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娃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當時,有位常州刺史,姓鄭,熒陽人。他在當地的聲譽名望都很高,家里很有錢、很有勢,侍從仆役之多,亦不在話下。他五十歲的時候,膝下唯一的兒子──鄭生才剛滿二十歲。因爲父老子幼,所以鄭父倍加寵愛。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李娃

作者:黃泉李娃的故事,發生在天寶年間。李娃是個棄嬰,經過幾次人家的收養、轉送,李娃真正的姓氏已無法可考,只因最后收養的人家姓李,故命名爲娃。

這李家原本是一小康家庭,人口簡單,就只夫婦倆。李家夫婦結婚多年,膝下猶虛、乏嗣無后,本來得了李娃之后也疼愛有加,只因李夫一場急症一命嗚呼,使李家生計頓時陷入困境。

這時李娃年才十五,就長得成熟豔麗,在感恩李家收養之際,遂提出欲擔起家計之心,舉豔幟、待過客。雖然李娃書文、歌舞不佳,全憑美貌取勝,但嫖客中醉翁之意不在酒之人卻趨之若鹜。

當時,有位常州刺史,姓鄭,熒陽人。他在當地的聲譽名望都很高,家里很有錢、很有勢,侍從仆役之多,亦不在話下。他五十歲的時候,膝下唯一的兒子──鄭生才剛滿二十歲。因爲父老子幼,所以鄭父倍加寵愛。

鄭生長得倒也眉清目秀,能作得一手好文章,博學強記,在同年齡的青年之中更顯出色,也爲左右鄰居們所稱贊。他的鄭父也很器重他,時常對鄰人說:“我兒子啊,是我家中少年英俊的一匹”千里駒“呢!”

由于鄭生的品學兼優,被鄉里的人推舉到京城去參加會試,臨行之前,他父親便給他準備了很豐富的行裝,如衣飾、車馬、還有到京城去所需要的生活費用。

鄭父告訴鄭生說:“依你的才學,應該一舉即中,現在我給你準備了兩年的生活費,應是很豐裕,夠用了。希望你好好努力,達成自己的願望。”

鄭生也頗自負,把上榜看成好像探囊取物,易如反掌一樣容易的事。于是,他從毗陵出發,一個多月后,抵達了長安城,居住在布政。

有一次,鄭生從東市遊玩回來,走過平康坊的東門,準備到平康坊的西南方去看一個朋友。

※注:長安城的光宅坊與平康坊,都是所謂的風化區,在皇城東南邊,離皇城很近,達官貴人要逛起來很方便。尤其是平康坊;從長安城的北門進去后,向東拐三個彎,就到群妓所居的風化區,也就是后人所稱的“北里”。唐朝孫?所著“北里志”就是專談此處名妓的風流故事。

鄭生信步走過嗚珂曲,看見一座住宅,院子不很寬大,但是房屋卻很高深。門戶半掩著,有一個梳著雙髻的丫環,和一個打扮華麗的女子倚偎在門口,妩媚的姿態,加上豔麗的容姿,真使人怦然心動。

鄭生猛然看到她,不知不覺地勒住了馬,停下來,仔細端詳,只見那女子秀發云鬓;薄施脂粉、容貌姣好;柳眉鳳眼、鼻挺點唇;低襟寬領露出半截酥胸,粉白似雪;輕衣薄裳掩不住曼妙玲珑的身材,尤其是高聳的胸部更是引人遐思……好半天,鄭生都舍不得移動腳步。

鄭生假意把馬鞭掉在地上,一邊等候跟隨他的仆人來拾取;一邊不住地斜著眼睛瞧望那女子。那女子也略帶羞澀地,回眼仔細打量鄭生,眼神不禁流露出愛慕之意。但是,鄭生終究怕羞,沒有上前和那女子交談就離去了。

自此以后,鄭生便如失了魂魄一般,終日恍忽,魂不守舍。私下里他向友人林天發,打聽這戶人家的來曆。

林天發告訴他說:“她叫李娃,是京城的名妓,聽說她床上的功夫一流!不過,向來和李娃往來的人,多是皇親國戚的貴族,因此錢賺得很多。一般平民恐怕也花費不起,要是沒有花上百萬的銀兩,恐怕無法打動她的芳心……”

林天發不禁賣弄著粗鄙的文墨,搖頭晃腦吟道:“……二八佳人巧容妝,夜夜洞房換新郎;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哈哈!好好……”弄得鄭生啼笑皆非。

鄭生心想:“我只怕事情不能成功,就是花上百萬金錢,那又有什麽舍不得的呢!?”過了幾天,鄭生便打扮得整整齊齊的,帶了仆人稱轎來到李娃的住處,叩門拜訪。不一會兒,便有侍女來應門。

鄭生問:“這里可是李娃的宅第?”

