待著什麽似的,一縷清泉汩汩流出,順著股溝流下背脊,一股說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周濟世混身直抖,連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伸出顫抖的雙手,在曠如霜那渾圓挺翹的粉臀及結實柔嫩的大腿不住的遊走,兩眼直視著曠如霜緩緩扭動的雪白玉臀,周濟世終於忍不住捧起了曠如霜的圓臀,一張嘴,蓋住了曠如霜的桃源洞口,就是一陣啾啾吸吮,吸得曠如霜如遭雷擊,彷佛五髒六腑全給吸了出來一般,內心一慌,一道洪流激射而出,居然尿了周濟世個滿頭滿臉,平素愛潔的曠如霜,何曾遭遇過這等事,如今不但一絲不掛的呈現在他人面前,還在個陌生男人眼前小解,登時羞得她臉如蔻丹,雙目緊閉,那裡還說得出話來┅┅

誰知周濟世不但不以為忤,居然還伸出舌頭舔了舔道∶「承蒙曠女俠惠賜甘霖,小生無以為報,就讓敝人為你清理善後,以表謝意吧!」話一說完,便低下頭來,朝著濕淋淋的秘洞口及股溝處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帶著趐癢的感覺,有如一把巨錘般,把曠如霜的整個理智給徹底的摧毀,扭動著雪白的玉臀,怯生生的說∶「別┅┅別這樣┅┅髒┅┅啊┅┅不要┅┅嗯┅┅啊┅┅」

聽她這麽一說,周濟世仍不罷手,兩手緊抓住曠如霜的腰胯間,不讓她移動分毫,一條靈活的舌頭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溝間不住的遊走,時而含住那粉紅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頭輕輕舔舐,甚至將舌頭伸入秘洞內不停的攪動,時而移到那淡紅色的菊花蕾處緩緩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騷味夾雜著曠如霜的體香,真可說是五味雜陳,更刺激得周濟世更加狂亂,口中的動作不自覺的加快了起來。

在周濟世不斷的挑逗及淫藥的催逼之下,陣陣趐麻快感不住的襲入曠如霜的腦海,再加上後庭的菊花受到攻擊,一種羞慚中帶著舒暢的快感,將個瀚海青鳳殺得潰不成軍,周身有如蟲爬蟻行般趐癢無比,不自覺的想要扭動身軀,但是手腳被制,再加上周濟世緊抓在腰胯間的雙手,那裡能夠動彈半分,一股熾熱悶澀的難耐感,令曠如霜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口中的嬌喘漸漸的狂亂了起來,夾雜著聲聲銷魂蝕骨的動人嬌吟,更令周濟世興奮莫名,沒多久的時間,曠如霜再度「啊┅┅」的一聲尖叫,全身一陣急抖,陰道蜜汁再度狂湧而出,整個人癱軟如泥,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陣陣濃濁的喘息聲不停的從口鼻中傳出。

眼看曠如霜再度洩身,周濟世這才起身,取了一條濕巾,先將自己身上的尿液蜜汁擦拭乾淨,然後再輕輕柔柔的為曠如霜淨身,正在半昏迷中的曠如霜,只覺一股清清涼涼的舒適感緩緩的遊走全身,不覺輕嗯了一聲,語氣中滿含著無限的滿足與嬌媚。

清理完曠如霜身上的穢物後,周濟世終於解除了曠如霜手腳的束縛,緩緩的伏到她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張的櫻唇,兩手在高聳的趐胸上輕輕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頂蓓蕾不住揉撚,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曠如霜,此時全身肌膚敏感異常,在周濟世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趐麻快感,不由張開櫻口,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兩手更是緊抱在周濟世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輕撫著。

眼見曠如霜完完全全的沈溺於肉欲的漩渦內,周濟世對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驕傲,手上口中的動作愈加的狂亂起來,約略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曠如霜口中傳出的嬌吟聲再度急促起來,一雙修長的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在周濟世的腰臀之間,纖細的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動,似乎難耐滿腔的欲火,胯下秘洞更是不住的厮磨著周濟世胯下熱燙粗肥的硬挺肉棒,看到名聞天下的「瀚海青鳳」曠如霜,在淫藥及自己的挑逗之下,欲火高漲得幾近瘋狂,周濟世竟然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離開了曠如霜的嬌軀。

