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殺】(雍正與呂四娘)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但是,刀斧手們遺漏了一個小姑娘,她就是呂毅中的小女兒呂四娘。  呂四娘當時正在鄰居玩要,僥幸逃過大難。

雍正五年秋天。

  江西主考官呂毅中在秋試的時侯,向考生出了個放題:「維民所止」。

  這個考題被人告到朝廷,說是「維」和「止」就是「雍正」去了頭。

  雍正皇帝大怒,降旨刑部,將呂毅中押徑示城淩遲處死,並令將其家族立即滿門抄斬。于是,呂氏一族三百多人全都人頭落地。

  但是,刀斧手們遺漏了一個小姑娘,她就是呂毅中的小女兒呂四娘

  呂四娘當時正在鄰居玩要,僥幸逃過大難。

  爲了報仇雪恨,她只身來到大雪山,拜老劍俠白雪鷹爲師,苦練武功。

  八年之后,呂四娘長到十九歲了,亭亭玉立,美貌動人……

  她報仇心切,向師傅白雪鷹請求下山。

  白雪鷹摸摸她的頭,歎了口氣:

  「孩子,也許你還不了解雍正這個人。當他還是四王子的時候,就冒充漢人,投身少林寺,拜在至善禅師門下,苦學一十二年,后來打敗十八銅人,正式出寺。他的一身鐵布衫和金鍾罩功夫,已臻化境。在他當上皇帝之后,並沒有荒廢練功,反而聘請了各派高手入宮,一方面充當他的保镖,另一方面,他趁機向他們學習,所以這些年來,他的武功又精進不少。你是半路出家,八年時間實在太短了,而且又是女孩子。你的武功比起雍正,實在相差太遠……」

  盡管師父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呂四娘已經實在忍耐不住了:「師父,我不是和他比武,而是暗中行刺,有道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武功再高,總有疏忽之時,我總有機會的……」

  白云鷹見她如此堅決,也就不再阻攔了。

  他取出一把匕首交給呂四娘:「雍正練有鐵布衫金鍾罩,普通兵刃都刺不入他的皮膚。這把匕首削鐵如泥,可以破他的功夫……」

  呂四娘接過匕首,向師父跪拜叩首。

  白云鷹又取出一個錦囊,塞給呂四娘:「四娘,如果你試過各種報仇方法,都未能成功,那時候你就打開這個錦囊吧!」

  呂四娘下山了,她日夜兼程,趕到北京城,花了幾天時間,在紫禁城四周偵察。

  她不禁灰心了,紫禁城巨大無比,單單走路,幾天都走不完,誰知道雍正住在哪里呢?

  呂四娘畢竟是個聰明的姑娘,她沒有魯莽行事,而是跑到北京最有名的「雀仔街」流連,因爲她知道,宮中的太監們最喜歡玩鳥雀,他們經常到這條街來。

  呂四娘盯上一個老太監……

  「別出聲!」

  老太監還沒明白過來,一把匕首已經緊緊插入他的衣服中,插破了他的皮膚。他痛得想叫,但一看到呂四娘那凶惡的目光,他嚇得屁滾尿流。

  「走!」

  呂四娘把老太監押到一座破落的土地廟中,逼他查出宮中地口。老太監爲了活命,哪敢反抗,當下把雍正日常活動的幾個宮殿都晝了出來。

  呂四娘得了情報,也不爲難老太監,自己走了。因爲老太監泄露了宮中機密,自己決不敢講出去的。

  夜晚,呂四娘施展輕功,潛入紫禁城,躲在雍和宮外的一棵大樹上,根據老太監的介紹,雍正夜晚都要回這里睡覺。

  果然,一個時辰之后,兩個燈籠由遠而近,仔細一看,一個身穿龍袍的人走來,不用說,他肯定是雍正了。

  「天助我也,雍正只帶了兩個衛士。」

  眼看雍正已移走到大樹下,呂四娘飛身而下,迅雷不及掩耳,沒等雍正反應過來,她的匕首巳剌入他的胸瞠內!

  「成功了!」

  這一刀刺入的部份正是心髒,這把匕首正是專破金鍾罩的!

  但是……雍正反手一掌,打得呂四娘滾翻在地。那把匕首掉在地上,刀尖已經折斷!

  「他衣服下一定穿了金絲軟甲!」呂四娘馬上反應過來,金絲軟甲是天下聞名的防身至寶,目前還沒有兵器可以破它……

  「擒下她!」雍正一揮手,兩值衛士向呂四娘夾攻。

  一交手,呂四娘就暗暗叫苦,任何一個衛士的武功都比她高出一皮,兩個夾攻,不出廿回合,她肯定要倒下!