侍女一見鄭生,會心一笑,轉身就跑,並且大聲喊說:“小姐!前些時候掉了馬鞭的那位公子,來找?了!”鄭生一聽,霎時滿臉羞紅,不知所措。

只聽得屋里傳出,如清脆鈴響般的聲音說:“小萍!?先去留住他,我打扮打扮,換了衣服便出來!”鄭生在外面聽到了,心里不禁暗自高興起來。

接著,鄭生便被帶到門屏里面,那里早站著一位嬷嬷,頭發已皤然白稀、駝著背,自稱是那女子的嬷嬷。鄭生向前拱手揖拜,嬷嬷便把他請到客廳里去。

客廳的陳設非常富麗堂皇,嬷嬷和鄭生一起坐下,便說:“我那女兒,年幼無知,才藝也很淺薄,我把她叫來見過公子。”說完就叫那女子出來。

只見李娃一雙水亮的眼睛、雪白的肌膚、玲珑的身材,走起路來蓮步款擺、婀娜妩媚。鄭生一見,驚惶地站起來,目不敢正視,只是低頭行禮,向她寒喧一番。

可是李娃的一舉一動,嬌媚的樣子,都沒有逃過鄭生的眼中。

之后,大家又坐下來,砌茶奉酒,所用的杯盤都非常講究。不久,天色漸黑了,暮鼓從四方傳來。嬷嬷便問鄭生家住何處?鄭生騙她說,住在延平門外好幾里遠。原來是鄭生打算诓說因爲住得遠,有意讓李娃留他過夜。

于是嬷嬷說:“暮鼓已經響了!公子應該快點回去,免得犯了宵禁之忌。”嬷嬷有點不屑接待平民客。

鄭生說:“我有幸和?們見面,大家也談得非常盡興,不覺天色已晚,這里離我住的地方很遠,城內又沒有親戚……”鄭生有點因興奮的緊張,嚅嚅的說:“…

…何妨…?我……秉燭夜談?“

李娃道:“如果公子不嫌妾身才藝淺薄,那倒是妾身之幸!”

鄭生緊張的注意著嬷嬷的神色,嬷嬷眼睛投向鄭生的腰囊說:“好吧!”

鄭生會意,就叫他的仆人,取出兩匹絲絹、幾錠白銀,當作酒食的報酬。嬷嬷頓時一個眼睛兩個大,笑得嘴合不攏,接收厚禮大賞。嬷嬷馬上把宴席移到西邊房里,便告退離開;鄭生也打發仆人先行回家。

那西廂房的布署、帳幕、窗簾、床櫃……皆光彩耀眼;梳妝用具和被褥枕頭,也都很奢侈華麗。重新點上燭火、擺上酒菜,鄭生就與李娃並肩共席,又開始聊起來;谀笑打趣、飲酒作樂,樂不思蜀。

鄭生提起:“前次偶然經過?的家門,正好碰到?站在門邊。從此內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就是睡覺和吃飯的時候,也沒放下過思念的心。”

李娃回答說:“我心里對你的思念,也和你一樣啊!”

鄭生更興奮的望著她說:“我今天一來便讓?如此熱情招待,總算是實現我心里的願望,但不知我是否有這份福氣……”鄭生想進一步,但是沒膽說。

李娃會意的伸手抱著鄭生,把頭枕在他的肩上。雖然李娃嘴里沒說甚麽,但這樣的動作,鄭生就算再笨也知道她答應了。鄭生只覺得一股脂粉發香撲鼻而入,不禁一陣心神蕩然,胯下的雞巴漸漸在充血、腫脹。只是鄭生雖然年過二十,卻從未經人事,所以有點不知所措,兩只手不知道該放那兒才好。

鄭生這些生澀的表現讓經驗豐富的李娃暗喜,心道:“原來是個”雛兒“!”

李娃微微一笑,媚態橫生的牽著鄭生的手,放在自己豐滿的乳房上,讓鄭生撫摸。

鄭生的手掌一按到李娃的豐乳,只覺得入手柔軟又富彈性,頓時腦海一陣暈眩,有如天旋地轉一般,不禁臉紅心跳、呼吸急促起來。

李娃的手輕輕的搭在鄭生的肩上,用性感的聲音在他耳邊吹氣著說:“……你……有沒有跟姑娘要好過……嗯?”