正陶醉在周濟世的愛撫下的曠如霜,忽覺周濟世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頓時一股空虛難耐的失落感湧上心頭,急忙睜開一雙美目,嬌媚的向坐在一旁的周濟世說∶「啊┅┅不要┅┅快┅┅啊┅┅別停┅┅」心中那裡還有絲毫的貞操及道德感,只剩下對肉欲快感的追求┅┅

看著曠如霜的反應,周濟世一陣嘿嘿淫笑的道∶「曠女俠,我侍候的你舒不舒服啊!你還要不要繼續?還有讓你更舒服的我還沒使出來呢┅┅」聽到周濟世的話,曠如霜心中雖然浮起了一絲絲的羞愧感,可是馬上又被欲火給掩蓋住了,連忙急道∶「啊┅┅舒服┅┅好舒服┅┅我要┅┅我┅┅別逗我了┅┅快┅┅」

邊說著,邊扭動著迷人的嬌軀,更加添幾分淫糜的美感。

一把拉起了曠如霜,讓她跪伏在自己面前,輕撫著那如雲的秀發和綢緞般的美背,慢慢將曠如霜的頭按到胯下肉棒前,輕聲的對曠如霜說∶「既然曠女俠對我服務感到滿意,現在該輪到你來讓我舒服了,剛剛你那蘭妹也示範給你看過了,應該不用我再教了吧┅┅」說著說著,輕輕捏開曠如霜的牙關,便將一根粗硬肥大的陽具給塞進了曠如霜的櫻桃小口內了。

雖說早已被淫欲給沖昏了頭,但畢竟仍是未經人事的少女,對眼前這根青筋暴露的醜惡肉棒,心中還是充滿了恐懼不安,更別說要含進嘴裡,可是周身趐軟無力,那裡還能反抗半分?剛要用舌頭將入侵的肉棒給頂出去,卻被周濟世用手在頭上一壓,整根肉棒又一下給滑了進來,直達喉嚨深處,頂得她幾乎咳杖了起來,無奈的只好順著周濟世的動作,開始對著口中的肉棒吞吐了起來。

周濟世眼看著名震武林的曠如霜終於開始為自己口交,肉棒龜頭處被一條溫暖滑嫩的香舌不住的頂動,那種說不出的舒適感,更叫周濟世興奮得胯下肉棒一陣亂抖,一手抓著曠如霜的秀發上下起伏,另一只手順著滑嫩的玉背慢慢的往下輕撫,來到了股溝間一陣輕刮,不時還以指尖揉搓著後庭的菊花,一股趐麻難耐的感覺更叫曠如霜難受,忽然間,周濟世將手指一下子給插進了曠如霜的秘洞內,開始輕輕的插抽,一股暢快的充實感,有如電流般流入了曠如霜的腦海中,終於,曠如霜放棄了所有的自尊,開始在周濟世的指示下,賣力的舔吮起來,甚至還將整個肉袋含進口中,以舌頭轉動袋中那兩顆肉球。

看著曠如霜漸漸的自動的舔舐著自己的陽具,原本按在頭上的手也伸到胸前玉峰處,不停的揉撚著胸前的蓓蕾,更刺激得曠如霜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慢慢的,從胯下傳來陣陣的趐麻快感,整根肉棒不停的抖動,周濟世心想,就這樣洩身,那待會不就沒戲唱了,連忙推開曠如霜伏在胯下的頭,強自鎮定調習,好不容易才壓下洩精的沖動,忽然耳中傳來陣陣的嬌吟聲,轉頭一看,原來曠如霜受不了欲火的煎熬,忍不住學著周濟世方才的動作,左手在自己胯下不住的活動,將一只纖纖玉指插入秘洞內,在那兒不停的抽插,右手更在胸前玉峰上不停的揉搓著,口中嬌吟不斷。

UID1204975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1
小時
註冊時間2008-7-23
最後登錄2011-1-30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lnasszy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5#



