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使未刪節第一集 下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龍兒只得作罷。看著欣然挑出兩條長裙,一條白色,一條是湖藍色。他將湖藍那條丟給龍兒,自己拿著白裙子比了比,滿意的塞進郵包。除了衣服,欣然還拿了一只”鋼絲果“,砸開果殼,里面是一卷小拇指粗細的鋼絲。

本帖最後由
m82jkforum

2011-2-3
17:52
編輯

欣然大喜過望,笑嘻嘻的說:”既然婆婆你這么大方,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于是走進柜臺挑選。

老太婆見龍兒仍站在門口,熱情的招手說:”小姑娘,你也進來挑幾樣喜歡的衣服吧。“

龍兒正在發愁晚上沒錢住店,心想多選幾件衣服穿在身上,睡大街也不會很冷。于是也不客氣,跟著欣然挑選起來。她一心想著”睡大街“,手自然伸向了厚厚的旅行服。欣然拍了她一下,低聲說:”傻丫頭,那件衣服既不好看也不值錢,我幫你挑。“

龍兒只得作罷。看著欣然挑出兩條長裙,一條白色,一條是湖藍色。他將湖藍那條丟給龍兒,自己拿著白裙子比了比,滿意的塞進郵包。除了衣服,欣然還拿了一只”鋼絲果“,砸開果殼,里面是一卷小拇指粗細的鋼絲。

最后,他又在魔晶石柜臺前逛了一圈,幾乎全是下品的水晶石和土晶石。在中洲,魔晶石的主要用途并不是供給魔法師研究,普通人只把魔晶石當作能源。之前也說過,圣王國的機械,全是從果樹上摘下來的,機械的發動離不開能源,有煤和石油的地區還好說,沒有這些礦產的時候,機器就只能用魔晶石來當電池。

機器添加了不同的魔晶石,特性也迥然不同。比如常見的”金屬切割機“,用水、火、風魔晶石都能發動,放入水晶石,就是水壓切割機,放入火晶石,就是高溫切割機,放入風晶石,則會成為最常見的”風焊“。

欣然沒有機械裝備,也不通魔法,要晶石毫無用處。正大失所望的時候,忽然發現柜臺的角落里有一顆黑色的晶石,顯得與眾不同。他好奇的拿在手中,略一檢查,不由得喜出望外。

原來這是一塊”召喚魔石“,只消懂得開啟魔石的咒語,就可以從異空間招來仆魔。欣然拿著召喚魔石去找店主人,問她是否知道這塊晶石里封印著何種仆魔。老太婆看了看魔石,說道:”這塊石頭是一個旅行者留下的。他在店里買了一大桶葡萄酒,沒有現錢付帳,就留下魔石抵押,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欣然抱著一線希望問道:”他有沒有留下開啟魔石的咒文?“

老太婆認真的想了一下,說:”他有說過,不過我記不清了,似乎是什么芝麻、谷子的……喔喔,想起來了——是‘芝麻開門’!“

”我想要這塊晶石,可以嗎?“

”當然可以,反正也賣不出去。“

最后,欣然又問老太婆附近有沒有娛樂場所,比如青樓、夜總會之類。

老太婆說:”本來是有一家青樓的,不過已經關門了。因為那里的姑娘全被獸人土匪搶走了。“龍兒聽她說起土匪,眼楮頓時一亮,問道:”婆婆,這附近真的有獸人土匪?“

老太婆憎惡的說:”當然有,還不少呢。那群獸人特別可恨,沿著鐵路線流竄到圣王國來劫掠女性,運回北方高價拍賣,好多人家的姑娘、媳婦就這樣被拐賣到了北方。“

欣然聽罷大驚:”販賣人口很賺錢嗎?真有這種好事,我得趕緊勸老爸投資。“

龍兒氣他毫無同情心,只知道見錢眼開,不悅的解釋道:”獸人并不是為了賺錢才劫掠女性,聽說北方羅摩王國(即獸人領地)發生了大災難,近十年來女孩的出生率直線下降,成年男子娶妻日益困難,雖然羅摩政府大力限制男孩得出生率,獎勵生養女孩的人家,可是還是無法滿足待婚男子的迫切需要,一家兄弟共娶一個老婆也不稀奇。獸人們曾經向我國政府提出照會,要求兩國通婚,遭到了圣女王的嚴詞拒絕。“