鄭生的手掌不敢亂動,只是漲紅的臉左右搖得厲害。

李娃又用妩媚的聲音說:“……那今夜就是個特別的日子,我將跟心愛的人同赴巫山、齊登仙境……”

李娃的話,有如沖擊波般震撼著鄭生的心靈,突然地,感覺全身血液沸騰了起來!李娃站起來,握著鄭生的手,牽著他走到床邊。然后,李娃給予鄭生一個深深的熱吻,並且一面幫他寬衣解帶。

隨著鄭生的上衣敞開,李娃的移動櫻唇向下。從鄭生的臉頰、肩頸、胸膛……

李娃的身子慢慢蹲下,解除了鄭生的褲子后,“唰!”一根雞巴跳躍眼前。

李娃看著鄭生的處男陰莖,陰莖上的包皮縮裹著龜頭的凹溝,玉手輕輕的把包皮往根部套擠,從鄭有點不適的刺痛,縮了一下。李娃毫不猶豫的便張嘴含著,濕潤的舌頭便在龜頭上轉著。

鄭生正在輕柔的唇觸中陶醉著,突然覺得雞巴被一股溫暖、濕熱給團團圍住,不禁“啊!”一聲,一陣陣舒暢直沖腦門,全身酥癢癢的胡顫亂扭,忍不住的“嗤!”一股濃郁、濁白的精液便沖出馬眼。

李娃意外鄭生會這樣就泄身,閃避不及竟然讓精液噴灑在臉頰、衣裙,一個稍縱即逝哀怨的神情,一顯即消。鄭生神色暗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李娃慢慢起身,柔柔的說:“……公子是第一次吧!……沒關系……第一次總是會這樣……”

李娃讓鄭生坐在床上,然后以舞蹈般舉手投足的動作,開始寬衣解帶。鄭生目不轉睛的看著李娃脫除衣裳的動作,隨著李娃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他的身體卻越來越熱、呼吸越來越急沈、越來越覺口干舌噪。

李娃如潔磁潤玉的肌膚、豐腴挺聳的乳房、平坦滑順的小腹、輕柔無骨的柳腰,還有雪白大腿間的烏亮叢毛……鄭生一覽無遺。鄭生不禁吞一下口水,他從來就沒看過赤裸裸的女體,沒想到女人的胴體竟然是如此美好、誘人!而且就在眼前,鄭生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李娃扭腰擺臀的走近鄭生,跨坐在鄭生的大腿上,前后移動下身,把屄貼在鄭生的大腿上磨擦著。李娃伸出雙手圍繞著鄭生的頸項,湊上櫻紅的朱唇,親吻著。李娃的舌頭在鄭生的嘴里探索著;縮著腮吸吮著他的唾棄……

鄭生既覺得香唇的觸感、覺得大腿受絨毛擦拭、胸部有乳尖輕拂……太多太多令人陶醉的感覺,反而讓鄭生全身失去知覺一般僵硬、麻木了!只有雞巴又挺硬起來了,而且腫脹得有點難受。

鄭生被李娃熱情的吻著、屄磨擦著……慢慢手部有反應了。鄭生開始輕撫著李娃光滑的背脊、腰臀,甚至大膽的遊走到乳房的下緣、搓揉著細嫩的乳房根部。

鄭生似乎被激發起,動物最原始、與生俱來的求愛本領──不學即通的愛撫行爲。

鄭生忽然開竅似的把李娃按倒床上,趴伏著親吻著李娃。鄭生遊移著嘴唇與手掌,吻遍、撫遍了李娃的全身,肩頸、乳房、腹部……最后一直吻到了神秘地帶。

李娃激烈的扭擺著嬌軀,嬌聲喘息著。

鄭生的手摩挲著李娃苗條的雙腿,把臉埋再她的胯間,嘴唇與陰唇互相磨擦著。李娃屄已經是泛濫成災了,鄭生更是啧啧有聲的品嘗她甜美的汁液!

