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寵>>第二集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出場人物:  瑪莉亞:女子學院三年級學員  瑪莎:卡納女子學院三年級學員,是瑪莉亞的雙胞胎妹妹

  書名:《龍寵第二集 

  作者:蕭九

  出版:河圖出版有限公司

  首發:失落領地

出場人物:

  瑪莉亞:女子學院三年級學員

  瑪莎:卡納女子學院三年級學員,是瑪莉亞的雙胞胎妹妹

  羅德:波亞騎士團團長

  艾德:鱷魚人

  狄克:男子學院院長

  亞爾維斯:男子學院學員

簡介:

  為了救黎絲,富有愛心的羅克當著瑪姬還有約瑟芬的面破了她。

  S級重犯艾德被人救出地牢,月末交流賽暗藏殺機。

  做為學院唯一男淫,羅克被安排參加交流賽,約瑟芬安排女老師給羅克特訓,期間發生很H很邪惡的事……

  老師,好濕!

  羅克:放馬過來吧!女老濕們!

第一話救她所以幹她

  像變成淫魔般的黎絲脫著羅克褲子,滿眼淫欲,淫水更是順著大腿內側嘩啦啦地流下。

  “黎絲老師!你不要這樣子!人家才出生兩周!還是純潔小處男啊!呀咩嗲!呀咩嗲!”裝純的羅克都快哭出來了,完全不反抗,就看著黎絲扯開皮褲,並將肉棒掏出來。

  “黎絲老師!你是老師啊!不能對學員這樣子的!”

  “哇唔!好大!”

  套弄著肉棒,黎絲根本不在乎圍觀的女學員,就脫著自己的超短褲,肉洞極度空虛,需要她手里那根熱得都快要將她融化的肉棒填充。

  不敢正視肉棒的黛比忙轉過身,而其他七名學員都是盯著肉棒,她們身體沒有這個器官,好奇心讓她們都忽略了即將“受難”的羅克,而是盯著那根碩大肉棒。

  “我要你操我!操死我這騷貨!”

  “黎絲老師!放開羅克!”約瑟芬院長急忙跑過來。

  (別打攪老子啊!)

  黎絲吞著口水,已拉開超短褲拉鏈,並將超短褲連同低腰內褲一道退至膝蓋,肥沃私地盡露,隆起的陰阜長著一叢倒三角形海貝色恥毛,粘滿淫水,像喝醉了般黏在嫩白嬌膚上,微微張開的肉洞口正流出透澈淫液,不是滴在內褲上,就是滴在肉棒上。

  身體往上挪,黎絲一手握住大肉棒,一手壓開陰唇,身體下沈,肉菇已觸到渴望被塞滿的肉洞口。

  正欲吞沒肉棒,約瑟芬已跑到黎絲面前,用力推開黎絲,並喝道:“再敢對羅克無理!我就辭退你!”

  跌倒的黎絲完全無視約瑟芬,爬向羅克,手再次握住肉棒。

  “院長,你讓開!”瑪姬跑到黎絲身後,一針刺入黎絲頸部,黎絲瞳孔渙散,人已倒在地上。

  瑪姬松了口氣,道:“羅克,快點穿好衣服,將黎絲老師帶到醫療室,我要在她醒來之前治好她。”

  本想操黎絲,卻被瑪姬阻止,羅克十分郁悶,無可奈何的他只得穿好褲子並背起黎絲朝醫療室走去。

  “你們繼續訓練。”囑咐了句,約瑟芬也跟了上去。

  將黎絲放在觀察室的木板床上,羅克和約瑟芬就走出觀察室,在外面等著。

  “羅克,你沒事吧?”約瑟芬關切道。

  “我挺好的,院長,只是被黎絲老師嚇了一跳,剛剛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呢,呵呵。”

  “沒事就好,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約瑟芬擁住羅克,撫慰著羅克那顆差點被黎絲“摧殘”的幼小心靈。

  (你妹的!要不是你和瑪姬出現!老子現在已經在操黎絲了!)