欣然拍手叫好:”拒絕的好!圣龍王國的姑娘當然要嫁給自家的同胞,哪能便宜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獸人。“

龍兒搖頭笑道:”圣女王拒絕獸人的請求,也不全是因為個人的私心。北方氣候酷烈,不分四季都冷得厲害,南方女子根本無法在那里生存。身為一國之君,怎能送子民去受苦呢。“

欣然笑道:”依我看,陛下還有另外的打算。羅摩王國歷來是我國北方的強敵,雖說自從締結了和平協定,共同修建、管理東北鐵路以后,關系好轉了許多,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敵視心理絕對存在。現在獸人有難,人口大幅削減,國力也大大不如從前,對圣龍王國的威脅也不如從前那么大,如果獸人因此滅絕,陛下高興還來不及,怎么肯提供援助?只有白癡才會送自家的女人讓敵人干,生出新一代的敵人。“

龍兒聽罷大驚失色。她沒想到欣然會有這樣的遠見。其實當初獸人提出請求之后,她本來是想提供幫助的,甚至想在全國范圍內招募女性志愿者遠嫁北國,這天真的想法當然遭到了群臣的反對。其中最有力的理由,就是欣然方才的見解。龍兒雖然對欣然很有好感,可一直以來只把他當成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為此心中始終有些遺憾。沒想到他的看法竟和富有遠見卓識的大臣同出一轍,對他的看法也不知不覺的改變了許多。

老太婆向欣然使了個眼色,背對著龍兒小聲問:”小伙子,那姑娘是你什么人?“

”不是什么人,結伴旅行的朋友而已。“

”原來如此,剛才你要問起青樓,我還在奇怪,身邊現成放著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何苦去逛窯子。如果你想找女人,可以去城北的酒館轉轉。“

欣然會心一笑,道謝后帶著龍兒離開道具屋。方一出門,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把衣服塞給龍兒,說:”我還有一件事忘了問店主人,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欣然拿著最后一封信回到道具屋,問老太婆有沒有聽說過‘熊王’米奇這個人。

老太婆聽了這名字,臉上閃過一抹驚懼。壓低嗓音問:”你找米奇大爺做什么?“

欣然直說去送信。老太婆還是不放心,又問是什么信。欣然當然不知道。老太婆似乎很忌諱這人,沉默了半晌才說:”熊王米奇來無影去無蹤,沒有人知道他確切的落腳地點。我聽說有人曾在青銅山的廢棄礦坑里見到他的同伴,你可以去找找,也許運氣好能碰上他。“

欣然再次道謝,高高興興的走了。老太婆本想叫住他,告知熊王米奇就是獸人土匪的頭目。然而轉念一想,這年青人和方才那姑娘,說起土匪的來歷頭頭是道,沒可能不知道米奇的身份的。既然是去給他送信,想必有些瓜葛。如此一想,不免后怕起來,自己說了很多土匪的壞話,如果經由那對男女的嘴巴傳到熊王米奇耳中,老命恐怕不保。越想越害怕,連忙關閉了店門,收拾金銀細軟,連夜逃往貿易都市投奔兒子去也。

且說欣然和龍兒,雖說從老太婆那里得到了兩套裙子,今晚的住宿費用還是沒有著落。不過欣然早就有了主意,先找個僻靜的小巷換上白裙子,又唆使龍兒穿上另外一件。龍兒本來就是中洲七大美女中的花魁,略做打扮,立刻顯出了風華絕代的姿色。欣然身為男兒身,穿上裙子散開頭發以后模樣卻比姑娘家更加俊俏,再加上生與具來風流氣質,明媚多情的眼楮,活脫脫一個大美人兒,一點也不比龍兒遜色。