鄭生偶而也伸舌頭舔弄著李娃的兩片陰唇,李娃哼聲叫著:“……鄭郎……你真行……我……我不行了……”鄭生隨著李娃的動作、反應愈來愈劇烈,彷佛受到鼓勵、獎賞般更加的賣力了。

李娃無力的用手撫摸著鄭生的頭,嘴里更是不時發出興奮的叫聲,不停地挺起了她的臀部,讓他的舌頭更能深深地肏入她的肉洞中。李娃在一陣顫抖、抽搐、痙攣中,一股股充滿麝香的液體,湧出陰道口,注入鄭生的嘴中。

李娃拉著鄭生的上身壓在她身上,用她的腿包圍住鄭生的屁股,搖擺的臀部磨蹭著他的雞巴,然后發出乞求的聲音說道:“鄭郎……我要……”李娃伸手扶著雞巴,抵著蜜屄口轉圈。

鄭生這時才覺得,他自己幾乎忘記夢寐以求的事情,連忙把臀部一沈,“噗滋!”雞巴便把肉洞完全的填滿了!“喔!”鄭生舒暢的一聲輕呼,只覺得李娃的?

屄里好濕潤、好溫暖,讓自己彷佛置身春暖花開的季節。

李娃把雙手環繞到鄭生的背部緊緊摟著,鄭生則挺動著腰部一下下將雞巴深深的貫入她的體內。李娃上下挺動著臀部,使他倆的下體每次都能緊密的交合著,而發出“卜滋!卜滋!”的肌膚拍打聲。

鄭生剛剛未“進港”即先“炮轟”的泄身,似乎讓他現在能忍久一點,在密集的沖撞下,讓李娃一次又一次高潮不斷,也不住地吸氣呻吟著,幾乎陷入暈眩中。

李娃勉力而爲的提肛、縮腹,鄭生頓時覺得李娃的?屄突然有股吸吮力,蠕動的陰道避有力的按摩著雞巴,腰眼一陣酸麻、陰囊一陣酥癢,不由自主的奮力的重重沖撞幾下,“嗤!”一股股濃郁的精液便隨著“啊嗯!”的叫喊聲激射而出。

李娃的子宮被溫熱的精液燙的混身打顫,蠕動的陰道壁更強烈的揉壓著跳動的雞巴,彷佛吸食般的把精液全吞了……

※※※※※※※※※※※※※※※※※※※※※※※※※※※※※※※※※※※※從此以后,鄭生便躲躲藏藏的,不再和親戚朋友見面,而整天和李娃妓女嘶混在一起,縱情地飲酒作樂。直到口袋中的錢花光了,就變賣了車馬和家仆,一年不到,全部的家當財産便揮霍殆盡了!

嬷嬷一看鄭生已錢財花光,對他便漸漸冷淡起來,並隨常冷言冷語挖苦鄭生。

可是鄭生覺得自己以經愛上李娃了,愛得比無法自拔還要無法自拔!

有一天又來到李娃家門口一看,只見門戶關得緊緊的,上了鎖而且用泥土封起來,而且泥土還未乾呢!他大吃一驚,向鄰居打聽。鄰人說:“李家本來是租這房子住的,現在租約已經期滿,屋主收回自己住。嬷嬷昨夜里才搬走的。”

鄭生急急忙忙的問:“搬到那里去了?”鄰人回答不知道。

鄭生回到住處,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才覺得有點懊悔。鄭生想想自己爲了貪圖美色,沈迷在淫欲中,以致于不但耽誤學業,連父親爲他準備的生活費也都花費一空,深深自責,卻也無顔回家。

這時,鄭生滿腹驚恐疑惑,幾乎要發狂了,不知道怎麽辦才好?心里既怨恨又煩悶,茶飯不思,最后竟又得了疾病,而且病情愈來愈嚴重。

那屋主擔心鄭生一病不起,會死在家里,便把他擡到辦喪事的店里去。他虛弱病恹恹的樣子,使得店里的人很同情,便輪流喂他吃東西。后來鄭生病情稍爲好一點,柱著?杖能夠站起來,店家就雇用他來管理靈帳,以維持自己的生活。

這樣過了幾個月,鄭生身體漸漸康複強健起來,可是每次他聽到喪禮中的哀歌,心一酸就哽咽起來,自歎還不如死了算了。這般無法抑制的悲痛,他便學著哀歌的曲調唱出,沒多久便把那些哀歌學得維妙維肖,長安城里沒有人比得上他。

一日,東市的店老板搭起高台,讓鄭生頭包著黑巾,手里拿著鳥禽羽毛做成的大扇子走了出來,表現吟唱哀歌以爲廣告。鄭生整整衣服,慢條斯理地走上台,清潤一下喉頭,當場唱了一曲“薤露”,那聲音清亮而悠遠,在空氣中回飨蕩漾,一曲未了,聽的人都悲傷地掩面哭泣起來。