  瑪姬認真地檢查著,見被麻醉的黎絲陰道還是不斷流出淫水,瑪姬就猜到這是藥物作用,也就是說黎絲吃了春藥。但春藥是禁藥,外面很難買到,學院又施行半封閉式管理,黎絲又怎?可能吃到春藥?按照瑪姬對黎絲的了解,黎絲絕對不可能自己傻傻地吃春藥,絕對是有人給她下藥!

  想到羅克和黎絲水火不容的關系,瑪姬忙檢查裝著春藥的瓶子,扣掉自己用過的,春藥還少了一顆,瑪姬這才知道是誰下的藥。

  “羅克,我就當一回好人吧。”淺淺一笑,瑪姬替黎絲蓋上被單就走出觀察室。

  “怎?樣了?”約瑟芬忙問道。

  “院長,這事有點棘手,你進來,羅克你在外面等,可能需要你幫忙。”

  關上觀察室的門,瑪姬掀開被單,指著黎絲那不斷流出淫水的私處,道:“就算是身體被麻醉了,這種現象還是沒有消失。院長,我們都是女人,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吧?”

  約瑟芬搖了搖頭。

  “這是淫水,是女人陰戶受到刺激時的分泌物,這種刺激來源主要是三種,外界刺激,自身刺激,藥物刺激,排除前兩項,我可以確定黎絲這種反應是藥物刺激的結果。”

  “你的意思是有人下藥?”

  “應該不是。”笑了笑,瑪姬繼續道,“也許要等到黎絲老師醒來之後問一問她早上吃了什?才能確定是有人下藥,還是意外。”

  看了眼黎絲濕答答的陰部,約瑟芬細眉緊皺,問道:“要多久才能醒來?”

  “每個人體質不同,麻醉劑的效果是十五分鐘到半個小時不等,但在黎絲醒來之前我們還必須做一件事。”推了推鏡框,瑪姬繼續道,“那就是設法讓黎絲高潮,通過陰精的排出消除藥物對身體的刺激。”

  “什?意思?”

  “如果黎絲沒有高潮,淫水會一直往外流,流多了,黎絲就會心臟衰竭,可能連睜開眼的機會都沒有了。”

  看著黎絲那不斷流出淫水的陰戶,約瑟芬根本不知道該怎?辦,忙問道:“那該怎?讓黎絲高潮?”

  “院長知道黎絲現在最需要什?嗎?”

  “男人?”

  “嗯,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黎絲和持久力強的男人性交,通過性交讓黎絲達到高潮,這樣子她才可能活下來。”頓了頓,瑪姬又道,“據我所知,黎絲還沒有結婚,也沒有未婚夫或者情人,能在不影響學院聲譽的前提下找男人治好黎絲老師的病,可能只能在學院內了。現在學院唯一男性就羅克吧?”

  “你的意思是……”想起羅克被黎絲推倒時的驚慌,約瑟芬斷然搖頭,道,“我不能讓羅克幼小的心靈再次受到傷害!”

  “可這是唯一的辦法,你難道要黎絲老師死在這里嗎?”

  “羅克是龍人,他還在努力地學習怎?變成龍之王。剛剛黎絲的極端行為已讓羅克心里蒙上了陰影,如果讓他和黎絲……那羅克可能會產生心理障礙,別說蛻變為龍之王,可能都會去自殺了。”

  (羅克啊羅克,原來你在院長的心里是如此純潔如此脆弱的啊!)

  輕輕一笑,瑪姬道:“羅克很善良,雖然黎絲老師老是針對他,但他在我面前還是經常誇贊黎絲老師,說黎絲是個嚴厲的好老師,現在黎絲老師有難,我相信羅克會幫忙的。”

  “羅克的健康成長比任何事都重要。”

  “救不救黎絲,讓羅克選擇,好嗎?”