  「想不到壯志未酬身先死……」

  呂四娘以爲必死之際,突然間,黑暗中殺出一批蒙面刺客,一場混戰,把呂四娘救走了。

  原來,這批蒙面刺客都是反清複明的俠客,他們今晚本是來行刺的,想不到誤打誤撞,救了呂四娘一命。

  呂四娘知道,單靠自己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殺死雍正,必須聯合其他俠客,于是她和十八位俠客結成聯盟,一方面苦練武功,另一方面密謀行刺巧計。

  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呂四娘和十八俠客先后行刺雍正卅六次,但是一次也沒成功,而十八位俠客卻在曆次行動中慘遭大內高手的屠殺,全都死了……

  這個慘痛的教訓,使得呂四娘清醒了。

  「這十八位俠客都是當代頂尖高手,他們聯合行動,都無法碰到雍正一根汗毛,證明行剌的手法行不通,要另外想方法了。」

  這時候,她想起了師父白云鷹臨行時交給她的錦囊,便取出來,打開一看:

  「到飛霞洞,拜妙尼師太爲師。」

  呂四娘不知道這位妙尼師太有些什麽高明的功夫可以助她報仇,但既然是師父的錦囊,自然不會騙她。于是星夜兼程,趕到飛霞洞,找到了妙尼師太。

  妙尼師太注視四娘,很久,很久,然后開口:「爲了報仇,你可以犧牲一切嗎?」

  「可以!爲了報仇,我願意聽從師父命令。」

  「好!」妙尼師太滿面冰霜:「我現在命令你……脫光你的衣服!」

  「什麽?」呂四娘頓時滿面绯紅。

  「不準你問!」妙尼師太厲聲:「如果你不能服從命令,現在就離開飛霞洞!」

  離開飛霞洞,報仇大計就落空了。

  反正妙尼師太是個女的,呂四娘紅著臉,一咬牙,把自己隨身衣服脫光了,赤條條站在師太面前。

  「嗯,」師太欣賞地點點頭:「你的身體很迷人,足以迷倒雍正。」

  「什麽?」呂四娘叫了起來:「你要我去獻身給雍正?這算什麽報仇?」

  「你知道雍正練有金鍾罩鐵布衫,加上金絲軟甲,幾乎刀槍不入。只有當他赤條條躺在床上,才有機會。你是女人,想得到這種機會,只有獻身一途。」

  呂四娘咬著嘴唇,想了好久,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唯一的方法。

  「但是,」呂四娘提出疑問:「當我和他上床,我也是赤條條的,什麽兵刃都不能帶。他又有金鍾罩,用拳頭打不死他的……」

  「嘿……」妙尼師太笑了起來:「所有的金鍾罩可以練遍全身,但是,有一個地方,是任何人都練不到的,就是男人那根棍子……」

  呂四娘聽到妙尼這般大膽談論,羞得滿面漲紅:「不過,雍正如果有這個弱點,他和女人在一起的時候,一定不肯讓女人的手去握住那根……」

  「不錯,但是,他肯定要插入女人的洞中……」

  說著,妙尼師太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她年已五十多歲了,但一身白肉卻仿如三十歲。

  她伸手折斷洞內一棵樹枝,那粗細恰如男人的寶貝。妙尼將那根樹枝插入自己的洞中,只見她暗一收縮肌肉,樹枝被夾得粉碎……

  「肉做的東西,肯定沒有這樹枝堅固,如你能練成這門陰柔功,要制雍正于死地,可以說易如反掌。」

  呂四娘這才恍然大悟。

  妙尼師太這門功夫雖然極其下流,而且要付出極大犧牲,但是的的確確是個報仇的妙法。

  于是,她立即跪了下來:「求師父教我陰柔功。」

  妙尼師太卻緩緩搖搖頭:「使用陰柔功的唯一戰場是在床上,但是,你有把握使得雍正和你上床嗎?你長得漂亮,但是雍正后宮有三千美人,至少有三百人比你更漂亮。

  所以,如果你要成功,只有使自己更淫蕩、更有誘惑力。「

  呂四娘整個臉紅得像抹上胭脂。

  妙尼師太指著她的臉:「你最大缺點就是臉皮薄,因此,在第一階段,你要學的不是陰柔功,而是學習抛棄羞恥心,學習淫蕩風騷,學習迷惑男人的一切技巧,學習床上功夫,你願意嗎?」

  呂四娘羞得無地自容,但是報仇的意念緊緊纏繞她的心頭,她只好輕經說了聲:

  「願意。」

  妙尼師太于是拍拍手掌,只見飛霞洞走出了一個侏儒,滿面胡子,尖嘴猴肥,三分似人,七分似鬼。

  「在今后三個月,這侏儒就是你的丈夫,你要跟她行房,不停地行房……」

  呂四娘全身都在發抖……

  侏儒大步走到她面前,兩手抱著她的屁股,他的頭正好貼在呂四娘的小腹,他的嘴唇正好貼著她的洞口,他的又濕又熱的嘴唇像蛇一般活動起來了……

  呂四娘沒想到侏儒竟然在師父面前就來這一套,羞得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好鑽進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