這時候正好鄭生的父親也在京城,和同僚們脫下官服換裝便服,悄悄地前去看熱鬧。隨行有個老仆人,就是鄭生乳娘的丈夫。他看見這位年輕人的舉止行爲說話語氣聲音,分明是小主人,想上前去認他又不敢,只好在一旁流淚。

鄭生的父親很驚訝地問他爲何流淚!他便禀告說:“這唱挽歌的人的長相,非常像老爺死去的兒子。”

鄭生的父親說:“我兒子因爲身邊錢多,被強盜害死了,怎麽會在這里呢?”

說完,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老仆人回去以后,找了個機會前往喪店里,向店里的夥計打聽說:“剛才唱歌的那個少年是誰?他怎麽能唱得那樣的淒惋精妙?”鄭生一看見老仆人,臉色就變了,閃閃避避的準備躲藏在人群中。

老仆人便抓住他的衣袖說:“您不是少爺嗎?”

鄭生忍不住便相認了,彼此相擁而泣。老仆人便把他帶回家去。回到家,他的父親責罵他說著:“這樣的沒出息,沾汙了鄭家的聲望;你還有什麽顔面再來見我。”便帶著他向西邊走去,到了曲江西邊杏園的里面,剝去鄭生的衣服,用馬鞭抽了他幾鞭。鄭生痛不過就昏死過去了,他的父親就把他丟在地上自己一個自行回去了。

鄭生的師父曾叫夥伴暗地里跟著去看看,那人回來把情形告訴大夥,大家都很可憐他。便派兩個人拿了草席要去埋葬他。到了那里,鄭生人的胸口還有點熱氣的跳動。兩人便把他扶起,過了好久,呼吸才慢慢順暢通了。于是就一起把他?了回來,用葦管灌了湯水讓他喝,過了一夜才活轉過來。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鄭生的手腳都不能自己擡起。他的傷痕都潰爛了,又髒又臭。同伴們都很厭惡他,一天晚上,就把他丟棄到路旁,過了好幾天才能柱著棍子站起來。他身上披著布袍已經破破爛爛了。手里掌著一只跛缽,在里巷四處走來走去,靠乞討食物過日子。從秋天到寒冬,晚上在破洞窟里過夜,白天就在街市上到處乞討。

※※※※※※※※※※※※※※※※※※※※※※※※※※※※※※※※※※※※有一天早上,天下著大雪,鄭生饑寒交迫,冒著風雪出來討食,他乞求的聲音非常淒苦,聽見的人沒有不爲他傷心的。那時雪正下得很大,家家戶戶的大門多半沒開。他走到安邑里的東門,沿著高牆往北轉進去,走了七八戶人家,只有一家人開著左邊的半扇門。

鄭生接連喚叫了幾聲:“好冷啊…好餓啊……誰願做個好心乞食給我吃……”

那叫聲非常淒涼苦楚,使人不忍卒聽。

原來這戶大宅是李娃家。只因李嬷嬷看見鄭生的錢財已經告?,鄭生又纏著搖錢樹──李娃不放,李嬷嬷又怕動了真情的李娃,會因而從良嫁給鄭生,所以威脅、哭鬧的強迫李娃遷居他處,讓鄭生不再影響李娃繼續接客。

李娃雖然百般不願,只因李嬷嬷哭得可憐,又說要上吊自盡,不得已只好含淚離開。李娃卻也真的對鄭生動了真情,分離的日子里經常因思念而落淚,心中既舍不得離開鄭生;卻也自責不告而別。

當李娃在樓上聽見了鄭生淒涼苦楚的叫聲,便急集的告訴侍女說:“這好像是鄭生,我聽得出他的聲音。”

于是李娃匆忙地趕了出來,只見鄭生身體乾瘦且又生了疥瘡,幾乎不成人形了。李娃心理非常感傷,便問說:“……你不是鄭郎嗎?……”

鄭生一見李娃氣得跌坐在地上,嘴里說不出話來,只是點點頭罷了。李娃向前抱住鄭生的脖子,用棉襖裹住他的身體,小心的扶他回到西邊廂房里。失聲痛哭的說:“相公使你今天落泊到這樣的地步,是我的罪過。”即時淚眼齊下,哭得死去活來。

嬷嬷聽見哭聲,大吃一驚,趕過來問說:“什麽事情啊?”