龍兒愣愣的望著女裝的欣然,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怎么樣,還不錯吧?“欣然問。

”你……干嘛扮成女人的樣子,好變態哦!“

”呸!還不是了錢,“欣然的火氣更大,”如果你肯乖乖的跳裸舞,我又何必扮女人。“

龍兒恍然大悟:”你想假扮交際女郎,去酒館陪男人喝酒賺錢?“

”沒錯!“欣然一點也不覺得臉紅。

”這個……我也要去嗎?“

”當然!不是說好了有難同當。“

龍兒迅速盤算了一下,客串交際女郎與跳裸舞,相比之下還是前者更能接受,況且欣然已經穿成這樣子,勢必要去走一遭了。

當下爽快的點頭:”行,我去!可是實現說清楚,我只能陪男人跳舞喝酒,不能有進一步的要求。“

欣然哈哈大笑:”你真是沒見過世面,只是喝酒跳舞是賺不到錢的,想釣凱子也得下點本錢,你連讓人摸一摸親一親都不肯,哪有男人肯上鉤啊。“

龍兒羞惱的嚷道:”我說不肯就是不肯,沒的商量!“

”不行就算了,希望老天保佑我們釣到財神爺。“欣然聳聳肩,小心翼翼的撫平裙擺,遮住會露餡的旅行靴,扭著腰肢走出小巷。欣然唇角噙著甜笑,眼波流傳嫵媚絕倫,路上行人紛紛回頭注目,一個個像是丟了魂。

”呸!好個煙視魅行的妖精,“龍兒又生氣又嫉妒,氣沖沖的跟在他身后,活象小姐身邊的丫鬟。

——————————————————————————–

第五章 打劫記(下)

欣然按照老太婆的指點到了那家酒館,果然有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坐在吧臺前騷首弄姿。酒館兼當舞場。遠道而來的旅行者和冒險家,在品嘗美味啤酒的之余,起身邀請風流的交際女郎走下舞池翩翩起舞。欣然和龍兒一進門,立刻像聚光燈一樣吸引了在場所有男人的目光。店老板親自走來邀請欣然就座,欣然點了兩杯黑麥啤酒。老板殷勤的說:”對于兩位美麗的小姐,本店的一切服務都是免費的。“

欣然含笑接受了老板的好意,美美的品嘗著啤酒。龍兒抿了一小口,苦得皺起眉頭。低聲說:”這么難喝的飲料,你還喝得津津有味,幫我要一支奶油冰激凌好么?“

欣然橫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哪有到酒館要冰激凌的交際女郎,你要是還想著賺錢,就給我乖乖喝酒。“

龍兒無奈,只好捧著酒杯裝模作樣。這時一個年輕人走來,邀請欣然跳舞。欣然搖頭一笑,捏著嗓子說:”對不起,我想休息一會兒再跳舞。“語調嫵媚多情到了極點。那人失魂落魄的走了。