發表於
2007-5-3
11:50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看到曠如霜這副淫靡的嬌態,周濟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曠如霜摟了過來,讓她平躺在床上,一騰身,壓在曠如霜那柔嫩的嬌軀上,張口對著紅潤潤的櫻唇就是一陣狂吻,雙手更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正在欲火高漲的曠如霜,忽覺有人在自己身上大肆輕薄,陣陣舒暢快感不斷傳來,尤其是胯下秘洞處,被一根熱氣騰騰的肉棒緊緊頂住,熨藉得好不舒服,那裡還管壓在自己身上的是什麽人,玉臂一伸,緊勾住周濟世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糾纏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在周濟世的腰臀之間,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擺,桃源洞口緊緊貼住周濟世的肉棒不停的厮磨,更令周濟世覺得舒爽無比。

吻過了一陣子後,周濟世坐起身來,雙手托起曠如霜的圓臀,抓了個枕頭墊在底下,這才用手的扶著粗硬的肉棒,慢條斯理的在曠如霜濕漉漉的秘洞口處緩緩揉動,偶爾將龜頭探入秘洞內,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熱燙趐癢的難受勁,更逗得曠如霜全身直抖,口中不斷的淫聲高呼,幾乎要陷入瘋狂的地步,這才雙手按在曠如霜的腰胯間,一挺腰,緩緩的將肉棒給送了進去。

甫一插入,曠如霜不由得輕歎了一聲,似乎是感歎自己的貞操即將失去,又好似期待己久的願望終獲滿足,周濟世只覺秘洞內緊窄異常,雖說有著大量的淫液潤滑,但仍不易插入,尤其是陰道內層層疊疊的肉膜,緊緊的纏繞在肉棒頂端,更加添了進入的困難度,但卻又憑添無盡的舒爽快感。

費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將陽具插入了一半,肉棒前端卻遇到了阻礙,將肉棒微往後一退,然後一聲悶哼,將胯下肉棒猛然往前一頂,可是那層阻礙卻沒有如想像中一般應聲而破,曠如霜的處女象徵依舊頑強的守衛著桃源聖境,不讓周濟世稍越雷池一步。
第六章

沈淪在淫欲中的曠如霜,忽然從下身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神智猛然一清,睜眼一看,眼前一個容貌猥亵的中年男子正壓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內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緊緊塞住,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激痛,連忙叫道∶「你在幹什麽,痛┅┅痛┅┅快放開我!」說完,急忙扭動嬌軀,想要推開周濟世壓在自己身上的身體。

一時沒料到曠如霜會在這個時候恢復神智,周濟世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隨著曠如霜的極力掙紮,胯下肉棒脫離了曠如霜的秘洞,眼看曠如霜仍不停的掙紮著,周濟世急忙將雙手抓住曠如霜的雙腿架上自己的肩上,隨即往前一壓,讓曠如霜的下體整個上擡,然後緊緊的抓住曠如霜的腰側,頓時叫曠如霜的下半身再也難以動彈,胯下肉棒再度對準目標,開始緩緩的下沈┅┅

雖然極力的掙紮反抗,可是功力全失的曠如霜,如今充其量也不過是比一般未曾練武的婦人略為有力,又那裡是周濟世的對手,眼看如今全身在周濟世的壓制下絲毫動彈不得,胯下秘洞一根熱氣騰騰的堅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急得曠如霜雙眼淚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著∶「不要┅┅不要┅┅求求你┅┅嗚┅┅求求你┅┅」雙手不停的推拒著周濟世不斷下壓的軀體。

由於方才一不小心讓曠如霜給掙脫了自己的掌握,因此盡管曠如霜哭得有如梨花帶雨般令人愛憐,周濟世仍然絲毫不為所動的緩步前進,終於由肉棒前端再度傳來一陣阻擋,為了要報復曠如霜的掙紮,周濟世毫不停頓的持續對曠如霜秘洞內慢慢的施加壓力,由下身不停的傳來陣陣叫人難以忍受的劇痛,痛得曠如霜全身冷汗直冒,偏偏全身癱軟無力,根本無法抗拒周濟世的侵入,曠如霜只能不停的捶打著周濟世的身軀,口中絕望的哭叫著∶「嗚┅┅痛┅┅好痛┅┅不要啊┅┅痛┅┅」

隨著肉棒的不住前進,曠如霜秘洞內的薄膜不住的延伸,雖然它仍頑強的守衛著曠如霜的桃源聖地,可是也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再也撐不了多久了,此刻的曠如霜早已哭得聲嘶力竭,整個人無力的癱在床上,任憑周濟世肆意淩虐。