  “唔……”

  看了眼快要醒來的黎絲,瑪姬繼續道:“想要和異性性交的欲望會讓黎絲體力比正常人高出至少四倍,如果讓黎絲逃出學院,她會像一只淫獸那樣渴望和任何異性性交,然後整個卡納城的人就會以為我們學院里的女人都是寂寞得想找男人,再傳到國王耳中,學院可能會面臨暫時關閉的危險。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你有考慮過嗎?”

  沈默片刻,約瑟芬擺手道:“讓羅克自己選擇吧。”

  “謝謝院長。”將羅克叫進觀察室,瑪姬將自己的想法大致說了一遍。

  想到要在瑪姬和院長面前操黎絲,羅克激動得肉棒瞬間硬起,但臉上又寫著為難,道:“我很想救黎絲老師,但我不知道該怎?辦。”

  “我教你吧,院長,你要先出去嗎?”

  “不用。”

  戴上一次性手套,脫掉羅克的褲子,瑪姬握住肉棒套弄著,道:“很簡單,你爬上床,將你這根插進黎絲老師下面那流出水的洞里,然後抽動,直到你感覺到有股很熱很熱的水流從黎絲老師陰道深處噴出,明白了嗎?”

  心里樂開了花的羅克一臉呆滯,道:“這樣子不會弄死黎絲嗎?”說著,羅克走到約瑟芬面前,故意搖了搖碩大肉棒,“院長,我這個這?的大,如果插進去,黎絲老師死了怎?辦?”

  有過性經歷的約瑟芬忙移開目光,道:“你按照瑪姬醫生說的總沒有錯,快點吧。”

  “好的。”爬上床,羅克握著肉棒,問道,“怎?插進去?”

  看著裝純的羅克,瑪姬差點笑出聲,但又裝得一臉嚴肅。

  在黎絲臀部墊了枕頭,瑪姬讓羅克分開黎絲雙腿,並握著羅克的肉棒頂住黎絲肉洞,道:“羅克,你的陽具太大了,所以你要慢慢插進去,不能太心急。”

  “好的。”一臉正經的羅克輕輕一挺,龜頭就陷進軟撲撲的肉洞,被異常燥熱的淫肉含住,淫肉更是吮吸著龜頭,羅克打了個寒顫,顯而易見,黎絲的肉穴極其渴望肉棒。

  “唔……”

  “黎絲還是處女,你要溫柔一點。”

  “好的。”用力一挺,做了二十九年處女的黎絲的處女膜被龜頭捅破,大肉棒一點點插入,整根都插進了肉洞,混著血絲的淫水噴出,濺得到處都是。

  “唔……”黎絲面色痛苦,但她還沒有醒來。

  “現在我該怎?辦?”

  “拔出再插進去,盡量別讓陽具跑出來,速度越快越好哦。”

  “我試一試。”抓著黎絲雙腿,羅克快速抽插著,根本不管黎絲是不是第一次,黎絲處處和羅克做對,羅克要用最激烈的性愛方式讓黎絲永遠記住這一天!

  “噢……噢……唔……嗯……”

  昏迷中的黎絲隨著羅克的抽插發出呻吟,裹胸更是被瑪姬脫至小腹,兩顆32C美乳隨著羅克的抽插晃動著,乳波陣陣,加之院長還在一旁看,羅克就幹得更加起勁。

  聽著黎絲呻吟,看著羅克那根進進出出的大肉棒,約瑟芬顯得有點不自然,想移開目光,但聞到空氣中飄著的騷味,約瑟芬又忍不住盯著大肉棒,更覺得自己的下體濕了。

  “唔……噢……哦……啊……”

  啪唧……啪唧……啪唧……

  連續抽插了五分鐘,黎絲終於睜開了眼,下體劇痛嚇到了她,而當她感覺到羅克的肉棒正在自己陰道內抽動時,她顯得異常憤怒,叫道:“羅克!出去!”