龍兒捅捅他的胳膊說:”人家好心好意邀請,你怎么不接受呢。“

欣然冷笑道:”瞧他那身衣服,根本是個窮鬼,沒必要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

很快又有人邀請欣然跳舞。這次是一位大腹便便的胖老頭,穿著名貴的絲綢衣服,手指頭上戴著四枚金戒指。

欣然再一次體面的拒絕了他。

龍兒不解的問:”這一次可是有錢人呢,你怎么還拒絕。“

欣然不悅的說:”他雖然有錢,可是又老又胖,我不喜歡。“

龍兒惱火的說:”我們是來賺錢的,又不是找未婚夫,哪能百般挑剔。“

欣然翻了個白眼說:”賺錢也不能有損人格。“

龍兒拿他無法,吞了一大口啤酒出氣。

接著走來的是一位外國紳士,穿著打扮很得體,長相也不差,一開口就自我介紹說:”美麗的小姐,來自黑暗大陸的克拉克爵士很榮幸的邀請您共舞,能賞光嗎?“

欣然難為情的說:”對不起,克拉克爵士,我對吸血鬼的氣味過敏,你能離我遠點嗎?“克拉克爵士失望的走了。

龍兒問:”這一位長相不差又有錢,為何又拒絕?“

欣然悄聲說:”克拉克爵士是黑暗大陸出了名的小氣鬼,你休想從他身上榨出一毛錢!“

就這樣,欣然左一個不愿意,右一個也不行,連續拒絕十個人的邀請。

龍兒現在不單是生氣,更加吃起醋來。因為人們只向欣然這個假女人獻殷勤,都沒有人邀請她跳舞。其實龍兒的容貌與氣質,絕非女扮男裝的欣然能比,可是,要知道這里是下三流的聲色場所,男人們想找的是那種慷慨大方,愿意讓他們占便宜的風流女郎。

龍兒雖然漂亮高雅,卻不懂得發揮自身的魅力,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的洋娃娃,無法挑動男人的性欲,應該出現在上流社會的沙龍里,而不是下流的小酒館。人們雖然欣賞她,卻也很清楚無法打動她的芳心,所以不會來自討沒趣。

就這樣白白浪費了兩個小時,眼看酒館里的客人所剩無幾,欣然也沉不住氣了。低聲告訴欣然:”就是下一個吧,不管他帥不帥、有沒有錢,反正就是下一個了。“

話音未落,忽然聽見門外傳來放肆的笑聲。

”哈哈哈∼果然有女人,兄弟們這一趟沒有白來!汪汪!汪汪!“笑聲繼以犬吠,入耳驚心。緊接著,一個身披皮鎧、人身狗頭的獸人壯漢闖進門來,手中倒提著兩把雪亮的大板斧。只見他把板斧一舉,高聲喝道:”所有的男人給我滾蛋,女人統統不許動!誰敢不聽話,老子就讓他腦袋搬家!“

酒館里頓時亂作一團,女人們尖叫著藏在桌下,包括店老板在內的所有男人爭搶著逃了出去。欣然和龍兒面面相覷,搞不清楚情況。

狗頭人環視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欣然和龍兒身上。走過來腆臉笑道:”哈哈∼不錯不錯,運氣好極啦!一下子逮住兩位嬌滴滴水靈靈的小美人兒,大哥一定會很高興。“

龍兒見他出言不遜柳眉倒豎,便要發作。欣然拍拍她的手,暗示不要沖動。手捧酒杯起身笑道:”這位英雄怎么稱呼?“

狗頭人色瞇瞇的盯著她的臉,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來。呆了半天才說:”老子便是大名鼎鼎的狗頭黑三,你沒聽說過嗎?“

”黑三大哥,小妹敬你一杯。“欣然淺淺的飲了一口酒,把杯遞給黑三。

黑三那粗人哪里受過美女的青睞,頓時受寵若驚,被她迷的失魂落魄。接過酒杯一飲而盡,慌忙之中竟然將大半杯酒灌進了鼻孔,嗆得鼻涕橫流。

欣然媚笑道:”黑三大哥喜歡用鼻子喝酒么?“說罷端起龍兒那杯酒吞下一口含在嘴里,突然仰頭噴出,吐在黑三臉上。這公然的調情舉動,龍兒看得直皺眉,黑三卻樂得發瘋。吐出猩紅的狗舌頭把臉上酒漬舔了個干凈,癡癡的說:”好甜、好香……不行了、我受不了啦!“

只見他心急火燎的丟下斧頭,解開褲帶,掏出丑陋的陽物揉搓起來。”喔∼∼喔∼好爽……汪汪∼∼要射了……“不出十秒鐘,黑三便當眾開炮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爽得嘴歪眼斜,軟成一灘爛泥腥臭的氣味彌漫在酒館里。

欣然暗罵獸人沒有半點教養,捂著鼻子躲開。龍兒更是惡心的差點當場吐出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