彷佛聽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撕裂般的劇痛有如錐心刺骨般猛烈襲來,曠如霜秘洞之內的防衛終告棄守,伴隨曠如霜的一聲慘叫,周濟世的肉棒猛然一沈到底,只覺一層層溫暖的嫩肉緊緊的包圍住肉棒,帶給周濟世一股難以言喻的舒適快感。

將肉棒深埋在曠如霜的秘洞之內,靜靜的體會那股緊湊的快感,這時周濟世才感覺到胯下的曠如霜聲息全無,將扛在肩上的兩條玉腿給放了下來,低頭一看,曠如霜渾身冷汗、臉色慘白的昏迷著,一雙晶瑩的美目緊緊的閉著,一副痛苦難耐的表情,分明是受不住那股破瓜劇痛,整個人昏了過去┅┅

仍舊將肉棒緊抵著曠如霜的穴心,周濟世伸手在曠如霜的人中及太陽穴上緩緩揉動,將嘴罩上曠如霜那微微泛白的櫻桃小口,然後氣運丹田,緩緩的將一口口的真氣給渡了過去。

沒多久,在一聲嘤咛聲中,曠如霜慢慢的蘇醒過來,只覺胯下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張開眼睛一看,周濟世滿臉淫笑的看著自己,嚇得曠如霜一聲尖叫,急忙扭轉身體,再度極力的掙紮起來,想要掙脫周濟世的懷抱,那知方一扭動身體,隨即由胯下傳來一陣錐心刺骨般的劇痛,嚇得她不敢再動分毫,更何況周濟世還緊緊的壓在自己身上,只急得她哭著叫道∶「痛┅┅痛呀┅┅你幹什麽┅┅走開┅┅不要┅┅不要┅┅放開我┅┅」雙手不停的推拒著周濟世的身體。

在曠如霜的掙紮扭動之下,周濟世只覺纏繞在胯下肉棒的陰道嫩肉不住的收縮夾緊,穴心深處更是緊緊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哈哈笑道∶「曠女俠,你說我們這樣能幹些什麽?當然是替你開苞了,哈哈,扭得好,對了,就是這樣,好爽┅┅你還真懂┅┅」

說完,將肉棒頂住穴心嫩肉,就是一陣磨轉,兩手更在高聳堅實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陣陣趐麻的充實快感,令曠如霜不由自主的嗯了一聲,整個人再度癱軟,那裡還能夠抵抗半分,可是內心卻是感到羞慚萬分,想到自己平素潔身自愛,誰知今日竟然失身在這樣一個卑劣猥瑣的中年男子手上,一串晶瑩的淚珠悄然湧出,更顯得楚楚可憐,那還有平日英姿煥發的樣子。

看到曠如霜這副令人憐惜的模樣,更令周濟世心中欲火高漲,低頭吻去曠如霜眼角的淚水,在她耳邊輕聲細語的說∶「曠女俠,別哭了,剛剛不是很好嗎?

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一定會讓你如登仙境,欲仙欲死的。」說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墜般的耳垂,一陣輕輕啜咬,胯下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轉,雙手手指緊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緊不慢的玩弄著。

雖說在剛剛那陣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畢竟淫毒仍未離體,再經周濟世這般老手的挑逗愛撫,那股趐酸麻癢的搔癢感再度悄然爬上心頭,雖然極力的抵抗,還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周濟世的逗弄下,只見曠如霜粉臉上再度浮上一層紅雲,鼻息也漸漸濃濁,喉嚨陣陣搔癢,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湧上心頭,雖然曠如霜緊咬牙關,極力抗拒,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看著曠如霜強忍的模樣,周濟世心中起了一股變態的虐待心理,將胯下肉棒緩緩的退出,直到玉門關口,在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強烈的難耐趐麻感,刺激得曠如霜渾身急抖,可是由秘洞深處,卻傳來一股令人難耐的空虛感,不由得曠如霜一陣心慌意亂,在周濟世的刺激下,盡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肉體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周濟世的挑逗款的擺動起來,