李娃說:“是鄭郎回來了!”

嬷嬷立刻說:“應該把他趕走,怎麽讓他進到屋里?”

李娃正著臉色白了嬷嬷一眼說:“不!他本來是好人家的子弟。當初他駕著漂亮的車馬,拿著金銀緞疋,住到我們家里,沒過多久就花得一干二淨了。而我們又裝計陰謀,把他舍棄趕走,實在不近人情,以至使他淪落至此。”

李娃望了嬷嬷一下又說:“而他又落魄困苦到這種地步,天下的人都知道是我害他的。他家的親戚很多在朝廷里做官,有一天如果有一個大官了解了這件事的前因后果,追查起來,我們就要大禍臨頭了。何況違背天理辜負了人,連鬼神都不肯保佑,我們還是不要自己惹禍上身才好。”

此時李娃,臉上已經浮出對鄭生的愛惜之情,並有托付終身之意。又說:“我被嬷嬷收養爲女,到今天也有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替?賺的錢,已經不止千兩黃金。現在媽已經六十多歲了,我願意拿出二十年的衣食費用給?,用來贖身,我就和郎君另外找一個住處,早晚還可以來服侍問候?。”

嬷嬷打量她的心志堅定無法變更,又想既有錢拿便答應了她。李娃把贖身的錢給了嬷嬷后,身上還剩下百兩黃金。就在北邊上第五家租了一座空房子住了下來,于是就給鄭生洗澡,換掉他的髒衣服;煮稀飯給他吃,使他的腸胃舒服起來;再用乳汁滋潤他的內髒。

鄭生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給李娃聽,並且表明自己的愛意,希望能娶她爲妻。李娃聽了不置可否的苦笑著,她想著自己妓女的身份,自覺不配,只是愛憐的親吻著、愛撫著鄭生。

鄭生在李娃的細心照料下,精神元氣已恢複大半,又因李娃的熱吻、輕撫,不禁情欲又生,遂伸手握著李娃的豐乳揉捏著。

李娃媚眼一瞪:“鄭郎!你在病中,怎麽可以又動色心呢……嗯!……”她被鄭生這麽揉捏著,不禁也舒服的輕哼起來。

鄭生沒答話,只是把的放在李娃豐乳上的手,漸漸加大力道的揉著,頓時李娃全身毛細孔都像觸電一樣,淫水汨汨流出。

鄭生覺得李娃沒有反抗,而且自己也期待已久這一刻,所以鄭生搓揉的力量逐漸加重,李娃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接著鄭生側過身,並將李娃的身體也翻向自己,變成兩人面對面。

鄭生湊上嘴壓在李娃的櫻唇上,沒費什麽力便挑開她的牙齒,將舌頭送進李娃的嘴里,和李娃的香舌激烈翻攪著。右手則重重搓揉著李娃的左乳,左手先去牽李娃的手來握住自己的雞巴,再去進攻李娃的私處。

在上中下合擊下,李娃的淫水不斷流出,快感接踵而來,閉上眼默默享受著。

鄭生左手手指越動越快,李娃泛濫的淫水已流的鄭生手掌濕淋淋的,攪弄陰核時還發出“唧唧”的水聲。

這麽一來李娃再也忍不住了,仰起頭開始呻吟。于是鄭生不再吻她,轉向吸吮她的奶頭,摸?的手指則持續加速,搞的李娃淫聲不絕“喔啊嗯喔”的叫著,身體也不停的胡扭亂擺。

鄭生看李娃已經很興奮了,二話不說將李娃放平,掰開她雙腿,將充血的雞巴對準嫩?就要肏入。這時李娃突然清醒,急忙掩著下身猛搖頭,她擔心鄭生的身體還很虛弱。但鄭生理都不理,撥開她的手,一挺腰,“噗滋!”雞巴應聲滑入三分之二。

李娃“嗯!”一聲,痛快極了,心想既然已經被肏入了,也心養難忍,便放開胸懷緊緊抱著鄭生,雙腿張的開開的,讓鄭生容易抽送。

鄭生也不客氣,扭動腰部,一口氣連連猛肏,似乎要將這些日子所受的怨氣,一古腦發泄殆盡。久曠的雞巴似乎特別敏感,讓鄭生産生強烈的快感,一波波刺激著中樞神經,不久就在氣喘噓噓中泄精了。