  “我是在替你治病。”羅克加快了抽插速度。

  “噢……不要……出去……唔……痛……痛死了……”

  約瑟芬抓住黎絲的手,道:“黎絲老師,羅克確實是在替你治病,如果不治好,後果不堪設想。”

  “可……唔……”肉棒一次次插入,黎絲被插得都說不出話,冒出的都是舒服呻吟。

  “黎絲老師下面變緊了。”

  “那就是快要高潮了,羅克,你再加把勁。”瑪姬鼓勵道。

  “不要……唔……”黎絲握緊約瑟芬的手,一聲高亢呻吟後,她已達到了高潮,嬌軀顫抖,用一種非常複雜的表情看著羅克。

  “羅克,可以了,拔出來吧,不能射在黎絲老師里面,要不然她會懷孕的。”

  “好的。”抽出肉棒,黎絲發出了浪叫。

  “黎絲老師,你感覺怎?樣?”瑪姬問道。

  黎絲搖了搖頭。

  “看樣子你恢複了意識,你知道發生了什?事了嗎?”

  黎絲依舊搖頭。

  “半個小時到上課,你有沒有吃了什?東西?”

  “沒有。”

  “如果是服用了性刺激方面的藥,應該是在十幾分鐘甚至幾分鐘之內就有反應,但黎絲老師既然這?肯定,唯一的結論就是黎絲老師你吃了不該吃的。”

  “什?意思?”黎絲忙用被單遮住裸露下體。

  “一些食物的混合會導致中毒,而一些食物的混合會導致女性對異性好感度的攀升,甚至會想要對方占有自己,作用類似於春藥,所以我可以肯定黎絲老師你是吃了不該吃的,建議你有空的時候將這兩天吃過的食物列出來,要不然我擔心你下次……呵呵,應該不會了。”

  “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協助著黎絲穿好衣服,約瑟芬就扶著她走出醫療室,剛剛被破處,黎絲下體異常疼痛,走路都像瘸子。

  關上醫療室的門,瑪姬看著羅克,嚴肅道:“羅克,如果這件事沒有處理好,監察部很可能搜查學院,到時候第一個倒黴的就是我。”

  “黎絲吃錯東西,你救了她,監察部應該表彰你才對。”

  “羅克,我不和你打啞謎,下次要對誰下藥要經我同意。”

  “你都知道了?”

  “當然,吃東西怎?可能會吃成那樣子?”一手勾住羅克下巴,一手握住濕漉漉肉棒,瑪姬笑道,“知道你將春藥用在黎絲身上,我非常氣憤,但是能讓自傲的黎絲受到這種懲罰,我又很開心,反正噢,下次記得跟我說一聲。”

  “行!”手伸進瑪姬裙內摸了一把,羅克笑道,“下面下雨了哦。”

  “下你個頭!”

  “太濕了,對身體不好,我來幫你。”讓瑪姬趴在床邊,羅克就脫掉她的短窄裙和內褲,一肉棒插進濕漉漉淫穴。

  “喔……羅克……”

  “舒服嗎?”

  “唔……剛剛看到你幹……幹黎絲……我都想搶過你的棒棒……啊……慢點……別太快……啊……啊……”

  “想要我的精液,是不是,親愛的瑪姬醫生?”

  “是……唔……要……要你的精液……灌滿……灌滿……”

  “灌滿哪里?”

  “下面的洞洞。”

  “在射進去之前,我還要好好操你。”抓著瑪姬蛇腰,羅克已開始極速抽插,瑪姬那兩顆碩乳啪、啪、啪地拍打著床板,沒幾下就紅了,疼痛刺激讓她的乳頭充血,更讓她興奮得忘乎所以,只能用呻吟和搖擺臀部來贊美羅克能幹。

  當晚十點,卡納地牢。

  “狄克院長,您好。”

  “我要見一見艾德。”

  “抱歉,艾德是S級重犯,如果沒有國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見他。”

  “國王讓我見艾德,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問他。”

  “這……”

  “狄克院長,別讓我們兩位為難,行嗎?”