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周濟世的肉棒能快點進到體內。

盡管早已被體內的欲火刺激得幾近瘋狂,但是曠如霜卻仍是雙唇緊閉,死命的緊守著一絲殘存的理智,不願叫出聲來,周濟世更加緊了手上的動作,嘿嘿的對曠如霜說∶「曠女俠,別忍了,叫出來會舒服點。」看到曠如霜猶作困獸之鬥,突然間,周濟世伸手捏住曠如霜的鼻子,在一陣窒息下,不由得將嘴一張,剛吸了口氣,誰知周濟世猛一沈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沖而入,那股強烈的沖擊感,有如直達五髒六腑般,撞得曠如霜不由自主的「啊┅┅」的一聲長叫,頓時羞得她滿臉酡紅,可是另一種充實滿足感也同時湧上,更令她慌亂不已。

眼看曠如霜再度叫出聲來,周濟世更是興奮不已,開口道∶「對了,就是這樣,叫得好!」羞得曠如霜無地自容,剛想要閉上嘴,周濟世再一挺腰,又忍不住的叫了一聲,這時周濟世再度吻上曠如霜那鮮艷的紅唇,舌頭更伸入口中,不斷的搜索著滑嫩的香舌,曠如霜雖說欲火漸熾,但仍極力抵抗,不讓周濟世入侵的舌頭得逞,見到曠如霜如此,周濟世開始挺動胯下肉棒,一陣陣猛抽急送,強烈的沖擊快感,殺得曠如霜全身趐酸麻癢,那裡還能抵抗半分,口中香舌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來,只能從鼻中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嬌哼,腦中所有靈明理智逐漸消退,只剩下對肉欲本能的追求。

眼見曠如霜終於放棄抵抗,周濟世狂吻著曠如霜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又將如霜推入淫欲的深淵,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周濟世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周濟世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周濟世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周濟世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周濟世的身體,隨著周濟世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艷的美感,更令周濟世興奮得口水直流。

約略過了盞茶時間,周濟世抱住曠如霜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開口對曠如霜說∶「小浪蹄子,爽不爽啊,大爺我累了,要的話你自己來!」聽到這麽粗鄙淫邪的話語,曠如霜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內傳來的那股騷癢,更令她心頭發慌,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肉棒深入,曠如霜只覺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秘洞深處,那股趐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人難耐,不由得開始緩緩搖擺柳腰,口中哼啊之聲不絕。

周濟世見曠如霜開始只會磨轉粉臀,雖說肉棒被秘洞嫩肉磨擦得非常舒適,可是仍未感到滿足,於是開口對著曠如霜道∶「笨死了,連這種事都不會,真是個傻,算了,還是讓老子來教教你吧!看好了,要像這樣。」說著,雙手扶著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頂,曠如霜不由得「呃──!」的一聲,又聽周濟世說∶「要這樣子上下套弄,你才會爽,知不知道!笨蛋!」看樣子周濟世打算徹底的摧毀曠如霜的自尊心,好讓她徹徹底底的臣服。

聽到周濟世那些粗鄙萬分的羞辱言詞,曠如霜心中感到無限的羞慚,自己二十幾年來何曾受過這種羞辱,兩串晶瑩的淚珠滑下臉龐,但是身體卻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聽從周濟世的指示,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雖然心裡不停的說著∶「不行┅┅啊┅┅我不能這樣┅┅」可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漸漸的加快了動作,嘴裡不停的叫著∶「啊┅┅好棒┅┅好舒服┅┅啊┅┅」更令她感到羞愧,

眼中淚水如泉湧出。

由於這種姿勢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於是女方主動,更加容易達到快感,漸漸的,曠如霜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動的速度,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腦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裡還想到其他,只見她雙手按在周濟世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發如雲飛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彈跳,看得周濟世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雙手,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摳,更刺激得曠如霜如癡如醉,口中不停的浪叫∶「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

瞧那副勁兒,那裡還有半點女俠的樣子,簡直比妓女還淫蕩。

看到曠如霜這副淫蕩的樣子,周濟世忍不住坐起身來,低頭含住左乳滋滋吸吮,雙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手指更在後庭不住搔摳,最後藉著淫水的潤滑,滋的一聲,插入菊花洞內不停的抽插,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頂,全身上下的敏感處受到攻擊,只見曠如霜終於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洩了┅┅我完了┅┅」