李娃正在一陣淒厲的嘶喊,突然覺得鄭生泄精,不由得一陣失望,只是仔細一想:“…鄭郎尚在虛弱中,也不好要求盡興……反正以后的日子還長得很呢……”

李娃想著不禁一陣甜蜜,雙手一繞,抱緊鄭生送上熱烈的香吻……

※※※※※※※※※※※※※※※※※※※※※※※※※※※※※※※※※※※※幾個月后,鄭生漸漸胖了起來;過完了一年,便恢複了當初的面貌了。

在一刺激情過后,鄭生與李娃互擁著享受高潮后的馀韻,李娃說:“鄭郎!的身體已經康複了,精神也振作起來了。從前所學的課業,你可記得起來嗎?”

鄭生想了想,說:“只記得十分之二、三而已!”

李娃便叫車出門,鄭生騎馬跟在后面。到了旗亭南側門賣書籍的鋪子里,李娃便叫鄭生選一些書籍買下來,一共買了百兩銀子。回來后李娃便要鄭生丟開一切煩憂專心讀書。

于是鄭生無論白天晚上,都勤勞不停地在苦心研讀。李娃也常常伴著他,直到半夜才睡。當他讀累,便要他吟詩作賦。這樣過了二年,他的學業大大地長進了。

鄭生告訴李娃說:“我現在可以去報考應試了。”

李娃說:“還不可以。耍再讀得精通熟練些,才能百戰百勝!”

又過了一年,李娃才說:“可以去應試了。”

于是,鄭生一舉就高中,他的聲名驚動了全考場,連老前輩讀了他的文章,也要敬佩羨慕他,希望和他交朋友。

李娃說:“你這樣還不夠。現在的秀才,如果考取了,就自以爲可以當朝廷的大官,獲得天下人的尊敬贊美。但你過去品行上有過汙點,有過不光彩的經曆,不能和別的秀才一樣。應該再苦心鑽研學問,再求得高中。因此才可以和別人爭高下,在許多杰出人才中出入頭地。”

鄭生從此更是刻苦向學,聲譽一天比一天高起來。那一年,碰上三年一次的科舉考試,皇帝下令召等天下的才子應考,他參加了“直言極谏科”,高中第一名,被委派爲成都府參軍。

鄭生將要去上任的時候,李娃告訴他說:“我現在已經使你恢複了當初的身份,算是沒有辜負你了。我願意將剩下的歲月,回去奉養老媽媽。你應當娶一個富貴人家女兒,給你管理家務,建立-個美滿的婚姻,不要自己糟蹋了自己。希望你謹慎自愛。我從此就和你分別了!”

鄭生哭泣地說:“娘子若抛棄我,我當自刎以死。”李娃固辭不從,鄭生勤請彌懇。

可是,李娃再三地推辭,他也只有流著淚和李娃依依不舍地告別了。李娃說:“我送你過江,到了劍門,就要讓我回來。”他只好答應了她。

李娃含著淚水自行寬衣解帶,說:“鄭郎!讓我倆做最后的纏綿吧……”

鄭生愛憐的緊緊擁著李娃,瘋狂似的親吻著!鄭生的擁抱幾乎使李娃透不過氣來,李娃軟綿綿的讓他摟著,口中只是喘氣,吻著摟著。李娃彷佛失去了控制力似的隨著鄭生擺布,而鄭生的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撫摸著,享受著最后的溫柔。

鄭生摸到李娃已經水汪汪的屄,就抱起來放在床上,李娃躺下去后就說道:“今天你要好好對我,讓我享受一下。”

鄭生說“當然!我會讓?滿足永難忘懷的。”

鄭生根雞巴早已硬了,李娃用手握著陽具,覺得它又粗又硬,愛不釋手。鄭生由李娃的臉上一步一步往下吻,到胸部時鄭生就吸住她的乳頭輕輕吸,又用舌尖頂著乳頭的四周,一點一舔,另一手捏住另一個乳頭。

李娃被吸吮得全身毛孔齊張,她的嘴只是“嗯!嗯!”的哼著,忽然鄭生放開了乳頭不吸了,也不舔吮了,她馬上有空虛的感覺。

鄭生爲了討好李娃,今天的功夫特別賣力,在胳肢窩里吻舔吸弄了一會,又向下舔,舔吮到她的腰部了。鄭生咬住她的腰,輕輕的用嘴唇一口咬住,又連連揉了幾下。李娃身子一麻,下面的嫩屄里又流出一股水來,鄭生繼續的咬揉。