  卡納地牢門口,一身黑袍的卡納男子學院院長狄克負手而立,滿臉怒意,目光在兩名守衛間移動著,怒斥道:“國王陛下擔心艾德逃走!所以特意叫我來確定一下!快點帶我去見艾德!如果出了意外!你們的腦袋都將落地!”

  “行,行,我陪您去,好讓國王陛下放心。”一守衛忙打開地牢大門,陪同狄克走向地牢三層,一層關押著普通囚犯,二層關押著死囚,三層則關押著S級囚犯,也就是所謂的非人死囚。

  守衛和狄克走到下一層,地牢守衛就想將大門鎖上,一陣涼風吹過,他打了個哆嗦,忙將門鎖上,卻不知一個潛行者已潛入了地牢。

  “狄克院長,艾德絕對跑不了的,你大可放心。”

  “國王今晚做惡夢,說艾德要刺殺他,所以叫我來看個明白。”

  走到三層最深處一個完全封閉的鐵牢前,守衛忙從一大串鑰匙中找著鐵門鑰匙,手都在發抖,對他或者任何一個人而言,艾德就是噩夢源頭,就連看他一眼都會好幾天睡不安穩。

  找到兩把鑰匙,守衛先打開了中間那一扇小門,拉開一條縫兒,朝里看了眼,一具靈柩立在牢房中央,十幾條鐵鏈捆著靈柩。

  陰風陣陣,守衛打了個哆嗦,忙道:“狄克院長,人在呢,你放心了吧?”

  “也許已經空了。”

  “別再為難小人,好嗎?”

  留著一小撮胡須的狄克露出溫和笑容,道:“這樣子吧,你把門打開,我進去看一看,敲一敲,聽聲音就可以判斷艾德有沒有在里面。”

  “那小人在門外候著。”

  “嗯。”

  打開門,守衛讓到了一邊,眼睛根本不敢往里看。

  走到靈柩前,狄克深吸一口氣,喃喃道:“弟弟,哥哥來接你了。”

  聽到這話,守衛臉色大變,剛想拔出劍,卻發出悶哼,脖子被割裂,鮮血灑在鐵門上,一個手拿匕首的黑衣人站在他面前,食指點了下守衛額頭,守衛就倒在了地上。

  “暮影,去把風。”

  黑衣人作揖後便隱入黑暗中。

  狄克從守衛手里拿過鑰匙走到靈柩前。

  打開鎖住鐵鏈的鎖,狄克手撫摸著靈柩表面的黑色十字架,人更是緊緊抱住靈柩,耳朵貼在上面。

  咚、咚、咚……

  聽到心跳聲,狄克表情變得猙獰,咧嘴狂笑著。

  笑了足足一分鐘,他才恢複平靜,並打開了靈柩,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全身裹著白布的木乃伊,頭部不像常人,整體突出約二十公分,他的脖子上還掛著五個十字架。

  “艾德,想我了嗎?”

  木乃伊劇烈搖晃著,卻怎?也掙脫不了。

  “這種小兒科的束縛卻難倒了我親愛的弟弟,唉!”呼吸沈重的狄克拿掉了十字架。

  一聲巨響,靈柩爆炸,碎片飛得到處都是,空中還飄著白布,狄克更是被沖擊力沖到兩米外。

  定住身體,狄克望著眼前這個腦袋像鱷魚,身體像人類,還長著鱷魚尾巴的怪物艾德。

  艾德握緊拳頭,捶胸咆哮著,地牢都在搖晃。

  狄克拍了拍手,道:“狄克,安東尼伯爵需要你。”

  艾德睜開那雙好像泡在血里的紅眼,咆哮道:“我被困在這里整整五年,他現在才想起我,我要宰了他!”