兩手死命的抓著周濟世的肩頭,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周濟世的腰部,渾身急遽抖顫,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周濟世的肉棒給夾斷般,秘洞深處更緊咬著肉棒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周濟世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趐爽,一道熱滾滾的洪流自秘洞深處急湧而出,澆得周濟世胯下肉棒不停抖動,只聽周濟世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曠如霜粉臀一陣磨轉,眼看著就要洩了┅┅

忽然肩上傳來一陣劇痛,原來曠如霜受不了洩身的極度快感,竟然一口咬住周濟世的肩膀,差點沒將整塊肉給咬了下來,經此一痛,居然將周濟世那射精的欲念給按捺住了,經過絕頂高潮後的曠如霜,全身的力氣彷佛被抽空似的,整個人癱在周濟世的身上,那裡還能動彈半分,只見她玉面泛著一股妖艷的紅暈,星眸緊閉,長長的睫毛不停的顫抖著,鼻中嬌哼不斷,迷人的紅唇微微開啟,陣陣如蘭似麝的香氣不斷吐出,整個人沈醉在洩身的高潮快感中。

看著曠如霜這副妖艷的媚態,周濟世內心有著無限的驕傲,什麽女俠!管他是「涑水劍」還是「瀚海青鳳」,到最後還不是被我插得魂飛魄散,雖然胯下陽具還是硬漲漲的叫人難受,他還是不想再啟戰端,曠如霜那柔軟如綿的嬌軀緊緊的靠在他的身上,胸前玉乳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胸膛輕輕的磨擦,更令周濟世感到萬分舒適。

慢慢的扶起了曠如霜伏在肩上的粉臉,肩膀上被咬的地方還留著陣陣的刺痛,看著曠如霜絕美的臉龐,紅艷艷的櫻唇微微開啟,唇角上還留有一絲絲的血跡,更添幾分妖異的氣氛,只見曠如霜還處於半昏迷的狀態,全身軟綿綿的任由周濟世擺布,一張嘴,再度吻上了微張的紅唇,一手在有如絲綢般滑膩的背脊上輕輕愛撫,另一只手仍留在菊花洞內緩緩的活動著,胯下肉棒更在秘洞內不住的跳動,只見高潮後的曠如霜,仍沈醉在飄渺的高潮馀韻中,口中香舌本能的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對周濟世的輕薄絲毫不覺。

約略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周濟世只覺秘洞內的蜜汁再度緩緩流出,口中的嬌哼也漸漸急促,陰道嫩肉更不時的收縮夾緊,慢慢的將曠如霜抱起身來走下床榻,曠如霜本能的將手腳纏住周濟世的身體,周濟世就這樣的抱著曠如霜在屋內到處走動。

在一陣顛簸之中,曠如霜漸漸醒了過來,一見周濟世毫不放松的繼續肆虐,不由得一陣慌亂,極力想要掙脫周濟世的魔掌,口中急忙叫道∶「啊┅┅不要┅┅放開我┅┅不行┅┅」雙手不住的推拒著周濟世的肩膀,一顆首不停的搖擺以躲避周濟世的不斷索吻,誰知周濟世一陣哈哈狂笑的說∶「放了你,這不是開玩笑嗎?能和名震江湖的“瀚海青鳳”共效於飛,這可是千金難求的好機會呢!

更何況你過瘾了可是我還沒過瘾呢,來,我們再來!」話一說完,就是一陣急頂,在菊花蕾內的手指更是不停的摳挖抽插。

此刻的曠如霜,雖然說體內淫藥的效力已退,但是全身趐軟無力,再加上周濟世的肉棒及手指仍留在秘洞和菊花蕾內,走動顛簸之間一下下沖擊著秘洞深處,才剛經歷過高潮快感的曠如霜那堪如此刺激,難耐陣陣趐麻的磨擦沖擊快感,漸漸的放棄了抵抗,雙手無力的扶在周濟世的肩膀上,認命的接受周濟世的狎弄奸淫,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

就這樣抱著曠如霜在屋內四處走動奸淫,就算是青樓的妓女也很少經歷過這種陣仗,更別說是初經人倫的曠如霜,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可是由身體傳來的陣陣趐麻快感,又那是初嘗雲雨的曠如霜所能抗拒的,漸漸的,曠如霜發現自己的秘洞正迎合著周濟世的抽插而不斷的收縮夾緊,口中的聲浪也隨著周濟世的動作連綿不絕的傳入自己的耳中,尤其是雙腳死命的夾纏著周濟世的腰部,