鄭生把頭滑到李娃兩胯間,她的嫩屄正對準鄭生的臉。一股香水味飄輸進他的鼻子里。鄭生就在她的兩胯間,用胡須輕戳著,李娃舒服得把雙腿高翹,勾住了他的頭。

鄭生雙手抱住她的白屁股,嘴對著陰唇用舌尖輕舔,一邊一下,兩片陰唇舔得紅紅的。李娃一面哼著,一面捏住大陽具,張嘴便含著吸吮。

鄭生舔著陰唇,越舔越重、越快;李娃也吸吮得很妙,鄭生被吸吮得大陽具硬得青筋暴跳。

這時,鄭生的舌尖伸進李娃的屄里,李娃握著大陽具,一口把龜頭含進嘴里。

鄭生對著屄眼上連舔數下,李娃也把鄭生的大龜頭連吮幾口,忽然鄭生向著李娃的屄口上的一個小洞上,用力一吸。李娃不禁顫抖著“啊!”一聲。

鄭生的陽具暴漲得越厲害,李娃屄眼的水也流得越多,她被吸吮得將頭亂擺,口中浪叫不斷。

鄭生把舌尖伸得很長,用力向李娃的嫩屄里用力塞,李娃把屁股向上直送,希望鄭生塞進去,他的舌尖塞到她的嫩屄里,就把舌尖伸進伸出的弄著,塞進去一下就舔一下,拔出來后,又向陰唇咬一下,這樣連連塞弄著。李娃舒服的叫個不停,覺得小嫩屄被舌尖舔弄得比用大陽具還要爽快。

鄭生激動著把身體轉趴在李娃的身上,掰開李娃的大腿,扶著雞巴向屄里頂,“滋!”龜頭頂進屄眼里了。

鄭生又把腰一挺,雞巴都頂進嫩屄里了,李娃把嘴一張,嫩屄里已塞得滿滿的漲漲的,他覺得已經肏進去了,就一手撫摸著她的乳頭,她的嫩屄里又是緊又是漲,很舒服。

鄭生挺起陽具,狠狠的把雞巴向屄里抽肏,每頂一下必頂到底,向外拔時必把龜頭拔出屄口外,再連連抽肏.李娃招架不住了,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屄里要什麽味都有,漲痛麻美酥爽,樣樣齊全……

※※※※※※※※※※※※※※※※※※※※※※※※※※※※※※※※※※※※(后記)

鄭生走了一個多月,到了劍門。還沒有來得及動身,授給新職的诏書就到了,鄭生由常州調入,委任成都府尹一職,又兼劍南采訪使。

十二天以后,父親到了,鄭生便送進名帖,到驿站去迎接父親。父親起先不敢相認,直到看見他祖父和他自己的官銜姓名,才大吃一驚,叫他走上廳堂,拍著他的背痛哭了半天,說:“我們父子和好如初,骨肉團圓!”

便詢問他事情的經過情形,他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父親。他父親是位非常重恩情的人。聽完非常驚異,便又問李娃在哪里。鄭生說:“送我到此,她便回去了。”

父親說:“這怎麽可以?”第二天,便叫車子和鄭生先到了成都,把李娃留在劍門,租了一間房子讓她住。過了幾天,派了一個媒人去訂親,按著禮法把她迎娶過門,和鄭生正式結了婚。

李娃被明媒正娶以后,逢年過節,都書盡孝道,管理家務也井然有序,很受公婆所籠愛。

過了幾年,公婆都死了,極盡孝道。有一棵靈芝在守孝的草廬邊長了出來。靈芝草的一穗上開了三朵花;又有白鹭鳥數十只,在他們家的瓦上結巢,劍南道采訪使把這件上奏皇帝。皇帝知道了這種奇迹,便重重地獎賞他們。

守制期滿了,接連升了好幾級清高顛要的官職。十年之間,做到管轄好幾郡的大官。李娃也被封爲研國夫人。

李娃生了四個兒子,后來都做了大官;職位最低的一個也做到了太原府尹。四弟兄都和官宦大家通婚,家門里里外外的昌盛,當時沒有誰能比得上。

“嗟乎,倡蕩之姬,節行如是,雖古先烈女,不能?也。焉得不爲之歎息哉!”

李娃以一個娼妹之微,竟有如此高瞻遠矚的見識,而獲得如此美滿的結局,在衆多同樣命運的名妓中,算是幸運的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