  “現在不是讓你自由了嗎?”走上前抱住艾德,撫摸著那張鱷魚嘴,狄克道,“月底將舉行兩學院的交流賽,到時候你要做的就是將參賽的人全部殺死,特別是女子學院。艾德弟弟,我跟你說,女子學院里的學員各個貌美如花,你一定會爽死的。”

  “爽你媽逼!”推開狄克,艾德罵道,“操你娘!老子的雞巴已經被割了!”

  “割……割了?”

  “老子奸殺了一百多個女人,他們就割了老子的雞巴!”

  “傷心的往事就別再提了。”狄克再次抱住艾德,“就算不能再操女人,你也可以殺掉她們。”

  “絕對!”

  “走吧,我帶你去洗澡,你身體都臭了。”

  從三層走到一層,艾德殺死了阻止他的地牢守衛,甚至還咬斷了幾個伸出手求救的囚犯的手指,饑餓嚼爛手指吞進了肚子。唯一沒有被殺死的就是大門守衛,看到艾德,他就使出吃奶的力氣跑向皇宮。

  向皇宮侍衛說明來意,侍衛忙領著守衛去見亞伯拉罕。

  當守衛見到亞伯拉罕時,他嚇到了,因為狄克也站在亞伯拉罕旁邊,但守衛還是說了艾德越獄一事,自然也提到了狄克。

  “胡說!狄克一直在陪我下棋!根本不可能跑到地牢!更不可能放走鱷魚人艾德!”亞伯拉罕怒道。

  “陛下息怒,屬下說的都是真的。”守衛忙跪在地上。

  狄克道:“先派人去地牢查個究竟吧,陛下。”

  “福特,你帶領侍衛隊和他去地牢查清楚。”

  “是!陛下!”

  福特和地牢守衛離開後,亞伯拉罕根本沒心思下棋,就和狄克坐在棋盤前聊著五年前那場波及大半個波亞的叛亂,為首的正是亞伯拉罕的親弟弟安東尼,目的很明確——奪取皇位。

  “艾德是安東尼手下,想必這次的劫獄和安東尼有脫不開的關系。”亞伯拉罕道。

  “其實當初我就建議陛下您殺掉安東尼,陛下卻只是將他驅逐出波亞,雖然這是您仁德的表現,但安東尼整顆心都被魔鬼吃了,他根本不會體會到您的苦心。”

  “我現在只能希望這次的劫獄事件不是安東尼策劃的,要不然波亞又要風起雲湧了。”

  “艾德手段兇殘,一點人性都沒有,所以要是確定他越獄了,就要盡快將他抓回來。”

  “嗯,狄克,你先回去,明早你去找一下約瑟芬院長,確定一下月底兩學院的交流賽,紅蓮沒有在,交流賽就由你和約瑟芬經手,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學員們都安安全全的,特別是女子學院。”

  “嗯,我明白了,那陛下您好好休息。”鞠躬後,狄克便離開。

  第二天一大早,卡納女子學院寢室樓202室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聲源並非來自拉妃兒,而是羅克,睡得正香的羅克雞雞被拉妃兒踢了一腳,盡管不是很重,但脆弱的雞雞怎?經得起拉妃兒摧殘啊!

  羅克暴跳而起,瞪著拉妃兒,咆哮道:“踢你妹!不許用這?暴力的方式叫我起床!你是公主!你難道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本公主昨天就和你說過了!在我起床之前你必須起床!不起床就算了!你還打呼嚕!本公主的正常睡眠都被你弄亂了!”只穿著睡衣的拉妃兒小手叉腰瞪著羅克,沒有羅克高,她只得踮起腳尖。

  “好,咱們心平氣和的說。”揉著雞雞,羅克繼續道,“我是龍寵,你是我名義上的主人,所以你必須對我好好的,因為你脾氣的好壞都會影響到我。要是你對我太差,我可能還會弒主,瑪莉亞都和你說過的。所以你要溫溫柔柔的叫我起床,就算我打呼嚕了,你也應該忍一忍,畢竟龍寵沒有睡好,他白天就沒有精神,這也會影響到你的訓練,知道不?”