更令曠如霜覺得萬分羞愧。

看到曠如霜終於放棄了抵抗,開始主動的迎合自己的動作,周濟世這時也覺得有點累了,再度張嘴吻向曠如霜的櫻唇,慢慢的抱著她放回床上,就是一陣狂抽猛送,雙手不停的在一對堅實的玉峰上揉捏愛撫,再度將曠如霜插得咿呀直叫,由秘洞內傳來的陣陣沖擊快感,一下下有如撞到心口般,將所有的理智,羞恥撞得煙消雲散。

只見曠如霜的雙手雙腳,有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在周濟世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搖擺上挺,迎合著周濟世的抽送,發出陣陣啪啪急響,口中不停的叫著∶「啊┅┅嗯┅┅好舒服┅┅快┅┅啊┅再來┅┅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一張迷人的櫻唇,更主動的在周濟世的嘴唇、臉龐及胸膛上不停的狂吻著,雙手在周濟世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的血痕┅┅

大約過了盞茶時間,只見曠如霜全身一陣抽搐抖動,兩腳緊緊的夾住周濟世的腰部,口中一聲長長的尖叫∶「啊┅┅啊┅┅不行了┅┅我洩了┅┅」柳腰往上一頂,差點把周濟世給翻了下來,周濟世只覺胯下肉棒被周圍嫩肉強力的收縮絞緊,真有說不出的舒服,龜頭一陣陣趐酸麻癢,忍不住那股趐麻快感,急忙抱起曠如霜的粉臀,在一陣急速的抽插下,將一道熱滾滾的精液直射入曠如霜的秘洞深處,射得曠如霜全身急抖,一張口,再度咬上了周濟世的肩頭,雙手雙腳死命的摟住周濟世的身體,陰道蜜汁急湧而出,熱燙燙的澆在周濟世的龜頭上,燙得周濟世肉棒一陣抖動,再度洩了出來。

周濟世全身汗下如雨,整個人癱軟無力,就這樣伏在曠如霜身上不住的大口喘氣,整個腦海中一片茫茫然有如登臨仙境一般,好不容易才回過氣來,定了定神,這才發覺雙肩上及背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不禁搖頭苦笑,慢慢撐起雙手想要起身,整個人卻是絲毫動彈不得,原來高潮後的曠如霜,雖然早已昏睡過去,可是雙手雙腳卻仍舊緊緊的摟住周濟世的身體,絲毫不曾放松,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輕手輕腳的放開曠如霜的束縛爬下床來,從行囊中取出藥物處理好傷口,心中不禁暗道∶「這丫頭真看不出來,居然會有這種習慣,以後還真得小心點┅」

一想到這裡,不禁回頭朝床上看去,只見兩具雪白柔嫩的迷人胴體呈大字形的橫陳在床上,胯下私處一片狼藉,分明是剛剛自己的成績,尤其是曠如霜,光滑潔白的秘洞口夾雜著片片落紅,更加添幾分淒艷的美感,看得周濟世胯下肉棒再度蠢蠢欲動,可惜在經過連番激戰之後,著實有些力不從心。

周濟世倒了一杯水,邊喝邊打量著兩女瑩白如玉的胴體以及絕美的容貌,謝小蘭是嬌憨中帶著些許的青澀,全身洋溢著無限的青春活力,有如含苞待放的紅玫瑰一般,而曠如霜則是有著一股脫俗的美感,彷佛深谷幽蘭般不帶一絲煙火氣,真可說是各擅奇長,叫周濟世真是越看越愛,不由得伸出雙手在兩女身上不住的遊走愛撫,心中暗想∶「這兩個小妞不但人長得美,功夫又高,費了我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弄上手,就這樣放手的話,不是太可惜了,而且老子還沒嘗到後門的滋味,不過┅┅她們的功力這麽高,就這樣留在身邊也是危險┅┅」

原來周濟世原本打算將兩人徹底的淩辱一番,以報復她們幹涉自己以及誅殺大鬼童本本之仇,可是在嘗到了兩女肉體的絕妙滋味後,不禁覺得愛不釋手,因此決定要好好的想個對策,以求將兩女收為禁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