  “毛線!”

  “毛你妹!和你講道理!你怎?就不聽!”

  “從小到大,本公主說一,沒人敢說二,你這只龍寵卻處處和本公主做對,再敢這樣,本公主就把你砍了!”

  “那你就做不成龍騎士了。”

  “我又不稀罕!”

  “好,既然你這樣子說,那為了我的龍身安全,我還是離開你吧。”羅克跨步就走。

  “回來!我稀罕!”

  露出一口白牙,羅克嬉笑道:“既然稀罕我,你就應該溫柔一點。”

  “過來,我給你溫柔的抱抱。”

  “好啊。”

  走到拉妃兒面前,羅克滿臉堆笑,拉妃兒則抱住羅克,膝蓋順勢提起,攻向那飽受摧殘的雞雞。

  羅克一手按住拉妃兒膝蓋,罵道:“踢你妹!”

  退後兩步,拉妃兒道:“想讓本公主對你好,你就乖乖的做龍寵,哼!快點伺候本公主穿衣服。”

  “穿你妹!”罵出聲,羅克已拉開門就往外跑。

  咚!

  羅克那張臉撞到了平底鍋,鼻子差點被撞歪,人更是差點被撞傻了。

  定眼一看,面無表情的漢妮站在眼前,手里拿著平底鍋。

  看了眼撩起袖子跑過來的拉妃兒,羅克側身跑出寢室,跳上護欄,一躍,人已落到操場,並對著拉妃兒直做鬼臉。

  “氣死我了!”

  “嚕嚕嚕嚕,有種來追我呀!”羅克邊吐舌頭邊拍屁股。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拿來!”搶過漢妮手里的平底鍋,拉妃兒用力扔出。

  “額……”

  咚!

  羅克還沒有反應過來,平底鍋就準確無誤地砸在了他臉上,身體僵硬的羅克筆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那張帥氣的臉上還粘著平底鍋。

  “找死!”拉妃兒吐了吐小舌頭就走進寢室。

  漢妮一臉無奈,喃喃道:“還想煎蛋給你們吃,看樣子要等到明天了。”

  羅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足足五分鐘,當他聽到腳步聲,他就拿開了平底鍋,兩條被肉色絲襪修飾得修長的大腿映入眼簾。目光沿著大腿往上爬,羅克看到了超短裙內的花色內褲,陰部被勒得很緊,兩塊肉丘肥肥的,一兩根陰毛更是從邊角探出。

  瑪莉亞彎腰看著一臉呆狀的羅克,問道:“需要我送你去醫療室嗎?”

  “不用,我只想保持這姿勢。”

  “我還要去吃早餐,就不陪你咯。”

  “你也要保持這姿勢。”羅克一臉嚴肅道。

  “為什??”

  “要不然我看不到你下面。”

  “H的家夥!”白了羅克一眼,瑪莉亞哼著歌兒跑開了。

  當天中午,約瑟芬辦公室。

  “早上狄克有人來找,說了兩件事,第一件是鱷魚人艾德越獄,第二件是月末兩學院的交流賽,艾德越獄不關我們的事,我們只要確保他不會跑到學院搗亂就行了,所以我們要將重點放在二九三十這兩天的交流賽上,這次主要有五個環節,長跑,搏擊,劍術,槍術,生存挑戰,和往常一樣,只允許新學員參賽。”

  “這次我們只招了八名新學員,他們至少招了五百名的新學員,不管是哪個環節都對我們不利。”莎洛姆道。

  “去年我們招收了十四名新學員,但我們拿下了長跑、搏擊、劍術三項第一,他們只拿到了騎術第一。”

  “但那次有愛爾波塔在,而今年的八名學員都不怎?會吃苦,更別提……”

  “我忘記說了,這次除了生存挑戰,其它四個環節都由羅克參加。”

  “羅克?”被羅克破處的黎絲一臉驚愕,道,“羅克那個吊兒郎當的家夥肯定拿個倒數第一!”

  “黎絲,我知道你對羅克有偏見,但他救了你。”

  “可他讓我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東西!”

  “什?東西?”安吉莉娜問道。

  “沒什?。”黎絲臉都紅了,忙換話題,“劍術和槍術有什?區別?長槍對劍?”

  “槍術是指對風魔槍的運用的熟練度和準確度,這也是我將安吉莉娜叫到辦公室的原因。”

  “可我們學院根本沒有訓練魔槍士。”卡蘿道。

  “早上和狄克談,他增加了槍術環節,我減掉了騎術環節,不管是槍術還是騎術,對我們都不利,所以多了哪個或者少了哪個都無所謂,安吉莉娜。”

  “什?事?”

  “你負責訓練羅克如何使用風魔槍,我要求不高,只要他能開得了槍就行了。”

  安吉莉娜嘴角翹起,道:“羅克會驚艷全場的。”

  看著卡蘿、黎絲、莎洛姆還有安吉莉娜,約瑟芬道:“從明天算起,離交流賽還有十四天,在這十四天里,你們要單獨訓練羅克,卡蘿你負責搏擊,黎絲你負責劍術,莎洛姆你負責長跑,安吉莉娜你負責槍術。時間我都安排好了,晚上六點半到十點半,一共四個小時,你們每個人訓練羅克一個小時,先是槍術,再是劍術,再是搏擊,最後是長跑,除了長跑是在操場進行,其它都在室內進行,我不希望其他學員影響到羅克。”

  “院長,劍術環節應該還是和去年一樣,是以長槍對劍吧?”黎絲問道。

  “只要是冷兵器都可以使用,但黎絲是教長槍,所以羅克用的武器確定是長槍,其他還有什?問題嗎?”

  “生存挑戰是什??”

  “這環節狄克對我保密,但只要我們贏了三個環節,就算生存挑戰環節我們輸了,總成績還是我們第一,還有什?要問的嗎?”見她們都沒有想問的,約瑟芬就和她們一一擁抱過,道,“羅克是龍人,希望他能像愛爾波塔那樣創造奇跡,奇跡的創造也需要四位的努力,這些天就要幸苦你們了。”

  “院長,我不想……”黎絲咬著下唇。

  “什??”

  “算了,訓練就訓練。”

  四人離開後,約瑟芬專程到寢室樓202找羅克,將月末交流賽的事說了一遍,得知自己要參加全部環節,羅克震驚了,蛋疼了,無奈了,想罵你妹了,但礙於漢妮站在一旁,羅克只得硬著頭皮答應。

  當他聽到老師每晚都會單獨指導他,他又來了精神。只要能和嬌艷欲滴的老師們單獨相處,羅克要做的不僅僅是揩油,而是非常非常H的事。

  但當羅克聽到安吉莉娜要教他使用風魔槍時,羅克當場石化了,都想找個地洞鉆進去,安吉莉娜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主啊!

  送約瑟芬出寢室,羅克道:“院長,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

  “為什?那個豆丁大的安吉莉娜會是魔槍研究團團長,你不覺得她太小了,處理事情欠穩重嗎?”

  約瑟芬笑了笑,道:“安吉莉娜只是個子小,她其實已經二十五歲了。”

  羅克再次石化,他怎?也不相信那要靠八公分高跟鞋才勉強有160的安吉莉娜竟然已經二十五歲了,但院長沒有騙他的必要啊!

  當風中淩亂的羅克回過神時,約瑟芬已經走遠了,他只好繼續在風中淩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